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悔了嗎?傾城……以前你可從來不說放棄的。」

突然的一道聲音,嚇得葉傾城一個哆嗦,「誰?給我出來!別裝神弄鬼!」

「呵呵……出來?我不就在你眼前嗎?」各位書友實在抱歉,今天不得不斷更了,原因是老呂在談簽約,另外還要修改前十章的一些內容,在此抱歉了!明日開始恢復更新,但更新時間固定在下午4點半到5點之間,以後也是這個時間,請大家見諒!

另外,因為修改章節,可能序號啥的都得改,所以我可能刪了重發,反正明日爭取都搞定!閨女2歲,正是鬧騰歡實的時候。平日里更新時間基本是16點半至17點之間,節假日則沒準兒,反正有空碼完字我就第一時間發。

再次感謝各位書友的厚愛,老呂除了保證書的質量,也沒有別的回報方式了。 《大魔仙》基礎資料

世界觀:宇宙空間之下分為若干大世界,大世界中根據種族分為人界、魔界、妖界、鬼界、靈界,還有大能者才能進入並居住的天界。

主角呂涼初始身處混沌大世界,之後會經歷其他大世界。

修仙境界(以人、妖、魔為例):

人族

第一階段:鍊氣——築基——金丹——嬰變——返虛。

第二階段:天仙——玄仙——大羅金仙。

第三階段:道尊——天尊——至尊。

第四階段:道祖——神祖——聖祖。

第五階段:大帝——仙帝——神帝。

妖族

第一階段:小妖——大妖——妖靈——妖將——妖帥。

第二階段:天妖——仙妖——妖皇。

第三階段:妖尊——聖尊——虛靈。

第四階段:真靈——神靈——聖靈。

第五階段:大帝——仙帝——神帝。

魔族

第一階段:魔人——始魔——魔靈——魔將——魔帥。

第二階段:天魔——仙魔——魔皇。

第三階段:域外天魔——域外魔頭——域外魔尊。

第四階段:玄冥真魔——玄冥祖魔——玄冥聖魔。

第五階段:大帝——仙帝——神帝。

每一境界都分為初期、中期、後期、大圓滿四個階段。

修仙體質:靈根為主,其中有普通靈根、異靈根、多屬性靈根等區分,比靈根更優越的為特殊體質,其中也分普通特殊體質、神體、聖體。

特別消息!!宅男福利漫畫(你懂的)盡在公眾號xlmanhua歡迎關注收看!

都來讀閱讀網址:m. 老呂是9月份開始在縱橫寫《大魔仙》的,初衷很簡單,圓一圓自己的作家夢,還有最重要的,為我可愛的寶貝兒閨女留下些將來值得誇耀的東西。

真的非常感謝所有認識我、不認識我、支持我、評論我的親愛書友們(廣告的也算!),是你們的鼓勵,才讓我有了寫下去的智慧和勇氣。

老呂有工作的,而且是朝九晚五的正常班,周六日還要看孩子,所以更新時間真的無法完全保證什麼。我唯一能保證的就是:一定不太監,堅決不水文!

之前有不少朋友希望我多更,一天三更最好,但真的很抱歉,我做不到……一天兩更就是極限,有時候忙或出差,就是一更甚至可能斷更……當然,現在有存稿,還沒有這個問題,但日後肯定會有的,到時還望諸位見諒。

《大魔仙》能有現在的成績,老呂已經可以瞑目了,除了把書寫得更加精彩點,還有什麼可想的呢?

下面就是遲來的感恩:

首先,感謝縱橫這個平台給了我一次機會,一次展示自己作品,圓自己夢想的機會,我會好好珍惜的!

然後,感謝我的責編子非魚,是魚大的指導讓我的作品比先前圓潤了很多,謝謝!還有幫我簽約的小肥羊兒,別的不多說,大恩不言謝!當然,還有從沒聯繫過的本組主編大人夏至,雖然素昧平生,但閣下的神武之氣已感染在下多時!

最後,是我親愛的諸位書友!

老呂並沒有想著靠寫小說成神,但不想成神的作家不是個好作家,這個我同意!所以老呂在書的簡介中已經長久開始求推薦、點擊了,現在恐怕又要多加一個月票了!

至於打賞,真的很感謝我現實中的兄弟姐妹和虛彌中的親愛書友,尤其是那些從起點跟過來的朋友,老呂除了好好寫文,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報答你們了!還是那句話:誰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打賞量力而行,讓我有個念想,老呂就感恩戴德了!

最後一句:人都是有野心的,我不例外,依舊是冰天雪地裸跪求推薦、點擊、月票,打賞隨意! 沒想到!萬萬沒想到!我老呂的作品也有上架的一天!(先小激動片刻,此處省略若干字……)

《大魔仙》將在第一百三十章成為vip章節。所以,為了紀念這個時刻,也為了我親愛的書友們,老呂會連續兩日三更。

雖然不知道能有多少書友掏錢看書,但對於你們一直以來的支持,老呂銘記肺腑,感激涕零!

真的,真的非常感謝我的責任編輯,魚大!正是魚大一直以來的指點和各種推薦,讓《大魔仙》有了今日可以小小炫耀一番的成就。

老呂是今年5月份動筆開始寫小說的,之前也是看得多了,為了圓自己的寫作夢,才頭腦發熱地執筆揮毫起來,結果一寫上,才驚覺,作家真心不是那麼好當的。

腦子裡有還好辦,基本上3000字就是一個半小時。但如果卡住了,那估計一個上午再加一個下午,整天也就是這3000字……但自打我動筆開始,我就下定了決心,千難萬難,咱也絕不能tj!

我知道,上架對於一次寫手來說意味著什麼,成神的概率比中雙色球500萬高不了多少,更多的作品最後只能以撲街告終……

但選擇上架,我不悔,更不怕!因為《大魔仙》的原則就是決不水文!雖然我不是大神,雖然網文競爭激烈,但我可以昂首挺胸、擲地有聲地說一句:「我的作品,不光走筆,咱還走心!」

好了,不多說了,老呂與其繼續發感慨和誓言,不如踏下心來繼續去碼字了,反正說得好聽,不如做得精彩,至於《大魔仙》的後續發展,各位書友請拭目以待!

最後再次感謝廣大書友,投推薦票和點擊率的朋友,我看不到你們是誰,但依舊萬分感謝!那些肯打賞老呂的,有我現實的同事和親友,也有素昧平生的網路大眾,老呂不一一點名,但心中對於你們,那是大禮膜拜都不足以表達我激動且惶恐的內心,千言萬語彙成一句話:謝謝你們!真的! 「呂當家的!你們家臭小子又把我家張明給打哭了!你到底管不管,再不管我真的報官了啊!」隔壁的張文廣站在呂家大院門口氣哼哼地喊著。

「張老哥,真對不住,我這裡給您賠不是了!等這臭小子回來,我一定好好收拾他!」呂立仁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

「得了吧,這話你都說幾回了?哪次也沒看呂涼這臭小子長記性!這你們家一根獨苗,你捨不得收拾才是真的吧?」張文廣一臉的鄙視,「你瞧瞧王老二家的小子,以前不聲不響的,後來消失了兩年,沒想到人家悄悄地拜了個修仙門派,現在都飛來飛去的,那是仙人啊!以前看不起老王家的,現在都可著勁兒的巴結啊!」

「呵呵,張老哥,我們家那小子天生的安逸性子,估摸著是知道自己又惹禍了,現在在哪兒躲著呢。」呂立仁憨憨地笑著,只不過在張文廣提到修仙的時候,他的心裡閃過一絲痛苦。

呂涼,今年十二歲,皮膚黝黑,就是一個農家小子的模樣,因為特別能闖禍和打架,是青螺鎮四季村公認的孩子王。村後山一處峭壁上有個廢棄的老君廟,想要到這裡,必須要爬一段樹藤,因為路太難走,所以基本是沒人去的,這裡就成了呂涼最佳的避禍地點。他也知道老爹不會把他怎麼樣,不過好歹也得等告狀的人走了不是?

呂涼家裡就兩口人,父親和自己。從呂涼有記憶起,他們一家就生活在青螺鎮四季村。父親呂立仁是村裡唯一一家學堂的教書先生,老實隨和,很受村裡人尊重。

呂涼的娘對於呂涼來說至今都是個迷,記得每次問父親娘是誰或者在哪,本來笑呵呵的父親就突然沉默的可怕,呂涼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爹眼神里那種落寞與決絕,之後父親就會長時間的發獃。

至於修仙,其實呂涼是想的。七歲那年,呂涼看到有一個踏著長劍在天上飛的人,落在了鄰村。當時就記得鄰村像過年一樣熱鬧,他一打聽才知道,是一戶人家的兒子拜到了一個修仙門派下,現在學有所成回來探親。不但光宗耀祖,還福澤後世,誰家裡出個仙人,那是處處高人一頭啊!

打那時起,呂涼心裡就充滿了對修仙者的羨慕。後來回到家,他毫不猶豫地把想去修仙的想法告訴了父親。

呂涼至今都記得,從來都是溫文爾雅的父親突然就暴怒了,生平第一次狠狠地揍了他一頓。呂涼從來不知道,平時看起來手無縛雞之力的父親,居然有這麼大的力氣,愣是打得呂涼兩天沒下來地!

「修仙!修仙!修個屁仙!看似風光,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好好做個普通人,將來娶妻生子平平穩穩過一輩子就好!只要我還活著,以後你休要再提!」這是父親打完呂涼後放下的狠話。從此以後,呂涼就將修仙的念頭深埋在了心底。這件事以及對母親的疑問,使他也比同齡的孩子多了一分深沉。

從懂事開始,母親就是呂涼的禁區,只要有人提他是沒娘的孩子,管他比自己大還是小,或者人多還是人少,都是衝上去就一頓打。久而久之,呂涼打架的名聲就傳開了,他也自然成了好多人眼中的壞孩子。

此時此刻,呂涼正在村子後山老君廟裡的蒲團上躺著,兩眼出神地望著屋頂。「母親,你還活著嗎?如果活著,你人又在哪裡?為什麼父親從來都不肯說出你的情況?」

「轟隆隆!」突然傳來一陣驚天響雷,同時呂涼感到地面微微顫抖了下。

還沒等他明白怎麼回事,「吱、吱吱吱、吱吱」的叫聲就打斷了他的思緒。他的身邊,不知何時立著一隻小猴子,一邊叫一邊用爪子拉著呂涼。

這隻小猴子是呂涼一年前在後山結識的,當時它的腿不知怎麼摔斷了,正躺在地上痛苦地哀嚎著。呂涼憐憫之心頓起,找來醫治跌打創傷的藥物,又從自己的褲子上撕下布條,給它塗藥並包紮了起來,過了一個多月後,小猴子又能活蹦亂跳了。

也許是感念呂涼對它的救助,小猴子在呂涼每次來老君廟的時候,便時常過來和他一起玩,順便還拿些水果給他吃。一來二去,一人一獸倒是成了親密無間的好朋友。

「吱吱吱!」小猴子似乎急了,同時加大了拉扯呂涼的力度。

「莫非你要帶我去什麼地方?」呂涼似乎有點明白了。

「吱吱!」小猴子拚命地點著頭。

呂涼跟著小猴子走出了老君廟,轉到了廟的後面,那裡本來是一堆亂石雜草,可現在,一個奇異的圓形波紋映在了亂石之上,上面若隱若現的有個「無」字。

呂涼沒什麼害怕的,後山的一切他是太熟了,出來這麼個波紋,他更多的是好奇。慢慢走到近前,呂涼俯身去看,不知不覺,那流水般的波紋,彷彿有著特殊的吸引力,一時竟使他看得痴了!

就在呂涼凝望波紋的時候,突然,他全身汗毛都豎起來了,一股從未有過的莫名驚悸遍布全身。同時,剛剛還晴空萬里的藍天一下子變得彷彿染血般的通紅。「這、這……」呂涼驚的已經說不出話了,他的身子已經搖搖欲墜地將要倒下,本能使他伸手想要扶住眼前的亂石。

就在呂涼手指觸到波紋的一刻,波紋上的「無」字化為一道耀眼的白光,瞬間沒入呂涼的身體之中。呂涼則是在白光入體的一霎那,憑空消失在了亂石前。

與他一起消失的,還有那亂石上的波紋。只有小猴子,趴在地上,驚恐地望著血色的天空,兀自顫慄不已。

重生之金融獵手 幾乎在呂涼和神秘波紋消失的同時,血色的天空突如裂了一般,一道細長的裂縫迅速形成一個豁口,裡面迸射出兩道黑色的流光。隨即,流光散去,兩道人影停在空中。

這是兩個身著黑色長袍的男子,每件長袍上都有一隻金色骷髏的圖案。此刻,他們的目光都盯著一個方向,那裡正是呂涼消失的地方。

「來晚一步嗎?那個波動已經完全感覺不到了。莫師兄,你能感受到是什麼類型的異寶嗎?」其中面目清秀的年輕公子似乎有些不甘。

另一個長著濃密絡腮鬍的漢子皺著眉頭嘆息道:「太飄渺了,應該是至少天仙層次的大能在法寶上加了禁制,我也只能感受方位,無法具現化異寶的樣子。」

「可惡,我們都已經施展血繼界域了,還是差了一點!」年輕公子憤憤地揮了下拳,天空中血色消失,重新呈現出一片湛藍。

「齊師弟,我們走吧。沒有界域遮蔽氣息,估計附近其他的修仙者也快趕來了,既然事不可為,也無需強求,走!」說完,化作一道黑光遠遁而去。

「唉!」年輕公子恨恨地看了一眼下方,也跟著破空而走。

他倆走後不久,陸續有一些修仙者趕來,但無一例外地搖搖頭走了。

四季村,就在呂涼消失的瞬間,正在書房看書的呂立仁突然眉頭一皺,然後若有所思地抬起頭,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自語道:「感覺不到了,莫非出事了?但肯定沒有生命危險。剛才有股詭異的波動,但隨即便被遮蔽,會和這個有關嗎?難道冥冥之中真的不讓涼兒做個普通孩子?小月,怎麼辦……」

……………………

不知過了多久,呂涼悠悠轉醒,目視四周,發現自己在一個霧蒙蒙的空間,此刻正躺在一棵參天巨樹之下。「我這是在哪裡……?對了,血紅的天空,我站不穩就趴到亂石上了,然後似乎就掉下去了?」呂涼一個激靈爬了起來,隨即又茫然的向周圍看去。

突然,呂涼的腦海里憑空出現一個蒼老的聲音:「吾乃蒼藍域皇陵國無夢天尊,有緣入虛彌神境者,得五行珠與《軒轅決》。我此生無門無派,無子無女,孑然一身。待汝《軒轅決》大成,且機緣所至,可得吾衣缽,成吾親傳弟子。」

隨著聲音逐漸遠去,呂涼驚奇地發現,身體里突然多了一顆五光十色的小球,腦子裡多了一本書卷!「這、這是怎麼回事?算了,先找路回家吧!」

「哈哈哈,幾十萬年了,終於又有人進來了!這是第三個了吧,不知道能不能繼承主人的衣缽。」猛然間,身後一個炸雷般的聲音響起,呂涼驚得直接一屁股坐地上了。

待他轉過身,只見一顆參天巨樹,其上濃密的枝葉正微微震顫,似乎之前的聲音,正是由這顆巨樹發出來的! 「大、大樹說、說話了?!」呂涼顫抖著仰望著,怎麼感覺,聲音都是從身後的大樹里傳來的。

「咦,這次怎麼進來的是個凡人小娃娃?嘖嘖,這可有意思了!」只見從大樹里走出一個獨眼巨人,足有三丈高,此刻正好奇地打量著呂涼。

「妖怪?仙人?模樣好、好可怕!」呂涼立刻反應了過來,想起平日里大人們見面的樣子,連忙拱手見禮到:「神仙前輩,我叫呂涼,不知怎麼來到此處,還請神仙發發慈悲送我回家。」

「小子,你以為這裡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啊?你知道有多少人想進都進不來呢!虛彌神境十萬年現世一次,只要有第一個人進入,神境就會自動封閉,除了進來的這個人,其他人誰也找不到!就算你現在不想要了,別人也進不來了!」巨人的語氣中帶著無奈,「而且主人的傳承都給你了,除非你死了,五行珠和《軒轅決》才能重新回到這裡,同時神境也會隨之消失。再過十幾萬年,沒準出現在另一個地方,等待下一個有緣人。」

「可是,父親不知道我在這裡,會急死的!」呂涼是又怕又急啊,這要是回不去了,家裡不得急死啊!可是萬一面前這位一個不高興,拍死自己那不是一眨眼的事兒啊!

「想出去可以,不過以你現在的情況是出不去的。想出去就要和神境建立心神聯繫,建立的方法就是試練塔第五層有個石碑,你煉化它就可以了。當然,等你夠實力能到那裡再說。」巨人不緊不慢地說著,「虛彌神境中的時間流速是界外的一倍,你有五行珠輔助,修鍊如果夠速度的話,在這裡修鍊個幾年就能出去的,外面也不會過太久。」

父親不讓自己修仙,可是不修仙就見不到父親……呂涼略一琢磨,就有了計議,當下抱拳一拜道:「我修鍊!請神仙大人教我!」

「別神仙了,我也就是一個神境之靈,要叫就叫前輩吧。既然你想明白了,那我也指點你下吧。」見呂涼踏實了,巨人也挺高興,「這裡是主人創造的獨立空間,稱為虛彌神境。修仙是需要吸納天地元氣為己用的,而元氣的濃度決定了元氣的品質。像神境里的元氣濃度,那是天界品質的存在了,你所在的人界是遠無法和這裡比的。」

「就人族來說,從凡人開始,歷經練氣、築基、金丹、嬰變至返虛乃有所成,返虛圓滿則渡劫,成則為天仙,敗則身死。你還需要知道的是,每個階段都有四個層級,分別為初期、中期、後期、大圓滿,每個階段大圓滿後方可有希望晉陞下一階段。」神境之靈看了看呂涼,口氣放緩道,「不是所有人都能修仙,修仙的基本條件就是具備靈根或特殊體質。天地間靈根最常見的是金、木、水、火、土這五種靈根,還有一些異靈根或多靈根。至於擁有特殊體質的人則很是稀少,那基本都是天才般的存在了。」

「《軒轅決》內含有『軒轅心法』,乃主人親自創出,此心法也可以孕育強大的神魂,還可隱藏修為氣息,可謂是世間功法中頂級的存在!」提到主人,神境之靈的語氣變得前所未有的嚴肅。

「前輩,你提到的主人是誰?現在又在哪裡呢?達到什麼境界了?」呂涼對這個傳說中的人物也很是好奇。

「主人是這虛彌神境的創造者,至於境界,已經不是你目前能知道的了,你只要知道,天仙層次的存在,在我主人面前也如雞狗就可以了。」神境之靈充滿傲氣地說著,但隨即眼神轉黯,似乎自語道:「只是百萬年前,主人去了鬼界的暝煌國度后就不知所蹤,他似乎知道自己短時間回不來,就將自己的衣缽留在這裡,等待有緣人來傳承了。」

「還是說說你的修鍊吧,《軒轅決》應該已經印在你魂魄中了,你可根據內容從入門開始參悟修鍊,平時有不懂的可以問我。你每到一個階段的中期和大圓滿,都可以選一件對應等級的法寶。」接著,神境之靈一揮手,一把長劍出現在呂涼麵前,同時在大樹三丈之外也多了一間屋舍,「這把鍊氣期的劍送你,供你修習劍法之用。至於屋舍,便是你今後居住的地方。」

「我先給你介紹下這裡的環境,我們現在的位置是神境中央。從這裡往東通向試煉塔,塔高十層,裡面都是主人煉製的傀儡,越往上難度越高。試練塔門上有個圓盤,去的時候把手放上,圓盤能自動檢查你的修鍊等階。這樣,你在塔里遇到的傀儡等級就是正好適合你這個階段的。」

「往西走,你能到達異寶殿,那裡都是主人這百萬年來收藏的法寶或奇物,將來你闖過試練塔的獎勵就從這裡挑。至於其它法寶,等你有幸成為主人的親傳弟子,才能歸你所有。」

「往北走是丹房,你一沒靈草,二不會煉,現在是不用想著去的。好了,去你的住處看看吧。」神境之靈說完就往樹里走去。

「前輩,那南路通向哪裡?」十二歲的年齡正是好奇地時候,呂涼也不例外。

神境之靈本來已經快要進到樹里的身軀突然一震,隨即嚴肅地看著呂涼說道:「南方是禁忌之地,也是大機遇之地,在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有緣分之前,你還是別想著去了!」

「父親找不到我肯定很著急! 田園醫妃千千歲 我一定儘快學成回去!」這一刻,呂涼心中無比堅定,那個只知道玩耍闖禍的孩子王似乎不見了,只剩下神境中這個思念家鄉親人的修鍊者。

自此,呂涼開始了自己的修鍊生涯,首先要做的自然還是先看看《軒轅決》。

《軒轅決》由兩部分組成,前半部分是軒轅心法,後半部分是軒轅劍法。從神境之靈那裡已經得知,神境的元氣品質極高,靠心法口訣吸納並煉化天地元氣為己用,可以辟穀不食,所以呂涼把所有時間都用來修鍊,有不懂的就找神境之靈詢問。也許是因為心智堅定,配合具有先天優勢的五行體質,僅僅三天,呂涼就跨入了練氣門檻。

開始入門的感覺很奇妙,當頭腦中浮現軒轅心法時,呂涼突然感到有一股近乎實質的氣息湧入身體。三天後,在自己的小腹形成了一片氣海,自己的意識也彷彿慢慢地延伸壯大。

同時,頭腦中一片清明,自己的魂魄似乎慢慢開始實質化了!最令呂涼吃驚的是,自己的視力變得越來越好,或者說還有些詭異,因為不但能看得很遠,甚至在不轉頭的時候,都能看到自己身後方的情形!按神境之靈的說法,這是他神魂初成,已經產生了神識。

在虛彌神境中的這些日子,呂涼也逐漸熟悉了這裡的環境和氣候。神境里也是有白天和黑夜的,唯一不同的就是冷熱差別極大,白天很暖和,黑夜天寒地凍。

除了神境之靈外,這裡還有不少的法寶之靈,畢竟無夢天尊是屬於需要仰視的存在,他的法寶品質本身就高,加上這裡的天地靈氣,有不少已經產生了靈智。當然,低端的法寶是產生不了靈智的,這裡的法寶之靈基本都是嬰變期以上的法寶。其中有幾個性子比較好的,呂涼已經和他們混熟了。

呂涼雖只有十二歲,但經過兩個月的修鍊,且對於父親的記掛,已經讓他的心智遠超同齡的普通人了。在神境的這段日子,通過向各位法寶之靈請教,他也逐漸了解了以前根本不知道的修仙世界。

修仙者的壽命是很長久的,且每提升一個階段,壽命會大幅提升。鍊氣期的修仙者最長壽二百載,築基期的壽一千載,金丹期的壽五千載,嬰變期的壽十萬載,返虛期的壽百萬載,真正渡劫成了天仙,壽無窮盡也。

從金丹期開始,修仙者的容貌基本就不會變化了。所以一個修仙者實力的強弱,絕對不是從面相上看出來,一個看起來青年模樣的修仙者,都可能是天仙老祖一般的存在。

每個階段,越到後面,修鍊提升的難度就越大。從金丹期開始,就是各個門派重點培養的階段了。因為一般的門派別說天仙老祖了,就是返虛的有沒有都不一定。所以門派里一旦到了金丹期,地位就立刻變得不一樣了,如果能到嬰變期或返虛期,那就是門派內上位者一般的存在了。

呂涼來到這裡后,一共認識了三個法寶之靈,一個叫天穹子的老爺爺,一個叫飛靈童子,還一個叫青瓷仙子,性格都不錯,沒幾天就和他們熟了,很多信息也是和他們請教得來的。不過即使如此,呂涼也不知道他們的本體是什麼法寶,「等緣分到了,你自然知道。」每次呂涼想探問下,就得到這樣的回答。

修鍊了兩個多月後的一天,一股清新的淡紫色氣息突然從呂涼頭頂冒出,在身體四周發散開來。 綜美劇移動性禍端 「看來練氣前期已經穩固了,好像光靠心法已經不能再往前了,總感覺有個瓶頸沖不開,還是去問問幾位前輩吧。《軒轅決》真不錯,就是太難了點。唉,我還得努力!」

《軒轅決》中的軒轅心法共十層,越往上修鍊難度也越高。按神境之靈所說,呂涼是主人創造神境以來,第三位進來的。之前那兩位在身死道消之前,都沒有將《軒轅決》修鍊至大成,自然無法繼承主人的衣缽。其中境界最高的是第二位,心法修到了第八層,劍法修到了第七層,不過後來和人爭鬥,不幸敗亡。

軒轅心法十層分別為:鍊氣境、氣凝境、築基境、基凝境、金丹境、丹凝境、嬰變境、嬰凝境、返虛境、虛凝境。據說達到虛凝境者,渡劫成功率能提高五成!

《軒轅劍法》也是十式,分別為:一字式、風閃式、鍛水式、雷光式、出雲式、裂海式、斬龍式、誅仙式、無影式、輪迴式。此套劍法大成,天仙以下難有敵手!

「呵呵,我只能告訴你,主人的傀儡之道博大精深,所造之傀儡,無論等級,皆有靈智。所以你只需把他們當成和你一樣的對手就可以了。」青瓷仙子似乎有些猶豫,又補充道「對了,如果不小心敗了,也不要灰心,你的時間還很長。」 在這兩個多月里,呂涼的心法已達鍊氣境,但只能算起步,還不穩固,劍法屬於有個一字式的皮毛。

呂涼走出屋門,徑直來到大樹前,恭敬地拱手拜道:「小子又來冒昧打擾神境前輩了,修鍊遇到了些問題,還請前輩指點。」

話音剛落,就從樹上飄下來一個女子,正是青瓷仙子。這三個法寶之靈前輩,呂涼最喜歡親近的也正是這位仙子。每次和仙子說話,呂涼都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就像一個孩子想找母親說說心裡話一樣,曾經刻意壓制的對母親的思念,經常不經意的流露出來。青瓷仙子也彷彿能看穿呂涼的內心,待他就如弟弟一般的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