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芙洛蒂卡怎麼了,她從她的故鄉回來了吧,好像有什麼問題?」蓋爾先生挑著眉毛。

「說起來真讓人氣憤,我以為她只是收買了普朗特的搭檔,秀琳·瓊,沒想到她做了其它手腳!芙洛蒂卡準備從內部瓦解我們!」巴爾蘭說得振振有詞,「秀琳·瓊的一個助手,準備進入我們聯盟內部,這事必須阻止。」

「執行者而已,不用大驚小怪。」蓋爾先生很不以為然。

「但他和當年的芙洛蒂卡差不多一樣大!」巴爾蘭猛地抬高了音調,「我懷疑,我懷疑這一切都是芙洛蒂卡的陰謀!她要像當年的亞撒·赫爾諾斯那樣做!那個助手我還不了解,但直覺告訴我,他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當年的亞撒·赫爾諾斯……」蓋爾先生眼鏡片后閃過一道寒光,「巴爾蘭兄弟,你知道的,當年的亞撒·赫爾諾斯可不是一個普通人,不,他可不是人類。拉克西絲·芙洛蒂卡是個礙事的女人,但和亞撒·赫爾諾斯相比,她根本不算什麼。」

「我知道。」巴爾蘭狠狠地吐了口氣,「蓋爾先生,您整天把自己關在研究所里,有些事情您不了解,保持警惕永遠沒有壞處。在芙洛蒂卡與秀琳·瓊見面之後,一個自稱秀琳·瓊助手的少年魔導士要求參加執行者的考核,您聽我說,這事太過蹊蹺。」

「我也不喜歡出人意料的事情啊。」蓋爾從口袋裡掏出一隻捲煙,點上,悠哉地吸了一口,「好吧,巴爾蘭我的兄弟,也許你的多疑……哦不,你的警惕是對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當然,咱們也不能幹得太明顯,別讓芙洛蒂卡的人抓了咱的把柄……嘿嘿嘿嘿。」

伊凡走在回旅館的路上,旁邊,艾夏寸步不離地跟著他,嘴巴撅得高高的,腮幫鼓得好像麵包。

「伊凡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啊!」

艾夏氣呼呼地說,故意別過臉去,擺出一副「我再也不要理你了」的樣子。

「……我也是剛剛才知道啊。」伊凡很鬱悶地反駁。其實這句話是在撒謊,在去法德蘭王國之前,伊凡就已經做過第一次魔力測試了,只是那一次他感覺受情緒影響比較大,沒想到半個月之後,在平常的狀態下,他一次性釋放的魔力就可以達到九百以上了,也就是說,他的魔力水平已經達到了九百以上。

當時辦事員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他呆愣了好久,如同被雷劈了,然後又是苦笑又是嘆氣,最後走上前來握住伊凡的手,眼睛里充滿了深情。

「我很欣賞您,年輕的先生,無論如何我都會祝您好運的。」

感覺好奇怪啊!

其實此時伊凡的心情並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那樣平靜,他很忐忑,艾夏不可能知道執行者的考核到底是什麼樣子。辦事員的說明是,考核並不難,有使用魔導秘器和對付魔物的經驗就夠了,對於魔力水平九百的「天才先生」來說完全不是問題。事實上,伊凡會用的魔導秘器好像就只有他的萊特吉爾,也許應該先向秀琳請教一下?

路上的雪已經下得很大了,旅館一樓的走廊里,掛著好幾把沾濕的雨傘。當伊凡和艾夏兩人冒著雪跑回旅館時,秀琳已經回來了,正坐在擺著古書的客房裡喝咖啡。

「秀琳姐你沒事吧?」艾夏剛一進門就焦急地問道,秀琳轉過頭,疑惑了一秒鐘,轉而變成若有所思的神情。

「看來小傢伙們打聽到有用的消息啦?呵呵,我還以為你們會待在屋裡乖乖看書呢。」秀琳抬手拍了拍古書結實的封面,「我很好——你們找到什麼有用的知識了嗎?」

「我不是在說這個。」艾夏幾步跑到秀琳跟前,回頭示意伊凡把門關好,秀琳「嗯」了一聲,表情認真起來,原本翹著的長腿也放了下來。

「那個,我想說的是……」艾夏漲紅了臉,突然不知道應該先說什麼好了。

「有個叫麥肯·巴爾蘭的審判者懷疑你被拉克西絲·芙洛蒂卡收買了,他懷疑你們有什麼陰謀。」伊凡很簡潔地把需要向秀琳說明的事件之一概括了一下,秀琳微微一怔,發出一聲不屑又有點調侃的哼聲。

「哎呀,看來是我來的時機不對吶,等辦完我們的事,就趕緊回亞德里安城好了,免得被某些別有用心的大人們說閑話,嘖嘖。那,還有呢?」

秀琳笑了起來,富有洞察力的目光穩穩地落在伊凡身上。

「你還有事情要告訴我,對吧?

(看魔導聯盟最新更新章節,請百度搜索,或直接輸入)

(看精品小說請上,地址為http://) 伊凡沉默了,他低著頭,想了好一會兒。

「秀琳姐,你還是把這些館吧。」艾夏向前傾著身子,手按在書摞的旁邊,一臉嚴肅,「要是被那些人知道就糟糕了。」

「嗯……」秀琳側過頭打量著艾夏,「好吧,我明白了。」她眨了眨黑亮的大眼睛,看看那些書,又看看艾夏,最後無奈地輕笑了一聲。

「你們想自己到圖書館里去,是嗎?」

果然,又被秀琳猜中了。艾夏遲疑了片刻,點了點頭。

「我已經向事務所提交申請了。」伊凡喃喃,他忽然間感到一陣失落。見到秀琳並不能讓他忐忑的心情踏實一些。秀琳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既不驚訝,也不欣喜,更沒有生氣,就是面無表情。

「你的魔力水平?」秀琳慢慢舒了口氣,翹起穿著長皮靴的腿,往後靠在椅背上。

「九百。」伊凡抬眼看著她,秀琳低頭凝視著自己的皮靴,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不只是為了進入翡翠圖書館找資料吧?」過了一會兒,秀琳輕笑一聲,說。

「嗯。」伊凡點頭。氣氛里有種微妙的怪異,秀琳微笑著,黑色瞳孔里蕩漾著柔和卻神秘的微光,她晃了晃腳,眯起眼睛。

「這是很重要的事呢,當一個執行者,可不是鬧著玩的。」秀琳說著,端起咖啡杯,一點一點品味著,「你早就考慮好了吧,伊凡?」

秀琳很少喊伊凡的名字,即使她臉上仍是一副悠哉的表情,伊凡也立即聽出了她話里鄭重的語氣。他想了一下,說。

「約翰以前就是執行者,很少回來。我知道執行者應該會很忙,但是——」

有些事情,就算是面對秀琳也不能坦白,比如艾夏告訴他的所有秘密。

「——但是我還是決定要嘗試一下。」伊凡把拳頭握緊又鬆開,目光堅定地看著秀琳。很忙又怎樣?他必須抓緊時間,抓住一切機會。

秀琳目不轉睛地回視著他,整個房間里,安靜得可以聽見三個人的呼吸聲。

「其實也不是很忙。」突然,秀琳咧開嘴,笑得很是燦爛,還帶有幾分嫵媚,「別被約翰和卡洛那樣的工作狂誤導了啊,很多任務你都不是必須接受,可以拒絕的,當然,多接些任務報酬多嘛。」秀琳又抿了一口咖啡,「算咯,我大概也能猜到你的想法,我不會阻止你的,只是,我答應過約翰……要保護你的安全。」

秀琳放下了咖啡杯,同時也放下了腿,身體微微前傾著。

「就是我們一起離開天使港的時候,我叫你們兩個去收拾東西,順便和亞菲爾先生談了幾句。他那個人啊,不太會表達自己的擔心,我可不能辜負那樣一位父親的囑託呢。伊凡,他很放心不下你。」

「……不用他操心吧。」伊凡嘀咕了一聲,扭過頭。他現在離約翰那麼遠,基本上都沒有聯繫了,說約翰幹什麼?約翰很放心不下他?至少他沒有看出來。

「執行者的考核說難也不難,但是你得有實力啊,不然會很危險的。好吧好吧,我也不想像個老太婆似的嘮嘮叨叨,既然你的魔力水平已經到九百了,就讓我見識一下吧。」

「啊?」

伊凡猛然抬起頭來,愣愣地看著秀琳。秀琳迷人的臉龐上仍舊掛著明媚的笑,左手卻已經舉起了腰間的黑色魔導秘器手槍。黑洞洞的槍口,直接對準兩步之外的伊凡。

「秀琳姐!」艾夏急了起來,「這,這裡是旅館!」

「嗯哼,這裡是旅館沒錯。」秀琳略微歪著腦袋,臉上的笑意顯得格外俏皮,「不過你的敵人未必會考慮『這裡是旅館』這種問題呢。小孩,你要是繼續發獃下去可是會吃虧的哦。」

伊凡確實呆住了,他全然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才好,半餉,他慢慢往後退去,身後就是旅館的門。

秀琳手中的黑色手槍在她的手指尖轉了一個圈,倏地回到了皮帶上的槍套里。秀琳又端起了咖啡杯,「好吧,『這裡是旅館』的確是個問題,當然是對於我們來說。那就明天,去伊德格拉修外城競技場,讓我看看你的實力能不能讓我放心。」

「……你是認真的?」伊凡小心翼翼地盯著秀琳。秀琳現在的笑臉,怎麼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是啊,你們有多認真,我就有多認真。」秀琳抬頭看了艾夏一眼,艾夏瞪著她,好像還沒有回過神來。

「那個叫麥肯·巴爾蘭的審判者所說的話,並不是沒有道理哦。」秀琳不理會她,漫不經心地喝著還剩下一半的咖啡,「好好想想吧。」

「可是秀琳姐你根本就沒有跟芙洛蒂卡大人說話!」艾夏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呼吸也變得氣促起來,「你說過你只是來打聽『琉璃淚』的事情!」

「我和芙洛蒂卡大人當然不是一夥的。」秀琳抬起手來擺了擺,「不過這無所謂,我想提醒你們……哦不,應該是提醒你這位小弟的是,就算通過了考核,也別給自己惹麻煩。」

「我……」伊凡語塞。什麼叫給自己惹麻煩?

「魔導聯盟啊,因為是『聯盟』,所以並不是只有一個聲音。」秀琳嘴裡含著咖啡,話音有點不清不楚的,「一般魔導士無所謂啦,一般魔導士很少和管理層的人接觸,執行者就不一定了。」

「我會盡量不惹麻煩的。」伊凡有點懂了。秀琳只是因為從法德蘭王國回來的時間和拉克西絲·芙洛蒂卡接近,就被莫名其妙地懷疑,甚至有一位審判者因此而警告卡洛,不要和秀琳接觸。

「不過麻煩有可能會找你吶,你這小子有點太特別了。」秀琳又說,「最好別住在伊德格拉修城裡,我在亞德里安城的那座房子還挺大,房間也夠多。有些任務……」

她停住了,咖啡杯已經空了,但她仍是握著杯子不放。

「……有些任務還是拒絕掉比較好,別像卡洛那樣,他那樣挺倒霉的。」說完,秀琳將杯子往桌子上一頓,稍稍用了些力氣,伊凡看得出來秀琳的心情並不高興。但很快,秀琳捋了捋頭髮,輕盈地站了起來。

「去吃晚餐嗎?」她抬手拍在了伊凡的肩膀上,笑得意味深長,「你秀琳姐今天是不是有點老太婆?」

「沒,沒有。」伊凡立刻回答,秀琳里眼睛里透出一股冰冷的殺氣。伊凡忽然想起她還說過明天要試試他的實力,心裡不禁一陣惶惶。

「沒有就好,明天,別忘了喲。」秀琳勾起嘴角,「給你一個晚上的時間,小孩,你秀琳姐可不會手下留情的。」

(看魔導聯盟最新更新章節,請百度搜索,或直接輸入)

(看精品小說請上,地址為http://) 秀琳好像真的不是說著玩的!

吃過晚餐之後,伊凡漸漸冷靜了下來。其實秀琳說的沒錯,這是很重要的事,必須得認真對待才行。執行者的考核,並不是只要擁有魔力就可以通過的。

所以……有必要比試一下看看吧。

窗外的雪,洋洋洒洒飄了一夜。

等到太陽再度升起的時候,裹著銀裝的街道,明晃晃很是耀眼。早起的清潔工僅是在街道中央掃出一道乾淨的路,還沒有什麼馬車和行人來往。秀琳披著厚厚的毛皮披肩,一如往常的短裙長靴,身後跟著伊凡和艾夏兩人,此時的艾夏,看起來比伊凡還要緊張。

「秀琳姐,這不公平!」

望見前方不遠處呈橢圓形的高大建築物,艾夏握起雙拳舉到自己胸口,扭頭盯著秀琳。秀琳打了個哈欠,悠悠然伸了個懶腰。

「競技場都是平地,秀琳姐用的武器是手槍,這樣根本沒辦法比試啦!」艾夏很為伊凡抱不平。秀琳瞥了她一眼,輕笑兩聲。

「本來就不公平,小丫頭。」秀琳伸手捏了捏艾夏的鼻子,「你不可能指望所有的戰鬥都是公平的,對吧?」

「這我知道啦!」艾夏氣鼓鼓地甩開秀琳的手,「只是試試對么?秀琳姐你不會傷害伊凡的……」

「……我沒事。」伊凡忍不住插了一句。怎麼說的好像秀琳要欺負他似的?好吧,以秀琳的實力,再加上遠程武器的優勢,秀琳的確是在欺負他。

「稍等一小會哦,我估計現在沒人用……得去登記一下呢。」秀琳聳了聳肩膀,沖著兩個小孩露出狡猾的壞笑,走進了競技場的大門。伊凡和艾夏兩人默默地站在那灰色建築物兩層樓高的大門外,方方正正的大門頂上雕刻著交叉的斧頭與長矛,藏在石盾的後面,兩側的柱子刻著了複雜的浮雕,像是迎著太陽瘋狂生長的古樹。這裡,是伊德格拉修外城的競技場,旁邊則是訓練用場地。魔導士不同於以前那種傳統的魔法師,他們很重視戰鬥技巧,重視魔法與武技的配合。

「好了,沒問題了。」秀琳向他們招了招手,手裡捏著自己的那枚青綠色執行者,「快進來!」

剛下過雪,競技場里還沒有人清掃,看守競技場的只有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裹在厚厚的皮衣里笑呵呵地沖他們打招呼。進入競技場前方的招待大廳,往右拐,不一會兒三人便來到了競技場中央的場地。場地很大,有上萬平方米,場地的周圍放置著一圈好像黑石柱子似的魔晶裝置,但這會兒都沒有啟動,靜悄悄的,好似裝飾物一般。沒有競技活動的時候,只要是執行者,就可以隨時借用這裡的場地。秀琳抬起下巴,欣賞著場地上乾淨平整的白雪,腳跟輕敲地面。

「準備好了嗎?」她那雙精明的雙眼笑吟吟的,聲音甜美柔和。

「嗯。」伊凡低聲應道。其實伊凡並沒有做什麼準備,看到這滿地的白雪,他有點慶幸地舒了口氣。

還好穿了防滑的靴子,這一點伊凡還是想到了的。

艾夏被秀琳趕到了觀眾席上,空蕩蕩的觀眾席也覆了一層積雪,艾夏站在金屬護欄旁,根本沒有坐下的打算。腳下是兩米多高的落差,漆黑色的岩壁是經過特殊處理的花崗岩——煉化黑石,無比堅固,並且有吸收本源魔力的作用。

「別離那麼近,保護裝置沒有啟動啊!」秀琳朝著艾夏揮了揮手,艾夏很不情願地往後撤了幾層,這裡的競技場設計成古典的斗獸場風格,觀眾席的座位也是一層一層的。艾夏退到樓梯旁邊。

場地中央,兩個人影看上去很是渺小。秀琳一邊溫柔地微笑著一邊往後退,一直退到距離伊凡十來米遠的地方,然後,穩穩站住。

「沒有什麼問題的話,那就開始咯。」

秀琳將左手按在了漆黑色的槍柄上,彷彿一個信號,伊凡抬起右手,當明亮的白光從他手中延伸開來的時候,秀琳也出手了。拳頭大小的冰球上伸出尖銳的獠牙,直朝伊凡正面襲來。

這種東西,碰上會很疼的!伊凡倒抽一口涼氣,急忙滑向旁邊。淺淺一層積雪在他腳下揚起,儘管有防滑的鞋底,在雪地上移動還是很不方便。還未站穩,又是一隻帶牙的冰球呼嘯著飛撲過來,彷彿撲向食物的食人魚。

反手,劍尖揚起。以前跟卡洛練劍的時候,卡洛也訓練過他的反應速度。伊凡目不轉睛地盯著冰球的軌跡,迎著它飛來的方向,將冰球劈成碎塊。緊接著,秀琳的槍口再次噴射出一摸一樣的冰球,伊凡往後一躍,彎下膝蓋穩住身形,冰球貼著他的發梢飛過,冷氣襲人。

「只是躲避可不行哦。」秀琳的臉上掛著調侃的笑意,她不緊不慢地舉起槍,一連五個冰球,沿著很有規律的斜斜的軌道依次襲向伊凡頭頂,伊凡轉身就朝後跑,跑了好幾步才回過頭,冰球砰砰砰砸落地面,濺起雪霧像是炸裂的冰花。

秀琳半眯著眼睛,淡淡哼了一聲,依然保持著舉槍的姿勢,卻沒有出手。她的魔導秘器手槍雙子星之魅射程很遠,距離越遠對她來說越有優勢,那個沒有經驗的小孩已經上當了呢。她輕輕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這時,伊凡也意識到秀琳的目的了。她是在拉開距離!剛剛兩人之間還不過十來米,要是全力衝刺的話轉眼間就能跑到秀琳面前,可是現在兩人的距離已經有二十米了。伊凡站穩腳步,他沒有貿然沖向秀琳,而是靜靜等著秀琳接下來的動作。

秀琳還只用了一支槍。

突然,秀琳的前方亮起了冰藍色魔法陣一般的複雜光圈,一束造型詭異的冰簇緩緩從光圈中探出,尖銳的冰簇,在明晃晃的雪地上亮得驚人。伊凡目瞪口呆地盯著秀琳,一股寒氣從他腳下的積雪一直竄上他的頭頂。

拜託……大姐,只是比試一下而已,你不會要殺了我吧!

秀琳將槍口往上一抬,冰簇的速度越來越快,帶起冷風的吼叫,掀飛一地落雪,生生在雪地上捲起一陣夾雪的風暴。伊凡感覺自己手心裡已經沁出了汗。沒辦法了,這回不是躲開那麼簡單的了。他一把將左手搭在劍柄上,雙手之間,白色幻光之劍陡然放射出炫目的銀色光芒。

(看魔導聯盟最新更新章節,請百度搜索,或直接輸入)

(看精品小說請上,地址為http://) 伊凡猛然沖向秀琳的方向,腳下用力一蹬,凌空躍起,鋒利的大劍朝著冰簇方向劈斬。

此時的艾夏早已繃緊了後背,驚呼的聲音都沒有喊出來,像是卡在了喉嚨里。場地響起爆炸一般巨大的聲響,彷彿一整面玻璃牆突然碎裂。銀色亮光,劃過一道華美又充滿氣勢的光弧,直接劈落在堅硬的煉化黑石地板上。

火光迸濺了起來,冰塊迸濺了起來,積雪迸濺了起來。伊凡的面前騰起一道扇形的暴風雪,他落在碎冰之間,起身,沉重的大劍再次有力地划向地面的積雪,飛揚的雪霧將他整個籠罩在其中,他彈了起來,跨過一地碎冰,朝著秀琳的方向直衝了過去。

呼啦一聲,就在伊凡的面前,突然冒出了三米高的火牆!

「伊凡!」艾夏再也呆不住了,上前一步就要跳下觀眾席,就在這時,一隻手拽住了她。

艾夏驚恐地回過頭,不知道什麼時候,卡洛站在了樓梯的旁邊。

卡洛低頭看了她一眼,搖了搖頭,一聲不吭。

火牆迅速向中央聚攏,然後消失在空氣中,剛下過雪的嚴寒讓這魔法的火焰持續不了多久。離火牆幾步之遙,伊凡從雪地上爬了起來。

他身上沾滿了雪,明顯是在積雪中打了好幾個滾,儘管沒有燒傷,火牆突如其來的迫力還是令他一陣心驚,看向秀琳的眼神也終於警覺起來。

秀琳比他想象得還要認真,她也很清楚自己的優勢。到處都是積雪的平坦場地,根本無法將速度發揮出來,從一開始伊凡就處於劣勢中。

要怎麼比下去?

雖然,伊凡早就想明白了這一點,但要是在這裡退縮的話,秀琳一定會反對他參加執行者考核的。(本章節由友上傳)他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向事務所提交的申請,不能反悔!

伊凡注視著秀琳的手,平舉的黑色短槍上鑲嵌著紅色的魔導結晶,另一隻手雖然垂在身側,卻也是保持著隨時可以出擊的姿勢。他想了一下,猛然使力,用劍的側面重擊那一地的碎冰。

冰雪再次迸濺起來,與此同時伊凡轉身跑向秀琳的右側,秀琳迅速調轉槍口,手臂向後唰地一揮,火焰如長蛇般飛舞出一道灼熱的曲線。而奔跑中的伊凡突然剎住腳步,蹲下身子用手撐著地面來保持平衡,然後起身便往反方向跑。

「你看地面。」卡洛緊緊地抓著艾夏的胳膊,低頭示意秀琳的周圍。遭遇魔法之火的積雪就像遇到夏日正午炙陽一般,以驚人的速度化為雪水。艾夏張大了嘴巴,她看見伊凡的雙腳已經站在了完全沒有積雪的平地上。

接著,他猛一蹬地,發起衝鋒,將雙手緊握的大劍橫在身前,秀琳沒有收回右手上的槍,她抬起左手,一連串的冰簇匯聚成厚實而且極不規則的牆,擋在她和伊凡之間。

冷氣讓地面融化的積水突然結冰,伊凡立即將劍身抵在冰牆下,才沒有滑倒。這不是普通的冰牆,它並不只是一層冰,那是不計其數的尖銳的冰簇,彷彿一片冰冷鋒利的森林。

秀琳果然很強啊。

在瞬息之間布下這樣的冰之森林,她對魔力的掌握得有多熟練啊!秀琳她,本身就是一名資格比卡洛還老的執行者,和伊凡這樣還沒有成為執行者的小助手比試,實在是太欺負人了!

伊凡喘了幾口氣,場面僵住了,誰也不肯繞過這面冰牆。

他聽見秀琳咯咯的笑聲,不由地冒出一股懊惱的情緒。可以別笑了嗎?有什麼好笑的?我已經儘力了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