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看來,我已經到了涅槃級活動範圍了?」何凡思索道。

看著前方盤根錯節的參天古樹,半人高的雜草,前方都顯得幽暗起來,古樹下,兩隻紅色蘑菇,深藏雜草之中,顯示著兩個+1。

「又有兩株藥材,運氣不錯。」何凡將紅色蘑菇摘了,小心收好。

穿過雜草,這裡的樹木幾乎都是盤根錯節的參天古樹,老藤纏繞,不知生長了多少年月,整個原始樹林十分陰暗,好在何凡已到涅槃,感應力也強,倒不懼黑暗。

密林死寂,安靜無聲,何凡甚至能聽見自己的腳步聲。

「好安靜的原始老林,難不成,這是某個凶獸的地盤?」何凡心中升起警惕,小心前行。

「這是?」何凡沒走多久,發現一件破爛的衣衫,還有一些火焰灰燼,顯然有人類在此生過火。

何凡心中警惕減弱幾分,有人類在這裡生火,現場沒有什麼打鬥痕迹,應該沒有大型凶獸聚集。

婚婚欲醉:總裁情難自禁 「木屋?」又走了數百米,何凡看見一些大樹上,建造的有木屋。

「新面孔?」

疑惑間,一個木屋打開,探出一顆腦袋:「你是獨行者,還是哪個勢力的?」

「我是跟著朋友過來的,只是他有急事先行一步。」何凡說道。

「朋友?走快點,別打擾老子睡覺,穿過這片密林,去蛟龍河邊,你去那找找看。」木屋關上,再無聲音。

何凡感謝一聲,快步離開,這裡看來是涅槃進化者居住之地,剛才指路之人,給他一種強大的感覺,自己好像干不過。

一路急行,木屋至少有幾十個,不知道裡面是不是都住的有人。

穿過密林,水流波浪聲傳來,何凡抬眼看去,是一條看不見邊際的河流,應該就是對方說的蛟龍河了。

此刻,河邊有十來人,有的三五個聚在一起,有的單獨在做飯,還有的在曬太陽,對於他這個外來者,沒人搭理。

何凡掃了眼全場,看向那位獨自做飯的,一名青年男子,比他大不了幾歲,走了過去,輕聲問道:「請問你見過我拜把子兄弟周恆嗎?」

正在做飯的青年男子聞言愣了愣,抬頭看向他,有些迷惑,好似在奇怪,何凡這麼小是怎麼和周恆結拜的:「周恆送他兒子回去了,你是他兄弟,你不知道?」

「路上遇見,他讓我先來這的。」何凡解釋道,頓了頓,又氣憤地道:「我這義弟真不靠譜。」



青年男子噴了,獃滯地看著他:「周恆是你義弟?」

「對啊,我們結拜的時候,誰年紀小誰當大哥,有毛病嗎?」何凡奇怪地看著他,一副少見多怪的鄙視表情。

青年男子:「……」

還有這麼結拜的?我能不能找個年紀大的涅槃,也這麼結拜?

「你真是周恆的結拜兄……長?」青年回過神來,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

「如假包換,他乾的什麼事,我都清楚。」何凡擠了擠眼,道。

「我名方宏,敢問兄弟怎麼稱呼?」青年男子一邊做飯,一邊問道。

「在下小當家。」何凡自我介紹道。

「小當家?」方宏嘴角一扯,這是代號吧?

「不錯,我母親給我取的。」何凡點點頭,道:「對了,我還是一位葯廚,我幫你做飯吧,我義弟不在,希望方宏兄弟,幫我介紹下這裡,我第一次來。」

「你是葯廚?」方宏驚訝了一下,隨後趕緊讓開:「那你來做,這裡的情況,我就和你說說。」

「這裡也沒什麼特殊,只是涅槃進化者活動的區域,後方那片密林,裡面有不少純血凶獸,涅槃進化者也要小心謹慎。」

方宏介紹道,又指了指蛟龍河:「這是蛟龍河,相傳裡面有一條蛟龍,實力極為強大,但只是傳言,真假我也沒見過,也許早就離開這裡了。」

「看到遠處那座沒入雲端的高峰沒有,雖說以我們的實力很難到達那裡,但還要叮囑你一句,沒事別靠近,山峰上有巔峰純血金鵬鳥……」方宏滔滔不絕講述,話鋒突然一轉,問道:「你怎麼和周恆結拜的?」

何凡微微一愣,立刻回道:「還不是他那不成器的兒子,得罪了人,要不是我,早就被人給殺了,周恆感激的不行,硬是要拉著我結拜,對了,你和我義弟什麼關係?」

方宏沉默了片刻,低聲道:「你真的和周恆很熟?真是你義弟?」

「要我怎麼說才相信,難道要讓我真將純血的事情說出來?」何凡同樣壓低聲音。

方宏驚了,純血?這件事他偶然之下,聽到一點風聲,看何凡樣子,顯然是很清楚了,這可是周恆的秘密,一般人能知道?

確定了消息,方宏低聲道:「兄弟,能不能和你義弟說一下,拉我入伙?」 看著一臉急切,帶著一絲祈求的方宏,何凡皺了皺眉,一臉為難的樣子。

「大哥,我叫你大哥成么?只要拉我入伙,讓我賺到大量功勛點,這附近情況,我絕對給你說的仔仔細細的。」方宏帶著一絲激動地道。

「這個,我說了不算,這事一直是義弟處理,我這次過來,也是義弟遇到了麻煩,才邀請我過來。」何凡無奈道。

「沒事,我不急。」方宏連忙說道:「我可以等周恆送子歸來,到時有什麼考驗,我都完成。」

何凡輕輕點頭:「好吧,到時我和周恆說說。」

等周恆來了,我就可以跑路了,鬼才幫你去說。

何凡做著菜,皺眉道:「這是雜血巔峰期的凶獸?」

「不愧是葯廚,一眼就看出來了。」方宏笑道:「純血凶獸,除了幼崽,其它的我也殺不了啊,只能吃雜血墊墊肚子。」

「待會你帶我去純血地盤轉轉,我第一次來,不清楚地形。」何凡說道。

「沒問題,吃完飯,我就帶你過去。」方宏答應道。

沒多久,何凡做好菜,兩人一起吃,方宏也是獨行者,沒有朋友。

一邊吃,方宏一邊為他這裡的勢力,和特批守護所差不多,唯獨沒有執法隊的人,以前有,現在不知跑哪貓著去了。

後方原始樹林就是純血凶獸地盤,之前寂靜的密林,以前也有一頭純血凶獸居住,被其餘純血圍殺了,沒了純血凶獸,就被進化者們佔領,作為落腳地。

不過,那落腳地也不安全,有時也會有純血闖入,打得過的聯手圍殺,打不過就趕緊跑,等純血凶獸離開再回來。

通過方宏講述,何凡對於附近有了大概了解,這裡沒有一個地方是安全的,包括這河邊,那邊的金鵬鳥隨時可能出來叼一個人走,河中也可能衝出一頭巨獸出來吞幾個墊墊肚子。

一鍋肉吃完,大部分進了何凡的肚子,方宏吃的少,倒不是難吃,而是他胃口沒有何凡的大。

「走吧,小當家,我帶你去轉轉。」方宏收了鍋,起身說道。

「走。」何凡站起身來,隨著方宏前往密林。

一樣是原始老林,只是這裡人類活動痕迹更多,一些雜草被清除了。



陡然,一聲鳴叫傳來,天上一團金光閃耀,一隻凶禽盤旋,振翅之間,狂風席捲,方宏面色大變,連忙拉著何凡,一頭扎入密林,藉助雜草隱藏起來:「金鵬鳥,巔峰純血,別出聲。」

話音剛落,金鵬鳥俯衝而下,直接沖向河邊的涅槃進化者們,一群進化者紛紛奔向密林,一道道劍光,刀芒斬出,籠罩俯衝而下的金鵬鳥。



鳴叫再起,凶禽振翅,狂風過境,所有的攻擊瞬間崩潰,金鵬鳥速度陡然加快,利爪抓住一個進化者,衝上天空,眨眼消失不見。

「這就沒了?」何凡呆了呆,一位涅槃進化者,就這麼沒了?

「沒了。」方宏面色凝重:「金鵬鳥出現時間不對,提前了半個小時。」

「提前了?」何凡錯愕。

「對,提前了,以前都有規律的,也正因此,我們才敢在河邊逗留,沒想到會提前半小時出來。」方宏面色難看地道。

「為什麼不殺了那隻鳥?」何凡看著金鵬鳥消失的方向,暗自吞了下口水,巔峰期啊,肯定好吃。

「金鵬鳥速度極快,我們追都追不上,它的老巢就在懸崖峭壁之上,怎麼殺?」方宏輕嘆一聲,道:「走吧,以後注意點,涅槃,在這裡保命都很困難。」

兩人不再去想金鵬鳥的事情,在密林中快速穿行,這附近都探查過了,沒什麼危險,危險在更深處。

「等一下,我看見一株藥材。」何凡沒走多久,在雜草從中找到一株藥材,小心放起來。

「眼神真好。」方宏略微有些羨慕,他走過幾遍,也沒發現。

何凡笑笑,道:「放心,我是一位葯廚,到時用來做葯膳,一起吃。」

「好。」方宏點頭,頓了頓,又道:「你怎麼會當葯廚?」

「喜歡,有這個興趣就當了。」何凡輕笑道。

兩人一邊走,一邊聊天,方宏聊著聊著,就喜歡打聽周恆的事情,被何凡呵呵一笑掩飾過去,我又不是他真大哥,真當我什麼都清楚?



獸吼聲突然響徹,大地震動,前方原始樹木崩碎,一頭龐大如小山一般的凶獸,帶著血紅兇殘的雙眸,橫衝直撞而來。

「小當家,你先退後,這是成長期純血凶獸,劍齒虎。」方宏瞬間擋在身前,手中出現一桿長槍,攜帶凌厲槍芒,無懼凶獸威壓,殺向凶獸。

「你這表現的是不是太迫切了點?」何凡撇嘴,體內進化之力涌動,成長期凶獸,自己就算打不過,但跑應該沒問題,再說加上方宏,未必不能拿下來。

按住橫刀,何凡沒有絲毫猶豫,刀芒閃耀,金光刺目,一刀刀芒劈斬而下。

「嗯?」何凡一刀斬出,眉頭瞬間一皺,手中的橫刀在顫鳴,好似要碎裂一般,這才灌注了七成進化之力!



獸吼響徹,狂暴氣息肆虐,龐大如山的劍齒虎,抬起龐大而又鋒利的獸爪,橫掃兩人。

噹啷

一聲震響,槍芒炸裂,劍齒虎爪上多了一道血痕,方宏手臂一抖,長槍橫掃,身形暴退,何凡一刀也被獸爪籠罩,刀氣斬落,大部分轟然崩潰,只有少部分,勉強從傷口之中鑽入獸爪,讓劍齒虎為之一頓。

「小當家,成長期凶獸防禦極強,你我聯手,想要拿下,怕是有些困難。」方宏槍出如龍,再次與劍齒虎交戰,口中說道。

「試試看吧,可惜我的刀不行。」何凡有些惋惜,若是十成進化之力,絕對能將進化之力打入劍齒虎體內,獨自面對劍齒虎,磨也能磨死它。

何凡略一沉吟,再次出手,橫刀不給力,但只要找准傷口,一樣能夠傷到劍齒虎。

刀鋒再起,有方宏正面硬懟劍齒虎,何凡持刀騷擾,尋找機會,將進化之力打入劍齒虎體內。

何凡好幾次想拋棄橫刀,因為橫刀反而限制了他的實力,但想到有方宏頂著,還是暫時忍耐下來,留個心眼,以免被坑。

「小當家,你若撐不住,我們就退走。」方宏說道,長槍攪動,金光震動,進化之力盡化槍芒。

「試試看,不行便退。」何凡沉吟一語,持刀再上。 槍出如龍,槍芒凌厲,槍氣溢散,方圓百米毀於一旦,塵土飛揚,雜草,古樹瞬間崩毀。

刀光刺目,刀芒凝聚,何凡身形騰轉挪移,尋找方宏造成的傷口,將進化之力打進去。

劍齒虎怒吼連連,龐大的身軀動搖大地,粗壯的四肢橫掃兩人,口中巨齒泛著寒光,比一般涅槃武器還鋒利。

這邊的動靜,驚動了其餘涅槃,他們遠遠觀望,沒有接近。

「那些人,怎麼辦?」何凡對這些人不了解,低聲問道。

「他們不會出手,若是我們死了,或者退走,這劍齒虎就是他們的獵物,我們請他們出手,他們可以分一部分,這是規矩。」方宏一槍刺在劍齒虎利齒上,卻是叮噹一身,身形震退,利齒沒有絲毫損傷。

「我想要一半,包括利齒,你想要多少?」何凡說道,這劍齒虎的利齒,打造菜刀應該能用上。

「我不想要。」方宏搖頭。

「那用這一半請他們出手。」何凡說道,他懶得打了,就他們兩人,方宏只能破點皮,無法造成重傷,除非他爆發十成力,否則結果真不知道是誰磨死誰。

「劍齒虎一半,利齒歸我們,你們誰出手?」方宏大吼一聲,長槍再震。

「我來。」一位中年男子一個縱身,加入戰場,金光燦燦,宛如戰神降臨,一道劍芒落下,輕易撕裂劍齒虎軀體。

「利齒我要一根。」中年男子說道:「其餘都歸你們。」

有中年男子出手,其餘進化者雖然心動,但也止住了,轉身離開。

「沒問題,多謝楚新先生。」方宏爽快答應,面上還帶著一絲喜色。

何凡略一思索,沒有說話,方宏這表情,這人顯然實力不凡,讓一根利齒也什麼。

中年男子的實力確實強,何凡在他身上感受到了極強的壓力,每一劍落下,皆是深可見骨,劍齒虎連連痛嚎,卻奈何不了楚新,反而被楚新壓著打。

「這位是楚新,獨行者,實力很強,我也摸不準,但能確定,絕對在涅槃四級之上。」方宏低聲說道。

何凡心頭凜然,涅槃四級,難怪能壓著劍齒虎打。

純血凶獸,成長期能幹掉一般涅槃,也就是說他這種一級左右的,成熟期凶獸,可以幹掉四級,巔峰期的可以幹掉六級,甚至七級,至於涅槃九級和更強凶獸,何凡還不了解。

涅槃四級以上,這完全是碾壓,這種強者,何凡覺得,有必要交個朋友!

有了楚新加入,兩人幾乎是看戲,全部交給他了。

半小時后,劍齒虎倒下,楚新取了一根利齒,一句話沒說,直接離開,壓根不給何凡交朋友的時間。

「實力真強,不過,他是什麼進化者,為啥不是毛茸茸的?也沒鱗甲。」何凡嘀咕道。

方宏臉色一黑:「都有進化法隱匿,你這點都不知道?」

「咳,我只是想看下,他是什麼進化者。」何凡輕咳一聲,有些小尷尬。

「這位獨來獨往慣了,很少搭理人,他不暴露,沒人知道。」方宏解釋一句,扛起劍齒虎屍體:「先去我住處,將這劍齒虎處理了。」

「好。」何凡看了眼劍齒虎屍體,數據+3!

沒突破前,成長期能+5,現在成了涅槃,直接少了兩個點。

扛著劍齒虎身軀回道寂靜的原始密林,來到一棵古樹下,這是方宏的住處,上面有他建造的木屋。

「全部給你吧,我要了沒用。」方宏將劍齒虎放下,說道。

「你真的一點都不要?」何凡挑眉。

「只要你在周恆面前,幫我美言幾句。」方宏笑道:「若是能成,我賺了功勛點,絕對給你買涅槃級基因液。」

何凡明白了,笑著道:「放心吧,我保證幫你說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