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大哥,不如讓陽兄弟給你道個歉吧。」蠻山不忍地道。

「是啊,陽兄弟肯定也不是故意的,就讓他給你道個歉,這件事就這麼算了。」伍凌也是試著勸說道。

「楚大哥,陽大哥他沒有惡意的。」柳纖纖也跟著說道。

楚風雖然心裡很不爽,但他也不想逼急了所有人,只能冷哼了一聲,道:「好,只要陽旭肯跪下來給我磕三個響頭,這件事,就這麼揭過去了。」

「陽兄弟,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不要因小失大。」伍凌隨即勸說起陽旭來。

「是啊,陽大哥,好漢不吃眼前虧,你就向楚大哥道個歉吧。」柳纖纖也勸說道。

這時,白芯直接站了出來,冷冷一哼。

「哼!就憑他,沒資格。」

陽旭只是笑了笑,並不打算摻和進去,而是想看看白芯如何處理這件事。

此刻的白芯,一臉冷色地盯著楚風。

「楚風,限你在三息之內,向陽大哥道歉,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鏘!

白芯直接拔出了寒玉神劍,魂力輕輕涌動之下,一股冰天凍地的氣息,瞬間朝著四周擴散開去,讓氣溫都略有下降。

在場之人,除了楚風之外,其他人的修為,還真趕不上白芯。

就算是蠻山,也只不過是玄魂境七重的修為。

伍家兩兄弟,則是玄魂境五重。

至於柳纖纖,更弱,只有玄魂境四重而已。

而此刻的楚風,已經受了內傷,玄魂境九重的實力,能發揮出一半來就算不錯了。

「哼!」楚風冷哼了一聲,目光冰冷地看著陽旭,「姓陽的,你個縮頭烏龜,就只會讓女人來保護你嗎?」

「不服氣?你也可以讓女人來保護你啊。」陽旭笑道。

「哼!這麼不要臉的話,虧你說得出口?」楚風不爽地道。

「呵呵,論不要臉,誰敢跟你比啊?」陽旭笑道。

「混蛋!」

楚風氣得咬牙切齒,心頭極度不爽。

蠻山等人則是佇立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喲,這不是赤焰傭兵團的少團長楚風嗎?怎麼,又在欺負人了?真是好大的威力啊。」

突地,一道鄙夷的聲音響起。

眾人轉頭看去,只見一個獵人打扮模樣的青年,椅靠在一棵楓樹的樹榦上,嘴裡還叼著一根狗尾草,那臉上,絲毫不掩飾對楚風的鄙夷。

「高御空,又是你!」楚風頓時切齒道。

「不要一副想吃人的樣子,你又吃不了我,何必呢?」高御空攤手笑道。

「高御空,這裡沒你什麼事,你給我滾得遠遠的,我不想看見你。」楚風不爽地道。

「呵呵,你以為這裡是你們赤焰傭兵團啊?」高御空不屑地道。

「你……」楚風更加不爽了。

可是!

他不敢跟高御空動手。

不說他現在已經受了傷,戰力頂多能發揮出一半出來,就算是全盛時期,他也要弱高御空一籌。

這還怎麼打?

「高御空,難道你真要插我們赤焰傭兵團的事?這麼做的後果,你承受得起嗎?」楚風冷聲威脅道。

「我就插手了,你想怎麼樣?」高御空不在意地道。

這下,楚風更是氣得不行。

可就在這時,又一道聲音傳了過來。

「呵呵,高御空,你的對手是我,在沒有把我打敗之前,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聞言,高御空的眉頭不禁輕皺起來。

而很快,便有一行三人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這三人,帶頭之人一臉邪佞冷笑,看上去精瘦幹練,身上穿著一件漢衫,露出的手臂上布滿了各種奇怪的圖案。

在其身後的兩人,一個體壯如熊,一個妖艷如花。

三人的組合實在是搶眼,而且那強大的氣勢,一下子就把高御空給比了下來。

這些人會出現在這裡,倒是沒有出陽旭的意料。

畢竟!

之前眾人與血煉雙頭蛇的戰鬥,弄出的動靜不小,而再加上這幾日,進入魂獸山脈尋找寶藏的人很多,附近的人聽到動靜之後趕過來,又循著火光找到這裡,實在是再正常不過。

只是,這下卻是有趣了。

高御空明顯與楚風是對頭,而後面出現的這三人,又與高御空不和。

這場鬧劇,似乎更有意思了。

「陽大哥,那個手臂上有花紋的人,好像很強。」白芯低喃道。

陽旭微微笑了笑。

強嗎?

那也就是對白芯來說吧。

而這時,楚風也認出了帶頭的乾瘦青年,隨即喜道:「牧開大哥,我是楚風啊,你還記得我嗎?」

乾瘦青年牧開,微微掃了楚風一眼,笑道:「你是赤焰傭兵團的那個小子?」 「對對對,我就是赤焰傭兵團的少團長楚風,沒想到,去年一面之緣,牧開大哥還記得小弟。」

楚風一改之前的傲然神情,彷彿一隻哈巴狗似的,恭維著牧開。

牧開頗為享受這種感覺,臉上全是笑意。

「楚老弟啊,咱們今天還真是有緣,我記得你曾跟我提過,你手裡有一顆四品魂獸的魂源晶,而且還是冰屬性的,對嗎?」牧開笑問道。

楚風哪裡會不懂對方的話,只是這心裡有些肉痛。

但是!

想要解決眼前的麻煩,好處是必須要給的。

隨即,楚風略有不舍地從懷裡掏出了一支玉盒,雙手遞到牧開跟前,腆著臉笑了笑。

「呵呵,牧開大哥真是好記性,小弟本就打算等下次見面的時候,把它送給牧開大哥的,沒想到,居然在這裡碰見了牧開大哥,正好,還請牧開大哥收下小弟的這點心意。」

雖然嘴裡這麼說著,但心裏面,楚風已經把牧開祖宗十八代都罵了個遍。

這可是四品魂獸的魂源晶啊!

拿到拍賣行去,隨便也能拍出幾十萬兩銀子,甚至更高。

可現在!

只能拱手送人了。

牧開對楚風的表現十分滿意,看似隨意地收下玉盒,並且遞到了他身後的妖艷女子手中。

妖艷女子會意一笑,當場打開了玉盒,確認裡面的確裝著一顆冰屬性的四品魂源晶后,才笑吟吟地將之收入懷裡。

「楚老弟,你也是有心了。」牧開笑道。

「哪裡,這是我應該的。」楚風陪笑道。

「好,既然你這麼有心,那老哥我也不能小氣,以後,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誰要是敢欺負你,那就是跟我牧開過不去。」

說到這裡,牧開的眼神微冷下來,環環掃過巒山,伍家兄弟,還有陽旭等人。

最後,那目光才落到高御空身上。

「高御空,如果你想管閑事的話,別怪老子不客氣!」

高御空眉頭緊皺。

他雖然比楚風要厲害一些,但與牧開比起來,差了不是一星半點。

畢竟,牧開已經是九魂罡煞境一重天的修為。

「行,你們狂虎傭兵團和赤焰傭兵團,本就是蛇鼠一窩,這件事,我管不著,也不想管,我走,行了吧?」

呼……

不再留戀,高御空直接掠走。

這時,牧開的目光掃了掃白芯和柳纖纖,隨即沖著楚風邪笑道:「楚老弟,那兩個丫頭,很不錯嘛。」

楚風心裡一陣不爽。

媽的!

老子好不容易才套到的兩個美人,你這頭豬又看上了?

合著老子剛才給的四品魂源晶還不夠?

簡直是喂不飽的餓狗!

心裡一陣狂罵,楚風卻只能笑道:「牧開大哥,她們就是一些庸脂俗粉,哪能和您的艾妃相比啊。」

聞言,牧開身後那個妖艷女子心裡一陣歡喜。

「不不不,我覺得吧,那兩個美人,也是很不錯的。」牧開笑道。

聽到這樣的話,妖艷女子娥眉輕蹙,臉上全是不悅。

但牧開在這裡,她又不敢罵出來。

「那,牧開大哥既然喜歡,小弟就把她們拱手相讓了。」楚風心裡極度不甘,但只有陪笑道。

「哈哈哈,楚老弟,以後你就跟著我吧,有你的好處。」牧開滿意地笑道。

「是是是,多謝牧開大哥。」楚風笑道。

末了,他又補充道:「對了,牧開大哥,那個叫白芯的小妞,擁有玄魂境九重的修為,小弟我之前不小心受了傷,拿不下她,還得大哥您親自出手才行。」

聞言,牧開表情一僵。

「你說什麼?」

「呃……牧開大哥,小弟我之前受了傷,拿不下她,還請大哥親自出手。」

「老子問的不是這個。」

「那大哥你問的是……」

「老子是問,你剛才叫她什麼?」

「白……白芯啊。」

「白芯?可是天陽宗的白芯?」

「天……天陽宗?」

楚風愣住了,他哪知道白芯是不是天陽宗的啊,甚至就連天陽宗這個名字,都是第一次聽說。

「到底是不是?」牧開沉聲喝道。

「我……我不知道啊。」楚風一臉惶恐不安地道。

「媽的,沒用的廢物。」牧開一把將楚風推倒在地上,然後轉頭看向白芯,尤其是盯著白芯手裡的寒玉神劍看了半晌,方才小心翼翼地問道,「白姑娘,敢問,您可天陽宗宗主?」

聽到這樣的問話,楚風等人無不是一愣,那目光,全都集中到了白芯身上。

天陽宗宗主?!

先不論天陽宗是什麼樣的宗門,就單說白芯玄魂境九重的修為,能是一宗之主嗎?

怎麼可能?

眾人不敢相信,但這時,白芯卻是冷冰冰地道:「你知道我們天陽宗?」

這話,變相地等於承認了她的身份。

牧開聽得心頭猛地一抖。

天吶!

果然是那個白芯!

這不是雷靐團長他們從旭日峰迴來之後,特別交待過,千萬不能招惹的人嗎?

混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