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三人臉上露出猙獰,飛身而起,仙王巔峰的氣勢轟然爆發,朝著天元宗沖了過去,天元宗剩下的這些人,在他們面前,完全不是一個級別。

「真當我天元宗無人不成!」天元宗方面,不甘示弱,又衝出了幾道身影,赫然是貂得助,孫克念,還有南宮御清等人衝出,雖然是仙王後期,但是卻依然沖了出去。

「十多個仙王後期!」看到衝出來的南宮御清等人,仙界的人們驚呼一聲,實在是天元宗的仙王後期實在是太多了。

「這才多久,就蹦出了三個仙王巔峰,十幾個仙王後期!」

「若是再給天元宗一點時間,那真的翻天了!」人們驚呼,看著三四人一隊,圍攻永生山三個仙王巔峰的強者的十幾人。

局勢,又短暫的陷入到了平衡,不過隨著巔峰強者的加入,局勢已經朝著仙界聯盟傾斜了。

永生仙王眉頭緊皺,他要的不是這樣的結果,他要的是橫掃,但是現在看來,還是需要他來出手,才能徹底鎮壓住天元宗。

整片天地,所有勢力,都在關注著這場戰爭,消息的不斷的傳往各個勢力。

……

須彌山上,妖皇天眼中露出焦急,目光看向盤坐在那裡的佛祖:「我們什麼時候出手,非要讓仙界這麼內鬥下去么?」

「還不是時候,天元宗能夠應付!」佛祖輕聲回應,雙眼看向虛空。

妖皇天看到佛祖那不慌不忙的模樣,不斷的聽著彙報來的消息,氣的齜牙咧嘴。

另外一方面,地獄輪轉殿外,場面跟天元宗這裡差不多,一道道穿著黑袍的身影不斷的衝殺向輪轉殿,正是羅生門。「黑白無常,你還是臣服了吧,現在就剩下你一個輪轉殿了,若是不臣服,葉豐都,就是你的下場!」輪轉殿外,黃天殿主大喝,手中提著一顆人頭,人頭的主人,正是豐

都殿主葉豐都!輪轉殿的上空,黑白無常氣勢滔天,手上不斷的打出道印,鎮壓八方。 今天正好是禮拜天,全聚德飯店,幸好離通道衚衕只有二十多分鐘的路程,大家一路說笑著,對於小孩子們來說,也是很高興的,他(她)們能跟大人們一起出去吃飯,無異於是件愉快的事情。

全聚德!全聚德創始人是楊全仁。他初到北京時在前門外肉市街做生雞鴨買賣。

楊全仁對販鴨之道揣摩得精細明白,生意越做越紅火。他平日省吃儉用,積攢的錢如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多。楊全仁每天到肉市上擺攤售賣雞鴨,都要經過一間名叫「德聚全」的乾果鋪。

這間鋪子招牌雖然醒目,但生意卻江河日下。到了同治三年(1864年)生意一蹶不振,瀕臨倒閉。

精明的楊全仁抓住這個機會,拿出他多年的積蓄,買下了「德聚全」的店鋪。有了自己的鋪子,該起個什麼字型大小呢?楊全仁便請來一位風水先生商議。

這位風水先生圍著店鋪轉了兩圈,突然站定,捻著鬍子說:「啊呀,這真是一塊風水寶地啊!您看這店鋪兩邊的兩條小衚衕,就像兩根轎桿兒,將來蓋起一座樓房,便如同一頂八抬大轎,前程不可限量!」風水先生眼珠一轉,又說:「不過,以前這間店鋪甚為倒運,晦氣難除。除非將其『德聚全』的舊字型大小倒過來,即稱『全聚德』,方可沖其霉運,踏上坦途。」

風水先生一席話,說得楊全仁眉開眼笑。「全聚德」這個名稱正和他的心意,一來他的名字中佔有一個「全」字,二來「聚德」就是聚攏德行,可以標榜自己做買賣講德行。於是他將店的名號定為「全聚德」。接著他又請來一位對書法頗有造詣的秀才–錢子龍,書寫了「全聚德」三個大字,製成金字匾額掛在門楣之上。那字寫得蒼勁有力,渾厚醒目,為小店增色不少。在楊全仁的精心經營下,全聚德的生意蒸蒸日上。楊全仁精明能幹,他深知要想生意興隆,就得靠好廚師、好堂頭、好掌柜。他時常到各類烤鴨鋪子里去轉悠,探查烤鴨的秘密,尋訪烤鴨的高手。當他得知專為宮廷做御膳掛爐烤鴨的金華館內有一位姓孫的老師傅,烤鴨技術十分高超,就千方百計與其交朋友,經常一起飲酒下棋,相互間的關係越來越密切。孫老師傅終於被楊全仁說動,在重金禮聘下來到了全聚德。全聚德聘請了孫老師傅,等於掌握了清宮掛爐烤鴨的全部技術。

孫老師傅把原來的烤爐改為爐身高大、爐膛深廣、一爐可烤十幾隻鴨的掛爐,還可以一面烤、一面向裡面續鴨。經他烤出的鴨子外形美觀,豐盈飽滿,顏色鮮艷,色呈棗紅,皮脆肉嫩,鮮美酥香,肥而不膩,瘦而不柴,為全聚德烤鴨贏得了「京師美饌,莫妙於鴨」的美譽。全聚德能夠成為有名的大飯館,首要原因是選料實在,廚工手藝精,*作認真;店伙招待顧客熱情。烤鴨是全聚德的主要經營品種,從選鴨、填喂、宰殺,到燒烤,都是一絲不苟的。

品牌影響全聚德是中國首例服務類「中國馳名商標」,中華著名老字號。全聚德始建於1864年(清同治三年),至今已有140年的歷史,創始人是河北冀縣人楊全仁,以做北京烤鴨聞名,其首創的掛爐烤鴨,色香味都不次於原來的燜爐烤鴨。

1952年公私合營,末代老闆楊福來。在中國餐飲業500強中,全聚德排名為中式正餐之首。全聚德起始店在北京前門,目前在和平門、王府井以及亞運村等地開有連鎖店,在上海浦東和淮海路也有分店。有到北京「不到萬里長城非好漢,不吃全聚德烤鴨真遺憾」的說法。一直到後世,全聚德都是在世界飲食業,都是赫赫有名的。

殷紅梅等這一大堆人進了全聚德,服務員過來招呼,殷紅梅馬上定了個大包廂,想這麼多人應該是能坐下的。現在飯店人不少,生意相當的火爆,京城人沒有不喜歡吃這個的,那個年代還沒有什麼雙休日之說,只有休息禮拜天,所以一般禮拜天,出來逛街,遊玩,吃飯的人是最多的,加上還有不少異地的遊客,那就更多了。

殷紅梅頂的包廂在二樓,一群人跟著帶路地服務員,擁著殷紅梅上了2樓。二樓主要是包廂,走廊上充斥著各個包廂內的客人們嬉鬧敬酒的聲音,看來這全聚德的生意,那是相當的好啊!

「呵呵…恭喜! 當總裁不愛女主 吳市長,駱市長!喜得貴子!…」

「呵呵…來來!幹了!」

「…哎呀!…駱市長…您今天,可得要多喝兩杯啊!…」

「客氣!客氣!…來來大家滿上!…」

當殷紅梅等人在那名男服務員帶領下進去包間時,從東面包廂內傳了一陣客人們的敬酒聲讓殷紅梅心裡咯噔一聲,那個熟習的爽朗笑聲,是那麼的刺耳,是他?

殷紅梅還在微微發愣中,被邊上挽著她手臂黃晶晶的老媽珍姐,拉進了包廂內。

這間包間開了三桌,大人兩桌,小孩子一桌,接下來就是點菜流程,服務員很麻利的點完菜,拿著菜譜轉身出去了。他們這個包間還保持著,清時建築的特點,古色古香的木質雕花門,只是每個包間門口用標有全聚德字樣標記的布簾當擋著。

「怎麼了?紅梅?…」黃晶晶的老媽應該說跟殷紅梅最是親熱了,畢竟自己女兒跟駱林那是青梅竹馬滴!宋微這小丫頭的存在,那就直接無視了!

黃晶晶的一家子,早就看出來駱林這一家子不簡單了,在那個年代能去了香港,還能大搖大擺的回來的人,可想而知有多麼厲害!那個年代去香港一般都是簡稱「逃港」,抓住就要判刑的,這可不是跟你說笑的。而殷紅梅竟然啥事沒有,反而混得變成了資本家闊太太一樣!據說,她家在那邊住的是大別墅,還有很多傭人服侍著,好傢夥!這些事情那對於這些大陸的苦哈哈來說,簡直是典型的反動派的生活啊!

當然,黃晶晶的父母是在電話裡面聽自己女兒說的,心裡自然是高興了,這做父母的肯定是希望兒女過得好啊!那還有啥不高興的呢?黃晶晶的老媽叫做曾珍,熟識她的人都喊她珍姐。珍姐看到殷紅梅進來包廂后臉色有一絲異樣,好像有點不太對勁,趕緊低聲在她耳邊輕聲問了句。

「…沒什麼!…」殷紅梅的確聽到了那把熟習的聲音,十幾年的夫妻了,丈夫的聲音那是不可能忘記的,這是為什麼啊?本來好好的家庭,怎麼就會變成這樣呢?殷紅梅剛才的確是聽到了駱世傑的聲音,還有那些恭維馬屁的對話,駱市長?他當上市長了?

好像還有一個女人的聲音?難道就是那個什麼家世顯赫的那個女市長嗎?殷紅梅可是個本分的好女人,雖然駱世傑已經跟她離婚了,但是,在她心裡並沒有那樣認為,在那個年代的女人,除非是雙方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像殷紅梅這樣的情況,主要的作俑者還是駱林這廝,還有駱林的那些「老婆們」的鼓動,不然,殷紅梅是死活不會離婚的,其實,殷紅梅跟駱世傑兩人之間,最主要的問題就是駱林的思想,跟駱世傑產生了衝突,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而殷紅梅完全是受害者,雖然她一直是贊同兒子駱林的所作所為的,但是她沒有想到的是,她這樣做的話,反而把丈夫駱世傑推到了一個對立面去了,這也是駱世傑為什麼最終跟殷紅梅分道揚鑣的原因之一,而這個原因至今殷紅梅還沒搞清楚,她只是認為自己以前沒有陪駱世傑呆在內地,而是跟兒子去了香港,為此駱世傑就心生不滿,導致最後兩人的分開,其實話說回來,有這方面的原因,但是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駱林這廝的身上,當然,作為父親的駱世傑,也是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所以說,不是一路人,就不進一家門,就是這道理。

男人嘛!重要有點骨氣的!其實反過來說,駱世傑這樣做並沒有什麼不對的!只是最終受到傷害的就是殷紅梅了,可見她並不了解男人的說,她認為男人可以守得住,汗!那是不太可能的,男人,只要是正常的男人,是離不了女人的,只要妻子不在了,一般很快就會找到另一個女人來代替,當然,有些女人也不在此列,只是相對而言,男人在這方面要明顯一點。

包廂內,這些老鄰居們都在哪喝著茶水,吃著瓜子,閑聊著等著上菜,交談的聲音不大,這就越發顯出隔壁包廂的熱鬧。

閃婚總裁很懼內 「…來來!…駱市長!…今天可是您小公子滿月啊!那你就得多喝幾杯!….」

「呵呵…行!…滿上!…干!…」

「…世傑!慢點喝!…」

隔壁包廂的熱鬧敬酒聲,清晰地傳進了殷紅梅及曾珍等人的耳朵裡面,有幾個鄰居也是屬於精明之人,感覺隔壁的那個叫做「駱市長」男人笑聲怎麼那麼聽著耳熟呢?嘶…還世傑?駱世傑這一聯繫起來,不就是….?這下可就…不太好玩了啊!

有幾個比較精明的人馬上就用眼角瞟了下,表面上很淡然在那喝著茶水,其實內心已經亂成一團的殷紅梅,腦內一片煩躁,兒子駱林那副,說起駱世傑,靠著女人上位的鄙視的神情,瞬間就出現在她的腦海中,是的!殷紅梅其實並不恨駱世傑,她恨那個叫吳長征的「老女人」,嗯!就是她把自己的丈夫搶走了!汗! 「閻羅十殿,已經有七殿臣服了羅生門!」

「豐都殿反抗羅生門,被羅生門全滅,整個豐都殿全部被抹殺!」

「現在,只有輪轉殿還在苦苦支撐,被滅也只是時間問題!」相比於仙界,地獄之中同樣混亂,但是卻是所有人都在議論著這件大事。

想比仙界的天元宗,地獄的羅生門更具有傳奇性,幾乎是突然出世,一下子就成為了地獄的第一大勢力,而且現在還有可能成為地獄的唯一一個勢力。

洛天,大牛還有牛三人飛行在蒼穹之下,幾乎在從神鬼沼澤出來的是瞬間,便是聽到了消息

「大牛,二牛,你們兩個去輪轉殿,務必要保住輪轉殿,帶著輪轉殿的人去天元宗!」

「我得去天元宗一趟!」洛天沖著大牛和二牛兩人交代,他們不只收到了輪轉殿被圍攻的消息,也收到了仙界聯盟攻打天元宗的消息。

「好!」大牛和二牛點頭,三人的速度都很快,劃破蒼穹,甚至產生了爆音。

「永生,是該做個了斷了!」

「兄弟們,你們要頂住啊!」洛天心中焦急,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朝著補天城的方向飛去。

……天元宗的蒼穹之上,鮮血不斷灑落,妖晨等人雖然強悍,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擁有世界之寶的六個巔峰強者佔據了優勢,不斷的催動六件世界之寶,朝著妖晨等人轟殺



嘭……

沉悶的響聲響起,一道身影從天空之上墜落,正是向天明!

向天明龐大的身軀,砸進了地面,便是再也沒有起來,瞬間便是有數道真仙境的武技,轟向向天明。

「保住向前輩!」江難軒大喝,讓天元宗的弟子們圍攏在向天明的周圍,讓向天明能夠安全的撤回來。

這才只是個開始,其他人也是眼看著就要堅持不住。

「殺!」就在妖晨等要堅持不住的時候,一聲聲喊殺之聲,在仙界聯盟的後方傳出。

幾百萬道身影出現,大部分都是女子,但是身上的氣息卻是強大,一名婦人,站在天空之上,幾乎一瞬間便是出現在了戰場,手持一把道劍,氣勢衝天。

「是瑤池!」所有人驚呼,沒想到這時候,天元宗竟然有援軍沖了過來。

「靈瑤,你也要跟我作對不成!」看到那名婦人,永生仙王的臉色陰沉起來。「我不允許你屠戮補天山的人,所以我就來了!」為首的婦人冷聲開口,手中道劍不斷斬出,擋住了一個仙王巔峰,讓陸重還有孟無雙喘了口氣,分散開來,去支援南宮御

清等人。

「補天仙王已經死了,你還要對那個老傢伙念念不忘?」永生仙王聲音愈加的冰寒。永生仙王一生無子,追尋永生之法,但是誰都不知道,永生仙王也有過一段,曾經也有過喜歡之人,那就是瑤池的巔峰仙王靈瑤,因此永生仙王一直都沒有對瑤池出過手



「既然你執意如此,那麼就由我親手滅殺你吧,斬了我的情根,讓我沒有弱點!」永生仙王開口,終於決定親自出手。

天地動蕩,八方轟鳴,永生仙王一步邁出,卻是讓整個戰場都是隨之一頓,一股沉重的壓力,在天空之上灑落。「永生仙王,想要滅天元宗,你要問我同不同意!」就在永生仙王剛剛邁步之際,一聲驚天的怒喝之聲在天地間回蕩,幾道身影從天邊飛來,根本不受永生仙王那股氣勢的

影響。

撕拉……

一道奔雷升起,帶著無上的天威,化成一道驚天的劍芒,朝著永生仙王斬來。

五男一女,為首的是一名老者,身披灰色的長袍,手中持著一把雷霆劍,長袍之上刻畫著兩隻翅膀。

「天道雷霆劍!」

「天道山!天道宗!」與妖晨還有龍傑以及陳戰鏢三人對抗的藥王三人看到為首的那個老者,驚呼一聲。

天道山,這個在仙界已經消失已久,甚至所有人都以為不會再出現的道統,今天卻是出現了。

老者身後站著三個中年人,同樣身穿天道山的服飾,而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名女子。

女子緊閉著雙眼,身穿七彩輕紗,曼妙的身姿,讓人浮想聯翩,雖然閉著雙眼,但是卻是一個絕世美女,光是站在那裡,就給人一種懾人心魄的美。

「此事,我不管,我只欠洛天人情!」女子冰冷得聲音開口,似乎沒看到地面之上的屍山血海一般,站在天空之上,聲音讓人如臨冰窟。

「張道天么?」

「沒想到,你還能活著……」永生仙王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目光看向張道天。

「張道天,墮天仙王的親傳弟子,那個驚才艷艷之人!」隨著永生仙王的開口,稍微有些資歷的強者腦海中便是升起了那個意氣風發的青年的身影。

那時,墮天仙王還沒有隕落,那時,天道山還是九大仙山之一,就是這個身影傲視天下,壓的九大仙山的天才抬不起頭來。

可惜,墮天仙王隕落,天道山幾乎一夜之間,被永生仙王滅掉,張道天也不知去向。

「張道天!」天元宗之中,江元雄站在人群中,臉上帶著激動,當年的張道天,不止實力強悍,最有名的是那一手丹術,他和張道天是朋友,也是江元雄的遺憾。

「仙王巔峰?又怎麼樣?」永生仙王臉上帶著不屑,一步邁出,幾乎一瞬間,便是出現在了張道天的身旁,抬手一抓,抓向張道天。

「雖然是仙王巔峰,但是我們不一樣!」張道天長嘯,看到永生仙王,眼睛都紅了,手中天道雷霆劍暴漲,一道驚天的劍芒從飛出,劍鳴四起。

這一劍帶著張道天無數年的仇恨,帶著無盡的怨念,威能驚天。

雷霆之劍,通天徹底,綠色的大手鎮壓八方,剎那間,一聲滔天的碰撞之聲在天地間回蕩。

蒼穹炸裂,雷霆之劍崩滅在蒼穹之下,狂暴的波動,衝擊在永生仙王和張道天的身上,張道天身軀到飛了幾萬丈,臉色蒼白了一些。「嗯?」永生仙王卻是眉頭一皺,手上有著一道細微的傷口,但這足以讓永生仙王驚愕。 殷紅梅其實並不恨駱世傑,她恨那個叫吳長征的「老女人」,嗯!就是她把自己的丈夫搶走了!

千萬寶寶的替婚媽咪 汗!菜,很快就上來了,殷紅梅也要了不少的酒水,這邊男人可不少,女人自然就喝紅酒(葡萄酒),飲料了,菜一道道的陸續全都上來了,頓時,包廂內充滿了菜香,殷紅梅收拾了下內心的情緒,笑著端了杯酒站起來,開始跟這些老鄰居們敬酒了,包廂氣氛頓時活絡起來,小孩子們也喜笑顏開的叫嚷著,小手端著飲料,高高舉起。

「紅梅啊!…這以後還回香港嗎?…」進了一輪酒之後,劉文革的老爸,(就是以前那個被打斷腿的造反派急先鋒)帶著恭敬地笑意看著殷紅梅說。你還別說,像劉文革老爸這種對社會形勢走向有著敏感天性的人,就十分清楚,現在可不再是搞什麼喊口號的年代了,而是誰有錢,誰就是爺的時代了!看來劉文革的老爸也是個時代先鋒啊!不然他也不會參加啥造反派,搞得腿都斷了。

「呼!…老劉啊!香港我是要回去的!…不過我到時也會在國內這邊開廠的!…」

殷紅梅喝了點酒,嬌美的俏面上更顯嫵媚了,淡淡腮紅如同淺淺的浮雲一般,飄在白玉似的玉面上,一雙美眸更是水汪汪的烏黑清澈中帶著絲迷茫,看得在場的這些男人們一個個口水暗吞不已,心說,NND,這個駱世傑放著這麼美的女人不要,都不知奧這廝想啥呢?要是我每天晚上哪都得…嘿嘿!這種話都不用說了,大家都懂的!

「哎呀!那敢情好啊!我說紅梅啊!現在改革了!開放了!像…以前那…咳咳…像你這樣的大商人,那就要支持國家建設了!…你看我家老劉,等你開廠時,跟你打工你看中不?…」

「就是!…你看那個百樂大超市,那可真是辦得好啊!東西那麼便宜,質量還好!…真的是不錯啊!…」

劉文革老爸自從搞「革命」斷了腿之後,加上以前當造反派時,得罪不少人,在單位那就受到了排擠了,其實他還真的很年輕的說,結果被單位搞成了內退,家裡可全靠他老婆一個人再支撐著,現在他知道了,他以前真是太傻了,太天真了,不過現在後悔也晚了,你看看駱家一家子,就連殷紅梅現在都混到香港去了,都做了資本家了,真是世事難料啊!以前要被批鬥打倒的人,現在成了時代的紅人了!而現在你看看,大手筆啊!三桌飯菜至少的上千吧!這可是他們這些人幾年的工資啊!

殷紅梅還是個女人,想下她多有錢,而且據說,她能去香港完全是她兒子駱林幫她弄得,包括,黃晶晶,宋微和她媽張倩也去了香港。唉!早知道也把文革他們也弄去香港了,真是失策啊!劉文革的老爸心裡那個糾結就不用說了,以前他還自認為自己在這個四合院是相當牛X的人物,誰知道這才過了多久,天就變了,以前的造反派,紅衛兵全都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臭不可聞的角色。

大部分造反派去哪都進去了! 都市最強仙醫 紅衛兵就更慘了,全呆在鄉下,想回城那基本上就是做夢,慢慢熬吧!「呵呵…文姐!沒問題!我只要在大陸開了廠子!老劉的工作我包了!…」

殷紅梅帶著微笑,看著劉文革的老媽張文敏,點頭笑著說。

「謝謝!謝謝!…還是大妹子有良心啊!…噝噝…」

張文敏今年也只有三十多歲,但是就有不少白頭髮了,可見生活過得並不好,而且壓力很大,有三個小孩子現在正在發育,他們兩人=那點工資就只能吃飯了,別的根本幹不了什麼,還好單位分了房子,不然的話,那就真是只能露宿街頭了。

「瞧文姐說的!…我們可都是住在一起,十多年的老鄰居了!…互相幫助這是應該的!…文陀他們學習還好吧?…」

殷紅梅看到這些老鄰居看她眼裡那種帶著自卑,艷羨的眼神,心裡有點不是太好受,也是啊!自己穿的這麼「奢華」,而他們這些人真的太樸素了,沒錢你還不樸素?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所以,她話題轉移到小孩子身上了。

「唉!根本不是讀書的料子!..一天到晚就知道玩!哪能個你的林林婆比啊!…林林婆現在還好吧?…」

「是呀!我看你們家小傢伙,那就是個天才啊!…好久都沒看見他了!…」

「呵呵…那當然…駱林那小傢伙,可是我家內定的女婿啊!…」

好嘛!這一下說起小孩,馬上就扯到了駱林頭上,對駱林這個妖孽般的兒子,殷紅梅是無語的,要是她說,我家駱林都做爸爸了,而且是兩個小孩的爸爸,還是國家的高級幹部,秘密部隊的首長,不知道在場的這些叔叔阿姨們,是不是下巴都會震驚的掉下來呢?

「咳咳…他呀!我都好長時間沒見過他了!…我還是昨天剛回來的….」殷紅梅也只能搖著頭,苦笑了下示意自己都沒見著兒子。不過,黃晶晶的父母倒是在那大放厥詞的說若您是他家女婿殺啥的,四合院裡面其他的人家,也有點妒忌黃家了,是呀自己家咋就沒生個漂亮女兒呢?接下來,大家繼續該吃的吃,該喝的喝,小孩子是開心了,今天估計是他們吃的最愉快的一頓飯,不但油水足,而且管飽,啥鴨腿,鴨肉,餅子,還有炒菜,肘子啥的,吃的一個個小肚子都鼓起來了。吃的那個爽啊!就別提了!

劉文革現在身高,也有個一米六左右了,在小孩子裡面那就算高的了,他現在上初三了,快考高中了,他今天吃了不少,這不飲料喝多了,就想上廁所,剛出包廂門,邊走邊四處張望找廁所呢,剛轉彎就被從轉角處一股大力撞倒在地。

「哎呀!…」

「…誰啊?走路不長眼睛啊!…MD原來是個沒長眼的小兔崽子!呃…」

劉文革直接被撞倒在地上,兩個滿嘴酒氣熏天,穿著藍色四個口袋的年輕人,正帶著醉眼迷離的不悅神色,打著酒嗝,看著倒在地上的劉文革破口大罵,外帶還抬腳準備踹他。劉文革是啥人啊?從小就調皮搗蛋,不怕事的角色,你撞了他,不但罵他,還要打人?

這下劉文革可就怒了,從地上爬起來,沖著那個罵他的胖子青年,彎腰就是一頭槌,好傢夥!這一下夠狠,小腦袋直接重重的頂在那個胖青年的小肚子上,兩個估計喝得差不多的青年根本沒想到,這個小傢伙還敢反抗?胖子青年邊上那個瘦一點的小夥子,直接被胖子向後帶的一個踉蹌,兩人頓時全都重心不穩,摔作一堆,劉文革這下可就樂了,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朝有著廁所標記著的掛角走了過去。

「嘔!…呸呸!…TMD!…那個小崽子呢?」

那個胖子本來就喝多了,被劉文革這一撞,頓時就趴在地上吐了個昏天黑地,搞得木板走廊上,全是噁心的骯髒嘔吐物。

「呼!…不知道!…好像去了廁所吧?」那個瘦一點的青年一臉的噁心樣,瞟了眼嘴角還沾著不少嘔吐殘渣的胖子,不由得一陣反胃,閉了下眼睛,回答了句。他其實沒喝多少,他是扶著這位出來上廁所的。

「站住!罵了隔壁的!敢撞我?小雜種!….」胖子惱羞成怒的照著剛出來廁所的文陀的後腦勺上,就是一巴掌,劉文革多機靈,想躲,可惜人家是成年人,沒躲開,「啪!」的一聲脆響,就把這小子打了個跟斗,這一下夠狠啊!

劉文革再厲害那也只是個普通小孩而已,這可是成年人,劉文革也被這一下真打疼了,怒了!大家知道初中的小孩子真是衝動的年紀,應該說,初中,高中是最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紀,哪受得了這個,由於疼痛引起的憤怒,劉文革小臉上全是漲紅,腦袋的漲疼讓他忘記了自己只是個小孩,猛地從地上翻身起來,嗷的一聲揮動小拳頭,照著那個胖子臉上就是一拳。

好傢夥!這一拳可真是夠狠,正中那胖子的大肉鼻子上,噗的一聲,一大股鮮血就用了出來,胖子也懵了,怒叫一聲,抬腿朝著劉文革就是一肥腿,正踹在文陀的小肚子上,文陀也慘叫一聲,被踹得撞到了走廊上的木板牆壁上,發出砰的一聲巨響,文陀小臉也煞白,強忍著小肚子的疼痛,一臉爆烈恨意,就朝胖子沖了過去,兩人這一衝,就滾到了一起,一個翻滾順勢又躲過了那個胖子的又一腳,胖子真的怒了,他也忘了對方只是一個小孩而已,就想把文陀往死里整,這人怒火上來了是不會記得這些的!

「…政風…別打了!…快停手!…」胖子畢竟是個成年人,又喝了酒那更是瘋狂,邊上的那個瘦子青年也慌了,在那慌亂地大叫起來,劉文革小臉上,胖子的胖臉上全是鮮血,看上去蠻嚇人的,一個大人一個小孩抱在一起互相用拳頭,擊打著對方的臉滾在一起,走廊上邊上放的一些花瓶,都被撞爛了,發出呯呤哐當的聲音,很明顯把兩邊吃飯包廂裡面的人,全都給驚動出來了,這下可就熱鬧了,本來不是很寬的走廊兩邊,全都擠滿了人,都口瞪目呆的看著這一幕。

「住手!…快停手!…」「…文革?…草你嗎!…你打小孩?…」

「王政風!你搞什麼?…快停手!…」

「怎麼回事?打人還打小孩?真是無恥!…」

「不要臉!…不像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