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司大人,大哥,你得保持理智保持清醒啊!」慕樂覺得自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貞操危機。

「可是你不願意。」洛斯輕聲說那麼一句。

慕樂僵住。

「我的伴侶,必須是自願的。」洛斯低低地笑,「我沒有強迫人的愛好。」

慕樂的身子先是一緊,隨後身子就被洛斯鬆開了。

洛斯起身,耳朵和尾巴不受控制的冒了出來。他直接拎起慕樂,像丟東西一般把慕樂輕輕丟出門外:「自己呆著去,這一個月,不要在我面前晃,不然發生什麼事我可不保證。」

隨即,大門關上。

慕樂眨眨眼,不敢相信自己就這麼解脫了?

起身拍拍身上看不見的灰塵,慕樂在洛斯房間門口站了一會兒,猶豫許久,輕聲開口:「謝謝你,洛斯。」

說完,她轉身就走。殊不知,房間里的洛斯剛關上門就後悔了。

好想撲倒鏟屎官啊啊啊啊啊啊啊!!!!!

以前沒覺得發情期這麼難過啊。

比起這個,祭司大人覺得最不能讓他接受的是自己居然對鏟屎官動心了的這個事實。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怎麼沒人通知他一聲。

簡直不能忍。

慕樂幾乎是飛奔著回到自己的房間,關上房間門才發現自己的心跳還是特別劇烈,根本沒有平復下來。

洛斯能忍住發情期的本能,她倒還不是特別驚訝。畢竟是大祭司,自控能力應該不會太差,讓慕樂煩惱的是,接下來的這一個月,她要咋么過啊?

一個人生活一個月?拜託,人類是群居生物好嗎。

慕樂揉揉肚皮,一旦冷靜下來,她就發現,自己肚子餓了。

嘆口氣,不管未來如何,肚子還是要填飽的。

廚房被塔塔收拾的很乾凈,慕樂翻翻儲藏櫃,發現剩下的食材其實還很多,大概被塔塔施加了保鮮魔法,倒是不用擔心會壞掉。

慕樂這一個月是絕對不敢出祭祀殿的,連洛斯都說自己身上很香,萬一碰到個自制力差點的獸人,那可是沒有後悔葯吃的。

拿出兩根黃瓜洗乾淨,慕樂一邊吃一邊思考自己要怎麼過這一個月,本來想給洛斯拿點吃的過去,不過慕樂想起之前洛斯說這一個月他們是不吃東西的,再加上洛斯說過不要出現在他面前,慕樂聳肩,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起身,正欲回自己房間呆著去,不想剛踏出廚房,就碰到了兩位副祭司。

萬年如一日的面無表情和蓬鬆的九條尾巴是兩位副祭司的特色。

慕樂頓時就驚喜了。

原本以為祭祀殿就只剩她和洛斯,現在突然多了兩個獸人,最重要的是,這兩位獸人是女的呀!女的!

終於不用擔心自己有危險了。

慕樂想著。

「你怎麼沒和祭司大人在一起?」洛奈疑惑的問。

「祭司大人讓我離他遠一點。」慕樂說道,「你們這一個月都在祭祀殿吧?發情期你們沒受影響嗎?」

洛奈和洛落對視一眼,洛離開口:「你不知道發情期的事情?」

「不知道啊。」慕樂抹了一把辛酸淚,「我是剛剛才從洛斯嘴裡聽說的。洛斯的樣子簡直要嚇死我了,沒想到發情期是這麼恐怖的事。果然雖然你們可以變成人但是繁衍方式還是和獸類一樣啊。不過感覺你們好像沒有什麼異常嘛。」

「我們沒有動心,自然就沒有異常。」洛落說道,「你剛剛說,祭司大人很恐怖?」

「是啊,和平常的祭司大人完全不一樣啊,拜託這一個月你們一定要讓我做你們的尾巴啊。」慕樂哀求道。

「這個恐怕不行。」洛落搖頭,「我們只是回來拿點吃的,然後就要躲起來了。」要知道在獸人閣,兩位副祭司在男性獸人中的受歡迎程度是最高的。

不躲起來還等著被生吞活剝嗎?

「啊?那我不是很危險。」慕樂哀叫。

「你……應該不會。」洛奈搖頭,「你應該是最安全的。」

「怎麼可能,連自制力那麼好的洛斯都成那個樣子了,我怎麼還會安全?」慕樂說,「這種事情請不要開玩笑。」

「全獸人閣都知道你是祭司大人的專屬,誰嫌命長會對你動心啊。」不知為何,雖然兩位副祭司仍舊是一臉的面無表情,但是慕樂就是在她兩臉上看到了一句話:敢動祭司大人的東西?死!!!

等等,她好像一直忽略了什麼?

「你們剛剛說,動心?」慕樂遲疑。

洛奈和洛落突然覺得祭司大人貌似有點可憐啊。

這麼多年,祭司大人從沒動過心,每次發情期都被他用來睡大覺,一睡就是一個月。這次似乎好不容易動心了,根據人類的說法,貌似還動心得厲害,可是面前這位人類,明顯就在狀況外啊。

祭司大人真的很可憐啊。

洛奈甩甩尾巴,突然憑空變出一本書,用尾巴卷著遞到慕樂面前。

「這是什麼?我看不懂你們獸人閣的文字。」慕樂接過,疑惑的問。

「我給你施個魔法就可以看懂了。」洛奈面無表情地用尾巴拍拍慕樂的肩膀,「加油吧,人類!」

老實說看到你的臉,我一點都不想加油啊!

明明人類社會的九尾狐都是特別漂亮特別會勾引人的,為什麼這兩位是面癱?

「再見了,人類。」洛落也伸出尾巴拍拍慕樂的肩膀,兩人一人捲走一大捧食材,就那麼優雅地走了。

為什麼我感覺你們其實說的是再也不見啊。

慕樂覺得,雖然她分辨不出到底誰是洛奈誰是洛落,但是就這麼把她一個弱女子獨自留下,也太不降義氣了嚶嚶嚶。

其實,慕樂真的誤會了,要知道她現在可是祭司大人的專屬鏟屎官,想在祭司大人眼下將慕樂帶離祭祀殿?

呵呵,果然是嫌命太長吧。

慕樂抱著書回了房間,發現自己果然能夠看懂上面的文字了。

「這是什麼啊?獸人習性大全?」慕樂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翻開書。

第一章就是發情期。

慕樂只覺得被糊了一臉蚊子血,好想立刻把書關上。她現在一點都不想關注這種事情好嗎?可是一想到剛剛副祭司說的「心動?二字,她又覺得自己應該好好了解一下。

獸人的發情期,一年一回,固定在七月。有心儀對象的獸人才會有發情期,否則就和平時一樣。不過由於之前發生過沒動心的獸人被強迫的情況,所以每年獸人閣都會放假一個月,在這一個月中,獸人可以自由的向自己心動的對象表白。

而沒有心動對象的獸人,可以選擇接受對方表白成為對方伴侶,或者是自己躲起來。

不過繁衍生息向來是大自然的規律,所以其實發情期很少會有獸人躲起來,洛奈和洛落幾乎可以說是個例。

獸人心動的對象會散發出只有自己能聞到的香氣,這大大的方便了獸人尋找自己的伴侶,有些很遲鈍的獸人壓根不知道自己有了心動對象,不過只要聞到香氣了,就能證明自己其實已經動心了。

慕樂想起,之前洛斯說過,自己身上很香,這是不是意味著……

慕樂的臉突然不受控制的紅到了耳根。

這種事……怎麼可能啊……那可是洛斯啊……這麼自戀的人唯一可能愛上的人應該是他自己啊……

慕樂覺得自己臉上溫度一直在上升,不由得伸出手給自己扇風降溫。

「這種事,絕對不可能。」慕樂自言自語。

將書合上,慕樂起身在房間走來走去。

可惡以後要怎麼面對洛斯!

要是不知道這種事就好了。

可是已經知道了,難道要裝作不知道?

這不是為難人嗎?

慕樂嘆氣,無力地坐在床上,朝床上倒去。茫然地看著牆頂。

心跳似乎又加快了。

這一次好像不是驚嚇。

算是……驚喜?

怎麼可能!!!!!!

慕樂側身,將臉埋進枕頭裡。

不知不覺,天色慢慢暗了下來。慕樂茫然起身,發現肚子又在咕咕叫了。果然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擋吃貨對食物的慾望啊。

揉揉有些亂的頭髮,慕樂起身,將書收好放在床頭櫃,打開房間走了出去。

好像暫時沒有辦法面對洛斯啊,比剛剛得知他在發情期時還要尷尬,至少當時慕樂還可以安慰自己,發情期是獸人的規律,只是本能,至少她不會覺得動物繁衍後代有什麼不能接受的,她最多也就是受點驚嚇而已,可是現在她知道了。

喂喂,祭司大人之所以有發情期都是因為你啊慕樂!

這種設定好難接受啊。

可是越不想遇見的人偏偏就要遇見。慕樂剛走出自個兒的院子,就碰到剛好外出歸來的洛斯。 “真是讓我吃驚啊,已經很多很多年沒有受過傷了,你剛剛的魔法實在是很厲害,真可惜沒能殺了我。保護人類的神之後裔,接下來我會將你以及全部人類都一起消滅的!縱橫天地之能,馳騁疆界之力,無限邊境的去破壞,發動吧!超時空宇宙魔法,終界之破境!”薩克奇慢慢浮到了空中並對着人類軍施展出一個威力極其強大的宇宙魔法。

“風的偉大主神呀!借用你的力量,將我們帶到意願的所在地!超風系聖魔法,風神大瞬移!”就在這關鍵的時候羅德的法術也施展了出來,一陣狂風襲來所有人類軍瞬間從戰場上消失了。

薩克奇看着遠方淡淡道:“哼,愚蠢的人類,你們認爲你們能逃的掉嗎,消滅你們只是時間的問題。”

另一邊,羅德用他的風魔法將所有人類軍瞬間轉移到了羅菲利特離帝納古斯最近的海港城市摩拉維亞。雖然逃過了一劫,但人類軍現在缺兵少將士氣非常的低迷。經過了一日的調整還能夠繼續戰鬥的主將也就只剩下傑諾、羅德、伊司、阿特、亞萬、哈瓦克和達頓了,於是這幾位主將坐在一起開了個臨時會議。會議內容當然是討論人類方面接下來該怎麼辦,要如何對抗魔族軍。

會議一開始哈瓦克便說道:“如果沒有那個魔帝薩克奇的話依照人類現在剩餘的戰力其實是絕對可以和魔族對抗的,不,應該說人類軍方面還比較有優勢。可是大家也已經看到了,薩克奇實在是太強了,擁有那麼可怕的能力,而我們人類軍的主將也就只剩下我們這幾個能繼續戰鬥了,關於接下來的戰鬥各位有什麼看法?”

“恐怕什麼辦法也沒有了,薩克奇的強大不是我們幾個能戰勝的。魔族軍從帝納古斯羣島趕來這裏只需要兩天時間,也就是說後天決戰就要開始了,這麼短的時間我們根本不可能成長到足夠打敗薩克奇的地步啊。”親眼見識到薩克奇那強大的實力之後阿特顯得非常沮喪。

哈瓦克瞥了阿特一眼說道:“身爲羅菲利特的皇家法師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之前達頓的魔法就已經讓薩克奇受傷了,等到後天大家的魔力應該也恢復的差不多了,到時候合力對付薩克奇也並不是沒有獲勝的可能!”

達頓卻搖了搖頭說道:“不,從上次的情況看來薩克奇的實力並沒有完全展現出來,恐怕我們聯手也未必會贏。而且就我看來如果我們這些主將全部去對付薩克奇一人而不參與主戰場的戰鬥的話人類軍的實力現在應該不如魔族軍,所以肯定不能全部主將都去對付薩克奇一個人。”

“那麼對付薩克奇的事情就交給我一個人吧。”這時傑諾竟突然說道。

衆人都驚訝的看向了傑諾,亞萬更是激動的說道:“傑諾,你在說什麼?就算你再厲害也不可能一個人對付薩克奇的啊!”

“那也不一定,如果我能打開神魔封印的話應該還是有可能打敗薩克奇的吧。”傑諾看着羅德說道。

羅德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緩緩道:“你真的決定要打開神魔封印嗎?傑諾,如果失敗的話必死無疑啊,而且……即便是我們的祖先神魔宇芒也未曾成功打開過這個封印。”

“這是現在唯一的辦法,如果是父親的話我相信應該能夠理解,就這麼辦吧,爲了我所愛的人們,爲了整個人類世界我願意獻出我的生命。”傑諾堅定的說道。

羅德微微點了點頭:“好吧,我的兒子,你或許真的能突破這個封印。本來我們這一族的魔法實力應該是一代比一代弱,但是現在的你已經超越了我,所以我相信你有這個能力!”

傑諾和羅德對話讓一旁的其他人都迷惑不解,哈瓦克便問道:“你們在說什麼?什麼魔神封印,那是什麼意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