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收回剛才的話。」表示反對的,便是四長老,面對人王殿這一座高山,他也只能選擇妥協。

人王殿這等龐然大物,可不是他們黑非組織可以褻瀆的。

「那好,就按照之前的提議,終止對林菲菲的追殺,並且公開向其道歉。」大長老一錘定音的說道。

說道這裏,大長老深吸一口氣說道:「第二個提議,那就是人王殿。」

剛剛才說起人王殿,現在再一次提了出來,所有人再一次被震撼到了,苦笑不已,人王殿,他們這是跟人家杠上了。

後悔啊。

早知道他們就不追殺林菲菲,追殺林菲菲也就罷了,也不能讓索倫出手,招惹到了人王殿啊。

誰都知道,人王殿威震天下,萬古獨尊,無數勢力在他們的鎮壓下瑟瑟發抖,刺客聯盟和骷髏島就是前車之鑒。

他們可不認為他們黑非能夠跟刺客聯盟和骷髏島相提並論。

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人王殿尊嚴不可冒犯,說大了那是威嚴,說小了,那是睚眥必報。

「大長老,對於人王殿我提議還是稟報首領,聽聽首領的意見。」

「我也這樣認為,一切讓首領定奪,但願這一次沒有真正惹怒人王殿。」

「好了,不就是人王殿嗎?有什麼了不起的,不錯,他們是先後滅了刺客聯盟,滅了骷髏島,滅了kb集團,但是那又如何,我們黑非組織,就不怕他。」這個時候二長老一拍桌子大聲說道。

「我相信,我們黑非組織,在首領的帶領下,必然可以趕超人王殿。」

「好,二長老說得對,我們黑非組織,短短六年就發展到現在的規模,還佔據了莫羅城這一座北非大陸最大的城市,馬上也要建立政權,就算是現在比不上人王殿,相信不出幾年必然比得上。」七長老堅定的說道。

雖然二長老和七長老信心十足,但是其餘幾位長老明顯面容凝重,絲毫沒有丁點樂觀的樣子。

「看來有些人是沒有把我們人王殿放在眼裏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充滿冷漠,充滿殺意的聲音響了起來,「黑非組織,好大的威風。」

「誰,是誰,難道不知道我們在開會嗎?」

隨着聲音響起,屋內的幾位長老無不眉頭微微一皺,大長老更是充滿了無盡的怒火,一拍桌子,整個人突然站了起來。

剛一站起來,突然一個人影朝着會議室就被扔了過來。

碰的一聲。

一個穿着黑色西裝的壯漢,被直接扔在了七人的面前,狠狠地摔在地上,全身抽搐,狂吐鮮血。

。 ,

[]

她將兩個孩子都抱在懷裡,這一刻,她真的是又累又疲憊,而且,還有一種難以饒恕自己的自責與心痛,一直在她的心口蔓延。

墨寶為什麼會知道爹地的?

他是從什麼時候知道的?

還有,他為什麼身上有那麼多的不健全?為什麼她從來不知道?她是他的媽咪啊,她都做了什麼?連自己孩子有這麼嚴重的缺陷,她都不知道。

溫栩栩第一次覺得自己根本就不配做一個媽媽。

「墨墨,你告訴媽咪,你是不是已經知道爹地了?」

溫栩栩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終於開口問懷裡的孩子。

話音落下,偎依在她懷中的霍胤,立刻小腦袋就垂下去了,他手足無措的在那裡站著,根本就不知道怎麼跟媽咪開口。

他怕說了,媽咪就會不要他了。

好在,邊上還有一個若若寶貝,她看到胤哥哥不敢開口后,馬上,她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幫胤哥哥說了。

「是呀,媽咪,若若寶貝也知道了呢。」

「啊?你也知道?」

「對呀,因為媽咪老是被臭爹地欺負,還被抓了起來,哥哥就氣壞啦,然後就跟蹤了抓媽咪的壞蛋,後來就知道是爹地啦。」

小姑娘奶聲奶氣的,將當時兄妹倆是怎麼發現爹地的事,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溫栩栩聽完,頓時無法用言語來形容自己的心情。

也是,她兒子是什麼智商,才五歲,他的黑客技術都已經可以直接攻克整個克利爾當地的網路伺服器了,區區挖出他那個渣爹,有什麼好奇怪的?

溫栩栩不談論這個話題了,她開始目光有些哀慟地看向這個孩子小小的身體。

霍胤:「……」

小若若:「……」

也不知道為什麼,兩小傢伙突然就有種不太好的預感,就好似會有很不好的事發生一樣。

「墨墨,媽咪……媽咪真的對不起你,媽咪從來不知道,你竟然……竟然身上這麼多的問題,媽咪錯了,媽咪帶你回克利爾好不好?我們馬上回去,媽咪什麼都不想了,就給你好好看病,好不好?」

溫栩栩握著兒子的小手,終於忍著心裡的悲痛把自己的決定說了出來。

是啊,她真的太不應該了,為了那些縹緲的事,那些不屬於她的東西,她竟然把身邊最重要的這個都忽略掉了。

她無法想象,這個孩子在媽咪毫不知情他身體的狀況下,他是怎麼忍著過來的?

他才五歲啊!

溫栩栩垂下雙眸,難過的淚水啪嗒啪嗒掉了下來。

兄妹倆懵掉了!

回克利爾?!!

不是吧,媽咪竟然要帶著他們離開這裡?那墨寶怎麼辦?墨寶這會還在淺水灣呢?

還有,她要是走了,那以後是不是又只留下他霍胤一個人了?他孤零零的待在這,沒有媽咪,也沒有妹妹和兄弟。

她又不要他了是嗎?

霍胤眼眶紅了,從媽咪懷裡掙脫出來,他拔腿就跑。

「墨墨,你跑什麼啊?你回來,別跑啊!」溫栩栩看到,急得趕緊也站了起來,帶著旁邊的女兒就追了過去。

這孩子是怎麼回事?怎麼她說要帶他們回克利爾,他還跑了呢?

溫栩栩有點沒想明白。

但是,她若知道這個兒子,根本就不是墨寶,而是她的胤胤,可能她就會明白了。

霍胤,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媽咪再度拋下他!

——

墨寶這天是爹地過來接他回家的。

這個臭爹地,估計是霍胤在醫院裡沒有跟他,而是選擇了媽咪,過來后,那張帥帥的臉,一直都是臭臭的。

就連他主動跟他打招呼,都愛理不理。

臭爹地,不理就不理,他還懶得去跟他說話呢。

墨寶背著小書包坐到後面,一邊打開了今天在幼兒園裡收繳的戰利品,一邊樂呵呵的剝開一顆棒棒糖吃了起來。

「你在幹什麼?」

「啊?我呀,沒幹嘛,我在玩呢。」

墨寶才不會告訴爹地,今天他在幼兒園已經替他的好兄弟霍胤打下半壁江山了,他若是知道了,肯定得揍他!

墨寶拿出了戰利品當中的一輛玩具小汽車,很l,都上幼兒園了,還玩這麼幼稚的東西!

霍司爵一直在後視鏡里觀察著這個孩子,他確實有點火,養了五年的種,竟然那女人一來就就站她那邊了,這小白眼狼。

不過,他在幹什麼?

他有些奇怪地看著這小傢伙的舉止,特別是當他最後居然還把小書包給摘了下來,隨便扔在座位上,然後人盤著小腿坐下來時,他更是眸中閃過了一絲詫異。

「霍胤,誰教你那麼坐的?爹地不是教你站要有個站像,坐要有個坐樣嗎?怎麼才去幼兒園兩天,就學會這些壞習慣了?」[] 第2420章

誰知,姜嗔竟也跟着慢了下來。

慕安安故作哀怨的嘆了口氣,緩緩道:「姜嗔啊。」

姜嗔立刻應了一句,「安安小姐有何吩咐?」

「你說,照我們現在這個速度,明天早晨能到家嗎?」

姜嗔沉默了幾秒,語氣竟有幾分認真,「應該沒問題。」

「……」

慕安安轉過頭,想送她一個鄙視的眼神。

眼尾卻瞥見一旁的別墅玻璃櫥窗上,映出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

就在她們後面不遠處的燈柱後面躲著。

來了!

慕安安朝姜嗔遞去一個眼神。

姜嗔會意的點了點頭。

接着,慕安安便像是什麼都沒發現一般,拉過姜嗔問道:「你跟薄斂走在一起,也是這樣只跟在後面?」

姜嗔不太習慣旁人的親近。

這會兒被慕安安拉着,身子頓時變得有些僵硬了起來。

但她還是認真的解釋道:「背後是最容易遇襲的弱點,我走在後面,是為了更好的保證你的安全。」

慕安安看出她的不適,很快便鬆開了手。

事實上,她故意去拉姜嗔,就是為了給後面的那人造成一種有機可乘的感覺。

畢竟,就像姜嗔說的,背後是最容易遭到攻擊的弱點。

所以,要想引蛇出洞,她就必須把自己的背後亮出來!

心裏這麼盤算著,慕安安表面上卻依舊像是什麼都沒察覺到一般。

「這大晚上的,一個人也沒有。你放鬆一點,咱們就跟朋友一樣,愉快的散散步,聊聊天。」

說完,慕安安側頭看了看姜嗔。

雖然姜嗔總是打扮得超酷,一副很不好惹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