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老夫不想殺人滅口的,但如今嗎?只能將你們全部擊殺了,以防走露消息!」駝背老者臉色一寒,森然說道。

「只怕你沒有那種本事。」羅星收起臉上笑容,一股殺意自他體內席捲而出。

咻!

再說無用,駝背老者腳掌一踏地面,身體驀然消失,羅星看著消失的駝背老者,臉上閃過譏嘲神色。

他頭頂上空氣輕微波動一下,一隻冒著黑色煙霧的枯瘦手掌從裡面一探而出,散發著陰寒氣息朝羅星的頭顱拍去。

「小子,這就是你狂妄的下場!」駝背老者冷笑連連。

兩者相距一寸距離的時候,羅星眼中勐然暴射出一團精芒,猶如磐石的身體微微一動,鬼魅般的消失原地,駝背老者來不及收招,直接是拍在地面上。

轟隆隆!

一道巨大的轟鳴聲頓時響起,隨後便是看見地面上出現一個深不見底的巨坑,上面冒著滾滾黑霧,侵蝕著周圍的一切物體。

「什麼?!消失了?」駝背老者驚駭。

「我都說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道聲音鬼魅般在駝背老者耳畔響起。

駝背老者一個激靈,手掌中瞬間出現一柄黑劍,朝後橫掃而出,一道黑色匹練唿嘯而出,擠壓的空氣接連爆鳴,空間出現裂痕,威能驚人。(未完待續。。) 「你手裡拿著是什麼,給我看一下。」葉皓軒盯著女孩。

「憑……憑什麼給你看。」女孩顯的更加緊張了起來,她不自由主的向後退了一步,下意識的緊緊的抓著自己手裡的包。

她越是這樣,越是引起葉皓軒的懷疑,他上前一步,伸手道:「來,給我看看。」

女孩更慌,她在後退了一步,然後她後面是游泳池,她腳下一絆,然後撲通一聲,直接落入了游泳池裡面。

雖然游泳池並不是很深,但有些人,是天生怕水的,女孩在水裡拚命的拼騰著,她尖叫道:「救命,救命啊,我不會游泳,我不會游泳啊。」

葉皓軒無語,他也確定了下來,這個女孩不是什麼小偷,因為哪有這麼笨的小偷啊,他蹲到了游泳池的邊緣,無語的說:「喂喂,別這樣,水還沒到你胸口呢,你至於嗎?」

女孩這才停了下來,她低頭一看,果然,游泳池的深度,還沒有到她的胸口位置,她有些可憐巴巴的說:「我,我小時候溺過水,所以,我怕。」

「來。」葉皓軒伸出了手,他已經大致知道了女孩的身份:「你是雪姨的女兒吧,雪姨不在,她今天有事請假了。」

「哦。」女孩伸出手,搭在了葉皓軒的手臂上,葉皓軒一用力,把她從游泳池裡面拉了上來。

一接上來之後,葉皓軒瞬間不能呼吸了,他感覺自己的鼻孔里有兩股溫熱的液體流出,因為女孩穿的是一件白色的連衣裙,這一落入水之後……那衣服穿在身上的效果……自然不用多說,幾乎是透明的。

這種若隱若現的感覺,對於男人來說,更是有著致命一般的殺傷力,這讓葉皓軒連忙把頭轉了過去,一本做出一幅一本正經的樣子。

「你好,我叫楊倩,我以前怎麼沒有見過你呀。」片刻之後,楊倩已經換好了衣服,只是她的頭髮還有些濕。

「我是新來的,是梁總新招來的保鏢。」葉皓軒道:「不好意思啊,我沒有見過你,我還以為你是。」

「你還以為我是小偷?」楊倩有些委屈的盯著葉皓軒道:「你怎麼能這樣。」

「這個……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下回我會注意,一定會注意的。」葉皓軒訕訕的笑了笑,這個誤會,鬧的可是有些大了啊。

「我媽呢,今天去哪了?」楊倩看了一眼葉皓軒道。

「我不知道,今天梁總有事,中午不回來,她也請假了。」葉皓軒雙手一攤道。

「哎,那怎麼辦呢。」楊倩有些懊惱的說。

「怎麼了,有事?」葉皓軒看了楊倩一眼道:「有事的話可以對我說說,說不定我可以幫你呢。」

「不,這個你幫不了,這是我們學校申請獎學金,需要我的家長去才行,可是現在找不到她,怎麼辦呢?」楊倩道。

「那,她平時會去哪裡呢?我幫你去找找吧,反正今天我的事情也做完了。」葉皓軒道。

「不,不用了,她可能是去找我爸了,我去找找看吧。」楊倩道:「她可能在我爸那裡,前幾天聽我爸說不舒服,可能她去照顧他了。」

「算了,我跟你一起去吧。」葉皓軒想了想道:「不用這麼客氣,我剛來滬城,在這裡不熟,所以就想到處轉轉,你就當是我的導遊就好了。」葉皓軒道。

「真的……可以嗎?不打擾吧。」楊倩有些不放心的問道。

「沒事,不要客氣。」葉皓軒微微一笑,他把監控工程的收尾工作匆匆的弄了一下,然後便和楊楊倩一起離開這裡了。

滬城很大,也很繁華,雖然其程度跟起京城沒法比,但是在這裡,也是獨具一格了,因為楊倩父親不務正業的原因,所以她所謂的家,也不算是什麼家了。

這是一個破舊的地下室,因為雪姨和她丈夫長期分居的原因,所以這個地方更是顯的破舊,昏暗,地下室的租金比較便宜,但是裡面很簡陋。

尤其是一個長期不務正業不顧家的男人一個人住,這個地方更是顯得破敗無比,一張桌子,一張破破爛爛的床,簡單的鍋灶,除此之外,便在也沒有什麼東西了。

雪姨並不在這裡,楊倩的父親也並不在家,楊倩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對不起啊,我爸他……」

「我知道,雪姨的事情我也了解一些。」葉皓軒點頭道:「你爸不務正業,如果他家裡能幹凈,才奇了怪了呢。」

楊倩有些尷尬,對於父親,她不是太想多提起,她看父親沒有在家,便對葉皓軒道:「我們走吧,他今天恐怕也不在家,我媽也沒在這裡。」

「你沒有打你媽的電話嗎?」葉皓軒道。

「她手機一直是沒信號的狀態,聯繫不上,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楊倩有些擔心,但是她搖搖頭,把自己那些胡思亂想從腦海裡面拋了出出。

「我們走吧。」看父母都不在這裡,楊倩覺得在這裡呆著也沒多大意思,因為家,對於她的父親來說,只不過是一個把錢花光了以後回來睡覺的地方,意義真的不大。

「好,走吧。」葉皓軒點點頭,他和楊倩轉身就要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門鎖砰的一聲響,被人從外面給弄斷,然後大門被人從外面打開,一群流里流氣的流氓從外面走了進來。

「楊得天,你他媽的在不在,別跟老子裝蒜,欠錢不還,你以為你躲得了初一,還能躲得了十五嗎?」

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穿著一件背心,他的肩膀上紋著紋身,嘴裡刁著一根煙,帶著一群頭髮染的花花綠綠的小混混,從外面走了進來。

「你們是什麼人?」楊倩吃了一驚,她知道父親喜歡賭,所以欠下的賭債不少,眼前的這些人,恐怕又是催債的。

「喲,不在家啊,你誰啊。」為首的那個男人把嘴裡的煙頭熄來,他打量著楊倩,突然恍然大悟的說:「喲,我想起來了,楊得天說他有個女兒在上大學,等他女兒大學畢業了,就能找到好工作了,就算是在不濟,也找個有錢人嫁了,到時候他就不會這麼苦逼了。」 「八荒掌!」

一道如雷鳴般的聲音響徹天地間,只見的駝背老者後面不知何時出現一道人影,赫然是羅星,此刻的他,臉龐上帶著漠然,修長的手掌攜帶著可怖的力量似緩實疾的朝後者頭顱上印去。

對於敵人,羅星向來不會仁慈。

駝背老者臉色劇變,一股寒氣直接從腳底沖向腦海,他能感受到那來自背後的一掌,一旦落在他的頭顱上,他必死無疑,「這是哪裡來的小怪物,戰力如此逆天,幾乎可以和黑魔宗的聖子相媲美了。」

「顧不得那麼多了,先躲過這一掌再說。」駝背老者心中一狠。

「血魔盾!」

陰厲的聲音自他心底響起,隨後便是看見他的兩隻胳膊爆裂開來,大量的鮮血噴射而出,一個反卷間,將他籠罩其中,詭異的波動席捲間,駝背老者的身體便是消失不見。

羅星一掌落空,眼中閃過一道異芒,

這魔道武者的確難纏,不過他並沒有追擊而去,反而站立在原地。

十幾丈外某一處,一陣空氣波動,一道狼狽至極的身體浮現而出,兩隻胳膊不翼而飛,滿身鮮血,面色蒼白,氣息更是萎靡不振。

駝背老者朝羅星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見到後者並沒有追擊而來,鬆了口氣。他張口噴出兩口鮮血,落在斷臂處,斷臂處立刻湧出滾滾黑氣,肉芽蠕動,不消片刻,便是長出了兩條胳膊。

「小子,這事老夫記下了!等到了中心區域,必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駝背老者陰森的說道。

「呵呵,那恐怕你是沒有報仇的機會了。」羅星冷漠一笑,道。

話音落下的瞬間,羅星的身體便是消失不見,一隻散發著紫金光芒的手掌出現在駝背老者胸前,然後在老者驚駭的眼神下,實實在在的印在他的胸口處。

砰!

一股巨力直接作用在後者的身體上,胸口頓時出現一個掌洞,而且雄渾狂暴的力量順著他的肉身來到後者的靈魂海中,直接湮滅所有靈魂力。

駝背老者化作一道流光朝後倒飛而去,狠狠地落在地面上,這一幕令得其他五人露出極度驚恐神色,然後想也不想的就朝四周逃遁而去,羅星也沒有管他們。

「駝背老者靈魂海中沒有靈魂種,想想也釋然。」羅星沉吟著,「知道有靈魂種的武者恐怕都是佔據少數,更別說要凝聚出來了,如果當初不是源老講解,連他都不知道靈魂種這件事。」

咻!

羅星伸手朝前一指,一股吸力頓時噴薄而出,手中光芒一閃,一駝背老者的空間戒指便是出現在他手中,靈魂力頓時魚游而出,攀附在空間戒指上,上面的禁制對於是鑒石師的他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

幾秒鐘后,空間戒指轟然碎裂,露出裡面所有東西,羅星目光一掃,直接鎖定在一個烏黑的玉瓶中,拿在手中,拔開瓶塞,倒出裡面的丹藥,聞了聞,確定是解藥后,才朝雨曦他們走去。

「這是解藥,一人一顆,快點吞下煉化。」羅星一人分配一顆,道。

眾人也不遲疑,直接將丹藥吞進肚,開始煉化,幾分鐘后,所有的人中的毒都解了。

「羅小弟,你怎麼沒有中毒?」羅菲菲開口問道。

「誰告訴你,我沒有中毒的。」羅星聞言,翻了個白眼。

「啊!你也中毒啦,不過你怎麼能催動靈力?」羅菲菲訝然問道。

「菲菲姐,你很希望我中毒。」羅星一臉黑線飄過。

「當然不是,我這不是關心你嘛。」羅菲菲撇嘴說道。

「其實我也和你們一樣中毒了。」羅星說道,而後看先邢火,「你知道我那火焰吧?」

「當然知道,威力極大。」邢火見到羅星重新提起這事,臉色頓時變得猶如黑鍋。

「我那火焰能驅除毒。」羅星淡淡說道。

眾人恍然,原來如此。

「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趕快前往中心區域吧。」羅星看了一眼四周,心中隱約有些不安。

言罷,羅星率先朝前暴射而去,其他人緊隨其後,不消片刻,他們便是消失在夜幕下。

在他們離去不久,羅星他們原先站立的地方,地面突然詭異的扭動起來,最後凝聚出一個人來,此人低矮,身著黑色的長袍,他手掌中握著一柄彎曲的劍,一股邪惡冰冷的煞氣自他體內瀰漫而出,如果羅星在這裡的話,一眼便是認出此人是邪族武士。

隨著他的出現,周圍的泥土也是開始扭曲起來,出現六個人,他們剛一出現,便是朝中間的人恭敬道:「王,看他們的戰力,也是萬源大陸的天驕,用不用殺了他們。」

「暫且不用,他們也是去星海那宗門遺迹的的,到了那裡在擊殺他們。」妖異青年漠然說道。

「是。」其他六人齊聲說道。

說完后,他們身體再次扭曲,融進泥土中,消失不見。

一柱香后,羅星他們一行人也是來到了中心區域。

一座座亭台樓閣大殿鱗次櫛比的坐落在道路兩旁,即便是在夜晚,這裡也是燈火通明,人頭攢動,川流不息,叫賣聲,吆喝聲此起彼伏,好一副熱鬧的場景。

「幾位小哥,我們春花樓的服務在方圓百里絕對排名前三,過來瞧瞧看,保證不會讓你們失望。」一名嬌媚身著少量衣袍的女子,朝羅星他們拋媚眼說道。

「不需要。」羅星冷漠說道。

雨曦,羅菲菲聞言,更是臉色一寒,直接開口道:「滾!」

只有元種期的妖嬈嬌媚女子哪能承受的住兩位靈命境武者的威壓,頓時身體一個激靈,不自覺的朝後退去。

幾分鐘后,羅星找到一家客棧,住了進去。

羅星點了幾樣菜,和雨曦他們享受一番口舌之欲后,就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里。

房間內,羅星揮手間,布置出一套防禦陣法,就盤膝而坐到蒲團上面。

「小傢伙,你們被人鎖定住了。」源老傳音說道。

「誰?」羅星心中一凜,能不讓他發覺而鎖定住他們的,恐怕是有地陰境的存在。

「邪族武士!」源老臉色凝重的說道。

「他們不會被封印住了嗎?」羅星心頭一驚,道。

「其實那封印到如今,已經算是支離破碎,最多一百年,邪族武士就會破封而出,而如今,只是個別僥倖的武士遁逃出來。」源老說道。

「他們的首領是一位王,也就是相當於萬源大陸的地陰境武者。」源老說道,「不過,你也不用過度擔心,他們的目標也是星海下的古宗門遺迹,現在不會出手對付我們的。」

這個消息恐怕對他們來說,是最壞的吧。一位媲美地陰境的邪族武士,恐怕翻手間就能滅殺他們。

「他們受到萬源大陸本源源力的壓制,王們只能發揮出半步地陰境的戰力,以我們的戰力還是能夠擊殺他們的,不用過分的擔心」源老接著說道。(未完待續。。) 「而且羅菲菲也說過,那個古宗門遺迹只能進去地陰境以下的武者,這樣,宗門內最強戰力也就半步地陰境,所以,我們更不用害怕。」源老又說道。

「嗯。」羅星顯然也知道這個消息。

羅星就欲上床休息時,忽然,他神色一動,臉上露出古怪之色,他的靈魂力現在可是靈境,方圓百里任何一物都是能查尋到,即便不經意的輻散,也是將周圍的幾十里範圍看得清清楚楚。

「王炎,王媚,我說怎麼沒有在天風學院見到他們,原來在這黑魔地域內。」羅星喃喃道,臉上浮現出好奇神色。

不過此刻的後者頗為的狼狽,氣息萎靡,身上鮮血淋漓,衣袍更是破碎大半,正在朝他所在這家客棧暴射而來。

「追他們的人好像是阿羅殿的人馬。」羅星細細感應了一番,道。

「既然遇見了,那就出手幫一把。」羅星是重情義之人,在弱小時,後者也是幫過他。

就在他話音落下的瞬間,便是聽見木門破碎的聲音響起,緊接著有著八道唿嘯聲出現在客棧內,嚇得這裡的老闆趕緊躲在櫃檯後面。

「姐,恐怕我們今天逃不出去了。」王炎看著周圍的八人,苦笑道。

「沒事,他們不敢殺我倆,不然師傅他絕不會放過阿羅殿的。」王媚那俏臉上並沒有懼意。

「你們倒是逃啊,你們不是挺能逃的嗎?倒是給老子逃啊!」為首的是一位光頭的一名中年人,嗤笑道。

「放下兵器,跟我們走一趟,饒你們兩條性命。」光頭中年人說道。

「蟶使者,痴心妄想。」王媚冷然說道。

「你們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蟶使者說道。

「你是怕我施展流光分影劍這一式,所以不敢過分逼迫吧。」王媚漠然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