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師傅,那弟子就不打擾您了,師傅您也早些休息。」見夜如霜有些累了,柳絮也不敢再打擾,讓柳雲祁與雙雙有樣學樣的跟著自己學動作,一行四人對夜如霜行了一禮后便向著柳絮住處走去。

七彎八拐,走了許久,一行人才來到了柳絮的小院。

進到房間里柳絮便鬆開了手讓柳雲祁自由參觀。

柳雲祁疑惑的看著房間里的擺設,心想「難道要住在這裡不走了?不用回去了?這是給我安排的房間嗎?也少女了點吧?不會是因為我小就隨便給我找的一間吧?!不用這麼隨便吧?!」

看到柳雲祁疑惑的小眼神,柳絮笑著揉了揉他的腦袋「以後呢,你就和姐姐一起睡,姐姐會好好照顧你的,雙雙的話,就跟鏡心一起。」

「姐姐,以後我們都住在這裡嗎?」雙雙疑惑道。

「是啊,我們以後都要住在這個小院子里…哦,忘了小祁不會說話,不過沒關係,姐姐明天開始就教你說話」柳絮笑呵呵的說道。

日落月升,一天就這麼過去了,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第二天一大早柳絮就早早的把柳雲祁拉了起來,吃完早飯就開始教他說話。

「姐姐,我是姐姐。」柳絮指著自己道。

「姐姐…」柳雲祁疑惑的看著柳絮道。

「呀~不愧是我弟弟,果然聰明!」柳絮頓時高興的親了一下柳雲祁的額頭。



第二個月

「小祁這兩個字念姐姐~」柳絮指著紙上娟秀的大字說道。

柳雲祁好奇眨巴著一雙大眼睛望向了柳絮「姐姐?」

「恩,乖~來照著紙上的寫。」柳絮微微一笑,給他紙筆讓他開始練字。

第三個月

「恩~雖然字不怎麼好看,但好歹是學會了。沒想到你這麼聰明啊~三個月就學會說話寫字了。」柳絮揉了揉柳雲祁的腦袋,看著手中他所寫的文章感嘆道。

「姐~不要老是揉我頭,我不是小孩子了~」柳雲祁撇了撇嘴,拍開柳絮的手說道。

「不是小孩?那是什麼呢?大人?」柳絮笑著說道。

柳雲祁頓時被柳絮反駁的無話可說,說是他大人吧~又是小孩的身體,說是小孩吧,可他卻也不小了,這讓他是有些糾結了起來。

墨軒歸來的那天

「拜見師傅…」柳雲祁恭敬的跪在了墨軒面前。

「哦?聽說這短短的三個月,你不僅會說話了,還會自己寫文章了?」墨軒有些意外的看著柳雲祁。

「呵呵,是姐姐誇大了,隨便瞎寫的,不能看的。」柳雲祁訕訕笑道。

「你小子倒是謙虛,好吧,既然已經拜了師,那就隨我來吧。」

作者盧格恩克說:喜歡的朋友未免迷路請收藏、訂閱,不勝感激,*^__^*嘻嘻…… 第二十章:初入師門(2)

五年後,在蒼雲山的山道上。

一個十歲少年正汗流浹背的在崎嶇的山道上奔跑。

少年身材瘦小、有著些微肌肉的痕迹、眉清目秀,雙眼堅毅有神。身上穿著單薄的衣裳,手腕、腳踝處都有著一對黑色的、看起來沉甸甸的護腕。

護腕隨著他的奔跑而不停的摩擦他的肌膚,破皮的刺痛讓他微微皺著眉頭。

「嘻嘻~」

不遠處,一名長相秀美可人、扎著兩個羊角辮的七、八歲小女孩正蹲在草叢之中。

此時,小女孩的手中正拿著一根長長的繩子,繩子連接向少年前方的一段路。

看著不遠處的少年,她那烏溜溜的大眼中滿是小孩子惡作劇后得逞的狡黠,壓低著聲音,口中一陣低笑。

見少年越來越接近自己手中的那根繩子,小女孩的雙眼都快笑眯成了月牙了。

猛然,她拉動了手中的繩子。

不遠處,少年的腳下突然升起了一根長長的繩子拌向了他的小腿。

似乎早有防備,在繩子出現的瞬間少年便高高跳了起來躍了過去,無奈的嘆了口氣,高聲喊道「月兒,別鬧了,快出來吧。」

「果然沒那麼容易就能整到雲祁哥哥嗎?」並沒有理會他,月兒此刻一如使壞的小貓咪般一臉的狡黠,貓著腰便悄悄的向前面走去「笨蛋雲祁哥哥,你喊人家,人家就得出來么?哼!人家就不出去。」

沒錯,少年就是五年前來到蒼雲宗的柳雲祁,如今雖然他依舊稚氣未脫,但是與五年前相比,儼然給人一種少年老成的感覺。

在原地等了半天月兒都沒有出來的跡象,柳雲祁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沒有多做理會便繼續的向前跑去。

五年前,柳雲祁拜了墨軒為師,他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就學會了如何修鍊。

見柳雲祁這麼聰明,墨軒指點了他一段時間后,留下了一本修鍊心得便離開了宗門,再後來柳雲祁就很少再見到自己的這位師傅了。

之後的五年,柳雲祁在柳絮、鏡心、偶爾還有夜如霜的教導下,成長也就是那樣吧。

這段時間裡,他也逐漸的從柳絮的口中、蒼雲宗的藏書樓里了解到了這個世界。

這個世界只有一塊大陸,陸地廣闊無比,被大海包圍。

海中異常兇險,海中不只有魔獸,還有神秘的海族。

人類從來都只能在近海打魚,貿然進入深海就有可能被海族拖入海中成為魔獸的餌料。

這個世界一如他前世的三流小說一樣,修習的是鬥氣、魔法。

所以,真的很一般。

這個世界主流是鬥氣,修習的是自身的力量與潛力,只要肯努力就會有一定的成就,修習有成就會被稱之為武者。

至於這個世界的魔法,想要學習,光有努力是不夠的。

那還要有天賦,有天賦的人一學就會,並且進境飛快,沒天賦的人就連門襟都進不去。

魔法最主要的修鍊就是與天地進行溝通,借用天地的威勢來攻擊自己的敵人。

因而,魔法師往往都要比武者強大,這也是所有人都嚮往魔法師的主要原因。

要與天地進行溝通,首先魔法師的精神要足夠堅韌。

所以,魔法師主要的修鍊就是鍛煉自己的精神力,精神力越強,魔法的威力也會更加的強大。

剛剛了解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柳雲祁的心情是異常的激動。

魔法!鬥氣!這都是前世說爛的東西。

現在這些突然出現在他面前,那種興奮感是叫他怎麼都無法釋懷。

不過,儘管如此,激動了一年,那種感覺也逐漸淡了下去。

一開始,這邊單調的生活會讓柳雲祁想念原先的世界。

那個世界,在家裡有電腦、遊戲相伴,出門在外也可以約男、女朋友去旅旅遊、喝喝酒、跳跳舞什麼的。

而這個世界呢?目前除了修鍊、吃飯、睡覺外柳雲祁就沒有發現其他有趣的事情,大概等他再大一點,泡妞可以算作一項?

然而,儘管這個世界枯燥乏味,但是,在這裡他卻得到了自己前世最想要的一種東西。

親情

前世,他是孤兒,他沒有親人也沒有家。

所以他心中一直在渴望自己能夠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然而還沒有等到他實現就被人殺害來到了這裡。

一開始,他是恨過殺自己的人。

但是後來他就釋然了,在那個世界,他失去的不過是一條命,也沒有人會為他傷心。

而在這個世界,他卻得到了自己的親人、家。所以,那個世界又有什麼好留戀的呢?有這些就足夠了。

因此,柳雲祁現在不只不恨那個殺掉自己的人,甚至還有些感謝她。沒有她,他柳雲祁也就沒有今天。

正在山道中跑著,柳雲祁突然感到腳下微微塌陷。他心中一動,稍微發力就跳了過去。

剛剛落地,之前他踩過的那個地方出現了一個大大的坑洞,足有五六米高。

並未多做理會,柳雲祁就像沒看到一樣,繼續若無其事的向前跑去。

總裁哥哥太邪惡 不多時,又從側面飛出了一塊木頭,他淡定的避開,還是沒做理會。

躲在暗處的月兒看到自己的陷阱一個個的被柳雲祁躲了過去,恨的是直跺腳「真是的!為什麼雲祁哥哥就是不中陷阱啊!而且,他還一點都沒有被嚇到?好不甘心…」

於是,柳雲祁跑的這一路上出現了各種奇奇怪怪的東西,有的時候水坑中會突然飛出一大片泥巴,有的時候會在路邊出現美味的食物,有的時候甚至會突然冒出一隻異常兇猛的小動物,他都一一躲過。

更讓月兒無法忍受的是,柳雲祁從始至終都沒有變過臉色,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叫她看的心裡很不舒服。

終於,在一切陷阱都失去效用之後。

月兒在極度氣憤之中,決定使出一招失傳已久的絕學,「美人計」。

她埋伏在柳雲祁前方必經的湖泊旁邊,在周圍擺上大大小小的陷阱。

待等到柳雲祁經過的時候,她「撲通」一聲,跳入了水裡,高聲喊道「救命啊~快來人救救我~,我腳抽筋啦~」

怔了一下,柳雲祁抬眼向湖邊望去,只見月兒正在湖裡撲騰著,貌似溺水了。

儘管看上去是這樣沒錯,但是柳雲祁卻發現月兒的體力甚是充足,而且她的眼中還有著掩飾不住的得意之色。

於是,他渾然未決般擦了擦汗,就像是沒聽到月兒的呼喊一般,繼續向前跑去。

「誒~你別走啊~你回來~我真的溺水啦~~你快回來~」見柳雲祁淡定的飄過完全不理會自己,月兒表示不淡定了,銀牙都要咬碎了的她恨恨的錘了一拳在水面上。

「轟!

一道巨大的水花衝天而起向著四周飛濺而去。

氣呼呼的正準備上岸,湖中突然鼓起了一個巨大的水包,一隻碩大的烏龜浮現水面。

下意識的,月兒轉頭望去,頓時,她僵直在了原地。

看著水中的月兒,烏龜的眼中帶著一抹憤怒。

月兒被嚇了一跳,連連後退道「龜爺爺,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吵你睡覺的,對不起,我馬上離開。」

「啊~救命啊~」

於是,月兒飛上了天,慘叫連連。可惜飛太高,風太大,根本沒人聽到她的慘叫。

湖泊離宗門並沒有多遠,月兒並沒有飛多高就掉到了地上。

「哎喲!」

正巧摔在了柳雲祁面前,疼的她是眼角含淚。

柳雲祁怔了一下,疑惑道「月兒,你怎麼了?怎麼這麼狼狽?你怎麼全身濕漉漉的?快!快回去換衣服,濕濕的衣服穿在身上,要是吹風了是會生病的。」

柳雲祁這貌似很關心她的樣子,頓時是讓月兒的氣不打一處來。

她咬牙切齒衝上去對柳雲祁又錘又踢的說道「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我怎麼會被龜爺爺頂飛~都是你,哼!」

跺了跺腳,月兒轉身就跑進了宗門之中不見了影子,守門弟子們看著門前的日常,互相對望了一眼,都是一臉笑意的看著柳雲祁。

看著月兒消失在視線之中,柳雲祁的眼中滿是笑意「想整我?你還嫩著呢,再修鍊一百年再說吧。」

「師兄們好啊~」

對守門弟子們打了個招呼,一路哼著小曲,柳雲祁也是走進了大門向著自己的住處走去。

這種小插曲每天都會發生,就像是他生活的調味劑般讓他單調的生活多了些滋味。

正走著,迎面走來一個嬌俏可愛的溫婉少女,她的眼中不無擔憂的問道「小祁,你又惹月兒不高興啦?」

柳雲祁疑惑道「沒有啊?我什麼都沒做啊?」

確實,柳雲祁是什麼都沒做,但是就是這點讓月兒異常氣憤。

「是嗎?小祁,月兒是女孩子,你要多讓著點人家。」 重生之一世長安 少女有些責備的說道。

「雙雙,我真的沒對她怎麼樣。是她自己惹毛了護宗魔獸,被護宗魔獸給頂飛的,這跟我可沒半毛錢關係啊。」柳雲祁無奈的一攤雙手。

「是嗎?」雙雙依舊懷疑的看著柳雲祁。

「是啊~你還不知道月兒是什麼人嗎?這一早上啊,她不停的整我。你知道的,我很紳士的,不管她如何整我,我一次都沒有還手啊。話說,我才是受害者好吧?為什麼你就認為我會欺負她呢?」柳雲祁一臉的委屈。

「是這樣啊?」

「不然,你去問月兒啊~問問她,我到底有沒有欺負她。」

「柳雲祁~!你又欺負月兒!」正與雙雙說著話,遠處突然傳來一聲的怒吼。

柳雲祁頓時渾身汗毛倒豎,只見不遠處,柳絮正領著滿臉淚痕的月兒一臉憤怒的向著他走過來。

經過了這五年的成長,柳絮出落的越發的成熟美麗,已經是整個宗門當之無愧的宗花。

妖都危情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胸前的雙峰雖然已經小有成就,但是依舊不理想,這是整個宗門所有男弟子心中的遺憾。

「糟糕~月兒居然去找姐姐告黑狀了,還裝的那麼像!不管了,姐姐看起來正在氣頭上,先跑再說。」看到柳絮那咬牙切齒的模樣,柳雲祁心裡一陣發寒,轉身就想跑。

吃定總裁沒商量 「你還敢跑?!!!」

柳絮的聲音遠遠傳來,柳雲祁邊跑邊向後看去,卻見柳絮已經不在月兒的身邊了「恩?不見了?」

「哎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