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江寂塵這般強大的人物,若是針對天的界的弱者下手,只怕天道界也會頭疼。」

…….

眾人震驚無比的議論著,而江寂塵與小灰、韓青、落塵仙子等人,再次殺出。

在落塵仙子的禁制輔助下,沒有一個能逃得了,全部被斬滅。

便是噬毒門副門主莫昭,也被江寂塵和小灰配合,輕鬆斬殺。

劉天也殺得滿身染血、雙眼通紅。

「痛快,終於掃滅了噬毒門,為天雙門的兄弟們報了仇!」

「恩公,請受劉天一拜!」

劉天對著江寂塵要一拜,以示感恩。

然而一股力量涌至,讓他無法下拜。

江寂塵笑道:「男兒膝下有黃金,不可。何況,我本來就要滅了噬毒門,你只是隨我一起殺上來而已。」

劉天也是熱血、正氣的男兒,不矯情,只正色的開口道:「但不管怎樣,劉天命在此,恩公若有所需,只管喚一聲,刀山火海皆無悔!」

江寂塵點點頭道:「從此六道幻界再無噬毒門,這裡將是我落塵門所在,我們進去看看吧,但凡遇到噬毒門之人,殺!」

江寂塵殺伐而果斷地開口道。

一眾人自無不應。

而劉天這時忽然開口道:「恩公,噬毒門還有一處毒牢,專門關押強者,用他們進行試毒!小然的三叔也被抓了進去,不知能否先去毒牢看看?」

江寂塵點點頭道:「走吧,先救人!」

搞定店長大人 江寂塵率先走入噬毒門廳堂中。

同時,他吩附小灰讓小骷髏兵們收拾戰場。

事實上,根本不需要江寂塵吩附,這一群傢伙都已積極主動至極點。

噬毒門所有死人的藏空袋及靈器都被他們搜颳得乾乾淨淨。

至於噬毒門副門主苗缺和門主莫昭,則早已被江寂塵順手收走了。

這一群人,都是同一路貨色。

不過,遠方之中有六方勢力的人在冷冷地看著這一幕。

「噬毒門竟然被滅了,江寂塵要在這裡建立新門派!」

「哼,在亂城新建門派,都需要向我們六大勢力交納足夠的六道靈石。」

「立刻回去傳消息,需把此事傳回門中!」

…….

看著小灰、韓青等人們在收拾藏空袋,這可是一門的資源。

而且,噬毒門還是亂城六大勢力之下有數的強大門派,門中人個個都是富到流油。

現在,卻全部落入江寂塵及他手下的手中。

六大勢力及一些大勢力的人都看得無比眼紅。

他們自然已經盯上了這一塊肥肉。

……

江寂塵運轉七彩完美境的神念,輕易尋到了毒牢入口所在。

那是一處地牢,布滿禁制,一般神念難以穿透、探尋。

但卻擋不住江寂塵的變態神念,他尋到地牢入口,帶著劉天進去。

外面則交給落塵仙子去打理。

一進入毒牢,空氣之中便瀰漫著淡淡毒腥味,讓人稍稍呼吸便已感到頭漲胸悶。

江寂塵剛剛沐毒血而重生,這些毒自然對他造成不了一絲的影響。

劉天,天雙門門主,修為也不俗,這點毒自然也無懼。

很快,他們走過一段以鋼鐵鑄成的地道,終於看到寬闊的毒牢。

狂神刑天 然而,江寂塵和劉天剛走進去,隧道出口突然降下一道厚厚的禁制鐵門,封死了他們的退路。

「哈哈…….我就知道你們會進入這毒牢來的,現在我就讓你們陪葬吧!」

隨之,一道森然、癲狂的聲音響起。

四個面容無比醜陋的人出現在江寂塵面前。

「你們…….你們是四大毒王?」

劉天此時似乎想到了什麼,臉然驀然大變地道。

「小娃子,眼力不錯,你竟然還知道我噬毒門的四大毒王,哈哈……」

「我們呆在這毒牢百年,以為已被世人遺忘了。」

「他們又豈知,我們要配製一種絕世無雙的屍毒之葯!」

「現在終於成功了,一會試藥,這些人都要化成毒屍,聽從我們的號令了,哈哈……」

……

四個醜陋之人,此時笑聲無比的瘮然、可怕。

江寂塵的目光卻並沒有落在四人的身上,而是打量著毒牢。

他發現,這毒牢大大小小上百間,關押著的都是修為不俗的修士。

最弱都是融嬰後期境,但顯然因為平時用來試藥,一個個被毒性侵體,虛弱不堪,修為喪盡。

還有一個牢房,專門堆放屍體的。

江寂塵發現,那裡已經堆了有上千具的屍體。

顯然都是那些修為較弱,受不住試藥的毒性而亡。

就此一幕,便可窺見噬毒門的手段是何等的殘忍、冷酷。

但江寂塵的表情很平靜,心緒也沒有一絲的變化。

他的神念繼續掃過整個毒牢。

最後,他的神情終於微微一震。

在毒牢盡頭,他看到了一個毒血葯池!

池中,有一個老者,滿頭灰發,被浸泡在毒血葯池中。

這個人,身上所中的毒,難以想象,深到極致。

但他身散發出來的氣息,依舊很驚人。

這……到底需要有多麼強大的修為,才能在毒血葯池中,在受了這麼深的毒下,依舊不滅,依舊有強者的氣息?

江寂塵有些動容!

也直到此時,他的目光才收回,落在四大毒王身上。

發現,他們的修為也只如沙蛇老祖一般的存在。

只是應該擅長於配毒,所以才稱之為毒王。

可惜,江寂塵現在最不怕的就是毒。

他冷冷地看著四大毒王道:「就憑你們,躲在黑暗地底的垃圾?有何資格讓我陪葬?」

說完,江寂塵一劍掃出,要斬滅他們。

但下一刻,他心中驀然生出一種兇險的悸動。

沒有任何猶豫,拉著劉天一個閃身,挪移開來。

下一刻,整個毒牢被綠色的毒霧淹沒。

:。: ?江寂塵拉著劉天閃身到毒霧淡薄處。

劉天反應也很快,身前浮現靈紋陣光,籠罩己身。

但下一刻,他便發現靈紋陣光,根本無法阻擋這綠色的毒霧。

直接穿透而進,滲入他的體內。

下一刻,他就感到自己的身體在變得僵硬,開始不受自己控制。

甚至,神念也要進入迷模的狀態中。

「哈哈……這是絕世屍毒,你們很快就要化毒屍,只能任由我等來操控了。

四大毒門發出桀桀的怪笑聲。

「防禦靈紋陣光根本對它無用,它可以滲萬物而入,你們從此以後,將是我們的毒屍奴!」

四大毒王很興奮,怪叫道。

「噬毒門門主死了又怎樣,我們依舊可以重振噬毒門,不用多久,這六道幻界都將是我們的天下!」

「我們要把千千萬萬的修士煉成了毒屍!」

四大毒王站在綠色的毒霧中,他們卻沒有受到一絲的影響。

他們只覺得一切已盡在他們的掌握中。

此時當真是意氣風發,彷彿一毒在手,天下有我!

且在他們說話之間,江寂塵的神念感應到,那一間堆積如山的屍體,驀然之間動了起來。

然後,一個個直挺挺的站了起來。

他們……復活了?

不,應該說他們化成毒屍,此時站了起來,向江寂塵這邊衝來。

還有四處牢房中的修士,此時也身體顫抖,似在進行著異變。

唯有毒血葯池中的灰發老者,依舊閉眼不動,似乎根本沒有受到一絲的影響。

受到絕世屍毒,活人變異稍緩,但死屍卻是瞬間變異。

此時在四大毒王的操控下,撲殺向江寂塵。

江寂塵神色平靜,冷冷地看著四大毒王道:「恐怕,你要失望了!」

說話之間,四顆噬毒珠碎片同時出現在他手中。

一顆是自己的,另外三顆是從噬毒門門主莫昭手上奪來的。

江寂塵神念運轉,催動噬毒珠碎片。

嗡!

虛空震顫,噬毒珠碎片生出一股強大無比的吸力。

然後,以噬毒珠核心碎片為中心,三顆噬毒珠碎片圍繞在四周,如化成了巨大的吞噬旋渦。

它們浮在江寂塵身前的虛空中,滴溜溜的轉著不停,不斷地以吞噬之勢,吸收毒牢空間中的毒霧。

如同萬流歸海,無盡的綠色毒霧被噬毒珠碎片吞盡。

最後,毒牢一片清明,所有的毒霧被吸收盡了。

甚至,那些剛剛要撲殺而來的毒屍也轟然倒地。

劉天,感到滲入體內的毒素消失,身體上也沒有了不適的感覺。

眼前,四大毒王一時之間有些發愣。

他們的目光死死的盯著江寂塵手中的噬毒珠碎片。

「噬毒珠的核心碎片,這怎麼可能,你……」

「他竟然破了我們的絕世屍毒,這可是我們研究了百年的成果。」

「啊,我不甘!」

「我要殺了你……」

四大毒王,之前還興奮無比、囂張萬分。

他們信心十足,一毒在手,天下有我。

但現在,他們心如死灰,對江寂塵已恨之入骨。

他們身上,無處不是毒,此時沖向江寂塵,要進行自爆。

死,他們也要江寂塵陪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