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和越老他們一起到了安全的據點,不用擔心我,過兩天我和越老他們一起過去。」百里雲飛說道。

「我知道了,月兒那邊我有分寸的。」千星說道。

百里雲飛笑著,「對了,星哥,把我的超凡世界網路論壇賬號給你用用,這兩天都快翻天了,你去看看。」

「之前本來想給你的,事情太多沒來得及,今天看到……算了,還是你自己看吧。」百里雲飛說道。

千星詫異,還真是境界不夠,級別不夠啊,他都不知道,以前根本沒有接觸到。

黑夜漫漫微光閃 前些時候突破超凡,如今更是突飛猛進,已經超凡巔峰,絕對算是一號人物,但還是沒有接觸太多。

也難怪之前很多人都把他當成軟柿子,他們根本都不知道有這麼一號人。

估計還得等他殺出名聲才行。

掛了電話,通過百里雲飛的暗密,進入奇異的論壇,這是超凡強者交流的地方,都是匿名的。

當然很多時候只是普通交流,交流心得,信息,八卦等等,一般不會涉及辛密,也不會有人多說。

千星進入,直接就被連續刷新的帖子吸引了。

都是關於這幾天龜靈山那邊的事情,有說洞天神奇的,有說晚上大戰的,很多很多。

他看到,龜靈山的洞天已經消失,沒死的都被扔出來,消失不見,再去也找不到什麼,消失無蹤,沒有任何痕迹。

這讓他詫異,他還不知道呢,太神奇玄奧。還好他全部走了一遍,沒有遺憾。

接著排行最頂端的,是一個誰是超凡第一強者的帖子。

主要就是根據昨天晚上的大戰分析的,爭論不休,有很多名字都被提到,有著支持。

最火熱風頭最盛,議論最多的有三個,風皓天的名字正排在首位,支持者最多,華夏古武第一奇才,一身神通霸絕天下。

還有一個光明子,十分神秘,很多西方強者也都支持。

第三個不是人,是一個妖獸,猿猴類妖獸,傳聞近乎有著金剛不壞體,實力強大至極。

風皓天一人抵擋群雄,殺的很多人重傷敗逃,還斬殺不少對手,雖然最後力竭不敵退走,依然沒人能奈何,彰顯了其強大。

愛情早班機 不論是極速,還是旭日東升的霸道,都讓人頗為忌憚,同級的幾個超凡極致圍攻,都難以勝過。

風皓天這個第一奇才,進入超凡極致之後,再次像超凡世界證明,他從來都是同級第一。

不過有人也不服,那晚還有很多高手,比如光明殿的光明子,聖輝一出,無人能擋,無人能破,一樣有著戰績,來去自如,從未一敗,只不過相對風皓天,有些低調而已。

西方高手支持者最多。

然後就是那個猿猴妖獸,雖然是妖獸,實力依然得到很多人認同,那些妖獸去的較晚,因為是異類,圍攻者還多,但有人看到,這個猿猴一樣殺的無數高手敗逃,金剛不壞體太逆天,同級難敵。

三者的支持者都不服氣,相對來說,其餘人的支持者呼聲就要弱得多了。

他們的支持者,都覺得彼此沒有碰到,不然肯定能壓制對方。

然而接下來有小道消息傳出,有人恍惚看到,那晚風皓天怒吼著逃跑,在被人追殺,雖然只是一閃而逝,但絕對沒錯,有圖有真相。

風皓天的東西好像也被搶了,自己還吐血敗逃……整個論壇嘩然。

風皓天可是三大強者中呼聲最高的,他也確實很強悍,這是鬧拿出?

那個傢伙是誰,像是穿著黑色衛衣的傢伙,很模糊,一閃消失,無法辨認。

神秘衛衣男橫空出世,疑似超凡第一人?這讓無數人無語,又激動。你們不是爭論誰是第一嗎,這下搞笑了吧,原來都不是。

千星摸了摸鼻子,有著古怪,沒想到竟然被人拍到一個模糊畫面,不過什麼都難以看清。

他莫名其妙成了疑似第一人?竟也成了事件的主角,千星無語。他也知道,他實力還是不夠,和那些超凡極致還是有著差距的。

神医嫡女 然後又有很多問題出現了,這衛衣男究竟是誰?還有那寶物境界去哪了。

關於寶物,可是有很多猜測的,都說是無比貴重的至寶,很多大勢力,老牌強者都心熱,這就不見了?

無論怎麼議論,好像就是沒有了。

華娛之瘋狂年代 ****** 這讓無數強者傻眼,很多人尤其沒有來得及趕去的強者幸災樂禍,讓你們之前都裝十三,還都支持自己一方的強者,現在怎麼看?一群殺來殺去的傢伙情何以堪?

不管怎樣,神秘寶物和那個神秘男人一樣,都消失不見。

對此當事人沒有任何回應,風皓天也不見蹤影。

也有人不服,這都是別的事情了,很難登上首頁。

還有更大的消息爆出,昨晚去的高手太多,到最後疑似有戰神高手出現,據說那是一個金光閃閃的影子,閃爍天地間,有人看到,那個金色影子追殺的就是上面說的幾個年輕超梵谷手。

有人看到風皓天咳血,凄慘無比,有人看到光明子神聖鎧甲被打爆,有人看到妖獸猿猴的手臂都耷拉下去,在往山中深處奔逃,有人還看到,一個年輕的大地強者被擊殺……

「什麼人做的?」這讓人心冷,接著就是憤怒,這像是與他們所有人為敵。

「不知道,那個影子太強了,不過後來聽說有高手攔住,在大山深處戰的山崩地裂。」

千星也詫異,看著那個模糊的畫面,哪怕感覺不到威勢,還是能夠看出,那個金光影子真的很強,速度太快,這又是誰?

還好後來他早走了,不然遇到這種人,他也得驚險一線。

還是自己不夠格,那人把自己忽略了?

看著那個金光影子尋找的對手,無一不是超凡極致,往往還是年輕的超凡極致。

想不明白,千星也懶得多想,不過最讓他好奇的是風皓天那傢伙到底死了沒?當然是死了最好,他可沒有什麼非要自己擊殺的英雄情懷。

只要是敵人,無論怎麼死,他都會開心。

然而翻了一會,讓他有些失望,風皓天好像是逃掉了,不止是他,就是那個什麼光明子,還有那個妖獸猿猴也都逃掉了,有著底牌本事。

這讓千星也不得不佩服,即便是他,面對那等強者,想要逃過,估計都得燃燒壽命,不死也得脫層皮。

讓他還算滿意的是,風皓天傷勢應該極重,短時間估計不會出來了。再說這個驕傲的傢伙,又多了個對手,估計他對那個金光影子一樣痛恨。

千星需要時間,他要儘快穩住,進而提升,他若趕上來,至少和這幾個傢伙同級,到時候哪怕沒有戰技神通,他也無懼任何人。

對於風皓天這個人,骨子霸道,殺心冷漠,報復心肯定極強,若有機會,他絕對要殺之,先下手為強。他可不會顧及任何,只要是對自己有威脅的。

還有很多帖子,千星詫異的是,竟然還有他的主題。

不得不說,超凡強者手段不一,擅長什麼的都有,能人異士太多。不但有人拍到他和風皓天,他當時沒有察覺,顯然那人很擅長隱匿自己,當然也是那晚大戰多氣息餘波亂。

竟還有人分析出,自由國度祭司的死,也是神秘衛衣男殺的。

那晚死的超凡不少,不過死的超凡極致還是不多的,只有那麼兩三個,而那祭司是被很快擊殺的……

再一次掀起了疑似神秘男才是超凡第一人的呼聲,起鬨著還很多,這是鄙視剛剛那些爭得火熱的各路粉絲。

雖有不服,不過風皓天幾人的戰績,好似還真沒有滅殺過超凡極致,反駁都底氣不足。

千星看得心虛,他自己也底氣不足。

輕吸一口氣,自己也必須得努力進步,這一次見識才知道,超凡世界遠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

又查看一些關於那件寶物的,很多人都不知道,都是胡亂吹噓猜測,或許有人知道,不過沒人說。

還有人惡意猜測,他其實已經被神秘金光高手擊殺……絕對是羨慕嫉妒恨。

千星退出論壇,拿出昨晚搶來的東西看了起來。

這是什麼,昨晚太累,他傷勢也不輕,沒有顧得上多看,反正看這外表,他是不怎麼滿意的,黑不溜秋的,好像還不如風皓天搶他的道丹,覺得還是賠本了。

看風皓天瘋狂的樣子,雖然心中挺爽,千星依然覺得這貨是失手才發瘋的,不容自己失敗。但看過論壇之後,他意識到,或許真的不簡單。

但是什麼玩意呢,千星把弄,只是有些古樸的飾物。

浮生真力吸收,都沒有能量。

千星腳踩摔打都沒有,都快想給扔了,精神力飄忽接觸一下,他恍惚看到一個虛無空間,心神連連變幻。

再次試探,強大的精神力伴隨生死力散發,沖入飾物,終於啵的一下,無形屏障打開,千星看到一個龐大的空間。

肉眼再看那個飾物,還是那般大小。

「戒子空間?」千星驚呼,他感覺就像是縮小很多倍的洞天福地。

裡面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不對,在角落裡他看到什麼,不正是風皓天之前搶他的那瓶道丹嗎?旁邊還有不少東西擺放,想來都是風皓天尋到,或者搶來的好東西。

千星咧嘴笑了起來,想要開懷大笑,人生真是太美好。

精神力一動,裡面東西直接就出現在手中,簡直太方便。

連續幾次,已經熟練,千星真是越看越滿意,這玩意太神奇,太珍貴了,絕對是至寶,用處太大。這一次他就吃虧沒有帶兵器,以後有了這東西,他的兵器可以隨便收取,出其不意。

想來應該是風皓天做了布置,他先前才察覺不到異樣,不過小小屏障,他的生死力伴隨心神槍意,以點破面,直接破開。

破開之後,感覺更親切,精神力融入,已經是他的東西,有著他的印記,可以清洗感應到。

「就這麼一個東西,沒些仙丹什麼的?也沒有秘籍嗎……」千星嘀咕,這表情很欠扁,明顯得了便宜賣乖。

最後看了看,千星心念一動,那東西隨心變幻,完美嵌合在他手臂的通訊儀上,而他的通訊儀就是運動手錶模樣。

熟練之後,這東西能夠變化形狀,不過不能消失,也不能變化太離譜,只是簡單掩飾。

這就夠了,千星笑的很開心。

然後拿著那個道丹瓶子查看,讓千星不爽的是,少了一顆,只剩兩顆了,想來是風皓天已經使用一顆,難怪那貨實力更強了。

放回瓶子,收入戒子空間。等穩定下來,再服用修鍊。

再看門口,百里夕月都下班回來了,不知不覺竟然過去很久。

「笑的那麼賤,又幹什麼了?」百里夕月看去。

「有嗎?」千星摸了摸鼻子,「只是有些感嘆,忽然有一種吃軟飯的感覺湧上心頭。」

百里夕月俏臉一紅,「你想得美。」

「不行,我也得去上班了,以後讓你在家歇著,我去外面工作。」千星說道,「累了吧,走,請你出去吃。」

****** 南州市距離龜靈山還是很遠的,至少對於普通人來說是這樣,完全不在一片地域。這邊什麼風聲都沒有,一切如常。

整個凡俗世界也是風聲不多,就是千星之前熟識的地下網路,也只是隱隱有人隨便議論兩句。

不同的層次,不同的範圍。

千星現在都不太明白,明明世界已經這樣,為什麼不讓所有人都知道,天下從來都不缺天才,不缺英雄,若是人人都有機會修鍊,強者肯定會更多。

他也是剛剛進入這個層次,不知道的太多,至少通過他接觸的玄盟越老等人來看,並不像是敝帚自珍,自私之輩。

……

這次殺了司徒絕,此人是進入的洞天,應該並沒有把消息傳回去,也就是司徒家或許還不知道自己。

這倒算是個好消息,這次收穫極大,正是他休養生息的機會,等他消化掉此次收穫,將更有底氣。

休息一日,傷勢已經全部恢復,他的體質很強,一般傷勢都能恢復很快。

百里雲飛還沒來,千星來到曾經的一處城外據點,拿出了手中的道丹。

這東西很給人的感覺很溫和,千星沒有猶豫,直接服用,然後開始運功修鍊。

只剩兩顆,分不過來,想了想還是自己用一顆,他實力強了,能守護一切,也能弄來更多更好的。

這一次出去,他眼界開闊,算是見識到了,但不管怎樣,到最後都是實力說話。

他沒有謙讓什麼,至於剩下一顆,能給的人有月兒,小飛,奶奶,江憶起,滾犢子,或許還有小明。

月兒這邊有些麻煩,他想找個合適機會告訴,再說月兒上次的魂晶還沒有完全消化,得慢慢來。百里雲飛,這小子有自己機緣,還是玄盟寶貝疙瘩,未必缺了,不過這是道丹,玄盟也未必能輕易拿出吧。

至於江憶起和滾犢子,這兩個實力還低,普通化龍丹就夠了。

還有奶奶,千星想讓老人延年益壽,不過這更麻煩,得慢慢來,還是等以後吧。等他實力更高,更有把握。

或許他真的可以加入玄盟,以國家公務人員出面,讓奶奶為自己驕傲。

不過現在他還沒想好,以後再說。

至於小明,不適合的更多。

千星心中的人選還是偏向百里姐弟,他已經慢慢認清自己的心。

神力積蓄,心中空靈,千星沉浸在一種奇妙的狀態之中。

過了很久,他才緩緩睜眼,道丹終於全部消融。

感受一下自身,他並沒有突破,還是超凡巔峰,不過只有他自己知道,這次提升的更多還是心境,同時體質也更進,這都是隱形的提升,基礎更加堅實,四肢都十分舒暢輕便。

他還能感覺到,道丹能量磅礴,他並沒有完全吸收,今後還會有很多好處,這是道的美妙,只可意味不可言傳,他也有些一知半解,心中疑惑都在打開。

手中戰槍乍現,千星舞動起來,越來越快,殘影難辨,接著又慢了起來,慢的恍惚……他槍意緩緩精進。

……

次日中午,百里雲飛來了,純凈高中生的打扮。

千星還是能夠看出,這小子確實進步很大,隨時可以跨入超凡的感覺。

「星哥,姐姐。」百里雲飛笑道。

三人一起吃了飯後,兩人一起出門,這看得百里夕月很奇怪,總覺得弟弟會被某人帶壞。

百里夕月也去上班。

來到一座別墅內,越老吳老都在,還多一個老者,之前的其他人倒是都回去了,不在這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