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輕重老闆你放心吧!」月妖勉強擠出一抹笑有些蹣跚地走回樓上硬撐著走到床邊倒頭不起。

李茜則一頭扎在了那堆資料里建站者有三個人兔子急了也吃狼、雲上僧和月半入山他們是大學同學所學的專業都是電子信息工程他們建這個網站只是要測試一下自己的能力。而三個意氣風的年輕人顯然過高地估計了自己的能力伺服器需要一筆很大的資金注入他們顯然沒有這個實力網站的建設一時陷入了僵局。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家網吧的老闆找到了他們願意為他們提供一台機器作為他們的專屬伺服器條件則是這個網站必須在他的名下兔子、雲上僧、月半入山只負責網站的技術。三個人商議了一下反正只是個實驗品也就同意了。

隨後網站在短時間內建了起來並在網吧老闆的大力推廣下得到了迅的展網站的功能也不斷增添由一個簡單的交流論壇成了一個綜合社區涵蓋了影音、遊戲、文學等各個領域。

可是當網站展的如火如荼的時候網吧卻被一場大火少了個一乾二淨。幾個年輕人看著自己的心血一下子付之東流傷心了好一陣子兔子急了也吃狼就是在這個時候出的事他是整個網站的總策劃所有的架構都是他出的網站沒了伺服器也就無法再做下去。偏偏他將所有的心血都放在了網站上以致耽誤了自己找工作的正事整日的借酒澆愁飲酒過量年紀輕輕的就那麼死了。

如果追究網站建成之後第一個死的有關的人是誰的話那這個兔子急了也吃狼肯定是第一個。

「這冥界的治安真是越來越糟糕了居然隨便就能讓一個小鬼出入!」李茜頭也不抬地說道看資料這個什麼兔子急了也吃狼應該是正常死亡按照正常的程序應該正在冥界服役等著轉世投胎呢沒有冥界老大的批准他不可能出現並為月妖提供了那麼一條重要的線索。

「那可不一定如果他壓根就沒去冥界報道呢?」宇塵故意抬杠。

「那是壓根不可能的事你以為冥界當差的都像警察那麼笨?閻王要你三更死不會留你到五更!」李茜針鋒相對隨後想到這句話似乎把自己也給繞進去了索性不再搭理宇塵繼續埋頭在那堆資料里。

雲上僧和月半入山聽起來就像兩個出家人他們的生活倒是沒受到什麼太大的影響依舊吃吃喝喝上班工作但奇怪的是他們的資料截止到去年就沒有了。

而在這些資料里對那個可疑的網吧老闆卻只有一句輕輕地帶過他為什麼要資助這幾個年輕人?只是為了一個名聲?可這個網站並不能給他帶來什麼名氣啊?

還有那個蝶舞寒煙她是兔子急了也吃狼的女朋友網站對於她來說無異於是一個傷心之地為什麼還要留在這裡最後竟成了影音版的版主鬧的她也跟著失蹤了呢?

一個頭n個大!李茜痛苦地捶著自己的腦袋線索不多但卻雜而紛亂根本無處下手!

「兵分三路!」宇塵暗地裡掐算了一下知道那兩個好像山裡出來的傢伙還活著果斷地說道「cice1y你去查那個雲上僧和月半入山文齊去查那個網吧的老闆我和月妖去查那個要吃狼的兔子!」

「還有那個必要嗎?按妖子的說法那個兔子應該已經魂飛魄散了吧!」文齊想了想說道。

「魂飛魄散?只要他沒灰飛煙滅我都有辦法讓他說話去吧別浪費時間了!」宇塵說著就上樓樓上還有一個需要他教訓的傢伙。

李茜二話沒說就出去了不過好像有點奇怪就算他宇塵不是警局編製里的人好歹她李茜還是個警隊的隊長怎麼現在好像她成了小卒?不管了作為一名警察她有義務保護一方平安現在的要問題就是從根本上解決這個網站封掉顯然是一條不可行的路連伺服器都查不到在哪怎麼封?

宇塵靜靜地站在月妖的床前眉頭皺的可以擠死路過的蒼蠅。此時的月妖徹底卸下了防備他太累了完全進入了一种放松的休息中這一睡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醒過來可現在不是睡覺的時候啊!

宇塵咬破自己的食指在月妖的額頭畫了一個古怪的符咒喃喃地念了幾句什麼那個帶血的符咒慢慢滲入月妖的額頭原本蒼白的臉上恢復了些許的血色片刻之後他悠悠地醒了過來看了一眼眼前的老闆。

「老闆!」月妖有氣無力地說了一句。

「你又去那個地方了?」宇塵憐愛地看著月妖自他把他從山林帶出來開始他就把月妖當成自己的親弟弟一般都說長兄如父再加上他長得本來就顯老平日又不苟言笑儼然一副長者的架勢。

「是!」月妖老老實實地說道「cice1y姐給的任務太難了我不得不到那個地方去看看也只有她才能給我一些信息但也只能是這麼多!」

「為了一個女人你值得嗎?就算你有那個能力到那裡去可你也要知道你每去一次身上的陽氣就會弱一分長久下去你會被那個地方同化的!」宇塵嘆著氣真想不明白那個丫頭可以做他阿姨了就算你有戀母情結可也不能隨便就喜歡誰啊。

「老闆我知道但是她在那裡出不來我能去看看她給她解解悶就行了何況還能順便打探一些消息對我們也不是什麼壞處人死了總要到那個地方的我不過先去熟悉一下環境而已。」月妖盡量輕鬆地說道他可不想讓老闆再為他操太多的心他救了他讓他可以像其他人一樣生活已經是對他最大的恩典了。

出不來?宇塵被弄得愣住了這小子為了李茜竟然不惜身犯險境跑到了那個只有人死後才能去的地方可聽他的話他喜歡的卻另有其人自己弄錯了?

「cice1y值得你這麼做嗎?」宇塵保持著鎮定有意無意地問道。

「可是老闆你卻值得我去那麼做何況可以趁機去見見她!」月妖一臉豬哥樣地說道。

「哼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被什麼人給迷住了!」宇塵哼了一聲從床底下拽出一個精緻的小箱子掏出了三根拇指粗的香閉上眼睛默默地念了句什麼那三炷香無火自燃宇塵將它們高高舉過頭頂高聲喝道:「有請接引使者!」

月妖趕忙盤膝坐好手捏法訣為宇塵護法他有一種特殊的能力就是能到那個只有人死後才能去的地方但也只能見到接引使者而已再往裡他也進不去了。宇塵知道這點所以他要看看是不是接引使者的問題順便也可以查一查那個肉食兔子。

在他們的面前出現了一縷白煙隨著白煙慢慢散去一個婀娜的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有些詫異地看著他們這麼多年來還沒有人有能力把她召喚出來因為召喚她是有一定條件的必須跟她有一定的關係看了一眼如老僧入定的月妖她明白了一些這個孩子有事沒事就喜歡往她那跑。

比他更吃驚的是宇塵五年前那時候他還可以自由召喚接引使者那個接引使者不過是個又老又丑的老頭子一看就是冥界的鬼可突然有一天他現整個法術界都無法再召喚他了而眼前的這個女子一頭清涼的齊肩短不到165的身高有些柔弱的面龐看上去不過2o歲左右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會是現任的接引使者? 只需多點擊一下無須再費力尋找小說網文學網為您提供方便計劃請點擊書頁收藏即可為方便您下次您還可選擇加入書籤功能下次時直接從上一次最末章節開始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一般是警察最喜歡做的事情專業一點叫做放長線釣大魚李茜作為一名警察雖然身份的取得值得商榷但這份功底還是有的。月妖的異常她雖然裝作漠不關心但不代表她不留心作為經歷過那場渡劫大戰的她來說這份敏感已經深深烙進心裡了。

所以當她看似離開之後卻在第一時間又來了一次偵查趴在窗邊看著屋內的一舉一動所以當那個接引使者出現的時候她比任何人都要激動以致於手一松險些從二樓摔下去。因為那個人她太熟悉了齊肩的短柔弱的臉龐掩飾不住的堅強那是那個人獨有的氣質她以為她永遠不會再出現了因為那場大戰她失去了一切她消失了蹤跡沒想到再見卻是在這種情況下。

李茜二話沒說直接從窗口跳了進去臉上帶著淚卻掛著幸福的微笑嘴角蠕動了好久才擠出了兩個字:「安安!」

被宇塵召喚出來的這個接引使者竟是在那場渡劫之戰中消失了的梁若行的妹妹安娜。她好像知道李茜就躲在外面對她的出現沒有表現出任何的震驚而是保持著微笑看著這個差點成了自己嫂子的人。

李茜想走上前去擁抱這個讓她牽腸掛肚的孩子可是雙腳像灌了鉛一樣無法挪動「安安你還好嗎?」

安娜微笑著點了點頭「你我已天人兩隔若不是宇塵的召喚我們今生絕無再見的可能看來一切都是天意無論怎樣都是躲不掉的五年前如此五年後還是如此早知如此我們又何必呢徒留你一個人傷心。」

「總要一個人留守看到你還好我也就放心了當年你哥哥走了之後你就成了我唯一的牽挂現在看到你也算讓我放下了一塊石頭你哥哥還好嗎?」

「哥哥他從未到過冥界封魔之後他就消失了我也找不到他我之所以肯出來見你們就是因為我最近感覺到有一股龐大的力量跟他似乎是同根同源就在你你們身邊!」

「你是說他來了?」李茜莫名地感到緊張她不止一次感覺到梁若行就在她的身邊可是那種感覺總是若有若無讓她抓不到任何的線索。

可安娜並沒有回答她卻有些疑惑地搖了搖頭:「我不確定只是一種感覺他封印了校園冥界從那一刻起他就已經不屬於三界了我只是一種感覺。」說完這句話她的身形虛晃了一下「我的時間不多我來除了這件事情還要告訴你們那些人都沒有到冥界報到也不歸我的管轄。」說完安娜有些吃力地抬手一揮便消失了身形。

一切就像一場夢一樣李茜愕然地站在那裡宇塵和月妖也同樣愕然他們聯手召喚出了多少年都沒有人能夠召喚出的接引使者可在那之後他們卻什麼都不知道了以致於他們以為自己的召喚再次失敗了。直到看到眼前站著的李茜不明白這個女人怎麼會突然出現在他們的面前臉上掛著淚那表情卻看不出是喜還是憂。

「cice1y你沒事吧?」宇塵疑惑地問了一句。

「哦沒沒什麼!」李茜心不在焉地答了一句此刻她的心裡翻江倒海因為一個可怕的想法梁若行在以自身為媒封印了校園冥界之後不僅不再屬於三界甚至有可能性情大變搞不好最近的一些事情就是他做的可他為什麼要那樣做?難道因為她和某些人走的太近他太在意了嗎?

今天晚上回家去不要再泡在酒吧里!不知怎麼的她突然做了這麼一個決定甚至想起了一歌我再也不願見你在深夜裡買醉不願別的男人見識你的嫵媚你該知道這樣會讓我心碎答應我你從此不在深夜裡徘徊不要輕易嘗試放縱的滋味你可知道這樣會讓我心碎……

急促的電話鈴聲打斷了李茜的天馬行空她很討厭在自己思考的時候有人來打斷她但看了一眼那個電話號碼就毫不猶豫地接了起來文齊那邊的調查很快就有了結果那個網吧的老闆也姓水不過奇怪的是電子版的備份再一次莫名地失蹤而紙質檔案卻好像被水浸泡了一樣只能勉強看出一個水字。

李茜眉頭緊皺「怎麼會這樣?檔案室不是都有特殊設備的嗎?」

「檔案室的人也很奇怪但看上去好像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大概是什麼人調檔的時候不小心弄的。」文齊在那邊解釋著。

可李茜並不那麼認為為什麼每次他們一有線索趕過去查的時候總是現線索被人破壞?資料的破壞程度甚至追溯到了幾年前總不能從他們的計劃一開始就已經做好了日後被追查到的可能吧那他們可以說早就被國際刑警關注了這份作案經驗不是什麼人都能有的可他們根本沒有作案動機。

李茜現自己掉進了一個怪圈裡如果網站的建立本身就是一個陰謀就是為了殺人那麼一切都可以解釋的通可殺人的動機又是什麼呢?為什麼之前沒有事直到現在才開始爆?

如果只是機緣巧合只是因為小剛找到了這個網站作為幌子然後實施殺人計劃那他的目的又是什麼?財色都沒有聽說有損失報復?他會跟人有仇?網站之前的事呢?安安說那些人統統沒有到冥界報到這其中也包括兔子急了也吃狼證明了他是橫死而不是善終跟眼下的事情是不是又有什麼關係呢?

「告訴檔案科徹查這件事情難道他們不知道所有的檔案都要妥善保管的嗎?任何一點的閃失都不可以任意一個線索的丟失都可能對破案造成不可估計的阻礙!」李茜惡狠狠地吼道。

惡靈殺人是不會有那麼多理由的只不過是一種習慣!梁若行曾經說過的一句話在她的腦海中一閃而過。

闊少的不乖前妻 「重點放在網站開始吧最近生的事情應該是一開始事件的延續只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中間斷了。」一旁的宇塵突然說道。

「你憑什麼那麼肯定?」李茜白了宇塵一眼拜託這裡我才是老大好不好?

「直覺!」宇塵不服氣地回瞪道自己應該好好靜一靜了這個死丫頭竟然在他的酒吧充老大反客為主了吧「愛信不信反正這事和我沒關係!」宇塵賭氣地說道。

「切就像誰求你似的!」李茜用鼻子看了一下宇塵蹬蹬蹬跑下樓動車子絕塵而去這一次輪到宇塵愣了這丫頭從剛剛就開始不正常一副苦大仇深要跟他劃清界限的樣子自己做錯什麼了嗎?不過是氣了他幾句而已嘛至於這麼大反應?

「老闆要不要追?」月妖一臉的幸災樂禍寫小說老闆確實是一把刷子但論到哄女人那是他月妖和文齊的天下他早就看出cice1y是故意跟老闆慪氣借口離開這裡不過原因他就不知道了也許她的過去也一樣有著太多的秘密。

「追?你不累啊?這丫頭躲在我這裡白吃白喝還抓我們當免費勞動力我可沒那個心情老天有眼總算把這個瘟神送走了!」說完宇塵不再理會月妖埋頭大睡起來該死的李茜害得他已經很久沒好好睡過覺了。

離開了酒吧的李茜開著車在街上漫無目的地閑逛反正油錢有人報銷她也不在乎她只是想透透氣讓自己的心情輕鬆一下那個酒吧突然間讓她覺得很壓抑花了幾年的時間讓自己平靜下來以為會就此平靜下去沒想到偏偏在這個時候一個突然出現的人讓她的心中瞬間波濤洶湧!

「姐你在哪?」電話那邊傳來文齊略顯興奮的聲音「你猜我找到了什麼?」

李茜無奈地搖了搖頭傻子也知道他有重大現否則不會這麼興奮「說吧你在哪?我馬上就過去!」

「讓人炫耀一下能死啊!幹嘛那麼吝嗇!」文齊不滿地嘟囔了一句「我在七院那兩個傢伙就是那兩個倖存的建站者瘋了!」 只需多點擊一下無須再費力尋找小說網文學網為您提供方便計劃請點擊書頁收藏即可為方便您下次您還可選擇加入書籤功能下次時直接從上一次最末章節開始

李茜開車的手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差一點刮到旁邊的一輛豪華車那車上的司機明顯不滿地看了一眼她李茜理也不理順手將警燈打開原地調頭就向七院開去。

七院在濱城人的眼裡就是一個禁地平時連提都不願意提除非是被逼急了爆粗口的時候才會提到這個七院。因為七院是精神病醫院正常人誰會往那跑?也難怪李茜在聽到文齊在七院等她的時候會手滑了一下。

還有那兩個人云上僧月半入山明明世俗的不能再世俗偏偏要弄了那麼個文雅的名號真當自己是隱士?到最後還不是鬧了個躲在七院孤獨終老?

「嘿嘿姐你要這樣想那可就大錯特錯了。」文齊陰邪地一笑讓李茜忍不住打了個寒噤這孩子就喜歡到處搗亂。

「到了!」文齊說了一句「這兩個傢伙關在一起真不知道這裡的大夫怎麼想的。」說著掏出鑰匙打開了守衛森嚴的病房大門一個小小的病房而已竟然上了三道鎖更詭異的是還有一道符咒李茜瞄了一眼伸手扯下了那張符咒揣進兜里這個得拿回去好好研究一下為什麼這張符咒會出現在這個不該出現的地方。

文齊抬手就要去推門卻被李茜攔了下來「你不覺得奇怪么?這裡可是特護病區怎麼一個護士都沒有?」

文齊愣了一下「可能他們在休息吧你看現在剛剛中午我們還是趕緊的吧再晚了恐怕又有變化我們之前的線索就總比對手慢了一步!」

這次輪到李茜愣了沒錯每次他們有了線索之後就立刻去調查但總是慢了一步接下來的線索總是被破壞殆盡雲上僧和月半入山現在是最明晰的兩條線索千萬不能再出任何紕漏了。想到這裡李茜竟放棄了自己的忠告率先推門而入文齊站在自己表姐的身後臉上露出了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

病房裡的陳設很簡單隻有兩張床和一張桌子如果不是七院這個大環境的籠罩李茜會以為這是一間宿舍。

此刻床鋪收拾的乾淨整潔絲毫看不出住在這裡的兩個人是精神錯亂而生活不能自理的重度精神病人。而在那張桌子旁邊面對面坐著兩個3o幾歲的男人大熱天的卻西裝革履領帶襯衫打扮的猶如兩個事業有成的男人偏偏在這幅人模狗樣的裝扮之下卻像兩個和尚一樣入定一動不動不過在那裡大眼瞪小眼誓要拼出個你死我活的架勢。對於剛剛闖進屋裡的兩個人他們一點反應都沒有就當文齊和李茜是空氣。

不過真正吸引李茜的不是他們倆的怪異舉止而是他們面前放的東西那是一盤棋一盤圍棋李茜不懂但也不需要她懂因為那些棋子一看就是特製的每粒棋子上面都有一個人的名字雲上僧、月半入山、兔子急了也吃狼、飄雲如海、黃志恆、寧采臣一個個熟悉的名字出現在她的面前還有代表小剛、蝶舞寒煙和站長的棋子他們統統是白色的在這些棋子的中間圍著一顆黑棋上面也照例刻著一個人的名字——水之闌珊!

不過這些棋子也不盡相同除了雲上僧、月半入山、小剛、蝶舞寒煙的白色棋子所有的白棋無一例外地都布滿了裂痕就算他們幾個人的也好不到哪去白色之上被一層灰色籠罩著眼看也就是要碎裂的命!而兔子急了也吃狼和站長的更是恐怖地碎裂成了幾塊只怕風一吹就要變成碎末反觀中間被圍起來的黑棋卻是散著熠熠的光彩儼然一種要突圍而出的架勢。

老天似乎就喜歡驗證一個人的烏鴉想法李茜還沒看完就感到身後柔柔地吹過一縷微風讓她瞬間警覺了起來最可怕的不是疾風驟雨最致命的卻是柔媚!但她反應過來的時候還是晚了一步那縷微風不是漫無目的的而是直奔棋盤上已經碎裂的不成樣子的兔子急了也吃狼轉瞬間那枚棋子就變成了飛灰。

李茜伸手入兜捏上了那枚她從門上摘下來的符咒她不指望這東西能救她一命只要能拖住一段時間援兵就會到的。「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她暗暗捏了個手印突然轉身難向身後的文齊甩了過去冷冷地看著眼前的這個表弟面無表情。

李茜身後的人想不到她竟然會有如此迅的反應探出的手不偏不倚地抓在了那張符咒上刺啦一聲整隻手上的皮肉被符咒灼化露出了森森的白骨詭異的是他並沒有慘叫只是愣了一下便又繼續攻向了李茜而他身後的雲上僧和月半入山卻還像兩個入定的老僧一動不動讓李茜不由得心中暗罵。

眼看那個人的攻擊就要到了眼前李茜逼不得已只好撕開了衣服露出了裡面的舍利項鏈頓時項鏈上金光勃直接讓那個人後退了幾步。

直到此刻李茜才來的及好好看看眼前的人究竟是誰!

是的他已經不是文齊了此刻的他頭戴鴨舌帽一張方方正正的臉嘴角掛著善意的微笑只是臉色青黑顯然已經死去多時了出手卻毫不留情似乎也不太懼怕舍利項鏈的防禦退了幾步之後便再次攻了上來。

李茜卻愣住了因為這個人並不是別人正是失蹤很久的小剛!而小剛的眼睛卻告訴她讓她快走!

「三天育元景霄正刑。生號令上應列星。救爾雷神運動風霆。太一帝君召汝真靈。一召即至來降帝庭。」李茜愣神的功夫一個急促的念咒聲傳來令小剛聞之色變手上竟也生澀地結了個手印腳下踏著古怪的步法硬生生躲過了轟然而至的天雷。

「咦?」來人驚疑了一下「想不到還有高手在!妖子文齊!」

「明白!」兩人齊聲應道「天地玄宗萬炁本根。廣修億劫證我神通。三界內外惟道獨尊。體有金光覆映吾身。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包羅天地養育群生。受持萬遍身有光明。三界侍衛五帝司迎。萬神朝禮役使雷霆。鬼妖喪膽精怪忘形。內有霹靂雷神隱名。洞慧交徹五炁騰騰。金光現覆護真人。急急如律令。」

隨著咒語念畢在小剛的身邊緩緩騰起了一圈金光將他緊緊攏住讓他逃脫不得。李茜終於暗暗地鬆了口氣冷冷地看著被困住的小剛真當她是老年痴獃?從文齊跟她說要到七院調查她就覺得不對勁文齊什麼時候對調查這麼熱心了?掛掉電話之後她隨即又打了回去卻現電話無法接通想都沒想就給宇塵和月妖打了電話囑咐他們一定要找到文齊而她卻決定隻身犯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何況對方要解決掉她可以隨便挑個地方為什麼一定要選在七院?只能說七院確實藏著什麼東西等她到了約定的地方卻現一個護士都沒有的時候更加確定了自己陷入了危險中的猜測但那個符咒卻讓她知道對方想要借刀殺人七院確實隱藏著重要的線索否則不會讓他們繞了這麼大的彎子。

於是她將計就計幫他取下了符咒等的就是他難露出狐狸尾巴。這樣做很危險一旦對方的實力出自己的想象或者宇塵那邊出現一點差錯就可能前功盡棄甚至把自己的命都搭進去。

可她是誰?她是李茜5年前她就敢拿自己的一輩子去賭5年後她一樣敢賭!索性她賭贏了!

只是她沒想到來的人竟然會是小剛這個他們一直堅信的殺人兇手!

「說為什麼?」李茜強忍著心痛問道。

「哼!」小剛冷哼了一聲沒有回答只是冷冷地看著走進來的三個人「你們以為這個抓鬼的陣法對我有用?別忘了我現在不是靈體!」說著他毫不顧忌地抬腳就向外走。

「留下!」宇塵大喝一聲「玄氣徘徊丹天令行。震吼太空火令申明。煙都稟命斬邪保生。嚴駕火車統制雷兵。景霄救下震動天聲。」一道地雷神咒毫不留情地切斷了小剛逃跑的道路。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我們怎麼可能一點準備都不做呢?」月妖笑呵呵地說道那笑聲中充滿了殘忍的味道「你以為這只是簡單的陣法?不錯它困不住你但這五雷神咒別說靈體就是**凡胎也一樣要受損還是乖乖交代吧!」

「哼!」小剛依舊以一聲冷哼回應抬手在自己的胸前畫了一個古怪的符咒雖然生澀但卻格外標準。

「不好他要放棄肉身!」宇塵臉色一變大吼一聲急急地念到:「乾玉辟毒振適羅靈。八仙秉鉞上帝王靈。太玄落景七神沖庭。黃真耀角煥擲火鈴。紫文玉字四景開明。九天六天四天之精。外傳玄祖內保帥兵……」然而一道「役萬靈」咒語只念到一半便硬生生地停住了因為從窗外猛然闖入了一股至邪的力量絲毫不受陣法的阻擋沖入了陣法中央。

在那股力量的幫助之下小剛成功脫離了**隨後跟隨著那股力量沖了出去臨走還不忘調侃地說道:「後會有期!」跟他生前一樣的頑劣。而他的**在魂魄離體的瞬間便化成了飛灰。

一切都在閃電間完成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禁面面相覷出手的人似乎只是為了救小剛如果有意殺人恐怕他們沒有一個人能活著走出這裡。 只需多點擊一下無須再費力尋找小說網文學網為您提供方便計劃請點擊書頁收藏即可為方便您下次您還可選擇加入書籤功能下次時直接從上一次最末章節開始

「那個人是誰?」好半晌李茜才顫抖著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不知道!」宇塵倒也乾脆直截了當地說道他也有些迷糊了幕後的那個人真的是小剛嗎?如果小剛真有那麼大的力量不會被他們倉促布置的陣法就這麼給堵住也沒必要用別人出手相救才能離開可是出手的那個人又是誰?他能感覺到出手的那個人只用了很小的一部分力量但靈力卻是純正無比聯想到他在現場看到的那個符咒難道說背後的人是一個道士?是簡單的報復殺人還是只針對他們來的?一個又一個謎題在本來已經一片光明的情況下又將他們推入了黑暗之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