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不說這個,你讓我進入煉藥師公會總應該有目的吧,說實話,我不太相信你無緣無故的讓我進入煉藥師公會的。」楊風淡笑道,不再說剛才那個話題,自己相信就行了,何必讓別人相信,根本就沒有那個必要嘛。

「煉藥師公會內部也是有競爭的,這一次,我們兩個關係不太好的煉藥師分會有一個賭局。參加的人都是大魂師以下實力的人。輸了的話,損失很嚴重,贏了的話,贏的也很多。我聽說你能煉製三級丹藥,而且煉製的很不錯。所以我就想請你作為我們這一方的一個代表參加。」黃月笑著說道,也是將自己的目的給說了出來,在他看來,能讓石雲天稱為大師,楊風這方面應該不錯。

「這對我有什麼好處?」楊風笑著說道,這個女人雖然很漂亮,但是他和這個女人又不熟,莫名其妙的捲入某種鬥爭當中,楊風肯定是不願意的。就像天空家族,楊風莫名其妙的就進入了其中,如果不是自己運氣好,早就死了。

紅顏禍水,有的時候,你想幫忙的話,

「好處嘛,你想要什麼好處?」黃月不由的無語,自己這麼一個大美女請求他,他還要好處?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形呢,以前的時候,只要他開口,誰不是爭著搶著答應呢。

「幫我一個忙,關鍵的時候救我一命。」楊風考慮了一會兒開口說道。

「什麼?」黃月不由的一驚,怎麼也沒有想到楊風提出這樣的要求,這和她想的不一樣,一般情況下,要好處要麼是圖他的色,要麼是圖一些寶物,楊風卻是讓他在關鍵的時候救他一命,這樣的要求還真的是不同,難道這個傢伙看出來自己的身份不簡單了,所以才會提出這樣的要求來。

「我是說如果在我需要幫忙的時候,可能是生死危險的時候,你有能力救我的話,一定要救我一番。」楊風將自己的話再次的說了一遍,他感覺這個黃月非同尋常,或許在未來的時候能夠幫他一把,這就足夠了。

「好,我答應你。」那黃月點了點頭,楊風這樣的要求不算過分,他沒有道理不答應。他找楊風幫忙,如果楊風這樣的要求他都不答應的話,那就太過分了。

「那我也答應你了。」楊風點了點頭。

「那咱們明天就去煉藥師公會,你加入煉藥師公會?」黃月笑著說道。

「好。」楊風點頭答應。

兩個人說著也是站了起來,是到了該分開的時候。

「楊風,果然是你。」當楊風出去的時候,看到林如月站在外面,冷聲的看著楊風。

「你還真是陰魂不散啊,是不是喜歡我,所以喜歡跟著我?」楊風看著林如月,淡笑著說道。

「楊風,你這個廢物,你到底用了什麼欺騙的方法騙人們稱你為大師,而且還是風大師,簡直是好笑啊。一個廢物,也能被稱為大師,還是煉藥師。你有武魂嗎?」林如月冷冷的說道。

楊風,曾經也是一個天才,但是因為武魂沒有覺醒,成為了徹底的廢物。

「呵呵,這與你有關係嗎?我的事情用的著你來管嗎?」楊風淡淡的說道。

「我要揭穿你的真面目,你就是一個廢物,徹頭徹尾的廢物。一個一文不值的廢物。」林如月怒聲的說道。她說呢,這個楊風怎麼來到了這石城,原來他偽裝成了一位煉藥大師,這個世界的人都瘋了嗎?一個廢物能成為煉藥大師,而且還能欺騙那麼多的人,這讓他是非常的無語。這個城市裡面的人現在竟然都如此的好騙嗎?這個世界實在是太瘋狂了。

「楊風,這是怎麼回事?」黃月不由的一愣,這個女人很明顯的認識楊風,而且還說楊風是廢物,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嘛。

「她說的已經很明白了。」楊風淡淡的說道,同時也是攤了攤手。

「那你真的是廢物嗎?」黃月連忙的問道,如果楊風是廢物的話,那自己請楊風的話,肯定是請錯了。

「你以為呢?」楊風笑著說道,意思很簡單,相不相信我那看你自己。你要是相信我的話,那一切都好說,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話,那就沒有什麼說的了。

「我覺得不是。」黃月搖頭,如果楊風是廢物,那石雲天怎麼可能一直在宣傳楊風,喊楊風為風大師?那樣的話,最後可是打的是石雲天的臉,石雲天應該不會這麼傻。再說,他收到天方閣在石城店主的消息,他親眼看到楊風煉製三級丹藥,非常的熟練,一下子煉出了二十顆三級丹藥,而且,品質都非常的高,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是廢物,自己剛才也是聽這個女人這麼說,也是迷糊了。

以前,楊風在這個女人的眼裡之所以是廢物,那很有可能是因為楊風在故意隱瞞。

她很聰明,分析能力很強,也就是在一瞬之間,她就明白了過來。

「他的武魂都沒有覺醒,他是廢物,徹頭徹尾的廢物,你能相信他嗎?」林如月不由的無語,這個女人傻子嗎?

「我就相信他。」黃月如此的說道。

「楊風,你變了容貌我也把你給認了出來,現在,你能欺騙其他人,卻是騙不了我。在我面前,我能一眼把你看透。你的那點心思,我太明白了。你被我姐姐拋棄了。現在想找個美女找回自信。我了解。不過,找個傻女人,什麼都相信你。但是,我會揭穿你,徹底的揭穿你的,咱們等著瞧。」林如月怒氣沖沖的說道。

楊風攤了攤手,不再理會林如月,說實話,楊風也是有些無語,自己這樣子,林如月竟然一下子就看出來了。要知道自己的容貌變化很大了,他自己都難以一下子看出來,卻是被林如月一下子看出來了。



… ?「這個林如月應該是對自己印象太深刻了,所以看到自己就有感應了。」楊風的心裏面不由的想到。

事實也就是如此,林如月對楊風那可不是一般的印象時刻,他對楊風的一些動作非常的熟悉,看幾眼就能看出來了,正是因為如此,楊風的容貌變了,林如月還是能看出來。

楊風不由的感覺到這個林如月有些聒噪,把自己的東西都說出去了,這樣的話,說不定要不了多久,武魂聖殿的人就會找到他。不僅僅是這個郝管事。

「這個女人看來對你挺記恨的。」看著楊風,黃月不由的笑道。

「沒有辦法,人長的實在是太帥了。容易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楊風苦笑著說道。

「噗嗤。」黃月聽了楊風的話,不由的笑了起來,這個傢伙,臉皮還真是厚啊。人家恨他,肯定不是因為他長得帥不帥,而是因為別的原因,這個傢伙,真會給自己找理由。

約好明天上午在第一拍賣行的門外見面,兩個人也是分開了。

另外一邊,林如月簡直是被氣炸了,她沒有想到自己揭露楊風的老底竟然沒有人相信,好像自己是個瘋婆子一般。

「你們說,他們怎麼那麼傻?被一個騙子,被一個廢物玩弄於鼓掌當中,而且還相信他,他們實在是太傻了。傻子,傻瓜。」林如月用差不多咆哮的聲音吼道。

「或許他的武魂覺醒了,而且還是火系武魂,他的天賦確實不錯呢。」紫衣人林峰不由的說出了這樣一種可能。

「你覺得這種可能性有嗎?你覺得可能嗎?簡直是笑話至極。武魂在特定時間內不能覺醒的話,那就沒有辦法覺醒了。再也沒有辦法覺醒了。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例外。難道那個楊風就能發生奇迹嗎?」林如月瞪了林峰一眼,這個傢伙,竟然心裏面也相信,簡直是豈有此理嘛。

「剛才的時候就應該讓他把武魂展示出來,如果這樣的話,他的謊言就會不攻自破。」這個時候,那穿著淡綠色衣服的人也是不由的說道。

「你怎麼不早說。」林如月怒聲的說的哦啊,這完全就是馬後炮嘛。

「我也是才想到的。」那穿著淡綠色衣服的人立刻的解釋道,如果他早想到的話,那早就說了,也不會等到現在才說,畢竟,現在說已經晚了。

「那該怎麼辦?」林如月沉聲的說道,現在他很著急,他已經沒有辦法了。不知道該怎麼辦比較好。

「我感覺當務之急是回到咱們的宗門,把任務給交了。然後再瞅機會出來,收拾這楊風,下次我們準備充分一些。」紫衣人林峰這個時候開口說道。

「用不著你提醒。」林如月沉聲的說道,話是這樣說,但是她也知道,林峰這樣的建議是正確的,現在他們不能久留在石城,久則生變,到時候就沒有辦法較差了,她的心裏面也是有了決定,那就是先離開再說,至於楊風,等有時間再好好的收拾,這個楊風,一定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回到石雲天的府邸,來到自己的屋子,楊風也直接的進入了修鍊狀態,對於楊風來說,他現在的實力還很弱。遇到一個一般的大魂師的話,他還是有抵抗能力的,但是,如果要是遇到魂王,魂宗,乃至魂皇這些高手,那楊風就只能是被人消滅的份了。

正是因為楊風很勤奮,他的修鍊速度才非常的快。

楊風估計,一個月之後,他就能進入到九星魂師的實力了,這完全是魂師巔峰的實力了,下一步,就是大魂師的實力了。想到這裡,楊風也是有些激動的。

大魂師,在外面或許算不了什麼,但是在荒城,那絕對是高手,荒城的那些高手一輩子的成就也僅僅是大魂師罷了。自己現在這個年齡就能達到這個程度。當然,楊風的目光肯定不能僅僅限於荒城,他的目標是整個世界。

實力,自然是越強越好。

「過去,這門魂技不錯。不過這門魂技還要求很強大的精神能力才能釋放。這是一門,時間和靈魂結合的法門,能夠讓人不自覺的陷入到對過去事情的內疚當中,這個時候,一點防禦都沒有。直接的可以將對手擊殺。」在修鍊的過程當中,楊風也是在研究那門魂技過去,好在的一點,他的靈魂很強大,都穿越無數時空了,想不強大都難,精神力量自然也很強大。完全能夠施展出這門魂技。

這樣的話,楊風的實力就得到了大大的增強,就是有一點,楊風不想暴露輪迴武魂的事情,因此,這招肯定很少用。只能在關鍵的時候用。

「啊。」

「啊。」

「啊。」楊風睜開眼睛的時候,聽到了外面的大叫聲,也是有些惱火,誰大清早的在這裡亂吼,還能不能睡個好覺了。

一日之計在於晨,在早上睡好那是很重要的,畢竟,楊風晚上的時候睡的很晚。

很快的,楊風就聽出來了,這正是石龍浩的聲音。

楊風輕輕的搖了搖頭,這個石龍浩,現在是處於崩潰的邊緣了。

不過想想也是,不能修鍊,對於這個世界上的人那是非常的痛苦。不像在地球,絕大部分人都不可能會修鍊,他們可能在其他的方面取得不錯的成就。也會受到別人的尊敬,但是,在這裡卻是不一樣的。在這裡,只有你有實力,你才可能受到尊重,如果你沒有實力的話,那你受到的只能是嘲笑和諷刺。楊風可是親身感受過的,而且,現在林如月看到他還是一口一個廢物,一口一個廢物,楊風聽著也感覺非常的刺耳。

楊風能夠理解石龍浩現在的心情。

「龍浩。」楊風走到了院子裡面,開口喊道。

「你是來嘲笑我的嗎?」依然穿著一身黑衣的石龍浩淡淡的看著楊風,冷聲的說道。

「你覺得我是那樣的人嗎?」楊風不由的苦笑著說道,這個石龍浩,防禦性心理太嚴重了。對每個人都是非常的戒備,無論這個人對他好,還是對他壞。

別人無論說什麼,都不自覺地認為這是別人在嘲笑他。

這種心理實際上就是一種病態心理,特別自卑的表現。

「你就是在嘲笑我。嘲笑我沒有實力。嘲笑我沒有辦法修鍊。」石龍浩沉聲的說道。

「雖然說你想修鍊難度很大,但是,還是有希望的,千萬不能自暴自棄。」楊風考慮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說好。說實話,他自己都不怎麼會勸人。

「呵呵,說的好聽,有希望,那希望只是讓人絕望罷了。」石龍浩淡淡的說道。

「那你乾脆死心,還能做點別的。娶妻生子,培養自己的孩子,這不行嗎?」楊風笑道。

「我怎麼可能就這樣的放棄?再說,誰會看上我這個廢物?還何來娶妻生子?」對於楊風的話,石龍浩立刻的反駁道。

「既然如此,那你就不應該如此的自暴自棄,不是嗎?」楊風苦笑著說道,這個傢伙,也真是有意思。不願意放棄,同時也自暴自棄。這讓人很是無語。

「可是一點希望都沒有。」石龍浩隨即說道。

楊風看了看天空,這傢伙,楊風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無論你怎麼說,他都是覺得不行。不想放棄同時也感覺到沒有希望,這讓他怎麼說。

「你就是在嘲笑我,可惡。」隨即,楊風聽到石龍浩這樣的一句話。

楊風直接的返回了自己的屋子,這根本就沒法說了。天哪,這到底鬧的是哪一出啊。

這個石龍浩這個樣子,楊風真不知道該怎麼說好了。

準備了一番,楊風就出門了。今天和黃月約好了,要去煉藥師公會,這個世界上的煉藥師公會,楊風還真沒有去過呢。

煉藥師公會,也就在三級和三級以上的城市裡面設立的有分支機構,像荒城那樣的小城市都是沒有的。

這個世界太大了,城市也太多了。煉藥師公會不可能每個地方都建立分支機構。畢竟,他們的人力也是有限的。

煉藥師公會在石城的分會建築非常的豪華,金碧輝煌的,看起來非常的有氣勢,這是煉藥師公會的門面,自然要建的好一些,當然,也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煉藥師公會不差錢。他們有錢。自然要建設的好一些。

「這裡不錯。」楊風打量著周圍的一切,笑著說道。

「那是,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黃月不由的無語,這才是三級城市的分支機構,屬於最小的那一種,這個楊風竟然發出了這樣的感慨,這個傢伙,果然見的世面不是很多。

「黃師姐好。」

「黃師姐好。」石城煉藥師分會裡面的人看到黃月都是很親切的喊道,顯然,他們都是認識黃月的。

「黃月,這位是?」當他們走到一位老者面前的時候,那老者睜開了眼睛,對著黃月問道,眼睛裡面充滿了疑惑。

「會長,他是來申請加入我們煉藥師公會的。」黃月笑著解釋道。



… ?本來嘛,石雲天並不想這樣做,不是因為楊風沒有資格,而是他感覺,如果這樣做的話,那就是對楊風的一種侮辱,因為楊風憑藉自己的實力進入煉藥師公會那是輕而易舉的,煉藥師公會應該很需要楊風這樣的人才對。

哪裡知道會出現這樣的意外,正是因為如此,他才做出了這樣的決定,形勢不一樣,做出的決定自然也是不同的。這個老者不讓楊風加入煉藥師公會,在用手段,那他只能這樣了。這個時候這樣做也讓楊風有了面子。

「好,既然如此的話,那我也不阻攔你。你就是個瘋子。」那老者搖了搖頭,石雲天都這樣做了,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把三級煉藥師的牌子,衣服,都拿出來吧,這是身份的證明。」石雲天隨即說道。

「哼。」那老者冷哼了一聲,但是依然照辦了。石雲天提的正常的要求,他沒有理由拒絕。

「風老弟,你現在正式成為我們煉藥師公會的一員了,以後,有什麼事情直接找我,不用找這個老傢伙了。這個老傢伙心眼特別的小,特別的愛記仇。背後總是給人使絆子。你找他,他肯定不會給你辦事的,找我,我直接給你辦了。」石雲天對著楊風說道。

那老者的臉色完全的成為了豬肝色,說是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自己的形象啊,這下全毀了。這個石雲天,實在是太過分了。

如果不是打不過石雲天的話,他早就出手了。

楊風不由的苦笑,誰能想到結局竟然是如此。

石雲天的到來,徹底的扭轉了局面。

「我們走吧。」楊風對著黃月說道,既然目的已經達到了,那就沒有必要繼續留在這裡了。在楊風看來,如果他們繼續留在這裡,石雲天和這老者的衝突還會越來越激烈。說不定還會打起來的。

說實話,楊風心裏面對石雲天的這次出頭是很感激的,他也不想石雲天受到影響,這裡畢竟是煉藥師公會。

「你先走吧,我和會長還有事情要談。」黃月有些尷尬的說道,事情鬧到這一步,顯然也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不過事情已經發生了,他也是沒有辦法,只能是解決這裡面的問題了。

「好。」楊風點了點頭,和石雲天一塊離開了。

「雲天大哥,這次感謝你替我解圍啊,不然的話,我還真很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呢。」離開煉藥師公會之後,楊風笑著對石雲天說道,這也是發自內心的感謝。

「風老弟客氣了。這都是應該的。那個老傢伙,我太了解了。就喜歡故意刁難人,風老弟你別往心裡去,和那樣的人慪氣,不值得。」石雲天笑著說道。對於他來說,這也是機會,幫助楊風的機會可不多,他也是要抓住的。正是因為如此,剛才他就是徹底的和那老傢伙翻臉了。因為這樣值得。

果不其然,楊風對他那是非常的感激,這讓他的心情也是非常的不錯,他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如果每天楊風都能碰到這樣的麻煩事,自己每天都能替他解圍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

不過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自己想的太多了,像這樣的機會,那完全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這一個月時間如果有什麼幫助,那還得麻煩雲天大哥啊。」楊風笑著說道。這段時間的相處,石雲天對楊風的幫助也很多的,如果不是有石雲天,他在這石城說不定還真的會遇到不必要的麻煩。

「風老弟客氣了,咱們之間誰跟誰啊,再說,風老弟你給我的幫助那也不小啊,如果不是風老弟你的話,我現在都沒有辦法煉製成功凝宗丹。」石雲天立刻的說道,這次,他敢嘗試煉製六級丹藥,那都是因為楊風在他的身邊,如果不然的話,他還真的不敢嘗試,難以邁出那一步。如果六級丹藥煉製成功,那他就是六級煉藥師了,那待遇將會大大的增加。

「小子,可被我找到你了。」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楊風感覺很是熟悉,扭頭一看,還真是熟悉的人,自己在石城認識的第一人,那個守衛,在進城都想刁難他的那個傢伙。

「這位是?」石雲天不由的問道。

「這是石城的守衛。我進城的時候不讓我進來。非得讓我給一塊極品靈石。那個時候,他的屁股突然間冒火了。我就溜進來了。」楊風笑著解釋道。

想起那一幕,楊風都感覺到好笑。

「你還說突然間冒火,那明明就是你搞的手腳。別做了事不敢承認啊。」那人對著楊風說道,他找楊風好久了,可惜一直都沒有找到,今天總算是見到了,他肯定不會讓這個傢伙逃脫的。

「你倒是挺聰明的,連這點都能想到。不過你有證據嗎?」楊風淡笑著說道。

「證據?要什麼證據?老子的拳頭就是證據,老子說你抓你進大牢就進大牢。老子根本就不需要證據。」那守衛怒聲的說道,根本就沒有將楊風的話放在眼裡。

「這就是不講理了吧?」楊風淡笑道。

「對,老子就是不講理了。」那守門的守衛如此的說道。

「哼,真是沒有想到一個守大門的也敢如此的放肆,簡直是豈有此理,你知道眼前的人是什麼人嗎?」這個時候,石雲天也是不由的好笑的開口了,怎麼也沒有想到,楊風會遇到這樣的麻煩。這簡直就是極品嘛。

「他就是個外來者,不是我們石城的人。」那守衛立刻的說道,突然間,他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他可是煉藥師,三級的煉藥師。你覺得你沒有證據你敢抓他嗎?」石雲天說道。 劉備的日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