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你怎麼神神叨叨的?我以為你老人家會問:『什麼時候可以熟了啊?我等著吃呢!』」

不知道過了多久,古風塵竟然聽到了小果果的聲音。

真是小果果的聲音啊。

古風塵一躍而起,他已經忘記了自己是一柄可以傷人的劍,竟然給小果果一個大大的擁抱……

「哎呦!疼死我了…..」一聲悲號響起,「你這簡直就是謀殺啊…..我好不容易從涅火中走出來,假如被你殺了,那不是冤枉死了?」

一柄大劍,直接釘進了小果果身上。

「我不是故意的……」大劍在解釋。

大劍,插在小果果的頭上,竟然拔不出來……

「哎呦,哎呦痛死我了,痛死我了…..」小果果在慘叫,「你哪裡來這麼大的力氣啊?你怎麼可能有這麼強的力量啊,這是怎麼回事啊?你不過是一個士級的修士,我經過了涅火的錘鍊,你還能插進我的身上,這是什麼回事啊,你在作弊……」

小果果用自己的尾巴,捲住了劍,想拔出來,可是劍插在上面,竟然一動不動。

「完了,經過涅火的錘鍊,我的身體太堅固了,你插進來后,竟然拔不出來了…..師父,你年紀也不少了,哪這麼激動啊,我又沒有死……沒死這下都給你玩死了…..哎呦,痛死我了!.」

小果果絮絮叨叨的說。 喬斯年深情起來,眼中儘是款款溫情。

葉佳期忽然有點不適應,這幾年,她離「幸福」這個詞已經越來越遠。

她似乎已經記不得這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葉佳期低頭,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瓶瓶罐罐。

「喬爺,你吃了葯就睡覺吧,不早了,該休息了。」

「困了?」

「嗯。」

「明天周六,不是不用上班嗎?」

「明天約了安安逛街。」

「你們很熟了?」

「是啊,她給我介紹的慕教授,還給我買了很多書。」

葉佳期站起身,推開他的手,往床邊走去。

心口還在跳。

她說不出此時此刻是什麼樣的感覺,就像是心裡頭有什麼東西被點燃。

沉寂了很久的一些情緒,也開始在心底沉沉浮浮。

而且,這些情緒,她有點控制不住。

像有一千隻螞蟻在心口鑽來鑽去。

不受控制。

……

周六一大早,葉佳期就坐車去了茶樓,她約了寧安八點一起吃早餐。

結果,到了八點,寧安還沒有過來。

葉佳期打了一個電話。

沒響兩聲,電話就被人為掛斷!

總裁盛寵寶貝妻 宋家,卧室。

寧安抓著宋邵言的腰,指甲在他的後背劃出幾道血印!

男人賣力地趴在她的身上,把她往死里折騰。

宋邵言的手裡是寧安的手機,他臉色陰沉。

「啪」的一聲,他把寧安的手機扔在了地板上!

「宋邵言,你發什麼瘋?你摔我手機幹什麼?你起來行不行?」寧安被他折騰得沒脾氣。

渾身都是汗。

男人依舊不放過她,加快速度和力度。

「寧安,我准許你今天出門了?嗯?」

「宋邵言,你這叫什麼話?我是嫁給你,不是賣給你。」寧安臉色難看,「你有什麼權力管我的自由?我今天約了佳期。」

「我不讓你出去,你又有什麼辦法?」

「宋邵言!」

寧安火了!

看著他這俊美卻無恥的一張臉,寧安一抬手!

一個巴掌落了下來!

「啪」的一聲,宋邵言的動作忽然停止。

他捂住臉,陰沉地看向她。

這是寧安第一次甩他巴掌,力道足夠大,毫不留情面。

這也是宋邵言頭一次被女人打。

宋邵言的眼底是破裂的痕迹,夾雜著陰鷙和暗沉,如六月的狂風驟雨,忽然就暗了下來。

興緻全部敗壞,他從她的身體里退出。

下一秒,宋邵言扣住寧安的手腕,狠狠抓住。

寧安的長頭髮垂落在肩頭,她往後退縮,想要擺脫宋邵言。

「寧安,誰給你的膽子扇我巴掌?」

宋邵言聲音低沉、狠戾,臉色極度難看。

他白皙的臉頰上浮起五個巴掌印,通紅。

「宋邵言,新年的時候,爺爺很開心,就差在集團授權書上簽字了。爺爺的集團,毋庸置疑是你的。所以,你能不能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寧安一字一句,很是平靜。

她無波無瀾的眸子看著宋邵言。

很鎮定。

就像是在說著一件很稀鬆平常的事情。

「我暫時會保密,直到你正式接手宋氏。」寧安補了一句。

她知道宋邵言想要的什麼。 古風塵也在掙扎,可是發現自己就如同長了根一樣的插在通天魔蟒的頭上。

「放鬆一下,你放鬆一下肌肉……」古風塵說,「你肌肉這麼緊張,我怎麼能扯出來啊!」

「哎呦,痛死我了,痛死我了!」小果果不停的叫喚。

「好了,別鬧,別鬧!」古風塵在安慰說,「別鬧,冷靜下,冷靜下!」

四周,有大火熊熊,魔法飛車爆炸帶來的大火,在焚燒著整個森林。

「小果果,應該先救火…..」古風塵插在小果果的頭上,吩咐著,「你去,在火場上打幾個滾,將火撲一下!」

「唉,假如我能控制天氣就好了……」古風塵提出了要求,小果果找到了關心的重點,也不再糾結要將頭上的大劍給取出來了。它在感嘆。

小果果對著大火,沖了過去,突然,它慘叫了一聲:

「怎麼回事啊,怎麼回事啊?我怎麼變得這樣小了?」

那柄插在頭上的大劍,才發現小果果真的變小了不少啊,現在它的體型,只有原來的一半了。

「玩完了,玩完了……」小果果在嘟囔,「早在八十年前,我就有這麼大了,我這八十年的東西,白吃了,白吃了啊…..我怎麼能這麼小呢?」

它非常不滿,恨恨不已!

「一定是這該是的涅火,該死的涅火搞鬼了…..我小果果的英俊健美的身材沒有了,變成了一條小蛇了…..這下完了!都怪你,你這該死的師父,該學習的時候翹課,傳給我山寨聖光術!」

它一邊說一邊揚起了尾巴,要教訓師父來,它尾巴一卷,竟然將剛才怎麼也拔不出來的大劍一把拔了出來,在地上不停的摔打,彷彿要出一口惡氣。

突然,它發現了事情不對,一把將大劍丟在一邊。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剛才我那麼用力,拔不出來,現在怎麼一下就出來了?」

小果果的傷口血流如注,它自己倒是滿不在乎,可是變聲的玄武麒麟急了。

「使用下聖光術啊聖光術療傷不錯啊!」麒麟在嚷道。

「啊?」通天魔蟒已經被聖光術整得不亦樂乎了,現在哪裡還敢用啊?順口咀咒說:「這該死的聖光術啊,簡直是殺人必備神術,不是你們老兄我福大命大,早就死翹翹了,我跟你們說,我這個師父,也就是你們的媽媽,真不靠譜……今後,他傳你什麼東西,你一定要長一個心眼,不然,吃虧的可是自己哦!」

這是前車之鑒啊,這古風塵就不樂意了,他一躍而起,用劍尖指著這通天魔蟒,怒吼道:

「你說話怎麼不摸摸良心啊?你說話怎麼不摸摸良心啊,聖光術沒有用?假如沒有聖光術,你能恢復成現在這生龍活虎的樣子…..」

「我不是說聖光術沒有用,而是說你不靠譜!」小果果理直氣壯的對著古風塵怒吼,「誰說聖光術沒有用?我說你傳的聖光術不靠譜啊,怎麼聖光術中,竟然夾雜著鳳凰一族的涅火?有這麼不靠譜的聖光術嗎?」

古風塵使勁的盯著小果果,彷彿在看著一個新的物種。

「你父母不是說你可能是真龍?」古風塵問。

「老人家的錯覺,你也信啊?」小果果毫不在意的說,「我就是通天魔蟒!偉大的通天魔蟒!」

「我那個去!」古風塵頓時來了精神,他圍繞著小果果飛旋了幾圈,他彷彿非常激動。

「我那個去,我那個去!你父母根本沒有看清楚你的本源,你成功的騙了所有的人!包括你自己!」

小果果現在弄得有點點搞不清頭腦了,騙自己?

「玄武,你的本命神通是什麼?」古風塵問玄武。

「還用說,當然是玄武甲啊!」玄武慢悠悠的說,「當初我在你體內的時候,你能運用玄武甲,那就是我本命神通啊!」

「麒麟,你的呢?」

「這不是廢話嗎?」麒麟很不滿,「你真當你看動作片可以煉出麒麟臂啊?看動作片的那麼多,為什麼只有你才煉出了麒麟臂?我的本命神通當然是麒麟臂啊!」

古風塵越來越激動,他在吼道:「這就對了,這就對了!你本命神通就是麒麟臂!」

「小果果,你本命神通是什麼啊?」

小果果用自己的尾巴,撓著自己的腦袋,說:「嗯?好像,好像我沒有什麼本命神通吧?我會的東西都是學習得來的……或許,我的本命神通就是長個……我從來沒有學習怎麼長個子,但是我長得這麼巨大……」

真是暈了!這也能算本命神通?古風塵現在根本沒有糾正它這錯得離譜的觀點的慾望,他發泄一樣仰天長嘯!

「小果果啊!你這笨蛋,你的本命神通是什麼你都搞不清楚,你根本就是一個大笨蛋!」

小果果被古風塵這氣急敗壞了的聲音嚇了一跳,它沒有想到自己這麼聰明的一條通天魔蟒,會被人說成笨蛋,還是這麼氣急敗壞的,彷彿自己真的是笨蛋一樣,所以,它的臉色變得非常不好看!

「你再說一句!」小果果非常不滿古風塵的說法。

「你這個大笨蛋!」古風塵果然說了,不光說了,他還冷不丁的用自己的劍身,給這個傢伙抽了一下,「你這個大笨蛋,你根本就不知道你的本命神通就是涅火焚身!」

「屁!」小果果被抽了一下,非常憤怒,一尾巴拍再地上,將地上拍出了一條大坑,「什麼孽火焚身,還浴火焚身呢!」

不過,它馬上清醒了過來,頓時遲疑了一下,問:

「師父,你剛才說什麼啊?我本命神通是涅火焚身?」

它也傻了!

這不是鳳凰一族的本命神通嗎?怎麼變成它的了?

「你這個大傻瓜!」這柄大劍一下拍在小果果的頭上,他大聲呵斥,「你這個大傻瓜,你******是意志鳳凰!你他媽是鳳凰啊!山溝中飛出的鳳凰男!」

「我怎麼是鳳凰了?」小果果非常不服氣!

「除了鳳凰,你告訴我,還有什麼生物可以產出孽火?」古風塵又是一劍拍在小果果的腦袋上,「你竟然裝了這麼多年的通天魔蟒,你就是一隻鳳凰,你拿糊塗的老爹老媽,竟然認為你可能是真龍……該死的,方向都錯了,你是鳳凰啊!」

麒麟玄武這下也信了,直接說:

「小哥哥,你不用抵賴了,只有鳳凰,才可以產生涅火…..涅火,是鳳凰的本命神通啊,假不了的!」

……

「你們就意淫去吧!」小果果很不滿,它已經當了這麼多年的通天魔蟒,你說它是鳳凰,這它怎麼能接受呢?如果說它是真龍,它還可以接受,畢竟,通天魔蟒和龍,都是長條形的爬行動物,現在變成一個有翅膀的鳥,它怎麼能接受呢?

「小果果,你真是鳳凰,本命行通,是刻在生物的基因記憶中的——不,用這個說話應該是血脈傳承中的……無論你外表如何,都沒有辦法改變啊,小果果!」

古風塵在說。

「屁,別洗腦!」小果果非常反感的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