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傅,我們先回家吧,我這就命人做一大桌豐盛的午餐,大家吃好喝好!」

「好呀,我要吃美食!」

小白頓時喊道,一下子就暴露了他的少年本性。

這邊發生的事情,自然也傳到了趙貳的耳中。

趙貳聽說沈傾又帶了兩個人來,蹭吃蹭喝,心中便有些不滿了。

難不成,沈傾是把他兒子當作冤大頭了嗎?

計算好他們差不多吃完飯的時間,趙貳便一人去往了趙無極的院子里。

「父親,你怎麼來了?」 快穿之夢中行 趙無極擋在趙貳的身前,急忙說道。

「我兒的師傅來了,我作為父親怎麼不該來看看?聽說我兒的師傅似乎還帶了人來?」

「父親,我們晚些再說,好不好?」

趙無極生怕自己的父親惹沈傾不開心。

「為什麼要晚些說,現在不正好嗎?放心吧,我們趙家這麼大的產業,你師傅要是帶幾千人來,也沒事的,對我們趙家來說,這只是九牛一毛罷了。」

沈傾自然是一下子就聽出了趙貳話裡面的意思。

當即笑道,「謝謝趙族長了,趙族長果然是名不虛傳啊!既然如此,我就帶著他們多住些日子裡。還需要趙族長多多款待了。」

小白自然也聽出來了趙無極父親的意思,很是不滿。

「趙無極啊,我可是你師叔,你家裡的人怎麼都不向我問好/。」、

小白是更傲了。

「什麼?」趙貳更是大驚。

眼前說話的分明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孩子,這樣的小孩子也想做趙無極的師叔?

趙無極可是趙家的大少爺,趙家可是明宮排名前三的家族!

這小孩簡直是做夢了! 小白很是得意的看著趙貳,他自然知道這是趙無極的父親。

他擺明了,就是故意的。

趙貳不能對小白怎麼樣,但是可以對趙無極怎麼樣。

趙貳看著趙無極,面色很是鎮定「無極,這個小孩,他是誰?」

趙無極看著自己的父親,覺得很是為難。

「父親,他是我師傅的弟弟,所以」

「逆子!你給我閉嘴!本以為你已經長大了,卻不想是連番做出這樣讓我失望,讓家族蒙羞的事情來!你平日里乾的那些事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這樣丟我趙家的臉面1」

趙貳的憤怒,已經無法用言語來表述了。

「父親,並不是你想的這樣!」

趙無極還有許多話要說,他要說師傅是多麼的厲害,他要說師父和守護者成為了朋友,他要說這個師叔也比上域的所有人都厲害啊。

但是趙貳哪裡肯聽他說,自然已經斷定了他的不學無術,惹事生非。

「趙無極,原來你過的這麼慘啊」

小白卻是不嫌事情大一般,詫異的看著趙無極,臉上的神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你!」

趙貳生氣了。

「你一個小孩子,憑什麼肆意判定我趙家大少爺的生活,他出生豪門,從小便是錦衣玉食,所有人看到他都要對他恭敬,註定了他這一生必定是人上人。你呢?你是哪裡來的小孩子,嫉妒無極也就算了,還故意這麼的引人注目?」

小白看著趙貳,「首先,我是他的師叔,那麼你即使是他的父親,也要對我恭敬一些!我才不管什麼趙家不趙家,趙無極慘不慘難道我眼睛有問題,看不出來嗎?

沈傾是誰?多少人想要做他的弟子,都沒有這個福澤,而你作為趙無極的父親,居然想要斷掉他的福澤,你這樣的父親要來何用?」

「你!」

「你什麼你啊!你以為所有人都怕你趙家啊?你以為我們願意來你這裡啊?要不是因為趙無極,你這老頭子求我們,我們都不看你一眼!」

「你!」趙貳隨即看向趙無極,「你看到了吧!這就是你嘴裡的師傅和師叔,他們有一點師傅和師叔的樣子嗎?還不是騙子是什麼?!我給你一天時間,把他們給我送走!要不然你這族長繼承人的位置,就別想了!」

趙貳氣的簡直是全身發抖。

「趙無極,這樣吧,本師叔看你可憐,就准許你跟著我們一起走了。」

小白說著還看了沈傾一眼,見沈傾沒有說話,小白更是得意道。

「我兒子會跟你們走?」趙貳頓時冷笑。

然而在他冷笑的時候,趙無極脫口而出,「真的願意帶我走?」

趙無極的語氣中是否有著一股子一直以來的期盼,但是這份期盼是九天之上,自己夠不著只能仰慕,只能藏在心底。

突然有一天,一個人給了自己一副爬向雲端的梯子。

趙無極自然是果斷的伸手,想要抓住梯子!

趙貳不可置信的看著趙無極,「無極,你不會是瘋了吧?你知道你在說什麼?」

趙無極轉身看著趙貳,目光里少見的篤定,「父親,我要和師傅他們一起走。」

「趙無極,你再說一遍!」

「父親,對不起,繼承趙家的人可以有很多,但是跟著師傅走,這樣的機會只有一次!」

「趙無極!老子把你養這麼大,你如今為了一個女人,你要和趙家斷絕關係?」

趙貳的聲音愈發的大了起來,這句話簡直是吼出來的。

因為他無法接受這樣的事情發生。

他只有這麼一個兒子,從小便是當作繼承人來培養,而如今這個兒子說自己要離開。

可能嗎?

「父親,您一直是我父親,趙家也一直是我的家,我只是離開而已,並不是不要趙家啊!」

趙無極慌忙解釋道。

「你給我閉嘴!為了一個女人你放棄趙家的一切,你還說這不是要和我斷絕關係?你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

趙無極低下頭,但是看在趙貳的眼中,看到的卻是趙無極的倔強。

好像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兒子這麼篤定的要去做一件事。

以前的他,最為自豪的便是自己的出生和地位。

而如今,他居然可以拋棄這一切?

「這個女人真的那麼好嗎?」趙貳的語氣軟了下來。

「如果你非要留下她,也不是不可以,我可以允許你娶她。」

趙貳到現在都以為趙無極和沈傾,是那樣的關係,是那種男女之情。

「等等!」小白立馬喊斷

「什麼娶她啊?老頭子你是不是搞錯了?趙無極和沈傾只是師徒關係?什麼時候沈傾要嫁給你兒子了?你是不是糊塗了?」

趙貳看著小白,眼睛里滿是怒意,語氣極盡的平淡「小夥子,我忍讓你,並不代表你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這般挑釁我。」

「哎喲,挑釁你?我小白挑釁你怎麼了?有本來你也來挑釁本尊啊?」

小白的脾氣原本就不好,除了沈傾和厲星河外,沒見小白怕過誰。

此時面對趙無極這個混蛋的父親,小白更是一點臉面都不給他留。

「師叔,你能不能不要這樣對我父親說話,他畢竟是我父親,這件事我來處理,可以嗎?」

小白正想說話,聽到了沈傾的聲音,「好了,小白,讓無極自己處理,你就不要折騰了/」

小白這才哼哼唧唧的坐了下來,模樣還是高傲極了。

「父親,我們去外面說吧。」

趙無極說著拉著他的父親,出了院子。

小白很是不解的看著沈傾,「沈傾,你怎麼會找這樣一個徒弟,看看他父親,簡直是個蠢貨。」

「小白,行了,再怎麼說他都是趙無極的父親,你既然已經發泄過了,就不要太過分,給趙無極一點面子吧,我們這樣在趙無極的面前,讓他的父親難堪,你覺得趙無極好受嗎?再怎麼說,趙貳都是他的父親。更何況,我收的是趙無極,說明趙無極這個人可收,我收的不是趙家,不是他父親趙貳。」

「趙貳?哈哈哈哈哈,這個名字好好笑啊!」小白聽著這個名字頓時大笑了起來。 「夠了!」沈傾對著小白大喝一聲。

小白看著沈傾這麼嚴肅,頓時停了下來,好像是做錯事一般偷偷看了沈傾幾眼。

「趙無極和我有緣,所以我不希望我們帶給趙無極的是與他的家族決裂。」

「好吧,我知道啦/。」小白撇了撇嘴。

院子外,趙貳看著趙無極,表情很是震驚。

「無極,你說的都是真的?」

「父親,我怎麼可能對你說謊?無論如何,我和您的血緣關係都是世間最親密的關係,這一點孩兒還是懂的/。」

趙貳看著趙無極的眼睛,想要發現他是不是在編造謊言。

卻看到趙無極的眼神,無比的堅定。

「你真的見到了守護者?」

趙無極點了點頭。

「沈傾真的拒絕了守護者?然後和是守護者成為了朋友?」

趙無極點了點頭。

「你說的沈傾爬上了重天塔的十層,也是真的?」

趙無極依舊點了點頭。

他只是說沈傾爬上了十層,並沒有告訴自己父親,其實沈傾爬上了十二層。

他害怕自己一時的誠實,會給師傅帶來災難。

「真的只有你們三個人,就覆滅了中域的陰陽宗?」

趙無極依舊是點頭。

趙貳的內心,越來越震驚了。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妖孽啊?

這樣的妖孽,怕整個趙家都不是她的對手吧。

「父親」

趙無極看著愣神的父親,換了一聲。

趙貳無意識的應了一聲,恩。

「其實,單千里和我師傅,是一樣的修為。」

「什麼!」趙貳覺得自己已經無法用震驚來形容了。

單千里那個孩子才多大啊!居然和沈傾一樣高深莫測!

「還有小白,其實也是和我師傅一樣厲害……」

趙無極盡量分開來說,生怕將自己的父親嚇到。

趙貳聽著這話,臉色頓時慘白不已。

剛才那個不給自己面子的小夥子,原來這麼厲害?

怪不得敢這樣對自己,還是在自己的地盤上。

「師傅,你現在知道了嗎?如果我跟著師傅離開,將來我可能就不只是一個域界上域里一個趙家的族長了,我很可能會出現在九天之上。」

趙無極的這話,再次讓趙貳震驚不已。

「無極,你說的這話可是真的?這位面之間的界壁,可是連界主都無法通過的。」

趙貳提醒趙無極。

「我當然知道,可是父親,我師傅他們其實都不是域界的人。這一點我希望父親不要傳出去,否則可能會引來災禍。」

趙貳的心中,已經不是震驚可以形容的。

到了這樣的程度,他自然是知道要保密了。

愣了許久之後,「無極,你先回去陪你師傅他們吧,父親需要休息一會兒。」

趙貳說著便轉身離開了。

只是趙貳離開的步伐和背影,在趙無極的眼中,似乎有些不穩,甚至踉蹌。

他知道父親接受了這麼多爆炸性的消息,必定是需要時間來消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