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你還好吧?」

楚天羽淡然一笑,「呵呵,放心吧,我能有什麼事?」

而這時候,藍語嫣也是走了過來,一臉謝意的對著楚天羽說道,「謝謝你這次救我,不知道藍家現在如何?」

藍語嫣即使再怎麼不喜歡她的父親,但對方始終是她的父親,所以第一時間也是想起藍家之事。

一臉關心的問道。

對於藍語嫣的話,楚天羽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回應,畢竟,藍家現在已經徹底的消失了。

而對方的父親也是直接被大羅魔宗的人給殺了。

於是,有些委婉的開口道,「哎,不好意思,我沒能將你父親他們救下來,大羅魔宗的兩位長老太強大了。」

確實如此,如果當時藍家的家主和大長老沒有臨死前施展那種秘術重創這大羅魔宗的二人。

憑他二人擁有擁有大羅魔鈴在身,楚天羽很難將這兩人斬殺的並奪下大羅魔鈴的。

所以,楚天羽說的話倒也並沒有太大的問題。

聽到楚天羽的話,藍語嫣也是彷彿晴天晴天霹靂一般,呆立當場,緩了好一陣子才終於清醒過來。

隨後也是露出一片慘淡的笑容,眼神之中顯得有些空洞。 兩人都喝醉了,旁若無人地鬧,絲毫沒什麼顧忌。

「哪有你這麼大的寶寶。」葉佳期嘲笑他,「你看小柚子寶寶,多可愛,那才叫寶寶。」

「嗯……我是挺大……」喬斯年佞笑,揉她的頭髮。

「你又開黃腔,不要臉。」葉佳期鄙視他,「外人面前一本正經,要是被他們看到你這樣子,會不會大跌眼鏡?」

「管別人怎麼看,我沒那麼在乎他們的目光,我倒是很在意你。」

「今天在洗手間……聽到有女人議論你,說你的不是,不過被我嗆回去了……我說要開除她們,明天就開除,行不行啊……你不能讓我白吹牛……」

「你想開除誰就開除好了,喬太太有這個權力。」

「我不是喬太太……我沒嫁給你呢……」葉佳期趴在他的懷裡,「誰說要跟你在一起一輩子……你這麼無聊的人,跟你在一起一輩子得多無趣……」

「你再亂說試試。」喬斯年威脅她,「我無聊嗎?晚上回去就讓你試試我有多少花樣,到時候別哭。」

「壞蛋……」

葉佳期和喬斯年喋喋不休說了一路,兩人時而交談,時而大笑,都已經醉得不輕,不過葉佳期醉得最厲害。

到酒店,喬斯年扶著葉佳期進去。

醒酒茶早就有人準備好了,已經是溫開水的狀態。

喬斯年扶住她坐在沙發上,喂她喝茶:「把醒酒茶喝了,喝了就不會那麼難受了。」

「唔。」葉佳期倒也聽話,咕嚕咕嚕喝了大半杯的茶。

喬斯年也喝了半杯,渾身都是熱意。

他解開領帶,一雙灼熱的眼睛看著葉佳期。

葉佳期被他看得不自在,知道他要幹什麼,站起身,反勾住他的脖子,將小腦袋埋在他的脖子間。

「喬斯年……你為什麼那麼喜歡我……他們說我也沒那麼出眾,說你是喜歡我胸大屁股大……是不是啊……」

「我摸摸看。」喬斯年的手不規矩起來,「他們大概是眼瞎。」

「你好壞啊!你還沒回答我,喜歡我什麼呀……」

「喜歡一個人哪有那麼多理由,因為是你,所以喜歡。很多時候,愛情是個挺純粹的東西,沒有那麼多附庸。」

「喬寶寶,你到底喝醉沒有?你怎麼那麼聰明……」

「我喝醉不喝醉……不都一樣聰明……」喬斯年摟住她,薄涼的嘴唇年落在她的臉頰上。

吻如密雨,讓葉佳期猝不及防。帶著煙草味的吻落在她的臉頰、眉眼、嘴唇上。

葉佳期仰起頭,配合他。

她喜歡吻他,她對他的氣息欲罷不能。

喬斯年扯開領帶,扔掉。

他簇擁著她,將葉佳期壓在床上。

「嗯……喬斯年……你趁人之危……」葉佳期呢喃,他喝醉了怎麼還能這麼清醒,明天又要下不了床。

「你在洗手間答應我的。」

「被你威脅的……哪裡能作數……嗯……」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噓,不要說話,享受……」

一室旖旎。

葉佳期沒有再開口,開始小聲嗚咽。

是禽獸本人了。 顯然,這個事實也是讓她心中無比的難過和難以接受。

不管,父親對她如何,但她終於是父親一手帶大的,得知自己的父親被大羅魔宗殺害后,心中也是無比的難過。

看著藍語嫣這副表情,楚天羽也是有些無奈,隨即勸說道。

「藍姑娘,你節哀吧,這大羅魔宗,遲早有一天我會親自殺上去的,我與這大羅魔宗也是有著不小的仇怨的。」

楚天羽與這大羅魔宗的仇怨自然是關於殷夢遙的。

殷夢遙畢竟曾經也是幫助過他,而且,這血夜聖會的滅亡與他也是有著一定的關係。

所以,對於大羅魔宗楚天羽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更何況,自己殺了大羅魔宗的兩大長老,還奪了大羅魔宗的鎮宗之寶大羅魔鈴。

若是被這大羅魔宗的人知道,也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既然如此,楚天羽也是早點做好準備,將修為再提上一成,然後便是對大羅魔宗出手的時候了。

聽到楚天羽的話,藍語嫣也是微微一愣,顯然沒有想到,楚天羽竟然會說這樣一句話。

這一句話,像是在安慰他,但又有些像是在承諾什麼?

頓時,藍語嫣心頭也是有些感動,自己與楚天羽也不算相識過深,不過是自己事先找對方幫忙而已。

一時間,藍語嫣看向楚天羽的目光了也是有著一絲的莫名意味。

對此,楚天羽自然不知,他不過是單純的安慰這藍姑娘而已,絕對不會想到自己的安慰竟然讓得對方對他有了其它的心思。

隨即,楚天羽也是對著一旁的荒兒開口道。

「荒兒,我一會要進入這湖底之中,你暫時在這裡保護我父親和其它人吧,我很快就回來!」

「恩,放心吧,羽哥哥,荒兒一定會會保護好」

楚天羽留下一句話,身影便是直接投入了這平靜的湖水之中。

投入湖水之中的瞬間,楚天羽便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排斥之力,楚天羽知道這是陣法起了作用。

隨後,身影繼續下沉,很快就楚天羽就感受到了位於水中的陣法。

時空之力流動而出,瞬間融入這陣法之中,頓時一股信息便直接進入到了楚天羽的腦海之中。

「玄階低級防禦陣法,水波如平陣!」

感受到這陣法的信息之後,楚天羽沒有任何的猶豫,調動著時空之力開始破解這陣法。

唯有破解了這陣法,才能夠進入這湖底的深處。

而楚家的祖地很顯然就在這湖底之中。

時間一秒一秒過去。

時空之力雖然強大,但這陣法畢竟是玄階級別的,並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破解的。

若是沒有時空之力的幫助,即使楚天羽對陣法有些控握也根本不可能破解掉玄階類的陣法。

終於,隨著水底一陣轟鳴之聲響起。

整片水域也是突然間沸騰了起來,冒出一陣陣的氣泡。

隨後,前方那股強烈的陣法氣息也是直接消散,而那股排斥之力也是隨之消失。

楚天羽神識擴散,瞬間朝著湖底深處而去,頓時,便是感受到了湖底深處竟然有著一處不大不小的宮殿群。

這讓楚天羽有些意外。

顯然這處宮殿群應該說是所謂的楚家祖地了。

楚天羽沒有任何猶豫,體內武魂之力呼嘯而出,隨即也是快速的朝著湖底深處而去。

位於湖底深處的宮殿群,外觀看上去顯得格外的宏偉,彷彿一座座古堡一般,若不是這宮殿外布滿了海澡和被水浸蝕的歲月痕迹。

真的以為這宮殿之中還有著人居住。

楚天羽來到宮殿群門前,大致的看了一下,楚天羽也沒有多餘的動作,直接朝著這宮殿群最中央位置的主殿走去。

中央位置的主殿有著一道青銅築造的大門,看上去厚重無比,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

楚天羽知道這種壓迫感是這門上陣法所散發出來的。

隨後三兩步上前,楚天羽也是一手按在了這大門之上,頓時,一道陣法漣漪也是直接出現在了楚天羽的手上。

而就在這時候,隨著楚天羽的手掌觸碰到這陣法之上后,突然間周圍的宮殿群也是突然間發出了陣陣的劇烈轟鳴聲。

隨後,楚天羽便是看到,周圍近二十多個小型的宮殿的大門也是緩緩的開啟了起來。

隨後一股古樸久遠的氣息也是不斷的擴散出來。

緊接著,一陣陣腳步聲也是不斷的傳來。

雖然這裡是湖底之中,但這陣陣的腳步聲卻並未受到水壓的任何影響,這些腳步聲就彷彿如同在陸地上一樣。

楚天羽皺眉,目光也是朝著周圍腳步聲傳來的方向看去。

頓時,楚天羽便是看到,那二十多個小型的宮殿之中,那大開的門中也是緩緩的走出了一道道身影。

看到這些身影的瞬間,楚天羽笑了。

因為,他已經瞬間明白了這些身影究竟為何物了。

傀儡!

沒錯,這二十多道身影正是人形傀儡。

而且,這二十多道人形傀儡的實力盡皆達到了武尊境初期!

二十多個武尊境初期的傀儡,這楚家的底蘊還真是強啊。

怪不得這楚家家主對這楚家祖地的鑰匙如此的在意,顯然沒有祖地的鑰匙,他只能幹看著這二十多道武尊傀儡!

若是讓他楚家家主得到這二十多道武尊傀儡的話,那他楚家在這水月城之中豈不是直接可以成為七大家族之首?

直接成為這水月城之中數一數二的宗門勢力了?

這楚家家主果然好大的野心啊,可惜,對方遇到了楚天羽!

怪人能怪這楚家之人對楚天羽一家人行事無情無義,才最終使得這楚家錯失了楚天羽這樣一個人才。

甚至,連楚家四大高層都直接被楚天羽給控制住了,而這一切,都是他們究由自取。

當這二十多道人形傀儡出來之後,也是瞬間暴發出一道道武尊之勢,朝著楚天羽攻擊了過來。

二十多道武尊境強者,相當於楚家四大高層的實力,這由不得楚天羽不認真對待。

看著那瞬間襲來的武尊傀儡,楚天羽沒有任何猶豫,他知道,想要進入這楚家祖地,首先要做的就是將這武尊傀儡給擊敗。 看著那瞬間襲來的武尊傀儡,楚天羽果然出手,一柄天荒劍也是直接激射而出。

隨即一套強勢的劍法也是直接施展而出。

「悲鳴劍法!」

咻咻咻!!!

雖然是在湖底之中,但楚天羽施展出的劍依舊散發著道道璀璨的劍光,不斷的朝著周圍那襲來的二十道武尊傀儡而去。

每一尊武尊傀儡都拿著不一樣的魂器,同時,感受到楚天羽的劍勢后,這二十多道武尊也是各自施展出不同的魂器朝著楚天羽的劍勢轟擊了過來。

呼呼呼!!!

陣陣強烈的呼嘯聲在這水底深處不斷的漫延著。

一瞬間,楚天羽便與這二十多道武尊傀儡戰到了一起。

劍影不斷的激射,楚天羽雖然只是武尊境三重的修為,但戰力卻已然達到了武尊境六重左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