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七寶他跑不遠的,而且你擅自行動要問一下犬夜叉才行啊,不然他可能連那個滿天都不會交給我們來對付呢!而且,你如果一個人去的話,會有危險!滿天就在前面!」

籬薇示意自己性急的姐姐注意一下自己的男友,畢竟有犬夜叉在,七寶是跑不遠的,而且她還「預感」到了滿天就在前方不遠的地方。

「啊!對不起,犬夜叉,不過你為什麼不阻止七寶?」

戈薇停下腳步轉過身看著已經把地藏菩薩單手提起來犬夜叉。

「阻止七寶也沒用,現在的他,心裡有一股極其巨大的執著和堅持,想必他父親的死對他的打擊太大了,令他的內心充滿了對於雷獸兄弟的仇恨,甚至連自己的真正的力量有多大也沒有看清楚,這樣次如果我制止了他,只會是他變得更加執著報仇而已!」

犬夜叉將貼著符紙的地藏菩薩隨手扔到路邊,從剛開始,犬夜叉就已經看出七寶有些不對勁了,他的內心充滿了憎恨與陰暗,這樣下去,他很慢慢的變成一個為了報仇不擇手段的邪惡妖怪,而從七寶現在的行為看,他也的確在慢慢的失去本心,這樣的結果,犬夜叉並不希望看到。

「的確,姐姐,解鈴還須繫鈴人,七寶的心結是雷獸兄弟,所以除非雷獸兄弟死去,或者七寶自己想開,可是依照現在的情況看來,他卻是被自己的仇恨所操控了,必須要讓他知道即使自己現在和雷獸兄弟的差距,先讓他冷靜下來才行,等他真正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是多麼的無為無知后,我們再把雷獸兄弟解決掉,那樣的話才是真正的幫助七寶!」

雖然劇情改變了,可是籬薇知道只有讓七寶意識到自己現在的情況和雷獸兄弟的巨大差距,才能真正的讓七寶成熟起來,而他們的旅行的同伴,也才可以增加一員。

「確實,那麼我們快去吧,我有點擔心七寶,而且正好把那個滿天交給我和籬薇解決!」

戈薇從自行車上取下弓箭,籬薇也將體內的殘月之痕召喚了出來,跟在犬夜叉身後循著七寶留下的氣味追去。而如同籬薇所預知的那樣,把四魂之玉搶到手的七寶很快的就跑到了一條小河邊,不過,在扒開一叢深深的草叢的時候,卻撞在了聽到自己動靜走過來的滿天身上。

「咦?這不是上一次那隻狐狸妖怪的小鬼嗎!」

長著有如一頭老鼠一般腦袋的雷獸弟弟滿天,看著下面矮小的小狐妖七寶,馬上想了起來,畢竟對方父親的皮毛,還卷在自己的腰間呢。

「你!那個是……」

七寶一眼就認出了纏在滿天腰間的那個熟悉的身影,正是自己父親的本體。

「哦!認出來了嗎!你父親的皮毛可是很溫暖呢!哈哈哈!」

滿天拍了拍腰間的狐狸皮,得意的大笑起來,不僅從對方手上搶到了一塊四魂之玉的碎片,而且還添加了一塊頂級的狐狸皮,那次的收穫可是令滿天現在想起來都在笑啊。

「你這個傢伙,竟然敢這麼對待我父親,竟然敢……啊……」

七寶激動的看著將自己父親的皮剝下來還這麼得意的滿天,滿腔怒火充斥全身,立刻狂怒的朝著滿天撲去。不過他的身體比起滿天來太弱小了,更何況狐妖本來就是以法術見長的妖怪,七寶瞬間就被滿天隨手一巴掌拍了回來,在地上滾出了四五米遠,而七寶懷裡的裝有四魂之玉碎片的瓶子,也在滾動中不小心掉了出來。

「那是四魂之玉的碎片,哈哈哈!想不到不但從你父親那得到一塊四魂之玉的碎片,現在你不僅來送死,還又給我送來兩塊四魂之玉的碎片。哈哈哈!放心好了,我會把你的皮毛完完整整的拔下來,和你父親放在一塊的!」

滿天一腳踩到七寶的尾巴上,俯視著將四魂之玉碎片摟在懷裡的七寶。

「可惡,好不容易才得到四魂之玉的碎片,竟然又……爸爸!」

七寶看著滿天嘴裡蘊含的雷電,恐懼和絕望,讓他徹底放棄了抵抗,因為他的父親就是死在滿天的這一招雷彈之下的。

「哧!」

就在滿天的嘴裡的雷電即將蓄滿的時候,一支箭突然穿過滿天的左右臉頰,釘在了他的臉中間。

「nice!姐姐,幹得好!」

不錯,就在七寶絕望之時,戈薇和籬薇終於趕到了,而攻擊距離最遠的戈薇一箭就射中了滿天,打斷了他的雷彈。

「戈薇,籬薇,小心點,如果你們有危險的話,我絕對會出手的。七寶,看來即使是得到了四魂之玉的碎片,你也終究是一個膽小鬼,在你父親面前不但沒有對仇人造成一絲傷害,而且還將令你父親喪命的四魂之玉也送了上去,你給我快點滾吧,不要在這裡礙手礙腳,不然會沒命的!」

戈薇和籬薇兩姐妹身後,自然是犬夜叉在給她們壓陣了,不過在戰鬥開始之前,還要好好刺激一下七寶才行,在三人商量好的除掉滿天的計劃里,除了戈薇和籬薇,還要加上一個七寶。

「可惡,連你也看不起我!」

七寶顫顫巍巍的站起來,狠狠的攥著拳頭看著用不屑的眼光瞄著自己的犬夜叉。

「七寶,快到這裡來!」

「難道你要把從我們這裡偷走的四魂之玉碎片送給殺死你父親的仇人嗎,而且把自己也搭進去了!」

戈薇的安慰和籬薇的嘲諷,更是在七寶的心口上重重的撒上了一把鹽,讓七寶的眼睛都因為憤怒和羞恥而變得血紅血紅的。可是,這時候的七寶內心深處,卻是異常的平靜和理智。

「我!是不會逃的,在父親的面前,我!會證明給你們看,我七寶不是膽小鬼!」

「哦!我會好好的看著你的,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哦,如果你能夠幫上戈薇和籬薇一點忙的話,不僅是你父親的毛皮我會還給你,而且,還允許你成為我們的同伴,一起去收集四魂之玉碎片!」

犬夜叉直接在原地坐下,用期待的眼神看著一臉堅毅的七寶。

「七寶,要上了哦,我和籬薇可是很期待你成為我們的同伴的!」

戈薇和籬薇相視一笑,七寶終於走出了父親死亡的陰影了,現在,就是三人聯手幹掉面前好不容易落單的滿天了,在飛天到來之前。

[] 「可惡,竟然小看我,我要把你們兩個女人作為我的長發劑吃掉,在把這隻小狐狸做成皮帽子,全都給我死吧!」

即使再笨,滿天也知道面前的這群人是如何的小看自己,而且竟然連那個膽小的小狐狸竟然都敢說要殺了自己,立即憤怒的對著身前不遠的七寶和遠處的戈薇和籬薇的方向噴出了雷彈。

「小心,他就是用這招殺死我父親的!」

「轟!」

七寶在看到滿天嘴裡再次冒出雷電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他即將使出的招數,立刻閃開過去,同時朝著身後的戈薇和籬薇提醒到。

「姐姐,躲到我身後來!看我的月光!」

籬薇看著一道雷電的光柱從滿天前方腳下一路掃到她們那裡,立刻擋到姐姐前面,舉起殘月之痕徑直對著迎面而來的雷電劈出了一道月光。

「哧……轟隆……」

擴大到兩米寬的月光和犁出一道溝壑的雷電瞬間碰撞在一起,一個是含恨出手,一個是倉促反擊,可是結果卻是滿天的雷電被直接劈成了兩半,殘餘的能量飛過左右兩邊十米左右炸出了兩個小坑,而月光卻是朝著滿天繼續飛了過去。

「怎麼可能,那個女孩竟然這麼厲害,她真的是人類嗎!」

躲開的七寶看到籬薇竟然將滿天的絕招劈成了兩半,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看到戈薇一箭把滿天的臉射穿的時候她就已經夠吃驚的了,不夠弓箭是一般巫女常用的武器,所以他還算可以接受,可是籬薇竟然拿出一把從沒見過的長刀也這麼厲害,那就太不正常了。

「啊!」

滿天同樣也吃了一驚,不過他的戰鬥經驗畢竟要比七寶他們豐富的多,所以立刻跳了起來,而且腳下也迅速的冒起了一股黑雲,將他托在空中。

「還會飛!」

「必須要把他打下來才行,七寶,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可以嗎?」

戈薇驚奇的看著空中的滿天,而籬薇卻是早就知道了,所以馬上叫吩咐七寶到,狐妖的法術雖然大都是沒有殺傷力的幻術,可是在騷擾和輔助方面確實極其有用的。

「交給我了,看我的砰碎陀螺!」

七寶立刻從懷裡掏出一個小陀螺朝著飛的還不太高的滿天扔了過去,小陀螺在砸到滿天頭頂的時候忽的一下變的比滿天的身體都要大了四五倍,同時在滿天的頭頂急速的旋轉著。

「姐姐!」

「知道了!」

一看滿天被頭上的陀螺壓在了雲上慘叫著,籬薇馬上將早就搭好的箭拉到最大,瞄準滿天腳下的黑雲射了出去,帶有凈化之力的箭在射穿黑雲的時候將充滿妖力的黑雲瞬間消除了,令失去著陸點的滿天從天上重重的摔了下來,而這時七寶的狐妖術造成的幻覺也消失了,不過,雖然是幻覺,可是造成的傷害還是有一點的,看,滿天頭上的三根頭髮,一下子全都掉了。

「可惡的小狐妖和女人,我要殺了你們!」

從砸出的坑裡面爬出來,滿天捧著頭上掉下來的最後三根頭髮,憤怒的看著戈薇他們三人,嘴裡瞬間聚滿了雷電。

「可惜你沒有機會了!」

籬薇在看到滿天爬起來的時候就已經朝著他衝刺過去了,就在滿天發狠話的時候,她已經來到距離他不到五米遠了高高的跳起來了,作為穿越者的她可不像那些動畫里的人那些喜歡啰啰嗦嗦甚至錯失擊敗敵人的良機。

「月光!」

戈薇的月光狠狠的和滿天聚滿的雷彈僵持在那裡,籬薇的實力畢竟還不是很成熟,而帶有兩塊四魂之玉碎片的滿天卻是已經接近頂級妖怪了,而且這次雷電不僅聚滿了還沒有擴散開來,可是,論體力籬薇一個人類還是要比妖怪差遠了,這樣下去恐怕會是籬薇先支撐不住。不過,籬薇可不是一個人啊。

「籬薇!看我的!」

「狐火!」

看到籬薇的月光被滿天全力抵抗住了,戈薇和七寶馬上給月光加了一把力,戈薇的破魔之箭徑直擊穿了雷電,而七寶的小狐火更是壓垮滿天的最後一根稻草,幫助籬薇把月光直接推了過去。

「額……啊! 媽咪,他才是爹地 哥哥!飛天哥哥……」

「滿天!」

滿天看著再次將自己雷電劈開的近在眼前的月光,終於發出了恐懼的喊叫。戰鬥的聲音早就引起了遠處飛天的注意了,雖然他全力趕過來,可是現在也已經來不及了,就在飛天的眼前,滿天的腦袋被籬薇的月光直接劈成了兩半,一如他的雷電一樣,只留下兩塊四魂之玉碎片在那裡。

「籬薇!七寶!趕緊回來!」

看著腳踩兩隻火輪操持著一把雷戟的飛天,犬夜叉立刻朝著滿天屍體邊的籬薇和衝到滿天身上的七寶喊道,同時迅速的跳到了戈薇他們前面,從妖氣上看,這個飛天已經是一個頂級的下階妖怪了,而且戰鬥力恐怕也要比這個看上去就像笨蛋一樣的滿天要強得多。

「可惡!你們竟然把滿天給,給我死!」

看著殺害自己弟弟的兇手,飛天立刻朝著下面的籬薇和七寶揮出了雷戟,一道雷電迅速的從雷戟上朝著籬薇和七寶劈了過去。

「七寶小心!」

雷電在臨近籬薇身邊的時候馬上就被她用殘月之痕順手擋掉了,可撲在滿天屍體上拔下自己父親皮毛的七寶卻是直接被雷電劈中。

「爸爸!」

七寶將父親的皮毛緊緊的抱在懷裡,已經害怕的閉上了眼睛。可是過了好一會,他卻依然沒有感覺到疼痛的,反而是被什麼提了起來迅速的移動著,同時身體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溫暖。

「這個……是父親的狐火!」

回憶起這個熟悉的感覺,七寶馬上睜開了眼睛,果然,自己正被包裹在一團藍色的狐火之中,而提著自己衣領飛跑著的就是剛才自己身邊的籬薇。看到這裡七寶大概也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想必是在雷電要擊中自己的時候,父親的皮毛里殘留的妖力發出了狐火保護了自己,而籬薇則是立刻帶著自己逃開了。

「啊!他竟然在吃……」

「嗯!吃掉自己的弟弟不但可以得到一部分妖力,同時還可以把四魂之玉的碎片吸收掉,這下他可就更厲害了!」

冥加對著看到將滿天屍體吃掉的飛天驚呆了的戈薇解釋道。

「可惡,我們逃吧,現在飛天已經有五塊四魂之玉碎片了,我們打不過他的!」

和籬薇一起來到犬夜叉身後的七寶看著將滿天吃掉變得更加強大的飛天害怕的說道。

「放心吧!犬夜叉一個人就可以幹掉那個傢伙了,我們只要在後面看飛天可以撐多少時間就可以了!姐姐,冥加爺爺,你們猜飛天可以撐多長時間?」

「嗯……一分鐘!至少一分鐘吧!」

戈薇想了一下,有些遲疑的回道。

「那我就猜三十秒以上!」

經常看戈薇和籬薇使用手錶的冥加也已經知道分鐘和秒鐘的意思了。

「那是什麼?什麼分鐘和秒的?」

「就是這個啦……」

籬薇馬上把手上的手錶給七寶解釋了一下。

「你們太小看飛天了,他可是比滿天要厲害好幾倍的,而且現在又吸收了兩塊四魂之玉和滿天的妖力,根本就不是一個半妖可以對抗的,那個傢伙一個人可以輕易的解決掉一隻軍隊啊!」

聽完籬薇解釋的七寶這下怒了,敢情就他一個人像笨蛋一樣在那裡擔心。

「我賭十秒鐘之類犬夜叉可以幹掉那個飛天,頂多三招就可以了!」

籬薇可是對自己在穿越之前就異常喜愛的犬殿非常的有信心,雖然她最近也有些煩惱該如何讓自己今世的「媽媽」和前世的「媽媽」互相接受對方,同時接受自己這個女兒加入她們共同分享同一個男人。可是她決定等桔梗復活之後再將自己的心思慢慢的傳達給犬夜叉,到時候再和自己真正的媽媽商量一下就好了,相信睿智的桔梗一定可以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的。

「可惡!那我就賭犬夜叉打不贏飛天,最後要我們一起上才行!」

剛才和戈薇籬薇聯手殺掉了滿天,七寶認為這次也許加上犬夜叉打贏更強的飛天。

「這些傢伙!喂!飛天,你聽到她們說的話了嗎,那麼你決定幾招或者多少時間被我殺掉呢,不過我是希望你選擇一分鐘的啦,因為那樣可以好好的活動活動身體,也讓我好好的玩一玩!」

聽到戈薇她們的賭局后,犬夜叉抽出了腰間的鐵碎牙,指著前方已經怒火中燒的飛天道。

「你們這些傢伙,在殺掉我可愛的弟弟后竟然還敢這麼看不起我飛天,我不會輕易地殺了你們的,我要好好的折磨你們,我要讓你們生不如死!」

「轟……」

飛天用雷戟朝著面前的犬夜叉一指,一道比剛才還要龐大了接近兩倍的雷柱,一瞬間就打到了犬夜叉身上。

「喂!你在給我撓痒痒嗎,擁有了五塊四魂之玉和你弟弟的力量,僅僅只是揚起一絲灰塵嗎,太令我失望了!」

煙塵散去,犬夜叉的紅色身影完好無損的出現在原地,而以犬夜叉腳下所站的直徑不過半米的圓圈,其他的地方已經變成了一個半徑十米左右的深坑了。

「戈薇!看來你們都要猜錯了啊,這個傢伙還是太弱了一點,和他戰鬥一點樂趣也沒有,所以我要一招解決掉他了,想想今天晚上吃什麼吧!」

「喂!這是真的嗎,那個滿天的全力一擊,竟然連犬夜叉的毫毛都沒有傷到!」

七寶瞪著眼睛看著無聊的大著哈欠的犬夜叉,喃喃自語道。

「看來犬夜叉又變強了呢,是從他爸爸墓地回來只會變強的吧!」

籬薇的眼睛在犬夜叉和戈薇兩人之間轉了一下,馬上就想到了犬夜叉迅速變強的原因。

(真是羨慕啊,為了保護戈薇姐姐所以犬夜叉才變強的吧,要是他是為了我保護我,那該多好啊,可惜目前還不行,桔梗還沒有復活,現在的時機還太早了!)

「犬夜叉,不要嚇我啊,可以一招打倒那個傢伙就馬上解決掉他啊,不要再玩了!」

戈薇雖然相信犬夜叉肯定可以打敗飛天,可是在看到他毫無防禦的就硬抗飛天的全力一擊還是很擔心。

「可惡!區區一個半妖!」

驚懼的飛天馬上又被犬夜叉不屑的眼神給激怒了,馬上提著雷戟朝著犬夜叉飛撲過來。

「風之傷!」

三道颶風隨著犬夜叉手中的鐵碎牙輕輕一揮,朝著半空中的飛天掃了過去,毫不費勁的撕裂了飛天的雷戟,然後是他的身體。

「我……我竟然輸了,這麼強的我,輸給了一個半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