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這人有些邪乎。」

這惡狼軍千戶大聲提醒同伴,李牧身上的氣息雖然只是武師境六階,但實力卻強大的嚇人,讓他感覺到了危險。

「吞噬了那一千惡狼軍死後殘留的殺氣,青蛟破陣槍威力果然又大了一些。」李牧感受到青蛟破陣槍的變化,心中喜悅,施展出《霸王破陣槍》,以威猛霸道的槍法和兩名惡狼軍千戶廝殺。

《霸王破陣槍》的精義便是霸道!

李牧長槍如虹,整個人便如戰神一般,大戰兩名惡狼軍千戶,卻是遊刃有餘,狂猛無比,他的每一次攻擊都讓這兩人如遭雷擊,渾身大震,而這兩人的攻擊對他來說卻不值一提。

一般的先天勁氣根本破不開李牧的護體武元,而就算能破開武元,也無法刺穿他的皮肉。

《真武天章》可不只是修鍊元氣,對身體的錘鍊也十分神奇!

如今李牧雖然沒有刻意打熬身體,但他的體魄之強大也遠超一般的武者,防禦力十分的強大,一般的攻擊對他根本無效。

「這小子是怪物嗎,為什麼防禦力這麼強?」 裝嫩王妃pk魅惑王爺 一名惡狼軍千戶大叫。

「是有點邪乎,不過肯定不是刀槍不入。嗯,我刺破他的護體元氣了,哈哈,我看你跑。」另外一名惡狼軍的千戶也是點頭,忽然大笑起來,他用的是長刀,一刀刺破了李牧的護體武元,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傷口。

那傷口足有半尺長,一寸多深,血肉翻卷開來,有殷紅的鮮血潺潺流出。

「如今他手臂受傷,實力勢必大減,我們加把勁,一舉殺了他。」那刺傷李牧的惡狼軍千戶大聲招呼同伴,兩人的攻擊越發猛烈了。

看到李牧受傷,陳陣等人頓時一急,就要趕來幫忙。

「都別過來,我能應付。」李牧大聲阻止。

「小子,你太自負了,一條手臂都已經廢了,你還怎麼和我們斗?」惡狼軍千戶冷笑連連,可很快他便神情一震,「怎麼回事?」

在兩名惡狼軍千戶詫異驚駭的眼神中,李牧手臂上的血肉快速蠕動,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的收縮,癒合……血流停止,肌肉合攏,撕裂的血肉開始蠕動,融合,最後傷口完全癒合,形成傷疤脫落。

所有人都驚呆了,無論是兩名惡狼軍千戶還是陳陣等人。

如此神奇的事情竟然就發生在自己眼前,每個人都感覺不可思議,這一切,就像是夢一樣。

「千戶大人他……是怎麼做到的?」

陳陣等人目瞪口呆,李牧只在破字營一眾千戶面前顯露過自己如同怪物一般的恢復能力,手下這些百戶卻是不知道的。

「我說了,我可以應付的。」

李牧沖著陳陣等人一笑,手持青蛟破陣槍,如一陣風一般沖向惡狼軍兩名千戶。

丹田中的武元,身體的力量,李牧精氣神前所未有的凝聚,全身的力量都凝聚在攻擊之中,如一陣風一般撲向其中一名惡狼軍千戶。那惡狼軍千戶奮力抵擋,可終究還是失敗了。

戰刀被青蛟破陣槍震碎,一截槍尖洞穿了這人的咽喉。

「金斂兄。」另外一名惡狼軍千戶大叫,手中長矛奮力刺向李牧后心。

那咽喉被刺穿的惡狼軍千戶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竟然盡最後的力氣,死死的抓住李牧的長槍,不讓李牧拔出。

長槍被死死的握住,一時之間難以拔出,背後卻有長矛刺來。李牧眉頭一皺,斷然鬆開了長槍,迅速轉身,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刺來的長矛,那鋒銳的矛尖距離他的身體也就幾寸而已。

「這……」使用長矛的惡狼軍千戶大吃一驚,沒想到必殺的一招竟然被擋住了。

「以為這樣就能殺了我嗎?」李牧渾身武元迸發,從長矛之上傳遞過去,用暗勁的方式轟進了這名惡狼軍千戶的身體。

這惡狼軍千戶感覺到可怕的力量湧入體內,頓時臉色大變,連催動體內先天元氣去抗衡,可先天元氣如何能同武元相抗衡,才一接觸便被擊潰,如崩毀的大堤一般,全面坍塌。

從經脈開始,一直到丹田,這惡狼軍的元氣被武元碾壓,最終引起了爆炸。

「轟!」

丹田炸開,一個血洞出現在他的腹部,這惡狼軍千戶滿臉儘是不甘,可終究生機散去,倒地而亡。

殺掉這兩個惡狼軍千戶,李牧便騎坐在赤虎背上,快速的開弓,專門射殺惡狼軍的百戶。

以李牧的箭術和修為,這些百戶根本就不可能躲得過,也根本擋不住。

不過片刻時間,惡狼軍中所有百戶便被李牧殺光,剩下的隊長,以及普通士兵雖然瘋狂反撲,可奈何實力終究太弱,很快便被陳陣等人帶著赤虎軍聯合倖存下來的友軍將其殺光了。

戰鬥結束,李牧麾下的士兵開始清理戰場,幫助友軍的救治傷員。

先前李牧等人全殲了惡狼軍一個千人隊,繳獲了很多治療傷勢的丹藥,甚至還有不少專為千戶,百戶準備的上品丹藥。

這些丹藥在李牧的命令下絲毫沒有節省的分發了下去,就是普通的赤虎軍戰士都能得到一枚上品丹藥,有這上品丹藥在,只要還有一口氣,便不會死掉,總歸還是能救活過來的。

一縷縷殺氣從地面上蒸騰而起,青蛟破陣槍上又浮現出「封字古篆」,開始吞噬殺氣。

「大人,這位是倖存的友軍里最後的一名百戶。」劉二帶著一名身穿百戶戰甲的人過來。

這人臉上身上全是鮮血,看不清面貌,唯有一雙眼睛格外的明亮。

她單膝跪地,恭敬的行禮,「赤虎軍殺字營第四衛第三千人隊第九百人隊百戶厲小七,拜見千戶大人。」

「起來吧。」李牧點了點頭,看著這名叫厲小七的百戶,卻是吃了一驚,「咦,你是女的?」

聽到李牧的話,劉二等人也是驚訝的看向厲小七。

赤虎軍中並非沒有女兵,只不過十分的稀少,飛廉部落女兵最多的是青鳥軍。青鳥軍有專門的飛行坐騎青鳥,專門負責對抗金狼部落的飛狼軍,因為青鳥這種飛禽十分的奇特,排斥男人,所以青鳥軍大多都是女人。

飛廉部落的女性武者,也大多都加入了青鳥軍,很少有加入另外三隻軍隊的。

就比如說李牧麾下,一共千人,全是清一色的爺們兒,就沒有一個女兵。

「武師境六階的修為,還是一個女百戶。」李牧好奇的打量著厲小七,「厲小七,你的修為達到了武師境六階,和我都相當了,怎麼才是一個百戶?你的實力,當個千戶都夠了。」

「因為……」厲小七眼眶忽然一紅,哽咽道,「因為我所在的千人隊的千戶是我大哥。」

厲小七聲音哽咽,紅著眼眶,道:「我大哥不放心我一個女孩子在軍中,所以乾脆就讓我在他手下當一個百戶。」

李牧恍然,下意識的問道:「那你大哥……」話剛出口他就連忙收住,很顯然,厲小七的大哥已經被惡狼軍那兩個千戶殺死了。 「我們千人隊和大部隊走散了,我哥帶著我們走小路,好避開惡狼軍的大部隊,準備在這赤虎城中和惡狼軍鏖戰,卻沒想到竟然在這裡遇到了兩個惡狼軍的千人隊。」

厲小七眼睛發紅,咬著牙齒道:「對方人多,我哥雖然也有武師境七階的修為,但也敵不過兩個惡狼軍千戶聯手,很快就被他們殺了。我們也被惡狼軍包圍,只能拼盡全力和惡狼軍廝殺,為了保護我,我們千人隊的另外九個百戶,連同我哥的親衛全都死在了惡狼軍手中。」

聽著厲小七講述其間的過程,李牧連同身邊的親衛等人全都沉默了。

哥哥戰死,戰友紛紛為保護自己而死,厲小七心裡的痛苦只怕就是一個男人也難以承受。

而她,只是一個女人。

「我以為自己死定了。」厲小七說道,「我死不要緊,可這麼多赤虎軍的兄弟,我哥把他們的命交到我手上,我卻沒能讓他們活下來,我當時想,我就算是下了地府見到我哥他也會罵我吧?因為我太沒用了。」

「千戶大人,謝謝你,謝謝你救了我們千人隊這麼多弟兄。」厲小七看向李牧,真誠的說道。

一個女孩子面對哥哥身死,戰友亡去,自己深陷險境,想的卻是沒能帶領其他弟兄活下來,這樣的人能用「沒用」兩個字來形容嗎?李牧認為不能,厲小七已經做的夠好了,還有什麼可苛責的?

「厲小七。」李牧大聲道,「你已經做的很好了。」

「是嗎?」

「是。」李牧誠懇的道,「沒有你,這些人不一定能堅持到我們趕到,你若是沒有活下來,你哥哥和那些死去的百戶才會不甘,他們用自己的生命保護了你,那你就應該努力活下去,因為他們將與你同在。你,將是你哥哥,還有那些死去的百戶,他們生命的延續。」

「為了他們,你也要活下去,要活的更好。」

李牧拍了拍厲小七的肩膀,陳陣等人是不需要他安慰的,只是厲小七到底是一個女孩子,容易鑽牛角尖,所以必須開解一下。

至於為什麼要李牧來開解,很顯然,陳陣等一群大老爺們是不會安慰人的,要他們安慰你,只會把你灌醉,一醉解千愁嘛。

「我明白了。」厲小七狠狠的點了點頭,「我一定要活下去,活著才能為他們報仇。」

「呃……」李牧目瞪口呆,他本想說你只要活著就好,報仇並不是生命的全部這種話的,可想到厲小七軍人的身份,還是算了。

這一次李牧手下人損失比上次殲滅一千惡狼軍要多了一些,達到了一百三十二人。

主要是因為當時厲小七她們千人隊的人已經和惡狼軍混戰在了一起,李牧的人也不可能直接就是一片箭矢飛過去,怕誤傷友軍,所以只能以小隊為單位分散開,加入到混戰當中。

可這樣一來李牧的人損失自然就要大得多,一百三十二人的傷亡,已經算是比較樂觀的數字了。

「大人。」陳陣來到李牧身邊,皺著眉頭,道,「這次我們損失了一百多人,大多都是普通士兵,隊長,百戶裡面只是許猛受了點輕傷,不過如今咱們千人隊的人數也下降到了不到八百人,怎麼辦?」

「哦?」李牧也不禁皺眉,連續兩場仗下來,儘管他已經盡量避免傷亡,可還是死傷了差不多兩百人,只剩下不到八百士卒了。

戰爭還在繼續,可以想象,接下來還會不斷有人死去,人數會繼續減少。

「打仗就要死人,這是沒辦法的事。」李牧嘆息了一聲,道,「如今只能收編那些被打散的友軍了。陳陣,你去告訴厲小七,就說是我說的,要收編她們千人隊倖存下來的將士。」

「我已經問過了。」陳陣嘿嘿一笑,看到李牧驚訝的看著自己,他有些不好意思,笑道,「在戰場上軍隊被打散,減員嚴重,收編友軍是很正常的事,剛才我已經問過了,厲小七願意帶著她屬下倖存的一百八十七人編入我們千人隊。」

「嗯,有了這一百八十七人,我們千人隊差不多也達到滿員狀態了。」李牧點頭,吩咐道,「厲小七手下的一百八十七人由她自己帶領。另外,遇到戰事你們十個也多照顧她一點,到底是個女的。」

「大人放心吧,我們都知道。」陳陣答應了一聲。

不用李牧說他們也知道,厲小七畢竟是個女的,又剛死了哥哥,眾人自然是要照顧她一點,總不能讓她也死掉。

……

與此同時,赤虎城,城主府。

城主府議事大廳中,一個男子坐在首位上,卻並不是城主寧遠風,而是惡狼軍統領恆木。

在恆木的左右兩邊則分別是惡狼軍的將領,寧遠風和苟年也在當中。

如今寧遠風和苟年已經投靠了惡狼軍,赤虎軍的人對他們可謂恨之入骨,兩人根本都不敢離開城主府,在城主府有恆木坐鎮,他們自然可以無恙,可一旦離開了城主府,那可就危險了。

赤虎城中,想殺他們的人太多了。

「報。」

忽然,一個惡狼軍士兵飛快跑進了,將一封書信交給恆木。恆木看了一眼書信,抬起頭看向寧遠風,笑道,「寧城主,我軍發現一隻千人隊,他們的千戶和你所說的李牧很相似。」

寧遠風眼睛一亮,連單膝跪地,「還請將軍大人幫我抓到這李牧,我寧遠風必定感激不盡。」

如今外面到處都是想殺寧遠風的人,因此儘管知道了李牧的行蹤他也不敢親自去找李牧,只能依靠惡狼軍。

「哈哈,我答應過你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恆木統領擺了擺手,下令道,「傳我命令,派一衛兵馬前去剿滅這個千人隊,到時候把那個叫李牧的千戶給我活捉回來。」說完,恆木便看向寧遠風,「寧城主,到時候人帶到,你要殺要刮都可隨意。」

「謝統領大人。」寧遠風連聲感謝,兒子的仇一直是他的心病,如今終於能報了。

惡狼軍的編製和赤虎軍相似,也是以一萬人為一衛,恆木統領一聲令下,頓時這一萬惡狼軍便往李牧所在的方向而去。

「將軍,您說統領大人怎麼會派我們一個衛去捉拿一個千戶,殺雞也不用牛刀吧?」一名千戶低聲嘀咕。

這千戶騎在追雲獸身上,身材高大,氣勢駭人。

可在這千戶旁邊還有一位身材更加高大,身上的氣勢更加駭人,皮膚黝黑,如同一頭大猩猩一般的漢子,在這漢子面前,千戶也要低著頭說話。

此人便是這一衛惡狼軍的將軍,名叫金浩,一身實力已經達到了武師境九階巔峰,只差一步便可踏入武宗境,成為武宗高手。

「少啰嗦,統領大人的心思豈是你能夠猜透的。」金浩臉色一沉,喝斥道,「專心趕路吧,早一點完成任務。」

「哦……」在金浩的喝斥下,那千戶半句話都不敢反駁。

不只是因為金浩是千戶,更是因為他深深的知道金浩究竟有多麼的可怕,整個惡狼軍,感招惹金浩的都少之又少。

而那些招惹金浩的人,毫無例外,全都死的很慘,其中有幾人甚至被大卸八塊,扔進山裡餵了妖獸,那些人中不乏將軍,可最終卻是他們死,而金浩卻活的好好的。

因為金浩除了惡狼軍將軍之外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金狼部落主上的第三子。

在金浩帶著惡狼軍往李牧的方向而來的時候,李牧也已經跨上了赤虎,準備帶人離開。

這次惡狼軍死了兩個千人隊,而赤虎軍也死了一個千人隊,三千人混合在起的殺氣,讓青蛟破陣搶狠狠的吞噬了一把,槍身上那「封字古篆」已經被磨滅了少許,讓李牧欣喜不已。

當封字古篆完全磨滅的時候,便是青蛟破陣槍展現威能的一刻。

「出發!」

全軍出發,斥候小隊先行,李牧帶著眾人一路前進,遇到惡狼軍大部隊便躲開,遇到落單的惡狼軍千人隊便撲上去。

一番廝殺下來,赤虎軍人數非但沒有減少,反而因為一路上收編友軍,壯大了不少。

如今,李牧麾下已經有了兩千多人。

這兩千多人中,只有李牧一個是千戶,百戶有十五個,倒是異獸收集到了126頭,有追雲獸,也有赤虎,讓李牧欣喜不已。

126頭異獸,距離李牧組建騎兵隊的標準還差了不少,不過已經讓他看到了希望。

「噗!」

一名惡狼軍千戶被李牧殺死,這已經是被李牧殺死的第六個惡狼軍千戶了。

才一天時間,李牧等人就遇到了六個惡狼軍千人隊,李牧也殺死了六個惡狼軍千戶,其中有五個都是武師境七階,一個是武師境六階。

在李牧不斷殺戮惡狼軍的同時,青蛟破陣槍也在不斷地吞噬殺氣。如今,槍身上那個「封字古篆」已經有小部分磨滅了,這也讓青蛟破陣槍的威力變得強大了幾分。

也正是因為青蛟破陣槍的威力越來越強,李牧斬殺惡狼軍千戶才越來越輕鬆,到如今,武師境七階對他來說已經沒有威脅了。

「報!」

六二急匆匆的跑來,神色慌張。

看到劉二慌張的神色李牧臉色一沉,心中升起了一種不好的預感,皺眉問道,「什麼事慌慌張張的?」

劉二擦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道:「我軍東南方向三里之外出現了一隻惡狼軍,有差不多萬人,正朝我們過來。」 第1677章祝烽,是什麼人?

看著南煙蒼白的臉色,薛靈似乎也看透了她心中所想,說道:「沒錯,那條路,是我們故意露出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取信皇帝,哪怕旁人給出了一條路,皇帝也會因為偏信貴妃娘娘,而選擇這一條路。」

南煙的喉嚨一下子都梗住了,好像有一根刺扎在嗓子眼,讓她痛得直哆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