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不是木頭!」

思索片刻,茶多魚也沒太過糾結,她不是不講理的人:「慾望之氣你可以拿走,但我要知道,你拿走幹什麼?」

李紅葉上上下下打量了茶多魚一遍,忽然像是來了興趣:「你最近是不是得了什麼奇遇,身體里的鬼神之力很奇怪啊,不對,你的鬼神之力呢?」

茶多魚:「現在是我在問你,不是你問我。」

李紅葉笑了一下,指了指身旁的慾望之氣:「這是黃泉羅剎的陰謀,他們想利用人間的信仰以及慾望製造魔器,毀滅三界。」

茶多魚:「你怎麼什麼都知道?你是黃泉羅剎肚子里的蛔蟲嗎?」

李紅葉:「這好像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知道,我告訴大家,然後我去處理這些東西。慾望之氣給你,你也不懂怎麼處理,只能由我來處理。」

迷之自信。

李紅葉生來便自帶迷之自信。 有時候,可怕的不是墮落,而是墮落的時候十分清醒。

……

李紅葉的迷之自信來源於信仰。

可她的信仰並非鬼神,更不是什麼鬼神李家。

她信仰的源頭來自於九天之上,在她很小的時候就經常做夢,做一個相同的夢,夢中一直有一位白鬍子老頭。

白鬍子老頭多數的時間都在開會。

無休無止的會。

會上走馬觀花,一批又一批的仙人,一堆又一堆的仙果瓊釀。

這些開會的人全都喊白鬍子老頭仙皇,很霸氣的名字,可在李紅葉的夢中,老頭從來只讓她喊師傅。

她的師傅叫仙皇。

在夢中。

她的師傅會傳授她各種各樣的神奇功法,給她講各種各樣的好聽故事,比神話故事更精彩,更詳細,彷彿這些個故事,老頭全都經歷過一般。

因著這些夢。

李紅葉從記事起就是天才,妖孽般的天才,無論學習、生活、還是修行,從未讓人失望,永遠的第一。

她一直把這些夢看做是自己最大的秘密。

夢,是自己的『天賦』,是自己的福緣,是自己的一部分。

直到有一夜。

她的夢,掉進了現實。

夢中的老頭來到了真實的世界,告訴了她很多秘密,也告訴了她很多的猜測。鬼神可能要面臨最大的挑戰,地府出事了,黃泉要入侵人間,仙庭不會親自出手,只會袖手旁觀。

「那您呢?您到底是不是仙皇?」李紅葉在那一夜站在老頭前面問。

「我是。」仙皇肯定的回答。

「那您就不能幫人間嗎?」李紅葉繼續問。

「我已經來見你了,這已經是最大的努力,拯救這一切的人將是你,不是我。」仙皇是這麼回答李紅葉的。

仙皇是三界最有權威的存在。

很多事情都隱瞞不過他的雙眼。

所以,李紅葉成了無所不知的存在,並且實力飛速提升。富士山中,她不會出事,因為她有待無恐。

李紅葉自己一個人就能殺光當時蛇殿中的所有羅剎。

但是她沒有,她只是想親眼看看這黃泉的通道,她要確認一些事實,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仙皇說了也不一定算數。

她不是傀儡。

她有自己的思索跟考量。

她開始冷眼看著這世界,看看各方勢力到底想做什麼,到底拿這人間做什麼!

現在,她覺得自己看完了,一切很清晰,確實是一場災難。一場人類沒有援軍的災難,沒有人會真心幫助人類。

就好比,這人間是一塊稻田,春天播種,秋天收穫,大家可以施肥澆水,但是到了收穫的季節。

一切就跟糧食自身沒有關係了。

這是收割者的戰爭。

誰強大,誰布局完整,誰就可以收穫。

黃泉布局了,地府也布局了,仙皇沒說,但是在李紅葉看來,仙庭一樣布局了,傻子才會無動於衷。

這可是關乎信仰的戰爭。

如果沒有人再相信天,那仙庭還是仙庭嗎?

仙皇沒說。

但李紅葉自己很清楚,她本人就是仙皇的布局,一顆重要的棋子。

瞅了瞅茶多魚:「你也是棋子,只不過我一時半刻看不出你背後是誰。」 你要克服的,是你的虛榮心炫耀欲,你要對付的,是你時刻想要出風頭的小聰明。

……

葉川發燒痊癒之後,范小猴又發燒了,只不過跟葉川的發燒不同,他似乎真的只是最普通的發燒,茶多魚的特效藥並沒什麼作用。

一連三天,范小猴都是無精打采,頭痛欲裂。

可茶多魚幾個人都在瘋狂的修行啊。

看著每天晚出早歸的小夥伴,范小猴很鬱悶,並且很失落。

就連吳所謂現在都可以斬殺普通野鬼了,看來萬祖的修行方法確實很有效。

低落。

沮喪。

范小猴覺得自己很無用。

曾經自己可是很有用的,茶多魚經常需要自己給她在網路世界上查找資料,可現在呢?自己真的成了最菜的那個人。

還有李紅繩,人家是女生,自己是男生,哪裡有男生一直躲在女生後面抱大腿的。

沒有這個道理。

范小猴扶著額頭,昏昏欲睡的盯著眼前的筆記本,一串串的綠色數字在屏幕上飛速劃過。

這兒是他最熟悉的世界。

修行?

鬼神?

戰鬥?

范小猴其實真的不在意,也沒什麼興趣。

活著?范小猴覺得,在虛擬世界中活著一樣可以很充實,人的一生沒誰規定就應該怎樣活,活出自己的味道就好。

無需太過糾結。

肚子有些餓。

但天色還沒亮,大家還沒回來。

「哎,好煩啊,這操蛋的世界,真是不喜歡。」范小猴對著筆記本隨口嘟囔了一句。

恍恍惚惚間。

屏幕上似乎開始閃過一些怪異的符號。

像是字母跟數字,又不是字母跟數字,反正范小猴沒有見過這種符號。

「系統被攻擊了?」范小猴一下子來了精神,虛擬世界可是他最擅長的領域,自己的筆記本被黑客攻擊?開什麼玩笑,捉鬼自己不行,如果在黑客的世界再被玩弄,不如死掉算了。

噼里啪啦的鍵盤敲擊聲響起。

然後。

就看到范小猴額頭的汗珠越來越多,眼眸都亮了起來。

發燒是病了。

可范小猴從來沒覺得自己這麼清醒過,興奮過,就彷彿是高手過招,終於可以酣暢淋漓的戰鬥一場。

「對面的人是誰?」

「好可怕的手段!」

「從來沒有見過的入侵方式!」

「天才,對方絕對是天才,黑客界的天才!」

三分鐘不到,范小猴的系統就被徹底攻佔下來,除非拔掉電源,斷掉網路,這台筆記本現在已經不屬於范小猴了。

屏幕上出現了一串通用代碼。

翻譯成文字的意思就是四個字:「你好,孩子。」

范小猴皺著眉頭:「我好個屁。」

屏幕上繼續閃過代碼:「你是一個天才。」

范小猴翻了個白眼:「黑客還有馬屁精啊,還是說在嘲諷自己?」

一把將網線拔掉。

眼不見心靜,筆記本被黑掉,范小猴肯定很鬱悶:「應該是發燒的原因,對,肯定是我病了,所以才會輸掉。」

原本應該消失的代碼,在斷掉網線之後,竟依然在不斷的跳動,並且組成了六個字,一個問題:「你,相信科學嗎?」 昏昏欲睡的幻想,以此填補無聊的空隙,庸庸碌碌多年,殊不知我們某天會拋棄陳規,實踐遠行,遇見世界的美。

……

范小猴相信科學嗎?

如果沒有茶多魚,如果沒有這次大災難,他是絕對相信科學的,他是黑客,他的技術本身就是科學的見證。

可時代在發展啊。

范小猴不得不承認。

科學?

好像已經成了一個笑話。

太多的事情無法用科學去解釋,去定義。

人類千百年走的路,似乎在這個路口要拐個彎了。

范小猴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又立即搖頭:「地府、黃泉、羅剎、鬼神、法寶、修行……這所有的東西,沒有一個科學。」

停頓了一下,范小猴皺著眉說:「有太多的東西無法用科學去解釋了,就好比現在的網路掉了,你是怎麼做到依然可以跟我對話的?預留的程序是沒有智慧的,不可能接住我的問題。」

筆記本上繼續閃過代碼:「解釋不了就是不科學?無知啊!你們地球的歷史中,很多事情都解釋不了啊,只有當科學發展到一定階段,才能揭開本質。」

「就像現在。」

「你的家園要遭受一次攻擊。」

「你覺得不科學。」

「但是,我可以告訴你,這只是科學的冰山一角。有時候,神,也可以理解成一種高位面的文明。」

范小猴一愣:「神是文明?」

代碼繼續解釋:「當然是文明,神不是無緣無故誕生的,就像你們地球現在要面對地府與黃泉。包括仙庭,這些都只是架構在地球低端文明框架上的中端文明。」

筆記本上出現了一副遼闊深邃的星空圖案:「地球以外的星空難道是神創造的嗎?」

「你們的飛行器,你們的運載火箭,不是都可以離開地球了嗎?」

「如果神是宇宙的主宰。」

「那他的子民未免有些太少了吧。」

范小猴盯著這些代碼:「你是來自外星的信號?」

韓娛之綜藝演員 代碼:「比信號要高端,你可以理解為使者,高端文明的使者,我們不喜歡被稱作外星。因為星球這個概念,並非宇宙的基石載體。」

范小猴已經徹底蒙掉了:「什麼意思?」

代碼閃爍:「拿你的家園作比喻,地球加上地府再加上仙庭,你們這種三界位面的架構,加在一起才能算是一個最小的微型宇宙基石。」

「拆開單獨的地球,並不能成為獨立的對外通道。」

「這也是你們地球人類無法進行遠距離航行的原因。」

「因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