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可以!」

「姐姐,你說,我主修哪一系的比較好呢?」

「你不是一直想修練大預言術嗎?」

「是啊!」楊玄真感嘆道,「可惜,那個教皇把大預言術看得死死的,不會給我看。」

「你說過,大預言術是主神傳下來的魔法,在很多位面都有流傳,如果我們去了神位面,應該能找到大預言術。」

「算了吧!」楊玄真說了一句,微微抬頭,看著臉色平靜的小龍女,小巧的鼻子,清秀而飽滿的櫻唇,靈動的雙眼,柔和的青絲,構成了一副美麗的畫卷。

「姐姐,你真漂亮!」

「嘻嘻!」小龍女輕輕一笑,低下頭,在楊玄真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姐姐,還想!」

「不理你了!」小龍女說了一句,右手輕抬,長裙輕舞,她緩緩的飛起來,落到池塘旁邊。

楊玄真立即追上去,摟住小龍女的腰肢,「姐姐。」

「嗯!」小龍女輕輕的應了一聲,眼睛看著池塘。

楊玄真沒有打擾,他知道,小龍女在參悟水元素法則。

夜,楊玄真和聖域強者大戰的情報傳回教廷總部,也傳到了黑暗教廷,以及玉蘭大陸的其他勢力手中。

福運娘子美又嬌 聖域魔導魯迪收到楊玄真的信息后,心中震驚,『沒想到,僅僅五年時間,他就達到這個程度了。』

黑暗教廷的總部,教皇阿萊克拿著一份情報,教皇讀完后,把情報丟到桌子上,重重的一拍,「可惡,他的成長速度太快了!」

另外一邊,光明教廷總部,教皇的臉色平靜,烏森諾站在一旁,「教皇,此子難以馴服。」

「此人已經成氣候了,只是,我沒想到他的成長速度會這麼快。」教皇的語氣非常平靜,聽不出喜怒,彷彿間,就好像一個高高在上的神靈在說話,「這樣的天才,我們只能拉攏。」

教皇說到這裡,沉默了一下,說,「我記得,他一直想看大預言術,烏森諾,你親自跑一趟,把大預言術送給他。」

「好!」烏森諾應道。 楊玄真和小龍女來到混亂之嶺后,黑暗教廷的勢力收斂了一些,這也是光明教廷讓楊玄真來混亂之嶺的目的。

這天,一個重要人物來到光明城,他進入光明神殿後,直接來到神園。

神園的守衛見到來人,立即行禮,「見過裁判長大人。」

「不用多禮!」裁判長淡淡的回了一句,站在神園門口,「你去稟報一下!」

楊玄真和小龍女在後院喝茶聊天,一名侍女匆匆來到後院,恭敬的道,「大執事,裁判長大人來訪。」

就在這時,楊玄真耳邊傳來聲音,「玄真先生,冒昧來訪!」

「哦?」楊玄真應了一聲,大聲說,「既然來了,直接進來吧。」話音一落,裁判長出現在後院,楊玄真示意,「坐吧!」

裁判長隨意的坐下,看了小龍女和楊玄真一眼,「你們到是悠閑啊。」

「修練之事,勞逸結合啊!」楊玄真說了一句,開門見山,「不知道裁判長大人找我有何事?」

裁判長拿出一本泛著白光的小冊子,丟到桌子上,「這就是你一直想要的大預言術,教皇說了,看完后,直接銷毀,不可外傳。」

「呵呵!」楊玄真有些意外,「教皇還真是大方啊,竟然願意拿出大預言術。」

裁判長淡漠的道,「你的實力,你的天賦,值得教皇這麼做。」

楊玄真拿起大預言術,翻看了一下,「裁判長,告訴教皇,他這份情,我領了。」

裁判長起身,「好了,話已經帶到,東西已經送到,我先走了!」 親親老婆:寵你沒商量 他說完,也不等楊玄真回話,身影慢慢的化無,消失在後院。

「哼!」楊玄真輕輕一笑,「不就是暗元素法則,化影分身術嗎?」

楊玄真一邊翻看大預言術,一邊說話,「姐姐,按時間來算,毀滅之日快要來臨了。」

「你可以阻止的!」

「姐姐,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主神的意思。」

楊玄真猜不透貝魯特的心思,按理說,以貝魯特的實力,他完全可以掌控玉蘭大陸的局面,可以阻止帝林離開位面監獄,也可以阻止毀滅之日來臨,然而,貝魯特什麼也沒做,而是坐在黑暗之森看好戲。

「主神?」楊玄真輕聲說,「姐姐,在主神眼中,普通神靈就是螻蟻,主神高高在上,看著一個個的螞蟻打鬧。」

小龍女說,「現在是玉蘭歷9996年,如果你這隻蝴蝶沒有改變歷史,在玉蘭歷一萬年的玉蘭節,就是毀滅之日。」

「姐姐,再過幾個月,林雷應該會去魔獸山脈試練了,也不知道林雷會不會碰到艾麗斯。」

「艾麗斯?」小龍女輕聲說,「在芬萊城的時候,我見過她一次,她比不上迪莉婭,無論是智慧,還是心志,都比不上迪莉婭。」

「出生不同,家教不同,環境不同,兩個人自然有很大的區別。」

說到這裡,小龍女看了楊玄真一眼,眼神非常的柔和,「玄真,如果沒有遇到你,我也是一個什麼也不懂的活死人。」

「呵呵!」楊玄真笑道,「在我眼裡,姐姐可是最聰慧的女孩,我一個開掛的人,升級還沒有姐姐快呢。」

「開掛?」小龍女露出甜美的笑容,「你這話說的有意思。」

小龍女知道,楊玄真的心思太雜,心裡所想的事情太多了,無法像她那樣,專心修行,所以,即使有小冊子輔助,楊玄真的領悟能力和修練速度仍然比小龍女慢上一線。

楊玄真看了一會大預言術,把預言術的小冊子遞給小龍女,「姐姐,你也看看吧。」

「好!」

小龍女拿起大預言術,仔細閱讀,「真的很玄妙!」

「姐姐,如果按咒語施展,我可以辦到,卻無法領悟其中的玄奧。」

「命運,生命,死亡,毀滅,都屬於至高法則,比普通法則更難參悟。」小龍女一邊說話,一邊看大預言術,一心兩用,「如果給我一些時間,我應該能參悟出一些東西。」

楊玄真拿到大預言術后,一直在盤龍世界參悟大預言術,希望能從中領悟命運法則。

原世界,蘇沐曦站在陽台上,一邊給花草澆水,一邊自言自語,「楊玄真,你又跑到哪去了,電話也打不通,人也找不到。」

突然間,樓下傳來喊聲,「曦曦。」

「呵呵!」蘇沐曦開心的笑道,「陳思,子晴,是你們啊,快上來坐吧。」

陳思向陽台上的蘇沐曦招手,「曦曦,快下來,我們出去玩。」

「不想出門!」蘇沐曦說,外面太熱了。

於子晴喊道,「曦曦,我們帶你去一個好玩的地方。」

「好玩的地方?」蘇沐曦有一些興趣了,她轉頭對客廳喊了一句,「媽,我出去玩了。」

「哎!」蘇沐曦的母親喊了一聲,看著女兒從四樓的陽台跳下去,無奈的搖搖頭,「曦曦,你就不能走大門嗎?」

陳思和於子晴看著蘇沐曦從陽台上跳下來,有些羨慕的道,「曦曦,你的功夫太厲害了。」

「誰讓你們不認真學?」蘇沐曦隨口一說。

陳思和於子晴有些鬱悶,「蘇沐曦,你就不能照顧一下我們的面子嗎? 隋末之大夏龍雀 我們學習不如你,功夫也不如你。」

「你們太笨了!」蘇沐曦笑道,「同樣的老師教,你們……」她說到這裡,嘆息一聲。

於子晴撲向蘇沐曦,「曦曦,你要死啊,你能不能別裝了?」

三個女孩打鬧在一起,遠遠看去,就像一道亮麗的風景。

三個少女打鬧了一下,蘇沐曦說,「喂,你們兩個色女,能不能離我遠一點?」

「不!」陳思靠在蘇沐曦身邊,笑道,「曦曦,叫你出來,果然是對的,你就是一個移動空調。」

蘇沐曦非常無奈,心念一動,招出一團水球,打在兩女的頭上,「我給你們涼快一下。」

「哇!」陳思和於子晴大呼一聲,「我的頭髮全濕了。」

「呵呵!」蘇沐曦笑道,「誰讓你們離我這麼近。」

三女一邊說笑,一邊走,三人走了一段路后,蘇沐曦問,「到底去哪啊?」

「就在前面!」陳思指了一個方向,「再走十來分鐘,就到了。」

「神神秘秘的!」蘇沐曦嘀咕道。

十來分鐘后,三女來到唐寧街,陳思指著一家新開的網吧,說,「我們就去這裡。」

「網吧?」蘇沐曦問,「你們就是帶我來網吧?沒意思。」

陳思說,「曦曦,你每天除了練功就是學習,怎麼會知道網吧的意義?走,姐帶你去玩電腦,讓你知道什麼叫網路世界。」

「切!」蘇沐曦撇撇嘴,隨陳思和於子晴進入網吧,頓時,一股涼意襲來,同時,夾雜著一縷縷煙霧,蘇沐曦皺了一下眉頭,說,「算了,這地方的空氣太差,我們走吧。」

「哎!」陳思拉住蘇沐曦,「玩一會吧!」

蘇沐曦無奈,運轉九陽神功,把外呼吸轉成內呼吸,「我就不明白了,這地方有什麼好,人多不說,空氣還特別渾。」

陳思,於子晴,蘇沐曦三女來到收銀台,陳思說,「給我們辦三張上網卡。」

於子晴說,「還好,我們來的比較早,還有位置。」

蘇沐曦向周圍掃了一眼,說,「這地方真是亂啊,什麼人都有!」

此時,網吧中有小學生,有社會青年,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這就是最早期的網吧。

陳思辦好卡之後,說,「走,我們去包廂那邊。」

三女打開電腦後,陳思教了一下蘇沐曦,蘇沐曦掌握了基本的操作方法后,用滑鼠隨意的亂點,笑道,「有點意思啊!」

陳思說,「我看電影了,你們隨便玩。」

於子晴說,「我玩下遊戲。」

蘇沐曦的學習能力非常強,僅僅半個小時,她就能獨立上網了,還學會了打字和查找資料。

蘇沐曦又想到楊玄真,在搜索頁面輸入楊玄真的名字,她沒想到,還真的搜索到幾個叫楊玄真的人。

「這人沒有玄真哥哥帥氣。」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蘇沐曦感覺無聊了,說,「思思,子晴,我們走吧。」

「再等等吧!」陳思說,「我的電視劇還沒看完呢。」

蘇沐曦站起來,「你們如果不走,我就先回去了。」

「哎!」陳思喊道,「別啊!」

就在這時,幾個青少年走到蘇沐曦身邊,大聲道,「出來,出來,這地方歸我們了。」

「你們誰啊?」陳思喝道,「滾一邊去。」

幾個青少年看到蘇沐曦,陳思,於子晴三女的相貌后,心神一震,「好漂亮的女孩啊,比我們學校的校花還要漂亮。」

「老大,就讓她們陪我們上網吧。」

「小妹妹,讓哥哥教你們上網。」

蘇沐曦皺眉,「思思,這都是什麼地方啊,下次再也不來了。」

這會兒,於子晴已經沒有上網的心思了,她站起來,說,「思思,算了,我們回去吧。」

蘇沐曦說,「讓開!」

「別走啊!」一名青少年說,「小妹妹,你們的網費,我們包了,你們想上多久,就上多久。」

「讓開!」蘇沐曦的語氣帶著幾分怒意。 一個少年怪裡怪氣的說,「喲,小美女生氣了,不過,生氣的樣子更好看。」

於子晴上前一步,把身邊的少年推開,「思思,曦曦,我們走。」

「好好聽的名字!」幾個少年再次圍上來,其中一個少年用手去摸蘇沐曦的臉,蘇沐曦向後退了一步,慌亂之中,竟然用出了罡氣,罡氣震蕩,電腦桌碎開,電腦破碎,陳思和於子晴被強大的罡勁擠的往後退,離蘇沐曦最近的少年最罡氣一震,飛出數米,口吐鮮血,倒地後生死不知。

「啊!」蘇沐曦驚呼出聲,慌亂的道,「我不是故意的。」

「你?」周圍的少年用驚恐的眼神看著蘇沐曦,就好像在看一個女魔頭。

一個穿藍T恤的少年愣了一下,指著蘇沐曦,「你殺了我大哥,給我去死吧!」他大吼了一句,衝到蘇沐曦身邊,一拳打向蘇沐曦的臉,蘇沐曦身懷九陽神功,反應何等之快,拳頭還沒有臨近,蘇沐曦下意識的揮出一拳,打在少年的胸口。

「啪啪啪!」

一道道斷骨聲傳入眾人的耳朵,緊接著,穿藍T恤的少年倒飛出數米,撞到電腦桌,生死不知。

蘇沐曦感覺自己又殺了一個人,心裡更慌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這會兒,蘇沐曦完全慌神了,「玄真哥哥教過我,讓我不要動氣的,也不讓我用功夫打人,我真不是故意的。」她說著,說著,抽泣起來。

幾個少年見自己的朋友和兄弟被打,生死不知,又悲又怒,衝到蘇沐曦身邊,大吼道,「你是個女魔頭,你殺了我的大哥,還殺了軍哥,你等著坐牢,等著挨槍子吧。」

薄清寡杏 「不!不!」蘇沐曦整個人都懵了,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做才好,「玄真哥哥,我該怎麼辦?我真不是故意的,平時,我都控制的很好啊。」

陳思走到蘇沐曦身邊,安慰道,「曦曦,別慌,我們快點給楊玄真打電話。」

「對,對!」蘇沐曦連連點頭,在學校的時候,只要遇到解決不了的問題,楊玄真都能輕易的幫她解決。

蘇沐曦拿出手機,給楊玄真打電話,然而,楊玄真還在盤龍世界參悟大預言術,根本接不到電話。

電話鈴聲一遍一遍的響,卻無人接聽,蘇沐曦心裡越來越慌,她剛剛初中畢業,剛滿十五歲,只是一個花季少女,平時連雞都不敢殺,這會兒,竟然殺了兩個人,她已經六神無主了。

「玄真哥哥,你教過我,讓我控制罡氣,不要亂用魔法,我都聽你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時間緩緩的流逝,網吧中的環境越來越亂,陳思和於子晴不停的安慰著蘇沐曦,其他人根本不敢靠近她,把她當成女魔頭,魔鬼。

「嗚嗚嗚!」

警笛聲長鳴,蘇沐曦聽到警笛聲之後,心裡更慌了,「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