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何嘗忍心呢?可是你要知道,我不可能為了你們的事去觸怒媚姨的。要想讓我促成你們的好事,除非你幫我除掉媚姨的威脅。」

時予的要求讓小韻吃了一驚。其實小韻和媚姨並沒有太深的瓜葛,當初她被追殺不得已才隨媚姨返回淮陽山,算是欠了媚姨一份情。但是後來鷹寒牧帶兵來犯她也是出了大力的。萬花迷蹤陣很大一部分是她改良的,戰陣中她也上去死命拼殺,因此就算之前欠了媚姨什麼也都還清了。相反,媚姨平日里對她這種外面招來的手下卻諸多刁難,基本上洞里最累最有損修鍊時間的活都給他們干。最讓他們不舒服的是媚姨還收取了他們的一縷元神用作禁錮,使他們永遠地失去的自由。

因為這個原因,小韻對媚姨從來沒法生出忠誠之心,時予的提議她毫無排斥地接受了,到時她不僅可以和宋文意在一起,也算恢復了自由之身。唯一讓她猶豫的就是媚姨的修為,「山神的條件我可以接受,只不過憑我們真的可以打過媚姨嗎?她可不是普通的千年妖物,聽洞內姐妹說,媚姨幾百年前似乎另有奇遇,以至於她法力大增,遠勝於一般妖類。」

「呵呵,你放心,我從來沒想過要和媚姨正面交手,雖然這一年來我自認修為進境不小,可是對付她卻沒有絲毫信心。之前我已經想到了一個對付媚姨的方法,甚至已經著手準備。到時如果有你的配合,我成功的希望就更大了。」時予並不擔心小韻告訴媚姨他想對付她的事,憑媚姨的心眼和狡猾,肯定早就想過時予對她不滿的事。畢竟神仙被妖怪騎在頭上,哪怕脾氣再好,也會不爽的。相信只要明面上不翻臉,她還是會保持現狀的。

「你說的計策,什麼時候可以準備好?」小韻本來不關心時予何時動手,但宋文意目前的狀況實在讓她揪心,能越早在一起越好。

「這件事急不來,而且我也要另外等待時機。事關重大,絕不容有一點馬虎。我知道你實在為宋文意的狀況著急,你可以先去找他,現安撫一下他的情緒,相信他會好轉的。」

小韻點了點頭,「恩,我會的。」第二日,小韻就去找宋文意。儘管兩人都熟知對方的狀況,但他們始終沒有點破最後一層窗紙,還是如往常那樣相敬如賓。

或許是由於他們各懷心事,所以話不多,甚至說到一半,突然戛然而止,就這樣默默地注視著對方不復言語。許久之後,小韻才幽幽說道:「宋公子,今後一段時間小韻有事要離開淮陽山,恐怕不能來這裡了,希望你照顧好自己。但是你放心,我一定會回來找你的,一定……」小韻說著就掩面衝出了藥鋪,只留下呆坐在原地的宋文意。

… 今天是對於劉笑天來說,是一個很特別的日子。

因爲今天是劉笑天真正開學的日子,學校裏面有規定,,學校的伙食費或是到修煉洞府修煉,必須每個學生要交出固定的火能費,而這些都必須自己賺取,所以一放假,多數學生都會去森林或是別的地方去獵殺妖獸來獲取妖核來換取或是來完成學校所發放的任務來獲取學校的火能。

所以劉笑天一方面是幸運的,真正厲害的學長或是別的學生並沒有來找劉笑天來算賬,而另一方面,劉笑天卻無緣無故招惹上了一個美女東方嵐鳳,所以昨晚的時候宿舍惹來了很多的敲門聲,這些聲音無疑就是來找劉笑天的,但是都被段天順幾人因爲沒有開門而拒絕了這些人的造訪。

早上的時候,當這幾個傢伙起來的時候,距離上課的時候還有一分鐘,四人胡亂的洗了一把臉,向着上課的教室走去。

“叮鈴鈴……”剛走出宿舍門的時候,上課鈴聲已經響起,嫣然這四個傢伙已經遲到了,當四個傢伙匆匆忙忙慌慌張張的趕到教室的時候,教室門已經閉上了,裏面一位清脆悅耳的女子的聲音在講解着一些關於修煉的東西。

“美女老師已經到了。”段天順向着劉笑天說道。然後慢慢推開後門,向着裏面走去。

劉笑天也沒有辦法,跟着段天順,幹天兒三人往教室裏面走去,實在是有點兒對不起美女們的意思,因爲第一次上課就已經遲到。

當走到教室的時候,劉笑天往講臺的那邊看了一眼,眼神一滯。實在是講臺上縣的哪位女老師太過熟悉了。

瓜子臉單,皮膚白皙,身材並不高,但是卻給人一種很高大的感覺,修長的雙臂與雙腿,透着一絲性感的氣質,櫻桃小嘴當看到劉笑天的時候,微微張開着,瀑布一般的長髮,一聲水紅色的裙子,將一副天使面孔,魔鬼般的身材映照的完美極了。

“依琳老師?”劉笑天輕聲自語道。

本來劉笑天是想一開始來到學校就去拜訪依琳老師的,但是當劉笑天去拜訪的時候並沒有看到依琳老師,據說依琳老師帶着學生去之行一向任務了,但是卻沒有想到在今天這麼早就看到了依琳老師。

依琳老師也是很錯愕的驚訝了一會兒,而別的學生更加的驚訝,這裏面有大多數學生並不認識劉笑天。

劉笑天被大家盯着看,一時間依琳老師講課慢慢停頓了下來。

”笑天?你啥時候來的。“依琳老師並沒有像劉笑天預料的那樣,開始噼裏啪啦的責備劉笑天一番,而是很親切的問了一句。

”什麼?他就是劉笑天嗎?“全班同學帶着這樣的疑問說道。

雖然都沒有見過劉笑天,但是因爲劉笑天和蕉嶺的特殊關係,還有劉笑天錯學的關係,所以劉笑天這個名字的名聲還是很大的。

因此這件事情給我們明白一個道理,要想出名,要是能夠搞上一個美女級別的明星,那麼你的名字很快就會被各種記者蜂擁而報道的。

”依琳老師好。“劉笑天哼弱弱的說了一句,然後坐在了蕉嶺的身旁,蕉嶺狠狠瞪了一眼劉笑天,然後深邃的雙眼看向講臺。

”笑天,你上來,道講臺這邊來。“依琳老師很和藹的說道。

”我……“劉笑天很無語,真害怕自己出醜,

劉笑天忐忑不安的走向了講臺。

衆學生很好奇的看着劉笑天,想看怪物似的,不是這些學生平白無故的好奇,而是劉笑天這個傢伙的名聲實在是太大了,要是消息靈通的話,肯定會知道劉笑天最近又惹到了一位大美女,這令劉笑天頭痛不已。

今年難道命犯桃花劫嗎?

先是和歐陽飛碟撇清關係,然後又和柳悅重新拉上了關係,剪不斷理還亂的一層特殊關係,還有和蕉嶺的關係,和東方嵐鳳的關係,到底該怎麼辦?

”笑天,自我給大家介紹一下。“依琳老師搖動着柔軟的腰肢,來到劉笑天的面前,頓時間劉笑天被一股春風拂面所包圍,差點兒被這股處子體香所陶醉,這令劉笑天驚訝不已,沒有想到依琳老師還是處、女麼,。

”咳咳……劉笑天尷尬的咳嗽了一聲,然後做了一個很不成熟的動作。“就是把褲子網上拉了拉。

”哈哈……“全班笑倒。

”怎麼?褲子差點兒掉了。“依琳老師很頑皮的吐了吐香舌,不好意思的盯着劉笑天問道。

”餓……“沒有。

”咳咳……我叫劉笑天,來自一個遙遠的地方,哪裏是一個幸福的地方,哪裏人們生活在一片和諧的地方。牛羊遍地,人與人之間快樂安康,孩子們處在一種無憂無慮的境地……“

”好美的地方啊。“有女子聽着劉笑天的介紹,輕聲嘀咕道。

”好了,你先下去吧。“依琳老師說道。

然後全班同學開始正式進行上課。

依琳老師無非講的就是怎麼修煉,以及在修煉途中注意的一些注意事項,還有這學期完了之後的一些考覈的東西。

當然,同學們也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不來上課,只要在考覈的時候能夠完成學校所佈置的任務就行,這無疑給了劉笑天逃課的藉口。

要不是講課的是美女老師,所有男生那猥瑣的目光盯着那一對豐滿的玉峯,否則早已經思緒十萬八千里了。

”叮鈴鈴……“下課鈴聲響過。

然後所有的同學都用處了教室,唯獨依琳老師將劉笑天留了下來。

”笑天,走,陪我走走。“依琳老師說着將劉笑天領導了一處偏僻的小徑,但是還是吸引來全校學生的一絲羨慕的目光,

依琳老師劉笑天所不知道的是:具有滅絕師太之稱,最大的原因就是依琳老師不談戀愛,不管怎麼成功和成熟的男人追求依琳老師,最後都被一一殘忍的拒絕。

有一次因爲一位學生追求依琳老師餓失敗,於是在人流密集的罪惡之都的大街上接連裸奔了一個小時,但是最後依琳老師還是無動於衷。

可見依琳老師的絕情程度有多高。

而此刻依琳老師與劉笑天並排走着,看起來是那麼的和諧,陽光柔和的照着,微風徐徐吹着,花草的芳香夾雜着依琳老師身上散發出來的完美氣息,一切都顯得那麼的美妙。

不知名的小鳥兒在高空快樂的彈唱着快樂的歌兒。

”笑天,你的本事超出了學校的預料,你知道嗎?學校現在開始暗中在保護你的安全,學校要將你培養成爲我們學校最厲害的祕密修着。“依琳老師突然開口道。

”老師……其實我修爲很差的。“劉笑天很不自然的說道。

”你就別說了,你的一切詳細信息學校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你先是打敗了昊天宗門的下一任掌門人歐陽飛碟,然後殺死了昊天宗門大長老,後來孤身一人大鬧昊天宗門……“依琳老師將劉笑天的一些事情講的一清二楚。

劉笑天很無語的摸了摸鼻子,顯出一副很不自然的感覺。自己的人生之路竟然被別人摸得一清二楚,這是一種怎樣的令人不自在啊。

”哈哈……沒有想到無法無天,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有時候也會陷入難堪嗎?“依琳老師盯着劉笑天笑的花枝亂顫,嫣然變成了一個小女生一樣。

”老師,我也有害怕的時候啊,“劉笑天真誠的說道。

”哈哈……你放心,學校派人查你,只是爲了看看你到底在這三年之內有多少潛力,而無疑,你是很牛逼的,小女子佩服你。“依琳老師一幅很清純的樣子,說着拍了拍劉笑天的肩膀說道。

很顯然,這時候沒有老師很學生的關係,而是像一對戀人似的。

這劉笑天錯兒與驚訝,一向矜持的小姐姐,怎麼此刻變得這麼無法無天了,不會給自己投懷送抱吧?

”不過,因爲你招惹了東方嵐鳳那個小妞,那可不是一個吃素的小女孩,還有因爲你和蕉嶺的特殊關係,我都不知道你們兩個的關係到底怎麼樣?反正蕉嶺看起來貼了心的這輩子非你不嫁的架勢,估計關係也是非同一般,他們兩個可是我們學校的男生們的夢中情人去,你可要悠着點兒。“依琳老師突然說道。

”謝謝老師。“劉笑天真誠感謝道。

”不用謝,我們以後你也就不要這麼客氣,我們就以兄妹自稱你說怎麼樣?我可能比你大個兩三歲甚至三四歲,我就沾點兒你的便宜,你就叫我姐姐算了。“依琳說道。

”老師這怎麼行?“

”哎,這有什麼不行的,你叫我姐姐就行。“依琳老師說道。

”好吧。“劉笑天也推辭不過,於是說道。

”接下來,我可要試試你的修爲了,我看看你,在這兩年時間內,你的修爲到底進步了多少?“依琳老師突然一改常態,嚴肅的說道。

”好啊,我也真想跟姐姐你切磋切磋。“劉笑天說道,然後擺出了一個架勢。

”好……“ 時予從來不敢低估媚姨的智力,而且她的心眼極多。所以他考慮如果小韻要在今後配合他行動的話,一定要做得不著痕迹,不能讓媚姨發覺任何異常。幾日後他找了個機會約小韻出來仔細詢問了目前玉姬洞的情況,一擊小韻在洞里的表現。

按小韻所述,自從上次大戰後,媚姨因為要養傷,所以很少關注洞內的具體事務,當然,因為事先她有命令讓眾妖安心修鍊,玉姬洞實際上也沒什麼事讓她操心。可以說目前玉姬洞的氣氛相當地沉悶。而小韻由於早已對媚姨心生不滿,行事素來低調,基本上是能不出頭則不出頭,更不會主動粘著媚姨討她歡心。

聽小韻這麼說,時予就有點犯難了。他並沒想過直接和媚姨開戰,小韻對她的用處更多是在於利用她在玉姬洞內的身份為他的行動提供掩護,最好能在適當時機分散媚姨和其他妖怪的注意力。如果小韻一直是現在這種低調沉默的作風,那對他的布置可大大不利。如果將來在關鍵時刻小韻突然活躍起來,難免會引起媚姨的懷疑。他可記得當初畢熊做鷹寒牧內應,卻被媚姨識破,結果暗算媚姨不成反而被重創。畢熊他們敗了可以逃命,他和小韻在這裡都有牽挂,想逃都逃不了。因此時予必須把失敗的風險降到最低。

「今後我有很多行動可能都需要你在玉姬洞里配合掩護,以你目前的樣子,要是突然活躍起來,很容易招來注意。我希望今後一段時間你能慢慢地和洞內妖怪熟絡起來,最好能和媚姨多接觸,甚至打好關係。」時予嚴肅地說道。

「這個沒問題,我會做到的。我還有一個不情之請希望山神能答應……」小韻後半句說得吞吞吐吐的,像是很難出口似地。

「你說吧,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會儘力的。」時予心底嘀咕:怎麼妖怪也變得這麼樣扭扭捏捏的。

小韻低下頭想了一下,才說道:「我在玉姬洞呆了不短的時間,對洞內情形也了解了一些。其實洞內的妖怪也不是個個都十惡不赦,很多姐妹甚至連凡人都沒見過幾個,她們連作惡的機會都沒有。我希望山神哪天攻破玉姬洞后,能以慈悲為念,不要對洞內姐妹斬盡殺絕。」

「就這個?你放心好了,我對妖怪從來都沒有偏見,甚至我自己也有……我自己也有一些妖類朋友,所以你放心,只要她們不是真的作惡不淺,我不會傷害她們的。」時予差點就把紫宜的事說漏出去,他始終認為一個山神帶著個漂亮的妖類婢女,會有損於他在百姓心目中的威嚴形象。其實事實也是如此,即便時予從來沒有對紫宜有過任何有意的逾禮之舉。

「如此就多些山神了。」

現在正值寒冬臘月,時予雖然已經是神仙,並且法力有了一定基礎,可以做到寒暑不侵。但是在著寒冷季節里,能在晚上點個爐火取暖也是一種不錯的享受。當然這種事只能在山神廟裡干,幽影小築都純竹木結構,要是一個不小心,他和紫宜的小窩就沒了。

這時時予正靠在不知是誰送來的一張藤椅上吃著橘子,外加周身暖暖的感覺,實在舒服極了。唯一後悔的是沒叫紫宜一起來,如果能讓她再彈個小曲的話,就更妙了!突然一股強烈的寒意籠罩住他的全身。時予一個激靈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叫道:「怎麼回事,是不是哪個傢伙開了窗戶?」

等他環顧四周,才發現陸判正笑吟吟地看著他,左手還用鐵鏈拽著一隻鬼魂,因為鬼魂的形體十分模糊,所以時予一時間也沒看清是何種鬼怪。這樣一大一小兩個鬼站在身後,時予不打寒顫才怪。

「原來是陸判官,有失遠迎,還望恕罪!」時予笑著拱手。

「呵呵,時老弟客氣了,我也算是這裡的熟客了,就不用太講究了!」陸判的笑容永遠是那麼誠懇,讓時予無法對他的話心生懷疑。

「陸判官深夜到訪,不知所為何事?您手裡拽著的是?」

「也沒什麼,我就是為了處理這東西的事路過而已,順便也來看看你。說起來它還是你弄出來的呢!「陸判左手一扯,將後邊鬼魂拉到了時予面前。時予這時才看清楚,陸判帶來的鬼魂不就是之前猴妖的魂魄嗎!時予當即驚呼:「猴妖?我不是十多天前就把它打死了嗎?怎麼現在還要您親自出馬抓它?」

陸判苦笑道:「需要我親自出手抓它是因為這廝生前是個有點道行的妖怪,所化鬼魂也頗為難纏,地府的鬼差未必能奈何得了它。至於為什麼現在才動手則是因為它的本體是一隻猴子,而且還是從花果山跑出來的猴子。」

花果山不是什麼仙家福地,但是因為出了一個孫悟空的緣故,基本上神佛妖沒有不知道的,所以聽陸判一說,時予就想到了,「你說的第一點我知道,可是第二點我就不明白了,難道你是怕抓了花果山的猴子鬼魂會被那個孫猴子報復?那猴子不是被壓在五指山下嗎?就算他真的惱你,又能如何!」

「哈哈……時老弟你說錯了兩點。孫悟空不久之前的確還是被壓在五指山下的,但是就在半之前,他被放出來了,是觀音菩薩要他護送玄奘和尚去西天求經。還有一點嘛,並不是我們怕孫悟空報復,猴妖又不是我們打死的,要找也是找你才對。我們會拖延道現在才去抓鬼是因為我們無法及時掌握猴妖的信息。當年孫悟空大鬧地府的是我和你提過,那時他打傷地府鬼差不說,最麻煩的是他破壞了花果山猴類的生死簿。」

時予現在是聽明白了,地府陰神辦事就靠生死簿,生死簿沒了,他們也就成了半個瞎子,估計他打死猴妖后他們根本不知道這檔子事,八成是猴妖在過去幾天惹出事端,然後才急得陸判親自出馬。不過時予以此想得更多,問道:「您說生死薄被孫悟空毀了,那你們地府就不能再靠生死薄斷他們的生死,這樣一來花果山的猴子不是就不會死了嗎?」

「呵呵,那倒不是。其實啊,生死簿就相當於一本賬簿,而我們就是在依據賬簿算賬,現在賬簿毀了,可是債務依然在。花果山的猴子還是會死,而且下場更難堪。他們死後,因為沒有生死簿直接判斷他們的前世今生,地府只能將他們暫行羈押待日後慢慢通過其他途徑查詢,以免破壞了整個三界的正常秩序。其中有些現在還關在地府里呢。孫悟空以為自己是在為猴子猴孫們謀福,卻不知他這樣沒弄清楚六道輪迴就亂攪一通,反而害了所關心的人。」

「但是這麼說來孫悟空很照顧他的猴子猴孫,那我把這個花果山的猴妖宰了,他會不會來找我麻煩啊?你也知道那隻猴子連天庭都不放在眼裡,何況是我區區一個小山神。」時予擔憂地說道。

搞定失憶小皇帝 陸判想了想,道:「是有這個可能,所以你第一要希望孫猴子取經不成。那樣的話孫猴子還是原來的妖猴,說不準又要被壓回五指山下。不過據我所知,這種可能性太低太低。先別說孫猴子法力了得,西行路上沒有妖怪是他對手。最重要的是這次取經看起來是唐皇派玄奘和尚求經,其實都是佛祖安排的,你說有什麼妖怪能壞佛祖的事啊?」

「有道理,那孫悟空不是註定要修成正果了?」

「完全可以這麼說。所以你不想被孫猴子盯上的話只有第二條路可走,就是把這隻猴妖的魂魄處理妥當,別讓事情傳揚開去。」

時予轉過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把猴妖鬼魂打得魂飛魄散,反正猴妖也不是善類,這樣干也不會有損於他的道德觀。只不過他還是沒敢在陸判面前提出來,他還沒聽說過地府有讓惡鬼魂飛魄散的懲罰呢。時予想了一會兒才問:「對付一個鬼魂還不簡單嗎?您把它丟到十八層地獄的某個角落,肯定沒人知道!」

「時老弟對我們地府的運作還是不了解啊,十八層地獄,每一層都是一種刑罰,可不是隨便關押鬼魂的。鬼魂要入十八層地獄首先就要查清他的前世今生,定了他的罪孽,不然就是違反天道倫常。這隻猴妖按規定是要入刀山地獄的,那裡群鬼聚集,絕對不是什麼保密的好地方啊。因此,為了能妥善處理這個猴妖魂魄,我提議由你保存,那樣它沒入地府,就不需要我去處理了。另外,我可以給你一個關押魂魄的陰靈鎖,你可以把它保管在一個隱秘之處,日後等孫悟空的威脅解除了,再將其給我處置。」

這個方法似乎是最簡單的,時予也想不出有何不妥,於是就答應了。將猴妖魂魄和陰靈鎖一齊交付時予后,陸判就走了。臨走前,他教授時予陰靈鎖的用法,並叮囑陰靈鎖這種法器存在缺陷,頻繁開啟很容易導致功能失靈令鬼魂逃出,因此使用需要謹慎。

… 依琳老師焦急的等待着。

“我可是在這學校當了好幾十年的醫生了,可還沒有見到學生會受傷這麼嚴重的。哎,真是作孽啊。”醫生一面矯正着劉笑天有點兒被打偏了的嘴巴,一面自言自語道。

依琳老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