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你還相信那狗屁的法則嗎?」灌木叢中鑽出一頭豬。

沒錯這頭豬就是曾經追了曹魏幾個小時的獠牙豬。

「獠牙你這是什麼意思?」漆黑人有點不服。

獠牙豬開口講人話道:「那法則之人答應我們,說只要我們在這裡等候五百年,就可以離開這裡。」

「也是,我們的確已經等了四百年,但是實力和當初比起來根本如個孩童,出去了還不是照樣被仇家砍死。」

漆黑人沉默了會:「金魚死了。」

「死了嗎?」無極易好似早就預想到了。

獠牙豬也是冷哼了聲,畢竟那時要不是自己機智,死命去追曹魏,有可能自己也會被阮芝幹掉。

「所以你想說些什麼?」獠牙豬問道。

漆黑人露出一個陰險的笑容:「依我看法則之人應該已經死亡,現在這群人看樣子實力都不怎麼樣,不如我們聯手幹掉他們?」

「幹掉他們?」獠牙豬陷入了沉思。

同時回頭看向一旁還在熟睡的曹魏。

「我老了,不想再殺人。」無極易率先拒絕,同時向著茅屋走去。

「無極易!」漆黑人喊住了他。

無極易停下了腳步,站在原地。

漆黑人講道:「難道你不想為無極村的老少報仇了嗎?你當初獨自面對十萬大軍的熱血都被磨滅了嗎?」

無極易選擇沉默,同時抬頭看著夜空。

很平靜,夜色很美,偶爾還有星星飄過。

「那是一個慘痛的教訓,但是我已經厭倦了不朽,有可能死亡才是我最後的歸宿。」

無極易說著,繼續走向茅屋。

漆黑人低頭看向獠牙豬:「豬剛烈你呢!」

「我?呵呵哼…」獠牙豬笑了幾聲:「我現在弱的連只草雞都供不死,還談和復仇。」

「好!既然這樣,那就別怪我無情!」漆黑人說著話的同時,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獠牙豬看著他消失的地方不語,隨後又扭頭看向無極易那帶著滄桑和孤獨的背影。

「有可能,我們的結局終究要來了嗎?」獠牙豬念叨著。

當它的眼睛掃向曹魏時,又陷入了沉默。

…次日。

曹魏照常被舞劍聲吵醒。

舞劍的人還是無極易。

只不過今天的劍法有點快,好似缺失了那種優雅的感覺,反而多了一絲絲暴怒。

「轟!」無極易一劍揮出。

遠處的一棵鐵木瞬間炸裂。

曹魏看的驚呆了下巴。

無極易收劍,回頭注意到了曹魏的表情。

「怎麼樣?厲害不厲害?」無極易的表情很得瑟,弄的曹魏很想上去給他兩拳。

但是人家畢竟是個大師。

曹魏自然得要尊敬的說道:「厲害,真的厲害。」

無極易笑著走了過來,將一柄木劍丟給曹魏:「拿著這柄木劍去砍一棵鐵木回來,我就教你這招一擊千斬。」

「真的!?」曹魏又驚又喜。

「嗯。「無極易點頭。

曹魏見了,腳下如同裝了風火輪,瞬間沖了灌木叢,隨意找了棵鐵木之後,開始專心練習。

…整整砍了一個上午,曹魏因為已經兩天沒吃飯,肚子已經有點飢餓。

「該死!沒力氣了。」曹魏虛脫的靠在鐵木上。

身旁是那柄無極易給他的木劍。

「怎麼?這點飢餓就撐不住了?」無極易走了過來,一臉的嘲諷。

曹魏咬了咬牙,起身,重新握住木劍。

無極易滿意的笑了笑,同時從一旁撿起一根木棍,走到了曹魏身前對準一棵鐵木。

「關注內心的每一絲波動,手要快,電光石火。」

話剛剛說完,只見那棵鐵木已經被均勻的砍斷。

對此曹魏佩服的五體投地。

「你錯過了嗎?」無極易問著。

曹魏當然錯過了,畢竟剛剛那一劍快的驚人,他根本沒看清,鐵木樹就斷了。

「易大師能否再展示一次?」曹魏激動的問著。

無極易搖了搖頭:「記住劍刃,意志,內心與肉身,當他們全部結合的瞬間,我的劍就是你的劍。」

「易師傅。」趙澤的聲音很不合時宜的傳來。

無極易的臉色變了變,但是並不像之前那麼厭惡曹魏,僅僅只是不語走開。

曹魏已經習慣了這種場景,嘴裡繼續念叨著無極易留下的四個詞。

「劍,意,心,身?真能融合嗎?」曹魏思考著。

這時系統突然提醒道:「請問宿主是否進入推演?」

曹魏反應了過來,選擇了「是」后,身體是哆嗦了一下,軟趴趴的倒在地上,同時意識出現在了白色空間內。

這次曹魏並未看見牛群,也並未看見黑人。

而是見到了一個手持長劍的白人。

曹魏一臉鄭重的看著白人。

他的每一個動作,甚至每走一步好像都是率先設定好的。

但是看著卻又沒有那麼死板,反而感覺很優雅,很柔順。

與此同時,曹魏的右手中也出現了一柄木劍。

這柄木劍和外界的那柄幾乎一模一樣,細緻到幾乎每一道紋理都近乎相同。

曹魏握著木劍看著白人靠近。

「喝啊!」白人揮劍。

曹魏還未反應過來,白人的劍已經刺破了曹魏的喉嚨。

…許久后曹魏復活。

一臉迷茫的看著白人。

微微記得,剛剛白人出劍的速度並不快。

可為什麼只是短短的幾秒,就刺破了自己的喉嚨呢?

思考著,回憶起無極易的那句:「我的劍就是你的劍。」 「難道我手裡的劍,是小白人的姦細?」 冰山法醫:溺寵律政佳人 曹魏感覺找到了問題所在。

抬手拿起木劍,傻愣愣的問道:「小劍劍,你老實告訴我,是不是你剛剛背叛了我?」

木劍表示:「…」

就這樣在尷尬的氣氛中度過了許久。

白人不耐煩握著劍走了過來。

雖然曹魏還未查明是不是木劍出賣了自己,但是畢竟人家手裡有劍,自己總不能空手和他對拼。

「喝啊!」白人喊了聲。

長劍平舉,刺向曹魏之際。

在曹魏眼前,白人的動作突然變得緩慢。

同時一條條直線在眼前顯露,好像一個火柴人般,附加在了白人身上。

「劍人合一?」曹魏好似找到了答案。

同時,曹魏的脖子再次被刺穿,長劍一挑,腦袋橫飛了出去。

…不久,曹魏再次復活。

看向白人的眼神充滿了鄭重。

要知道這個白人,是系統專門設定來幫曹魏練習的。

現在他可以使出無極易口中所說的劍人合一,也就證明曹魏也可以。

腦袋裡細細回憶剛剛那幾條白線,好似都和白人的每一個動作有關聯。

而隨後劍人合一的瞬間,曹魏顯然看見了一條直線。

「難道…」曹魏意識到了什麼。

學著白人平舉木劍,同時眼睛盯著前方,緩緩走來的白人。

「喝啊。」白人再一次大吼,同時揮動長劍刺來。

曹魏細細觀察他的動作。

白人的每一絲,每一毫的動作改變都被逐漸放慢,被曹魏全部收入眼中。

再經過思考過後,曹魏同樣使出了相同的劍法。

「鏘!」兩者的劍尖觸碰。

白人的手臂一抖,身形一扭,長劍刺入曹魏的胸口。

…不久,曹魏再次復活。

剛剛雖然已經有了劍人合一的雛形,但是之後也無法收回木劍,所以才給了白人一擊致命的機會。

「劍意心身。」曹魏思考著。

剛剛自己應該已經做到了劍和身兩點合一,所以欠缺的顯然就是心和意。

「易大師曾經說過,只有最強的意志才可摧毀頑石。」曹魏暗自念叨著。

突然好似想到了什麼,起身對著一旁的白人喊道:「小白臉!再來。」

白人沒有任何錶情,只是好似得到了什麼命令,邁步走向了曹魏。

曹魏擺好姿勢,平舉著木劍,眼睛直直的盯著衝來的白人。

「喝啊!」白人大喊,長劍刺出。

與此同時曹魏手中的長劍也是跟著刺出。

兩者的劍尖再次摩擦,曹魏心中意念永恆,只想將白人擊殺。

白人的手腕抖動,長劍從側面擦過,直刺曹魏的心臟。

曹魏不懼,木劍向前挺進,在最後一刻,率先刺穿了白人的脖子。

手臂一抖,白人的人頭落地。

等他收回木劍之時,曹魏好似領悟了無極易所說的四個詞。

與此同時,白色的空間逐漸退去。

曹魏在外界睜開眼睛,時間已經入夜。

他起身握著木劍走向一棵鐵木樹。

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它,將它視為一個同等的對手,同時心中想著自己可以砍斷它。

紅圈突然出現,曹魏的手臂快速揮動,帶動著木劍砍向了鐵木樹。

「砰!」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

只見又一個紅圈出現,曹魏再次擊打而去。

就這樣五劍過後,只見鐵木逐漸傾斜。

直到第十劍擊中后,鐵木從尾端斷裂,雖然埠很粗躁,但是曹魏至少砍斷了它。

「轟!」鐵木樹倒在地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