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長,我在擊殺那陳戰之前,也是從那陳戰的口中得到了一些的消息!聽那陳戰所說,他們此次前來的,並不止這些人!」

「什麼!」

斗鬼神一句話說出,那四周的眾人直接的愣在那裡。其中也自然是包括那步驚雲三人。他們乃是此次行動的最具代表的三人,根本就是不知道還有其他人。就連那納蘭星的臉上,也是不由的露出了一絲的疑惑之色!

此刻,那步驚雲的眼眸也是不由的一動。隨即便小聲對著那納蘭星道:「星兒,真的還有其他人嗎?」

那納蘭星聽到那步驚雲如此詢問,也自然是不敢出聲,隨即便對著那步驚雲使了一個眼神。那步驚雲自然是知道那是沒有的意思。

「難道是陳戰那小子臨死的時候,為了嚇那廣山邱,想逃得性命。」此刻,那步驚雲三人也是同時的想到了什麼,但是他們心中也是如同那明鏡。此次前來的人,只有他們。甚至連外人都不知道此次他們來到了這廣山家族。

「你說的可是真的?」此刻。那廣山狐也是意識到了嗎事情的嚴重性,那臉上也是不由的微微蒼白起來。如果真的如那廣山邱那般說的話,恐怕此次就在劫難逃了。

「此事千真萬確,是那小子在臨死前所說,自然是不會騙我的。依我看,我們還是抓緊派出一些強者前往族內。做好最壞的打算。」此刻,那廣山邱也是不由的露出了一絲的鄭重之色,臉上也是有些憤怒。

「目前也只有如此了,你們趕緊回到族內,準備迎接那接下來的大戰。」那廣山狐直接的向那身後的幾位長老命令道。話語之中,也是充滿了不可違背之意。

「是!」那幾位長老聽后,臉上也同樣是鄭重之色,隨即那幾位長老便帶著一些實力強大的眾人,向那下方的族內飛去。如今這裡的大戰已經是結束,只要留下那維持大陣的一些人便可。而那廣山狐也是由於之前被那陸公子斷去雙臂,早已經是回到了族內了。

原本在那大陣的中央的幾十人,此刻也是只剩下寥寥十幾人。而那其中的幾人,每個人的手中則都是牽著一條粗大的繩子,這些都是捆住那三人的繩子。

廣山霸天在思索了片刻之後,那眼中也是再度的出現了殺機。如果那接下來真的還有人前來的話,恐怕這大陣也會被破壞,還是先將這幾人斬殺再說。

「你們幾位的實力太弱,萬一族長使出的力量太過於強大,將你們幾人震傷了也是平常。你們還是將那手中的繩子給我吧。」此刻,那斗鬼神也是不由的向那幾位只有超人實力牽著繩子的人走去。這步驚雲三人如今只是那凡人,就算是凡人牽著繩子,也會無大礙。

那幾人見到那廣山霸天沒有異議之後,也是紛紛的將手中的繩子交給了斗鬼神。這繩子只是那魔器而已,雖然不堅固,但是困人還是不錯的。

此刻,那廣山霸天的長刀也是再次的揚了起來,那長刀的鋒利的刀鋒,也是再次的對準了步驚雲。

「步驚雲,此刻就算是你們還有同夥,想必也是根本就來不及救你,你還是安心的去死吧,另外,你的魂魄我也是已經準備接受到煉魂燈之中,你就等著魂飛魄散吧。」此刻,那廣山霸天的臉上也是不由的露出了猙獰之色,那手中的長刀,也是直接的向那步驚雲劈去。長刀劃過空氣,傳出一陣刺耳的割破空氣之聲,而你納蘭星的臉上也滿是蒼白,眼中更是布滿了淚水。而那步驚雲,則是雙目看了納蘭星一眼,眼中也是有些柔和,其中滿是歉意!本來他以為,有他跟著來,就算是在整個南陽郡之中,也可以橫著走,但是沒想到一時大意之下,竟然就要斷送性命。甚至連那納蘭星也保護不了。

「步驚雲叔叔。」納蘭星瘋狂的喊著,她也知道,這可能是她最後一次喊了。

就在這時,那早已經是準備妥當的斗鬼神也是緊緊的注視著那柄長刀,右手牽著繩子,左手之中。也是不由的漸漸的彙集起一團籃球板大小的元氣團,並且片刻的功夫,也是被那斗鬼神壓縮到只有那拳頭般大小!

「不對,有異樣!」

此刻,那廣山霸天自然是感覺到了那空氣之中的能量波動,雖然細微,但是依舊是被這廣山霸天清晰的捕捉到。而此刻這廣山霸天雖然察覺到不對勁,但是那手中的動作不僅是沒有絲毫要停下來的意思,反而更加的伶俐起來。因為這廣山霸天知道,就算是有異樣,也是要先將那步驚雲斬殺,才是那真正的重中之重!

長刀如同一道匹練,直接的一斬而下。而就在那長刀即將斬到那步驚雲脖子的時候,一個金色的物體,也是突然激射而來,瞬間便出現在那步驚雲脖子的上方。被那長刀直接斬中。而就在這時,那一邊早已經謀划已久的斗鬼神。也是立馬出擊,左手之中的元氣團,也是直接的向那廣山霸天拍擊而去!

「哐當!」

那長刀斬在那金色的物體之上,發出了一聲金屬交鳴之聲,而就在這時,那金色的物體也是突然爆發出一道金色的光芒。隨即便發出一個圓形的金色護罩,將那步驚雲三人完全的保護在了其中。

「元氣炸彈!」

斗鬼神一聲暴喝傳出,隨即那一團元氣團便直接的轟擊在那廣山霸天的身前不遠處,一聲巨大的轟鳴之聲傳出,而那斗鬼神也是藉助那巨大的反衝之力。直接牽著那三條繩索,立馬向那大陣的邊緣之處激射而去!

「步驚雲前輩,如今事態緊急。你一定要將那金狼守護拿好。另外我會盡量的將你們送到那大陣的邊緣之處,並且想辦法破掉這大陣的一角,你就趁機不要浪費那泄漏進來的一丁點的天氣元氣,如果你能夠恢復一點的能量,那麼我們就有那生存的希望,如果你不能夠彙集出能量來,我們也會死在這裡。」此刻,那斗鬼神也是大吼一聲,令那步驚雲三人都不由的楞在了那裡。著眼前的一幕,實在是太過於出人意料。就算是那步驚雲,也是呆了片刻,才恢復了神智,隨即便重重的點了點頭!

「好!你小子果然是令我刮目相看。如果這大陣之中,能夠泄漏進來一點的天地元氣,我也會不放手,將之吸收!」此刻嗎步驚雲就算是再傻,也知道那眼前之人是誰,赫然正是那實力只有超人五階,並且被他認為是懦夫的陳戰。

「陳戰!是你!」

此刻,那納蘭星也是回過神來,望著那眼前的身影,竟然有些發獃。這一道身影,竟然和那一道金色的身影如此的相似,都是透漏出一種強大的勇往直前的氣勢,都是讓人感覺到是那麼的可靠。如果不是這相貌的差距太大,這納蘭星都幾乎認為這陳戰,就是那之前救了她的金色怪物!

「此刻不要多說,等保住性命之後,我在向你們一一道來!」

此刻,斗鬼神竟然直接的大聲道,那話語之中也是蘊含著絲絲的命令之意。但是此刻,就算是那步驚雲的臉上,也是沒有絲毫的異樣,竟然這三人都對那斗鬼神唯命是從似得。

此時,這場內的一切,簡直讓人不敢相信,那四周的眾人到現在還是有些沒反應過來!而那廣山霸天在拍散那身前的衝擊波之後,雙目也是直接的射向斗鬼神,眼中的殺機,就如同那火山一般直接的爆發出來!

一次,二次,三次,四次!四次都沒有將那步驚雲三人斬殺,此刻,這廣山霸天的忍耐,也是已經到達了極限,直接的爆發起來!

「他奶奶的!你這個挨千刀的!今日我必定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喝你的血,割你的肉,練你的魂不可!!」

廣山霸天此刻氣急之下,竟然大罵而出!而此刻的廣山霸天就如同一隻受傷的遠古凶獸,散發著如同洪水一般的氣勢,那渾身的殺意更是瀰漫著整片天空!(未完待續。。) 此刻,那斗鬼神偽裝成那廣山邱的摸樣,也是直接混入了那人群之中,之後更是欺騙了那廣山霸天,將那步驚雲三人完全的救出,而那廣山霸天在知道自己被騙之後,也是直接的爆發起來。這期間他直接是被騙了四次,那耐性早已經是完全的蕩然無存!

強大的氣勢,如同那洪水猛獸一般,直接的從那廣山霸天的身上噴發而出。那廣山霸天一聲大喝,隨即便直接的向斗鬼神墜去,手中也是直接出現一道巨大的風刃,而後哦直接的斬向那斗鬼神!雖然他現在體內的能量不足三層,但是對付一個超人五階之人,也是綽綽有餘!

「陳戰,小心!」

此刻,那納蘭星在見到那身後的廣山霸天發出的巨大的刀刃,心中也是不由一驚,隨即便立刻的提醒起那斗鬼神來,這斗鬼神只有那超人五階的實力,並且也只是依靠那血魂玉,才能夠飛行的。所以這納蘭星也是極為的擔心那斗鬼神的安危。萬一被那風刃斬到,恐怕就會直接的身死!

巨大的風刃,直接割破空氣,那速度也是極快,瞬間的就斬了過來,但是也只是斬在了那斗鬼神背後三人身上的金狼守護護罩之上,一聲脆響發出,那護罩之上也是沒有絲毫的變化,而那道巨大的風刃,則是直接的消散在半空之中!

「該死!只要那護罩存在,我的遠程攻擊招式就是無用,看來只有衝上去,直接將那小子擊殺!」此刻,那廣山霸天眼眸也是不由的一顫,他那遠程的招式,竟然無法傷害到那斗鬼神。並且在這短暫的時間之內,那斗鬼神也是直接的飛行了足足一里的距離,距離那大陣的邊緣之處,也只有那三里多的距離!

「那廣山霸天應該也是想到了那遠程攻擊招式無用,所以準備近身擊殺!」此刻,那斗鬼神也是猜到了那廣山霸天心中所想。隨即那速度也是再度加快,那左手指中也是不斷的彙集著一團籃球般大小的火焰。只見按火焰越來越小,隨即便凝聚成了只有那拳頭般大小!既然那廣山霸天不能施展那遠程攻擊招式,那他斗鬼神自然是非常願意讓那廣山霸天嘗嘗苦頭的。再說那廣山霸天體內的能量也是剩餘不多,這斗鬼神也自然是知曉!

「火焰爆彈!」

此刻,那斗鬼神也是直接的將那手中的一團火焰團,向那廣山霸天投去。只見那拳頭般大小的火焰,也是拖著一條長長的火焰之尾。很快的便來到了那廣山霸天的眼前,只聽一聲巨響傳出。隨即那一團火焰也是瞬間的爆炸開來!一股炙熱的衝擊波,也是隨即向四周擴散而去。而那廣山霸天也是不由的伸出手來,那一股狂暴的衝擊波也是瞬間的在那廣山霸天的身前消散,但是這一出手,那廣山霸天體內的能量也是再次的消耗了一些。

「孽畜,找死!」

此刻,那廣山霸天在拍散那狂暴的能量之後,也是顧不得體內能量的消耗。隨即便直接全速向斗鬼神追擊而去。只不過片刻的功夫,那廣山霸天便是直接的追殺到了那斗鬼神的身後不遠處。手中蘊含著一股強大的風之力量,也是直接的向那斗鬼神的肩膀之上拍去!

「哼,等的就是你!」

那斗鬼神臉上一聲冷笑,隨右手一動。那三人也是直接的向那廣山霸天的一掌之上飛去,而那三人身上的護罩,也是直接的撞在了那廣山霸天的手掌之上!

「轟!」

一聲巨響傳出。那廣山霸天的身形也是不由的微微一頓,那金狼護罩可謂是帝王初級強者,一時也是無法攻破,所以那廣山霸天也是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衝擊力,那速度也是降下了一些。

與之相反。那步驚雲三人雖然也是被轟飛了出去,但是由於受到那金狼守護的保護,所以他們也是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反而那三人向遠處激射而去,那斗鬼神也是趁此機會,被那三人帶著向遠處激射而去!

「找死!」

廣山霸天見到那斗鬼神竟然又算計了一下自己,那臉上幾乎要滲出血來。隨即那廣山霸天也是不由的直接大聲喊道:「你們,趕緊出手將那小子斬殺。」

「是!」

那四周的一些被留下的超人,其中甚至還有那高階強者,只見那些人也是一涌而上的向斗鬼神衝殺而去,那各種的招式,也是一股腦的向斗鬼神身上轟擊而去!

「來吧,都來吧!」

此刻,那斗鬼神也只直接的咆哮一聲,隨即那渾身之上,也是直接的升騰出熊熊的黑色火焰,一股炙熱的溫度,也是直接的在那斗鬼神的身上傳出。此刻斗鬼神準備拼了,憑藉他那逆天的再生之力,想必只要不是一擊必殺的傷勢,他都能很多的復原!並且那斗鬼神為了防止那眾人發現他的這一秘密,也是特意的將那渾身籠罩在那火焰之中,這樣一來,那不知情的人,自然是一位那斗鬼神是憑藉那護身法寶,才倖免的。

「陳戰,小心!」

此刻,那納蘭星見到這麼多然都向斗鬼神攻去,那其中也是有著很多比那斗鬼神的修為要高之人,那臉上也是不由的露出擔憂之色。不僅是這納蘭星,就連那一旁的許公子和那步驚雲的眼中,在看著那斗鬼神的時候,也是發生了微微的變化!

「狂風三變,狂風斬!」

此刻,一位超人八階強者,也是直接的來到那斗鬼神的不遠處,一聲打喝傳出。一道巨大的風刃也是直接的向那斗鬼神激射而去,片刻之後,也是直接的斬在了那黑色的火焰之中。那人見到風刃直接的斬在了那其中,臉上也是不由的微微一喜,但是過了一會的時間,那裡面也是沒有傳出任何的聲音,不過那火焰依舊是熊熊燃燒著,而那斗鬼神依舊是向前行進著!

「果然。如果只是承受那超人八階強者的一擊,根本就不會對我造成那致命的傷害!」

此刻,那深處黑色火焰之中的斗鬼神,望著那肩頭之上的一道正在慢慢癒合的刀口,心中也是立刻的下了判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修鍊了那四象決的緣故,斗鬼神驚訝的發現。他身體的強度,也是比之常人要強硬許多,就彷彿是那練體之人似得。

「大家一起攻擊!想必那小子一定是使出了什麼護身法寶來!」

此刻,那其中的一人也是直接的大叫一聲,那其他眾人聽此,也是紛紛點頭,只見一時之間,上百道的巨大風刃,也是瞬間的斬在了那黑色火焰之聲。而那斗鬼神的身上也是瞬間的出現了上百道傷口,但是由於那些人的實力也是算很強,再加上那斗鬼神身體堅硬異常,所以那些傷勢,也是很快的,就完全的復原起來!

「還沒有死?」

此刻,那四周的眾人見到那斗鬼神拖著長長的黑色尾焰,眼眸也是不由的一顫。如果他們聯手攻擊。都沒能殺死那斗鬼神的話,那他們也是根本就不用再戰了!

「沒想到這陳戰竟然這般的厲害!」此刻。那納蘭星見到那斗鬼神依舊是往前而去,受到那上百人的圍攻也是不懼,不由那心中也是微微一驚。就連那步驚雲的眼中,也是閃過一絲驚訝,就算是他也沒有聽說一位實力如此之低的人,竟然能夠擋住比他強上很多的眾人練手的攻擊。當然了,那異寶除外。如果那斗鬼神真的存在異寶的話,恐怕就算是比這些人再多上十倍,也是根本就傷不到那斗鬼神絲毫。那金狼守護,正是最好的解釋。

「一群廢物!」

此刻。那廣山霸天見到那上百人還沒有將那斗鬼神攔下,眼中也是不由的閃過一道凶光。

「如果那些人沒有被調虎離山的話,想必那小子早已經是被擒拿擊殺了!」此刻,這廣山霸天也是不由的越想越氣。雙眼之中充滿了兇狠之色,只見那廣山霸天的身形如同的速度,也是再度的暴增兩倍之上。瞬間的變再次的追擊上了斗鬼神。如今那斗鬼神也算是距離那大陣之外,不到那一里的距離,如果在這樣下去的話,恐怕真的會被那斗鬼神小子逃離出大陣之外。

掌中生風,只見按廣山霸天在追擊上那斗鬼神之後,也是直接的向那斗鬼神攻去,一時間只見那漫天的掌影,也是瞬間的將那斗鬼神籠罩在了那掌影之中!

「砰砰砰!」

一連竄的聲響從那一團火焰之中傳出,而那廣山霸天的臉上也是漸漸的出現了震驚之色。就在他剛才發出掌影之時,他也是直接的感受到了他卻是是拍擊在那人的身上。但是那人的身上不僅是堅韌無比,並且受到那麼多的掌擊之後,竟然彷彿像個沒事人似得。要知道,這些掌力其中所雨涵的能量較少,但是就算是那尋常的超人高階強者,也是根本就接不下來,別說直接的用那身體也承受了!

「難道那小子是個妖孽不成,或者也是一些凶獸的幼崽!」

此刻,這廣山霸天也是直接的想起了那之前擾亂了他計劃的陸公子,那陸公子竟然是那五大鷹王之一的黑風鷹。所以在那陸公子的情況之下,這廣山霸天也是不由的暗自猜測起那斗鬼神的身份來!

「如今我體內的能量只剩下不到兩層,就算是一些強大的殺招也是根本的發布出來!」此刻,這廣山霸天也是不由的心中微急起來,甚至在這廣山霸天的心中,竟然生出了要撤離那隔絕大陣的想法,這廣山霸天知道,如果不是因為這隔絕大陣的緣故,恐怕他早已將那小子擊殺了。

「哼!從剛才開始,你就一直的被動防守,看來你的攻擊招式也是不強!既然我也是無法阻止你,那就只有在那大陣處等待你了。」此時,那廣山霸天也是彷彿想到了什麼,隨即便直接的向那遠方激射而去,一會的功夫,那廣山霸天也是來到了那斗鬼神即將衝破大陣的邊緣之處,心神一動,那廣山霸天的手中也是不由的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彷彿是盾牌一般的異寶。異寶之上光華流轉,一看就不是凡品。

「你們趕緊運行家族之中的黒石盾法訣,讓我們來個瓮中捉鱉!」那廣山霸天微微一笑,隨即那手中的黑色令牌也是被他直接的拋了起來。那四周上百人原來追擊那斗鬼神之人,也是直接的想到了什麼,隨即那身形也是直接的向四周散去。很快,便在那大陣之內,連連結印,而後那從廣山霸天手中飛出的黑色盾牌也是光華一閃,彷彿是受到了招引一般。只見那黑色盾牌一閃,也是瞬間的變化成了上百個黑色的略小一點的盾牌,而後那些盾牌也是直接的向那上百人飛去,而後,在那些人念得法訣之下。那些人的身前,也是直接的出現了一排黑色的盾牌,並且那黑色的盾牌也是再次的向那上方和那下方凝結而成,很快,便形成了一個彷彿是巨大的雞蛋殼一般的黑色護罩。隨即便將那斗鬼神四人直接的困在了其中,而那廣山霸天在見到那幾人被困住之後,也是直接的放下了心來,身形一動。那廣山霸天也是直接的去到了那大陣之外。

如今那斗鬼神幾人被困在那陣法之中,這一套大陣。乃是他們護宗的大陣。雖然這一套黒石盾陣法想要發揮出那最強的防守力量,最低也是需要那上前為超人五階之上的存在。但是如今這上百人催發而出,就算是那尋常的人皇初級強者,也是根本一時也是攻擊不下,並且在這段的時間之內,那廣山霸天也是早已經恢復了體內的能量。到時候在進入大陣之中,將那幾人擊殺,簡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這是防守陣法,看來我們被困在大陣之中了。」此刻,那步驚雲見到那斗鬼神直接的停在了那黑色的盾牌之前。心中也是不由的一動。他雖然體內的能量完全的消失,但是憑藉著那超乎常人的感覺,這步驚雲也是自然的看出了這大陣的不凡之處,更是不會認為那斗鬼神會有什麼破解的辦法來。

「前輩,你可知道這是什麼陣法,還有該怎樣的破解?」此刻,那斗鬼神依靠著那熊熊烈焰,也是看清楚了那眼前如同鐵壁一般的屏障,也是直接的向那步驚雲疑惑的問去。那步驚雲雖然此刻如同那凡人,但是那見識,自然是不是他們所能夠比的。

「這看起來應該是一個困敵防禦的陣法,除了那強攻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的破解之法。」那步驚雲自然也是早就看透了這大陣的基本所在。

「步驚雲前輩說的極是,真乃是黒石盾陣法,在那廣山家族之中,也算的上是護宗陣法,而一旦將這黒石盾陣法的最大威能催發而出,就算是一般的帝王級強者,也是不容易從裡面走出。雖然此刻是上百人催動,但是沒有那人皇的力量,想也是白想。」此刻,那許未寒也是直接的說出了那大陣的名字,不過這許未寒也是知曉這黒石盾陣法的厲害,也是根本就沒有隱瞞那斗鬼神!

「看來只有一試了!」

此刻,那斗鬼神在聽到那兩人的話語之後,心中也是瞬間的做出了打算。不管怎麼說,他自然是要試上一試!只見那斗鬼神的手中也是直接的彙集出一團有些渾濁的元氣團來,隨即那籃球般大小的元氣團便在那斗鬼神的壓縮之下,很快的變被壓縮到只有那拳頭般大小,一股強悍的能量波動,也是直接的從那元氣團之上擴散而出,那斗鬼神此刻感受到那元氣團之上幾乎要控制不住的巨大能量,心中也是不由的一動,隨即那身形也是茫然的向後退了退,而後那元氣團也是直接的被斗鬼神拋飛了出去,瞬間的便是直接的轟擊在那黑色的,彷彿是一個整體的盾牌之上!

「轟隆!」

一聲巨響傳出,那斗鬼神的身形也是直接的被那巨大的反衝之力震飛,但是那些黑色盾牌之上,卻是沒有絲毫的痕迹!

「看來這陣法根本就不好破啊!」此時,那斗鬼神的心中也是不由的微微一驚,他自然是知曉她所發出的元氣炸彈的威力,並且還是那元氣發生了異變,那其中所蘊含的力量,更是進入個人無比!然而這一擊下來,那盾牌形成的護罩之上,竟然沒有絲毫的傷害,由此可見這黒石盾大的堅固程度。

「陳戰,你就別費力氣了。除了那實力達到那人皇境界,才有可能將這大陣破掉。或者是有一件強大的武器,也有可能破掉這大陣!雖然我也想幫你,但是此刻我們的實力,也是根本就不如你。」此刻,那許公子在見到那斗鬼神一擊無效之後,臉上也是不由的微微難看起來,如今要真的被困在這裡,那本來有些的希望,想必也會隨著消失。並且他雖然想要幫助那斗鬼神,但是此刻他的體內也是沒有了絲毫的能量,所以也是根本就做不到幫助那斗鬼神的事情來!

「武器?難道用武器也能破來?」此刻,那斗鬼神聽到那許未寒的話語之後,那臉上也是不由的出現了一喜的竊喜。而就在此刻,這斗鬼神也是不由的想到了什麼,正是那三劍宗的紫陽神劍!

紫陽神劍,那是那三劍宗的鎮宗之寶,就算是整個三劍宗,也只有則三把而已。並且這三把神劍之中,也是流竄著很多的傳說。並且那紫陽神劍,更是那聖器的存在,如果這破卡大陣的方法,真的如那許未寒所說,想必只要斗鬼神使出這紫陽神劍來,那堅硬無比的黒石盾就會直接的被刺破不可!

「沒錯,一些強大的異寶,本身已經是能夠通靈。所以破來這黒石盾大陣,也根本就不是難事!」此刻。那許未寒說到這裡,心中也是略一思量,隨即便行繼續道:「如今既然大家都被困在這裡,而我們幾人之中,也只有你的體內還擁有者能量。我就暫且借你一件法寶吧,雖然你的實力有點弱,但是想必催動著物品,也是應該能夠勝任的。

此刻,正當那斗鬼神要取出那紫陽神劍的時候,那許未寒竟然直接的先行的準備借給斗鬼神一個能夠破開這黒石盾大陣的招式來,

「陳戰,這件物品乃是那上品靈器吻寒劍!只要你能夠催動控制這長劍之中的三層的力量,就能夠將這鐵壁給直接的破開了。」此時,那許未寒也是將那背後充滿了寒氣的雪白長劍遞給了斗鬼神、那眼神之中,也滿是那鄭重之色。這徐武漢也是知曉,想必那廣山霸天之所以沒有前來,一定睡在外面吸收那消耗的能量,恐怕過不了多久,就會直接的前來,到時候一點生出的希望都沒有!

「前輩,如此貴重的物品!」

「你也不要多想,我這不是贈與你的,而是暫借給你的。是希望你能夠藉助這長劍之中的力量,將這大陣破開。」此時,那許未寒說完之後,便是直接的繼續道:「你先滴進去一滴血液,我會控制住那其中不會反抗你的意識進入。到時候,你就能短暫的控制著吻雪長劍了。」

「好!」

此刻,那斗鬼神說完,也是直接的劃破了手指,隨即便滴出一滴鮮血進入了那吻雪長劍之中。而就在這時,斗鬼神也是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了一股血肉相連的感覺,這斗鬼神此刻也是一喜,因為他知道,他也算是完全的能夠控制著吻雪長劍了!

「吻雪啊吻雪,希望這一次有你的相助,我們一定會突破這大陣的!」此刻,那斗鬼神感受到那吻雪長劍之上所蘊含的恐怖力量,臉上也是不由的一喜!他也是第一次掌控這麼強大的法寶。而那紫陽神劍雖然更強,但是斗鬼神根本就是控制不住那紫陽神劍,有何沒有,也是沒有太大的差別。

體內的元氣直接的湧入那吻雪長劍之中,斗鬼神瞄準了一個位置之後,那手中的吻雪長劍也是直接的輕顫起來,而那斗鬼神的雙眼之中更是爆發出一道精光!(未完待續。。) 此刻,在那廣山家族的上空之中,那斗鬼神帶著步驚雲三人正要逃離而去,期間雖然遇到了一些險阻,但是也是都被斗鬼神巧妙的應對了過去,不過在那斗鬼神也是距離那大陣外緣不遠處的時候,那廣山霸天也是直接的命令眾人,將那眾人困在了那黒石盾大陣之中!正在那斗鬼神準備亮出那聖器紫陽神劍的時候,那許未寒也是直接的將自己手中的吻雪劍暫借給斗鬼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