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呢?那個東西怎麼樣?」

「那是一個竊聽器,是仆西受R國礦業公司的雇傭,替礦業公司收集石油公司情報的。」

「竊聽器?那為什麼一直不取出來?」張凡的神識瞳神光閃閃,已經在幾秒鐘之內看見了米拉胃裡的那顆黑色的方形影子,所以脫口而出。

米拉疑惑地看了張凡一眼,反問道:「你怎麼知道儀器沒有取出來?難道你有透視眼?」

張凡臉色一窘,壓抑住內心的慌亂,急忙掩飾道:「我是根據中醫的望診技術,從你臉色上分析,猜測到的。」

米拉心機並不多,沒有懷疑張凡的解釋,繼續說道,「當時在醫院裡,醫生對我進行了身體檢查,發現我的血液里有一種嚴重的依賴性藥物,是一種緩釋藥物,從葯源上看,是從竊聽器里釋放出來的。我身體早己經對這個藥物產生了嚴重依賴,如果把竊聽器取出來,我有可能在幾天之內神經阻斷而死……所以這個竊聽器就一直留在我的胃口裡。」

「噢,後來呢?竊聽器失效了?」

「半年後,竊聽器的高能電池用完了,它也就失效了。」

「那麼藥物的釋放結束沒有?」

「我曾經就這件事聯繫仆西,他告訴我,只要我嫁給她,他才會把解藥給我,否則的話,藥物的緩慢釋放將持續50年。」

「醫生的化驗結果有沒有表明,這種藥物對你的身體有什麼傷害?」

「它對卵巢功能有一種抑制作用。」

「也就是說你將終身不育?」

「是的。」

怪不得米拉對仆西如此仇恨。

難得仆西能做出如此下作如此卑鄙的事情!

連張凡都恨得直咬牙,恨不得馬上把仆西抓來捏死。

張凡有一件事還是非常困惑,問道:「你曾經跟仆西說過,我是大華國的高手?」

「是的,我說過。前一段時間,他跟我聯繫,威脅我嫁給他。我對他說,如果他再糾纏我的話,我就叫我朋友去滅了他。我還給他發了你的照片截圖。」

米拉這樣一解釋,張凡腦子裡一直混亂的邏輯,一下子就很清晰了。

「好吧,只要能找到仆西,我一定不客氣地把他打成畫片!」張凡壓抑著怒火道。

「在搞死他之前,你最好能把他的解藥搞到手。」

「嗯……」

張凡點了點頭。

其實他對於搞到解藥,根本沒有信心。

像仆西這種人,不可能輕易的把解藥交出來。

張凡能夠做到的僅僅是把仆西的血放干。

不過為了安慰米拉,張凡還是點了點頭。

他心裡想的是,怎樣來自己配置一劑解藥?

。 主神空間之中那些真正的強者也無一不是經由無數的磨難而成,能打破五層基因鎖,成就聖人之人,無一不是經歷了無數的磨礪。

主神空間不是善地,而是一個養蠱之地,無數的屍骨才能鑄就出一位蠱王!

「你是說他的心靈堪比聖人?」劍逍遙疑惑,據他所知,宗師距離聖人那可是差了數個層次。

「也不是,應當還有其他原因!」楚浩搖頭,此時他也有些不懂了。

「鬼鬼祟祟,一群宵小之輩!」顧沖冷聲道。

與此同時,無數神紋自虛空浮現,結成了一座絕世神陣,封死了所有的空間,破滅蒼穹的破滅之力於神陣之中噴涌。

這座神陣乃是顧沖親手所布,有著難以測量的力量,若是全力催發,可斬聖賢!

「轟!」

楚浩於劍逍遙只覺虛空一陣震蕩,一股龐大的排斥之力浮現,要將他排斥而出。

「不好!」

「高維神盤要碎了!」

見此情況,楚浩面色大變。

這神陣的威能要超乎他的想象,竟然能打破次元壁壘,將他從更高的次元之中轟出來。

「他究竟是怎麼發現我們的?!」楚浩不解,但他已經無暇多想,若是神盤破碎,在這神陣之中,他將無處可逃。

「青龍偃月刀!」就在這時,顧沖輕叱。

隨著他話音落下,一道青光破虛而來,落在了他的手裡。

青色的能量在青龍偃月刀上噴涌,恐怖的能量波動直衝九霄,與此同時一種摩柯無量的力量開始浮現。

無窮無盡的神能在青龍偃月刀之中涌動,撼動時空,破碎日月,這是一種近乎無敵的力量。

完美摩柯結合傾城之戀,神威無限!

青色的神曦洞徹虛空,引動了無窮次元之中的浩瀚能量,青色的神曦化做閃電,有種毀滅一切的氣息。

刺啦!

顧沖揮舞了一下青龍偃月刀,虛空頓時出現無數裂縫之聲。

「卧槽,青龍偃月刀!」見此情景,楚浩與劍逍遙忍不住同時爆了一個粗口。

這特么不是三國關羽的武器嗎?

「這把青龍偃月刀比其他世界的要強上十倍百倍,我們快走!」楚浩掏出另一個傳送輪盤,欲要撤離這裡。

「轟隆隆!」

顧衝出刀,浩瀚如海的力量被他盡皆化入了這一刀之中,天地之間那冥冥之中的力量也被他所引動,這雖不是天地本源,但其力量依舊不容小噓。

他自身的完美摩柯與青龍偃月刀自帶的傾城之戀真意相合,使得天地共鳴唯一,隱約間竟打破了維度的層次,晉入了一個莫名的層次!

「傾城摩柯,至強一擊!」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象,萬象歸一元,只是一瞬間,青龍偃月刀的力量變化了千萬次,最後歸於一元之態。

這是一切的初始,是那唯一的一,這是堪稱無敵的一刀!

「不好,他的力量打破了維度,擾亂了空間,我們動手!」就在此時,楚浩喝道。

他手中的傳送輪盤已然失效,他無處可逃。

「三層基因鎖,開!」

劍逍遙邁步,浩蕩氣勢直衝天穹,打開了基因鎖,他的心靈頓時打破了某種極限,產生了一種本質的蛻變。

如今他已經無路可走,唯有以開啟基因鎖破局。

開啟了三層基因鎖,他的心靈越發空明,有種掌控一切之感,這是一次巨大的蛻變。

基因鎖開啟之前,還是凡人,而開啟三層之後他卻如同神靈一樣的冷靜!

「四層基因鎖,開!」

再次邁步,浩瀚的劍意自他的眼中迸發,撕裂蒼穹,劍意無匹,可斬天地,可稱無敵!

這一切都是四層基因鎖帶來的變化。

因為這是能夠改變命運的一階,也是評定一個人是否為強者的標準。

基因鎖第四層,也稱之為入微階段,這一階段可以改變基因,甚至第四階極限時,你可以改寫你的本質。

這一層通常情況下可以分為初級、中級、高級三個階段,四層以下的人與四階強者之間的實力差距難以用數量來彌補。

主神控制基因進化的能力最高只能到達第四層初級,度過心魔后的四層中級強者,主神無法對其進行複製,到達四層高級后,主神無法將其抹殺!

這就是基因鎖的厲害之處!

而劍逍遙的極限就是四層高級!

這一刻他一躍成為了堪比拚命狀態的帝釋天一樣的半神,戰力千百倍的提高,但他的真氣與肉身卻還有缺陷。

但雖是如此,也已經足夠了,他的突破發生在瞬息之間,就連顧沖也是阻止不及。

下一瞬,他化指為劍,一劍點出,萬萬道劍氣隨行。

無匹的劍意與浩瀚的劍氣交織,化為一副奇景,他之劍道,可破天地,無物不斬!

「斬!」

他暴喝,這一刻他鋒芒畢露。

「轟隆隆!」

傾城摩柯與襲來的劍海相撞,升起無窮異象,這既是力量的比拼,也是神意的對決,劍逍遙原本不是顧沖對手,但在四層高級基因鎖的加持下,竟與顧沖打了個旗鼓相當。

這就是惡魔小隊第二強者的真正實力!

當然,這種狀態只能持續很短時間,他的基因鎖剛突破不久,無法像複製體鄭叱那樣持續太久。

「不要戀戰,我們走!」

這裡終究是顧天笑的大本營,若是繼續打下去,他們沒有勝算。

「好!」

劍逍遙轉身,欲要就此離去。

「想走?!」

顧沖邁步,一刀遮天,直接抓向劍逍遙,這一刀渾然天成,比之前那一刀只強不弱!

「原暗,宇宙終結!」

就在這時,神陣之外,一個面色蒼白如吸血鬼的刀疤中年男子肉身猛然膨脹,無盡的黑炎自他身上爆發。

這是複製體鄭叱的獨有心靈之光,名為戾炎,表現為黑色火焰,威力無窮,可以燃燒一切,包含物質和能量,精神,甚至燃燒空間,屬於最高級的心靈之光。

然後無窮無盡的戾炎能量極速壓縮,壓縮到極限后,形成了一個小型黑洞,攪動了整個無雙城的風雲。 葉天傾滿臉激動。

身軀,不由挺直。

「前輩,現在我藉助雷碑之力,便已經擁有聖主巔峰的戰力,那我若是在擁有鴻蒙碑之力的話,是否可以達到帝尊啊?」

葉天傾激動的問道。

只是,答案很現實。

光明聖主毫不猶豫的搖頭,葉天傾登時失落起來。

「天碑的強弱,取決於你自己,當你的境界達到聖主的時候,你在接祖天碑的力量,你就可以擁有帝尊巔峰的戰力了。」

「甚至有可能,擁有神帝巔峰的戰力。」

「但具體到底是什麼,還得看具體情況。」

「而現在你的境界,無論是你達到至尊,還是主宰,所能藉助的力量極限就是聖主巔峰,哪怕是雷碑自己……也因為你的境界,也是聖主戰力。」

「當然了,我並不是說你境界低,之前你說冥帝跟你說,讓你仔細感悟天碑,不著急境界的提升。」

「其實這是很正確的事情。」

「你就算多領悟幾條大道,多增加幾個境界,哪怕是達到主宰九品巔峰,那也不如感悟天碑的好處來的實在。」

「此番,我幫你喚醒鴻蒙碑之靈,雖然你的戰力還是聖主巔峰,但你卻可以獲得近乎不死不滅的能力,難道你不心動嗎?」

啊,不死不滅?

葉天傾震驚的瞪大眼睛。

「哈哈,鴻蒙碑的能力,便是修復一切傷勢,只要你不瞬間被秒殺成渣渣,你就可以在鴻蒙碑的力量下,做到近乎不死不滅。」

「那怕你身體被轟碎,只要你腦袋還存在,那鴻蒙碑瞬間就可以將你修復。」

「當然,我得提醒你……如果你腦袋被直接轟碎的話,那鴻蒙碑就無效了。」

說著,他緩緩抬手,光明之力瘋狂的湧入鴻蒙碑當中。

鴻蒙碑彷彿是伸懶腰似的震蕩起來。

而後一團雲霧,便是出現在葉天傾的面前。

鴻蒙碑之靈。

這碑靈的形態,便是一團雲霧。

「哈哈,老大哥……你醒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