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傅!」李玖看向沈燕翎的樣子突然道。

「師傅?」許良看向沈燕翎道:「清風道人?老傢伙,你還真是陰魂不散。」

沈燕翎身上的喉嚨中冒出一個豪放的聲音,聽聲音應該是個中年人。

「一道殘魂罷了,小李子,現在我附身的這個就是我的徒孫吧,不錯,確實適合練劍。」

「嗯,你,你不是當年被我封印在劍里的小子嗎?看你這樣,這幾年過的不好?」

「唉,瞅瞅你這煞氣衝天的樣子,來來來,讓貧道給你驅一驅。」

許良牙都快要咬碎了,他雙手握拳大聲道:「很好,一個也是殺,兩個也是殺,殘魂罷了。」

「若不是當年你封印了我,我也不至於現在才出來,真是感謝上天給我這個親手報仇的機會。」

清風道人下意識的摸摸了鬍子,後來意識到沈燕翎只有光禿禿的下巴,只能尷尬的放下手道:「這個,確實是貧道的失誤。」

「不過你現在都出來了,就放過我這些小輩如何?」

許良雙眼漆黑憤怒的瞪着清風道人道:「說的真好聽,我今天要報仇你能如何?」

清風道人打斷道:「行了,行了,給你面子你就接着。」

「你自己想想當年你自己造了什麼孽。」

當年許良脫離肉身,魂體化魔,一個人來到京城殺掉了那個官員家的二小姐和全部家丁,最後回到村中后發現青荷的肉體成魃被清風道人封印后,又屠了一整個村子。

「你殺了那些人後沒有讓他們進入輪迴,反而將他們的三魂七魄撕碎。」

「應果輪迴,報應不爽,你被關押這麼多年是因為天道的懲罰。」

許良雙拳顫抖,身上魔性湧現,面部開始扭曲,一灘灘黑色的液體湧上面龐,黑色的液體凝固形成一具猙獰恐怖的黑色面具。

陰冷的聲音從面具下發出道:「你說的沒錯,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能一眼看穿我的魔性。」

清風道人單手持劍橫在胸前道:「出來了就趕緊打吧,我這縷殘魂收拾你還是夠用的。」

話落,清風道人伸出手指,叮的一聲彈在青銅劍之上,青銅劍微微震顫,青色的劍氣如同波浪一般開始向四周擴散。

許良臉上的黑色面具嘴角揚起,似乎擁有生命一般嘲笑道:「老東西,你這縷殘魂都虛弱成這樣了,你憑什麼殺我?」

「我憑什麼殺你?」清風道人似乎聽到一個很好笑的笑話一般,他轉頭朝向葛青的方向道。

「你手裏這法器我雖然沒見過,不過應該有記錄影像的功能吧。」

葛青停下瘋狂開火的除靈,收起冒着白煙的槍管點了點頭。

清風道人滿意的笑了笑:「那你可記好了,等我這徒孫醒過來後記得給他看看我是怎麼用劍的。」

清風道人反手握住微微顫抖的劍柄,青色劍氣隨着他的動作開始如同狂風驟雨一般席捲整個蓮花台。

那彷彿虛無縹緲的青色劍氣在觸碰到許良時如同火焰一般開始燃燒,許良身上黑色的液體不斷的消散再重新出現。

「貧道當年給此劍命名為斷江。」

「就因為我的劍意為變幻,所以這些劍氣也如同流水一般流動。」

「你小子還是太心急了,我就是為了幫你消除怨氣才留一縷殘魂在這裏的。」

「當年你的劍氣對我有傷害,如今多年過去,我不斷吸收陰氣,你日漸削弱,我不信你還能鎮壓我。」許良的背後展開一雙雙黑色的翅膀,在青色的風暴中飛舞著。

清風道人看向李玖道:「雖然為師還想再看你一眼但是時間不多了。」

話落,清風道人朝葛青方向比劃了一個劍指大聲呵道:「徒孫,看好了!」

「我這柄斷江之所以強大,正是因為劍意與劍道的契合程度比其他鬼道神道的契合度更大。」

呵……

沈燕翎的身體中泛起金光,頭髮開始瘋狂生長,渾身上下似乎都充滿生機。

周圍不斷飛旋的青色劍氣突然凝滯,柔順的劍氣突然如同有了鋒芒一般沖向許良,並且每一絲劍氣的威力都在不斷增加。

就如同是天空中細密的雨線在一瞬間被冰凍成無數把鋒利的冰刀一股腦的刺進許良的身體。

「劍意為變幻,劍氣自然也能變幻,如同水的三種形態,從柔順到鋒利。」清風道人一邊說着一邊隔空畫出一道金色的符籙。

符籙啪的一聲貼在青銅劍上,青銅劍四周的劍刃開始冒出血紅色的邊緣,邊緣鋒利無比,威力比任何一道青色劍氣都要強大。

清風道人一步步走到許良的面前,許良此刻面前眾多撲面而來的青色劍氣已經自顧不暇,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清風道人提劍走來。

「雖然我現在不能一劍殺了你,但是廢些手段還是能做到的。」

清風道人笑眯眯的走向許良。

許良臉上猙獰的面具那雙漆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清風道人道:「不可能,我現在已經是A級中階的實力了,你殺不死我。」

清風道人又笑了:「這些等級都是閻王自己評的吧,想當年我殺你的時候還沒有這些等級。」

「上路吧,不跟你廢話了。」

手中紅色的劍刃一點點沒入許良臉上黑色的面具,面具露出痛苦的表情,許良的掙扎動作幅度開加大,幾個動作不慎反而被青色劍氣刺破,黑色的血液泊泊的流着。

在一陣撕裂聲音后,許良臉上的黑色面具也完全滑落,至此,許良所有的惡念被驅散。

「好了,我要把這幅身體還給我徒孫了。」

清風道人笑道,說完,一個白髮中年從沈燕翎的身體中鑽出,沈燕翎也恢復了原來的狀態,長發也開始脫落,頭皮上的頭髮長回原來的長度。 青紋巨蟒的體形非常龐大,即使是蛇尾,也比林軒的腰還要粗,這一下抽打,實在夠勁!

即使蛇尾被芯靈之盾擋掉了不少傷害,林軒還是被這狠狠的一下直接給撞飛出去!足足飛出去五六米,還在地上滾出一段距離后才緩掉這股勁!

顫顫巍巍的站起來后,林軒簡直后怕不已,看看自己的血量,赫然只剩下了不到100點!要不是芯靈之盾幫他擋了500點傷害,真的是滿血都要被秒了!

青紋巨蟒看著這個弱小的法師,吃了自己這麼狠的一擊,居然還沒死,憤怒的甩弄著身子,繼續朝林軒衝過來!

林軒看著青紋巨蟒又沖了過來,忙沉下心,全力聚集身邊的風元素和火元素!

就在青紋巨蟒快要衝到林軒身邊時,林軒猛的一抬手中的法杖:

「真-盤卷火焰!」

一股衝天的巨焰從青紋巨蟒的身子下面升起,將其包裹在其中,焚天滅地一般,周圍的植物瞬間被燒成了灰燼!青紋巨蟒在巨焰中瘋狂的扭動著身子,可是卻無濟於事!

一個個灼燒的傷害不斷的從青紋巨蟒的頭上升起!

一會後,青紋巨蟒終於不再掙扎,重重的摔倒在地上!顯然是被活活給燒死了!

「呼!」林軒鬆了一口氣,這次差點就玩大發了!

說實話,自從林軒上次一連斬殺9隻精英級boss后,林軒的心裡其實對這些boss已經有了一絲輕視,認為它們都不過如此!所以這一次看到是一隻普通boss的時候,他是沒有怎麼放在心上!差點就陰溝裡翻船了!

其實他以往能越級殺boss,完全是靠大沼澤術這個技能!減速配合高爆發才能無往不利!

但是【蒼穹】里的boss不是一成不變的,他的大沼澤術面對地面上的boss還好,面對不依靠地面行動的生物是一點用都沒!而且隨著等級的增高,boss的技能也是各種各樣的!不少技能都能無視減速,比如黑山軍統領那個瞬間突進的技能,所以說在【蒼穹】里是不可能一招鮮吃遍天的!

林軒也是在心裡警惕起來,獅子搏兔亦須全力,自己以後絕對不能輕視任何人!

不過其實林軒也是眼界太高了,換做別的玩家,能單挑一隻同等級的精英級野怪就能橫著走了,至於單挑同等級boss!呵呵,我是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的!

要是被別人知道林軒這傢伙單殺了一隻比自己等級高的boss,還要唏噓自己不應該小看這隻boss的話,指不定要被他們給噴死!

林軒從背包里拿出體質藥劑,在這個充滿危險的森林裡,林軒可不敢站著不動慢慢回血!

血量回上來后,林軒走到了青紋巨蟒的屍首旁!

青紋巨蟒捲縮在地上,渾身焦黑一片,屍體下面留有一些金幣還有1件青銅器!

按理說這隻青紋巨蟒只爆了一件青銅器實在是有點少,不過林軒顯然沒有沮喪之意,原因就是這件青銅器赫然是一枚戒指!

戒指的爆率一向低的離譜,這枚青銅器戒指在外面可能兩件青銅器都換不到!

迪斯拉之戒(青銅器)

精神+25

血量+100

魔法+100

技能釋放範圍+10%

要求等級:20級

要求職業:元素法師,牧師,薩滿

……

這個戒指附加的效果著實實用,增加施法距離,林軒跟別人戰鬥的時候就可以多使用一個魔法!只是林軒現在等級只有19級,目前是佩戴不了了!

將戒指和金幣放進背包里后,林軒在青紋巨蟒的屍體旁邊蹲了下來,閃著綠光的雙手伸向青紋巨蟒,赫然是在使用採集術!

採集術除了可以摘取草藥外,其實也是可以採集野怪身上的材料!

只是林軒之前遇到的boss都是人形野怪,人形野怪可是不能採集的!而那些普通野怪的材料,說實話,林軒還真看不上,放進去純屬浪費格子!所以林軒到目前為止都很少使用採集術!

片刻后,一對巨大的蛇牙出現在林軒的手上。

「叮,恭喜玩家林軒成功採集青紋蛇牙!」

青紋蛇牙:采自青紋巨蟒的兩顆毒牙,青銅級材料,適合製作匕首一類的裝備。

這種材料林軒也只能拿去賣錢,畢竟他沒有學會鍛造或縫製這類生活技能!

這對蛇牙品級為青銅級,如果使用的玩家鍛造等級高的話,有很大的成功率鍛造出一把極品青銅器,如果鍛造等級不高話,則有可能只打造成一把黑鐵器或者乾脆直接失敗!

林軒手上這對蛇牙應該和一件普通的青銅器價格差不多!

將蛇牙也放進背包后,林軒繼續往森林的深處走去!

……

一個小時后,埃佛萊森林的深處。

林軒收起手中的咒逐法杖,在背包里拿出精神藥劑一口灌了下去!

在他腳邊,是成堆的野怪的屍體!

林軒發現,越往森林內部走,野怪的密集度就越大,他一路走來,什麼毒蛇啊,猿猴啊,野豹啊!各種各樣的野怪層次不窮!而且密林中遮擋物太多,有時野怪突然衝到你邊上你才會發現!

即使林軒反應這麼快的人,依舊是小心翼翼的在密林中行走!即使這樣,林軒還多次被逼入險境!

就說剛才,林軒撥開擋路的藤蔓后,林軒發現5隻猿猴正在不遠處大眼瞪小眼的看著自己,嚇得林軒急忙拔出法杖應戰,經過激烈的戰鬥后,林軒還是一一把它們給降服了!

林軒抹了一把汗,喃喃的說道:「森林這麼大,這得找到什麼時候啊!」

長時間的保持警惕,即使是林軒,也不由的感覺到一絲絲的疲倦!而且野外是不能下線的,要是現在回程的話,今天一天的功夫就白費了!

咬咬牙,林軒繼續往前走,他還就真不信了,這些巨蜂總不可能藏起來躲著自己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