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究竟是滅了你個雜碎,還是小爺不敵隕落於你手,沒戰過之前,誰人知道勝負?雜碎,你不會是怕了吧?

嘿嘿,那敢情是最好了,既然你沒有了這個狗膽,那小爺就先出手了,霸天三式第二式掌碎虛空,給你家小爺死來!」

呼呼呼

譏笑聲中,伴隨著林楓話語的落下,那九道璀璨至極的玉質光柱,便是一下子就從他體內漫涌而起,迅速地直衝天際而去。

旋即,就在那讓人感到窒息的可怖威壓中,九道粼粼星河迅速顯現而出,攜帶著不可匹敵地星辰之力,緩緩地在林楓的頭頂上方,凝聚出了一隻數十丈巨大地星辰掌印出來。

呼呼

緊跟著,那隻巨大的星辰掌印,就攜帶著不可匹敵的恐怖兇殺之氣,鋪天蓋地般地向著向東虐殺過去。

「什麼?這股殺意?該死的,這。。。這怎麼可能?一個武王中期的螻蟻而已,他是從那裡修得如此高深的功法的?還有,這小雜碎他到底是誰啊?」

感知著那瀰漫而來的可怕攻擊,向東臉上的那份高傲,瞬間便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抹濃濃地不安感,也是在那一剎那間起,不受控地湧現上了他的心頭。

「該死,大意了,本公子還真是太大意了!不過就憑你個螻蟻,即便是攻擊力再強,也豈能使本公子這個武君前期巔峰強者而妥協?你還不配!劍斷秋水,給我殺!」

呼呼

頓時間,隨著向東怒呼聲的落下,耀眼的劍氣便是迎頭斬下,那數以千百計的巨大劍芒也是瘋狂地呼嘯著沖向林楓。

然而,眼看著那千百計的劍芒就要狠狠地斬落至林楓風的身體上面時,卻是看到一抹詭異地笑容突然間涌在了林楓的嘴角之上。

呼呼呼

霎時間,就見林楓手腕微微一動,中級靈師的龐大能量,瞬間便是融入到了眼前巨掌之中去。

而且,在他的四周,那磅礴而又讓人感到心悸的連綿能量,也是在那一眨眼間起就從四面八方暴涌過來,在向東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就是已經滲入那隻星辰巨掌中消失不見。

噗嗤

瞬時間,只聽「砰」地一聲巨響落下,那隻星辰掌印便是重重地轟擊到了措施不及地向東的身體上面,可是那澎湃地余勁仍舊是裹帶著他的身體狠狠拋向遠處。

「你。。。混賬東西,你敢陰本公子?」

伸手抹去嘴角流出的殷紅血跡,向東終於在這時反應了過來,怒目圓睜地盯著林楓呵斥道。 「陰你?嘿嘿,憑你也有此資格?更何況小爺陰你又能怎樣?你來咬我啊雜碎?」林楓得理不饒人道。

「你。。。我。。。九遙長老,你還不出手嗎?別忘了本少主之所以會被重創,全都是因你而起的,若你真是抱著看好戲的想法一旁靜觀的話,那就繼續吧!」

暴怒不已的向東自己大意被重創,找不到合適的出氣筒,便是將禍水東引到了一旁詫異不已的向九遙身上。

「呵呵,少主您說笑了!九遙豈會有此想法?只是事發有點突然而已罷了!」

乍然間聽到耳旁聽起的話語,向九遙臉上肌肉狠狠地一個抽動后,強忍著自己心中的怒意向著向東陪笑道。

「哼哼,小子,不論你的背後站的究竟是何人?並且是如何的了得?辱吾家族著,必殺無赦!黑鳳樓所眾何在?給我殺!」

嗤嗤

說話間,就見向九遙不動聲色地向著虛空輕輕一揮手后,自己便是率先向著林楓暴沖了過去。

「殺無赦?向九遙老狗,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呢?也罷,昔日之恥小爺沒有去找你清算,沒想到你自己到是衝上前來了?

很好,既然如此,那就讓這一切都徹底地結束吧!霸天三式第三式滅世,給我出!」

看著那已是含怒沖向自己的向九遙的身影,林楓終於不再選擇繼續隱藏下去。

咻咻咻

意念轉動間,體內那九道璀璨地玉質光柱,就在這會兒同時直衝天際而去,和那莫高天穹之上,被那九條粼粼星河緊密地連接到了一起。

轟隆隆

一時間,那濃郁而又無比龐大的星辰之力,就像是天降銀河似的,瞬間就將向著林楓的身體瀰漫了下來,並將之完全地籠罩在了其中。

嗡嗡

伴隨著一陣嗡鳴聲從林楓體內響起,一隻巨大地、攜帶著暴虐氣息地淡黃色星辰巨掌,便是在林楓的身前緩緩地凝聚出了出來。

「嗯?這是?」

這一突然間出現的變化,使得向九遙上前的身體忍不住地停頓了一下。

但也僅限於此,向九遙那向前的身體,依舊是去勢不變地繼續向著林楓飛掠過來。

「哼哼,感覺到了變化嗎?向老狗,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而已罷了,昔日你賦予小爺的一切,現下就請全部的收還給你吧。殺!」

呼呼

怒呼聲中,那隻巨大地淡黃色巨掌,宛如一道璀璨地流光從眼前滑過,瞬間就向著向九遙重重拍落下去。



措不及防之下,向九遙那上前的身影,不出意料的被林楓一掌狠狠地拍於了底下。

噗嗤

然而,一道突如其來的兇狠的攻擊,卻是毫無徵兆地突兀乍現,很是順利地從林楓胸前透體而過。

「什麼?這怎麼會啊?嗯,竟然是暗影你個老雜毛!哼哼,不錯啊老狗,你真是好大的狗膽啊,竟敢對我天風樓出手?

天風樓所眾何在?隨我一起滅了這幫見不得陽光的雜種!從此刻起,我們要讓戰狼的旗幟插遍大陸的每一個角落。殺!」

看著林楓那道重傷墜地的身影,王動先是一怔后,很快就醒悟了過來,暴怒之下,向著眾人一招手后,自己便是先一步向著影殺眾人飛掠而去。

「你。。。王動大當家的,你這又是何必呢?本座只是對這個小雜碎出手而已,並沒有涉及到你們天風樓的利益啊,你真的想要向和我影殺開戰嗎?」

剛剛還在為自己突襲凌風成功而竊喜不已的影殺首領暗影,這會兒突然間聽到天風樓老大王動的咆哮聲,那掛在也臉上的愉悅感,一下子就變得極其的諷刺起來。

「暗影老雜毛,你不用在老子面前惺惺作態了,不妨告知於你,即便是你個老東西死上千次萬次,那都不及我們兄弟身上的一根毛髮!

哼哼,辱我兄弟者,殺;傷我兄弟者,殺!今日你不僅辱我兄弟,更是卑鄙偷襲重創於他?

所以,現下就全你們這幫雜碎的狗命來替我兄弟還債吧!戰狼所屬,不用留手,隨我殺!」王動直接要斷暗影的話語怒吼道。

噗嗤,噗嗤

瞬時間,就聽陣陣地脆響聲落下,數道身著黑衣的影殺成員,便是在這眨眼的功夫里,被王動他們生生地斬殺在了眼前。

即便是在這一刻,他們的身體已是完全的和漆黑的夜色融為一體,奈何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都是白搭!

「什麼?王動雜碎,你敢?影殺所眾聽令,既然天風樓膽敢向你伸出屠刀,那你們就不必在隱忍不去了,給本座殺!」

親眼看著那一具具熟悉地身影隕落於自己眼前,暗影那原本就已是有著些許蒼白的臉色,在這會一下子便是慘白而又讓人感到憂心。

呼呼呼

瞬時間,就在暗影那憤怒地咆哮聲中,他嘶吼著率先迅速沖向了王動。

與此同時,看著那殷紅地鮮血如同噴涌的泉水般地從林楓體內溢流出來,遭受重創的向九遙,卻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似的,突然間咧嘴向著凌風譏笑了起來:

「咳。。。咳。。。小雜碎,怎麼樣啊?本座今日送你的這份大禮可曾滿意?

哼哼,自從你那一天狼狽逃躥之後,本座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的,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本座豈會不明白縱虎歸山的這個道理?」

「是嗎?嘿嘿,不錯啊向老雜毛,看來小爺還真是小瞧於你了!不過呢,恐怕小爺又要讓你失望了。

雖然你我身體皆是遭受了重創,但是小爺想要殺你,卻是綽綽有餘了!所以,受死吧老狗,擒龍手,給我殺!」

林楓不屑地瞅了眼在自己面前,如同是跳樑小丑一樣的向九遙,冷笑聲中,激昂地龍吟聲便是已經瀰漫而起。

旋即,就見一隻數十丈巨大地金色巨龍,攜帶著那濃郁至極的可怕殺意,再一次瘋狂地轟向向九遙。

「這。。。這是?怎麼可能?你。。。你竟然沒事?不,這不可能,本座絕不相信,這是假的,絕對是假的。

賊老天,這到底是為什麼啊,難道你真是想絕我向九遙於此嗎?本座好不甘心啊!」

看著那已是離自己不足尺許有餘的碩大身軀,向九遙想動,奈何自己那具脫力的身體卻是讓他不得不接受既然被抹殺的事實。 嘭

隨著一朵璀璨地血色煙花綻放於天穹之上,向九遙那原本就已是被重創的虛弱身體,不出意料的被林楓一掌抹殺。

呼呼呼

隨著向九遙的隕落,那濃郁的死亡之氣瞬間便是從他體內瀰漫而出,迅速直衝林楓瘋狂暴涌過來,使得林楓身受的重傷,就在那悄無聲息中恢復起來。

「嘿嘿,向家老雜毛,你還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或許我林楓什麼都怕,就是不怕這種以命的生死搏殺!

不過,看在你是我林楓第一個斬殺的武君強者的份上,林楓可以勉為其難告訴你一聲,你們向家真的要完了。哈哈哈。。。」說到這裡,林楓已是忍不住地放聲大笑聲起來。

不過在這一刻,林楓那被殷紅鮮血染遍的身體,再配上他那張瘋狂的猙獰面孔,在這夜色的籠罩下,尤為地顯得的可怖與恐懼!

「什麼?死。。。死了?怎麼會這樣呢?這不是本公子想要的結果啊!」

看著向九遙那道熟悉身影先一步倒在自己眼前,一股沒來由地不安感,瞬間便是湧上了向東的心頭。

「哼哼,一個多月前我林楓完全不是你的一合之敵,但是現在,向東雜碎,你連做我對手的資格都沒有了。

但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而已,從現在起,只要我林楓還活著,就是你們永遠的噩夢,你們就洗乾淨脖子等著林楓的到來吧!」

默然地看了眼向九遙那已是變成一團碎沫的血肉,林楓就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了一旁驚愕不已的向東身上。

「你你。。。混賬東西,莫非你真是想趕盡殺絕嗎?哼哼,小子,別說本公子沒有警告過你,本公子可不是向九遙那種廢物,殺了我,你就等著我們向家一生的追殺吧!」看著林楓投過來的眼神,向東一臉懼意地開口道。

「哈哈哈,向家?林楓真的好怕啊!向東雜碎,你無需再多言了,今日,就是你們向家家主來了,你的狗命小爺也收定了!雜碎,將你往日欠我的,今天就全部奉還回來吧!」

呼呼

怒吼聲中,便是見到一隻夾雜著無盡掌印的拳印,就在這眨眼功夫迸發而出,攜帶著濃烈至極的可怕殺意,迅速地向著向東涌卷了過去。

「什麼?這個拳印?好熟悉啊!等等,竟然是你?好一個林楓啊,你不盡沒死,而且還成長到這種地步了?看來當RB少主真不該放像一條生路呀!」

熟悉地拳印與攻擊,讓隱藏於向東心底的那道不屑身影,終於在這一刻和眼前人影重合到了一起.

「放我一條生路?哈哈哈,向東雜碎,你這是放的那門子的狗屁啊?以你那狹隘心裡,你會放我林楓一條生路?

當日千葉鎮林氏一脈和你們有什麼仇怨?你們竟然鼓動林忠那隻老狗一起狠下心來想要屠戮我們整整一個氏族?

畜生啊,那可是上千餘口的人命,上到白髮蒼蒼老人,下到嗷嗷待哺的孩童,你們何時曾想過要給他們一條生路?

哈哈哈,很好,今日我林楓便是以自己堂堂七尺男兒自身,向普天下世人宣告,旦凡是我還活著一天,那怕是從你向家走出來的一條狗,林楓也會毫不手軟將其斬殺!」聽到向東那番不盡言辭的話語,林楓怒聲宣說道。

「什麼?怎麼會這樣?他竟然是林嘯那雜碎的野子?不對,那小畜生不是被林忠那蠢貨沉屍湖底了嗎??他怎麼還沒有死呢?天,這。。。這怎麼可能?到底發生了什麼?」

再一次聽到林楓的這番說詞,向東沒來由地感到內心一陣恐慌與極度地不安!

「什麼?這無緣無固地竟然要滅人家滿門?而且連那些毫無修為的老人幼兒也不放過?哼哼,這向家何止是囂張與霸道?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新版.上 簡直是滅絕人性啊!」

「是啊,是啊,枉他們向家還是東域第一家族呢,沒想到他們還不是一般的可恥啊,這種天怒人怨之事也敢做出來?他們就不怕天譴嗎?」

「林楓小子,你放心的斬殺向家的畜生吧,若是在其他地方,我們還怕那幫豬狗不如的畜生,但是在這黑角域,我們卻是不怕他任何人!

「要我說啊,事情肯定是這樣的!不然,就憑他一個個弱小的,無依無靠的孩童,怎敢其言向堂堂向氏家族尋仇呢?」

。。。。。。

哄哄哄

聽到林楓的這番話語,前來圍觀的人群,頓時間便是徹底地炸開了鍋,大家看向黑鳳樓一眾的臉上,或多或少已是有了一抹不屑與憤慨。

修武之人,那個不是手上沾滿了鮮血?

但是在這一行,卻是有著一條得不得文的歸定,那就是罪不及妻兒,像向家他們所做的這種畜生之事,豈能不使大家感到前恨與不恥?這可是一個傳承近乎萬年,站在金字塔最頂端的古老家族呀!

「你。。。你。。。你胡說,林楓小雜碎,你果然口了得啊,這般顛倒黑白的說詞,還真是冠冕堂皇啊,你休得在這裡胡言亂語,真當大家都是傻瓜嗎?」聽到林楓的說詞,向東神情躲閃地反駁道。

「諸位,在下向家向東,也就是現任向家家主的長子!向東以自己的名譽來向大家保證,林楓那小雜碎口中所說之事,儘是顛倒是非之說,大家切不可輕言莫信!」

「哈哈哈,名譽?你向東也有名聲之說嗎?憑你也配和我林楓談名聲?你真有這個資格嗎?廢話少說,無恥雜碎,給我死來!」林楓直接打斷聞天玉的話題道。

呼呼

就在這時,那隻巨大地拳印便是已經到了向東的身旁,攜帶著讓人心悸地可怕威壓,徑直向著他的身體轟擊了下來。



然而,眼看著向東那重傷的身軀就要被林楓一掌拍死時,一道如同幽靈般的身影,卻是突然間迅速出現,一把抓起向東的身體,飛速從眾人眼前一晃而過。



人影剛剛離開,那隻巨大的掌印便是重重地拍落了下來,生生地將那堅硬的地面轟出一個數十丈方圓,深不可見底地巨大深坑出來。

雖然那人影和向東兩人是及時避過了那必殺的一擊,但是那強勢的余勁,仍舊是裹帶著兩人的身體遠遠地拋落了出去。 「諸位,在下狂風幫玉懷山,因為某種原因,向東今日懷山保下了,不知諸位可否賣懷山一個面子?懷山。。。」玉懷山身體輕盈地在空中一個回擺后,輕拂衣襟道。

「狂風幫玉懷山?沒聽過!給你一息的時間選擇,將向東交給我,或者是同天風樓開戰!」玉懷山話語還未說完,林楓便斷他的話題道。

「再說了,即便是聽過那又能如何?你以為自己是什麼東西?什麼阿貓阿狗一樣不起眼的畜生,憑你還沒有這個資格!」

「你。。。哈哈哈,真是好膽啊!不過本座倒是很好奇,就憑你個不知道從那裡冒出來的小雜碎,你也配代表天風樓?天風樓何是變得這般下賤了?」玉懷山一臉冷意地插話道。

然而,玉懷山這番向天風樓示好的話語,非但沒有博得王動一眾的認可,相反卻是更增了他們心中厭惡之感:

「住嘴吧玉老雜種!楓少不僅是可以代替我們天風樓,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來說,他才是我們天風樓真正的老大。他所說的話語,何時輪到你個老雜種來打斷了?

南宮紅何在?分出部分兄弟滅了狂風幫這幫雜碎,一個小小的影殺組織,還不配讓我們十四位兄弟同時向他出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