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你這個好像有些類似於光腦的程序,一環套著一環,只要進去了,總會遇到他們必然踏中的陷阱,看的我頭昏眼花的。」「小流氓」,這個蘋果機器人通過通訊器,在李東的耳邊說道。

李東一笑,沒有說話,但是臉上的得意,說明了他可能真的用上了和蚊香學了沒幾天的光腦編程原理來設計這一次的陷阱圖的。

而「小流氓」這個漸漸和蚊香搭檔幹活的智能機器人,也好像是受到了他原本身份的約束,只能夠在光腦的物理層進行一定程度的改造(李東之所以能夠變態的使用機甲上自帶的光腦隨意進行推演,真是他的功勞,把所有機甲上的光腦都連接起來,進行協同計算,而軍部那邊可是用大型光腦才能夠做到戰事推演的複雜程度啊),但是到了編程的方面,就會茫然無措,一點都看不懂了。

這個讓李東更加肯定了,這些叫做伊佛羅人的傢伙,其實就是智能機器人。他還在帝理工的時候,就停潛科學研究室的鄭教授和博教授討論過如果真的出現了智能機器人,設計者必將會設定法則限制,不可能讓它們進行最核心的程序編寫改造,來衝破自我最大的束縛。

李東聯想到駭客人手裡面掌握的疲勞補充劑,有覺得似是而非,有些地方說不通……

「營長,完工了!」半臉那張恐怖的臉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把他發散開的思維收了回來。

「撤!」李東一揮手,乾脆利落的說道。一大群機甲,除了最後做掩埋掃尾工作的,其他的都退了出去,回到了既定的埋伏點。

一切就緒,等的,就是那打響的第一槍了!「轟隆隆……」

一聲爆炸聲響起,李東原本因為太簡單的計謀而有些喘喘不安的心終於定了下來。

大魚上鉤了。

那些渾身上下被噴漆成金黃色的機甲,快速的行進,而過程中,碰到了無數李東布下的陷阱。這一次,他可是下了血本了,所有的反機甲地雷毫不吝嗇的統統都砸了進去,這還不止,有些關鍵的部分,還特意的加了料,比如現在……

「呲呲呲呲呲……」

激光射線發射的聲音,在李東耳中聽來,是那麼的親切,那麼的清脆,那麼的悅耳。這些激光射線,可不是一道道的有機甲扣動扳機射出去的,這樣不但會暴露了自己這邊埋伏的位置,而且李東覺得還十分的沒有效率,如果對方像眼前的皇家機甲這樣有防備事先開啟了能量罩的,沒有一次齊射的機會,根本就無法打爆對方的機甲。

所以,富有創新精神的李東把激光槍中的能量槽改造了一下,特意削弱了結構上一些地方的厚度,然後淺淺的埋在土地表層。一旦對方機甲一腳踩中,巨大的重力踏碎了能量槽的外殼,爆出來的激光,不是在李東看來「一泡尿」粗細的一點點,而是一堆一堆的,一剎那把一個能量槽所有的激光都宣洩出去,這威力,注意可以讓那些風騷的黃金機甲打成篩子了。

這樣設計,還有一個好處,即使對方使用了較為先進的反地雷設備,也對這種能量槽改造的裝置頭痛不已,卻毫無辦法。

「不錯,很好用啊!」李東看著那些西帝國的皇家機甲部隊,身上的能量罩,瞬間從滿值的藍色變成了爆裂之後的赤紅色,機甲身上連合金刀都一時砍不穿的外甲,被激光輕易的射了個對穿,多數機甲立刻爆機,就算偶有幸運的,也不能夠進行劇烈的機戰了,最多只能夠在後面開開槍了。

可惜,這麼好的設計,不但危險度比較高(搞不好在改造的時候,存儲激光的能量槽就炸了),而且數量少(李東現在是一把激光槍都沒有留下了,全都拿出了能量槽,槍身成了沒有的金屬疙瘩)。

一直埋伏著的15營戰士,並沒有出來痛打落水狗,而是一直蟄伏著,看著眼前那些剛剛挖出來的陷阱一個不拉的被踩中,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陣的自豪感。

這個陷阱可是老子挖的,西帝國的崽子你們最好記住了!

除了當工兵的自豪感,他們對於自家的營長,更加的佩服了。

不愧是淫長,做事夠淫*盪,那個戰場上能夠這樣輕輕鬆鬆消滅了西帝國最傲嬌的皇家機甲部隊,還不是只有我們的淫長!

不過他們也沒有因為興奮沖昏了頭腦,聽從之前李東的命令,按兵不動。開玩笑,那些傢伙,就是踩中了反機甲地雷,還能夠憑藉瞬間的操作,挪移走位,把本來能夠炸爛了機身的爆炸,化成僅僅只是炸斷了一雙機械腳,這得多麼變態的操作啊!有些機甲術初窺門徑的人都看出來了,對面那些金黃色機甲中的機師,就沒有一個是C級機甲師級別的,清一色的B級以上,還夾雜著A級。至於超A級水準嘛,那是傳說中機甲術神一樣的境界,他們從來沒有看到過,自然也不好判斷。在他們看來,東帝國之中,也只有圓桌騎士團這支機甲部隊,才能夠和對方有一拼之力了。

李東看到這種情況,心中也是又是慶幸,又是后怕。慶幸,是因為還好自己現在不用面對這群變態的部隊;后怕,是因為他娘的到底是軍部哪個腦子被機甲給踩到的傢伙,居然讓自己這個普通的機甲營去對付這種以一當百的傢伙啊!

西帝國那邊的皇家機甲部隊,面對種類繁多,數量卻有限的埋伏,不退反進,不計較犧牲,更快的向著X7091據點靠攏。

光有陷阱,卻沒有伏兵,不是想要阻止他們支援據點的團部,還能是什麼原因。他們自然是快馬加鞭,急急忙忙的趕往據點。

這也是他們沒想到,東帝國這個在他們看來固執的民族,居然會為了一個星盟官員的一個求救,就派出了原本攻打團部的軍隊,來專門的解救星盟考察團。

其實,李東都沒有想到,在他原本的想法中,帝國最多會派出特種部隊來解救星盟的人,沒想到直接把自己給陷進去了。也虧得他消息捂得嚴實,當初這麼多的西帝國俘虜,愣是沒有發現星盟的人和他接上頭了。

西帝國皇家機甲部隊呼嘯而過,留下了一地的殘骸,前前後後不到一刻鐘的時間裡,李東這些陷阱居然消滅了對方將近一個小隊的兵力。 李東命令15營的兄弟,立刻啟程,趕往皇家機甲部隊之前的據點。因為星盟考察團的身份和人數的關係,他可以肯定,這次出來,那些機甲部隊絕對不會帶著這些拖累速度的俘虜,留下一部分的部隊來看管才是最合理的選擇。

「淫長,不挖陷阱了?」陳哥問道。

立刻,被攀爬著進入機甲駕駛艙的李東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沒有理會他白痴的問題。這傢伙是當工兵埋地雷挖坑挖出癮來了!

現在監管後勤的猴子(反正全機甲部隊沒有什麼真正意義上的後勤部隊,只不過是同意的管理和協調軍糧和火力設備)解釋道:「陳哥,咱們現在只剩下吃的和合金刀之類的冷兵器了。」

陳哥才大力的一拍腦袋,那力氣,讓身邊的猴子怕他生生的把腦漿拍出來為止。

得,原來是想埋都沒有東西可以埋了,總不可能隨便挖一個坑來讓機甲往裡面跳吧!

陌上花開兩相歡 15營,這支全機甲部隊快速的行進,留下了身後那一地的坑坑窪窪,還有數不清的機甲殘骸。

再次快速的奔襲,這一次,李東並沒有選擇什麼計謀,他也沒有那個時間,因為他一開始就通知了後面在攻打敵方X7091據點的幾支部隊自己的計劃,雖然後者聽了跳腳不已,但是攝於李東這傢伙有軍部直接下達的命令,優先順序遠遠的高於他們的任務,所以也只好不甘不願的為李東他們做嫁衣裳,一等西帝國方面趕來支援的皇家機甲部隊就趕緊跑路,哦不,是戰略撤退。

這次事件非常的緊迫,看到剛剛的那支金黃部隊,李東大概估算了一下,自己最多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來營救星盟的人質,如果超出了這個時間,反應過來上當的皇家機甲部隊,一定會趕回來把他們打爛成一堆爛疙瘩的。

「所有部隊,錐形戰陣,殺!」李東在公共頻道中喝道。

瞬間,一個營兵力的機甲部隊,有序的分散,然後有序的整合成為了五股。

錐形戰陣。

攻擊力最強的戰陣。

對方,西帝國方面,防守後方的皇家機甲部隊,雖然剩餘的只有一個小隊不到,甚至只有半個小隊左右的人,但是除了一開始發現了李東部隊產生了一陣警報之後,面對數量遠遠多於自己這邊機甲部隊,前行的金屬洪流把大地慘踏的不斷震動。

這群西帝國的驕傲卻怡然不懼,有序的各自進入到自己的機甲之中,來迎戰即將到來的機戰。

勝負,在此一舉!「唰唰唰……」

西帝國皇家機甲部隊首當其衝的幾台機甲一個照面之下,直接被打爆機,沒有一絲含糊。

閃電,快捷,極富進攻性,這是西帝國對於眼前這支敵方的機甲部隊的第一印象。

具有諷刺意義的是,通常,這幾個詞語,都是別人用在他們自己身上的,沒有想到有一天會嘗試一下自己給對手的無奈。

腳下踩踏著機甲破碎的殘骸,李東心中沒有猶豫,沒有遲疑,甚至連勝負之心都沒有,他現在腦中只有一個念頭——快,更快,用所有可接受的代價,來換取速度,爭取時間。

每一次出手,每一次揮刀,他機甲身邊就有敵方的機甲倒下,而每一次,攻擊都是如此的決絕,目標不是把對方的機甲打趴下,而是要瞄準了那些機甲的駕駛艙。他就沒有想過留下禍害讓他們有時間有機會來通知那些調虎離山了的皇家機甲部隊。

「隊長,他們人數太多了!」

「支援支援,這邊需要支援,他們攻勢太猛了!」

「戰士們,戰鬥,或者死亡!」

「我們是帝國的驕傲!」

在西帝國方面的公共頻道中,如同場面上一樣的混亂,充斥著呼救和自我勉勵,不過不愧是王牌中的王牌,這支部隊,面對人數和士氣上佔有絕對優勢的對手時,沒有一絲一毫退縮的意思,依然在頑強抵抗著。

「大家堅持住,我來!」這名明顯是此地的最高領袖,隨著他在公共頻道中的一聲大喝,只聽的「轟隆」一聲巨響,一棟簡易的帳篷被一下子頂了個對穿,巨型機甲再次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其他人依照原計劃,繼續進攻其他機甲!」李東吼道,「『小流氓』,執行G計劃,我和你那100台機甲上!」

說著,李東操縱著機甲,迎向了對方的新型機甲,而身後,是「小流氓」專屬的機甲護衛隊,那100台替補機甲(其實,經過了幾次戰鬥,裡面有不少已經被爆機了,但是還是留下了不少)。

在李東發布命令的時候,明顯是那台巨型機甲捕捉到了李東發出的指揮語音數據包,調轉了機甲的頭部,沖著李東機甲所在的方向。

「老大,你回去記得補充我手下的小弟啊!」

「老大,帶著小弟的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老大,我其實也不是很喜歡碧利斯那妞。」

「老大,你讓我恢複本色,是讓我在公共頻道中不同說話嗎?」

「如果是的話,你就和我一起說啊,你怎麼不說啊,你不說我一個人說我不是成了話嘮了嘛!」

「老大,一個人說話好奇怪啊,我說的不是話,而是寂寞。」

「老大,既然有G計劃,是不是還有H計劃啊?」

李東看到一時之間,發出了大量的語音數據包之後,「小流氓」那邊的機甲終於成功的取代自己,成為了巨型機甲的首要目標,顯然,現在「話嘮小流氓」被當成了這個營的營長。

看到自己沒有危險了,李東一邊悄悄的靠近對方的這台新型機甲,同時心態輕鬆的回答「小流氓」的最後一個問題:「確實有H計劃,內容就是,你替我承受傷害的過程中,受到不可修復的創傷而掛了,我則替你報仇。」

「卧槽!」「小流氓」面對西帝國那台巨型機甲的一記如同泰山壓頂的重拳,指揮著自己那些機甲抱頭鼠竄,不知道這位爆粗口的智能機器人是在咒罵那個把自己當成替罪羊的老大,還是那個差點一照面就要了他小命的新型機甲。

但是「小流氓」的機甲術,不說和李東這種A級機甲師上等的人物比,就是15營中,比他強上不少的也是一抓一大把,號稱看了「小流氓」的機甲術之後,李東的感受是,如果自己讓熟悉機甲結構的機修師來駕駛,也可能比這個思維直線的傢伙要好上不少。

這麼粗糙的機甲術,面對對方皇家機甲部隊的精英成員,自然是不夠看的了。

「咔嚓!」 只聽一聲脆響,「小流氓」那台剛剛還在公共頻道中活躍的機甲,被如同一個雞蛋一樣,直接被拍扁了,裡面的內部結構,就好像是隨之而出來的蛋黃蛋白,通過碎裂的縫隙,爭先恐後的往外面冒。

「卧槽卧槽卧槽……」奇怪的是,還是能夠在公共頻道裡面聽到「小流氓」好像上了癮一樣的罵街。

還好之前李東和「小流氓」說出G計劃的時候,不愧是李東小弟的「小流氓」,膽小怕事學的已經是十成了,利用路由形式,來發射公共頻道的語音數據包,所以就算是被巨型機甲截取了,也不過是作為路由的那台機甲,而不是「小流氓」賴以藏身的那台。

西帝國的機甲,彷彿是一個進入到了果園的瓜農一般,任意的收割著那些對他來說唾手可得的替補機甲,看的「小流氓」心都在流血,當然,如果他有心臟和血液的前提下。

而李東則低調的多,在四周因為機戰因此不斷堆砌起來的廢墟中,蟄伏,卧倒,匍匐著前進,慢慢的,慢慢的,調轉方向,接近巨型機甲的背面。

他的目的,是這台新型機甲目前看來唯一的弱點——菊花。

另一邊,東帝國方面三個錐形戰陣,如同絞肉機一般,不斷的絞殺著西帝國方面的部隊。

終於,那台巨型機甲的機師終於發現了情況有些不對了:到目前為止,他已經打爆了敵方通訊頻道中發射語音數據包最多的20多台機甲,照理說他們裡面存在的指揮者也早已死的不能再死了。

可是事實上,情況是,自己這邊的公共頻道中,雖然沒有一個顯示出萎縮的情緒,但是不光是士氣低落,而且己方的戰士數量銳減。

不對,一定有什麼地方不對了,總不可能敵方一個個都是話嘮吧(其實,你離真相只有一步之遙了)?

巨型機甲驟然轉向,不再去屠殺那些「小流氓」的替補機甲,轉而對東帝國三個戰陣的機甲發動了攻擊。

「老大,現在怎麼辦?」「小流氓」有些為難了。果然耍賤到了極致,也會遇到瓶頸,你就算再想對方打你,人家都會嫌打你痛了他的手。

「B計劃,你的部隊實行衝散戰陣。」李東立刻說道,而他自己那台機甲依然躺在廢墟裡面挺屍,一動不動,來引擎都用手都方式點火,時靈時不靈的,像極了一台被打爆機的機甲。

衝散戰陣,技術含量不高,重在協調和快速上,所以對於一個人就能夠控制一大片機甲的「小流氓」來說,就好像為他量身定製的一樣,他在戰場上的作用,算是勉強是扯平了巨型機甲帶來的不利情況。

「咔嚓!」

巨型機甲再次打爆了一台己方的機甲,強迫自己冷靜的李東瞳孔瞬間一陣收縮——就是現在!

「殺!」

操縱著機甲,如同一名潛伏已久的刺客,蓄勢待發的毒蛇,在那一秒,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速度。

粒子噴射器全開,李東的機甲,如同離弦的箭支,飛射而出!

「哼,早就停昌列寺那個驕傲的公雞說了,等的就是你!」

巨型機甲驟然回頭,隨之而來的,是一甩而回的胳膊,如同一列火車,呼嘯著向李東這台相比較而言嬌小的機甲轟來!

「啊!」一直緊張的盯著屏幕的長澤不禁驚叫起來,雙手緊緊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眼睛驚恐的睜大,卻不敢閉眼。

可能,一眨眼,就是永恆。

在這生死轉瞬的戰場,更是如此。

她熱淚滿眶。

而當事人,卻異常的冷靜,甚至到了對自己生命冷漠的態度。

李東在那一剎那間,感到了時間緩慢的流逝,空間的永恆不滅。

一切是永恆獨立的,一切又是永恆獨立的。

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只是下意識的再次啟動了原力,眼中金光如同黑夜中的流星,微小,短暫,但是註定輝煌!

「芳華絕代,流星總有撕裂天際的勇氣。」

十多米的機甲,再次在不可能的情況下,向下稍稍下落了幾厘米,雖然微小,但是卻是生與死的距離。

一步死亡,一步永生。

「咔嚓!」

這一次金屬撕裂的聲音,不僅僅只是通過機甲的外置擴音器傳來,而是直接通過空氣這個最原始的媒介,直接傳到了李東的耳朵里。

眼前一片大亮,不再是昏暗泛著藍光的駕駛室,在李東眼前,除了紛飛的金屬碎片,是一座山,遮蔽了天空的大山。

場上那些關注這邊戰局的戰士,特別是15營的戰士,他們只覺得胃部一抽,而整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而長澤那一直強忍著的淚水終於瞬間堤防崩潰了。

李東所在的機甲,被對方的巨型機甲一手肘,擊中了一側,毫無懸念的,沒有絲毫的停留,李東的機甲,如同紙片做的一樣,從一側的腹部,橫跨胸部,傾斜而上,在另一側的肩膀部位出來,經過的地方,悉數成為了碎片。

金屬,在巨力面前,脆弱的被撕裂,紛飛,那金光燦爛的碎片,在夕陽的映襯下,好像染上了一層血色,血腥,而凄美。

原本應該僅僅握在機甲手掌中的合金刀,高飛,旋轉,最終,「噌」的一聲,淺淺的插在了地上,背後,是血染的夕陽。「西帝國必勝……」

那台巨型機甲在擊中了李東那台機甲的一剎那,就通過機甲自帶的麥克風,吼出了這句口號,聲音並不雄壯,但是憑藉著那如同甩鞭的一擊,卻足以震懾人心。

聽過之前潰敗而來的昌列寺,這名機師知道,對方的部隊,已經知道了這款西帝國最新機甲的弱點,而那次最終擊潰昌列寺那台巨型機甲的,很有可能是對方那個營的營長。所以,他一早就有防備,看似自己殺紅了眼,卻一直沒有把自己機甲的後背隨意的面對給敵人。

這次,他贏了,他一擊即潰了對方的營長,他心中充滿著自豪。難怪昌列寺這些年一直沒有能夠成功的進入皇家機甲部隊,他不知道,沒有完美的機甲,只有完美的戰術。他為自己驕傲,現在他就要趁勝追擊……

「西帝國必勝!」

「西帝國必勝!」

「西帝國必勝!」

「……」

在一聲聲的如同勝利宣言的高歌聲中,只聽到一聲沉悶而清晰的倒塌聲,那聲音,就像是一棟大樓轟然倒塌了一般。

西帝國的軍人震驚的看到,眼前,那台剛剛如同戰神一般在高歌勝利的巨型機甲,在自己這邊的歡呼聲中,卻轟然倒塌。

措手不及的諷刺!

他們還沒有從勝利的預言中回過神來,就只聽到一聲如同炸雷的聲音,爆出了一句國罵。

「卧槽,等什麼呢,還不快打,等著老子回去用機甲專用槍械爆你們菊花嗎!」

15營一聽到這句極富個人色彩的國罵,加上挺清楚了是那位叫做雷克雅的營長的聲音,那心情,不能說是死灰復燃,這簡直就是在火堆裡面潑上了一桶汽油,火辣辣的。

「殺,戰個痛快!」 不顧長澤的勸告,李東依然的站了起來,胸口的雪白的紗布立刻變成了血紅色,前者只好負責李東跟在猴子等人的後面,來到西帝國關押星盟考察團的營房中。

說是營房,其實只是一隻大一點的行軍帳篷,因為紮營在比較後面的地方,才避免了剛剛的那場激烈戰鬥,沒有鬧出被救人的人打死了要救的人的笑話。

進入帳篷,李東看到裡面大概有五十人左右,分成兩派,一派靠近營帳的出口處站著,端著的步槍指著地,這些是15營的戰士;而另一派,大約三十人,衣著明顯是剛剛整理過,還能夠看得出被關押的狼狽,卻又硬要扮成紳士淑女的優雅高貴,顯得不倫不類,有些好笑。

「怎麼回事?」李東敏銳的發現,自己這邊的人,臉上有一些烏青,而雙方身上也有扭打過的痕迹。作為一名機師,他相信這些扭打,不可能發生在機戰當中,那麼只有一個可能,剛剛自己這邊的人和對方發生了摩擦,而且還發生了身體上的衝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