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把握的事就不說了。」這個消息也是某次遇到鄭智熏,鄭智熏透露給她的,雖然能確定要推人出道,但推的是誰都完全不確定。「等確定了再告訴你。」

雖然並不太理解其中的意思,但依於對成天藝的信任,金真兒還是點了點頭。

金真兒對於娛樂圈很無感,就像她永遠不理解學校里的那些女孩為什麼對於追星那麼熱衷一樣,對於娛樂圈她也不理解,要不是關心做練習生的表姐,她恐怕永遠也不會去關注娛樂圈裡面的事,娛樂圈對於她來說實在過於遙遠。

金真兒長的很漂亮,當然也有星探找過她,但是比起同齡人的躍躍欲試,她通常都是第一反應就拒絕了的,她對於娛樂圈並不感興趣,就像她本身就不太理解品學兼優,長的漂亮的表姐為什麼就願意每天搞得一身臭汗渾身酸痛,承受著手心粗糙,節食吃不飽的後果而跑去做什麼練習生,換她,她肯定是不幹的,所以她拒絕的也比一般人乾脆很多。

但即使有這麼多不理解與不同,其實也不影響她從小到大對於自家表姐的崇拜與依賴,金真兒笑眯眯的吃完最後一口冰淇淋,把手擦乾淨后,垃圾扔進路邊的垃圾桶后,又歡快的跑回來,把學校里的趣事說給自家表姐聽。

說著說著她卻突然苦了臉。

「如果要出道了,歐尼是要搬進jyp的宿舍里嗎?所以這就是美娜阿姨剛剛收拾衣服的原因?」

成天藝點了點頭,金真兒臉更苦了,自己機智的聯想被證實,她的心情卻一點都不好。

「以後不能經常見到歐尼了?」

「只是一段時間而已。」成天藝開口安撫道。「也不會有多長時間。」

無論是能出道還是出道落選,結果都不會讓人等太久。

金真兒顯然也體會到了成天藝的言外之意。

如果不能出道,金真兒抿唇。

作為一個從小到大的成天藝腦殘粉,金真兒有著比任何人都堅決擁護自家偶像的心情,這心情,甚至比學校那些所謂護衛隊來的更加強烈。

偶像做什麼都是對的,即使不對,能讓偶像開心,那它就是對的,出道也一樣,就算幫不上什麼忙,她也不該是現在這模樣,她要一直相信著偶像才是。

腦纏粉金真兒如是想,所以非常堅定的突然來了一句。

「歐尼出道了,我一定去給你應援!」

說的比成天藝本人還確定。

明明一點都不了解其中的事情,也不清楚成天藝的水平,但她就是閃著星星亮的眼睛,十分堅定的鼓著略帶嬰兒肥的包子臉,說著信任的話,讓你不得不對她微笑,跟著相信她所說的一切。

或許有些面具戴久了,也不再是面具了,而是真實的自己的一部分,不知道金真兒腦海中的想法的成天藝這樣想道,眼中的溫度卻更加真實。

「乖。」她伸手拍了拍金真兒的肩,金真兒卻笑眯眯的伸手抱住她的手,蹭了蹭。

熟悉的動作讓成天藝有些恍然,突然想起前不久她也對一個少年做過如此動作,成天藝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心,手指動了動,五指合攏虛握。

[努那。]

[努那。]

[我還可以再來找你嗎?]

不可以,成天藝在自己心裡默默回應道。 你是要成為對的人,而不是等對的人。

——無題

一大早成錦年就把女兒送到了jyp租住的宿舍樓下,幫忙把行李提上了樓。

宿舍里有三個房間,但由於宿舍里還沒來人,雖然環境什麼並不太好,但矮子里拔高個子,可供挑選的餘地還是很多的,鄭美娜仔細斟酌了半餉,還是替女兒挑選了略擠,但是採光不錯的小房間。

「媽,休息一下吧。」成天藝拿紙巾幫鄭美娜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制止了鄭美娜繼續忙碌的動作。

「這麼髒亂,我怎麼放心你住在這裡。」鄭美娜停下手中的動作,嘆了一口氣。「你從小就沒離開過家裡,一個人住……」她哪放心得下,哪怕她知道女兒並不是那麼嬌氣的人,但出於做母親的擔憂,她還是放心不下。

「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成天藝笑眯眯的摟住了鄭美娜的肩。「好好吃飯,好好休息,好好學習,你和爸兩個人就放心吧,忙了大半天,剩下的我會自己收拾的,您呢,就先去休息一會吧。」

「說的總是比做的好聽。」鄭美娜有些嗔怪的說道。「你爸呢?」

「他啊,還在研究怎麼把東西塞進冰箱里呢。」成天藝眨眨眼,有些促狹的說道。「我就說你們準備的東西太多了吧。」

鄭美娜有些好笑也有些好氣,嘟囔道。「當初也不知道會這麼小呀。」

知道女兒的公司是個小公司,他們來之前也已經做好十足的心理準備了,但心理落差,說實在的,還真是有些大,她都沒想象到女兒能不能適應這樣的生活,但看到女兒一副十分平常的模樣,鄭美娜未免覺得又放心又心疼。

「好好跟宿舍里的人相處。」鄭美娜摸了摸女兒的臉頰,不舍的說道。

「既然已經住進來了,要好好照顧自己,好好跟同宿舍的孩子相處,不要吵架,凡事多忍一忍。」成錦年提著宿舍放不下的一些東西,一臉認真的說道。

雖然看到未來居住環境的時候成錦年也有些擔心和心疼,但比起鄭美娜溢於言表的關心的在一旁嘮叨著注意事項,他則更是不顯山露水的教導著女兒處事原則。

「嗯。」成天藝露出一個微笑,點點頭。「爸,媽,你們也別太擔心,我都這麼大了,會好好照顧自己的,你們也要注意身體才是。」

鄭美娜忍不住再摸了摸女兒的頭髮。「我們會的。」

「別送了,就到這裡吧。」成錦年看著還在依依不捨話別的母女咳嗽一聲說道。

鄭美娜看了一眼女兒。「你回去吧。」

成天藝不舍的點點頭,看著父母上了車,揮了揮手,直到汽車遠離視線之外才轉頭想要上樓,卻非常驚訝的看到了另一個原本不該出現在這裡,或許應該說兩個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人。

東詠裴和權至龍說笑著走來,忽然就發現旁邊沒聲音了,他抬起頭,看到的卻是看著前方呆愣的權至龍,他轉過頭,看見的卻是另一個看起來歲數不大的漂亮女生。

怎麼形容她漂亮呢,東詠裴從自己匱乏的形容詞里找了一會,也只能說,那是一個第一眼看著漂亮,第二眼看著還是漂亮的女孩,因為表情冷淡,看著有點漂亮到會傷人的地步。

並不是一個可以輕易親近的人,但是,東詠裴轉頭看著表情複雜的竹馬,卻總覺得竹馬認識她。

「好久不見。」成天藝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權至龍輕抒一口氣,臉上倒是沒了剛剛的笑意,反而有點綳。「好久不見。」

幾個月前那場迷幻般的公車之旅后,最後結果並沒有像他以為的那樣發展,那天泄露出一點點溫柔反而更像是一場夢,之後仍舊陌生而冷淡的表現才像是現實。

他不知道哪裡出了錯,或許說是哪裡不對,她明明也知道夢境,說不定也能夢到他在夢裡夢到的一切,那麼為什麼她就能這麼冷淡處之呢,權至龍當然有脾氣,他執拗的也就只有那幾個月,公車之旅以為能變好,事實上是他太天真,他從來沒摸清她的想法,所以之後他意料之外的仍然受到冷淡待遇,他便開始了自己鬧脾氣般的賭咒發誓,哪怕夢裡依然時常能見到她,現實中他也絕不再去找虐。

然而事實上,賭咒發誓還是上個星期的事情,還沒開始實施便破了誓言的權至龍的心情是相當複雜的。

這就冷場了,成天藝剛想開口離去,權至龍卻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的開口問道。

「你也住這裡嗎?」

成天藝遲疑著點點頭,指了指眼前的這棟樓,她從沒想到jyp和yg關係會好到練習生宿舍也會租在一個地區的地步,明明兩者的公司完全不在一個片區。

「我住那裡。」權至龍指了指隔壁的那棟樓。

成天藝點頭,看到一旁的東詠裴,想了想,卻也不好再擺出平常那副冷淡到欠揍的姿態,便微微勾起嘴角,有些猶豫的說道。「如果沒事我就先回去了。」

「內,再見。」權至龍抿唇,輕聲說道。

「再見。」成天藝對著權至龍點頭,又對著東詠裴點頭,才轉身離去。

權至龍有些敏感的看了一眼竹馬,東詠裴摸不著頭腦無辜的回視過去。

權至龍咳嗽一聲,攬著東詠裴的肩轉身離去。

——

因為算是第一次推出女子組合,jyp這次似乎有點慎重,而通過室長的科普,成天藝等人最終還是弄清楚了jyp的企劃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雖然除了透露出是女子r&b組合外什麼東西都相當於沒說。

成天藝抬眼看向金高恩,隱約覺得自己似乎忘了什麼東西。

雖然想過可能會以女團出道,但金高恩卻有點難以想象自己可能要和成天藝,還有,金高恩轉頭看向坐在沙發上的崔荷賢,和一個性格上可能有不小問題的,還有,一個實力太過突出的人組成一個團隊,真的可以嗎?金高恩在被通知的第一刻首先就開始自我懷疑了,直到現在疑惑也完全沒消解。

而且氣氛還真是尷尬呢,第一天見面就這樣,今後該怎麼過啊?

更何況,更何況,她好像還是隊長……

難道要她和天藝排擠崔荷賢?別開玩笑了,身為隊長,她第一時間就被公司雪藏了踢出團隊了好不好?金高恩有些苦著臉哀怨的想道,無論怎麼說,如果能好好相處其實成員之間還是要好好相處的吧。

但願如此。

金高恩拍拍臉,振奮了一下自己,露出一個笑臉。

「雖然曾經認識了,但既然我們很可能組成一個組合,那麼還是重新認識一下吧。」

「我是金高恩,83年生人,喜歡看電影,聽音樂看漫畫,最喜歡《灌籃高手》裡面的流川楓。」

說著金高恩靠向其他兩個人,最終看向和她比較好看起來也會捧她場的成天藝。

接收到信息的成天藝非常給面子的接著開口。

「我是成天藝,86年生人,喜歡……畫畫,唱歌。」

話少了一點沒關係,金高恩已經習慣了,她又轉頭看向崔荷賢。

曾經那個高冷警告她的前輩,被星星眼看著的崔荷賢看向金高恩,得到對方的一個笑臉,還是覺得有些難以想象。

論一個霸氣御姐如何在短短一兩年成為一個逗比女漢子的,崔荷賢想,她是真的不想知道,但她還是開口說道。

「崔荷賢,85年生人,喜歡跳舞和……綜藝節目。」

綜藝節目?真真是人不可貌相,金高恩和成天藝眨了眨眼,對視了一眼,十分順利的接收到了對方想表達出來的信息。

卻不湊巧的被正在懊悔居然說出口的崔荷賢看到。

「喂,你們兩個是什麼意思?!」

「喜歡綜藝節目很可笑嗎?我看到了,你們明明是在嘲笑我!!」

不不,你看錯了……

被抓包的成天藝和金高恩非常有默契的齊齊搖頭表示自己的無辜。

……

——

「金高恩,83年生人,今年十九歲,練習兩年,崔荷賢,85年生人,今年十七歲,練習一年,成天藝,86年生人,今年十六歲,中韓混血,練習三年……」

「勝成哥,你覺得怎麼樣?」朴振英轉頭看向一旁的洪貹成。

現在還能怎麼樣?洪貹成雙手交叉,掃視了一眼投影幕上面三個風格各不相異的女孩。「其他理事看過人選通過了嗎?」

「沒有反對,只是仍然有些爭議。」朴振英把視線轉回投影幕,看向三個女孩中長的最漂亮的那個。「後來她們家來人了,他們就沒什麼話了。」

「沒想到他們真肯放人進這個圈子。」洪貹成感慨了一句,目光也掃視一眼,定格在最右邊的那個女孩。

「孩子喜歡也堅持,他們也做不了什麼。」朴振英笑著說,倒是十分有自信的模樣。「按照你說的,說服他們了。」

「當初也沒想到她還有這個身

(下文見作者有話說) 丑的人不要講話。

——無題

這段時間大慨是最難熬的了。

每天早上六點起床,去接受平面拍攝,進行造型設定,每天被硬性規定閱讀一定的新聞報道,在練習強度增加的同時,以前的以自主練習提升技能程度的課程也開始取消,換上一個個為出道而做準備的課程,比如如何面對媒體也是新人培訓的重要課程,所以有專門的老師開始教導你應對新聞媒體的技巧,甚至姿態,表情等等一系列課程。

讓別人驚訝的是,比起其他倆人,看起來比較難教導的成天藝倒是在這方面非常駕輕就熟,雖然看著與以往沒什麼變化,但措辭和舉止都讓人挑不出錯來,讓金高恩和崔荷賢非常之羨慕嫉妒恨。

「誒,你說,怎麼有人臉長的好看,實力強,連以往覺得非常有問題的待人處事如今看來也非常完美呢,啊,真想成為忙內。」金高恩趴在成天藝身上,蹭來蹭去的說道,成天藝倒是非常好脾氣的讓金高恩就這樣蹭著,沒有說什麼。

聽完金高恩這一段話,坐在一邊崔荷賢原本還踴躍著的好勝之心突然完全平息了下來,卻難得跟著吐槽了一句。

「完美的人是不存在的。」

完美的人是不存在的,那麼要經歷多少事情,修鍊多少年,才能完全成為如今成天藝這樣呢?

金高恩和崔荷賢或許不知道成天藝前世十幾年的努力,如今只是厚積薄發,但她們卻同樣看得到得到聲樂老師最多誇獎的是成天藝,但每天一遍一遍糾正自己的唱腔練聲,從不吃對嗓子有害的食物和膨化食品,活的像個清心寡欲的修道士的也是成天藝,被舞蹈老師拿來做模範,甚至被朴代表賞識舞蹈技能,生生跟多年練舞,舞團出身的鄭智熏齊平的是成天藝,但手上紋路最粗糙,那麼保護身體,身上因為練舞帶來的傷仍然數不勝數的也是成天藝,所以金高恩開玩笑時總是會玩笑性的說,成天藝是努力型的。

每個人都會有懈怠的時候,但她好像永遠沒有疲憊的時候,哪怕是公司謠言最多的那時候她也永遠看著前方,沒有迷茫,所以很多時候,比起拿成天藝去當成努力的目標,更多人看著她卻像是在看著一個信仰,而且,會為了朋友而放棄原則選擇挨罵等不良後果的成天藝根本就是一個白痴嘛~

金高恩突然想起朴代表私下找她談話的事情。

成天藝在隊伍里太過突出,即使她不盛氣凌人也顯得太過耀眼,練習生時期粉絲送往公司的禮物也是成天藝最多,即使是成天藝這樣優秀到令人髮指,但她們與成天藝是不同的,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特色,散發著自己的光芒,她們也不是會被遮掩住光華的存在,金高恩確信自己不會變成襯托紅花的綠葉,她也相信即使是現在相處仍然有些僵硬的崔荷賢也一樣,這樣確信著。

她們都有著想要竭盡所能散發著光芒的心愿,有著堅定無匹的決心,並且每個人都有著獨一無二的個性與天賦,這樣有個性註定很難融合,甚至很難組織在一起,但金高恩的一些改變讓人看到了融合的可能性,她適合做這個組合的平衡點,甚至穩定著內部的結構,這才是公司選定她們,選定金高恩為隊長的原因與意義。

事實上目前為止看來,金高恩確實做的不錯。

金高恩笑眯眯的遞給崔荷賢一杯水。

「謝謝。」崔荷賢愣了愣,道了一聲謝。

又伸手遞給成天藝一杯。

成天藝眨了眨眼,露出一個笑容。「謝謝歐尼。」

金高恩自己喝了一口水,眼睛微微彎起。

你看,雖然其中一個是萬年冰山,另一個小心機似乎又有點多,但是還是可以融合在一起的嘛~

——

隨著時間的一天天過去,jyp的企劃已經徹底敲定並展現在眾人面前。

jyp這次應該算是試水,但野心也出乎意料的大,將要推出的組合第一個r&b兼hip-hop女子實力三重唱組合,而不是別人最開始以為的偶像團體。

好像是在對sm今年有了小火趨勢的thesky示威一樣,應該沒這麼幼稚吧,在根本還沒成長起來的這時候去挑sm,那也太出乎意料之外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