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之前同我說過少卿大人跟夫人感情深厚,原本我是不信的。」希陽郡主並沒有直接回答三皇子的問題,「但是今日,楚晗見識到了。」

三皇子本來聽得有些迷糊,仔細一想這話中的含義,頓時就笑得燦爛到像是一朵花似的。

「你看著了?」三皇子挑了挑眉頭,「抱一起了還是親一起了?」

「楚晗並沒有親眼見到,是另外有兩位大人家的女兒不小心撞見的。」希陽郡主趕忙回答道,「不過之前在晚宴上我同夫人坐在一起,她的眉目當中全是少卿大人,那份感情不可多得。」

「我就說吧,旁人都猜測律璽兄突然成親定然是有什麼陰謀詭計,但我與他相識多年,是最清楚他性格的人。」三皇子很是贊同希陽郡主的話,「若不是感情深厚,他又怎麼會娶一個商人之女呢?」

希陽郡主笑了笑,「司馬夫人雖說出身不算好,但是人卻是極好的,楚晗很是喜歡她。」

「喜歡就好,喜歡就好,你也是應該要多交些朋友才對,整日在這深宮當中待著,都要憋出病來了。」三皇子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行了,這時候也不早了,我得要趕緊去給父皇請個安,早些回去才行,我今日才請了個戲班子,有出好戲我還沒來得及聽呢。」

說罷,他也不等著希陽郡主再說些什麼,就像是來的時候那般大步流星,又風風火火的走了。

看著三皇子在夜色當中離去的背影,到最後什麼都看不見只剩下一團黑,希陽郡主回想起剛才他拍自己肩膀是的觸感,頓時就覺得有些神傷起來。

雖然她是一個郡主,可是跟有些人的距離卻顯得如此遙不可及。

「郡主……」候在一旁的侍女再度開了口,「今日您已經見到殿下了,是不是該要回去了?再在這外面待著,該是要凍出病來了。」

希陽郡主原本沉浸在自己的思緒當中,此時聽著侍女的話,頓時回過神來。

她一直都在這外面等著,為的就是想要看到那個人一眼,如今看到了,甚至還一起說了不少的話,她也確實算是得到自己想要的了。

只是這樣的一份情感,能不能等到說出口的時候呢?

「此時我倒是有些羨慕少卿大人的那位夫人來了。」希陽郡主輕聲開了口,隨後自嘲地笑道。

侍女明顯沒有聽明白這話裡面的意思,她微微蹙眉,開口道,「可是郡主,她只是一個商人之女,與郡主這高貴的身份是萬萬比不得的。」

「商人之女又如何?」希陽郡主冷聲笑了笑,「我雖被封為郡主,可是無父無母,甚至連一個自己喜歡的以及喜歡我的人都沒有,而司馬夫人至少有少卿大人在,這一點上,她就比我強很多了。」 這是能將魂師實力提升一個檔次的東西,其重要性,甚至可以與無比珍惜的魂骨比肩。

要知道,魂師在吸收魂骨之後,也不一定能飆升五級以上的戰力。

而最重要的一點,武魂殿的武技,可是可以代代傳承的。

只要將現在這本武技買下,便可將它傳授給族內直系後代,也可以將他傳給適合的魂師。

攫欝攫。假以時日,它所帶來的收益,就算是十塊珍惜的魂骨也比不上。

場中但凡能明白這一點的,就算是拋卻自身近半家產,也要不遺餘力的將它拿下。

所以在短短几秒鐘的時間之內,形意拳的競價一直提升,三十二萬,三十四萬,三十六萬。

一直達到四十萬的時候,競價的人才少了起來。

原本除了紅色貴賓區域有七個人競價外,向外兩層的黑色與紫色區域,也在有人跟著叫價。

其中,有的是憑個人的財力參與競價,有的是代表家族,參與形意拳的拍賣。

幾乎每個人都對這本形意拳的秘籍勢在必得,然而個人的財力終究是比不過豪門望族。

待形意秘籍的價格提升到四十萬后,只憑個人財力參與競價的幾個人,只能在後面干看著了。

「四十二萬。」

「四十六萬。」

「五十萬。」

又是三輪報價過去,星河給出的那本形意秘籍,價格竟然提升到極為恐怖的五十萬,這可是普通百姓努力個幾輩子都掙不到的金魂幣數量。

而且看這勢頭,明顯還有極大的上漲空間。

寧風致老神在在的坐在星河身旁,此時並未參與競價。

未過多時,星河給出的形意秘籍,再次提升了二十萬的價格,直接到了七十萬金魂幣的地步。

眼見拍賣場中的人還在連續不停的瘋狂報價,朱竹清忍不住輕聲輕嘆道:

「沒想到星河你的那本形意秘籍,竟然這麼值錢,足足七十萬的金魂幣。」

就連星河都有些意外,搖頭笑道:

「我也沒想到這我的那些武技,竟然這麼值錢。」

一旁寧風致聽到他們的交談,出聲道:

「其實你們還是遠遠低估了,這本武技的價值。

從某個方面來說,你們武魂殿的武技,價值比起魂師界最為珍稀的至寶,也就是魂骨,還要高出許多。

因為魂骨只能對一個魂師產生作用,而武技卻能一次又一次的傳承,讓無數的魂師受益。

這是魂骨所遠遠不能及的。

巘戅追文Zhuiw&#戅。所以在我的眼裡,一本武技的價值,要比魂骨要珍惜上許多。

而你們知道,魂骨作為魂師界的至寶,根本不是可以用金魂幣來衡量的。

如果真要論魂骨的價值,一根萬年以上的魂骨,至少值一百萬的金魂幣。

而你的這本武技,在我看來,至少值一千萬的金魂幣。

雖然它早早便被你們武魂殿的魂師學習,這對於它的價值會有一些貶值,但在今天這個拍賣會上,它要達到五百萬金魂幣的數量,問題不大。」

寧風致淡淡說著,場內各大家族對於那本形意秘籍的競價,已經提升到一百萬金魂幣。

一百零五萬,一百一十萬,競價還在不停增長。

這時,台下坐著的寧風致舉牌開口:「我出價,兩百萬金魂幣。」

開口便翻一倍,將形意秘籍的價格提高了整整九十萬金魂幣。

眾人皆都滿是驚愕的投來目光,後面幾處貴賓區域,在一開始的時候參與了幾輪報價的人,都是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兩百萬金魂幣,這可比我的全部身家還多一倍,就這麼一本書籍,竟然價值兩百萬金魂幣!」

處於紅色貴賓區域的各大家族的掌權人,細細打量了坐在星河身旁的寧風致兩眼后,都是認出了他的身份。

「七寶琉璃宗的宗主寧風致來了,真是他么的不走運,七寶琉璃宗可是全大陸最有錢的宗門。」

「既然寧風致來了,那今日想要虎口奪食,將這東西從他眼中拍下,肯定要大出血一番……」

有人緊皺著眉頭小聲暗嘆,寧風致的地位極高,在現在這個拍賣會場,還沒有一人能比的過他。

即便是雪星親王也不行。

若是換作之前,或是此刻在台上拍賣的,並不是形意拳的秘籍,而是其他的東西。

那現在所在拍賣會場的人,都會賣寧風致一個面子,因為不敢得罪他的原因,而放棄對台上物品的競拍。

但現在正在拍賣的是武魂殿的武技,其價值堪比無比珍惜的魂骨,各大家族的人自然不會在如此關鍵時刻賣給寧風致面子。

別說寧風致,就算是天斗帝國的皇帝雪夜,甚至是比比東來了,他們一樣不會因為顧忌對方的身份而放棄競拍。

在寧風致參與到競拍當中后,各大家族的報價也不再像剛才那樣慢慢吞吞,每次都是至少十萬金魂幣的加價。

「兩萬二十萬。」

「兩百六十萬。」

「兩百八十萬。」

「三百萬!」

很是輕鬆的,形意秘籍突破了三百萬金魂幣的大關。

事實也真的如寧風致所預料的那樣,未過多時,台下各大家族的競價,便達到了恐怖的五百萬金魂幣。

待競價突破了五百萬關口的時候,競價的人又變得少了起來,只剩寧風致與雪星在互相競爭。

「我出價,六百萬。」

雪星再次舉起手中的牌子,沉聲開口的同時,目光凝重的看了寧風致一眼。

寧風致略微示意一下,站在他身旁的劍斗羅塵心緩緩舉起了手中的牌子。

「七百萬。」

「八百萬。」

「九百萬。」

寧風致再次報出九百萬的高價,將咬牙緊跟著的雪星死死壓制。

攫欝攫。整整九百萬的金魂幣,這已經比他的全部身家還要多出不少,雖然他是地位顯赫的親王,論財力也是遠遠不能和七寶琉璃宗相比。

但他是仗著有天斗帝國作為自己的後盾,再加上天斗拍賣行本就屬於天斗皇室的原因,才能在自己的資金不足的情況下,繼續參與拍賣。

而其他幾位家族掌權者之所以會提前放棄競拍,並不是因為他們家族財力不足的原因,而是因為他們在競價到一半的時候便能猜到,這場關於武魂殿武技的爭奪,主要就在七寶琉璃宗與天斗帝國身上。

與七寶琉璃宗和天斗帝國比起來,他們就是一些小魚小蝦,根本不可能從他們手中搶到武魂殿武技。

甚至於,還有可能一不小心得罪了他們。

東西沒弄到手,卻給自己憑空樹立了一個敵人,這可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而此時此刻,在形意拳的秘籍將要提升到一千萬金魂幣的時候,身為天斗帝國親王的雪星,卻是有些猶豫起來。

這可是整整一千萬的金魂幣,只要有渠道的話,憑如此龐大的金魂幣數量,已經完全可以買到幾塊不錯的魂骨了。

雖然武魂殿的武技的價值,的確能與魂師界最為珍稀的魂骨比肩,可它真的值得起幾塊魂骨嗎?

雪星有點不能相信,雖然背靠著天斗帝國這座大山,可以讓他肆無忌憚的使用足夠數量的金魂幣。

可這肆無忌憚的使用,也是有個前提的,便是不要虧本。

若他花了整整一千萬的金魂幣將武魂殿的武技購買,而這武技的價值,卻遠遠不到一千萬金魂幣的話,那便不是使用,而是揮霍了。

如此一來,他一定會被自己的哥哥雪夜皇帝責怪。

所以才有些猶豫,不知是否要繼續競價。

便在雪星皺眉思索的時候,台上的拍賣主持人微顫著聲音問道。

「白色區域的貴賓,出價九,九百萬金魂幣,還有沒有繼續提價的?」

一本小書拍賣出九百萬金魂幣的高價,這簡直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一時心情有些緊張。

問了一下台下的各個競拍者,三五秒內並沒有人出聲回答,拍賣主持人開始報數:

「還有人要繼續加價嗎?

九百萬金魂幣一次!

九百萬金魂幣兩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