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法,啥家法?」陳戰鏢還在思考著家法是個什麼東西的時候,那幾名化骨初期和化骨中期的強者,已經衝到了幾人的近前。

「笨蛋,就是揍他們!沒看見人家都要打我們了么!」許離子益一巴掌拍飛一個化骨初期,將其拍到了陳戰鏢的近前,喝罵道。 第五百二十五章玄冰城洛家

「哈哈,有架打,好啊!不過這幾個人看著就不抗揍!」陳戰鏢眼中露出不屑的看了看幾名化骨境的強者,龐大的身軀瞬間出現在了一名化骨境強者的身前,一拳轟出。

簡單的一拳,卻帶著狂暴的力量,一拳砸在了那名化骨巔峰的胸口之上。

陳戰鏢何等實力,連洛天比起肉搏來都不是陳戰鏢的對手,更何況是幾個區區的化骨中期和初期。

一拳落下,清脆的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那名化骨中期的強者,整個人便倒飛出去,胸口塌陷了下去,飛到了門外,口中不斷的咕嘟咕嘟冒著鮮血,進氣少,出氣多,若不及時治療,顯然活不長久。

「唉,也太不抗揍了,我沒用力啊!吃多了力氣漲了一點!對不住了啊!」陳戰鏢臉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習慣性的抓了抓腦袋。

「破浪指!」一名化骨中期的強者,臉上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如同看怪物一般看著陳戰鏢,手中的武技打了出去。

「嘩啦啦……」流水的聲音傳出,一指藍色的手指在這名化骨中期的強者手中飛出,帶著流水的聲音。

「砰……」整個酒樓承受不住武技波動的衝擊,瞬間轟然坍塌。

藍色的手指帶著強大的威勢,瞬間衝擊在擋在洛天幾人身前陳戰鏢的後背之上。

「砰……」剩下的幾名化骨中期的強者看到玄級高階的武技命中,臉上不由的露出喜色。

但是隨後,青年和那幾名化骨中期的強者,便睜大了雙眼,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陳戰鏢中了武技之後,居然沒什麼反應,甚至連龐大的身軀都沒動上一動,只是臉上露出憤怒的神色,看著那幾名化骨境的強者。

「你們耍賴,居然偷襲我!」陳戰鏢有些憤怒起來,大吼一聲,朝著幾人衝去,彷彿一頭大象衝進了蟻群一般。

「砰……砰……砰……」一拳一個,僅僅片刻的時間,幾名化骨境的強者,便被陳戰鏢像是扔小雞仔一般扔了出去,每個人都沒有了行動的能力。

「剩你了!我大哥說你是我兒子,那就是我兒子,今天我便教訓教訓你!」陳戰鏢臉上露出一絲憨態的笑容,瞬間出現在了青年的身前。

此時青年已經有些嚇傻了,沒想到這個沒有一絲元氣波動的大個子,居然如此恐怖,連玄級高階的武技都不能對其造成傷害,化骨境的強者也抗不住他的一拳。

此時酒樓由於被武技衝散,幾人的身形也是暴露在了大街之上,來往的人群,看見有熱鬧可以看,便紛紛好奇的圍觀起來。

但是當人們看到青年被陳戰鏢提在空中之時,臉上紛紛變色,目光中帶著感嘆看向了洛天四人。

「這幾人是誰,不知道這是洛家的公子,洛浩修么?怎麼還敢當在玄冰城如此行事?」人群馬上議論起來。

洛天和徐離子益還有李興發聽到人們的議論之聲,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尤其是李興發臉色更是大變起來,目光帶著驚顫看向被陳戰鏢提起的被人們稱作洛浩修之人。

「大哥,這個你說是我兒子的人,怎麼處理?」陳戰鏢可不管那一套,嗡聲嗡氣,聲音如同轟雷一般沖著徐離子益開口問道。

「兒子?」周圍的人看見陳戰鏢這麼稱呼青年,嘴角紛紛抽搐了一下,在這玄冰城,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如此稱呼洛浩修。

「還能怎麼處理,像每次做買賣那麼處理唄,正好,咱們今天的花銷也不少,給你洛天大哥補償補償!」徐離子益顯然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沖著陳戰鏢吩咐起來。

「好嘞……」聽到徐離子益的話,陳戰鏢臉上露出一絲精光,一下子把洛浩修腰間的儲物袋拽了下來,他可是知道這儲物袋中裝的都是錢,有了錢,自己就能吃飯了。

「你們最好將我放了,這玄冰城是我們洛家的地盤,我們洛家可是冰極島的主人!」洛浩修臉上露出猙獰的神色,開口威脅起來。

「那個洛天,要不咱們把他放了吧,這……」李興發臉上露出焦急的神色,他一個小小煉體七重的人,如何敢去得罪洛家。

「無礙……」洛天眼中冷芒閃動,目光看向洛浩修,沒想到洛家之人居然囂張到了如此地步。

「咔嚓……」陳戰鏢,將手中的洛浩修的雙腿捏斷,走到了徐離子益的身前。

「完事了,大哥!」陳戰鏢朗聲開口。

看到陳戰鏢,彪悍的將洛浩修的腿給捏斷,周圍人們響起了倒吸涼氣的聲音,沒想到這幾個人居然敢如此囂張。

「他是洛家之人,看樣子應該能挺值錢啊!」徐離子益摸了摸下巴,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開始打量起洛浩修來。

看到徐離子益的眼神,由於腿斷,臉上直冒冷汗的洛浩修沒來由的感覺渾身發冷起來,此時的洛浩修已經徹底被幾人給嚇著了。

「沒啥,好不容易碰見洛家的公子,那還不賣個好價錢!」徐離子益開口。

洛天和李興發臉上露出疑惑之色,不知道徐離子益在賣什麼官司,兩人隱約間好像猜到了什麼,尤其是李興發,商人出身的他,似乎嗅到了元氣石的味道。

「那個誰,你們中應該有洛家的人吧,去給這個城的城主帶個話,要要這小子活命,拿一千萬,不拿一億元氣石來,否則,我們就將這小子閹了,掛城門上了!」徐離子益沖著四周圍觀的人們喊道。

「噗……」聽到徐離子益的話,洛浩修終於沒有忍住,一口鮮血狂噴了出來,臉上帶著驚懼看向徐離子益,此時的徐離子益,在他眼中跟魔鬼沒什麼區別。

周圍的圍觀的人則是紛紛倒吸了口涼氣,想要知道這幾個年輕人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敢名目張膽的毆打洛浩修,甚至還綁架讓洛家拿錢來贖人。

而人群中幾個人則是臉上露出狠色,朝著人群外走去,顯然是給洛家的人報信去了。

李興發和洛天也是目瞪口呆的看著徐離子益,兩人暗嘆,這個徐離子益還真是天上當個山大王的料。 第五百二十六章玄冰城主

玄冰城,街道之上。

洛天和徐離子益四人被人們圍觀著,圍觀的人臉上都是紛紛露出驚嘆,自從這麼多年來,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挑釁洛家在玄天城的權威。

玄天城的洛家,來自冰極島,因為玄冰城是冰極島的產業,同時也沖當著冰極島的臉面,來往之人想要入冰極島必然會路過玄冰城。

所以,玄冰城也是城了一個繁華的大城市,能夠擔任玄冰城的城主,必然是在跟冰極島的洛天加直系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而挑釁玄冰城,無疑是在挑釁冰極島的洛家,這麼多年來也有人在玄冰城撒野,但是撒野之人,即使是從玄冰城逃脫,但是也沒有逃脫冰極島的追殺,最後沒有落下什麼好下場。

而此時,已經多少年沒有受到挑釁的玄冰城的洛家,如今正被幾個年輕人赤裸裸的打臉,人們很是好奇,這幾個年輕人身後到底有著什麼樣背景,才不怕冰極島這樣的龐然大物。

時間緩緩的流逝,一刻鐘后,在人們期待的目光之下,一股強大的壓力在人群外升起,彷彿能夠將整個人群吞沒一般,加上玄冰城本就是寒冷,讓眾人不由的縮了縮脖子。

「來了么?」洛天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強悍的神識如同潮水一般朝著遠處散去。

神識當中一夥如同海浪一般的氣勢衝進了洛天的神識當中,讓洛天的眉頭不由的更加緊皺起來。

神識中,一名頭法半白的老者,臉上帶著冰冷的殺意走在人群的最前方,身後兩名看似跟老者同樣年齡的老人也是面色陰沉的走著,三名老者身後,將近一百名化骨境的強者,臉上帶著滔天的戰意,整齊的跟在三人的身後,一看便是受過訓訓練的強者。

「我草,我怎麼感覺簍子桶的有點大了!」徐離子益臉上也是收起了玩味,破口大罵起來。

「有些麻煩了!」洛心中也是暗嘆,沒想到一個小小的玄冰城便有如此實力,這股勢力若是放在北域,足以經抵的上飛雲門了,甚至比飛雲門更加恐怖。

陳戰鏢卻是不知道兩人在說什麼,撓了撓頭,本能上的直覺讓他感覺到自己有著危險,但是一向對徐離子益信任有佳的他,並沒有往心裡去。

所有人驚顫的目光之下,三名老者臉色陰沉的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人群自行散開,讓出了一條寬敞的大路,生怕被為首的三名老者隨手一巴掌拍死過去。

「大爺爺,快救我!」彷彿是看到了希望一般,洛浩修大聲的呼喊起來,臉上露出一絲猙獰看向洛天四人。

李興發瞬間癱倒在了地上,臉上帶著驚恐,這一百多人,隨便一個都能夠輕易的踩死自己,李興發甚至有些後悔和洛天同路了,若是自己,肯定會沒人在乎自己這個螻蟻般的煉體七重。

「你們是誰,為和在這玄冰城挑釁我們洛家,是誰給你們的膽子!」為首的老者面色陰沉著沒有理會倒在地上的洛浩修。

「大哥和他們廢什麼話,直接殺了就是,我就不信,誰還敢動我們!」身後一名老者臉上露出不耐煩,開口說道。

「殺……」聽到老者的話,身後一百多名化骨境的強者紛紛低吼一聲,氣勢直衝雲霄,滔天的殺意壓向了洛天四人。

洛天和徐離子益雙目凝重,他們忌憚的不是這三名老者,而是身後那一百名化骨境的強者,他們能夠感覺到這一百名化骨境的強者,彷彿是一體一般,有著一股莫名的默契。

洛天隨手將癱倒在地上的李興修收進了納靈之中,單單剛才那一百多名化骨境的強者散發的氣勢,李興修就絕對承受不住。

「恩?」看到洛天這一手,為首的三名老者臉上露出疑惑之色,身處南域,坐擁玄冰城,而且跟冰極島的主系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三人也算是見過無數的珍寶,但是還真的沒見過這樣的寶物。

「你們是哪個宗門的?」為首的老者臉似乎感覺這三人是某個大宗門的弟子,這些事情還是先問清楚好,否則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我們啊,我們就是劫道的,跟你這個孫子有些衝突而已,知道你們洛家很有錢所以嘍,畢竟我們也是要吃飯的嗎,你就抬抬手,扔個一億元氣石出來,你的孫子我們就會放了!」徐離子益,一把抓住了洛浩修這個籌碼,開口威脅起來。

「這……」看到徐離子益現在還如此淡定,周圍看熱鬧的人們臉上露出一絲詫異,沒想到,到了現在,這主還想著威脅人家,讓人家掏錢贖人。

「找死!」身後的兩名老者看見徐離子益如此囂張臉上露出憤怒的神色,身上的殺意如同實質一般朝著洛天三人壓去,元靈後期的氣勢也陡然散發而出,腳下蹬地,瞬間出現在了元靈子益的身前。

「回去吧……」陳戰鏢龐大的身軀,擋在了徐離子益的身前,一拳轟出,擋住了兩人的攻勢。

「蹬蹬蹬……」兩名老者身形被震退,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而沒有出手的那名老者也是一臉的凝重看向陳戰鏢,沒想到自己的兩個兄弟居然被一個身上沒有元氣波動的小子給震退。

「老夫給你們三個呼吸的時間,放了浩修,在給洛家道歉,此事算是了了,否則今日只能將你們三人留下了!」為首的老者,臉上露出冰冷,寒聲開口。

「你們洛家都是這麼不講道理么?」洛天站了出來,臉罩寒霜,目光冰冷的看著老者。

「一個呼吸……」彷彿沒有聽到洛天的話,冰冷的聲音從老者的口中傳出。

「噗……」看到老者沒有搭理自己,洛天嘴角微微翹起,裂天槍落在了手中,一槍刺透了洛浩修的咽喉。

洛天如此乾脆的擊殺了洛浩修,讓周圍的人們紛紛倒吸了口涼氣,沒想到這三個主,一個比一個強勢,現在居然擊殺了洛家的人,但是人們也不由的目光帶著憐憫看向了三人,隨著洛浩修的慘死,三人和洛家的矛盾,已經不可調和! 第五百二十七章天心冰陣

洛天的這一舉動甚至讓徐離子益都是一愣,隨後便輕輕笑了笑,輕輕的握了握拳,心中暗嘆:「看來今天是不能善了了!」

「怕了么?你們也可以先走!」 魅影隨 洛天臉上露出笑意沖著徐離子益開口。

「吃人家的嘴短啊,誰讓我這個傻弟弟,吃了你的飯了呢,記得,打完在請我這弟弟在吃頓飽的!」徐離子益開口,沒有絲毫退縮的意思。

「吃飯,吃飯,吃完飯打架,這是我最喜歡的事情了!」陳戰鏢沒心沒肺的大喊起來。

周圍看見三人如此輕鬆,不由的紛紛向後退去,畢竟元靈境戰鬥,不是他們能夠接觸的,光是餘波,他們便承受不起。

「小子,你們這是在找死,還從來沒有人在我玄冰城鬧事之後輕易的離去!」看到洛浩修被殺,老者聽下了數數,臉上露出猙獰之色。

倒不是老者特別在乎洛浩修的生死,而是洛天這麼做,無疑是在他的老臉之上結結實實的扇了一個耳光。

「殺……」事到如今,也沒什麼好說的,老者身化長龍,朝著洛天衝去。

而兩外兩名老者則是臉上露出殺意,分別沖向了徐離子益和陳戰鏢。

「區區單一屬性的元靈後期,也敢朝我出手!」洛天冷笑一聲,裂天槍在手,七色元氣在身前涌動,金石為開一槍刺出。

「七屬性!」躲在遠出圍觀的眾人,臉上露出驚詫的神色,看著彷彿身批綵衣的洛天,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此人絕對是某個大宗不出世的天驕!」人們驚嘆,想不出如此絕世體質會是一個山野之修。

老者的身形也是微微一頓,如同鷹眼一般的雙目微微一縮,手下一把長劍落在了手中,同樣一劍刺出。

長槍和長劍發出嗡鳴之聲瞬間碰撞在一起,讓圍觀的人們紛紛再次倒退了幾步。

「老狗來天上,省的傷及無辜!」洛天冷哼,元氣翅膀伸出,飛到了幾千丈的高空之上,等待著老者的到來。

「怕你不成!」老者本就有此意,畢竟玄冰城是他的產物,破壞一點,都會讓他心疼不以。

身後淡藍色的翅膀微微一顫身形瞬間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在飛行的過程中,老者一掌拍出。

「驚濤拍岸……」老者臉上露出一絲狠色,武技迸發,整個手掌暴漲了數倍,傳出陣陣海浪的聲音,帶著驚人的氣勢,拍向洛天。

「區區玄級高階的武技,也想傷我?」洛天嘴角微微翹起,沒有理會那驚人的手掌,封天六步踏出瞬間出現在了老者的身前,一拳滅生。

「砰……」洛天身影同鬼魅一般,閃過了老者的手掌武技,拳頭狠狠的砸在了老者的胸口之上。

「好快的速度!」老者臉上終於露出了認真之色,本來他以為以自己元靈後期的修為,拿下洛天不是問題,但是現在看來,自己錯了。

「終於拿我當成同等級的對手了么?還不一定誰拿下誰呢!」洛天眼中發出耀眼的精光,封天步再次踏出,出現在老者的身前。

「嘩啦啦……」但是,一拳轟出之後,老者的身影卻是陡然化成了一灘水跡,落下了空中。

「恩?假的?」洛天眉頭微微皺了起來,感覺到身後勁風涌動,眼中微微一凝,轉過頭,一隻遮天的大手瞬息而至,狠狠的拍在了自己的身上。

「噗……」猝不及防之下,洛天整個人被大手拍飛,口中鮮血噴出。

身形飛出了百丈的範圍,洛天停下身軀,心中暗嘆,不愧是元靈後期的強者,也不愧是冰極島的洛家,手段的確不少。

「小子,立下血誓,效忠我洛家一千年,今天我便不追究!」老者的身影淡淡的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就憑你,也配!區區元靈後期,我又不是沒戰過!」洛天冷哼一聲,氣勢再次滔天而起,裂天槍轟鳴而出,三式裂天槍技瞬間爆發,轟向了洛家老者。

「鏡花水月!」老者臉上露出一絲不屑,身形再次化成了一道水跡,消失在洛天的視線當中。

看到老者的消失,洛天冷哼了一聲,嘴角微微彎曲,冰冷的聲音在洛天的口中傳出:「攝,魂,印!」

無形的攝魂印,帶著恐怖的波動,從洛的手中飛出,朝著虛空飛去。

「砰……」一道輕微的響聲響起,洛家老者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臉色有些慘白,顯然是被攝魂印擊中所至。

同時,老者臉上也是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不明白洛天是怎麼找到自己的。

「愧你還是元靈後期的強者,神識強度,僅僅達到煉虛中期,也敢在我面前玩遁術!」洛天大聲嘲笑起來,不想給老者喘息的機會,五行相生人王印飛速打出。

與此同時洛天再次飛速變化起來,整個天空都隨著洛天雙手的變化,變的沉重起來。

老者一拳擊穿了人王印,剛剛喘息一口氣,便感覺到天空之上傳出了陣巨大的壓力,讓老者臉上不由得微微一凝。

「不能讓他成功!」老者心中不由的一陣驚顫,看向天空。

話音落下,老者的身形如同一道海浪直接沖向了洛天,手掌接連揮出,分別拍向洛天和天空中已經露出五分之四大小的開天印。

「開天!」洛天眼中露出一絲冷淡,低吼一聲,雙手狠狠的往下一下。

轟隆隆,虛空之中傳出陣陣的轟鳴之聲,讓躲在遠處圍觀的人們心中顫抖,目光敬畏的看向天空中已經完全顯露出的金色大印。

下一瞬間,金色的大印帶著天威,緩緩的向下移動,與洛家老者拍出的元氣手掌觸碰。

「砰……」淡藍色的元氣大手,剛剛接觸開天印的一瞬間,便被強大的威壓衝散。

沒有絲毫停頓,開天印下一瞬間便出現在了老者的上空,讓老者移動中的身形,猛然一頓,臉上露出驚異。

而洛天則是嘴角微微翹起,裂天槍在手,三式裂天槍技,穿破老者的元氣大手。

「該死!」老者低吼了一聲,目光陰沉著沖著身下的一群化骨境的洛家強者開口:「結天心冰陣!」 第五百二十八章凍結

聽到老者的話,洛天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看向地面上洛家的一百名化骨境的強者。

「殺……」老者的話音落下,一百名化骨境的強者,低吼一聲,冰冷的肅殺之氣衝天而起,直衝天際,一百名化骨境的強者,身上紛紛亮起了淡藍色的光暈。

而下一瞬間,開天印已經攜帶著滔天之威,衝擊到了被開天印壓制的行動緩慢的老者頭上。

老者臉上露出驚恐,手中一拳一拳的揮出,不斷的朝著金色的大印擊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