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

「是誰?為什麼開了這麼多槍?」

「東子,你也是老警察,快,快告訴我具體情況,我一定要抓到兇手替周隊報仇。」穆英英抓著東子,近乎咆哮得說道。

「是毒販子冰哥,是高冰。」

「啊啊啊啊。」

東子異常痛苦的說道,內心自責的要死。

「是他!怎麼回事?快告訴我,現在是追鋪高冰的最佳時機,你難道希望看見周隊就這麼去了么?」穆英英抓著東子吼道,東子很自責,很痛苦。但他含著淚,把情況一一告訴了穆英英。

「我知道了,高冰,老娘要你死!」穆英英眸子裡面充斥著熊熊燃燒的怒火,旋即就撥通了市局局長孫浩的電話。

一名刑偵隊員就這麼被殘暴的兇徒開了七槍致死,立刻就引起了市局局長孫浩的震怒,以及整個蓉城市公安系統的震怒。孫浩立刻就批了一個最高級別的通緝令,進行全城通緝,而整個蓉城地下世界頓時就變得風聲鶴唳起來。

穆英英第一時間就趕到了事現場,進行現場勘察,詢問周圍的目擊者。同時,調取周圍的監控錄像,推斷犯罪嫌疑人的逃跑路線,一夜時間就在這樣忙忙碌碌的過程之中轉瞬之間過去了,臨到清晨時,穆英英不由再次趕到了市第一人民醫院門診大廳,而華新同葉婷還有安安也不期而遇的出現在了市第一人民醫院門診大廳,同外面忙碌了一夜的穆英英撞了個正著。

「華新。」

穆英英見到華新的瞬間,立刻咆哮了起來。

(本章完)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嗨,穆大警官。」穆英英鐵青著一張臉,近乎咆哮似的聲音傳了過來,華新不由笑著和穆英英打著招呼。

「老娘要殺了你!」穆英英沖了過來,一把就抓住了華新的衣領,一個耳刮子就朝著華新臉上砸了過來。

「我擋!」華新一把就抓住了穆英英的玉手,不由放在了自己的臉上,輕輕的廝磨著,「穆大警官,你這小手好軟好滑,真舒服啊。」華新眯著眼睛,一臉陶醉的表情。

「混蛋。」

「我槽尼瑪。」

穆英英雙眼直噴火,暴怒著罵道。

她左手鬆開華新的領子,再次朝著華新臉上扇了過去。

團寵大佬六歲半 「啪。」

華新如法炮製,再次抓住了穆英英的玉手,放在自己的臉上廝磨著。

「穆大警官,我們才多久不見啊,你就這麼想我,當真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啊,打是親罵是愛,我知道你這是愛我的,老婆,是吧。」華新嘿嘿笑道。

「去死,去死。」

「老娘要殺了你。」

雖然雙手被華新給控制住了,但穆英英的雙腳卻沒有,一記膝撞就朝著華新的大胯胯狠狠的頂去,這要是頂實了,還不得毀掉華新下半生的幸福啊。

「啪。」

華新豈能不了解穆英英,知道自己又從拘留室裡面跑了,所以火氣異常的大,雙腿頓時就把穆英英的腿給夾住了。

「啊啊啊啊……」雙手一腳被華新給控制住了,穆英英心中是那麼的無力和無助,最照顧自己的周隊就那麼犧牲了,可自己卻無能為力,找不到華新來救治周隊。就那麼眼睜睜的看著周隊身體的溫度慢慢的下降再下降,最後直至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屍體,而現在華新出現了,自己卻連替周隊出一口氣的能力都沒有,滿腹的火氣,頓時化為濃濃的悲慟,整個人好似沒了力氣一般,就這麼癱軟了下去,幸好華新力氣夠大,不然就癱在地上了,「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周隊,英英對不起你。」

「啊啊啊啊!」穆英英彷彿一個小孩子一般嚎啕大哭了起來,而華新也不由蒙圈了,訕訕的道,「穆大警官,你這是?」

「犧牲了,周隊犧牲了。」穆英英突然撕心裂肺懂得咆哮道,「周隊犧牲了,你高興了,你巴不得周隊去死是不是,是不是。」穆英英近乎失去了理智一般質問著華新。

「周隊犧牲了?」華新一愣,「什麼時候的事情?快帶我去看看,如果時間耽擱的不是太久,或許還有機會!」

「周隊都已經犧牲了,還有機會,還有機會么?難道你還能起死回生不成?」穆英英咆哮的嘶吼著。

「先看看再說吧。」華新被穆英英的情緒感染,內心也有點不舒服。

「真的么額?」穆英英一聽,精神豁然一震,希冀得凝視著華新。

「或許有,具體情況要看了再說。」華新也不能太確定。

「快快,急診室,周隊在急診室里。」穆英英扭頭看向急診室的方向。

華新旋即鬆開了穆英英,沖著葉婷道:「婷姐,我過去看看。」

「好。」葉婷嘴角抽了抽,心裡暗罵,「這個華新真特么無恥。」

雖說華新和她之間並沒有什麼關係,但因為昨天已經和華新生了關係,這個時候見到華新調戲穆英英,心裡就覺得不舒服。

「華老弟。」急診室里,秦海一夜沒睡,沖著華新點了點頭。

「什麼情況?」華新掃了一眼周東澤,眉頭頓時就皺了起來。

「中了七槍,還沒送到醫院的時候,就已經去了。」秦海聲音低沉的道。

「華新,華新。」

「你醫術這麼好,你能救周隊是不是,你說是不是?」穆英英一見周東澤的屍體,心裡就抑制不住的巨疼,希冀的抓著華新問道。

「我……」華新探手握住周東澤的手腕,入手冰冷,青木真氣湧入周東澤的屍體之中,一絲生機都沒有現,連殘留著還存好的組織細胞都異常稀少,都處於瀕死狀態。

「對不起,時間太久了。」華新自責的說道。

「哈哈哈,哈哈哈。」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穆英英聞言,不怒反笑。

只是那笑容裡面蘊含了太多的凄涼和無助,整個人就彷彿沒了靈魂一般。

「都是你。」

「都是你這個混蛋。」

將嫡 「如果不是你亂跑,周隊怎麼會犧牲,全是你的錯。」

穆英英抓著華新的衣服,有氣無力的廝打著。

「抱歉。」

豪門盛寵:總裁的蜜制新妻 華新不由一把抱住穆英英,任憑穆英英像一個無助的小女孩一般嚎啕大哭著。

嗚嗚,嗚嗚。

這個時候,尖銳刺耳的警鳴聲不由傳了過來。

旋即,一陣開門聲,雜亂的腳步聲不由傳了過來。

市局局長孫浩協同市局刑偵隊的同志全部都趕到了市一醫院門診大廳,向著急診室走了過去。

「孫局!」華新不由沖著孫浩打了個招呼。

一朝農女一朝爺 孫浩沖著華新點了點頭,旋即再次看向周東澤。

「敬禮。」

孫浩率先脫下了自己的警帽,沖著周東澤警了一個軍禮。

「好同志,一路走好。」

「周隊,一路走好。」跟著過來的刑偵隊員們紛紛摘掉自己的警帽,沖著周東澤的遺體敬了一禮,並且深深的鞠了一躬。

「周隊,一路走好。」華新也同孫浩等人一起向著周東澤執以最崇高的敬意。

「穆英英,周隊犧牲了,現在由你暫代刑偵隊長一職,務必全力抓鋪犯罪嫌疑人,還周隊一個公道。」孫浩嚴肅的看向穆英英。

「是,局長。」穆英英抹掉眼角的淚水,沖著孫浩警了一禮。

「現在開始,全部取消休假,全力抓鋪犯罪嫌疑人。」孫浩沖著刑偵部門全體隊員鄭重的說道,「你們需要什麼資源,需要什麼部門配合,告訴我,整個市公安系統全力協助刑偵部門抓鋪犯罪嫌疑人,還周隊一個公道,還蓉城百姓一個安全的蓉城。」

「是,孫局。」眾刑偵隊員齊聲吼道。

「孫局,我可以幫忙。」華新見孫浩動員完了之後,不由提議道。

(本章完)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你能幫什麼嗎?」孫浩不由反駁道,「你要幫忙,就給我把他治好。」孫浩不由指著角落裡面頹廢的東子。

「他怎麼了?」華新撇了一眼蓬頭垢面的東子,因為東子渾身髒兮兮的,頭都結成一根根的了,華新也看不到東子的臉。

「劉東!」孫浩很鐵不成鋼的來到東子的身前,蹲下來撩開了東子髒兮兮的頭,露出一張慘不忍睹,燒傷嚴重的臉頰。

「原來如此。」華新不由想到自己被拘留的時候,有美女警官要脫自己的衣服,原來是為了這個,「好,我會的。」

「好了,趕緊辦案去。」孫浩沖著眾刑偵隊員說道,「爭取在抓鋪到犯罪嫌疑人後,替周隊開追掉會,以告慰他的在天之靈。」

「是,孫局。」

「是,孫局。」

穆英英同其他刑偵隊員齊聲吼道。

旋即,一群刑偵隊員再次沖著周東澤的遺體敬了一禮,鞠了一躬之後,便小跑著離開了門診大廳。

「穆警官。」華新沖著離開一臉肅殺的穆英英喊道。

「什麼事?」穆英英經過最初的悲慟,此刻終於緩了過來。

「我可以幫你找人,你應該相信我的本事。」華新認真的凝視著穆英英。

穆英英深深得凝視了華新一眼:「好,帶上他。」她旋即指了一眼蓬頭垢面的東子。

「劉東,你給我起來!」穆英英來到東子的面前,根本不顧東子的頭有多臟,一把就抓住東子的頭露出了那張慘不忍睹的臉,「你給老娘振作起來,你特么對得起周隊給你擋槍么?你如果覺得周隊死的好,死的活該,你特么就給老娘繼續頹廢,老娘就當周隊認錯了你這個人。」

「啊啊啊啊……」

「嗚嗚嗚,嗚嗚嗚……」

東子就像一個孩子一般,聞言就嚎啕大哭了起來,渾身顫抖個不停。

「是我的錯,是我對不起周哥,是我的錯,嗚嗚嗚。」

「你既然知道特么是你的錯,你就給老娘振作起來,幫周隊找到犯罪嫌疑人然後繩之以法,否則,周隊在天之靈也不會原諒你得,你特么太讓人失望了。」

「我們走。」穆英英恨鐵不成鋼的鬆開了東子,沉著一張臉招呼著華新。

「對不起。」東子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然後朝著急診室的方向,砰砰砰的連續磕著頭,一邊磕頭,一邊哽咽著抽泣著。

「對不起!」

「周哥,一路走好。」

「砰。」

一聲沉悶的聲響,東子的頭重重的磕在地面上。

「對不起!」

「周哥,一路走好。」

「砰。」

又一聲沉悶的聲響,東子的頭再次重重的磕在地面上。

「對不起!」

「周哥,一路走好。」

「砰。」

一聲連著一聲沉悶懂得聲響,東子的頭不斷的磕在地面上。

「對不起有什麼用,周隊已經去了,你特么對得起周隊給你擋槍么?」穆英英並沒有因為東子給周東澤磕頭而怒氣頓消,反而質問的道。

「對不起,我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

東子聞言,身軀一顫,頭都沒有抬起來,砰砰砰的用額頭砸著地面。

「廢物!」

穆英英厭惡得撇了一眼蓬頭垢面像狗一般的東子:「周隊死的真尼瑪不值得。」旋即扭頭就走,華新靜靜的看著,並沒有因此而對東子施展迷魂術。

「等等。」

東子豁然站了起來,雖然頭有些暈,身子有些搖晃,但他的眉頭緊緊的皺著,一臉鄭重之色:「帶上我。」

「幹嘛帶上你,你特么就是一個酒鬼,一個廢物。」穆英英見到東子的神色,心裡有些欣慰,但任然一臉的厭惡。

「我要替詩雨和周哥討回一個公道,把高冰繩之以法。」東子異常鄭重的說道。

「老娘不相信你。」穆英英一臉輕蔑,假意的道。

「給我一個機會!」東子沖著穆英英深深的鞠了一躬。

「好,先去洗頭洗澡,你特么這樣能見人么,老娘看見了就噁心。」穆英英沖著東子厭惡的說道。

「就在醫院裡面洗吧。」華新沖著東子說道,旋即看向急診室的秦海,「秦老哥,帶東子去洗個澡,換身衣服。」

「快去。」穆英英瞪了東子一眼。

旋即,東子就跟著秦海離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