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快走吧,你的心意老夫心領了,你要是能帶著雲倩走,我就心滿意足了!」水力沖著伏星月開口,心中暗嘆,自己的女兒沒有看錯人。

眼下,人魚一族已經慘烈到了極致,將近一半的族人,不是死了就是被抓起來。

「沒事,我還有點把握!」伏星月緩緩的站起身來,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笑意,他相信,洛天不會不管他。

「殺!」不過不用那名仙王初期出手,兩名半步仙王朝著伏星月沖了過來。

「星辰舞!」伏星月低吼一聲,身上泛起驚天的氣息,手中的暗淡的星月神戟再次爆發出萬丈華光,被伏星月輪動起來,劃了一個圈,朝著兩名半步仙王掃蕩而去。

「嗡……」神威浩蕩,狂暴的波動,散發著一股無上的氣息,如同當年九域王者之兵一般,讓天地變色。

「受到重創的半步仙王,竟然也能發出如此強悍的攻擊,果然有兩下子!」兩名半步仙王的海鯊一族臉上帶著驚詫,手中閃過陣陣的神光,對抗那橫掃的無量神光。

「轟……」兩名半步仙王止步,口中咳血,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看著伏星月。

「再來啊!」伏星月大吼,身上的氣勢再次攀升,星月神戟再次爆發,這一次直接被伏星月祭了出去,朝著兩名半步仙王鎮壓。

「給我開!」兩名半步海鯊族的強者大喝一聲,不在小斂,剛才伏星月那一擊,讓兩人受到了創傷。

「吼……」兩條鯊魚出現,海鯊一族的兩名半步仙王化成了本體,潔白的鱗片覆蓋在兩者十幾丈長的身軀之上。散發著陣陣的神光。

「嘭嘭……」下一刻,沉悶的響起,神芒同兩條潔白的鯊魚碰撞,大片的鱗片灑落,鮮血出現在兩條白鯊的身軀之上,狼狽的跌落在地面之上。

伏星月臉色蒼白,咳出了兩口鮮血,目光看向兩條白鯊,眼中露出霸氣,大喝一聲:「過來啊,兩條鹹魚!」

「不簡單啊,一人承受了仙王初期兩次攻擊不死,還重傷了兩名半步仙王!」那些前來賀壽的其他族群的人們臉上帶著感嘆,被伏星月的戰鬥所吸引。

「不過,顯然那小子是使用了什麼特殊的方法,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了!」人們低聲議論,看著臉色蒼白的伏星月。

「你還能再戰么?」兩條鯊魚擺動著尾巴,懸浮起來,雖然沒有海水,但是卻彷彿遊動一般,朝著伏星月沖了過去。

「妹夫啊,我抗不住了啊!」伏星月大喊一聲,聲音之中帶著疲憊。

「誰都救不了你!」兩條鯊魚大喝,身形瞬間出現在了伏星月的身前,鋒利的牙齒朝著伏星月咬了過去。

「誰說救不了?」就在兩個血盆大口,差點將伏星月咬中的時候,冰冷的聲音在伏星月的身前升起,虛空碎裂,兩隻拳頭轟出,轟在了兩條鯊魚的大嘴上。

「咔嚓……」兩條鯊魚來的快去的也快,兩條鯊魚轟然倒飛,再次跌落在地面之上,那一顆顆鋒利的牙齒也是消失不見。

而伏星月的身影則是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洛天一身魔紋的出現在了伏星月剛才所站的位置,身上氣息滔天。

「換人了!」人們驚呼一聲,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看著霸氣滔天的洛天。

「怎麼回事?」人們有些蒙比的看著洛天,不知道伏星月為什麼會變成了洛天。

「嗡……」洛天卻是沒有理會人們的震驚,一步邁出消失在了原地,出現在了兩條已經被洛天一拳打昏過去的兩條鯊魚的身前,兩步踏出,直接將兩條鯊魚踩成了兩團血霧。

「真是不想對上仙王初期啊!」洛天心中長嘆,看著再次同水力對抗在一起的兩名海鯊族的仙王初期,腳下踏地,飛身而起,朝著之前同伏星月對抗的仙王初期強者沖了過去。

「我的天,他也要同仙王初期對抗?」人們驚呼一聲,沒想到洛天也是跟伏星月一個想法。

「月哥,洛大哥他能行么?」補天石上,伏星月和水雲倩兩人站在那裡,水雲倩臉上帶著擔憂之色,開口詢問伏星月,實在是伏星月剛才被那名仙王初期壓制的太狠了。

「又一個找死的!」那名仙王初期,目光之中帶著不屑,看著洛天沖向自己。

「嗡……」不過,下一刻,洛天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那名仙王初期的身前,五道拳影重合,朝著仙王初期的強者轟了過去。

「嗯?」那名仙王初期的強者眉頭微微一皺,雙眼瞬間變化起來,同時一拳轟出。

「嘭……」悶雷一般的聲音響起,洛天的身軀再次落在了地面之上,而那名仙王初期的強者也是倒飛了回去,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所有人的臉上都是帶著不敢相信,看著腳下裂痕叢生的洛天。

「比伏天魁要弱一些啊!」洛天眼中露出一絲喜色,瞬間感覺到這名仙王初期,比起之前的伏天魁要弱上一些,也許是被水力消耗的,也許是剛才回擊的匆忙。

我有無數生命值 「這就有意思了啊!」洛天再次飛身而起,手中握著厚重的龍淵劍,朝著那名仙王初期的強者沖了過去。

「蹬鼻子上臉!」那名中年人臉色一沉,不過手中的青色長劍卻是爆發出華光,眼中凝重了不少。

「嗡……」厚重的龍淵力壓而下,同青色的長劍碰撞,洛天便是同那個中年人對抗在了一起。

「這,怎麼可能,以半步仙王之姿,對抗仙王初期,誰能辦到,這是逆天之舉!」人們不淡定了,看著洛天如同看著神人一般。「鯊海狂潮!」那個仙王初期的強者,臉上露出憋屈之色,低吼一聲,直接動用了自己的絕技,想要快點解決洛天,找回面子。 「嗯!…還有個事,你去所里,給我開個空白的介紹信,蓋上公章就行了….」

駱林背著手,在房裡緩緩的渡著步,看著張大同說。

「行!…沒問題!…那等會,我喊個人,把你的那些塑料殼和介紹信一起捎來吧…..」

張大同那是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他根本不管你駱林幹啥,只要他吩咐的,那沒有不答應的。

當然,還是要在他的能力範圍內的事情,張大同笑呵呵的走了。

「唉……這些官員啊!……」

周曼麗難得發出這種感嘆,端著茶優雅的喝了一口,這個石頭衚衕派出所,現在就跟駱林家開的一樣,汗!

「呵呵….這有什麼?張大同還算不錯的!起碼他沒貪污吧?受賄也算不上,再說了,這本來就是人性的一面,你說哪有所有人,都是光明正大的一面?沒有私心?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一旦要壓制人性的本能,那就會出事….

…當官的,事實上,就不是普通人,那是普通人的管理者,問題你看看現在哈,都是群眾監督官員,是!現在貪污少了,但是那些當官的開心嗎?不開心!為啥?因為他沒啥好處!那麼他的政績,就是混吃等死…你說,這個年代當官的,除了會喊點口號外,能給老百姓帶來什麼實惠嗎?沒有!當官的那都是有點能力的人,難道他們就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駱林看了眼周曼麗,笑了下說。

覺得周曼麗還是很單純的,雖然她年紀很大了。

「那….難道就沒辦法?…改變嗎?…」

周曼麗也皺起了好看的柳眉,輕啟紅嫩小嘴問了句。

「當然有!…不過這個年代的這種制度,不可能!….因為沒有競爭!就好像我們香鍋!你說,別的人或者單位敢這樣幹嗎?不敢!他要這樣敢幹,他就死定了!他的目的就很明確,他想私人賺錢!而我們不是,我們是對外食堂嘛!嘿嘿…為人民服務啊!….」

駱林走到沙發上摟著周曼麗,聞著她身上的幽香,低聲的怪笑著。

周曼麗也笑著搖頭,說你就是個壞東西,兩人又膩在一起吻上了。

駱林的手又不老實了,周曼麗又開始嬌喘了。

「咳咳….我說你能不能看地方啊!….」

張子欣連門都不敲,就直接走了進來,帶著極度的不滿說。

看著沙發上,摟在一起的兩人,滿臉羞紅的周曼麗把俏面埋在駱林的懷裡,她的衣服都零亂成一團了都。

雪白的肌膚在深色的外衣內,時隱時現。

「我說,張子欣!你這個人是不是變態啊!…好了不和你廢話!什麼事!下次記得進來要敲門!….」

駱林感覺這個張子欣,絕對是個變態,平時老是像個幽靈一樣,徘徊在他和周曼麗身邊。

「…..那個撲克臉,又來接你了!……」

張子欣臉色有點紅,眼睛瞪了下在那扯著衣服的駱林,因為她看見了周曼麗的軟夷,好像消失在駱林的褲子裡面了,羞惱的冷哼一聲,轉身把門碰的下關上了。

「唉….寶貝!這個張子欣現在怎麼怎麼大的脾氣啊?是不是婦女的更年期快到了啊?…..」

駱林這句話一說,把周曼麗笑得那個在那沙發上,捂著小肚子在哪亂滾。

駱林乾笑兩聲,在她彈力十足的翹臀上,輕拍了一巴掌。

起身出門去了,撲克臉是誰?每隔兩個禮拜,駱林就要跟這個撲克臉兄,去中南海內給鄧老爺子的兒子治腿。

駱林心說,正好順便把去香港的事情說下。

車子很順利開進了中南海,鄧老爺子住在那種紅磚牆的帶著院子的單獨小樓。

院子周圍都栽滿了樹木和花草,駱林已經來過幾次了。

駱林每次來的時候,鄧老爺子的家人都滿臉微笑的跟他打招呼。

駱林很逗人喜歡,特別是鄧夫人,那是最喜歡這個討人喜歡,又很會說話的小傢伙。

「呵呵….小駱來了啊!….」

鄧夫人滿臉笑容的朝正進院子裡面的駱林,笑著說。

「哈!…阿姨好啊!….」

駱林這句阿姨,讓鄧夫人一陣滿臉嗔笑了一聲,他喊鄧老爺子做爺爺,喊鄧夫人卻叫阿姨,可見其馬屁功力之高無人能及。

「小傢伙!…就會拍馬屁!…」

鄧老爺子正好從屋裡走了出來,滿臉笑容的看著駱林,笑罵了一句。

「嘿嘿….爺爺好!…..」

駱林乾笑兩聲,手裡拿著個小盒子,裡面裝的全是金針。

「嗯!…來跟我坐這,聊聊!….」

鄧老爺子看著駱林指了下,院子裡面的一棵樹下的兩張藤椅說。

「呼…..那個什麼新華門,橫幅的事情,是不是你小子乾的啊?….」

鄧老爺子,坐下點了根煙,抽了起來,單刀直入地看著駱林說。

「….呃!….我說不是我,您會信嗎?….」

駱林要不介意的慫了下肩,笑了下說。

「你小子啊!…膽上生毛啊!…這件事情搞得影響太大了….呵呵!虧你這臭小子想得出來,哈哈哈…太缺德了!….笑死我了….」

鄧老爺子想起那張片上的畫面,就忍不住大笑起來,還不是用手點著駱林,內心的愉悅一覽無遺。

駱林趕緊把想去香港的事情,說了下。

「你去香港幹什麼?….想叛國啊?…」

鄧老爺子笑著,跟駱林開了句玩笑。

「我去拿錢!…我給香港的一家音樂公司,寶麗金國際有限公司,寫了不少歌….我要不去拿錢,到時候,對方急寄了一大筆錢進來,給有心人知道了,我怎麼解釋啊?到時候,會不會給我扣上一頂,裡通外國的罪名呢?….」

駱林帶著不滿的直接說,鄧老爺子聽著駱林的明顯帶著抱怨的語氣,皺著眉沒有做聲。在那悶聲抽煙。

「…老爺子,你家裡有多少錢?…」

駱林眼珠一轉,心裡馬上閃過一個絕妙的主意。

「嗯?….我啊!….無產階級啊!…怎麼你要錢?你別以為我不知道,那個造反香鍋是你小子搞的!嘿嘿….賺了不少吧!….」

鄧老爺子帶著深意的眼神看了眼,臉上毫無神情變化的駱林,還是那副笑眯眯的樣子。

其實駱林心裡響起了一聲驚雷,嘶!好傢夥啊!香鍋的事情他老人家,怎麼知道啊?

「你真的很聰明啊!….知道利用張大同!….不過,你那個香鍋的確受歡迎,也豐富了廣大人民群眾的生活!…還是要小心啊!….」

鄧老爺子是啥人啊,找人稍微調查下,又了解到周曼麗,張子欣等人在哪裡,這還不明顯嗎?看了眼駱林,語重心長的緩緩說。

「高!…就是高!…厲害啊!到底姜還是老的辣啊!…這樣吧!老爺子你把家裡的存款都給我!…這次我去香港順便發點小財…順帶喊上您一起….咱可是不偷不搶啊!…光明正大的!….」

駱林笑了下,拍著胸部說。

「哦?….是什麼?…」

鄧老爺子眼中精光一閃,抽了口煙,淡淡的問了句。

「股票!…嘿嘿….」

駱林也不玩虛的,也沒那個必要。

「嘶…..股票?…你懂股票?….那可不是一般人,能玩的起的啊!…你小子在香鍋上賺了多少錢啊?…老實交代!…」

鄧老爺子驚詫的看了眼駱林,帶著深意的微笑說。

「嘿嘿….沒多少…才20多萬….」

駱林又不傻,肯定不能說上百萬吧,那還不得把鄧老爺子嚇暈啊。

「…..20萬!…還不多?…頂的上我十幾年的工資了…….你小子,還真是個搞經濟的好手啊!可惜啊!…唉!….」

鄧老爺子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沉重的嘆息了句。

「…快了!…您老別急!….」

駱林眼睛帶著奇異的眼神,深深的看了眼鄧老爺子一眼,緩緩的說。

鄧老爺子眼中猛地一亮,死死的盯著駱林的眼睛,重重的吐了口氣。

「…家裡的事情,我問下老婆子,估計幾萬塊錢還是有的…..等會叫她拿給你…..那可是我的棺材本啊!你可別給我賠光了…..」

鄧老爺子對駱林是極其信任的,因為他說得一些事情,都變成了事實。

你還別說,在那個戰爭年代過來的人,那是親眼見過一些奇能異士的本事的,雖然沒駱林這麼變態。

接下來的談話,就進入了輕鬆的話題。

這時,鄧老爺子的兒子坐著輪椅出來了,駱林開始了治療。

鄧XX腿里骨頭和經脈全斷了,有點難度,需要時間治療,兩個小時的發功。

駱林很賣力,小臉通紅,鄧老爺子心裡也知道,這小子使用內力,在幫自己兒子治傷呢,這份情,記住就好了。

黃昏降臨,駱林客氣的拒絕了,鄧阿姨的晚飯。

因為晚上還要去一趟,油布街小巷。

鄧老爺子派人把駱林送回香鍋食堂,這時,正是吃晚飯的時候。

香鍋食堂人多如潮,這裡變成了,這個年代京城的一大特色。

在造反香鍋在京城幾乎達到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地步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