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他上了葯,我這技術,你放心吧!」,楊良軍看着盆里的魚,他真的是佩服王優是一條漢子,這麼短短時間,王優就已經吃了一大半了!

「我放心什麼放心,又不見得你有多厲害,你厲害,你以後生病了,受傷了,都別去醫院了,就自己弄好了!」,王優看着楊良軍,不抬杠就不快樂(ω)hiahiahia。

「我的意思是,你以後可以放心的受傷了了,以後我幫你!」,看着王優把自己的魚快要吃完了還不停止的動態,楊良軍就連忙拿起筷子,在不吃就沒了。

「要不我幫你吧!我技術也很好!」,王優聽到楊良軍的話,有一瞬間覺得楊良軍可能是一個傻子,連話都不會說!-_-||

此時此刻的楊良軍,沉迷於烤魚不能自拔,他知道,他現在是多說一句話,就要少吃好多魚!

看着楊良軍並不打算理會自己,王優很想把一盆烤魚扣在楊良軍臉上!「吃吃吃,一天就知道吃!」,王優生氣的看着楊良軍。

看着魚吃的差不多了,楊良軍擦了擦嘴,看着王優一本正經的說,「長著嘴巴除了說可不就是吃嘛!」,楊良軍看着對着自己翻白眼的王優笑了笑,賤兮兮的說,「還有親你,也是它的工作!」。

聽到楊良軍的話,王優一下子就臉紅了,她看着楊良軍,故作生氣的樣子,「別亂說,小心我打死你(ー_ー)!!」。

「你捨得打我嗎?」,楊良軍看着王優,皺了皺眉,非常委屈的說,「我對你這麼好,我這麼愛你,你還打我,太傷心了,扎心了!」。

王優選擇不去理會楊良軍,畢竟他是戲精,自己這個正常人是比不過的。

「你剛剛為什麼不要創可貼?」,安琪不解的看着吳樾,明明他流了那麼多血,還不讓人幫他處理一下。

「我就是覺得沒有必要那麼矯情!」吳樾看着安琪,不知道該說啥,因為他就是不需要,他不需要關於王優的任何東西,既然要斷那就乾乾淨淨,徹徹底底,就像王優自己說的那樣!

「你呀,你呀,你又不是機械人!我們要不回去了吧?」,安琪今天接到安道遠給自己打的電話,安道遠明顯不滿意他們回來的這些日子,一直沒有去公司。了,所以她也覺得該去看看了。

「這不飯還沒有吃完嘛,你著啥急!」,吳樾看着安琪,拿起筷子,準備吃飯。

「沒有,我的意思是我們吃完了就回去,明天去公司看看,我爸爸知道我們這幾天一直在玩,有一點不高興了!」,安琪看着吳樾,其實她也還沒有玩夠。

「可是,明天周末了啊,去什麼公司!」,吳樾看着安琪笑了。

「哦,對耶(^o^),明天周末,還可以休息,那我們可以過兩天在去!」,安琪看着吳樾,高興的像一個孩子!

「你說你,是不是傻?」,吳樾看着安琪,眼光還是不由自主的看着在另一邊笑的開心的王優,王優的笑,讓吳樾感覺很刺眼,他不喜歡吳樾和別的男人一起笑的那麼開心,可是自己不也是一樣嗎?吳樾想到這裏,就笑了,他感覺自己真的是像一個神經病一樣。

「你笑啥!不準笑!」,安琪看着吳樾,生氣的說,雖然覺得自己也的確像一個傻子一樣,可是她就是不承認。。至高神器

這方異界完全是由至高神器「紫雲山」演化出來。或者說此界本體就是至高神器。

此刻,楓野再次激起奪寶的熱血,竟是會踫到現存的至高神器。

當初的神器「故城」,是楓野從一枚故人所贈的空間靈器-納戒,一步步升級打造,而成為本命神器,神帝級別。

。 顧微微在實驗室呆了兩天。

這兩天她把能提供的樣本都提供了,該做的檢查也都做了。

剩下的時間她只需要等待結果就可以了。

她原本是打算回國的,因為R國和華國是鄰國,坐飛機只需要兩個多小時的時間。

但封燁霆卻拒絕了她的這個提議。

一方面是不想她來回奔波,另一方面是想陪她好好放鬆放鬆。

A城的節奏太快了,相比較而言,R國這邊的生活節奏就悠閑了許多。

之前剛從緬國回來的時候顧微微和封燁霆兩人就計劃著要出去旅行一段時間的,但是因為擔心霍栩上門尋仇,所以那個計劃就被擱置了。

但是現在霍栩死了,他們也就沒有那麼多顧忌了。

夜裡,兩人躺在酒店的房間里。

封燁霆就問顧微微:「在R國你有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這次我們乾脆呆久一點,到處走走。」

「有啊,」顧微微靠在封燁霆肩頭說,「我挺想在他們海島上住上一段時間的,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後去沙灘上晒晒太陽,午後再去潛個水,親自捕撈些海鮮起來,

今天做碗海鮮面,明天再來一個海鮮大雜燴。夜裡就躺在陽台的躺椅上吹海風、聽聽海浪的聲音。不過那都是以前的計劃了,現在不行了,眼睛不方便,剛說的這些一樣都做不成。

勉強可以去游個泳吧,但是我在水裡沒什麼方向感,下水了就怕越游越遠。所以就別管我了,說說你吧,你有想去的地方嗎?」

「其實我沒有,但你想去的地方就是我想去的地方。」封燁霆摟緊了顧微微說,「其實剛才你說的那些,除了不能去潛水,其他都可以,所以我們去吧,我馬上就安排,你什麼都不用管的,只等著吃我親手捕撈起來的海鮮就行了。」

「真的嗎?」顧微微親昵地捏了捏封燁霆的耳朵,「捕魚你行嗎?」

封燁霆從鼻子里哼了聲,抓住顧微微的指尖就放在齒間輕輕咬了一口:「永遠不要質疑一個男人行不行,魚抓不到可以釣,下水去撬幾隻海參鮑魚起來總是不成問題的。你說我不會捕魚,難道你就會了嗎?」

「我當然不會了!」顧微微哈哈笑了起來,「你剛才不是問我的計劃嗎?我說計劃捕魚,又沒說一定能捕到魚,是你自己想當然了。」

「小壞蛋,」封燁霆按著顧微微把她壓了下去,「你竟然取笑我。」

「不行嗎?」顧微微壓根就沒跟封燁霆客氣,她一把就勾住了封燁霆的脖子把他給扯了下來,「你不是說只要我開心就好嗎?現在取笑你我就很開心,難道你就不為我感到高興嗎?」

「高興,你開心我當然高興了!」封燁霆向顧微微無限逼近,「一會兒我還能讓你更加高興。」

顧微微知道封燁霆這是什麼意思,她有意躲開了封燁霆熱.燙的唇,低聲道:「可以,但是今晚,我要翻身做主人,你就只有乖乖臣服的份了。」

「是嗎?」封燁霆的嗓音瞬間變得低沉嘶啞了起來,看來你是想在上面征服我了。那你來吧,讓我見識見識你的手段。」

「那你劇拭目以待吧。」顧微微說著,起身坐在了封燁霆身/上。

在封燁霆火熱目光的注視下,她緩緩抽.出了睡袍上的腰帶,然後一圈又一圈地覆蓋在了封燁霆的眼睛上。

只是顧微微剛把封燁霆推倒在枕頭上,門鈴聲忽然就急促地響了起來。

封燁霆瞬間皺起了眉頭,顧微微也停下了動作。

門鈴聲響了好一陣都沒有要停下的意思,顧微微這便從封燁霆的身上下來了:「你去看看吧,知道我們住在這裡的人不多,不知道是不是靈犀姐忽然找我有事。你把衣服穿好再出去。」

封燁霆心不甘情不願地『嗯』了聲,隨後起身摘下了眼上蒙的腰帶。

他現在很鬱悶,一邊替顧微微系睡袍腰帶,一邊抱怨:「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

顧微微『哈哈哈』地笑話他:「剛才你一定很期待吧?」

「是!」封燁霆大大方方承認了,「但如果外面按門鈴的真的是慕容靈犀的話,那我會更加期待的。你坐好,我現在就去開門。」

封燁霆說著,又拿了條薄薄的毯子給顧微微蓋上。

顧微微輕輕推了推他的胳膊:「你快去吧,別讓人久等了。」

「嗯!」封燁霆迅速穿好衣服,三兩下就走到外間去開了門。

封燁霆一走,顧微微就摸了套衣服出來。

就算來的是慕容靈犀,她也要穿的得體才行。

不過很快封燁霆的聲音就傳到了她的耳朵里:「慕容連凱?怎麼是你,是你姐讓你過來的嗎?」

「不是,她在忙呢。」慕容連凱問,「微微呢,她已經休息了嗎?」

雖然封燁霆知道顧微微和慕容連凱是很好的朋友,但是這傢伙大晚上過來直接點名要找他老婆,他就很不爽了。

「是的,」封燁霆冷冰冰地說,「我們已經準備休息了,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吧。」

「明天?那明天你們有什麼安排?」

「你問這個做什麼?」

「不能問嗎?」

「…………」顧微微在裡間聽外頭倆男人凈說些沒用的廢話,乾脆就走了出去,反正她現在已經穿戴整齊,不出去一趟的話就白忙活一場了。

封燁霆在聽到她腳步聲后立刻就走過去摟住了他的腰,光明正大地向慕容連凱宣誓了自己的主權。

慕容連凱假裝沒有發現封燁霆的小心思,她只是朝顧微微笑了笑:「看來你並沒有休息啊,也是,你怎麼可能睡得那麼早。」

「…………」聽慕容連凱這麼說,顧微微忍不住朝他的方向翻了個白眼,「你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要不是因為你趕著投胎似的敲門,我們早睡了。說吧,這麼晚了找我什麼事?」

顧微微一邊說,一邊和封燁霆走到沙發旁坐了下來。

慕容連凱也走到他們對面坐了下來。

他看了眼封燁霆黑如鍋底的面色,隱隱意識到自己可能是壞了這兩人的好事。

不過他向來是個葷素不忌的,什麼話都好意思往外說:

「顧微微你這個重色輕友的傢伙,有了老公就不要朋友了。就咱倆這好哥們兒的關係,沒事我就不能來找你了嗎?」 「如果沒有涉及到自身的利益的話,恐怕也不會有誰會急於將事情給解決了吧。」慕青青也是覺得這其中不明白的因素有些偏多,加上早在之前,李汝涵就有告訴過慕青青,她並沒有入選懿軒王選妃之事,「你覺得李雨辰在謀划著什麼?」

「我倒是覺得肯定跟南懿軒選妃的事情有關。」久久南俊馳有些不太確定的將自己心裏面的猜疑給說了出來,「如果不是因為這個的話,那他又怎麼會那麼的在意那些謠言,而且不惜用了一晚上的時間,就將這些謠言全部給制止了。」

要知道,不光是慕亦瑤的謠言,還有他叫人散發出去的,還有鄧府又差人發出去的,想要在短短的一夜之間將這些謠言全部都制止住的話,還是需要花費一些精力的,想必府上也是支出不小吧。

「後日便是懿軒王選妃大典的日子了,是不是為了這件事情,到時候不就真相大白了嗎?」南俊馳這個猜疑,慕青青自然也想到了,可是現在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謬語能夠讓他們證明這一點。

「寥熙婷那裏,你都幫忙弄完了?」南俊馳見這件事情也商議不出什麼來,不由想起了別的事情,看向了慕青青。

「暫時是忙完了,剩下的就要靠她自己努力了。」慕青青一臉無所謂的聳聳肩,覺得有些口渴的自己拿起茶壺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潤了潤嗓子,「其實我覺得,她和懿軒王的事情成的了。」

「有何依見?」聽慕青青這麼一說,南俊馳不由微皺眉頭反問道。

「不告訴你。」慕青青一副頑皮的樣子朝他吐吐舌頭,繼續喝了一些水,「這是一個秘密,等到了選妃的那天自然就揭曉了,就知道我說的會不會成真了。」

「也不是我想到打擊你,畢竟南懿軒跟我待在一起的時間比較長,在加上小的時候我們和寥熙婷在一起玩兒的時間也不少。」南俊馳見慕青青一臉自信的模樣,有些無奈的搖搖頭,隨後嘴角揚起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南懿軒對寥熙婷的情況應該只有妹妹的情感吧,至於現在是什麼不知道,只是在很久以前,南懿軒有專門對我說過這個事情。」

「你都說了那是以前了。」慕青青像是抓到了什麼語句重點一樣說道,「以前,他自然還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現在可不一樣了,情竅初開,不是誰能夠攔得住的。」

「緣分這種事情也說不定的,說不定有的時候,你覺得兩杆子都打不著一起的人,就這麼突然的在一起了。」

看慕青青一副很懂的模樣,南俊馳不由一臉好奇的看着她,「所以就想必就像我們一樣?」

「我們能在一起完全就是一種偶然的條件下,如果不是太后給我們賜婚的話,恐怕我們也不會走在一起的。」慕青青一副很明白的分析的說道,要知道,她雖然沒有豐富的情史,但是畢竟看書也看了不少,這些什麼情情愛愛的事情,多少也是知道的。

「你倒是把什麼事情想着的這麼的透徹。」南俊馳一副明白的點點頭。

「要是沒有什麼事情都話,我就先回去了。」慕青青覺得有些無聊的放下手中的茶,起身理了理有些做皺的裙子。

「嗯。」南俊馳也沒有留她的點點頭。

從書房出來之後,慕青青想着她也有些日子沒有去傾青布莊了,整日待在府上也怪無聊的,便大搖大擺的朝着府外走去了。

「確定這家布莊靠譜?」坐在馬車內的李雨辰掀起帘子看了眼帶有傾青布莊的門匾字樣的布莊,話說其實他聽聞這家布莊已經很長時間了,一直都沒有時間出來看看。

正好這次給李汝涵選選妃大典那天穿的衣服,就順道來到這裏了。

「老爺,小的可都打聽清楚了,自從傾青布莊開業以來,生意就是火爆的不行,就連往日的張記布莊都漸漸的冷清了不少。」馬夫一副自己很明白的樣子,喋喋不休的給坐在馬車內的李雨辰科普了起來。

越聽越有些心動的李雨辰覺得進去瞧瞧去,不過擔心被對面的張記布莊的人發現了,等張記布莊的人進去后,他這才握着手裏的摺扇下了馬車。

布莊被的靈薇見來人了,急忙的迎上前,「不知這位老爺今日想挑選一些什麼?」

進去的李雨辰看了眼身旁的靈薇,並沒有多理會,眼睛都是四處打量了起來,「聽說你們布莊能夠做出這世間獨一無二的裙子來?」

「是的。」靈薇一聽,便知道了,這肯定是第一次來店裏,然後聽別人說她們店好,來看看的,沒有多想的帶着李雨辰朝着另外一半走去,「老爺,你看,這上面掛着都是一些成品,你若是不滿意的話,還可以按照你的想法重新做。」

逛了一圈下來,總得來說挺不錯的,李雨辰覺得滿意的點點頭,倒也不急着定下,則是出了布莊在馬夫的耳邊嘀咕幾句話后,馬夫便明白的點點就駕着馬車離開了。

「我要給我的女兒定做一條裙子。」李雨辰再次進到布莊,這才對靈薇說出了自己前來的目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