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掌門人,我勸你拿出看家本領戰勝我,否則,你會死得很慘。」

「我已經答應你們的要求,你為什麼還要趕盡殺絕?」

空山掌門人咆哮著說道,「給一條生路,就這麼難嗎?」

「嗯,很難,太難了!」

李初晨不慌不忙地說道,「空山掌門人,你要是一開始就做出正確選擇,何至於變成現在這樣?」

「和炎國戰部作對,你以為你們隱世宗門,真的就能上天了嗎?」

「打不贏就來求饒,呵呵,早知道這樣,剛才你幹嗎去了?」

李初晨的態度很明顯。

今天,他是不打算給空山掌門人留活路了。

空山掌門人,想要活下去,就要憑他自己的本事殺出去。

否則,今天,他和他的空山派,就要從這個世界上除名了。

但是,空山派的幾個戰尊級強者,完全不是了結大師等人的對手。

他們想要殺出去,恐怕很難。

意識到這點,空山掌門人,就冷冷地說道:「小子,你不要以為我怕你,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空山派掌門,被李初晨徹底激怒,這時的他,也豁出去了,想要和李初晨拼一個魚死網破。 伴隨着吳應雄這道低沉的吼叫聲響起,他的雙手向前舉起,而後兇猛無匹的森寒勁氣就衝天而起,化作了一座三丈多高的冰山。

冰山出現的那一瞬間,天地之間,方圓數百米的氣溫都是徒然下降,緊接着一股極端森冷的能量氣息覆蓋而出,宛若整個世界都像是要被冰凍了一樣。

下一秒,巨大的冰山就朝着許林鎮壓而下。宛若要將他禁錮在這一方天地里,徹底的凍結。

感受着周圍的森冷氣息涌動而來,冰山還沒有鎮壓而下的時候。許林就已經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

不過,這對於許林來說,他的臉龐上並沒有露出任何畏懼的神色,只是雙眸中透露出了一絲意外的神色。

因為他是真的萬萬沒有想到吳應雄居然能夠爆發出這麼強猛的攻勢。

可見這些日子,吳應雄也是得到了不少機遇啊!

但是,就憑這樣子。就想要與他抗衡,卻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

想到這裏,許林的雙眸中就暴射出了一道璀璨的精光,而後一道低沉的吼叫聲就在他的喉嚨之間翻滾而出:

「南劍盾劍!」

嗡!

夾雜着許林這道低沉的吼叫聲在他的口中響徹開來,而後他手掌上綻放出一道璀璨的光芒,青鋒劍顯現而出,旋即手中快速揮舞,一道道渾厚的勁氣在青鋒劍里迸射而出,匯聚於虛空之中。

頓時,虛空之中有一股浩瀚澎湃的能量波動匯聚而成,形成一面巨大無比的盾劍,如同整個天穹都壓迫在它身上都撼動不得一樣,橫亘在了許林的上空。

砰!

盾劍巨山與森冷冰山在半空間狠狠撞擊在一起,爆發出了極為響亮的聲音,宛若天崩地裂。

恐怖的能量波動持續不停的擴散而出,就像是龍捲風暴一樣,引得整個空間都發出了「嘎吱嘎吱」的聲響,彷彿無法承受這股能量爆發出來的能量一樣。似乎要被切割成無數碎片一樣。

兩股能量就這樣在虛空中互相僵持着,持續不停,最終化作一股能量風暴,夾雜着耀眼的青光藍芒,逐漸的消散開來。

看到這一幕情景,許林眯了眯雙眼,眼中掠過一道滿意的目光,畢竟以他現在的境界施展出南劍秘技居然可以把吳應雄施展出來的念技給抵擋下來,這足以說明吳應雄的實力並不像是自己那麼的高深兇悍。

不過。就在他心裏頭這樣想着的時候,忽然他的眼皮就驀然跳動起來,頭皮更是有一些發麻,心底里有一股不祥的預感在涌動。

咻!

伴隨着許林體內的不安情緒湧出,尖銳的一道呼嘯聲猛然響徹開來,而後一道寒光如同離弦的弓箭一樣暴射而來,直朝許林的後腦勺急掠而去。

許林臉色微微一變,驀然轉身,同時抬起自己手中的青鋒劍。「咔擦咔擦」的悶沉聲響響徹開來,而後青鋒劍就驀然變成了青鋒劍盾,擋在了他的身前。

砰!

清脆的金屬碰撞聲響就在此時此刻響徹開來,強猛無匹的力量在劍盾表面上迸發出來,讓許林感覺就像是被一座大山撞中一樣,身體向後暴退而去。

同時。在劍盾上反震出去的那一道藍光也是閃電般的倒飛而出。

「唰!」

又是一道急促的破空是響徹開來,而後一道身形就暴掠而出,眨眼之間出現在了那一道藍光面前,直接用手掌握住。

緊接着,一股極度森冷的強大氣息就在藍光上面爆發開來,如同千古凶獸復甦一樣,讓人連靈魂都似乎要被震碎一樣。

定睛一看,卻是見吳應雄手中的那一道藍光呈現出來的樣貌是一柄長槍,表面上有着玄奧的光紋。格外的神異。

吳應雄抬起頭,望向了許林,見自己的攻擊居然沒有產生多大的作用之處。也是忍不住冷哼了一聲,只是還沒有等到他作出下一波攻勢的時候,他的臉色就忽然變了起來。腳下踏地,身形帶出一道道殘影暴退而出。

轟!

就在吳應雄暴退幾乎的下一秒時間裏,他原先所站立的地面,就見有一道青色劍芒挾夾着浩蕩勁氣狠狠轟擊而下,直接將其轟得四分五裂,無數碎石迸濺而出。

許林身形閃動,如同一道閃電似的,他手持青鋒劍,揮舞之間,直接是千道劍芒飆射而出,引得虛空轟鳴,透露出了森冷的氣息。籠罩住吳應雄。

吳應雄見狀,只是口中發出了一聲冷哼,旋即眯了眯雙眼,也是抖動着手中的長槍,頓時槍影萬千閃動,夾雜着滔天勁氣轟擊而出。

轟隆隆……

頓時。清脆的撞擊聲鏗鏘作響,劍芒與槍光閃電碰撞,來來回回,不過短短几息之間就已經交手上百個回合,引得勁氣都是一波波擴散而出,震蕩著整個虛空,似乎要撕裂掉整個空間一樣,格外的激烈。

兩人之間儘管只是第一次交鋒,但其局勢居然是不相上下!

但是這對於吳應雄來說,他的心情卻是格外的糟糕。

他原本以為,自己爆發出來的實力應該足以碾壓許林,至少在以往之前的戰鬥,他的勁氣因為特殊的冰凍屬性,可以說是無往不利,幾乎是摧枯拉朽的結束戰鬥。

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面對許林的情況下,他勁氣里的特殊屬性居然沒有對許林造成任何實際性的傷害,甚至連一絲阻礙都沒有,這就讓吳應雄是極為的氣憤。

他想不明白,這絕對是不科學的!

為了可以讓自己變得更強,可以再為這個社會付出更多的努力,他已經犧牲了不少東西,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可是現在居然沒有造成任何的壓制,這怎麼可能?

感受着兩人之間的碰撞,尤其是許林那青色勁氣具有着玄妙霸道的力量,更是引得他的丹田都是微微震蕩起來,讓他覺得格外難受,就讓他更加覺得異常震驚。

不得不說,許林,還真的是有夠難以對付的啊!

但是,就憑這個樣子,就想要讓我退縮,可能嗎?

。 次日

完顏家的族長完顏康,也就是完顏朵朵的父親,終於出現了。

這是昨天所有巫家高手一起合作起來的效果,當然,也要感謝朱邪用水輪眼確定了完顏康的狀況,這才讓他康復。

剛剛康復的完顏康,狀態已經非常好了,他的身體本來就非常健康,坐在了首位之上。

面前的長桌跟前,除了大長老完顏阿古朵之外,就是巫家其餘家族的高層了。

「康族長。」滿臉胡茬的中年男人站了起來,抱拳笑道:「感謝完顏家族這麼多天來的收留,眼下蠱母的事情已經解決了,我打算帶著苗寨的人回去苗寨,再把寨子給建立起來,今天呢,也是來這裡跟族長告別的。」

「苗長老這就打算回去了?」完顏康問道。

不僅僅是苗寨的人,就是其餘三個寨子的倖存者們,也都紛紛說話了,表示要各自回去恢復建設。

完顏康本來是有一個想法的,那就是借著這個機會一統巫家,讓完顏家族成為巫家最大的家族,不過眼下看來,還真是做不到,一旦用強會更加的麻煩,他也沒轍,只能派出完顏家族裡的力量和人手,幫助其餘四大寨子進行建設。

完顏康和完顏阿古朵親自送走了其餘寨子的人,雖然他們的人員已經減少了很多,可四個寨子的人加起來,浩浩蕩蕩的也有一千多人之眾,相當於清城寨的人,一下子去了二分之一。

兩個完顏家的高層肩並著肩緩步走著,完顏阿古朵猶豫了一陣,開口說道:「族長,其餘四寨的人竟然沒有提起蠱母的事情,看來已經默認了我完顏家族,想不到我完顏家族能以這樣的方式,從五寨最弱,變成五寨最強,真是可喜可賀啊,也多虧了族長曾經的決斷。」

「長老,你就不要誇我了。」完顏康頷首笑道:「道宗門人的事情,他們有處理方案了嗎?」

「暫時還沒有,但是看他們的樣子,是不會把朱邪交出來的。」

「不交就不交吧,朱邪也算是我半個救命恩人了,若是他沒有水輪眼看到我的狀態,你們也不會有機會把我救過來,而且道宗千里迢迢來幫助我們,不能顯得我們完顏家太小氣了。」

「族長的意思是不要金蠶蠱母了?」

「是啊,金蠶蠱母就當做是給道宗的感謝好了,但是白日蜈蚣得拿回來。」完顏康認真說道。

於是,完顏阿古朵嘆了口氣,苦澀的說道:「族長,看道宗的樣子,就算是白日蜈蚣恐怕也不會交給我們。」

聽此,完顏康停下了腳步,扭頭看著她。

阿古朵也停下腳步,認真說道:「早上,我聽手下說,那個金羽大公雞已經恢復過來了,不知道是怎麼恢復的,我覺得有點奇怪,白日蜈蚣體內存在著大量的毒素,一個金屬性的公雞,沒有好的辦法,怎麼可能挺得過來呢,所以我懷疑出問題了,白日蜈蚣也要不回來了。」

完顏康聞言,皺起了眉頭,天爵黑蜂、白日蜈蚣和金蠶蠱母,三大蠱母是巫家的寶貝,如今天爵黑蜂死掉了,金蠶蠱母也被吞噬掉了,就剩下一個白日蜈蚣,若是無法拿回來,以後巫家將何以立足?

正想著,有族人跑了上來,輕聲說道:「族長,大長老,道宗的人在議事廳等待了,說是處理蠱母的事情。」

聞言,完顏康和阿古朵臉上都露出了笑容,想來是他們的擔心多餘了。

幾分鐘之後,在議事廳內,雙方見面了,分別坐在了長桌的左右兩側,就好像是要談判一樣。

只有朱邪跟著天玉真人來了,而對面也只有完顏康和完顏阿古朵兩人。

在一番客套之後,開始說正事。

天玉真人淡然的捋著鬍鬚,面帶微笑的說道:「族長,大長老,我已經與我道宗的掌門商議好了,就蠱母的事情,我道宗會給予完顏家族一定的補償,也希望完顏家族可以高抬貴手。」

「哎呀,天玉真人可真是折煞我了。」完顏康立刻賠笑道:「若非是天玉真人帶著道宗高手前來我完顏家族支援,我們巫家恐怕要遭受不可挽回的大難了,你們才是我們真正的恩人。」

「族長,雖然是這樣,可是朱邪吞噬了金蠶蠱母,金羽大公雞吞噬了白日蜈蚣,這的確是巫家的損失,我們道宗必須要進行賠償。」

「什麼?」完顏康和阿古朵有點犯懵,朱邪吞噬了金蠶蠱母這個他們知道,金羽大公雞吞噬了白日蜈蚣?這是怎麼回事,那個大公雞居然吞噬了白日蜈蚣?

開什麼玩笑,那可是蠱母啊,讓一個妖怪吞噬了,這不是暴殄天物,簡直浪費?

就算他們說讓朱邪吞噬了白日蜈蚣也好啊,偏偏是一個大公雞?

「這是我們道宗的補償方案,還請族長和大長老過目。」不等兩人反應過來,天玉真人把一份清單推到了兩人眼前。

兩人仔細看著上頭的清單,不管是法寶還是丹藥,甚至各種珍稀的材料,密密麻麻的一大片,如此多的東西,完全可以彌補金蠶蠱母和白日蜈蚣的損失了,這也讓兩人的臉色變得好看了許多。

即便如此,阿古朵還是表示很遺憾,本來完顏家族可以掌握兩大蠱母的,到頭來卻……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還有北冥巫蟲的存在,這個東西可以發展成為蠱母,也算是可以讓完顏家族在巫家站穩腳跟。

「好吧,那就多謝道宗了。」完顏康也無話可說,只能答應。

這個解決方案,是天玉真人和神宗真人商議很久的結果,而且還給了朱邪要求,畢竟這都是朱邪惹出來的是非,金羽大公雞回去之後,就要交到宗門培養了,從此之後不會再跟隨朱邪,除非是特殊時段。

而朱邪為了保全金羽大公雞的性命,只能答應這樣的要求。

「還有一件事情。」阿古朵突然說道。

「還有什麼事,大長老?」完顏康回頭詢問。

「是關於朱邪與朵朵之間的事情。」

突如其來的話,讓朱邪內心一顫,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可還是不免緊張。 式神狼在次撲向了妖極,妖極剛剛被小冢健一郎的術法打的手忙腳亂,再次面臨式神狼的攻擊實在是頭疼不堪。

——

「總指揮的實力還真是強悍。」一名指揮笑眯眯的說道。

「老大當然強了,不過,一個小妖怪而已怎麼會殺到了總指揮身前?」

「誰知道池田正一是幹什麼吃的!不單軍陣被搞得一團糟,自己也是被這個小小妖怪給活吞了。」

「應該不止這麼簡單!」

「五階初級修為卻有一重圓滿的力之意志,和五段的防禦意志,這蟹人的天賦強的很!」

(作者本來不想給意志力量分段,但是不分段又不好贅述具體強度,看官見諒)

……

眾多軍陣的指揮官聚在周圍議論紛紛,他們的存在也是為了防止妖極伺機跑路。

——

雲層之上。

「哼!年少氣盛的小傢伙!空有一身修為卻不知天高地厚!」人類老者頗為不爽說道。

「難得咱們兩個有同樣的見解!」鳥足老者對妖極也是很不滿。

之前妖極一人大破敵陣,橫衝直撞,急得人類老者打呼不悅,想下去抽打那些無用小輩,被對面這個鳥足老人給攔了下來好一頓奚落。

現在可好,妖極眼瞅著就要被小冢健一郎幹掉了,雖是心有不舍,但還是心裡暗道一句不愧是被分配到斬首團的垃圾!

有如此能力為何不在大軍進犯之時用以攻打人類,率軍衝破人類的陣線!

卻要獨自沖入敵陣送死!

絲毫不知天高地厚的想獨攬功勞,卻不知是不自量力!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