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輩失言,還請前輩恕罪。前輩身在此地,若是有什麼指教或者吩咐,儘管說來,晚輩若是能夠辦到,一定照辦。」

「唉,我只是一道意念而已,哪還有什麼多餘的需求。按照本尊的旨意,誰若是能夠來到這裡,就有資格將這對『巨靈臂』帶走。在這之後,就沒有我什麼事了,我會就地煙消雲散。」黃靈秀幽幽一嘆。

巨靈臂!

這就是范浪心心念的寶物,費了那麼大一番周折,總算是到了重頭戲。

「哼。」范浪發出聲音,偏過頭望向陳巧手,意思不言而喻。

陳巧手會意,乖乖閉上了嘴,退後了一步,不敢再瞎摻和了。算是他識趣,要是他再礙手礙腳,就要吃苦頭了。

范浪落在石台之前,沖著黃靈秀一拱手道:「前輩,在下范浪,我對巨靈臂略知一二,就是沖著這件寶物來的,希望前輩能夠成全。別的不敢說,但有一點我可以保證,將來絕不會辱沒了這件寶物,一定會讓它大放異彩,擊敗各路強敵,彰顯前輩的機關術之奧妙!」 面對這種直來直去的請求,黃靈秀眉眼低垂,目光流轉,幽幽道:「巨靈臂其實是簡稱,之前的全稱叫做『鴛鴦巨靈臂』,是當年我和神匠師聯手打造的,傾盡畢生所學,耗費無數材料,用了近萬年的時間。那段時間,我們的感情非常好,眼裡心裡都只有對方一個人,將彼此之間的愛意,都融入到了手上的作品中,使得這雙手臂遙相呼應,不分彼此。」

「連續闖過這十道難關,晚輩或多或少的,能夠感受到兩位前輩當年經歷的愛情波折,真是唏噓不已。擊敗這段感情的不是人,不是神,而是時間。時間流逝,涓涓如水,沖淡了一切。」范浪道。

「是啊,擊敗我們的是時間,我跟神匠師相戀的時間實在是太長太長了,長到由愛生恨。到後來,他甚至連看都不想看我,一看我就覺得心煩意亂,真是諷刺。」

「過去的都過去了。」

「過不去的,也過去了。所以我的本尊,才會含淚建造這座密室,埋葬了當年的感情。這雙巨靈臂,見證了我跟神匠師的愛情。只要一看到它們,就會勾起我本尊的傷心事,所以我的本尊,將其放在了這裡,等待有緣人來拿走。而你,就是那個有緣人。」

「緣起緣滅,緣滅緣起,兩位前輩緣分已了,導致這雙巨靈臂蒙塵於此,而今天,新緣再起,我會讓它重見天日,在宇宙中大顯神威。」

「你想拿走巨靈臂,還要滿足另外兩個條件才行,否則是拿不走的。這是本尊的安排,誰來了都要遵守。」

「還需要滿足什麼條件,前輩請講。」

「第一個條件,我要確認你心裡深愛著另外一個人,只有痴情種子,才配使用巨靈臂;第二個條件,我要你發下宏願,不管過去多少年,哪怕一億年、百億年、萬萬億年,直到你成為大自在的仙人,或者是宇宙破滅的那一天,你依然要痴心不改,繼續深愛著你心裡的那個人。千萬,千萬,不能變心。」

黃靈秀凝視著范浪,動情的說出了這兩個條件,彷彿要在別人的身上,彌補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遺憾。

海枯石爛,痴心不改。

對於凡人來說,根本等不到海枯石爛的那一天。

對於武神來說,漫長的歲月同樣是一種難以承受的考驗。

那麼危險的十道難關都闖過去了,豈能在這裡止步。

范浪早有覺悟,正色道:「這兩個條件,我都接受。」

「好,那就先讓我看看你心愛之人是誰。」黃靈秀一揮手,身邊變化出一面精美的大鏡子,對準了范浪。

這面鏡子有著特殊效果,可以照出每個人心裡最愛的人是誰。

范浪望向鏡面,鏡中出現的人卻不是他自己,而是另外一個女人,他最深愛的女人。

不管紅顏知己有多少個,終究有一個是愛的最深的,不可能每個女人都一樣。

范浪看著鏡中的女人,心裡掀起波瀾,眼神變幻不定。

他最愛的人,原來是她。

躲不開的情劫,躲不開的姻緣。

黃靈秀也望向了鏡中之人,微笑道:「她很美,是個讓我都覺得欣賞的美人,看得出來,你確實很愛她。看著這面鏡子,鏡中照映出來的人影越清晰,證明愛的越深。現在鏡中的美人,簡直與真人無異了。很好,你滿足了第一個條件,證明了你確實是個痴情種子。第二個條件,我要你當場發誓,要永遠永遠的愛她。我不會在這個誓言中增加額外的束縛,能不能兌現,就看你自己了。」

「好,我現在就發誓。」

范浪伸出手來,不對天,不對地,也不對任何人,只是對自己的內心發誓,許下擲地有聲的誓言,表示自己會永遠愛著鏡中之人。

絕品棄後 哪怕宇宙破滅。

哪怕魂飛魄散。

此心,不變!

殘情ceo的替身新娘 其實相比於之前的機關考驗,這兩個附加條件,真的算不上什麼。誰都有自己喜歡的人,誰都可以發誓。只要走到這裡,基本上都可以把巨靈臂拿走。

黃靈秀深深的看著范浪,跨越上百萬年的時間與感情,在這一刻轟然決堤,化作兩行淚水,流過帶著微笑的臉頰。

「當年我的本尊要割捨掉自己與神匠師的感情,將自己對神匠師僅存的愛,封入了我這個意念體之內,然後她走了,我留在了這裡。她放下了對神匠師的愛,而我卻帶著這份愛一直到了今天。現在,我的使命完成了,按照本尊的安排,即將消失於天地之間,那份愛也會跟著消於無形。明明才剛剛見到你們,就要說再見了。」黃靈秀笑中帶淚,哭著說道。

「前輩……」范浪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初見情竇開,再見許終身。歲月悠悠逝,消磨痴情人。」

黃靈秀感嘆一聲,閉上了雙眼,意念體如同燃燒一般,化作點點光芒,就地消散開來。

萬千光點漫天飛舞,好似一群螢火蟲,飛到半空中之後一個個的淡化,直至所有都消失不見,連一點痕迹都沒留下。

一同消失的,還有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

發生在別人身上的愛情,很少會觸動范浪,但這次是個例外。

他站在原地,抬頭看著半空,矗立了良久,彷彿是在為黃靈秀的意念體默哀送行。他忽然覺得,哪怕此行什麼都沒得到,只是見到了黃靈秀這位奇女子的意念體,也算是不虛此行了。

陳巧手在一旁站著,也不敢打擾,只是時不時的去偷看另外一邊巨靈臂,僅僅是通過外觀,就判斷出這是一件巧奪天工的機關術大成之作,憑他是絕對打造不出來的。他可以肯定,這對巨靈臂的價值,至少跟密室本身持平,甚至還要更高。

不知過了多久。

「永別了,前輩。」

范浪說了一句,然後收回目光,走到了石台之上,巨靈臂就在他的面前,觸手可及。

巨靈臂一紅一藍,一陽一陰,通體都是由金屬打造,長度比常人的手臂長出三尺左右。

從外形上看,巨靈臂有著精妙的機械結構,關節處靈活多變,足以做出任何動作。在巨靈臂的表面,有著幾個空白的圓盤,這是用來釋放法則圖的裝置,不同的情況下,可以激發不同的法則圖。一些地方有著裝飾性的點綴雕刻,雕工精湛,花紋古樸。兩者的肩頭處,分別有一塊紅寶石與藍寶石,兩者都是用各種奇石煉化濃縮而成,重量甚至超過大多數的星辰。

這就是巨靈臂,或者說鴛鴦巨靈臂! 范浪對於巨靈臂十分的了解,知道這件寶物的厲害,得到手之後,絕對是一大助力,能讓他的自身實力得到實實在在的提升。否則的話,他也不會暫時丟下尋找轉世同胞的事情,跑到這裡來忙活。

經歷了那麼多考驗,還許下了摯愛一生的諾言,終於走到了這一步。

范浪伸出雙手,按在了兩條巨靈臂上,一冰一火兩種觸感傳來,寶物自身的靈性受到激發,沉寂多年的機關部件,開始轟然運轉,發出了優美動聽的機械傳動之聲。

系統掃描出了巨靈臂的具體數據,呈現在了范浪的識海當中。

鴛鴦巨靈臂:

類別:裝備。

星級:★★★★★★★★★★★★★★★★★★★★★★★★★★★★★★★★★★★★★(37星級)

屬性:神/火/冰。

攻擊力:998756429。

耐久度:875411135。

效果:1,純陽一擊。2,純陰一擊。3,陰陽雙滅。4,陰陽加持。

三十七星級的寶物!

像是這麼高等級的寶物,他還是第一次得到,雖然可以通過系統兌換同類的寶物,但那消耗太過龐大,連他的家底都吃不消。

巨靈臂的幾個效果,其實都非常簡單粗暴。前三個都是攻擊效果,而第四個效果,是對陰陽兩種法則的掌控與提升,具體如何運用,就看個人了。

另外,像是大小如意、變化形態、自動修復等功能,對於這種等級的寶物來說,都屬於標配了,屬於隱性的基礎效果。

現在的巨靈臂屬於無主之物,還沒有被人煉化。

范浪開始動手煉化,元神發散出來,懸浮在了頭頂,體積大如山嶽。他的本尊與元神一起出手,將滾滾神力灌注到了巨靈臂當中,煉化裡面的一個個中樞,留下屬於他的元神烙印。

像是這樣的寶物,煉化起來是很費時的。

范浪在這裡一門心思的煉化,陳巧手在旁邊假情假意的擔當護法。

一晃數日過去,范浪這才將巨靈臂煉化完成!

「成了!」

范浪面露喜色,收回了元神,縱身騰空而起,如臂使指的操控巨靈臂,與自己一同飛了起來。

一冰一火兩條機械臂向左右兩側分開,懸浮在了范浪的身後,體積猛然加大,各自化作了十丈長短。

巨靈臂可以自由的放大縮小,十丈只是小兒科,如果願意的話,還能變得更大,甚至可以洞穿一條星河!

放大之後的巨靈臂,捏碎星辰就跟捏碎雞蛋一樣容易!

范浪懸浮空中,兩條機械臂懸浮身後左右兩側,機械臂的體積比他本人要大得多,這畫面看上去極具張力。

他輕輕一震,身後一雙巨臂也隨之震蕩,產生猛烈的波動,橫掃四面八方,導致這片天地幾近崩潰。

只是這樣輕輕一動而已,就已經有了這樣的破壞力。

如果范浪到外面大肆破壞,將帶來何等生靈塗炭的結果。

巨靈臂本身的力量就已經很強大了,但還不止於此!

首先是作弊效果,可以大大提升巨靈臂的威能,而且是翻倍提升。其次是范浪身懷的太極聖體,屬性剛好跟巨靈臂契合,可以配合使用,相得益彰。

范浪嘗試著將體內的陰陽二氣注入到了巨靈臂中,一紅一藍兩條機械臂得到充能,各自的寶石亮了起來,傳出的波動越來越恐怖,彷彿一出拳就能毀滅所有。

陳巧手看著這一幕,流露駭然之色,他甚至有種感覺,如果范浪現在對他出拳的話,一拳就能把他轟死!

「這巨靈臂也太強大了……到了范浪手裡之後,豈止是如虎添翼啊!我能感覺到,范浪現在的實力,比起之前提升了一大截!」陳巧手心中震撼。

「說心裡話的時候,也要尊稱主人,不能直呼其名。」范浪通過子系統讀取到了對方的內心想法,出言警告道。

陳巧手臉色發苦,心裡更苦,連這點小心思都被識破了,心裡想的跟嘴上說出來,也沒什麼區別了,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

「是,主人。」陳巧手消沉道。

范浪現在心情大好,沒有太過為難陳巧手。他就像個得到了新玩具的孩子,把巨靈臂擺弄來擺弄去,操控巨靈臂做出各種動作。

巨靈臂機關靈活,可動性超強。

人的手臂能做出來的動作,巨靈臂都能做到,人做不出來的,它也能做到。

玩夠了之後,范浪將心思轉移到了密室本身上。

這個密室也是需要煉化才能帶走的,概念就跟范浪的幻方城差不多,都是大型的機關術要塞。

煉化整個密室的中樞核心,就在這片區域,而且藏的不深。

范浪念頭一動,大地轟隆作響,隱藏的中樞核心升騰而起,屹立在了地面上。

他將巨靈臂封存進武器卡,以備後用,然後開始煉化這座密室。

通過煉化,關於這座密室的數據呈現出來,其實它是有特定名字的,名字叫做「葬情宮」。

其實范浪不大喜歡這種兒女情長的名字,但也不好修改,畢竟受了人家的恩惠,擅自改名有點對不起黃靈秀這位建造者。

煉化這座葬情宮,又要花費很多天的時間。

范浪還有別的事情在身,只是完成了初步的煉化,然後就動身離開了。他會把整個葬情宮帶走,留在身邊抽時間慢慢煉化,直到徹底煉化完成為止。

得到了巨靈臂,又得到了葬情宮,算是滿載而歸,范浪此行收穫豐厚,算是最大的贏家,一同進來的陳巧手竹籃打水一場空,連根毛都沒撈到,反而把自己給搭上了,淪為了奴隸,真是要多苦逼有多苦逼。

范浪帶著陳巧手一起飛出葬情宮,來到了之前進入的入口處。他一招手,整個葬情宮隨之而動,由大變小,進入到異度空間當中,化作了一個巴掌大的小房子,落在了他的手上。

等到以後將葬情宮完全煉化了,給他帶來的幫助,絕不會亞於巨靈臂。

之前身在葬情宮中,影響了各種信息的接受。

范浪一出來,海量的信息洶湧而來,光靈龍二幫忙接收,篩選出有用的幾條供他查閱。

其中一條信息,極光學院新一屆的招生考核剛剛結束! 按照極光學院正常的招生規則,是每十年對外招生一次。

距離上一次的招生,顯然還沒到十年,所以這次屬於補招,擴充學院的生源。

反正極光學院這種高等級的學府,什麼時候招生都是人滿為患,不愁沒人來。

最近百年極光神國內憂外患,戰事非常吃緊,前線需要大量的兵力補充,極光學院這樣的學府,所培養出來的人才,會有相當一部分送到戰場上為國效力,這也是額外擴招的原因之一。

范浪是上一屆招生考核的最終魁首,在他進入葬情宮奮鬥的期間,新一屆的招生考核圓滿結束,招收了一批新生,可謂長江後浪推前浪。

范浪看了看相關的情報,順便關注了一下這一屆新生的前幾名,位於第一名的新生,一下子吸引了他的注意。

「第一名竟然是王族的凌霄孤雲!歷史的發展發生變動了!」

范浪心中一凜。

極光神國自有國情在此,國內皇族與王族共存,以皇族為統帥,王族為附庸。

凌霄孤雲是王族新一代的年輕翹楚,天賦毋庸置疑,無論是在王族當中,還是在整個極光神國,都稱得上光芒萬丈。

當然,他跟范浪還是沒法比,國內再怎樣的天才跟范浪一比,也會黯然失色。

按照正常的歷史發展,凌霄孤雲會在王族自己家的學院發展,後來還會牽扯到一件關乎國運的大事件。

可是現在,歷史發生了變動,凌霄孤雲竟然跑到極光學院來了,還拿下了這一屆新生的魁首,讓范浪頗感意外。

像是這種歷史變動,范浪不是第一次遇到,驚訝過後,也就平靜下來了。

歷史要拐彎,誰也攔不住。

站在范浪的立場上,沒必要非得讓歷史按照既定的軌跡去走,變了也就變了。

今天正好是新一屆的入學儀式召開之日,當年的范浪參加過這種入學儀式,這次還收到了院長的邀請,請他參加這場儀式。

入學儀式本身,不光是慶祝新生入學而已,還關係到新生的分配,以及拜師活動。

范浪看了下時間,想了想,決定去湊個熱鬧。

「你應該也收到了關於新生考核的消息吧? 總裁的葬心前妻 我打算去入學儀式那裡轉轉,現在去,應該能趕得上。」范浪道。

「主人要去,我自然奉陪。」陳巧手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