「大伯,你倒是說話啊,為什麼?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梁佩珊搖了搖他。

老人還是一言不發,任由梁佩珊在一邊焦急的問著,只有問的他實在是沒辦法了,他才漠然的搖搖頭。

「去,把葉無常給我叫來。」梁佩珊站起來道。

「是,小姐。」岳佩琪是梁佩珊的助理,和她幾乎是形影不離的,她站起來,走了出去。

然後,剛剛才出去沒有走多遠的葉皓軒,又被拉了回來,岳佩琪面無表情的開著車,對於身邊這個男人,她沒有一點好感。

原因就是幾天前的面試上,這混蛋讓自己出了個丑,雖然這件事情並不是葉皓軒的原因,但畢竟當著大家的面直接道出這種事,這讓她心裡始終耿耿於懷。

「我說,梁總找我到底什麼事情,你倒是說說呀。」葉皓軒看著面無表情的岳佩琪,他也很是無語,其實他清楚,梁佩珊找他回去,為的就是她大伯的病情。

但是看到這個女人綳著臉一言不發的樣子,葉皓軒還是感覺到有些蛋疼,拜託,別這樣像,像是一個木頭人一樣,沒意思。

「到了你就知道了。」岳佩琪冷冰冰的說出了這一句話,然後她只是一言不發的開車,對葉皓軒愛理不理的。

「我知道,面試的那天,我不該就那樣說出來。」葉皓軒道:「可這真的不怪我,是你要考驗一下我的醫術的,所以我……」

「閉嘴,你在說,信不信我把你從這裡趕下去。」岳佩琪幾乎要暴怒了,她手抖了一下,差點把車給開到一邊的溝里去。 「那我要是不走了?」此時眼前的兩人,在唐天的心裡已經是死人一個了,要知道秦月和龍千月兩人現在可是唐天的逆鱗,誰碰誰死

「怎麼小子,你是不是想找死啊?」好像是為了震懾唐天,此人將自己的修為顯露了出來,旁邊另一個人也隨即顯露出了自己的修為「一個靈級七重,一個靈級五重」唐天感受帶了眼前兩人的實力后,心裡微微地鬆了口氣「那也要看你們兩個有沒有這個實力啊?」知道了眼前這兩人的實力后,唐天對他們的顧忌也沒有先前那麼大了聽到唐天說的話,這兩人都感覺到了自己被人瞧不起了,當即生氣地對著唐天說道:「小子,你可要想好了,你以為就憑你區區靈級四重的實力,就能夠擋的住我們兩個人嘛!」

「擋不擋的住,不是你說的算的,那是要打過了才知道的」此時唐天的臉上充滿了自信「小子,你這是找死」說著這個人就準備沖向前去好好教訓教訓唐天,不過還沒有走幾步就被另一人給攔住了「大哥,你幹嘛攔我啊,難道你還怕我對付不了這小子嘛!」被攔住的這個人一臉不解地看著自己的大哥「你沒有看到那小子,看見你要衝上前去一點都不害怕嘛,這說明這小子身上肯定有什麼保命的手段」這個被叫做大哥的人說出了自己的想法「那又怎麼樣,難道我們兩人還對付不了這小子了」顯然這個人對於自己大哥的分析一點都沒有放在心上「可是你不要忘了,我們現在兩個人身上都有傷在身,實力就只剩下全盛時期的八成,所以我們兩個還是小心點好」

「還不都怪那隻靈獸,要不是它的話,我們也不會受傷,那大哥你說我們怎麼辦」說完之後就一直盯著自己的大哥看,顯然在平時的時候,都是這個大哥拿主意「我們現在先撤」

「什麼?先撤,大哥你難道不想要那兩個美女了,要是這次錯過的話,那以後都不知道還沒有機會在碰到了」這人一聽到自己的大哥說撤,心裡頓時就急了「笨蛋,我什麼時候說過放棄這兩個美女的啊!」

「可是大哥你不是說撤退嗎?」這人聽了自己大哥的話,臉上充滿了茫然,實在是搞不懂大哥心裡打的什麼算盤這個被叫做大哥的人聽著自己兄弟的話,直接就把頭轉了過去,如果不是是自己親兄弟的話,他發誓絕對不會帶著這個蠢貨的「你真的是有夠蠢的,我們現在先撤,等我們兩人養好傷之後,難道不會再來找他們幾個啊,到時候我們的把握不是就更大了」大哥沒好氣地說道「對啊,我這個辦法我怎麼沒有想到了,怪不得老爹臨死的時候叫我以後什麼事情都聽大哥的」

不過這兩人的想法雖然是好的,可這只是他們兩人的一廂情願而已,要知道此時唐天還正站在他們的對面,他們能不能夠離開還是一個未知數了「這位小友,剛才我們兩兄弟只是再跟你開個玩笑而已」大哥臉上露出了一絲歉意地表情「玩笑?」唐天一臉笑容的看著對面的兩人「對啊,就是玩笑,現在想起來我們還有事情就先走了」說完不等唐天說話,兩人就準備直接轉身走人了「一會保護好你們自己」唐天對著秦月兩人說完之後,就直接的向前跑去「烈焰刀」

而此時這兩個人還在想等自己養好傷之後,把秦月和龍千月給搶過來好好玩玩,可是美夢還沒有做完,就感受到了來自後面的攻擊,二話不說,連忙向著旁邊就是一滾雖然這兩個的反應很快,但是怎奈身上有傷,在動作方面就慢了一步,那個修為是靈級五重的傢伙,直接就被唐天削掉了一條手臂「小子,我們都說了剛才是開玩笑的了,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分?」這個大哥看到自己弟弟被削掉了一條手臂后,心中的怒火立馬就蹭蹭地往上冒「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兩個大的什麼注意,不就是想等把傷養好了之後,再來找我們嘛,你認為我有那麼笨」唐天一臉不屑地看了兩人一眼「本來我還準備留一條小命了,但是你居然敢削掉我兄弟的一條手臂,今天我就要拿你的命來抵」說著就直接沖向了唐天「想拿我的命抵,那也不看看你有沒有這個實力」通過剛才的偷襲,唐天發現他們兩人身上受傷程度,遠遠超過自己預料,此時對於斬殺兩人,唐天心裡是更加有把握了「臭小子,接我一招」

對於此人的這一攻擊,唐天很簡單的就擋了下來,「我說,你是太小看我了,還是太高看你了,以為就憑這樣的招式就能贏過我嘛!這是可笑」

唐天雖然嘴上在說話,但是手上的攻擊是一點都沒有慢,不僅不慢,而且還非常快雙方你來我往,打的那是難解難分,不過最後還是唐天抓住了一個空隙,打中了對手一掌「如果你就只有這點實力的話,那今天你和那兄弟就不要走了,就都給我留在這好了」唐天眼神充滿殺氣看著兩人「小子,不過是點了便宜而已,就值得你這麼囂張,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哦,那我倒是很想知道,今天你有手段能夠從我的手中逃脫」戰鬥到現在,唐天已經不將兩人放在心上了「放心好了,一會就讓你看到」

大哥雙手緊握,快速地就沖向了唐天,這次此人不管是攻擊速度,還是攻擊的力度,都要遠遠地超過之前的任何一次「想不到,你剛才居然沒有出全力,不過就算是這樣,你今天也得給我留在這裡。」可是唐天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這個人給打了一掌唐天被這一掌打的連連吐血,而在後面的秦月兩人看到唐天受傷,連忙就跑到了唐天的身邊,一臉關心的看著唐天「唐天,你沒有事吧」龍千月看到唐天嘴角處的鮮血,心疼的眼淚指望下掉,而在一旁的秦月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從她那心疼的表情可以看出,秦月也很著急唐天「傻瓜,這小點傷怎麼可能會有事!」唐天擦到了嘴角處的鮮血后,毫不在意地對著秦月兩人笑了笑「真的沒有事嗎」雖然唐天說沒有事,但是龍千月還是有點不放心地問道「真的沒事,好了,你們兩個先到一邊去,等我殺了那兩傢伙在說」

「怎麼樣,現在你覺得還有實力留下我嗎?」這個人一臉笑容地看著唐天,顯然對於自己剛才一拳很得意「那當然,我說過要把你們兩個人都留在這,就一定會把你們兩個留在這的,這一點你就不要懷疑了」唐天說話的語氣中充滿了堅定,顯然唐天這次是真心要斬殺兩人「大言不慚,那我到要看是誰把誰留在這裡」

「你會看到的,接招吧你」

「烈焰刀」

「既然你要和找死的話,那我今天就成全你,風魂爪」

「嘭」

兩招對碰之後,唐天向後倒退了十幾步才硬生生地止住了,不過唐天的對手就不沒有那麼容易了,此人在和唐天對碰的時候,正好自己身上的傷勢發作,根本就沒有能夠擋的住唐天的攻擊,也被唐天直接削掉了一條手臂「臭小子,你今天一定要趕盡殺絕嗎?」此時大哥心裡開始感到害怕了,畢竟沒有誰願意死「你說呢」說完唐天直接衝過過去一掌了解了這個人,隨後唐天也把這個人躺在一旁的弟弟解決了…..

時間又悄悄地過去了三天「我們現在是進城還是做什麼啊」龍千月指了指前面的一座大城轉身對著唐天說道「我看我們現在還是先進城休息一下好了,唐天你說了」秦月想了想說道「走,進城!」唐天帶著秦月兩個向著眼前的城池走去「黑風城,秦月你知道這兒嗎?」唐天對著秦月問道「我知道,我知道」聽到唐天的話之後,龍千月在一旁連忙說道「那你說吧」

「黑風城,是我們天楓帝國的最前線,而且黑風城的城主據說是個皇級高手」龍千月把自己知道直接就說了出來「皇級? 夜未央 好了,我們還是先進城吧」

….

不過唐天三人卻不知道,此時的帝都再次因為他們三個而風起雲湧還是在皇宮的御書房,還是之前的兩個人「你說你找到公主了」龍戰看著跪著下面的趙夜「是的,是在黑風城發現公主蹤跡的,而且關於兇手的事,也已經有些眉目了」趙夜說道「那是誰做的」雖然知道了女兒平安無事,但是這卻不代表這件事就這麼算了,這點從龍戰臉上充滿殺氣的表情可以看到的出來,顯然這一次這位天楓帝王是動了真怒了「從現在調查來看,這件事和摩根家族有關」

「摩根家族?那公主現在和誰在一起」龍戰問道「和秦家大小姐,還有一個叫唐天的男子在一起」

「好了,你先下去」龍戰揮了揮手讓趙夜退下「唐天?想不到這小子居然能從那些人的手上逃出來,這還真的是讓我驚訝啊,不過那個楓城唐家的手上到底有什麼東西,居然會把那些人給引過來,還有千月和那個小子在一起,不知道是富還是禍啊?」說完之後龍戰就直接閉上了眼神從龍戰剛才的話語,可以聽出來,唐家被滅門的事,這位天楓帝王是知道的,可是到現在這位天楓帝王都沒有因為這件事而發表什麼態度,從這可以看出哪些滅了唐家的黑衣人身後所在的實力,要比天楓帝國那強大的多,不然的話,別人到自己的地盤來搶東西,這位「老大」怎麼會不出手而此時的秦家終於迎來一片笑聲,自從秦月消失之後,秦家的沒人都是板著臉可是現在不僅秦天明哈哈大笑,就連秦月的母親林如也是露出了久違的笑容,那是因為剛才手下傳來消息,在黑風城出現了秦月的身影「父親,這次摩根家族居然敢對我們秦家出手,我們一定要給他摩根家族點顏色瞧瞧」秦月的父親秦瓊收到消息,這是秦月的消失和摩根家族有關,這讓憋了一肚子火的秦瓊終於有地方放了「嗯,這次摩根家族做的實在太過了,不過我們還是先看看陛下怎麼做吧?要知道這次可是連九公主都出事了」顯然秦天明是想這次是想讓龍戰給他打前鋒,不過別說是龍戰不知道,估計就是龍戰知道,這個前鋒龍戰都是心甘情願當的,誰讓出事的還有他的寶貝女兒了「嗯」秦瓊聽到自己父親的話,點了點頭相比較秦家,作為這次出手方的摩根家族,可就不是那麼高興了,個個表情都像是死了爹媽似的「父親,剛才下面傳來消息,九公主一行人出現在了黑風城」摩根炎烈站在自己父親面前說道「哎,難道真的是天要亡我摩根家族嘛!」聽到自己兒子話后,摩根霸雄沒有回答,莫名其妙地就說出了這麼一句話「父親,之前的事我已經處理乾淨了,就算是他們出現,可是沒有證據,一樣不能把我們摩根家族怎麼樣,為什麼父親要說出這樣的話」此時的摩根炎烈實在是不明白自家父親的想法「烈兒,你實在是太小看秦家和龍家了,雖然我不知道現在秦家有沒有知道,這件事和我們是否有關係,但是我敢肯定,陛下一定已經知道了這件事和我們有關係」

「父親,你說的是真的?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啊?」摩根炎烈聽到自己父親的話,心裡開始有點不安了雖然這件事是自己兒子的做的,目的只是為了殺那個叫唐的,但是外面的人只會以為是摩根家族的意思,而且最主要的是公主和秦家大小姐被牽連到這件事中,而這才是摩根家族最頭疼的事「怎麼辦?這一切還不是你生的好兒子造成的,不然的話我們摩根家族怎麼面臨這樣的危機」要不是為了顧全自己兒子家主的顏面,摩根霸雄恨不得抽他兩個耳光聽到自家父親的話,摩根炎烈心裡不滿了,「是我兒子,難道不是你孫子啊,每次那小子犯了什麼錯,還不多是你給他善後的,這怎麼能怪我啊!」不過這樣的話,卻是不能說出來的,不然自家的老頭子絕對會讓自己去掃城門的「哎,看來只好我進宮去見陛下了,希望還能夠有一線轉機」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剛才若不是你自報家門,我都不敢把這張紙拿出來見人。」

李浪舉起頭望向面前的明月,一邊說著,一邊慶幸自己的運氣好到爆。

「不對,我以桃花衛的身份來試時,還沒動什麼手段,你就全部都對我招了,那時的你並不知道我的身份吧,而且你還想跟我一起出賣我……像你這樣的人渣敗類,留著還有什麼用?」

明月的腦子也不傻,立馬注意到了問題的關鍵。

這句話怎麼接?

李浪想了想,忽然,腦子裡靈光一閃,目光灼灼地望著明月道:「明姑娘,那還不是因為你……」

「我?我的錯?」

「是啊,你太美了,美到犯罪了,你讓我的腦子一片空白,你讓我的魂兒都跟著丟了,不是你的錯,還是誰的錯?」

「哼,油嘴滑舌。

登徒子……

你以為你這樣的話,我會信?」

「自然還有其他的……」

李浪說:

「方才,你假扮桃花衛,說得那麼信誓旦旦,我還有什麼理由懷疑自己沒有暴露?既然暴露了,那我便不再做無用的掙扎,我只會尋找機會好好活下來,留著有用之軀,告訴前來與我聯絡之人,這裡很危險。

這就叫: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聽了李浪的話,明月總感覺哪裡不對,但卻說不出來,莫非還真是她的錯?

李浪見對方懵住了,連忙轉移話題,朝明月拱手道:「還沒有自我介紹呢,剛才的不算,明姑娘,重新認識一下,我是李浪,一個失憶者,以後還望明姑娘能多多指教。」

對方狡猾如狐,對她又出言輕薄,明月心裡自然很不喜歡他了。

可受人之託,終人之事,她也不可能現在就殺了李浪,那樣對青年王爺無法交代。

於是,她也朝李浪拱手道:「太原明月,剛才也說過了。」

李浪點點頭,對明月笑了笑說:「明姑娘你真是棒,我才剛到,你便來了,今晚姑娘到這,是想要跟我說說有關王爺的事情吧?

只是……說完后,是否要留宿呢?」

「你!

呼~

先等我一會兒……」

明月有些生氣,但她發現跟李浪生氣,只會漲了對方囂張的氣焰。

於是,呼出一口氣后,便不去理會。

接著,她走到窗戶外,伸手往外拿進來了一個很大的包袱。

李浪看了不禁好奇問道:「明姑娘,王府大院深宅,房屋眾多,王府正門,和側門又都有護院跟門子把守,王府之內也有武士巡邏,請問你是如何進來的,又是如何帶著這麼大一個包裹,不被人發現呢?」

「為何要和你解釋?」

明月依舊冷淡地回應著,顯然,她很厭惡李浪。

但李浪的臉皮又豈是蓋的?

能被對方三言兩語就打消的,就不是他男兒本色的李老爺了。

「明姑娘,這麼多東西,裡面裝的都是什麼啊,重不重,要不我幫你提吧?……噗。」

一面說,一面手已經順了過去,可當快碰到包袱上的結時,明月便立馬鬆開手,整個包袱在重力的作用下,迅速往下掉,而李浪的兩隻手也跟著下去,啪的一聲,差點沒站穩。

「好重啊,你提起來怎麼那麼輕?」李浪吃力地把包袱提起,放到了桌案上,一臉疑惑地看著對方,這弱不禁風的身體,竟比他一個男人的力氣還大。

莫非,她使用了傳說中的內力?

明月並沒有理會,而是安靜地打開包袱,只見包袱里放著許多畫卷。

接著,她又從腰間取出火摺子,將書案上的蠟燭點亮。

頓時,燭光填滿了屋子。

「這位是你皇兄,也是當今皇帝李延昭,他的性子是……

這位是你皇叔,成王李顯。他這個人……

這三個從做右至左,分別是你三弟,你皇叔李顯的兩個兒子,他們的話……

這女子乃是……」

明月一邊在桌上攤開一幅畫卷,一邊向李浪介紹畫上的人,以及他們性格、愛好、年齡,跟青年王爺的關係。

當桌案上擺滿畫后,她才重新對李浪鄭重其事道:

「聽說你明日要進宮面見皇帝,那就先把畫上的人物記在腦子裡,以免進宮時,見到人不認識,失了禮數,被他人恥笑。

等看完他們,我再讓你看我後面的東西。」

李浪拿著蠟燭,從右到左地掃了一眼,發現只要看那麼一眼,畫上人物,不論五官、身形、還是名字、性格,都能立馬記在腦海里,不會忘掉。

莫非,這神奇的過目不忘的本領,是穿越者自帶的福利?

李浪笑了笑,很快對明月道:「明姑娘,我記住了。」

明月看了他一眼道:「光記一個名字有什麼用?我要你把他們的樣子全記住。」

「我沒騙你,我確實全記住了。」

李浪說著,立馬背對書案,將皇帝李延昭,到皇叔李顯,還有他的三個兄弟,等等的這些人,從外貌,到性格、再喜好全都說了一遍。

背的時候,不單沒有一個出錯,語氣還十分連貫,就好像早就認識這些人似的。

這樣看一眼就記住了?

怎會如此?

明月實在不敢相信,「你以前有見過他們?」

「絕對沒有。」

她見李浪一臉得瑟地說著,心裡不爽,接著,故意拿出一張皇宮地形圖來,刁難道:

「這是襄王親自畫好交給我的,他在皇宮長大,對皇宮的一草一木都十分熟悉,所以你必須要記住這畫上的亭台樓閣,一草一木,乃至於一座宮殿上掛著幾盞燈籠,也得記清楚了。」

李浪這回認真地低頭去看,只是看了不到一會兒,抬起頭來,對明月道:「明姑娘,我又記住了,若不信,我把它畫出來給你看?」

「怎麼可能?」明月這回是真的站不住了,「那你畫啊。」

李浪拿起毛筆,在桌案上鋪開的一張白紙上,迅速地將晉國皇宮的地形圖以相同比例,分毫不差地給明月畫了出來。

他用了大概一炷香的時間。

明月站在邊上,看得是目瞪口呆,一臉懵逼。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難道你有過目不忘的本事?」她吃驚地看著李浪,像在看一個怪物。

直到此時,她才重新審視李浪,不再以登徒子的身份對待了。

可明月姑娘這個人,又豈是那麼容易認輸,就算李浪是個天才,她也不能輕易服軟啊。

明月又從包袱里拿出了一幅畫卷。 「陛下,摩根大公爵求見」

「哦?那老傢伙居然會來找朕,估計是知道事情瞞不住了,那早幹嘛起了!」不過龍戰還命人傳召摩根霸雄,畢竟摩根家族也是帝國的支柱之一,現在還沒有到滅了摩根家族的時候「老臣拜見陛下」摩根霸雄進來之後,恭恭敬敬地對著龍戰行了大禮「免禮」龍戰笑著點了點頭,不過龍戰的心裡卻早就再罵摩根霸雄了,「老傢伙,以前看到朕的時候,拽的要死,現在犯錯了,就給朕來這一套,當朕好騙啊!」

「謝陛下」摩根霸雄站起來后,就乖乖地站到一旁而龍戰看到摩根霸雄站在一旁,對於前來之事隻字不提,索性就拿起面前的茶杯,悠閑地喝著茶,「老東西,你不說是吧,沒關係,反正我不急」

站在一旁的摩根霸雄知道,陛下是在等自己先開口,因此摩根霸雄站了一會之後,就直接開口說道說道:「陛下,臣此次前來是為了公主的事」

「公主?不知道公爵說的是哪個公主啊?」龍戰顯然是揣著明白裝糊塗「是為九公主的事」

「哦?不知道關九公主什麼事啊?」

「事情是這樣的,老臣的孫子因為和人正分吃醋,所以就派人教訓此人,誰知道居然誤傷了九公主,這次老臣前來是為了向陛下請罪的」說完摩根霸雄就直接對著龍戰跪了下來「你身為帝國的大公爵,應該知道傷了公主是什麼罪吧」龍戰看了一眼摩根霸雄說道「死罪」雖然龍戰臉上看不出任何生氣地表情,但是摩根霸雄知道,龍戰生氣了,只不過沒有表現在臉上而且「既然知道就好了,你先回去,這件事等九公主回來,由她自己處理,畢竟她才是當事人」

「那微臣告退」

「老傢伙,到現在才過來主動承認,不覺得已經有些晚了嘛!要不是朕還沒有準備的話,早就把你們這些老傢伙給滅了」龍戰看著摩根霸雄走後的背影,眼神之中充滿了殺氣,不過這一切摩根霸雄是不知道了,不然的話,心裡可能連造反的心思都有了….

摩根炎烈看到自己父親回來自己后,就連忙跑到了過去問道:「父親,陛下怎麼說?」

「陛下什麼都沒有說,只是說等九公主回來,讓她自己處理」摩根霸雄的話語中透露出一絲疲憊聽到自己父親的話后,摩根炎烈一臉不解地看著自己的父親:「陛下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我估計陛下是沒有做好滅我摩根家族準備,不然的話,早就滅了我們了」摩根霸雄雖然不清楚龍戰在打什麼算盤,但是對於龍千月心思還是能夠猜測一二的「父親,沒有那麼嚴重吧,就算我們不小心誤傷了公主,那也不至於要滅了我摩根家族吧,要知道摩根家族一旦被滅,那可是要動搖國本的,這對他龍家可是半點好處都沒有」顯然摩根炎烈對於自己父親的話有點不信,不過從摩根炎烈的話語中,看得出來摩根家族龐大的勢力「就是因為我們摩根家族的勢力實在太大了,大的已經超出了陛下所能容忍的底線了,我想就算沒有九公主這件事,陛下可能也會出手對付我摩根家族的,九公主這件事只是給了陛下一個出手的借口而且」此時摩根霸雄的臉上露出了沉重的表情,顯然是對摩根家族的未來充滿了擔憂「那父親怎麼辦」摩根炎烈心裡充滿了擔任「沒事的,為父自有辦法,不過希望這一切都是我的猜測才好,不然的話,我摩根家族的未來就真的要堪憂了」說完摩根霸雄就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而就在摩根霸雄父子在為家族未來擔心不已時候,遠在黑風城的唐天三人,正在黑風城的一家飯店裡大吃大喝「你們知道嘛,五年一度的流雲拍賣會還有半年的時間就要舉行了」

「可惜老子沒錢啊」

「估計這次的好東西應該不會少吧」

「要是我有實力的話,老子一定把流雲拍賣行給搶了」

這人此話一出,立刻就遭到了周圍一群人的鄙視「就你?估計是沒有希望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