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就她吧!你想要重孫子的願望,恐怕她會最快幫你達成的。」孫尤子立刻落井下石,主動把答案給說了出來。

陳青雲心中咯噔一下,無味雜醋瓶一下就打翻了。都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仇小爻真的有了嗎?他要當爸爸了?真的假的啊?不可能啊!他跟仇小爻做的次數好像沒幾次,而且她都是說安全期,怎麼會懷孕了。該不會是這娘們連什麼安全期根本就不清楚吧!

陳青雲越想越覺得這種可能性大,趕緊起身來到仇小爻的身邊抓住對方的胳膊。

原本是想給對方把下脈的,可是仇小爻一個扭身就把陳青雲給按到了桌面上。

「我有讓你把脈了嗎?都告訴你是胃不舒服了,還填什麼亂!」

「好了,別惹小爻生氣了。小爻說沒有那就是沒有。這件事情我們以後再說。」陳蒼天笑著說道。

仇小爻推開陳青雲,再次用眼神狠狠的瞪了一下。這流氓怎麼這麼低智商,連自己的眼神都沒有看明白嗎?生下來的孩子要是跟他一個德行可怎麼辦?

「好吧!既然你們都不願意結婚,那這件事情就暫且放下一放。他剛剛跟水晶離婚,也不適合馬上就再結婚,臉面上不好看。但是爺爺答應你們的事情一定會辦到,有空的時候,就多來家裡吃飯。陳家的大門永遠為你們敞開。好了,我還有事,就不吃飯了。你們吃吧!」

陳蒼天今天的目的已經達到了,而且還得到了一個天大的好消息。拒絕了眾人的相送,高興的帶著警衛員離開了。

老人家一走,還沉浸在當父親快樂當中的陳青雲立刻就遭殃了,被五個人狠狠的夾在了當中,五張不同風格的俊俏臉頰從上而下逼迫著他。

陳青雲抬起雙手放在下巴處,皮笑肉不笑的問道:「呵呵,你們幹什麼這麼看著我啊?」

「行啊!居然跟別人聯合起來騙我們!」羅婉虞冷笑道。

「雖然我不贊成使用暴力,但是這次我決定破例了!」仇小爻掰了掰手指。

「這次我幫不了你了。」翟靈薇說道。

「按照心理學範疇,現在就算我們五個人一起打你,你也是非常幸福的。我不能破壞你的幸福,所以我得站在她們那邊。」孫尤子一副專家的模樣說道。

「老公,我可以打你嗎?你不回答,我就當你答應了。」葉蜻蜓咬著嘴唇,害羞的問道。

陳青雲大汗,說道:「這不能怪我啊!我都被軟禁了,根本不知道爺爺會做這些事情。」

「你這個說法根本不能讓我們的心裡好受。姐妹們,動手!」仇小爻一聲令下,十分粉拳立刻從天而降、

陳青雲哪裡敢還手啊,雙手抱著腦袋挨揍。不過就像孫尤子所說的那樣,他此刻充滿了幸福的感覺。

在陳青雲身上出了氣之後,幾個女人心裡舒坦多了,點了許多好吃的,大吃起來。似乎要將浪費掉的氣力用食物補充回來。

「小爻,多吃點這個,對孩子有好處。」

「吃這個也好,補腦的,小孩子出來時會很聰明。」

「我沒有懷孕,你們不要把我當成一個孕婦對待好不好?」仇小爻腦袋都大了,倒霉催的,怎麼就在那麼重要的時候噁心了。偷偷的摸了摸還沒有隆起的小腹,真是一個不省心的孩子,跟你死爹一個模樣。

:陳流氓終於升級當爹了,你們呢,無聊的時候會研究一個新姿勢生小孩嗎?ro 淘梅兒

請記住淘梅兒ier打過鬧過之後,眾人最關心的問題還是陳青雲和水晶之間的關係,怎麼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了。ier

隨後翟靈薇主動講出了事情的前因後果,眾女這才明白是怎麼回事。

「我只能對你表示同情,不過我們什麼都幫不上什麼忙。」孫尤子說道。「不過,我相信你們不會就這麼結束的。要不,我們集體去求求她原諒你?」

「嗯……這是個不錯的主意。這麼多人去求情,她總不會不給面子吧!」,仇小爻點頭道。

這就是兩個不怕事大的主啊,陳青雲哭笑不得,說道:「兩位大姐,你們行行好,就不要給我添亂了。順其自然就好,勉強得了的感情也不會長久。」,「你能說出這樣的話,我表示很意外。」削尤子笑道。

「我能問一個問題嗎?」羅婉虞一直沒有說話,抽空插了一句嘴。

陳青雲點頭道:「你問吧!」,「今天甜甜為什麼沒有出現?」

陳青雲自然明白羅婉虞的意思,苦笑道:「你還是擔心自己吧!如果沒有水晶的出現,她是最有可能成為陳家媳婦的人。」

這話可是一點不假,陳家的兩個長輩女人對冉甜甜意的。只不過提了多次都被陳青雲拒絕了,她們才罷休的。否則後來也就不會有水晶的出現了。

羅婉虞吐了吐舌頭,看來的確問了一個沒什麼營養的問題。

吃過了飯,其他女人把陳青雲推給了仇小爻后,自行的離開了。現在仇小爻可是重點保護的對象,她們可不會在這個時候爭寵。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什麼時候的事情,怎麼事先沒有告訴我一聲?」上了車后,陳青雲問道。他這個當老子的」還真是失敗。仇小爻都有反應了,估計也有兩個多月了,他居然才知道。

「你知道又能怎麼樣?原本我不想讓你知道的,打算生下來后給你個驚喜的。」仇小爻癟嘴說道。

陳青雲滿腦袋黑線」又這麼給人驚喜的嗎?

「我懷孕的事情老妖精還不知道。如果你不怕麻煩,儘管讓她知道。當然,如果知道的人多了,我也不介意把他打掉,免得麻煩。」

「行了,姑奶奶」我知道該怎麼做了!」,陳青雲無奈的點頭。淘梅兒ier這麼多人都沒有懷孕,偏偏這個不好伺候的主懷孕了,看來命中該有這一劫啊!

「那你以後注意些,有什麼事情就吩咐手下去做。這個時候很危險,就算不為了你自己著想,也要為孩子著想。」陳青雲不得不提醒。一旦遇到什麼危險的情況,這妞肯定第一個拿著槍衝上去。

仇小爻也沒有回答陳青雲,而是摸摸肚子,笑道:「兒子,你爸爸突然變得體貼人了。」

「………………」,陳青雲無語。,「你怎麼知道是兒子的?」,「難道你希望是女兒」一個女孩長大了跟你一個德行,這日子還能過了嗎?所以,必須是兒子!」,好吧!這個理由十分的充分,可憐的孩子,還沒有出生就已經被你強勢的老娘給定性了。

將仇小爻送回了警局后,陳青雲來到了江湖酒吧」好久沒有來這裡了。現在刑天會日益壯大,刑天的事情也多了起來,兩人也好久沒有交流了。

刑天就坐在大廳裡面等待,看到陳青雲來了,立刻引領進了包間。

「老闆」你可是有段日子沒有來了。」刑天笑著說道。

陳青雲笑著點頭道:「最近事情比較多。

你這邊情況怎麼樣?」,「一切良好,只不過壯大得過快,管理人員明顯不夠用。您看是不是可以挖一些牆角過來。」,「這種事情你看著辦就好了。」

就在這時,一名服務員敲門走了進來。「老闆,您等的人到了。」

「恩,讓他進來吧!」,「老闆」那我先出去了,你們談。」,刑天知道陳青雲有事情要談,主動走了出去。

「哈哈」老大,我聽說你後宮起火了」事情都處理好了?」天使這小子笑嘻嘻的走了進來。

陳青雲一愣,這小子消息夠快的啊!想必一定是風那小子嘴又不把門,把消息給透露出去了。

「少廢話,趕緊說說有什麼進展了。」,給朱利創造了一個逃走的機會後,陳青雲自然不會放鬆警惕,讓天主降臨的人在暗中監視著黑手黨方面的一舉一動。目前雙方衝突是必然形成了,如果不提前防備,那也太傻了點。

天使笑道:「好,那就先說正事,一會再聊八卦。老大,我真的佩服你這招啊!實在是太陰了。你怎麼就能想到在朱利身上下降頭,然後讓她去感染黑手黨那些高層呢?」

「哪是我想的,是亞姆察告訴我的這招。我只不過是順水推舟而已。義大利方面到底怎麼樣了,你近的廢話怎麼那麼多?」,陳青雲無奈的問道。

「事情是這樣的,一切與我們之前的設想吻合。朱利回去後果然利用身體的資本跟黑手黨的幾個高層進行了交涉,很快就確立在黑手黨的黑色名單上。嘿嘿,在他們沒有行動之前,很快就發生了讓他們意想不到的事情。朱利以及與她有染的幾個高層同時發病,下體潰爛,根本沒有心思去理會其他的事情。按照事先計劃的,天主降臨在這個時候對黑手黨一些人進行了刺殺,效果很成功。現在黑手黨內部已經亂成了一片,恐怕暫時沒有精力來招惹我們。」天使說道。

陳青雲笑著點點頭,看起來效果的確不錯。這次還真多虧了亞姆察這個下降頭的高手。

「不過,也有一個不好的消息。柴爾德派藍茜去義大利進行商務訪問。我們做的事情雖然隱秘,但想讓他們不發現顯然不可能。你和藍茜的關係肯定也瞞不過他們。如果藍茜真的到了義大利,難保他們不在藍茜身上做些文章。

到了人家的地盤上,我們要保護起來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陳青雲咧咧嘴,說道:「這還真不是一個不好的消息事情。」,「老大,我還沒有說完,真正的壞消息並不是這個。科普藍也會一同前往,你們可是情敵。而且杜邦家族跟黑手黨可是有生意來往的。如果這小子使壞,實在是防不慎防。」

如果不是天使提醒,陳青雲都快忘記了還得罪了那麼強大的一個敵人。

如果科普藍不去的話,那麼事情還好辦一點。現在看來,藍茜很有可能因為自己受到牽連。雖說科普藍對藍茜有意思,但是難保對方不會幹出什麼過激的事情來。

「藍茜什麼時候去義大利?」

「應該是下個星期。」

「那好,你去準備一下吧!我下個星期也許會親自去一趟義大利。」

事情是一什接著一件發生,還真是讓陳青雲手忙腳亂的。等他回到冉甜甜的別墅,已經天黑晚飯的時候了。進了家門,看到冉甜甜一個人雙手托腮在餐桌邊,餐桌上放滿了食物。也不知道在想什麼,眼神有些發獃。

聽到開門聲,冉甜甜總算回過神,笑著說道:「雲哥,你回來啦!」

「恩,怎麼坐在餐桌邊發獃。」陳青雲脫掉外套,坐到了餐桌邊,低頭聞了聞,笑道:「看起來有許多我喜歡吃的東西。」,「我當然發獃了,開家庭會議居然沒有我的份。聽說爺爺好大方,一個人分到了一千萬。可憐的我,只有演戲的份,卻沒有得到好處的份。」,陳青雲笑著伸出手在冉甜甜的鼻子上掛了一下,說道:「你這是跟我在裝可憐吧!你還在乎錢?」

「可這是地位的問題啊!現在我明顯落在她們幾個的身後了。以後哪還有威嚴可言啊!」,冉甜甜嘟著嘴,裝可愛。不對,這女人本身就可愛的要命了。

陳青雲笑著搖搖頭,從褲兜中掏出了一張紙遞給冉甜甜。

「給,能虧了你,真正的好東西還能少了你?」

冉甜甜疑惑的打開了那張紙,看完之後,驚訝的問道:「雲哥,這東西你從哪裡得來的。是幹什麼用的?」

「這是一種用過之後可以改善肌膚活力,同時保持住容貌抗衰老的藥方。」陳青雲解釋道。

「有效?我可是從來沒有聽過有人敢如此打包票的化妝品。」,「絕對沒有問題,而且比市面上任何一種美容產品效果都好。因為我見到了一個活生生的實驗版本,而且絕對不會有副作用,你知道這東西一旦投入到市場會是效果吧?」,盅王給的秘方在陳青雲身上根本不會有太大的作用,可要走到了冉甜甜的手上,那自然立刻就不一樣了。很有可能,一個知名的國際品牌因此就創立起來了。這個世界上有多少女人,有那個女人不想保持容顏,只憑這一點,就知道這個配方的威力有多大了。

冉甜甜自然完全相信陳青雲的話了,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高興的衝到桌子對面摟住陳青雲的脖子,猛親了兩口。

「喂,不要藉機揩油啊!」,陳青雲笑著說道。

「就揩油,就揩油,現在你進了我的狼窩,就該有被揩油的心理準備!」冉甜甜耍無賴道。

女人啊!你可以再流氓一點嗎?!!本章已經完畢

及時免費章節請記住淘梅兒ier

淘梅兒 現在已是第九天了,如果在日落之前,沒有過橋的,就算是被淘汰了。品書網()所以,今天是唯一的機會了。

也許是因為藍可欣先前的那句話,六人雖然慢慢的接近那座浮橋,神經卻是崩的很緊。

「沖……」

秦浩天似乎是感應到了什麼。兩道身影從遠處如鬼魅般的飛掠而來。

一股可怕的氣息鎖定了六人。

「玄師期的?」在場的人,除了秦浩天,其他人的臉色驟然一變。

雖然玄者期和玄師期看起來似乎只差了一個等級,但實力的差距可是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啊!

看著近在咫尺的浮橋,秦浩天當機立斷,對著幾人喝道:「你們快過去,這裡由我擋著。」

總裁的蜜寵嬌妻 「我留下來陪你。」夢依然對著秦浩天說。

「依然留下,你們全速過橋,聽我的。」秦浩天對著燕飛凌雷霸葉武城藍可欣等人說。

雖然四人也不忍心讓秦浩天和夢依然兩人留下獨自面對玄師期的導師。但是他們也知道,自己等人即使是留下來,也無法幫助秦浩天和夢依然兩人。一咬牙。 億萬總裁:前妻,再嫁我一次! 四人向那浮橋沖了過去。慢慢的向浮橋接近。

「想過?哼……沒那麼容易。」一名老者,一掌向四人的所在拍出了一道洶湧的掌風。

原本寧靜的空間瞬間的颳起了旋風,向葉武城、藍可欣、燕飛凌四人卷了過去。

「碎金裂地掌。」

「化元三擊!」幾人都各自的使出了絕學。

但是玄師期和玄者期的差距不是靠人數就能彌補的了的。

「碰!」的一聲。面對玄師期那排山倒海般的壓力。四人瞬間的被震飛了出去。

「趴!」「趴!」「趴!」「趴!」的幾聲,四人皆落在了地上。

待四人還要爬起來的時候。 一九八一年 那導師冷笑了一聲。手一擰,虛空向四人撲去,想要將四人拿下的時候。他的眼前人影一閃。秦浩天已是擋在了那麼導師的面前。

「今天……你的對手是我。」秦浩天冷然的說。

那導師見秦浩天擋在他的面前,面色一凝。冷哼了一聲說道:「那我就先拿下你。」

那導師雖然覺的秦浩天敢獨自的向自己挑戰,勇氣不小,卻也未將秦浩天放在眼裡。手一番,虛空中能量震蕩中,一道洶湧的掌印向秦浩天的所在拍了過去。

「哼!」秦浩天冷然的一笑。一掌向那導師的身上拍了過。

這一掌,秦浩天已使出了八層的力量。

「轟!」的一聲震蕩聲響了起來。兩人的力量在虛空中撞擊在了一起。

秦浩天紋絲不動,那導師卻已是被震退了幾步。

「你……你是玄師期的修鍊者?」那老者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秦浩天。

秦浩天的臉上露出了不置可否的笑容。雖然同為玄師期的修鍊者,但是這老者只是玄師期的初階,又如何和自己相比。

那老者在看著燕飛凌、雷霸、葉武城等人已過了浮橋,哼了一聲道:「就算他們過了浮橋,留下你也是一樣。」

「雷鳴掌!」

空中一道驚雷乍響了起來。

秦浩天感到一股霸道的掌力向著自己的身上沖了過來。秦浩天輕蔑的一笑。身子如鬼影般的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他的身子出現在了半空中。

「疊浪擊!」

秦浩天一拳轟了出去,青色的氣芒包裹著秦浩天的拳頭。

虛空中兩人的力量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額……」那老者感到一浪接著一浪的暗勁如潮水般的從秦浩天的所在向他沖了過來。將他的力量擊潰。終於第七道的掌力將那老者給擊潰了。一道血絲從那老者的嘴角溢了出來。秦浩天並沒有就這麼的放過那老者,如影隨形的向那老者撲了過去。

那老者感到一股可怕的力量鎖定在自己的身上。臉色微微的一變。神色瞬間的肅穆了起來。

「鏡像反擊。」那老者大聲的喝道。

一道結界出現在了那老者的面前。

「轟!」秦浩天一拳轟在了那老者所布出來的結界上面。

秦浩天眉頭一皺,感到一股巨大的反震力從那老者的結界上向自己反彈了回來。

「血神指!」在這最為關鍵的時候,秦浩天化拳為指。血色的指光從秦浩天的指頭上爆涌了起來。向著那結界戳了過去。

說來話長,但是這也就是發生在短短的一個瞬間中而已。

「撲哧!」的一聲。秦浩天的血色指光戳在那老頭的結界上,就好像戳破了氣球的一般。

「額……」那老者踉蹌的退了幾步,已然沒有了戰鬥力。

而在同一時間,秦浩天卻聽到了身邊傳來了夢依然的嬌叱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