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看不到了,我的眼裡、心裡現在全都是你。」雪薇一咬薄唇,猛然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柳雲祁道「不要推開我,好嗎?不要拒絕我,好嗎?我只想跟在你的身邊,我只想陪在你的身邊。」

柳雲祁一怔,雪薇那柔軟的身軀,以及鼻尖不斷逼入的體香,再加上她胸前那一團已經發育的有些規模的小蘋果都讓柳雲祁的心裡有些心猿意馬了起來,伸手便想要將她推開「不要這樣,作為一個女孩子,這樣做不好。」

雪薇不答反問,那幽幽的話語從柳雲祁的胸前傳出「吶~,雲祁,我的身體你喜不喜歡?之前艾麗就有說過了,她說,雪薇的身體最能惹男人喜歡了。可是雪薇不想讓別的男人喜歡,雪薇只想問你,你…喜歡嗎?」說著,那璀璨的星眸緩緩的抬起,看向了柳雲祁的眼眸。

這一刻,柳雲祁的心差點就要從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怔怔的看著雪薇那水潤的眼眸,柳雲祁情不自禁的就要低頭去吻她,而雪薇也是微微的揚起自己的嘴唇迎合了上去。

眼看著就要擦槍走火了,柳雲祁的胸口處突然就鬧騰了起來「哎喲!父親!你到底在幹什麼呀?!快把靈歌放出來,靈歌都快要被擠死了啊!」

頓時,柳雲祁與雪薇都怔住了,柳雲祁最先反應了過來,連忙的將雪薇推開,將自己胸前的衣襟微微的敞開,靈歌頓時撲扇著翅膀從中飛了出來,頓時,他有些尷尬的說道「不好意思,靈歌,我吵到你了。」偷偷的轉頭望去,只見雪薇此時正滿臉幽怨的看著自己,暗暗的吞咽了一口唾沫,柳雲祁是一眼都不敢再看雪薇了。

「哼!何止是吵到我了!還差點壓扁我了呢!」靈歌不滿的輕哼道,她的這句話頓時是讓柳雲祁與雪薇的臉上都有些尷尬了起來,偷情被抓到現行的尷尬也不過如此吧?

靈歌四處張望了一眼,發現雪薇居然也在,不由的有些好奇道「咦?雪薇姐姐居然也在這裡,剛剛是姐姐在和父親說話嗎?」

「額,呵呵,是啊,我們剛剛才說了一會話。」雪薇微微一笑,看了一眼旁邊好似鬆了口氣般的柳雲祁道「小靈歌,你能不能先離開一會?姐姐還有話沒跟你父親說完呢?」

「額?是嗎?」靈歌好奇的看看雪薇,又將目光望向了柳雲祁。

看了眼一旁還一臉我有話要說的雪薇,想到自己剛剛差點就要被她「吃了」,柳雲祁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唾沫,連忙轉身道「這時間也已經不早了,孤男寡女的畢竟不好,咱們…再聯繫吧。」

「柳雲祁!」眼見柳雲祁居然要走,雪薇頓時是嬌聲輕喝道。

柳雲祁的身形不由的一僵,靈歌則是饒有興緻的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似乎是覺得很有趣一般。

微微的轉頭望去,見蘿絲正紅唇輕咬的看著自己,那雙會說話的眼睛好似是在威脅著他「你要是敢走!我就怎麼怎麼樣!」

想到剛剛這女孩居然都開始誘惑自己了,柳雲祁心裡在突突狂跳的同時嘆了口氣道「我現在就在利茲學院,應該很好找的。」

說完,他就消失在了雪薇的房間之中,沒辦法,他是不敢再在她的房間里多待了。以前那個純潔可愛的雪薇現在突然如同狐狸精般,額,不對,是小狐狸精般的開始誘惑他,這讓他有些受不了,你無法想象,當一個純潔的小女孩開始誘惑一個人的時候,那種感觸到底會有多大,那誘惑的程度絕對是狐狸精級別的!而雪薇現在在柳雲祁的心中就是一隻小狐狸精。

額,小?突然,柳雲祁反應了過來,雪薇可比月兒大不了多少啊~她剛剛居然被一個小蘿莉給誘惑了?而且還是幼齡的小蘿莉,這…他這到底是定力差到了何種地步啊?!

想著,柳雲祁的心中還是不免的嘆了一口氣,他最後還是心軟了,最後他還是將自己隱藏了好久的行蹤透露給了雪薇,這不是會讓雪薇更加的誤會嗎?可是沒辦法,她一個女孩子,平時看起來是那麼羞澀的女孩子都已經做到這種地步了,他怎麼能夠狠下將她拒之門外呢?

也是從這一刻,柳雲祁發現了,女人將會是自己這一生當中最大的一個軟肋,也不知道以後,他會不會如無數的故事之中寫的那樣,栽在女人的手裡。

只歡不愛:禁慾總裁撩撥上癮 房中,雪薇見柳雲祁突然就消失了,不由的氣的直跺腳「可惡!真是太可惡了!為什麼人家都做到那種地步了你還是如同躲髒東西般的跑了?!我有那麼可怕嗎?!就不能聽人家把話說完嗎?!實在是太氣人了!」

慕然的,雪薇反應了過來。利茲學院?他剛剛是說自己在利茲學院?他把自己的藏身處告訴她了?那是不是說,自己還有希望?想到這裡,雪薇又高興了起來,看著窗外的月亮,擦掉自己眼角未乾的淚痕輕哼了一聲道「我就說嘛,以本小姐的魅力怎麼可能會被人嫌棄呢,原來是沒找對方法啊~」

頓了頓,雪薇嫵媚的舔了舔自己的嘴角「柳雲祁,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此時,公爵府外的一棟房屋之上,柳雲祁轉頭看了眼身後的公爵府是不禁的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濁氣,就差一點,他保存了幾十年的「童子身」就要被破了。

靈歌則是嘻嘻的笑道「父親,靈歌剛剛是不是出聲很及時呢?就差一點哦,就差一點你就要跟雪薇姐姐交合了呢?」 「靈歌你…剛剛是故意的?」柳雲祁滿臉詫異的看著肩頭上的靈歌,顯然是沒有想到關鍵時刻會是靈歌提醒了自己。

只不過,一想起剛剛的事情他心裡就有點複雜,既有點責怪靈歌的出言提醒,又有點慶幸她的出言提醒的及時,其複雜程度是直讓柳雲祁心中一陣的嘆息。

靈歌嘻嘻笑道「父親,我看雪薇姐姐還不錯嘛,人家女孩子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您就收了她得了,她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啊,反正這世界上大多數的男人都有很多的女人,特別是像您這樣出色的男人就更是如此了,您就別矯情了,將她收入房中做靈歌的母親吧。」

「什麼矯情啊?!」柳雲祁沒好氣的敲了下靈歌的腦袋道「大人的事,小孩子別瞎摻和,睡你的覺去!」

「父親,能不能別敲靈歌的頭啊,很痛的誒~」靈歌揉著自己的腦袋不滿道。

「我…」柳雲祁剛要說話,突然一道悅耳的嗓音傳入了他們的耳中「我看靈歌說的沒錯,你就是矯情,而且,你在處理這方面的事情上也太過優柔寡斷了!」

柳雲祁與靈歌不由的朝著一邊望去,只見身影一閃,一道倩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滄瀾姐姐?」

「雲祁,我現在倒是看出來了,你在女人的問題上總是處理不好,這樣可不行啊,要是將來你面對的是你的敵人的話,你也會如此心軟嗎?」滄瀾皺眉斥責道。

「哎~,我也不想的啊,可是,雪薇她都說到那份上了,我覺得如果自己再說些令她傷心的話的話那我也太不是人了吧。」柳雲祁嘆息無奈道,發生這種事情,他也是很無奈啊,可是沒辦法,雪薇她都做到那種份上了,他也實在是不忍心再去傷她的心了,他也是經過一番考慮才將自己的行蹤告訴雪薇的好不好?

「那現在怎麼辦?你是真的打算接受她?那樣的話,你就不怕影響了萊斯公爵與萊克王國之間的關係?」滄瀾問道。

「這些事情啊~」柳雲祁無語望蒼天道「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第二天清晨,柳雲祁一行人早早的就洗漱完畢起床準備出門去辦昨天沒辦完的事情,然而,還沒出門,門口就傳來了一陣陣的喧囂之聲。

皺了皺眉,柳雲祁與滄瀾等人相視一眼,卿肅略顯警惕的上前將大門打了開來。

門前的這一幕頓時是讓他們一眾人等大皺眉頭,只見他們的屋前不知何時積聚了密密麻麻的人群,大部分是利茲學院的學員,而且有些還是熟面孔,羅經、林飛、嚴符、陳曉、梨尤、陸薇霜、巴克、沐風俱都在其中,他們此時都是各有表情的看著柳雲祁一行人出現在門口,而在他們身後的俱都是密密麻麻的學院學員,此時都是在互相竊竊私語著,不時的看看前方的一名身穿綠衣的青年以及幾名老者在討論著一些什麼。

林飛等與柳雲祁相熟的人看著他的表情之中滿滿的都是自信,這看的柳雲祁是一陣的莫名其妙。

而羅經、梨尤、巴克、沐風則是看著柳雲祁的神情之中滿滿的都是複雜之色,陸薇霜則是與前者完全不同,柳雲祁能夠感覺的到,她盯著自己的眼神之中滿滿的都是憤怒,這幾人看著他的目光都讓柳雲祁感到一陣的莫名其妙了起來,而更加讓柳雲祁莫名其妙的是,大早上的這些人都聚在自己門前做什麼?

而見柳雲祁一行人終於出來了,頓時現場爆發出了更大的議論之聲,頓時柳雲祁一行人的眉頭皺的更深了,沐糯是第一次見到如此陣仗,有些懼怕的抱緊了柳雲祁的手臂縮到了他的身後。

「出來了,出來了,聽說,這就是我們利茲院長雪藏多年的王牌武尊呢!沒想到年齡還這麼小啊~,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不知道這小子能不能打的過從烏魯茲學院來的那位武尊呢,聽說那位武尊可是在一年以前就進入武尊的層次了,對於這階層的力量肯定是運用的無比熟練了。」

「是啊,是啊,這小子看起來都還沒有我弟弟大的樣子,就算真的是武尊估計也不會強到哪裡去吧?這次我們利茲學院估計要丟臉丟大咯。」

「你們看,那小子身邊還跟著幾個人呢,那幾個人的實力我居然統統都看不透誒,該不會是他的護衛什麼的吧?這小子的身份肯定不簡單,連護衛都有武王以上的實力。」

「誒~,你看,這小子的艷福不淺啊,身邊那兩個女人都好漂亮啊~,該不會都是他女人吧?」

「一定是了,你看,那個小美女一直抱著他的手呢~」

「啊~,真好啊,要是我也有個這麼漂亮的女人粘著我就好了啊~」

而在這群學員的最前方,一名綠衣青年在幾名老者的陪同下有些頤指氣使的說道「你小子可真夠大牌的啊~,居然敢讓我們等了半個多月,希望一會打的時候你的實力會像我等待你的時間一樣的長(強)。」

柳雲祁並沒有理會他,皺眉望向了陪同在綠衣青年旁的摩羅丹「副院長,這是怎麼回事?我應該說過,我不喜歡被人打擾,如今,你帶著這麼多人來我這裡是什麼意思?」

眼見柳雲祁如此不客氣的對他們學院的副院長說話,在場的學員們包括那幾名外來者都是不禁愣在了原地,他不是這個學院的學生嗎?怎麼對副院長如此說話?羅經看著柳雲祁則不免的皺緊了眉頭,顯然也是沒有想到柳雲祁會這麼不將他老師放在眼裡。

在如此多的學生面前被柳雲祁質問,摩羅丹的臉上也不由的多了幾分尷尬「呃~,小兄弟啊,老朽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啊,你貴人事忙,平時難得見上一面,而這位烏魯茲學院來的小兄弟說要跟你比試一下,總找不到人也不是個事啊?這不,前天老朽聽說你回來了,但是又找不到人,今天早上只好帶他來你這裡了,這樣也免得耽誤你的事情不是?」

「就是!都說你們利茲學院雪藏的一位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學員,我這特地的從文森來到這裡,你這位天才老躲著不見我是怎麼回事呢?」綠衣青年暗含譏諷的說道。

柳雲祁並沒有理會綠衣青年的嘲諷,淡笑的望向摩羅丹「吶~副院長,你說,我長的是不是很像猴子啊?」

在場的學院們都是愣住了,摩羅丹一時之間也是有些反應不過來「啊?猴子?小兄弟你這是什麼意思?」

柳雲祁的臉瞬間就沉了下來「你當我是耍猴的?!讓我跟誰打就跟誰打?嘰嘰歪歪的,自己什麼貨色都不知道?就這種東西也配挑戰我?!」

「噗呲~」

滄瀾與沐糯忍不住先笑出了聲來,隨後,在場的眾位學員們都是忍不住的笑出了聲來,實在是這半個月他們被這位武尊給欺壓了太久了,他的囂張讓學院里的學員們都是敢怒不敢言,如今,柳雲祁這句話也算是為他們出了出氣。

「額…這個…」摩羅丹還真沒想到柳雲祁會如此不客氣的侮辱對方的武尊學員,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綠衣青年莎薩頓時臉色是一陣青紅交加,從來就沒有人敢如此侮辱他,自從他上了武尊之後就更沒有了,如今柳雲祁這句話無疑是在挑戰他的自尊心「你小子剛剛說什麼?!有種給我再說一遍?!」

莎薩身邊的白鬍老者,烏魯茲學院副院長也是忍不住皺眉道「摩羅丹,這就是你們學院的武尊?未免也太過狂傲了吧?!」又忍不住打量了柳雲祁幾人一眼,當即是愣在了原地,柳雲祁一行人居然沒一個是武尊以下的,沐糯與卿肅的實力他更是無法看透,而柳雲祁的實力居然也是在巔峰武尊,如此實力,實在是讓他汗顏啊!一時之間,也是忘記了反應。

而他身邊的老者教師們也是紛紛的附和起自己的副院長了起來,以發泄自己的不滿。

摩羅丹則是有些不好意思道「額…這個,有實力的人狂傲一點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啊~,你們的學員不也是如此嗎?都是可以理解的,可以理解的。」

柳雲祁雙手環胸,冷冷的看著莎薩「三息之內,給我滾出我的視線範圍,不然的話…」

「不然的話會如何?!你倒是給我說說看啊?!」莎薩也是火了,滿臉陰寒的盯視著柳雲祁,眼神之中宛若實質的寒光幾乎要將柳雲祁凍成冰塊。

而在場的人也是紛紛安靜了下來,定定的看著面前的這一幕,摩羅丹與烏魯茲學院的教師們都是快速的反應了過來,一個個閃身到了四周就互相的撐起了防護屏障。

「不然的話,後果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會如何…」

而這時烏魯茲學院的副院長則是反應了過來,剛要出言制止面前即將發生的事情,可已經來不及了,眨眼的功夫,柳雲祁突然就出現在了莎薩的面前,莎薩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他捏住了脖子狠狠的摁到了地上。 「喂!你看到了沒?他剛剛那速度!」

「我看到個鬼啊?!我什麼都沒有看到!就只是眨了眨眼那人就被摁到地上去了!」

「天哪!那小鬼到底擁有怎樣的一股力量啊?!那可是武尊啊!在他面前居然連反應都做不到就被摁到地上去了!」

在場的人紛紛是臉色大變,實在是柳雲祁的動作太過快速了,十多米的距離轉瞬就至,根本就連反應的時間都不給人留下,這份速度縱然是已經見過一次的滄瀾與卿肅都是不免的面色微變。

蘿絲更是已經驚訝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雖然她一直以來都知道自己的心上人實力強勁,可卻沒有想到會強大到如此地步。

而在場武尊們臉色也滿是驚俱之色,剛剛,他們都沒有反應過來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莎薩就被柳雲祁摁到地上去了。

並沒有理會在場眾人的目光,柳雲祁邪笑的看著被自己卡住喉嚨在地上難受的撲騰著的莎薩道「初階武尊?就你這樣的也敢在我面前丟人現眼?你這顆頭我看著挺礙眼的啊,要不,我替你摘了吧?」似乎是感受到柳雲祁言辭上的認真,原本正惱怒的掙扎著的莎薩看著柳雲祁的神情之中不免多了一絲驚俱之色

「小子!你敢!」烏魯茲學院的副院長當即就鬚髮皆張的朝著柳雲祁就要衝過來,與其同行的烏魯茲學院教師們也是反應了過來,紛紛的朝著柳雲祁就飛撲了過來。

滄瀾與卿肅想也沒想的就擋在烏魯茲學院的副院長與那些個教師的面前,似是感受到兩人實力的強大,烏魯茲學院的一眾教師們紛紛的出言斥責道。

「既然已經贏得了勝利,又何必要出言侮辱我們烏魯茲學院的學員?!」

「你們利茲學院就是如此教授自己學院的學員嗎?如此的目中無人,目無尊長?!」

而見卿肅與滄瀾僅是兩個人居然就擋住了烏魯茲學院的一眾教師,在場的學員們都不禁的呆愣在了原地,這是怎麼回事?不只是柳雲祁的實力強大,就連他身邊的人都是實力如此駭人嗎?為什麼,連同烏魯茲副院長在內的五名武尊強者都不敢直接對其發生衝突?

柳雲祁輕輕一笑,語氣之中略帶邪氣的說道「吶~你們都老糊塗了嗎?決鬥雙方若在決鬥期間,任何一位發生意外的話,那都要毫無怨言,身為老前輩的你們難道不知道?」

「但你已經贏了!既然贏了又何必要如此對待我們學院的學員?!」副院長怒道,柳雲祁這實在是有些強詞奪理了,既然已經贏了,那就不能再傷害挑戰者,這是公認的事實。

看著面前一臉驚恐的望著自己的莎薩,柳雲祁反駁道「不,我還沒有贏哦,贏的條件是要一方失去戰鬥能力,亦或者一方認輸,你看看他,還撲騰的厲害,明顯的還不想認輸,既然他不想認輸,我就只好受累,讓他不再撲騰了。」柳雲祁的這番辯駁頓時是讓滄瀾皺了皺眉頭,就連在場的眾位利茲學院的學員們看他的神情都有些變化了,現在就算是利茲學院的人都看出來了,柳雲祁這是在強詞奪理,故意為難莎薩,難道他真的想殺了莎薩?

「你!」烏魯茲副院長被柳雲祁辯駁的無話可說,眼看著莎薩因為缺乏空氣臉色已經逐漸的變為了豬肝色,烏魯茲副院長怒瞪向了摩羅丹「摩羅丹!這就是你們學院雪藏多年的天才?!你就如此縱容他在我們面前傷人而不管?!」

摩羅丹頓時有些為難的看向了柳雲祁「雲祁小兄弟啊,縱然這位小兄弟他有不對的地方,可教訓的太過了可就不好了啊,這樣會傷害我們兩家學院的關係的,給老朽一個面子,放過他吧。」

摩羅丹的這番話一出,頓時烏魯茲學院的教師們臉色都黑了下來,摩羅丹這麼說就好像錯的全是他們烏魯茲學院一樣,而他們利茲學院卻是迫於無奈?而偏偏他還打著說情的名頭,讓他們烏魯茲學院的不敢對此多加反駁。

摩羅丹的話音一落,柳雲祁就自動鬆手了,拍了拍手,一臉我很為難的說道「既然副院長開口求情了,那身為學院一份子的我又怎麼好拒絕呢?不過一隻猴子而已,放了也就放了吧。」

「咳咳…」重新呼吸到新鮮空氣的莎薩頓時如獲新生般拚命的呼吸起了那一股股久違的空氣,只不過,那看著柳雲祁的目光無比的怨毒。

感受到莎薩那怨毒的目光,柳雲祁對其微微一瞪眼,頓時,莎薩有些驚俱的將視線移了開來,顯然是對柳雲祁有了陰影。

滄瀾見其如此,面上頓時鬆了一口氣,而利茲學院的一眾學員們也是紛紛明白了過來,原來柳雲祁根本就沒想要殺莎薩,只不過是在等副院長開口呢,這也是在為學院掙面子不是?頓時,在場的人面上都是有光了,看著柳雲祁也是不禁的多出了一分異樣的神情,不過,這不包括所有人,就比如陸薇霜,他看著柳雲祁的神情還是很憤怒,不過在憤怒之中多了一抹複雜。

烏魯茲學院的教師們見其如此,紛紛的繞過了卿肅與滄瀾,來到了正慢慢爬起的莎薩的周圍將其保護了起來,柳雲祁對此是嗤之以鼻的,如果他真想殺莎薩,這些人根本就擋不住他。

摩羅丹也是鬆了口氣,那緊握的拳頭也是微微的鬆了開來,說實在的,他在開口求情的時候還真不敢想象柳雲祁是否會給自己面子,因為從始至終,柳雲祁就從來沒有將他放在眼裡過,如今,柳雲祁頭一回給了他面子,他的心情也是異常的愉悅了起來「烏魯茲副院長,你那句話就說錯了啊,我們學院的學生可是很尊師重道的,你看看,身為副院長的我,一句話他不是就放過了你們的學生?說來我這個學員心性也不壞,只是有些頑皮而已,剛剛也只是嚇嚇你們的那位小兄弟而已,沒想到你們居然還當真了。」

摩羅丹這一番夾槍帶棒的「好話」聽的烏魯茲一眾教師們臉色是一黑再黑,自從來到利茲學院的這半個月以來,他們一直都是順風順水的,從來都沒有人敢對他們不敬,如今一遇到柳雲祁沒想到這一切都變了,他們學院不僅學員被羞辱了一遍,就連他們的顏面也是一再的受到挑釁,而且,他們還無法反駁,這實在是鬱悶的要讓人吐血了。

然而,正在在場的眾人揚眉吐氣的時候,一道如同黃鶯般悅耳的嗓音突兀的響了起來「利茲學院果然名不虛傳,教風嚴謹,令我們烏魯茲學院刮目相看,只是不知我周霞有沒有那個機會能夠挑戰一下這位學弟呢?」

突兀的,場中出現了一名女子,該女子膚如凝脂,肌膚勝雪,一雙傲然的雙峰在身前高高的挺立,秀麗的容顏尤帶傾國之色,那雙水潤的大眼睛就如同無波的湖水般不起任何波瀾,她就如同一朵寒冬綻放的臘梅般,既賞心悅目,又是那麼的冰寒刺骨,讓人覺得無法靠近。

「副院長,各位老師們。」周霞看了眼正一臉好奇的看著她的柳雲祁,對著烏魯茲副院長等人躬身行了一禮,隨即再次將目光對準了柳雲祁「如何,這位學弟,你願不願意接受我的挑戰?」

聞聽周霞自報姓名,在場的眾位利茲學員們都是紛紛交頭接耳了起來。

「居然是周霞?沒想到她也來了?」

「周霞那可是與梵蒂岡聖女其名的兩大天女,沒想到這次居然也來到我們利茲學院了,為什麼之前就沒有看到她出現呢?!」

「先前那個武尊一定是他們烏魯茲放出來測試我們學院的,如果我們學院打不過他,周霞自然不用出手,如果那個武尊打不過我們學院的代表,那周霞也會看清我們學院代表的招式,果然是打的一手好算盤啊!」

「哼!就算算盤打的再響又如何?剛剛他們交手只是一瞬間,我就不信周霞能夠看得出什麼!」

摩羅丹見周霞再次來挑戰柳雲祁了,也不由的轉頭看向了柳雲祁,說實在的,他根本就把握不住柳雲祁的想法,也是害怕因為自己隨意的決定而惹怒了他,要是柳雲祁生氣了,不幫他們的學院,那他們利茲學院就真的要完蛋了。

烏魯茲副院長也是皺眉望了眼柳雲祁,隨即望向了周霞「你別看那小子年齡好像很小,但他可是實打實的巔峰武尊,你有把握嗎?」

「巔峰武尊?!」在場的人,除了柳雲祁這波的,除了烏魯茲副院長與周霞外,一個個就如同見了鬼一樣的看著柳雲祁,十八歲,哦不!十五歲不到就到巔峰武尊,這可能嗎?縱然是對柳雲祁有一定了解的摩羅丹此時看著柳雲祁都是除了震驚還是震驚,下意識的查探了下柳雲祁的實力,果然,已經快突破武尊的極限,是實打實的巔峰了!在場的人都不禁看向了柳雲祁,只見他的臉上還是毫無波動,就靜靜的站在原地,既不承認,也不否認,頓時,在場的人都是信了幾分柳雲祁巔峰武尊的實力。

「天啊!還沒十五歲就已經是巔峰武尊了,這是何等的妖孽啊?!」這是在場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而剛剛那名被柳雲祁摁在地上狠狠羞辱了一番的莎薩看著柳雲祁的表情也是一陣愣神,隨即又是陰沉了下來。

在震驚過後,在場的人都不免的將目光轉向了周霞,傳言周霞才高階武尊,高階武尊挑戰巔峰武尊,這有勝算嗎?

並不在意周圍人的目光,周霞點了點頭,眼中有著些許狂熱的看向了柳雲祁「我已經很久沒有突破了,正需要跟強者戰鬥一場以尋求突破!」 在場的眾位學員們都是不禁將目光轉向了柳雲祁,他們也是有些期待周霞與柳雲祁之間的戰鬥到底會是個什麼模樣的。

至於之前那個莎薩?那個人早已經被眾位學員們忘到了腦後,柳雲祁之前說過,莎薩不過是初階武尊,而烏魯茲副院長則說過,柳雲祁是巔峰武尊,兩個人的實力從根本上就差了好大一節,輸給柳雲祁也是正常的,至於柳雲祁那電光火石般的速度?在場的學員們則是自動將其歸為自己實力不夠,所以才會看不穿。

摩羅丹也是以詢問的目光望向了柳雲祁,顯然是想要問問柳雲祁的意見。

其實,到現在,柳雲祁出不出手都已經不重要了,他把烏魯茲學院的人帶到柳雲祁這裡來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要讓學院里的學員,以及所有人看清,他們學院也是有武尊可以參加大會的,柳雲祁的表現早已經超出了摩羅丹的意料,所以,現在他出不出手也已經不重要了。

在在場人期待的目光之中,柳雲祁出乎意料的搖頭道「我才不要跟你打,女人什麼的,最麻煩了,我早已經體會到了,跟女人打是會吃虧的,滄瀾姐姐,你不是說過會幫我擋住對我圖謀不軌的女人嗎?喏,這個就是了,把她挪到一邊去。」

滄瀾微微一愣,頓時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這是怯戰嗎?身為武尊,你的榮譽感呢?」周霞看著柳雲祁那副模樣頓時皺緊了眉頭。

柳雲祁無所謂的聳聳肩道「榮譽什麼的要來幹嘛?不要把你們那套用在我身上。」

看著柳雲祁那略顯懶散的模樣,在場的人都不免的愣住了,蘿絲則是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柳雲祁,她實在是有些看不懂,柳雲祁這到底是在演的哪一出啊?其實,不只是蘿絲不懂,就連跟柳雲祁熟識的滄瀾等人也不知道他在打什麼算盤,他們不相信柳雲祁是真的會因為覺得麻煩而真的怯戰的,因為柳雲祁從來都是只要是敵人,不管男女都會統統將其滅殺。

眼見柳雲祁真的不想上前與周霞對戰,滄瀾一個閃身就擋在了周霞面前「聽到了?雲祁他不想跟你打,請你讓開。」

周霞皺眉看了眼滄瀾,頓時是微微一愣,剛剛沒有注意,沒想到滄瀾居然也是巔峰武尊的實力,雖然也想跟滄瀾打一場,但她現在是對柳雲祁發出的挑戰「你個懦夫!難道你就只會躲在女人的屁股後面嗎?!」

「你錯了哦~」柳雲祁搖晃著手指一臉小孩子的天真模樣「我現在還只有十三歲,還沒有成年,躲在女人的身後並沒有什麼不對啊?而且,滄瀾姐姐的背影可是很迷人的哦~,看著很賞心悅目呢~」

「噗呲…」

看著柳雲祁那一副可愛的模樣,蘿絲不禁偷笑出了聲,她還不知道柳雲祁原來還有這麼頑皮的一面呢。

柳雲祁的話讓在場的人頓時是微微一愣,雖然心中鄙視柳雲祁的託詞,但卻又不得不承認他的道理是正確的,作為一個還未長大成人的小孩子來說,雖然是男性,但躲在年長女性的身後確實也沒什麼不對的,可不對的是,柳雲祁可是巔峰武尊啊!巔峰武尊啊!怎麼可以與普通小孩相提並論呢?!

柳雲祁的那句「背影很迷人」讓滄瀾的身形明顯的一顫,臉上微微的泛起了紅暈心中薄怒道「雲祁這小子,就知道亂說話!」

「你這是強詞奪理!快從她身後出來接受我的挑戰!」周霞見柳雲祁居然拿自己的年齡當託詞,頓時也是有些怒了,這麼多年以來還是頭一次有人拒絕她的挑戰,而且是以這麼另類的方法拒絕她,這讓她的心裡有些不舒服了起來。

柳雲祁則是一臉害怕的模樣望著她道「這位姐姐,難道你有欺負小孩子的習慣嗎?滄瀾姐姐,快保護我~」

「噗呲~」

這次,就連原本有些生柳雲祁氣的陸薇霜都是忍不住的笑出了聲來,她這次算是看出來了,柳雲祁就是這種性格,天生的愛搞怪,而在場的利茲學院的學員們也是紛紛的跟著笑出了聲來,顯然也是對柳雲祁這幅搞怪的模樣感到好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