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門?」聽到寧罪的話,悅兒看向了一旁的林傲,似乎是才想到了什麼。

「但是當初聽說他們林家堡堡主剛剛出生的兒子,被眾人保護,逃離了林家堡,然後失去了聯繫」寧罪緩緩的看著林傲說道。

「難懂他是?」聽到寧罪的話,悅兒驚訝的說道,似乎更加確信了自己的猜測。

「嗯,他可能就是林家堡唯一活下來的人」寧罪點了點頭說道。

「那天煞令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魔教的人會花費這麼大的功夫得到天煞令」悅兒疑惑的向寧罪詢問了一聲。

「據說天煞令有著能夠讓人起死回生的能力,還能夠打開一個秘密,一個關於魔教的秘密」寧罪回應道,不過他所知道的明顯也不多。

「魔教,又是魔教的人!」悅兒聽到寧罪的回應,也是特別的氣憤,她的家人,就是被魔教的人害成這個樣子的。

寧罪知道悅兒所經歷的事情,所以在聽到悅兒這句話之後,只是暗自的嘆了口氣,魔教,難道真的只有魔教才會有著這樣畜生的行為嗎?正派不是也這樣嗎?什麼是正,什麼又是魔。

林傲,依舊在回憶著以前的事情,痛苦的,傷心的,紛紛在他的腦海中上演著。

「王二少爺,您就放過我吧,小姐還在那邊等著我回去呢,求求您了」看著那四位少年竟是要拉著自己朝王府走去,那位少女眼神中絕望神色更濃,直接跪在了那四位少年的面前,對著為的那位少年哭訴道,少女萬萬沒有想到,她出來辦個貨物竟然會遇到一直窺覬她美色的王家二少爺。

「別拿你們大小姐來壓我,本少爺不吃這一套,還有今天我是要定你了,就算把你這小小的丫鬟給殺了,我也不信你們吳家會怎麼樣!」聽到少女竟然說吳家大小姐就在旁邊,為的少年頓時一腳揣在那位少女的肩膀上,將少女踹倒在地嘴中狠狠的說道,隨後擺了擺手示意身旁的三位少年將那少女給拉起來送到他府上。

王家二少爺的話讓那少女頓時茫然起來,她只是一個丫鬟,即使王家二少爺真的將她給殺掉,以王家的實力和他們吳家錢莊的合作關係,定然不會因為她一個丫鬟而改變什麼,可能她今天真的是在劫難逃,想起這些,那位少女頓時感覺到了無助,難道真的就沒有人能夠救她了嗎?

就在那位少女絕望的從地面站起身被三人駕著準備送去王家時,一道瘦弱的身影閃身出現在了五人的視野中,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放了她!」當那道身影閃身出現,三個字從那位瘦弱的身影傳了出來,出現的不是別人,正是兩屁兜風的林傲本人,此時林傲一臉憤怒的盯視著那四位少年,而林傲的出現,也讓那四位少年心神一震,他們完全沒想到他們的卑鄙行為被別人給瞧見了,這要是傳出去對他們王家可不是什麼好事。

當那四位少年看清楚林傲的面孔時,頓時他們四個人的擔心都已經消失不見,同時四人相視一眼會心的笑了起來,四道笑聲傳盪在衚衕之中顯得格外的響亮,看到有人出現救他的少女此時因為四人的笑聲,原本似乎抓住的那根救命稻草也是瞬間覆滅。

「就你,讓我們放了她?哈哈,真是太好笑了,你知道我是誰嗎?敢來這英雄救美,看來今天必須讓你永遠的閉上你的嘴巴了,哈哈」看著面前出現的林傲,為的那位青年,緩步走了出來,同時掩蓋不住他臉上的笑意,大笑著朝著面前的林傲說道,一個臭要飯的,對於自幼修鍊的他來說,一根手指頭就能夠將面前的林傲給斬殺。

「王家二少爺,其實你不應該是二少爺,應該叫做八少爺才對」為少年不可一世的樣子和鄙視的話讓林傲拳頭一緊,有些稚嫩的聲音再次響起。

「八少爺?怎麼說?」想要再調侃一下林傲的少年一臉不屑笑容的詢問道。

「那樣你不就順理成章的成了真正的王八少爺了嗎?只虧你老爸無能,不能給你生一堆的哥哥」見到面前王家二少爺竟然沒有從他的言語中聽出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林傲腦門也出現了一絲黑線,他沒想到這王家二少爺智商這麼低,轉個彎罵他一句半天都反應不過來。

「你這是找死!」聽得林傲嘴中喃喃說出的話,王家二少爺臉上原本不屑的笑容截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憤怒的神色,以他們王家的名頭,還真沒人敢這麼在他面前說話,一時間怒火點燃,緊緊盯著面前髒兮兮又弱不禁風的林傲本人怒喝道,一道拳風划空朝著幾步之外的林傲砸去。

林傲慌了,看到面前近在咫尺的拳頭,林傲真有些不知所措,對於他們這些生活在最最低層的要飯人來說,得罪權貴,那只有死路一條,不過林傲今天站出來,也是因為他面前被綁架的少女,曾經在他將要餓死接頭之時,施捨過食物救過他的性命,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他當然不能見死不救了。

「砰」王家二少爺拳風接近林傲的時候,林傲下意識同樣抬手一拳阻擋,當兩道拳風相撞時,一聲悶響在衚衕之中迴響起來,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當兩拳觸碰的瞬間,林傲和王家二少爺的身體同時向後退了兩步!

「咦?怎麼可能?難道這臭要飯的也是修鍊者?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看到眼前這一幕的出現,不僅僅是那四位少年和被綁少女顯露出了震驚的神色,就連出拳阻擋的林傲本人,也驚訝的看著自己的拳頭,雖然拳頭傳來的疼痛感強烈,但他沒想到自己竟然能夠接住面前少年的憤怒一拳。

「你們三個一起上,打斷他的手腳,割了他的舌頭,讓他永遠記得多管閑事招惹本少爺的下場!」震驚中的王家二少爺先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揮了揮手對身旁架著少女的三位小跟班喝道,他當然不會膽怯面前的林傲,不過小心駛得萬年船,剛才雖然他沒有施展體內元氣,但林傲的力量卻讓他為之震驚。

「小子,今天你恐怕是別想安穩的走出這裡了」

當王家二少爺話音傳來,三位少年先是鬆開了手中的吳家丫鬟,簡單活動了一下他們的手腳,其中一位狠狠地對著林傲說道,下一瞬間,三道身影朝著林傲所在的位置沖了過去。

「姐姐快跑!」看到面前衝來的三位少年,林傲的心中再次驚慌起來,驚慌之餘還不忘對著面前不遠處的那位被鬆開的少女喊道,他可沒什麼本事戰勝這裡的四位少年,他清楚的知道城內的權貴家中少爺,都是自幼修鍊元氣的,對付他是相當容易不過了。

聽到林傲突然間的一句爆喝,那位少女也從絕望中清醒了過來,她身後不遠就是一條街道,只要跑到街道就能擺脫現在的局面,他們絕對不敢在大街上去抓她,深深看了一眼將要面臨三位少年群毆的林傲,轉身朝著街道快跑去。

「不好」林傲的一句爆喝,也將站在少女身前不遠的王家二少爺給驚醒,他竟然忘了身後還有著他今天要享用的蜜桃,連忙轉身看向身後的少女,只見此時的少女已經快要衝到街道上,根本不可能瞬間將她截住。

王家二少爺的一句「不好」,也讓快要拳頭快要揮到林傲身上的少年們扭頭看去,他們也同樣看到了少女逃跑的一幕。

「死臭要飯的,把他給我殺了,殺了!」到嘴的鴨子飛了,還是因為一個臭要飯的,那王家二少爺當然是咽不下這一口氣,怒火再次點燃,破口大罵了一句,體內元氣瞬間運作,一腳先踹在了幾步外的林傲腹部將其踹飛到了空中。

「啊」這突然的一腳,從來沒有練過的林傲怎能擋得住,更何況對方還催動了體內的元氣,他只是一位普通不能再普通的要飯少年,瞬間身體成了弓型,隨著一聲慘叫倒飛出去狠狠砸在了地面上。

這王家二少爺都話了,那三位少年當然也都不會手下留情,他們也都是跟著王家二少爺混的一些普通人家少年,有錢花有妞泡還能跟著修鍊,這樣的追隨者他們當然願意做,殺個臭要飯的,他們可不是第一次干這樣的事情。 一時間,三道身影已經衝到倒飛在地面上林傲的身旁,拳**加,不斷的朝著林傲的身體上招呼著,而林傲的身體則是蜷縮在了地面上,雙手護住自己的腦袋,雖然他還小,但也知道腦袋是他最重要的地方。?

「真的要死了嗎?昨晚差點讓雷給劈死,不是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厚福,難道今天被權貴們打死,就是我的厚福嗎?老天,你太會折騰我了吧」

此時被挨打的林傲已經是渾身鮮血,但是腦子還保持著一絲的清醒,他不斷的想著事情,就像昨天晚上被雷劈中的瞬間一樣,面對死亡威脅的時候,他總是愛想一些事情,他覺得自己來到這世界就是一個錯誤,被家人遺棄,被別人欺負,十三年來,他從來就沒有過上一天安穩的日子,幸福,對他來說太過於遙遠。

終於,在不斷被拳**加的教訓中,林傲護著頭部的雙臂也因為強烈的虛弱感而癱軟在了身側,身體不斷的抽搐著,嘴中的鮮血不斷的湧出,眼神也變得飄忽不定起來,他很想站起來,很想逃跑,不過這些在這時也只能在他一絲的意識中想想而已。

「二少爺,最後一下交給您來,解解恨」

看到躺在地面上不斷抽搐,嘴中吐出鮮血的林傲,三位少年也是都停止了對他的毆打,他們都知道,這小子今天肯定是活不成的,現在已經處於一個半死不活的狀態,其中一位少年來到身後觀戰的王家二少爺身前,恭維的對著王家二少爺說道。

沒有多說什麼,王家二少爺已經緩步朝著面前癱軟在地的林傲身前走去,體內的元氣隨之運作起來,一股淡淡的青色能量氣體出現在了王家二少爺的手掌上,憤怒的神色並沒有因為林傲的被打而削減,他要親手宰了面前的林傲,在整個邕城內,還從來沒有人敢得罪他的,今天他碰到了一個,還是一個臭要飯的,要是這等事情傳出去,他小霸王的臉面還能拿得出去?

「小子,這就是你多管閑事的下場,下輩子一定記得,去做個畜生,不然還是這樣的下場」緩步來到已經半死不活的林傲身前,對著渾身鮮血的林傲冷聲說道,同時抬起布滿元氣的手掌朝著林傲的頭部拍去。

恍惚間聽到的話,和眼前出現的布滿元氣的手掌,林傲心中已經是絕望了,他知道今天肯定是要死了,不會有人來救他,一個臭要飯的,誰會來救他,死就死吧,早死也就早點解脫了,隨後林傲緩緩的閉上了自己的雙眼。

「砰」一聲元氣碰撞的悶響在衚衕中響起,聽得這道聲音,癱軟在地上的林傲心頭也咯噔一下,不斷的問著自己「我死了嗎?」但是林傲很快就感覺到了不對勁,因為他並沒有感覺到絲毫的疼痛感。

「王家的二少爺王偉清難道就只會做這樣苟且之事嗎?」就在林傲用著自己唯一的意識在確定自己是否死亡的時候,頓時一道冰冷但又非常好聽的女子聲音出現在了他的耳中。

甜婚蜜寵:總裁老公夜夜撩 「哪個不長眼的敢管……」見到自己原本要打在林傲頭部的元氣被另一股飛來的元氣震散,又聽到了一句這樣諷刺的話,站在那裡的林傲頓時暴怒起來,回身朝著聲音傳來的地方罵去,不過就在他回身看到對方身影的時候,頓時原本想要罵出的話硬是給塞了回去。

「原來是我的未婚妻啊,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是不是要來看看你未來老公強勢的一面啊」看到那一身白色衣裙,修長倩麗的身材和傾國傾城般容貌的女子身影之後,原本憤怒的王偉清瞬間就已經將憤怒給消散的無影無蹤,一臉貪婪的看著面前女子的身材,恨不得上去啃上兩口一樣,嘴裡也不忘記戲謔般的說道。

而來者,正是吳家的大小姐吳欣玲,她原本就在周圍逛街,突然看到她的丫鬟慌張的跑來將事由說了一邊,便跟著她的丫鬟來到了這裡。

「今天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放了他,我就不把這件事情告知我的父親」看著面前褻瀆自己令自己噁心的王偉清,那位看上去只有十七歲的冰冷女子眉頭也是微微皺起,此時的她恨不得將面前王偉清兩顆賊眼給挖出來,不過她也沒有轉彎抹角直接將她來的目的說了出來。

「放了他?不可能,得罪我王偉清的,就只有死,不過今晚你要是願意跟我洞房,我倒是願意考慮考慮」聽得面前自己心中女神似是請求的話,王偉清的臉上充滿了得意之色,不過他可不會同意放了身旁癱軟的林傲,掃視之間,也看到了跟在他未婚妻後方一直低著頭不敢直視他,剛被他綁架過的小丫鬟,狠狠的瞪了一眼。

「不放是嗎?那這件事情我們吳家和你們王家可不會那麼容易了解,我想你不會因為一個要飯的毀了我們兩家多年的交情吧,要是這樣,恐怕你也得不償失」王偉清這般戲謔的話,吳欣玲當然心中可恨,但她也在忍耐著,同時心中也下定決心一定要讓她的父親將兩家的婚約取消。

重生宋末之山河動 吳欣玲的這番話,卻是讓王偉清的眉頭微微地皺了起來,他當然清楚吳欣玲是在威脅他,今天他做的這些事情,如果真的傳了出去,不僅對他們王家聲譽會造成影響,還會讓他可能失去這一位美若天仙般的老婆,為了一個臭要飯的,他可真的不太願意這樣做。

「既然我的未婚妻都話了,我還有什麼不放的理由呢,我這麼的愛你,當然是要聽你的放了他了」此時王偉清心中也是一股的悶氣,今天原本是可以嘗到一顆蜜桃,卻被一個要飯的給攪了,想要殺個要飯的,卻被他未婚妻以兩家關係之威脅給攪了,不過他也強忍怒氣,占著吳欣玲便宜說道。

「小子,你今天命大,有我未婚妻罩著你,但我就不信她會罩著你一輩子,下次遇到你的時候,就是要你狗命的時候」

「哼,我們走!」在跟吳欣玲說完話之後,王偉清轉身看著癱軟在地面的林傲,嘴中狠的說道,雖然他說的話自己聽上去也怪怪的,但現在他也不想再說什麼,對著身旁的三位少年低喝了一聲,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小叫花子,你怎麼樣,小姐,他會不會已經不行了」就在王偉清帶著身旁的三位少年離開之後,一直站在吳欣玲身後的那位小丫鬟連忙的朝著倒在地面上的林傲跑去,看著林傲現在慘不忍睹的模樣,心裡滿是心疼的朝著後方緩步走來的吳欣玲詢問道,她也不清楚林傲的名字,所以現在也只能叫他小叫花子。

看著她貼身丫鬟一臉緊張的詢問,吳欣玲來到林傲的身旁,體內的雲力再次運作起來,放在林傲胸口的位置探察起林傲的傷勢,不過就在她剛剛將雲力注入林傲體內的瞬間,一股強大的吸扯力從林傲的體內湧出,將吳欣玲注入的雲力迅吸入他的體內。

「咦?」感覺到不對勁之後,吳欣玲連忙將自己的手掌離開了林傲的胸口,眼神中頓時充滿了驚奇之色,她萬沒有想到這眼前不起眼的小叫花子竟然能夠吞噬她的雲力,不過隨後吳欣玲再次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為她能夠看得出,眼前的小叫花子林傲,根本不是一個修鍊者,更別說是一個邪道師了。

「小姐,怎麼樣,小叫花子還有救嗎?」看到吳欣玲起身,她的貼身丫鬟急忙朝著吳欣玲詢問道,這畢竟是今天救了他性命的人,心中自然不希望林傲就這樣死在這裡。

「他沒事,只是受了些嚴重的皮外傷,休息幾天就能好過來」

「小芳,你去讓管家找些人把他抬回我們吳家,今後就在吳家當個家丁吧」她貼身丫鬟的話,也讓吳欣玲從疑惑回過神來,看著這滿身血污髒兮兮的林傲,吳欣玲有些於心不忍將其拋棄在這裡,索性下了一個決定對著身旁的貼身丫鬟吩咐道。

「謝謝小姐」聽得吳欣玲說林傲沒有性命危險還要讓林傲去吳家當家丁,貼身丫鬟小芳頓時原本緊張的心情舒坦了下來,有些興奮的朝著外面的街道跑去,留下吳欣玲一人站在林傲的身旁,如果此時林傲不是疼痛的昏迷過去的話,得知他竟然被吳家收留,定然會高興的跳起來,這樣的好事是多少要飯的做夢都在想的事情,天天不用愁吃愁喝,那種日子自然是要舒坦許多的。

片刻中,小芳已經帶了幾名男家丁來到了出事的衚衕中。

「你們幾個小心抬著他回府,還有,給他洗洗身體,找身乾淨的衣服換上,安排個地方給他住」看到自己家中的家丁到來,吳欣玲仔細的向著家丁吩咐著,說完便先行朝著吳家所在的方向走去,臉上也恢復了依舊的冰冷,而小桃也同樣擔心的看了一眼被家丁抬起的林傲,隨著吳欣玲先行離開。

一路上吳欣玲都沒有言語,此時在她的心裡,正在想著如何才能夠讓她的父親同意解除和王家的婚約,商業聯姻,她一向是最為排斥的,何況王偉清的所作所為更是讓她對其一點好感都沒有,全是厭惡感,這樣的男人如果她嫁過去,定然不會有什麼幸福可言。

「這小子身上可真夠臭的,就連倆屁股還都透著風,不知道小姐怎麼就看中這個小子進我們吳家當家丁」

「你沒見,剛才我們抬他的時候,他身上滴下來的血液都被自己染成了黑色」就在林傲被那幾名家丁捂著鼻子般強忍著抬回吳家府邸之後,又是幾名家丁相繼聚在了一起,討論起躺在地面上的林傲,其中一位剛剛抬著林傲的家丁,不知道擦了幾次手誇張的說著。

「先不說了,這小傢伙也夠可憐了,先給他弄點熱水清洗一下,等會弄點葯幫他塗下傷口」就在那幾名家丁在討論躺在庭院內的林傲時,一位站在一旁年齡略長的中年家丁緩緩的說道。 聽得那位中年家丁的話,其餘幾名家丁自然的閉上了自己的嘴巴,相繼為著躺在庭院石板上昏迷的林傲忙碌了起來,而說話的這位中年家丁,也算是家丁中的管教,在家丁之中算是最為厲害的一人。

如果此時林傲能夠蘇醒的話,他定然會為他所處的地方而感到震驚,三個大庭院的府邸,荷花池、花園、練武場,這樣的地方,他還從來沒有來過,也只聽那些年齡大的乞丐們討論的時候聽說過而已。

「哇,這傢伙身上到底有多臟啊,洗了六桶水了才變成了灰色!」

當那幾名家丁幫林傲抬進溫水桶,連著清洗了六桶水之後,一名用毛巾圍著自己鼻子的家丁頓時震驚的高喊起來,他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髒的人,六桶黑泥水,一個小小的身板,竟然能夠藏這麼多的黑泥,怎能不讓這群人吃驚。

「別廢話了,趕緊洗吧,不把他洗乾淨要是得罪了大小姐,咱們可都沒好果子吃」聽得那名家丁震驚的話,其中一名家丁則是擺了擺手說道,他也吃驚林傲身體骯髒的程度,不過這畢竟是大小姐的吩咐,他們只能硬著頭皮給林傲繼續清洗著。

當眾位家丁忙活到第十五桶水的時候,所有人也都是終於送了一口氣,吃驚之餘,也給林傲換上了一身家丁的衣服,將其送到了之前安排讓他養傷的房間之中,畢竟林傲是因為他們吳家的人才受傷,這養傷期間定然是要招待的好上一些。

眾位忙活的家丁是累慘了,不過昏迷中的林傲卻是舒坦的不得了,那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使得昏迷中的林傲也微微翹起了嘴角,不過就在眾位家丁將林傲抬進房間后不久,林傲胸前突然間一股紫紅色光芒閃耀了起來。

在紫紅色光芒大放過後,林傲胸前出現了一個猶如骷髏一般的手掌印記,散出一股森然的邪惡之氣,仔細看去,當這骷髏一般的手掌出現時,林傲身體剛剛擦塗藥水的傷口,竟然神奇一般的癒合著,那種恢復的度也相當的迅。

如果林傲現在醒來的話,定然會因為他身體產生的這些變化而震驚起來,即使他自己都不曾知道,何時他竟然擁有著這樣怪異的能力;突然,在林傲胸口的那個詭異的手掌爆出一道紫紅色光芒,懸浮在林傲身體上空,不過這道紫紅色光芒卻並沒有停留太久,瞬間沒入林傲的腦海中。

昏睡中的林傲當然不知道這些的生,還在甜美睡夢中享受外界傳來的舒適感時,林傲腦海中的一切都已經開始逐漸的變化起來,一股強大的吸扯力,竟然將林傲沉睡的大腦強行的喚醒!而在林傲腦海中形成了一片紫紅色的浩瀚未知空間。

後會無妻 「這是什麼地方?」腦海被強行的喚醒,林傲終於睜開了他朦朧的雙眼,不過令他詫異的是,原本身體帶來的那股疼痛感卻突然消失,簡單的活動了一下手腳,看向了周圍一望無際的紫紅色浩瀚空間。

「那裡竟然有一個男子的人影」當林傲看清楚周圍景象后,先是震驚了一下,不過隨後林傲隱隱看去,在不遠處竟然有著一個男子的身影浮現,這突然出現的人影,讓林傲興奮了起來,至少他不是一個人待在這個不知道什麼鳥不拉屎的地方,迅起身,朝著那道人影便沖了過去。

「大哥,請問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林傲衝到那位中年男子身前時,連忙向那位中年男子問道,既然有人在這裡,就肯定知道怎麼離開這個地方,林傲也一直感覺這個地方有種怪怪的地方,所以早些離開必然不會有什麼壞處。

「大哥?我想你應該稱我為師尊吧」林傲的話讓那位中年男子緩緩轉過身朝著林傲看了過去,對著林傲喃喃說道。

那位中年男子轉過身後,林傲便看清楚了那位中年男子的相貌,那是一種帥到叼爆的感覺,雖然看樣子已經是中年之身,但沉穩、氣勢、無與倫比的相貌,這些瞬間讓林傲目瞪口呆的站在了那裡。

「這,世界上真的有這麼帥的男人?我都有點想要嫁給他的感覺,呸呸呸,想什麼呢,我自己可是純爺們!」看到眼前這樣一位帥氣中年人,林傲內心突然間萌了一種讓他自己都覺得噁心的想法,趕緊回過神來,不過林傲卻又是疑惑了起來,他剛剛聽得很清楚,眼前這個帥氣的中年男子,竟然說他是自己的師尊。

「不必疑惑,你正是繼承了我衣缽的人,我的靈魂化為雷電次選擇了你,而你就是我的傳承者,不過這層封印應該是在你體內擁有元氣之後才可打開,為何這時你就已經來到這裡?難道你體內已經修鍊出了元氣?」林傲心中的疑惑那位中年男子定然是知曉的,對著林傲不緊不慢的解釋道,眼神中也出現了一絲的疑惑感。

中年男子卻不知,在林傲受傷后,那吳家大小姐曾將元氣注入到了林傲的體內,也就是這樣的機緣巧合,才破除了那層簡單的封印。

「哦,奶奶滴腿,上次就是你劈的老子啊!誰要你的什麼破衣缽,趕緊送老子回去」就在林傲聽得面前那位中年男子的話時,頓時似乎明白了些什麼,什麼叫做初生牛犢不怕虎,瞬間就爆口朝著眼前的中年男子罵道,心裡想著:上次差點劈死老子,現在還讓老子叫你老師,簡直是做夢。

「嗯?」當林傲的粗**出的瞬間,那位中年男子的眉宇間似乎出現了一絲怒氣,一股強烈的壓迫感瞬間從體內湧出,將面前的林傲壓倒在了地面上。

「我,我,我不想死,求求你別殺我」被中年男子浩瀚的氣勢壓倒在地,林傲幼小的心靈瞬間崩塌,此時林傲心中明白,面前中年男子要想殺他,甚至連手指都不用,這種死亡的威脅感讓原本破口大罵一臉怒意的林傲,瞬間變得膽戰心驚,一連說了三個「我」字才將後面求情的話說了出來。

「想不想成為真正的強者?」看到林傲現在一臉懼怕的模樣,中年男子舒展眉宇,似是很滿足的樣子,對著面前林傲緩聲詢問道,似乎剛剛的事情沒有生一般,而那浩瀚的氣勢也瞬間被他收進了體內。

中年男子自然不會要了面前林傲的性命,這是他魂魄選擇的傳承,要了林傲的性命,他的傳承不就沒有著落了。

「強者?」此時林傲也感覺到了那浩瀚的死亡氣息瞬間消失,不過內心對中年男子的恐懼感卻絲毫沒有降低,而他的話卻讓林傲陷入了疑慮中,強者,這兩個字在林傲的世界中從來沒有出現過,能過上安穩平定的日子,是林傲一直想要得到的,再高的奢求,就連想象都不曾敢。

「封印已經解除,你腦海中三本修鍊秘法也已經出現,按照上面的修鍊即可,同時你也成為了魔教修鍊者,記住,在沒有擁有遇到乾坤大6頂尖強者抗衡的實力之前,不可施展這三本秘法中的任何一本;你也大可放心的修鍊,修為上卻與那平常的修鍊者沒什麼不同,不會讓任何人從修為上看出你是一名魔教修真者」

「現在你是我的傳人了,還不趕快叫我師尊?」當中年男子的話音落下后,看著仍然有些呆的林傲,聲音放大了一些說道。

「師尊」之前中年男子的話林傲自然也聽到了,不過對於他這十三歲的叫花子,自然聽不懂面前中年男子所說的是什麼,當再次聽到中年男子讓他叫自己師尊,連忙從呆中清醒過來,嘴裡沒有絲毫猶豫的喊了一句師尊。

「你的體內似乎還封印著什麼東西」見到林傲喊了自己師尊,那位中年男子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看著林傲的丹田處,疑惑的說著,伸手一股磅礴的元氣從他的手中探出覆蓋在了林傲的腹部,一塊血紅色的令牌從林傲的腹部閃現而出。

「天煞令!沒想到這讓魔教尋找百年的天煞令竟然在你的體內,你叫林傲,原來你是林家堡的後代,怪不得了」看到從林傲丹田處取出的血紅色令牌后,那位中年男子的臉上也露出了震驚之色,隨後也是猜測出了林傲的身份。

「林家堡,天煞令?師尊,你說我是林家堡的後代?你是不是認識我的家人?他們為什麼要拋棄我?」中年男子的話讓原本平靜下來的林傲興奮了起來,連忙對著他的師尊詢問道。

「孩子,你要記住為師的話,不要暴露自己魔教弟子的身份,這個天煞令也一定不要拿出來,更不要跟其他的人說起你是林家堡的人,不然你定然會引來殺身之禍,這塊天煞令我再次給你封印在你的體內,對於我一個已死之人,這個東西已經沒有用處了」

「轟隆」當中年男子的話音落下,那血紅色令牌再次回到了林傲的腹中,一股強烈的轟鳴聲在林傲的耳邊響起,浩瀚的紫紅色空間劇烈的顫抖了起來,而中年男子的身體在這時變得虛幻起來,一道紫紅色的光芒同時包裹在了林傲的身體周圍,使得林傲的視線逐漸的模糊起來,這突然間的一切,讓剛剛定下神來的林傲再次震驚。 「我不想死啊」一道驚呼聲就在這時突然響徹在了一間裝飾華麗的房間中,伴隨著這道驚呼的傳來,房間中唯一一張寬大柔軟的床榻上面,一道瘦小的身影瞬間從床榻上面坐立起來,仔細看去,瘦小身影的額頭上面此刻竟然布滿了汗水,胸口也在不斷的起伏著,似乎遇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一般。????

這道瘦小的身影不是別人,正是那受傷昏迷的小叫花子林傲,此時坐在床面上的林傲,一臉驚怕的看著周圍的一切,剛剛他所經歷的一切,都不是這個生活在乞討要飯中十三年的少年能夠吸收了的,陷入了片刻的沉靜中。

「天煞令,那是什麼東西?剛剛那些是在做夢嗎?不,一定不是」當林傲緩緩回過神來之後,林傲嘴中疑惑的自問起來,不過瞬間林傲就已經否定了他做夢的這個想法,因為在林傲蘇醒過後,三本灰色古樸的書本已經印刻在了林傲的腦海中,上面分別寫著『邪神典』『邪神決』『邪神陣』九個字,那般的清晰,足夠證明他之前並不是在做夢,再次摸了摸自己的腹部,根本感覺不到裡面藏著什麼東西。

「我都還沒問老師的名字呢,怎麼就消失了,唉,要是能給我點錢花就好了,拜個師連一個子兒的紅包都不給,真夠摳門的」雖然林傲已經是知道自己並不是在做夢,但是林傲卻對那個突如其來的老師沒有什麼好感,原因很簡單,就是沒有給他錢,在林傲的認知中,這三本書還不如給他幾個金幣來的實在。

要是現在林傲的老師沒有消失,聽到他嘴中所說的話,恐怕定是要氣的七竅生煙,不過這也怨不得林傲,畢竟在林傲的世界中,生存比這些東西都要好上許多。

「吱–」就在林傲正在埋怨他老師摳門時,房門卻突然間被輕輕的推開,當房門被推開的瞬間,一個俏臉先探了進來,隨之一道倩麗的身影便走入了房間中,手中提著一個飯盒,朝著已經坐在床榻上面的林傲看去,原本的俏臉也瞬間震驚了起來。

「小叫花子,你怎麼起來了,趕緊躺下,受了這麼重的傷怎麼能不好好休息呢」進入房門的正是吳家大小姐的貼身丫鬟小芳,當她進來看到林傲已經坐起身來,連忙驚呼著快步來到林傲的身前,讓林傲躺在了床上。

「是你,我怎麼會在這裡?這是是什麼地方?」看到小芳的突然出現和那道驚呼聲,林傲也頓時疑惑起來,這時他也才注視到周圍的一切,這般奢華靚麗的房間,他這平生還是第一次住進來,一絲有些模糊的記憶也在林傲的腦海中回想起來,但林傲沒有拒絕,讓小芳扶著自己的身體再次躺在了床榻上。

「傻瓜,我是吳家大小姐的貼身丫鬟,這裡當然是吳家了,你救了我,大小姐施恩讓你來吳家養傷,今後也成為我們吳家的家丁」林傲的疑惑和震驚話,讓小芳微微一笑,一邊幫林傲將被子蓋上一邊對著林傲解釋道。

「我今後是吳家的家丁了!太好了,太好了,今後不用要飯了,哈哈」聽得小芳的這番解釋,躺在床上的林傲瞬間興奮了起來,那是一種自內心的開心,再也不用過吃了上頓沒下頓的日子,再也不被別人欺負,再也不用受寒受凍,這一切的一切,都將會在今後的日子裡消失不見。

「哎呦」興奮過頭,躺在床上的林傲終於是扯動了還未痊癒的傷口,一道強烈的疼痛讓林傲的嘴型瞬間變型同時慘叫了一聲,動作也是相當的滑稽。

「呵呵,別太興奮了,趕緊把你的傷養好,才能報答大小姐的收留之恩吶,好好養傷,待會把這些食物給吃了,我還要幫小姐做事,就先走了,有空我就會來看你」看到扯動傷口疼痛的林傲,那滑稽的表情瞬間將坐在床邊的小芳給逗樂了,輕掩貝齒笑了兩聲對著林傲說道。

「嗯,謝謝你,姐姐」看著面前漂亮的小芳,尤其是剛剛小芳輕掩貝齒時的動作,看得躺在床上的林傲有些傻眼的感覺,乖乖的點了點頭感謝的說道。

「謝什麼,要不是你救了我,現在恐怕…」說著,小芳的心中也再次后怕起來,若不是林傲及時的出手,今天她恐怕真的免不了被王家惡少給侮辱了,說完,小芳也沒有再過多的停留,朝著外面走去。

躺在床上的林傲當小芳出門后,便急忙的從床榻上再次坐了起來,雖然他的傷病還沒有痊癒,但現在卻已經好了許多,幾乎一天沒有吃飯的他,在看到一旁放的飯盒時,口水都流了出來。

「哇,有肉!」當林傲打開飯盒,看到裡面的一盤土豆炒肉絲的時候,一把上前將裡面的菜端了起來,用手直接抓起盤中的飯菜往嘴裡送去。

「美味啊,實在是太好吃了」一邊吃著,林傲的嘴中也在不斷的誇讚道,他從來沒有吃過這些飯菜,對於乞討十三年的林傲來說,他以前最渴望的就是能夠吃上一口地瓜,他怎麼也沒想到今時今日,他能夠吃上他們乞討者嘴中的山珍海味。

而這些當然也不是什麼山珍海味,只是幾盤普通的家常便飯和一碗粥兩個饅頭,但這對整日在飢餓中度過的林傲來說,已經是山珍海味。

在一番狼吞虎咽過後,林傲已經將飯盒中所有的食物一掃而光,隨後更是將沾滿油膩的手指放進了自己的嘴中舔了幾下,拍著自己鼓起來的肚子,一臉的滿意。

「吃飽喝足,看看我那摳門老師給我留的到底是什麼?」滿意中的林傲此時無時所作,頓時想起他腦海中還留著三本秘籍,一絲興趣從林傲的意識中迸出來,用著意念朝著『邪神典』翻閱去。

也幸好林傲在年幼被老乞丐救下后,教過林傲學過幾年的字,雖然老乞丐現在已經在病中死去,但林傲也一直將其視為他唯一的親人。

雙目緊閉,就在林傲將意識注入到那『邪神典』翻閱時,一道紫紅色光芒從那書中散出來,令林傲震驚的是,當紫紅色光芒出現后,書中所有的字元,竟然從書頁上分離了出來,在林傲的腦海中形成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哇」看到腦海中那密密麻麻的文字,林傲不禁吃驚的叫了一聲,隨後,當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盡數脫離了書本時,文字再次轉動起來,一顆顆立體的文字直接進入到了林傲的意識之中。

沒有再遲疑什麼,林傲此刻根本就不用再去觀察那些文字,所有的信息已經印刻在林傲的意識中,頓時按照書中所說將雙膝盤起,尋找著身體最為容易感觸到空間中元氣存在的部位,只有找到身體最為容易感觸到元氣存在的部位,才能將元氣按照書中所說吸納進自己的體內。

「咦?我怎麼感覺整個身體都能夠感觸到空間元氣的存在?」當林傲按照書中講述那樣修鍊時,林傲彷彿瞬間被一種柔和的力量包裹起了整個身體,全身的毛孔張開一般,就像在河中游泳一樣的滋潤。

沒有人會給他所疑惑的答案,他自己嘴中的那個摳門老師早已經消失了蹤影,頓時,林傲所感受到的元氣能量在林傲催動書中所述的氣海時蜂擁般的朝著林傲體內湧進,強烈的刺激感侵襲著林傲的全身皮膚和毛孔,林傲只有一個感覺,自己就像一個被紮成馬蜂窩一樣,不過卻沒有絲毫的不適感,有的只是舒坦。

蜂擁進林傲體內的元氣,沒有在林傲體內其他部位絲毫的停留,朝著林傲的氣海涌去,此時林傲的腹部,一個淡淡的紫色霧團正在逐漸的形成著,而那也正是林傲之前剛剛凝結出來的氣海,不過林傲的修為太低,此刻也只能出現這淡淡的紫色霧團。

紫色霧團在林傲不斷湧進體內的元氣充實下,顏色也逐漸濃重起來,而林傲的身體,如果此時林傲沒有凝神閉目,定然會驚訝的現,自己原本受傷的傷口,竟然在自己修復著,雖然度並不是很快,但是那種自我修復的度也是肉眼可看。

「嗡!」當林傲不斷將身體周圍的元氣吸收入體內,充實紫紅色氣海時,頓時一股嗡鳴聲從紫紅色氣海中出聲響,而那紫紅色的氣海竟然也伴隨著那道嗡鳴聲而劇烈的顫抖起來,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瞬間讓盤坐在床榻上的林傲睜開了雙眼,眼神中也布滿了驚慌之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