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難道僅僅是這點關係嗎?」

殷雨柔眨巴著閃亮的美眸,臉上流露出一絲的期待,含笑看著凌宇。

凌宇也看著她,今夜的殷雨柔格外的美麗,渾身上下散發出誘人的魅力,令他不禁怦然心動。

「怎麼了?」凌宇笑問道:「你還想和我有什麼關係呢?」

殷雨柔臉上的紅雲更加的明顯了,道:「這次武道會,如果我們最終奪魁了,那麼壓在我身上多年的擔子便可以卸下來了。我想離開雲城一陣子,想出去旅遊,看一看這花花的大千世界。」

「這是個好事。」凌宇道:「你一定會心想事成的。」

殷雨柔道:「一個人仗劍走天涯,也未免太孤獨了,要是能有個人相伴就好了。」

就在這時,幾個不速之客來到了巾幗武道社的會館。

「他們怎麼來了?」

殷雨柔皺眉看著已經到了門口的那兩個人,明天就是武道會大比的日子,顧長風和陸雄英居然在這個時候來到了她這裡。

凌宇和殷雨柔迎了上去。

「什麼風把二位給吹來了?」凌宇冷笑地看著他們。

陸雄英看著道館內其樂融融的景象,不免有些感慨,道:「真好,氣氛真的是好啊。」

「有事說事!沒事滾蛋!」

對這兩個貨,凌宇不會有好聲氣。

顧長風道:「這個時候來找你們,難道會沒有事嗎?可不可以找個安靜些的地方?」

殷雨柔看了看他們兩個,道:「跟我來吧。」

把他們帶進了裡面的一間房裡,殷雨柔道:「現在可以說了吧,有什麼事就直說吧。」

顧長風道:「來找你們的目的是想和你們合作,我們也不兜圈子了。」

殷雨柔道:「笑話! 總裁一抱誤終身 這是武道會大比,咱們代表著不同的陣營,合作什麼?怎麼合作?你們兩個是不是酒喝多了,還是腦子被驢給踢了?」

陸雄英道:「殷雨柔,你說話別這麼難聽。我告訴你吧,如果你們不和我們合作,那麼這次武道會奪魁的肯定會是問劍武道社!」

「是嗎?」凌宇看著這兩個傢伙,他們一定是了解到了什麼。

陸雄英道:「問劍武道社參賽的是林劍寒、古雲飛和羅建州。林劍寒和古雲飛我就不多說了,那個羅建州,你們應該是沒什麼了解吧。以你凌宇的實力和古雲飛打個平手應該沒多大問題,殷雨柔的武道修為和林劍寒也在伯仲之間。剩下的那個羅建州,你們武道社內部沒有一個人能是他的對手。他的實力還要在林劍寒之上!」

殷雨柔倒吸了一口涼氣。

作為問劍武道社的社長,在參戰的三人當中,林劍寒的實力竟然是最弱的,這真是讓人覺得匪夷所思。

在雲大的歷史上,怕是也從未出現過此等怪事。

「你們查到了這個羅建州的底細了?」凌宇問道。

顧長風道:「對。這個人其實是古雲飛的師弟。他的武道修為在古雲飛和你之下,但應該在我們其他人之上。這樣的組合,問劍武道社已經穩拿這屆武道會的冠軍了!」

「這正是我們來找你們談合作的原因!」

陸雄英接著說道:「武道會四年一屆,我們這些人在雲大的時間也就是四年,每個人這輩子就只能趕上這一次。我寧願讓你們贏,也不願意看到這一屆的勝利果實被古雲飛竊取。他的加入徹底打破了原本四大武道社之間的平衡關係!」

「你們圖什麼?」凌宇問道。

陸雄英道:「當然,我們也不是聖賢。我們幫助你們奪魁,但是咱們得有個私下的協議。你們從藏經閣帶回來的神通秘法得與我們分享。」

顧長風道:「當然,你們也可以不同意和我們合作。我們倒不愁合作對象。我們知道古雲飛這次加入問劍武道社,他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從藏經閣裡帶幾本神通秘法出來,他的目的是為了找你報仇。我想如果我們去找他,他應該會非常歡迎我們的。」

「你這是在威脅我?」凌宇冷笑道。

「你可以這麼想。」

顧長風和陸雄英也都是面泛冷笑。

(本章完) 殷雨柔的目光落在了凌宇的身上,很明顯,她準備讓凌宇做這個決定。

如果羅建州的武道修為真如他們所說的那般恐怖,那麼他們對上問劍武道社的勝算將極其微弱。

見凌宇遲遲沒有表態,顧長風道:「如果你們願意和我們合作,我可以向你們承諾,我們兩大武道社會拼盡全力在你們遇上羅建州之前解決了他。」

只要打掉了羅建州這個點,逼迫問劍武道社換人,那麼問劍武道社的優勢將蕩然無存。

顧長風和陸雄英如果真的拼了命的想要重傷羅建州,也不是沒有可能。

「凌宇,不要婆婆媽媽的,趕緊給個痛快話!你這邊要是不同意的話,我們還得去別處。古雲飛一定會很歡迎我們的。」陸雄英再一次威脅道。

「那你們就去找他吧。」

凌宇站起身來,冷笑道:「我不是個喜歡被威脅的人。」

「你!」

陸雄英和顧長風沒想到凌宇會拒絕了他們,二人瞪大眼睛,惡狠狠地看著凌宇,恨不得把凌宇跟生吞活剝了。

「走著瞧!」

顧長風冷哼道:「老陸,咱們走!」

二人摔門而去。

「你真的那麼有信心嗎?」

殷雨柔長嘆了一口氣,他們準備了那麼多,沒想到現在在紙面實力上還是被人壓著一頭。

凌宇道:「陸雄英和顧長風這兩個貨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我不喜歡和這樣的人合作。武道會奪魁,我不會耍任何卑鄙的手段,要贏就要堂堂正正地贏,靠自己的實力贏!」

殷雨柔沉默了許久,隨即抬起頭來看著凌宇,沉聲道:「我支持你!如果通過和他們結盟,答應他們提出的過分的條件而贏下這次武道會的大比,那根本說明不了我們是真正的強大,只能說我們非常的懦弱。贏要贏的漂亮,輸要輸的磊落!絕不接受他們的威脅!只是他們去了古雲飛那邊,和古雲飛聯手,我們奪魁的幾率就變得非常渺茫了。」

凌宇道:「你這真的以為他們會和古雲飛聯手嗎?」

殷雨柔道:「他們剛才就是這麼說的啊,說如果我們不答應,他們立馬就去找古雲飛的。」

凌宇道:「別中了他們的計了。他們不會去找古雲飛。」

「為什麼?」殷雨柔不解地問道。

凌宇道:「因為他們怕會變成林劍寒那樣,所以他們才來找咱們。和古雲飛合作,他們就得完全聽命於古雲飛,成為古雲飛的走狗,這是他們接受不了的。」

「我明白了。」殷雨柔道。

凌宇道:「放寬心吧,就算是那羅建州再厲害,只要你和我能夠戰勝古雲飛和林劍寒,贏的也會是我們。」

洪荒之妖皇逆天 「你有多大把握?」殷雨柔問道。

凌宇道:「八成吧!」

我的1982 因為修鍊洗髓真經的緣故,凌宇感覺到自己的修為最近在突飛猛進,隱約地覺得最近有可能突破到更高的一個境界。

他的內傷在洗髓真經的幫助之下,再加上一些靈丹妙藥的調養,如今已經恢復得七七八八,根本不是問題。

對上古雲飛,他不敢說有必勝的把握,至少並不怵他。

「你呢?」

凌宇問道:「如果是你和林劍寒交手,你有幾分把握?」

「我有十成!」殷雨柔斬釘截鐵地道。

「哈哈,既然如此,我們何必怕他們!」凌宇大笑道。

殷雨柔道:「明天抽籤分組,不知道我們第一個對手會是誰。」

凌宇道:「別想這些沒用的了。走吧,咱們出去吧,和外面的娘子們們好好熱鬧熱鬧。壓抑了太久,大家都需要宣洩。」

凌晨兩點多鐘,這裡的歡慶才算是結束。

蕭玉河帶著帝豪國際的廚子們走了,並且把道館內打掃了乾淨。

眾女七倒八歪,就這麼睡在地上。

凌宇一夜未睡,一直在修鍊,殷雨柔和楊小青也是一樣,他們都在做最後的努力。

早上七點,眾女便都醒了過來。

她們去學校食堂買了早餐回來,吃了早餐之後,眾人便去了體育館。

和往屆一樣,這一屆的武道會還是在體育館舉辦,不同的是體育館里多了很多的設備,還多了很多穿著工作服掛著胸牌的校外人士。

已經有傳言,雲城大學的董事會正在考慮是否要在後山開闢出一塊地方來,建立一個專門用來武道會大比的場館。

甚至有的校董提出武道會四年一屆間隔的時間實在是太久了,不如改為兩年一屆。這樣便可以為學校帶來更多的收益。

武道會大比在上午九點半才會正式開始,九點鐘的時候體育館的八個入口同時開放檢票,現在只開放出一個專門用於武道會成員進出的通道。

巾幗武道社到時,其他三大武道社也到了。

凌宇掃了一眼,在林劍寒的身旁並沒有發現古雲飛和羅建州。

蕭玉靈、蘇青璇、唐小婉和傑西都來到了現場。蕭玉靈和蘇青璇的家族都是董事會的成員,她們通過特殊關係先進入了體育館內。

四女都是來給凌宇加油的。

「你們怎麼來了?」

凌宇走到了坐在最前排的四女面前。

蘇青璇道:「這麼大的事情,怎麼能少了我們為你見證呢?加油吧凌宇!」

蕭玉靈則是有些憂心忡忡,愁眉不展。

「凌宇,拳腳無眼,你一定要小心啊,尤其是在面對古雲飛的時候。」

凌宇哈哈一笑,道:「青璇、小婉,我痛揍你們表哥的時候,你們不會難過吧?」

唐小婉道:「你儘管揍吧!我沒他這麼個表哥!」

自從唐小婉知道古雲飛利用她之後,已經和古雲飛徹底劃清了界限,斷絕了往來,也斷絕了他們之間的親情。

傑西道:「凌,你一定要贏啊!我們過來可不是為了看你被人海扁的。」

「等著瞧好吧!」

凌宇道:「我得去做準備了。」

學校為四大武道社都準備了更衣室,這一屆武道會有規定,所有武道會的成員都必須穿著由贊助商提供的服裝。

學校給巾幗武道社準備的服裝是紅色的練功服,這種顏色穿在女人的身上,倒是鮮亮好看,穿在凌宇的身上便顯得有些不倫不類。

(本章完) 「凌宇,你穿上這身活像個孫猴子。」

殷雨柔打量著換好衣服的凌宇,開起了玩笑,讓這更衣室的氣氛陡然間輕鬆了許多。

「孫猴子好啊,專打妖魔鬼怪!今天誰要是跟我對壘,我就一棒子掄死他!」凌宇笑道。

眾女皆是捧腹大笑。

她們在後台已經開始熱身,除了首發三人之外,殷雨柔和凌宇還準備了幾個替補。

紅雲、紅霞和張倩倩是首發三人的替補,拳腳無眼,到了台上,一切都說不定,若是有誰受了重傷,無法進行下一輪的比賽,那麼就得換上別人登場。

「殷社長,抽籤了。」

學校的一名工作人員走了進來。

「好,我馬上過去。」殷雨柔道。

「社長,加油啊!」

眾女齊聲為殷雨柔鼓氣,有的時候運氣非常的重要。如果首輪就抽到和問劍武道社對壘的話,對他們而言,首輪將變得異常的艱難。

如果抽到的對手是另外兩大武道社,那麼對巾幗武道社而言,過首輪將會非常的輕鬆。

同樣,如果問劍武道社和巾幗武道社沒有在首輪相遇,他們晉級也將變得非常的輕鬆。

當然,凌雲武道社和龍虎武道社也不想在首輪遇到問劍武道社和巾幗武道社,因為那樣的話,他們將毫無勝算。

如果凌雲武道社和龍虎武道社在第一輪對決的話,他們當中將會產生一個進入總決賽的機會,不敢奢望奪魁,但至少也能拿個第二名,獲得不錯的獎金。

如果第一輪巾幗武道社和問劍武道社在台上相遇,那麼第一輪便會發生慘烈的戰鬥,很可能導致雙方都有人受傷,而讓那兩個實力較弱的武道社坐收漁翁之利。

抽籤至關重要,對四大武道社皆是如此。

擂台上擺著一張桌子,桌子上放著一個箱子,箱子裡面是已經寫好的簽。

總共四個簽,有兩個簽上面寫著「1」,另外兩個簽上面寫著「2」。抽到「1」的同組對決,共同抽到「2」的也是如此。

四大武道社的社長已經全部都登上了擂台,校長杜如海親自主持這一屆的抽籤,以表示對武道會的重視。經校董事會研究決定,雲城大學要把武道會逐漸辦成全國性的盛會,未來會投入更多的財力、物力和人力。

「你們四個都不是新人了,規矩你們都是懂得。我看就女士優先吧,殷同學,你先來抽籤。」

直播已經開始了,整個抽籤的過程都會呈現在無數觀眾的眼前。

「謝謝校長。」

殷雨柔邁步上前,從箱子裡面抽了一支簽出來。

在她之後,另外三人先後走上前去,抽出了簽。

「好了,現在你們可以把簽上貼著的紙給撕開了,看看你們各自簽上的數字到底是什麼。」杜如海道。

激動人心的時刻即將到來,他們四個人都很緊張。抽籤的排位對決對每個武道社都很重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