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我可以去找小五嘛。」駕馭著遁天飛舟向前飛著的時候,秦昊忽然笑著說道。

說完之後,秦昊雙手結印,寶瓶印瞬間結出,施展出了前字秘,隨即神秘力量降臨在秦昊身上,秦昊趕緊推演起了飄渺仙子的所在,不久之後,秦昊改變了遁天飛舟的方向,向著推演出的方向飛去。

巨石天域,這是一個極為特殊的天域,因為在這個天域之中到處都是一塊塊龐大的難以想象的巨石,並且浩瀚無邊,遠遠看去就好像是一片巨石森林一般,一顆顆混沌古星就像是一粒粒砂礫一般散落在這片巨石森林之間,並且在這片巨石森林中環繞著一絲絲霧氣,使得這片巨石森林顯得十分神秘。

曾經有無數各個境界的修士探索過巨石天域,只不過不管是什麼境界的修士,進入了這片巨石森林之後就再也沒有從其中走出來,也不知道是在其中隕落了,還是迷失在了其中,反正關於巨石森林中到底有什麼,至今都沒有人知道。

秦昊推演飄渺仙子的蹤跡,卻發現飄渺仙子就在巨石天域,於是秦昊就駕馭著遁天飛舟向著巨石天域飛來,他如今的遁天飛舟可是盤族最頂級的,飛行速度比以前的遁天飛舟不知道快了多少倍,沒有用多長時間就來到了巨石天域。

「還真的很像一片森林啊。」望著前方無邊無際的巨石,秦昊輕聲說道。

正如秦昊所說,眼前那一塊塊比混沌古星都要龐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巨石懸浮在天地間,無邊無際,遠遠看去還真是像一片森林,只不過其間都是迷霧,秦昊也看不清楚裡面有什麼,但這巨石天域給秦昊的感覺很不好,其中似乎蘊含著巨大的危險。

「小五啊,你怎麼跑這裡來了呢?真是不乖!等我找到你了一定要懲罰你!」看著遠處的巨石深林,秦昊輕聲說道。

雖然感覺巨石森林內蘊含著極大的危險,不過秦昊這次可是來尋找飄渺仙子的,就算其中蘊含的危險再怎麼強烈,秦昊也都是要進去的,況且在昊天塔內閉關百萬年,秦昊如今的混沌神體蘊含的永恆之意更進了一步,加上可以無限涅槃重生,秦昊還真是無懼任何危險。

「小五,我來啦!」秦昊向著巨石森林內大吼了一聲。

隨即秦昊大笑了一聲,收起了遁天飛舟就向巨石森林內飛去,沒有多久就進入了巨石森林,周圍迷霧重重,秦昊極力催動天眼通,卻也只能看清前方不遠的一切,更遠的地方就怎麼也看不清了,這讓秦昊更加謹慎了起來,儘管無懼任何危險,但秦昊也不想平白無故就被斬殺了。 秦昊向著巨石森林內走去,開始的時候因為前方的迷霧實在是太詭異,秦昊怎麼催動天眼通居然都沒辦法看清遠處的景象,所以秦昊走的十分小心,只是隨著秦昊向前走了很長時間也沒有遇到什麼危險,秦昊就放鬆了起來。

「這地方還真是奇怪,難道除了迷霧之外就什麼也沒有了嗎?」秦昊看著無窮無盡的迷霧,輕聲說道。

只不過就在秦昊的話剛落下,就被前方的景象嚇了一跳,因為就在秦昊正前方的一塊龐大巨石上居然趴著一頭巨大無比的飛禽,這隻飛禽一身黑色利劍般的羽毛,鋒利的爪子緊緊的抓著那塊巨石,看模樣應該是一隻蒼鷹,只不過這體型實在是太大了,要知道那塊巨石都要比一顆混沌古星龐大很多倍來了,而這隻蒼鷹居然比巨石還要龐大。

看見這隻蒼鷹的時候,秦昊還真是嚇了一跳,他還是第一次看見如此龐大的蒼鷹,只是讓秦昊有些疑惑的是這隻蒼鷹身上居然一絲生機都沒有,很顯然已經不知道死了多長時間了,只不過在這隻蒼鷹身上沒有一絲腐朽,那一根根光滑油亮的羽毛就好像是這隻蒼鷹還活著一般。

當然,雖然有些疑惑,不過秦昊對這隻蒼鷹可沒什麼興趣,於是就向前走去,然而就在秦昊邁步向前的瞬間,這隻應該死去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蒼鷹忽然睜開了眼睛,在一剎那間,浩瀚澎湃的血氣便從這隻蒼鷹身上爆發了出來,鋒利的雙爪向身下的巨石一抓,咔嚓一聲,這塊比一顆混沌古星都要龐大了很多倍的巨石居然就被蒼鷹給抓裂了。

「他娘的,怎麼這麼大的力量?」看見這一幕的秦昊頓時大叫了起來。

那可是比一顆混沌古星都要龐大很多倍的巨石啊,就算是以秦昊如今的肉身力量,雖然全力一擊也可以打碎,卻根本不可能做到跟這隻蒼鷹這樣的輕鬆,這隻蒼鷹只是隨意的抓了一下,便將巨石抓裂了,這讓秦昊心中驚駭,要有多麼龐大的肉身力量才可能做到這樣的地步啊。

當然,秦昊現在沒時間追究這個,因為那隻飛起來的蒼鷹已經向他撲來了,見狀,秦昊反手將背在背後的天帝劍抽了出來,催動神力灌注其中,直接就施展出了大衍一劍。

在昊天塔內閉關百萬年,秦昊除了每時每刻凝聚神力之外,最多的時間就是在修鍊大衍一劍,參悟五源劍意,如今秦昊的劍意已經達到圓滿境界,只是因為秦昊還沒找到屬於他的劍道,所以才沒有能夠踏入劍道境界,而為了能夠找到屬於他的劍道,秦昊不再將天帝劍收起來,而是背了起來。

將天帝劍背在身後,這樣就能夠無時無刻的體悟天帝劍內蘊含的劍意,秦昊覺得自己的劍道肯定與天帝劍有關,這樣時刻的參悟肯定可以加快他找到屬於自己的劍道,這就好像是一個普通的凡人劍客,如果能夠每天練劍,甚至連睡覺都抱著寶劍,也能夠修鍊出絕世劍道。

大衍一劍施展出來,天帝劍直接刺在了蒼鷹的巨爪之上,轟隆一聲驚天巨響,隨即秦昊就感覺到一股強悍的難以想象的巨大力量向著自己轟了過來,直接就撞在了他的身上,隨後砰地一聲,秦昊的肉身直接就變成了一團血霧。

下一刻,造化天門出現,秦昊從造化天門內走了出來,臉色卻十分難看,他在昊天塔內修鍊了足足百萬年,大衍一劍已經被秦昊徹底掌握,以秦昊現在生死境九重天圓滿境界的神力,施展出來的大衍一劍,秦昊相信就算是宇宙境小成境界的修士都擋不住!

然而這隻蒼鷹居然擋住了他的這一劍,並且還只是用的肉身力量,這讓秦昊心中充滿了驚駭,這需要多麼強大的肉身和力量才能夠做到這一點啊,看著前方的蒼鷹,秦昊的臉色變的極為凝重了起來。

不過讓秦昊沒想到的是那隻蒼鷹在給了秦昊致命一擊之後便又落在了一塊巨石上面,然後身上的血氣力量和生機迅速消散再次變得毫無生機,彷彿死了不知道多少歲月一般,看見這一幕的秦昊雙眸一縮,滿臉的不可思議。

「這居然是一個傀儡?」秦昊震驚的大叫。

由不得秦昊不震驚,他怎麼都沒想到這樣一個力量堪比宇宙境大成境界修士的蒼鷹,居然是一個傀儡,這究竟是什麼人才能夠做到這一點啊?難道是道君?也只有道君境界的強者才能夠有這樣的力量吧!

「看來傳說竟然是真的,縹緲宮還真的有道君存在。」看著前方毫無生機的蒼鷹,秦昊輕聲說道。

各個天域的修士都一直在傳縹緲宮有合道成功的道君,只不過從來沒有被證實過,一來沒有人知道縹緲宮在何處,二來就算是有人闖進了巨石天域,有這樣的一個蒼鷹傀儡攔路,想要到達飄渺宮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秦昊是因為推演飄渺仙子的所在,所以才找到了巨石天域,一般修士哪裡會想到飄渺宮會在這裡呢。

看著前面的那隻蒼鷹,秦昊皺著眉頭,想著要怎麼才能夠戰勝它,要不然的話他可沒辦法進入巨石森林,找到縹緲宮的所在,只是這蒼鷹傀儡的歷練實在是太強大了,以秦昊現在的神力根本就沒辦法戰勝它,除非是使用造化天門。

但是秦昊並不想用造化天門,儘管造化天門是秦昊的本體,但是在秦昊的眼中,造化天門依舊是一件世界秘寶,他不希望自己太依賴造化天門,如果遇到困難就找造化天門,那他還能得到什麼磨練呢?

「傀儡也應該算是神兵吧?那是不是也可以用兵字秘呢?」看著前方的蒼蠅傀儡,秦昊忽然眼睛一亮,輕聲說道。

越想越覺得可行,秦昊大笑一聲,隨即再次向前走去,同時雙手結大金剛輪印,催動了兵字秘,向著蒼鷹傀儡狠狠地籠罩而去。

【三月最後一天,求月票清倉,多謝兄弟姐妹們這個月的支持,祝大家萬事如意,開心每一天!】 當秦昊剛向前邁步的時候,趴伏在前方一塊巨石上的蒼鷹傀儡就再次復活了,渾身浩瀚氣血衝天,長嘯一聲,再次向著秦昊沖了過來,而與此同時,秦昊也施展出了兵字秘,那一股神秘力量被秦昊操縱著向蒼蠅傀儡籠罩了過去,這讓秦昊心中充滿了期待,等待著蒼鷹傀儡被控制的那一刻。

「他娘的,竟然沒用!」忽然,秦昊大吼一聲,轉身就逃。

上次秦昊施展兵字秘直接就將周青上萬件的神兵給控制了,所以秦昊覺得蒼鷹傀儡也一定可以輕而易舉就被他操縱,然而事實與他預料的差了太多,當秦昊操縱兵字秘力量向蒼鷹傀儡籠罩過去的瞬間,蒼鷹傀儡確實是停頓了那麼一瞬間,但是下一刻就已經掙脫了兵字秘力量的束縛,向秦昊直接撲了過來。

這讓秦昊心中十分失望,這兵字秘不是號稱可以操縱天地間一切秘寶神兵的嗎?怎麼遇到蒼鷹傀儡就不管用了呢?不過這事兒卻是秦昊誤會了,兵字秘的確是可以操縱天地間的一切秘寶神兵,但是那些秘寶神兵必須要誕生了意識才行,只有這樣的秘寶神兵才能夠被兵字秘操縱,而蒼鷹傀儡卻明顯不屬於這樣的秘寶神兵。

出現在秦昊面前的蒼鷹傀儡雖然擁有極為強大的氣血,卻已經被抹殺了所有的意識,然後用秘術煉製成了傀儡,否則要是有一絲殘留意識存在,蒼鷹傀儡也沒辦法煉製成功,就算成功了,在那一絲殘留意識的影響下,在操縱的時候就不可能如指臂使,圓轉如意,所以必須要將這隻蒼鷹的所有意識都徹底抹殺。

正是因為這樣,蒼鷹傀儡雖然是一件秘寶,但兵字秘對它一點用也沒有,秦昊想要用兵字秘控制蒼鷹傀儡,那簡直就是自找苦吃,而實際上正是如此,秦昊轉身向前遁去,本來以為他的速度足以逃過蒼鷹傀儡的追殺,卻沒想到就在下一瞬間,蒼鷹傀儡的巨大利爪便直接抓在了他的背上,砰的一聲,秦昊再次化作了一團血霧。

龐大的蒼鷹傀儡再次斬殺了秦昊之後就飛回了巨石之上,再次蟄伏了起來,下一刻,造化天門出現,秦昊從造化天門內走了出來,收起造化天門后遠遠的看著蒼鷹傀儡,心中思考著對付蒼鷹傀儡的辦法,秦昊此時越發確定縹緲宮就在這巨石天域之中,想要找到飄渺仙子那就必須闖進去。

只是這蒼鷹傀儡實在是太厲害了,秦昊要是不動用造化天門的話,還真是沒辦法鎮壓的住蒼鷹傀儡,這讓秦昊有些無奈,好在秦昊並不著急,反正他這次出來無非就是歷練的,尋找踏入宇宙境的機緣,所以就算是被蒼鷹傀儡擋在這裡,秦昊也沒有煩躁,耐心的向著對策。

然而這隻蒼鷹傀儡不僅肉身力量強的離譜,速度更是厲害,想要將其鎮壓還真是有些困難,秦昊心中不斷思索著對策,但是想出的每一個對策都被秦昊否定了,這讓秦昊不由得有些頭疼,難道就真的奈何不了蒼鷹傀儡了嗎?

秦昊想到的對策之中最靠譜的一個就是他踏入宇宙境,只要他領悟了時空神則,可以將神力寄託虛空,到時候秦昊就能夠在短時間內積攢到足夠鎮壓蒼鷹傀儡的神力,只不過秦昊就是因為暫時領悟不到時空神則,這才出來歷練的,所以這個對策還是不行。

「哼,本帝還就不相信奈何不了一隻小鳥!」到了最後,秦昊有些惱羞成怒的說道。

既然想不出對策,那就硬來,反正秦昊可以無限涅槃重生,就算是耗,秦昊也要將這蒼鷹傀儡耗死,所以秦昊直接抽出天帝劍,催動了全部神力,向著蒼鷹傀儡施展大衍一劍,這一劍刺出,頓時天昏地暗,浩瀚的劍光直奔蒼鷹傀儡而去,瞬間就激發了蒼鷹傀儡,使得蒼鷹傀儡復甦,再次向秦昊撲來。

以秦昊如今生死境九重天圓滿境界的全部神力施展出來的大衍一劍,一顆稍微小一些的混沌古星都能夠直接斬碎,但是劍光落在蒼鷹傀儡身上,卻只蕩漾起了一絲漣漪,卻是沒有能夠傷到蒼鷹傀儡,而就在下一刻,蒼鷹傀儡直接一爪子就將秦昊拍成了一團血霧,再次無情的將秦昊斬殺!

下一刻,秦昊從造化天門內走出,這一次,秦昊沒有收起造化天門,走出來之後就再次催動全部神力,又一次施展大衍一劍,向著蒼鷹傀儡刺去,毫無意外,結果自然是秦昊再次被蒼鷹傀儡斬殺,然而當秦昊從造化天門內走出來之後,秦昊又無比熱情的向著蒼鷹傀儡撲去。

就這樣,秦昊一次次的向蒼鷹傀儡撲去,雖然被斬殺了一次又一次,但是秦昊也不是沒有收穫,最起碼在一次次的被斬殺之後,秦昊對於大衍一劍的領悟更加深了,施展出來的大衍一劍也是威力越來越大,雖然還遠遠達不到將蒼鷹傀儡斬殺的程度,不過現在一劍刺出,也能夠讓蒼鷹傀儡掉兩根羽毛了。

砰的一聲驚天巨響,秦昊再一次被蒼鷹傀儡一爪子拍成了一團血霧,眼瞅著就要涅槃重生,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一團血霧在蠕動了一下之後,竟然慢慢的凝聚起來,沒有多長時間,秦昊便再次出現了。

「嗯?這是怎麼回事?」秦昊驚疑的看著自己,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秦昊很清楚這一次並不是涅槃重生,因為涅槃重生的過程是在秦昊被斬殺之後,所有的一切都會消散,只有這樣,秦昊才能夠涅槃重生,然而剛才的時候,秦昊被拍成血霧之後,那一團血霧還沒有消失,然後就開始凝聚,再次化作了秦昊,這讓秦昊十分疑惑,不清楚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難道是永恆?」秦昊輕聲自語。

這個念頭一起,秦昊的雙眼之中瞬間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光芒,臉上更是充滿了狂喜,如果真的是這樣,他可就賺大了! 上次在萬神山神府內,秦昊被萬神山之靈施展神通實現了血脈返祖,使得混沌神體擁有了一絲永恆之意,只不過這一絲永恆之意實在是太稀薄了,稀薄到秦昊根本就沒有將其當一回事兒,卻沒想到在被蒼鷹傀儡斬殺了不知道多少次之後,這一絲永恆之意居然爆發了,使得秦昊沒有經過涅槃重生便恢復了過來。

按照秦昊從萬神山之靈那裡了解到的情況,從永恆混沌中誕生的永恆一族的肉身永恆不滅,不要說是受傷了,即便是肉身四分五裂,化作了一團血霧,也能瞬間恢復正常,只要不是被其他永恆生靈吞噬煉化,擁有永恆之身的永恆生靈就永遠不會隕落。

秦昊先前的情況就是這樣,他雖然被蒼鷹傀儡拍成了一團血霧,卻因為體內蘊含著一絲永恆之意,這才能夠恢復過來,只不過所需要的時間太長,如果在這個時候對手對秦昊再進行攻擊的話,秦昊依舊是要徹底隕落,好在蒼鷹傀儡的智慧並不高,在將秦昊拍成了一團血霧之後就停止了攻擊,回去蟄伏去了。

站在虛空中,秦昊感受著體內的那一絲永恆之意,發現確實是比在萬神山神府內的時候強大了一些,而感受著這一絲永恆之意,秦昊漸漸激動了起來,他現在已經明白為什麼永恆之意會變強了,絕對是因為先前一次次的涅槃重生所造成的,這讓秦昊的臉上充滿了狂喜,終於讓他知道了怎麼提升永恆之意了!

在血脈返祖,混沌神體內蘊含了一絲永恆之意之後,秦昊也曾經思考過要如何才能夠提升體內的永恆之意,為此,秦昊嘗試了很多辦法,唯一有些用處的就是修鍊混沌天經,淬鍊體內神血,只不過這個辦法的收效實在是太小了,與之前緊緊經過數十次涅槃重生便能夠提升永恆之意,差的簡直太多了。

秦昊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經歷一次次涅槃重生會讓體內的永恆之意變強,但這事兒對秦昊來說絕對算得上天大的好事兒,因為隨著秦昊一次次的涅槃重生,混沌神體內蘊含的永恆之意會越來越強,這樣一來,秦昊以後說不定就不需要涅槃重生了,就算是被人打得四分五裂,也能夠瞬間就恢復正常。

當然,想要達到那樣的境界,混沌神體內蘊含的永恆之意必須要極為濃厚才行,對於這一點,秦昊還是很清楚的,所以秦昊也沒有好高騖遠,反正他可以無限涅槃重生,即便是不能夠像永恆生靈那樣瞬間恢復一切傷勢,卻也沒什麼好擔心的,相對秦昊來說,混沌神體內蘊含的永恆之意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

不過這樣的錦上添花自然是越多越好,感覺著體內蘊含的那一絲永恆之意,秦昊再次看向了前方的蒼鷹傀儡,長嘯一聲,秦昊催動體內全部神力,再次施展大衍一劍,向著蒼鷹傀儡刺去。

砰,秦昊被蒼鷹傀儡一爪子拍成了一團血霧,然而血霧並沒有消散,而是虛空中一陣蠕動,過了一會兒之後,秦昊便出現在了虛空中,隨即秦昊便毫不猶豫的催動全部神力向著蒼鷹傀儡撲去,再次與蒼鷹傀儡大戰了起來,儘管還是被一次次斬殺,但是秦昊的熱情卻越來越高漲了起來。

這是因為秦昊發現以永恆之意恢復竟然是比涅槃重生所獲得力量更強,不僅是力量,以永恆之意恢復過來之後,秦昊發現永恆之意也會隨之增強,相對於通過涅槃重生獲得的提升,這個方法似乎更快,更強一些。

於是秦昊的熱情自然更加高漲了,一次次的向蒼鷹傀儡撲去,雖然被斬殺的次數不斷增多,但是秦昊在這個過程中的收穫更多,不僅對大衍一劍的領悟更加深厚,更是使得神力不斷提升,混沌神體內的永恆之意不斷變強。

相對於秦昊的志得意滿,蒼鷹傀儡就顯得有些慘了,雖然蒼鷹傀儡還是一次次成功的將秦昊斬殺,但是蒼鷹傀儡也因此要一次次的付出代價,先是身上的羽毛一根根被秦昊斬落,到了最後,秦昊一劍刺出竟然能夠在蒼鷹傀儡身上留下傷口了。

儘管因為蒼鷹傀儡沒有絲毫意識存在,所以並不會感受到疼痛,但是被秦昊一次次的創傷之後,蒼鷹傀儡的力量也在不斷減弱著,優勢正在一點點的向著秦昊傾斜,也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大戰之後,秦昊一劍刺出,直接就洞穿了蒼鷹傀儡的腦袋,而就在下一刻,蒼鷹傀儡直接四分五裂,化作了無數碎片。

站在虛空中,秦昊大口喘著氣,想著之前被蒼鷹傀儡斬殺了數百次,秦昊不由得苦笑了一聲,要不是因為擁有無限涅槃重生之力,再加上後來爆發的永恆之意,秦昊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對付這隻蒼鷹傀儡了,這縹緲宮的底蘊還真是夠深厚的啊,僅僅是一個蒼鷹傀儡,就能夠擁有如此力量。

不過好在終於是解決了蒼鷹傀儡,秦昊背起天帝劍,向著巨石森林內走去,只不過還沒有走多遠,秦昊就憤怒的大吼了起來,「他娘的,還有完沒完了?」

只見就在秦昊前方的一塊巨石之上,一條纏繞在一塊龐大巨石上的黑蛇擋住了秦昊的去路,這條龐大黑蛇雖然沒有絲毫生機,但是秦昊知道這條黑蛇絕對也是一個傀儡,並且所擁有的力量比蒼鷹傀儡強大太多了。

「小五啊,見你一次還真是不容易啊。」秦昊無奈的說道。

話落,秦昊再次催動全部神力,施展大衍一劍向前刺去,既然已經走到了這裡,秦昊自然沒有放棄的道理,雖然覺得有些煩,但是這樣的戰鬥也能讓秦昊獲得好處,所以秦昊還是以最大的熱情沖了上去。

就在秦昊出手的瞬間,黑色巨蛇忽然睜開了眼睛,血紅的光芒一閃之後,浩瀚的血氣就從黑蛇身上爆發出來,接著,黑蛇張開大嘴就向秦昊咬了下來。 兩年之後,秦昊終於站在一座龐大的宮殿前面,回想著這兩年的一次次大戰,秦昊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一絲苦笑,他是萬萬沒想到縹緲宮會有這麼多的強大之極的傀儡,在秦昊解決了那條黑色巨蛇傀儡之後,接著又遇到了雪貂傀儡,九眼蟾傀儡和血蛟傀儡,尤其是最後的血蛟傀儡,足足耗費了秦昊一年多時間才終於將其解決了。

儘管前後耗費了兩年多的時間,不過秦昊獲得好處也不小,原本以為生死境九重天圓滿之後,秦昊的神力已經不可能提升了,卻沒想到經歷了這一場場大戰之後,秦昊的神力居然提升了一大截,不過這還不算什麼,最關鍵的是經過一次次大戰,混沌神體內的永恆之意變強了很多。

在最開始的時候,秦昊被那些傀儡斬殺之後,前後需要足足一刻鐘才能夠恢復如初,但是隨著混沌神體內的永恆之意一點點的增強,秦昊所需要的時間自然也就越來越少,儘管距離剎那間恢復如初的恐怖程度還差的很遠,不過只要永恆之意一直變強下去,秦昊相信總有一天會達到那樣的程度的。

站在縹緲宮前方,秦昊向前看去,只見這座龐大的宮殿大門緊閉,而在大門兩側卻是各自站著兩個十丈高的石人,左邊的石人手中握著長劍,右邊的石人手中握著長刀,模樣都十分兇猛,而看著這兩個石人,秦昊心中嘀咕,這兩個石人不會也是傀儡吧?

不過已經走到這裡了,就算這兩個石人是傀儡,秦昊也必須要向前闖了,所以秦昊直接邁步向前面走去,只不過就在秦昊剛剛邁出第一步的時候,縹緲宮大門兩側石人的眼睛忽然射出一道灰濛濛的光芒,隨即兩個石人便分別舉起長劍,長刀向秦昊劈了下來。

「他娘的,還真是啊!」看見兩個石人動了,秦昊頓時就怪叫了一聲,然後轉身就向後退去。

先前遇到的那些傀儡雖然也都很強大,但是最強的也不過是宇宙境大成境界,但是這兩個石人先前一瞬間爆發出來的力量竟然堪比宇宙境大成境界,要不是因為他們是傀儡,無法掌控天地神則,否則他們擁有的力量將會更加可怕。

秦昊雖然經過前面的一次次大戰,體內神力提升不少,但也就是堪堪能夠與宇宙境大成境界的修士相比,如今面對的是擁有宇宙境圓滿境界的兩個石人傀儡,秦昊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甚至連一點戰鬥慾望都沒有。

「哈哈,真是活該,讓你弄壞了我那麼多玩具!」就在秦昊倉皇逃竄的時候,一個銀鈴般的聲音在秦昊耳邊響起。

聞言,秦昊一邊向前逃竄,一邊向後看去,只見縹緲宮的大門不知道什麼時候打開了,而在大門前面站著一個看年紀只有七八歲的小女孩兒,先前的話自然是小女孩兒說的,顯然,這個小女孩兒說的那些玩具就是先前秦昊毀掉的那些傀儡。

兩個石人傀儡雖然各自握著長劍,長刀向秦昊劈了過來,但是當秦昊逃出縹緲宮之後,那兩個石人卻是直接收起了長劍,長刀,又回到了各自的位置,繼續守護起了縹緲宮,見狀,秦昊鬆了一口氣,隨即看向了那個小女孩兒。

「小妹妹,我是來找飄渺仙子的,你能不能幫哥哥把她找出來啊?」秦昊擠出滿臉笑容,向小女孩兒說道。

出現在秦昊眼前的這個小女孩兒雖然只有七八歲的模樣,但是修為卻很恐怖,居然已經是生死境一重天的高手了,以這樣的年紀便擁有如此恐怖的修為,這讓秦昊對於縹緲宮的底蘊更加震驚起來。

小女孩兒聽了秦昊的話,卻是將小腦袋兒一揚,向秦昊說道,「本姑娘就是飄渺仙子啊,不過本姑娘不認識你,你還是趕緊走吧,對了,你把我的玩具都弄壞了,你可是要賠償的。」

秦昊聽了小女孩兒的話,頓時就不樂意了,板著臉向小女孩兒說道,「小姑娘,說謊話可不是好孩子哦,你怎麼是飄渺仙子呢?我又不是沒見過飄渺仙子。好了,別鬧了,趕緊去幫哥哥找飄渺仙子出來,哥哥我還等著娶她回去呢。」

「哼,我怎麼就不是飄渺仙子啦?你給本姑娘挺好了,本姑娘就是飄渺仙子,如假包換,你不信就算了!」小女孩兒聽了秦昊的話,也是很生氣,撅著嘴,大聲向秦昊說道。

聽了小女孩兒的話,秦昊卻是糊塗了,這個小女孩兒是飄渺仙子,那他在萬神山遇到的飄渺仙子又是誰呢?其實這只是秦昊不了解縹緲宮而已,縹緲宮每一代傳人都叫飄渺仙子,這是所有縹緲宮弟子在外面行走之時共同的稱呼,卻並不是縹緲宮弟子的名字。

「好吧,就算你也是飄渺仙子,不過我找的不是你這個飄渺仙子,我找另外一個飄渺仙子。」秦昊聽了小女孩兒的話,十分無奈的說道。

小女孩兒聽了秦昊的話,冷哼了一聲,說道,「本姑娘管你找誰,縹緲宮不允許臭男人進來,況且你還將我的玩具都弄壞了,本姑娘更不會讓你進了,你還是趕緊賠償本姑娘的損失,然後趕緊離開,省的本姑娘生氣,讓你好看!」

秦昊聞言,自然是十分鬱悶,有心硬闖吧,那兩個石人傀儡又太厲害,秦昊如今的修為是真的沒辦法對付這兩個石人傀儡,不過都走到這裡了,要是現在離開,秦昊還真是不甘心,只不過該如何才能夠收服這個小女孩兒,讓她放自己進去呢?秦昊還真是沒辦法了。

「好吧,小姑娘,你說你要怎麼樣才肯幫我去找人,只要你說出條件,我一定滿足你。」秦昊最終只能無奈妥協。

聽了秦昊的話,小女孩兒立刻雙眼一亮,嘿嘿一笑,隨即向秦昊說道,「讓我去幫你找安然姐姐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你要將你瞬間恢復傷勢的神通教給我。」 秦昊聽對面的小孩兒說要他傳授傷勢瞬間恢復的神通,心中頓時一凜,原來自己前面和那些傀儡大戰的事情竟然都被別人看在眼裡,不過轉念一想,秦昊就坦然了,那些傀儡之所以能夠與他大戰,當然是受到縹緲宮弟子的操縱,所以縹緲宮弟子知道自己先前發生的事情也很正常。

況且就算是縹緲宮弟子看見了之前發生的事情,秦昊也一點也不在意,反正不管是涅槃重生,還是永恆之身,縹緲宮的人都沒辦法從秦昊手中搶去,所以在聽了小女孩兒的話后,秦昊笑了笑,然後向小女孩兒說道,「原來你想要這個啊,簡單,只要你將安然找出來,我馬上就傳授給你。」

直到這個時候,秦昊才知道他尋找的飄渺仙子叫安然,只不過讓秦昊失望的是小女孩兒聽了秦昊的話卻搖了搖頭,然後向秦昊說道,「不行,你要先將那個神通傳授給我,你不是好人,要是我將安然姐姐找了出來,你卻不將那個神通傳授給我,那我豈不是虧了?」

聽了小女孩兒話,秦昊心中這叫一個氣啊,他堂堂天庭天帝,怎麼就不是好人了呢?要不是因為有兩個石人傀儡在面前,秦昊真想將這個小女孩兒抓過來狠狠打屁股,而現在秦昊卻是沒有絲毫辦法,只能繼續妥協。

「好吧,既然你這麼誠心要跟我學神通,那就先拜師吧,只要你入了我的門下,我自然會將神通傳授給你,偷偷告訴你,我可是從來沒有收過弟子的,你可是撿了大便宜了。」秦昊一臉笑意的向小女孩兒說道。

小女孩兒聽了秦昊的話,頓時就愣了,她還以為秦昊真的答應將瞬間恢復傷勢的神通傳授給她呢,結果聽到了最後,秦昊居然讓她拜秦昊為師,這讓小女孩兒氣得哇哇大叫,向秦昊大吼,「好啊,你居然敢戲弄本姑娘,哼,我左青青生縹緲宮弟子,死是縹緲宮的鬼,休想讓我拜你為師,你給本姑娘滾!」

「別啊,你看你生什麼氣啊?咱們這不是在商量嘛,你要是不同意,咱們還可以再換條件,反正要咱們兩個都滿意才行,誰都不能吃虧。」秦昊聽了自稱左青青的小女孩兒的話,笑著說道。

左青青聽了秦昊的話,撇撇嘴,然後向秦昊說道,「哼,本姑娘果然沒看錯,你就不是個好人,本姑娘好心勸你趕緊走吧,就你這樣的,安然姐姐才不會看上你呢,再說了,我們縹緲宮弟子從來都是終身不嫁的,你想要娶安然姐姐,就簡直就是痴心妄想。」

「看不看得上不是你說了算的,萬一你安然姐姐還就真的看上我了怎麼辦呢?」秦昊聽了左青青的話也不生氣,依舊是一臉笑意的回答,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左青青聽了秦昊的話,看了一眼秦昊,說道,「你就別做夢了,安然姐是我們縹緲宮天賦最好的弟子,我們宮主已經決定讓她做下一代宮主了,你想要娶安然姐姐,還是等下輩子吧!」

聞言,秦昊心中一緊,不過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向左青青說道,「青青,我是不是在做夢,你去將安然叫出來不就知道了,只要安然說不會嫁給我,我馬上就走。」

「哼,還怕你不成,我這就去叫安然姐姐。」左青青聽了秦昊的話,冷哼了一聲,轉身就要向縹緲宮內走去,見狀,秦昊心中一喜,結果左青青剛走了一步就停了下來,轉身憤怒的向秦昊說道,「好啊,差點就上了你的當了,你果然不是好東西!」

見被左青青看穿了他的陰謀,秦昊多少有些尷尬,笑了笑,然後向左青青說道,「我的那個神通是不能傳授給你的,不過你要是肯幫我將安然找出來,我可以給你幾枚涅槃火種,讓你修為提升幾重天,怎麼樣,很划算吧?」

聽到可以提升幾重天的修為,左青青水靈靈的大眼睛頓時一亮,隨即就向秦昊說道,「真的?你說的那什麼涅槃火種真的可以幫我提升修為嗎?你可不要騙本姑娘,要不然本姑娘就讓大石,二石揍你。」

左青青說的大石,二石自然就是那兩個石人傀儡,秦昊聽了小姑娘的話,連忙說道,「你就放心吧,絕對是真的,只要你去將安然找出來,我馬上就給你涅槃火種。」

「好,我這就去給你叫安然姐姐,哎喲,疼死我了!」左青青聽了秦昊的話,轉頭就要向縹緲宮跑去,結果剛轉身就撞在了個人身上,並且腦門兒上被狠狠的敲了一下,疼的左青青哇哇大叫了起來。

「你這個小丫頭兒,這樣就把你安然姐姐出賣了?」來人向左青青說道。

揉著腦門兒的左青青聽了來人的話,向來人看去,原本有些生氣的小臉兒上頓時就露出了一絲諂媚的笑容,連忙討好的說道,「大師姐,您怎麼出來了啊?我怎麼可能出賣安然姐姐呢,您肯定是聽錯了。」

被稱作大師姐的是一個同樣白衣蒙面的女子,從其身上釋放出來的氣質卻是與秦昊所見到的安然有些相似,不過眼前這位大師姐更是多了一絲成熟,不過讓秦昊在意的是這位大師姐居然有著宇宙境圓滿境界的修為,這讓秦昊越發謹慎了起來。

大師姐聽了左青青的話,伸手颳了一下左青青的鼻子,雖然蒙著面紗,卻可以明顯看出大師姐在笑,顯然大師姐並沒有生左青青的氣,相反,這位大師姐對左青青還十分的寵愛,而看見了大師姐笑了,左青青鬆了一口氣,臉上的笑容愈發的諂媚了起來。

「你是天庭之主秦昊吧?師父請你進去一敘。」大師姐隨後向秦昊看去,輕聲開口。

如今的天庭已經是無盡海這一邊的三大勢力之一,秦昊的名字更是傳遍了無盡海這一邊的所有天域,只是秦昊卻沒想到縹緲宮弟子居然也知道他了,不過這倒是沒什麼,秦昊聽了大師姐的話,輕輕點點頭,心中卻很是高興,終於可以進縹緲宮了。 先前秦昊被左青青阻攔,始終都沒有辦法進入縹緲宮,現在居然不需要任何條件就能夠進入縹緲宮,自然是讓秦昊非常高興,邁步就向前面走來,不過這卻是讓左青青著急了起來,連忙擋在了秦昊前面。

「大師姐,您是不是聽錯了啊?師父怎麼會讓他進去呢?他可是男人啊!」左青青大聲向大師姐說道。

當然,左青青關心的不是秦昊是不是男人,也不關心她們的師父是不是真的讓秦昊進入縹緲宮,她只關心秦昊先前答應給她的涅槃火種,如果就這樣輕易讓秦昊進去了,她的涅槃火種豈不是就沒了,左青青絕對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大師姐聽了左青青的話,自然是明白這小丫頭打的是什麼主意,卻沒有在意,只是將目光看向了秦昊,意思很明顯,那就是讓秦昊將答應給左青青的涅槃火種交出來,見狀,秦昊沒有絲毫猶豫,涅槃火種對秦昊來說根本不算什麼,轉眼間就凝聚出了八枚,遞給了左青青。

「青青妹妹,你只需要將這些涅槃火種全部煉化,就能夠擁有八次涅槃重生的機會,足夠讓你的修為突破到生死境九重天了。」將凝聚出來的涅槃火種交給了左青青之後,秦昊又交代了一聲。

左青青聽了秦昊的話,雙眼綻放出驚喜之色,隨即就將所有的涅槃火種都搶了過去,而聽到涅槃火種的用處,就連站在旁邊大師姐都露出了一絲異色,看了秦昊一眼,卻是沒有向秦昊討要的意思,在看見左青青將涅槃火種收起來后,轉身便向縹緲宮內走去。

看見大師姐向縹緲宮內走去,左青青連忙跟了上去,挽住了大師姐的手臂,親昵的將小腦袋兒依偎在大師姐的手臂上,一邊走一邊咯咯的笑著,秦昊跟在她們兩個後面,也走進了飄渺宮,這次那兩個石人傀儡卻是沒有再向秦昊出手了。

從外面看縹緲宮只是一座龐大的宮殿,但是與周圍的巨石森林相比,縹緲宮卻好像是這片森林中的一片落葉,在巨石森林中飄蕩著,然而進入了縹緲宮卻發現裡面居然是一個混沌世界,並且極為廣闊,秦昊極力催動神識探索,卻根本探索不到盡頭,這讓秦昊十分震驚,這個混沌世界可以說是秦昊至今所見的最龐大的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