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顆丹藥,就像是一顆武道種子,武道天賦強大之人,可以讓這顆種子有更多的變化,生長到更高的程度,天生就是一個煉丹師。」

「此次你參與考核,若是能……」

冥道子想了想,道:「觸發到三十三層異象,那便足以了。」

原本按照它們先前定下的規則,至少需要觸發到五十五層異象,才能夠達到標準。不過,冥道子對秦南印象不錯,再加上它存在不了多久了,秦南很有可能是他遇到的最後一個掌握仙字的人,所以就破例放低了要求,以防萬一。

「好,前輩,我參與考核!」

秦南立刻點頭答應。

要是其他的考核,他或許會猶豫一二,但是測試武道天賦的話,那他就沒有什麼問題了。因為測試武道天賦,本身就沒有任何危險,再者他對自己的武道天賦,也有著信心。

「達到三十三層應該沒什麼問題……」

秦南心中暗道,同時也有一絲好奇。

他的武道天賦,可以達到多少層?

「盤膝坐下,將手掌放在這先天武道石上就可以了。」

秦南按照冥道子所說,將手放在武道石的剎那,瞬間感受到了一股奇妙的力量,流入了他的全身上下,他的心神也漸漸寧靜下來,進入了一種空靈的狀態。

冥道子見狀,微微點了點頭,能夠這麼快進入狀態,三十三層是沒什麼問題了。

「唉,沒想到我們堂堂神秀閣,如今竟然要降低標準,才能夠找到人來承擔因果了。」忽然間,一道沙啞的聲音響起,一名渾身散發死氣,全身漆黑的老者,從塔中走了出來。

在老者的身後,還有著數名老者,他們無不例外,都是渾身死氣,皮膚漆黑,似人似鬼。

「這個小娃娃一般,不如前面兩個得到仙字之人。他們當時將手掌放到先天武道石的剎那,可就觸發了十層異象。最後更是達到了七十層異象。」

「確實,從這情況來看,最多也就觸發五六十層異象了。沒想到,這樣的武道天賦,都能夠獲得仙字,如今大衍天宗的傳承標準,也開始降低了么?」

又有兩名老者開口說話,它們倒不是瞧不起秦南,只是有點心酸與無奈。

冥道子卻有些不悅,道:「都已經這個地步了,你們說這些有什麼意思呢?而且,指不定這小子最後可以達到七十層,給我們一個驚喜呢?剛開始沒有觸發異象,可不代表武道天賦不強。」

幾名老者都是啞然失笑,道:「閣主,你說的這番話,你自己相信嗎?閣主,我們也只是感慨而已,並沒有感覺有什麼不對。」

「是啊閣主,現在是什麼情況,我們心裡很清楚。」

冥道子嘆了口氣。

確實,他自己內心都是不信的。

「只是有點可惜了,當年我選擇捨棄肉身,化作不人不鬼的存在,於此地等待了數百萬年,卻依然沒有遇到可以觸發八十層以上的存在!」一名老者的語氣中,有那麼一絲絕望。

「老齊,我當年就說過,觸發八十層以上,那幾乎是不可能,除非是先天武體!但是,先天之體,為諸天萬道所不容。上百萬年時間中,能夠出現一個都了不得了。」一名老者搖頭道,語氣很平靜,彷彿早就知道了結果。

冥道子也有些無奈,還有些不甘,道:「是啊,若是有先天武體之人出現,那必然可以煉製出傳說中的十轉仙丹!十轉仙丹啊,逆天逆道逆眾生……」

說到這裡,他幻想出來了十轉仙丹出世的那驚天畫面,整個人都不由得激動起來。

其他老者們紛紛沉默,似乎他們也在幻想著那一幕場景。

他們這些人,與尋常的修士不一樣,他們生而為丹,一生也為丹,他們甘願受枯寂煎熬上百萬年,也依然是為了丹。

只可惜,他們見不到了。

也不知後世之中,是否會有十轉仙丹出世……

「開始觸發異象了。」 冥道子以及幾位老者的目光,立刻齊齊看向了秦南。

只見到,整顆先天武道石像是從沉睡中被喚醒了一樣,無數道玄奧的紋路,覆蓋在其表,那釋放出來的光輝,也陡然變得璀璨起來,神異非凡。

不止如此,還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整顆先天武道石上散發而出,向四方遊走。

嗡!

先天武道石震顫而起,在其上方頓時有無數火焰湧現而出,熊熊燃燒,若是仔細觀察的話,還能發現在這火焰的深處,有著一株巴掌大小的青蓮,不斷搖曳。

火中種青蓮!

這還沒有結束,一道又一道的異象,宛如那雨後春筍一般,不斷的冒了出來,有石中生神猴、神王入九天、九龍九鳳舞等等,讓人目不接暇。

一股無形的大勢,立刻席捲開來,雖然這些異象們,都是虛幻的存在,但是它們其中代表的意義,都是極為驚人。

「三十道異象了。」

「唔,按照這個速度,達到五十道異象,肯定是沒有問題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達到六十道異象。」

冥道子和幾位老人,都是微微頷首。

他們用先天武道石測試過不少人的武道天賦,所以有了一定的經驗,從剛開始的速度,可以做出一個大致的判斷。

時間流逝,百息之後,從那先天武道石中,已經煥發出來了足足五十五道異象,立於半空之中,相互重疊,如同大山一樣,波瀾壯闊。

不過,異象觸發的速度,已經開始變得緩慢下來,沒有像剛開始一樣,瞬間就演化好幾道。

「果然……」

幾位老者都是輕嘆一聲。

從現在的情形來看,秦南也就只能達到六十層了,根本無法再高。

冥道子的神情,沒有任何的變化,他開始對秦南的要求,只需要達到三十三層就好了,現在秦南達到了六十層,已經算是遠遠超出了。

不過,他的內心深處,還是有著那麼一絲失望。

「難道說我還沒放棄嗎?」

冥道子心中自嘲了一句。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異變陡生!

只見到,先天武道石釋放出來的光芒,忽而變成了血一般的鮮紅,如同鳳凰鳴叫的聲音,響徹四面八方。

冥道子和幾位老者都是一怔。

緊接著,他們就見到了無比震撼的一幕,已經戛然而止的異像,像是得到了一股無上法力的刺激,再度開始暴漲起來。

六十五道!

七十道!

七十五道!

七十九道!

就在這一刻,那所有的異像,都彷彿活過來一樣,釋放出來了驚人的大勢。

第八十層異像,演化在了眾人的面前。

「這……」

冥道子與幾位老者,都是滿臉震撼之色,根本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

八十層異像?

此子乃是先天武道體?

「我……我沒有看錯吧?這……這不是異像吧?」一名老者聲音顫抖著。

「沒錯!先天武道體,此子乃是先天武道體!」冥道子反應過來,整個人無比激動,仰天狂笑:「哈哈哈,先天武道體!終於讓我等到了!」

其他老者們也反應過來,無比興奮。

「哈哈哈!」

「這百萬年來的煎熬,根本不算什麼!」

這一群曾經赫赫有名的煉丹師們,此時此刻開心的像是一個孩子一樣。

對於這一切,秦南都是渾然不知。秦南現在仍然是一種空靈的狀態,只是他隱隱約約感覺到,有個莫名的聲音,在他心中響起,說著一種他從未聽過的言語。

剛開始時如同低語,等到後面變的越來越大,像是雷霆一樣,彷彿有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正在囑託一樣。

與此同時,冥道子等人,也稍稍冷靜下來,但是依舊非常激動。

「現在先天武道體已經出來了!那我們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將神秀十轉大丹典傳授給他!」

「不錯!他是先天武道體,必然可以煉製出來十轉仙丹!」

「我們必須把神秀閣剩下的一切,全部都交於他!」

「唉,你別忘了,我們當初選擇如此的時候,信心非常的足,設下了除非出現九十九層之人,才能把神秀閣的一切給出去!」

「媽的,當時我們想那麼多幹什麼!結果現在最多只能給他八成!」

「這太玄大羅宮沒法給他了!若是沒有此宮,那他要想煉製十轉仙丹,就太難了!」

冥道子幾人一言一語,剛才的喜悅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鬱悶。

然而,就在這一刻,那幾乎已經停滯下來的異像,陡然向上層層暴漲。

八十五道!

九十道!

九十五道!

冥道子和幾位老者,都是陡然一驚。

「難道說,這小子可以……」

冥道子和幾位老者的呼吸,都開始變得急促起來。

果不其然,就在下一刻,異像達到了九十九層,那散發出來的光輝,都照入了漫天黑暗之中,像是熊熊燃燒的神火一樣。

冥道子和幾位老者,都是身軀一震,面色大喜。

九十九層異像啊!

最巔峰的武道天賦!

他們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留給秦南了!秦南到時候,必然可以煉製出諸天萬界中第一顆十轉仙丹!

但是,就在下一息。

他們便見到,整顆先天武道石,像是受了某種莫大的刺激一樣,釋放出來了無窮神輝,像是一把把絕世利劍,斬入了遠方的黑暗中。

「這是——」 王家眾人心裡瘋狂點頭,卻是誰也忍著沒說話。

昨天王警官讓他們一家商量出個心裡金額,他們是考慮了二十萬上下差不多。

結果對方一開口直接要了三十萬,比他們預期的足足多了十萬,而且確實高的有些離譜了。

聽了王警官的話,劉美麗不禁有些心虛了,而這時王大鵬則態度堅硬的開口道:「和解就是要讓受害者滿意,既是做不到,那還談什麼和解?」

「王警官說我們開的價格不合理?」王大鵬說著,側頭看向王警官,緩緩開口問到:「那請問,我們要三十萬,是否違法了?」

王警官聞言,輕輕搖了搖頭:「當然沒有,私下調解屬於私人行為,並不會觸犯法律。」

王警官很公正,顯然沒有刻意偏袒任何一方。

王大鵬當下輕哼一聲:「那不就結了,我又沒犯法,是他們問了我想要多少錢,我說出來而已,給不給,不還得看他們嗎?」

這王大鵬,看著虎頭虎腦的,腦袋還被砸了,沒成想卻一點都不傻,言語之中都透著精明。

怪不得劉美麗一開始死活不同意和解,這突然同意了,必定也是王大鵬的主意。

王允發坐牢對他們能有什麼好處?當然是讓對方賠錢來的更實在,他們本不是什麼富貴人家,這要是三十萬到手,可不就是翻身了嗎!

看得出來這王大鵬強硬的態度,很明顯是一開始就拿定了這三十萬的賠償金。

王允仲極快的定下心來,不愧是做生意的人,腦子一轉,當下便開口問到:「大哥,那你這三十萬,是所有的都包括在內了嗎?我指的是,醫藥費也算在內嗎?」

王大鵬聞言一愣,下意識的就對王允仲的話進行了思考。

三十萬本不是小數字了,這要是還額外算醫藥費的話,那不就將近四十萬了?

繼承兩萬億 對於王大鵬這樣的家庭來說,三十萬已經是極限了,再多要,他心裡也虛,一是自己害怕,二是也怕把對方逼急了直接拒絕和解,那他的如意算盤就落空了。

當下便是點了點頭:「對,都算在裡面了,你們其他的錢就不用拿了!」

王允仲點了點頭,畢竟其他事情他們還有迴旋的餘地,可是醫藥費這個錢,必須得是他們出,這是逃不掉的。

所以把醫藥費算進三十萬里,那這樣一減,最後的和解金額和他們預期的二十萬上下,也差不了多少了!

「之前我們來過一次,留了五萬塊錢給大嫂,那這樣的話,我們再拿二十五萬就夠了,是這個意思嗎?」王允仲道。

王大鵬點了點頭:「沒錯,錢拿來,我們就把案子銷了!」

身後,老太太忍不住扯了扯老爺子的衣角,壓低聲音顫抖著道:「三十萬呀,這也太多了!」

「你別說話,讓允仲談!」老爺子瞪了老太太一眼,其實自己心裡也很憋屈。

有一瞬間,他甚至都想讓王允發在監獄里呆著算了,三十萬的和解金額,這換了誰家不得掉一層皮!

王允仲剛剛的話,讓所有人都以為他已經答應了對方的條件。

而卻不想,他又突然開口對著王大鵬道:「大哥,二十五萬,你得給我們點時間。」

「多久?」王大鵬眉頭一皺,下意識的開口問。

他本以為今天就能拿到錢,結果王允仲這麼一說,王大鵬反倒是心裡沒底了。

王允仲道:「不一定,籌夠了就給你送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