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不多吧。」張碩說道。

此刻張碩都有種對牛彈琴的想法,看著千葉怎麼都沒聽懂的樣子,張碩乾脆不教了,直接用兩塊聚陰石來做成了兩件手套。

猶如無限手套一樣,不過沒有無限寶石,手背位置鑲嵌了一枚聚陰石,而靠著手套上的簡易陣法,完全可以不用直接消耗聚陰石中的能量,能夠做到可持續的使用。

一隻手套給了千葉,另一隻手套,張碩是專門給長蛇式神準備的,手套中指位置直接開了個口,然後套在了長蛇式神的身上。

而後張碩直接就開始煉魂,不管長蛇式神會不會被自己練得崩潰,但在聚陰手套的增幅陰氣下,長蛇式神的抵抗力還是非常強的。

一番的煉製后,長蛇式神長出了四個腦袋出來,變成了五頭蛇,這種長著五個腦袋的蛇,直接通過手套的5個孔延伸出來,怎麼看都感覺很怪異,就好像套了一件上衣一樣,不過這件上衣上帶著一枚極品聚陰石。

「你這是在給你的式神做衣服嗎?」千葉看到張碩的傑作后真的有些忍不住笑了。

原本千葉以為張碩是看不上聚陰石這種東西,準備都貢獻給她做一副手套,誰想另一隻手套成為了張碩式神的上衣。

「這不是通用嗎?如果哪天你需要了,找它借去。」張碩對著千葉說道。

千葉一陣無語,自己還不會到跑去向一條蛇借東西的時候吧。

而張碩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在為五頭蛇弄了這麼一個裝備后,接下來的日子自然也就清閑了下來。

而張碩可以清閑下來,千葉卻是沒有清閑下來,對於千葉來說,無所事事是最大的痛苦,所以千葉都在一直在找著事兒做。

「碩,我又發現了一件事務,你要不要來,這個比較危險。」

這一天,千葉對著懶洋洋坐在沙發上的張碩說道,在休息了好幾天後,千葉就找到了一件靈異事務。

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了張碩這個強力的搭檔,千葉變得膽大了,一些以前都不敢接觸的靈異事務她都敢接觸了。

「危險?你都知道危險了你還去弄?」

張碩對千葉的話還是很無語的,估計張碩也猜到了千葉的想法,一些危險的靈異事件,死的人可是非常多的,可以說其中還有不少陰陽師都餡了進去,危險度非常的高,而這樣的靈異事件,只要不是危機到國家,基本上都只能放任了。 「這不是有你這位大高手在嗎?那些簡單的任務已經完全無法引起我的注意了。」千葉白了白眼說道。

張碩此刻覺得自己暫時待在這個世界與千葉搭夥的想法是不是對的,這傢伙很明顯就不是個安分的丫頭,越是喜歡跑危險的地方去。

而張碩也是一副十分懶散的說道:「說吧,這次又要去哪裡?」

張碩還真的對千葉所說的危險沒有放在心頭上,千葉說危險就一定危險了?這是相對而言的,在張碩看來對於別人來說十分危險的地方,對於自己來說就不見得就危險了。

鬼樂園危險吧?不還是在自己卍解之下被砸了個稀巴爛,就算是鬼王都被張碩輕鬆斬殺了,這裡還有什麼鬼是張碩斬殺不了的?

「是自殺森林。」

千葉拿出了資料說了起來,在千葉收集的情報中,自殺森林是一處十分危險的地方,而且這些地方還不是在一處而是分佈在很多國家都有,而島國中的數量還不少。

在普通人看來,自殺森林可能是環境問題,讓原本一些有自殺傾向的人進入其中后,被環境影響而放大了心中的絕望而在其中自殺了。

也有人說是巧合,一些絕望的人跑到了林中自殺后不知道怎麼鬧出來的謠言,其實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誇張。

同樣也有一種情況,說有邪教在故意鬧出來的惡作劇,只不過這個邪教一直都沒有被人發現,所以這個也沒怎麼站穩腳。

張碩看著這份資料也是產生了一些好奇,這樣的森林就是在他所在的世界也有,只是在張碩所在的世界,這種超自然的事情基本上都是站不穩的,而且張碩也沒有在原世界發現過任何超能力的情況,所以張碩相信在自己所在的世界沒有那麼多的情況。

田園嬌寵:神醫醜媳山裡漢 而這環境的影響,讓張碩想到了天然陣法,天然陣法的威力強弱並不是世界決定的,而是環境決定的,就算是張碩所在的原世界也會產生天然的陣法,只是威力可能沒有那麼玄幻,而是那種無聲無息的殺人,才會在沒法解釋的情況下變成秘密而無法探查清楚。

「真的是鬼做的?」張碩對著千葉問道。

如果真的是鬼做的,那麼這自殺森林之中的鬼可就不簡單了,至少它沒有鬼樂園的鬼王那麼囂張,靠著那一畝三分地只對那些誤入森林中的人下手,而且從資料上可以看出,一些人就算進去了都還安全的出來了。

「是,這個已經是被確認了的。」千葉說道。

「不管是不是鬼,這個鬼好像也沒怎麼惹出大麻煩來吧?用得著趕盡殺絕嗎?」張碩對著千葉道。

哪怕這些自殺森林存在的時間確實是久了點,但那也只是倒霉蛋進去后掛了而已,而這樣的倒霉蛋甚至可能一年都沒有100個,相對於整個島國來說實在是少得可憐,比起鬼樂園那種,一出現就直接弄死數萬人的大麻煩,自殺森林實在是低調得不行了。

「對於這種殺戮人類的地方,不管這個鬼到底是如何的,我們都要解決掉。」千葉搖頭說道。

「但對方可能就只是吸收那些自殺的人才能產生的絕望怨氣呢?這些人本來就想自殺了,你還能攔著他們不讓殺啊。」張碩說道。

進入自殺森林的,基本上自殺的可能性都非常的高了,畢竟他們都是在生活中受到了極大的挫折,所以才會跑進去了結自己。

對於這種連自己生命都不愛惜的人,張碩真的不想理會,這種事情簡直就是沒事找事,不過千葉依舊很固執的想要解決這個事件。

「好吧,那咱們就去看看。」張碩最後還是同意了。

在千葉一番準備下,兩人就啟程了,直接前往到了島國最大的自殺森林,而在這裡張碩僅僅只是在外圍一陣神識掃描就能掃描到這個森林的古怪。

整個森林都沉浸在一股十分壓抑的氣息之中,這種壓抑的氣息讓張碩感受到的只是無盡的絕望。

而這片森林還附帶著強大的天然陣法,這種天然陣法沒有太多的保護力,如果人類要破壞這個森林的話還是可以做到的,這個陣法的作用只是匯聚絕望的力量,將絕望的力量不斷的壓縮以及純凈。

這樣的情況自然容易滋生出一些強大的鬼怪出來,如果說這裡面沒有鬼王這麼一個級別的話,張碩是不會相信的,甚至可能還有比鬼王要強大的存在。

「這裡真是非常的壓抑呢。」千葉雖然沒有張碩看出來的那麼多,但也是能夠看出一些事情出來的,至少可以知道這裡真的不簡單。

「現在回去還來得及,這裡面的鬼絕對不是鬼王可比的。」張碩對著千葉說道。

「哼,我是那麼容易放棄的人嗎?」千葉冷哼一聲道。

而在這一情況下,千葉就更加的想要探查清楚這裡的情況了,特別是這裡的鬼誘導進入者自殺,哪怕是那些自殺者故意進入的,她也都不認同這裡的鬼怪的做法。

「好吧,那麼我們就進去吧。」張碩說道。

兩人走入了自殺森林之中,而此刻一棵樹上的一個攝像頭動了下,讓張碩發現這裡居然還有人安裝了攝像頭,這時在遠處的一輛車就開了過來,兩個人從車上走了下來,一個還扛著攝像機,這一幕看得張碩和千葉都有些無語。

之前在過來的時候,張碩與千葉都沒注意這輛車,畢竟又不是遇上危險的事情,兩人也不可能把路過的所有人與所有車輛都探查清楚,只要不是特意與他們有關係的情況都不會有注意到的,如果不是這裡沒人而裝了一個攝像頭,張碩都不會注意到。

「你們好,你們是要進入自殺森林的嗎?難道你們是要殉情?」

女記者古怪的看了張碩與千葉幾眼,然後對著張碩與千葉採訪道,這一情況看得張碩和千葉兩人都十分無語,這記者太坑了,如果真的有人要自殺的話,被他們這一採訪怕都要暴怒的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來了。 「這位記者小姐,你有聽說過一句話嗎?不作死就不會死,這裡可不是什麼好地方,你們跑來這裡做採訪,還真的是難為你們了。」張碩對著眼前的記者小姐說道。

「碩說的沒錯,這位前田小姐,你們還是儘快回去吧,我們也不想在自殺森林中看到屬於你們的屍體。」千葉也點頭說道。

千葉怕也是從未見過這種不怕死的記者,雖然說一些記者瘋狂起來,還真的是什麼地方危險就跑什麼地方,而在一些靈異事件中,千葉也是有遇上過記者的,不過這些記者往往都死了。

而自殺森林的報道,很多都是屬於離開了自殺森林之後報警了處理后才搞出的新聞,這也說明自殺森林中的鬼怪並沒有完全滅絕進入的人類,搞得真真假假在一塊讓普通人都無法辨別真假,也不清楚到底是不是靈異事件。

可千葉卻是知道,如果不是大部隊進入而是一小捏人進入的話,那麼還真的是很容易就被其中的鬼怪給糊弄,然後不明不白的死在裡面。

記者小姐前田有些生氣了,不過想想也犯不著對兩個要去自殺的人過不去,和這種要死的人生氣,那麼刺激到他們了也不好,到時不自殺了的話,自己去哪裡弄新聞。

「你們要進入森林探險嗎?我們也可以一塊去,對這個森林,我想你們應該看過網上的新聞了,不少人都有進入探險的想法。」前田對著張碩兩人說道,也收起了話筒。

不過張碩卻是發現前田的胸口別著一個錄音設備,小小的話筒口就好像胸口上的裝飾一樣,讓人看不出什麼來。

而神識可以感應到在前田的職裝下都藏著一些小巧的設備,對於這種十分敬業的記者,張碩覺得這樣的人真的不多了。

而前田記者身後的攝像師一直都扛著攝像機不說話,就這麼拍攝著,一點也沒有多嘴的想法,就算是張碩與千葉一臉不看待他們兩個,他也沒表現出任何不滿出來。

「既然你們要跟著,那麼就跟著吧,到時出了事可別怪我們。」張碩說道,拉著千葉就進入了自殺森林之中。

突然多出來了兩條小尾巴,張碩倒是毫不在意的,不作死就不會死,一些人就喜歡作死,你攔都攔不住,所以張碩對此不抱任何看法。

而千葉則是一直皺著那個好看的小眉頭,對於前田以及她身邊的攝像師同伴,千葉是不希望他們進入自殺森林之中的。

千葉在聖母屬性上還是有不小的影響的,對於前田兩人採訪拍攝,千葉完全沒有阻止的想法,就算他們拍攝下來了又如何?就算他們記錄下了語音又如何?他們播放出去,馬上就會被官方查封,所以千葉一點也不擔心他們錄下來。

而千葉所擔心的則是這兩個不知死活的記者跑進自殺森林之中,一旦出了意外,那麼就是兩條人命。

對於張碩這種漠視生命的傢伙,千葉也是沒有辦法糾正他的想法,但千葉一直都是保持著自己想法,哪怕張碩不支持也沒事。

張碩兩人走在自殺森林之中,沒走多遠就感受到了自殺森林之中濃郁的陰氣,這些陰氣飄蕩在森林之中,給人一種十分陰暗的感覺。

而一些本身就已經絕望的人,在進入之後這股絕望的心就開始增強,最後就鬧出了悲劇,而沒有太多負面影響的人,進入自殺森林之中雖然會有些感覺不舒服,但絕對不會去做什麼傻事。

「開始吧。」張碩對著千葉說道,身上的衣服一下子進行了轉換,化身成了死霸裝,而背上也背著兩把斬魄刀。

張碩覺得在這個世界,死神體系的力量能夠完全發揮出效果來,而且還非常實用,就是修真的手段都不需要用了。

而張碩換裝完畢,千葉也跟著換裝了,死霸裝配上斬魄刀,走在街上都會讓人覺得復古而不會有其他什麼的想法。

但前田以及她的攝像師搭檔一下子就看傻眼了,上一秒還是兩名年輕男女,下一秒就變成了兩名年輕武士。

如果不是親眼看著張碩與千葉兩人的霸氣換裝,怕都不會有什麼想法,但看著一下子就換裝的情況,兩人都被嚇到了。

「你們是陰陽師對不對?對不對?」

前田有些激動了,作為記者,在消息方面絕對是非常多的,一些普通人可能都不知道的消息,在記者這裡都能夠輕鬆的打探到。

而島國之中一直都有流傳大量鬼怪以及陰陽師的信息,而陰陽師方面,雖然普通人流傳的都是傳說,但是一些記者們都是能夠查到一些確定的信息。

而作為一名非常稱職的記者,特別是前田這種不要命的跑到危險地方的記者,她自然是非常清楚陰陽師是真實的。

「所以說你們兩個最好立即離開這裡了,不要耽擱我們的工作,而且這些事情就算是你們拍攝下來了,也是不能播放出去的,官方不會允許。」千葉對著前田說道。

「不,我們一定要讓民眾知道真相,雖然陰陽師一直都有流傳,但都沒有被拍攝下來過,更別說陰陽師與鬼怪之間的戰鬥了。」

前田非常的激動,能夠拍攝並記錄下陰陽師與鬼怪之間的戰鬥,那新聞絕對是非常勁爆的,不管最後是不是會被封掉,但至少她努力了,而且從張碩與千葉兩人的舉動來看,這自殺森林之中的真相,應該是與鬼怪有關的。

前田激動的樣子,張碩與千葉都無語了,這真的是位稱職的記者,看她的搭檔都有些張了張嘴想要離開的樣子,她居然還一臉激動。

「話說雖然你不想走,但你搭檔想離開了,你不會想坑他吧?」張碩指了指前田身邊的攝像師說道。

「大島君,你想要離開嗎?」前田突然一臉兇悍的看著攝像師說道。

攝像師大島連連搖頭說道:「不,前田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而他這一副言不由衷的樣子,看得張碩與千葉更是一片無語。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好吧,到時你們死了可別怪我。」張碩擺擺手說道。

看著前田這幅樣子,張碩知道這是怎麼都無法勸說成功的了,雖然張碩對於前田這樣的記者一直跟著他們與鬼怪戰鬥,同時將戰鬥的畫面給拍攝下來的事情沒有任何想法。

而千葉則是知道這些東西就算是拍攝下來了也沒用,所以她也就不多說什麼了,除非強行將這兩人打暈過去送出去,不然他們肯定不會放棄的了。

「碩,你發現了這裡的鬼王在哪裡嗎?」千葉對著張碩問道。

這片森林中的絕望氣息這麼濃,這裡肯定有鬼王,而擒賊擒王肯定是最簡單暴力的辦法的。

「鬼王?之前我不是說過了嗎?這裡怕並不是鬼王那麼簡單的,不過對方隱藏著,我們暫時找不到,所以你要是想儘快將目標找出來的話,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動手。」張碩說道。

直接動手的話就好說了,千葉就有很多辦法直接燒毀這片森林,一旦自殺森林遭到了極大的破壞,千葉相信這裡的鬼怪一定會出來的。

「破道之三十三蒼火墜!!」

千葉不動手則已,一動手就是一招極強的鬼道攻擊,而千葉此刻都能夠使用出三十三號鬼道了,也可見千葉在修鍊鬼道方面的強悍。

千葉一動手,一道火焰就從掌心爆發了出來,這種藍白色的火焰衝擊了過去,瞬間就將大量的樹木給轟暴了。

千葉如此暴力的攻擊,直接就將前田與大島兩人都嚇到了,雖然他們都聽說過陰陽師,也確定陰陽師是真實的,但是他們說到底還是沒有見識過陰陽師的力量的。

此刻千葉一招蒼火墜的攻擊就如此強悍,而後雷轟炮的攻擊又是轟出了一片空白區出來。

這樣的破壞直接就對這片森林造成了不小的傷害,可以說這裡的樹木生長起來可不容易,這片森林形成的天然陣法可沒有保護機制,只有一些致幻機制而已。

而這樣的破壞,自然對陣法有一定的影響,而陰氣也在鬼道的攻擊下被轟滅了不少,自然引起了自殺森林之中的鬼怪注意。

這些游散的鬼怪出現了,它們雖然受制於這裡的王限制,但在千葉的這樣破壞下,它們都已經不受控的對著千葉沖了過來。

一時間原本還祥和的自殺森林就發生了巨變,被大量破壞的樹木倒了一地,而千葉的攻擊才那麼幾下就出現了大量的幽靈。

這些幽靈十分的生氣,都沒有掩蓋自己的行蹤,那一道道虛影出現,直接就嚇得大島腿都軟了,這樣的情況讓大島都恨不得直接逃跑,可前田卻是一副十分興奮激動的樣子。

在看到了大量的幽靈出現后,她就知道要開始戰鬥了,千葉也沒有讓她失望,只見千葉快速的朝著這些幽靈發起攻擊著。

這些幽靈哪裡是千葉的對手?就算千葉並沒有使用巫力攻擊,但以著斬魄刀的普通斬擊就能夠一刀一個的幹掉這些幽靈。

而鬼道的攻擊更加的兇殘,只見那一片片轟過去的鬼道就帶走了一片片的幽靈,就算自殺森林之中藏著大量的幽靈,但面對著千葉這樣的攻擊還是不夠消耗的。

「可惡的陰陽師,居然敢來我亡魂的領地搗亂,那麼就不能留你了。」

千葉的這般攻擊,終於是將隱藏之中的鬼王給驚動了,在發現了大量的幽靈被幹掉了之後,它終於是忍不住出手了。

自殺森林之中的亡魂還是很好隱藏的,至少他們都沒有跑出森林搗亂,基本上都是好好的待在森林之中,如果不是有想不開的跑進森林中作死,一般都很少有人遇害。

「看吧,我就說這裡的主人不歡迎咱們了。」張碩對著千葉說道。

也不知道千葉是怎麼想的,如果說去對付鬼樂園那種,張碩真的是沒啥好說的,可自殺森林之中的鬼活的好好的,他們也不是經常害人,你偏偏跑來挑釁人家。

「綻放吧,綠葉丸!!」

千葉沉浸在戰鬥之中,對張碩的話一點都沒在意,而千葉直接始解了斬魄刀,讓張碩感到十分的意外。

只見千葉手中的斬魄刀化成了一把綠色的芭蕉扇,巨大的芭蕉扇就好像是鐵扇公主手中的芭蕉扇一樣,不過體型有些相似,但上面的花紋卻是不一樣的,這芭蕉扇的樣子比較尖,看著相似一片綠葉一樣,而不是芭蕉扇那種,但都是非常的大。

前田以及大島算是有些看傻眼了,明明還是在武士斬殺幽靈一樣的戰鬥,其中還有不少法術的釋放,怎麼一眨眼武士刀就變成了一張巨大的綠葉了?

而千葉用力揮動綠葉丸,大量的靈壓灌入其中,綠葉丸釋放出了一道綠光化成狂風朝著前方衝擊了出去。

張碩發現這道綠風對於那些樹木都沒有一點影響,甚至連吹動都沒吹動一下,但是對於那些鬼怪來說就不一樣了,這股綠風穿透他們的身體就好像刀劍穿透一樣,一時間沖在前面的幽靈都被撕碎了。

「該死的陰陽師!!」

鬼王之前雖然對千葉釋放的鬼道有些忌憚,但並沒有太過重視,這鬼道的威力對於鬼怪來說威力不錯,但他畢竟是鬼王,也不是那麼容易被殺死的。

可綠葉丸的攻擊,讓鬼王知道了死神始解后的厲害了,一招之下就將鬼王的身體給打得千瘡百孔。

其他的幽靈都被嚇到了,這一招下去大量的幽靈都掛了,剩下的都是好運沒有被攻擊得太多,如果被攻擊中兩三下的幽靈,就算沒當場死掉也都在漸漸崩潰最後死掉。

而鬼王都被打的千瘡百孔,直接就受了重創,他們這些幽靈怎麼扛得住?

「厲害了,這把鬼道系斬魄刀是專門針對鬼怪的,這種自我形成的斬魄刀與主人之間的契合是百分百的,與我這種奪取他人的斬魄刀來說成長性與配合上都更加的完美。」張碩心中想道。

看著千葉威風凜凜的對付鬼王,壓著鬼王打著,一看就知道鬼王對千葉都已經沒有威脅了,讓張碩都懶得動手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千葉對修行一直都是非常重視的,沒有足夠的實力面對這些兇殘的鬼怪,那麼最後只有被幹掉的情況。

上次便是因為張碩在對付伽椰子,讓千葉遭到了殃及,差點點就被幹掉了,如果不是張碩及時出現,當時已經瘋狂了的伽椰子怕就要對千葉等人進行屠戮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