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我們要幫忙嗎?」小荒開口道。

「這是他們自己的事情。和我們是沒有關係的。」楊風搖頭:「再說,我們是沒有辦法插手的。他們的戰鬥很特殊。我們想幫忙也幫不上忙。最終出現什麼樣的結果。那也不是我們能夠決定的。」

事實上也是如此。兩者的進攻都是各自發出的聲響,根本就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那更談不上幫忙了。

楊風和小荒遠遠的看著,這個時候他們真的是成了旁觀者。

「老大。你能看出來雙方誰佔據優勢嗎??」小荒問道。她發現,他真的是一點都看不懂。

「看不出來吧。應該是勢均立敵吧。」楊風搖頭,他倒是想詢問一下天地熔爐,但是,他知道,現在絕對不是什麼好時機。如果自己詢問了,絕對會影響到天地熔爐的。

「你希望誰贏?」小荒再次的開口,看這樣的戰鬥,那實在是太讓人無聊了。

「當然是天地熔爐贏。他和咱們有關係。 金主蜜約:總裁的小辣妻 能幫助咱們。」楊風回答道。

「恩。」小荒點了點頭。

這場無聊的戰鬥,持續的時間還非常的久。楊風和小荒都是閑的發毛了。這個時候,還只能看著。

「還沒有結束啊。這天地熔爐看起來很是不怎麼樣啊。」小荒有氣無力的說道。

「恩。或者說這蓋子比想象的強。」楊風也是有些無語了照這樣戰鬥下去的話,戰鬥數百年,楊風說不定生命大限就到了。

「都一年了啊。」小荒說道。

「哎。」楊風也是不由的嘆了一口氣。外面到底是什麼樣的情形呢。楊風也是著急了。他真的很想出去了。這麼久沒有出去,很多關心他的人估計肯定要著急了。一想到這裡,楊風的心情就很不好。

「我們一直等在這裡嗎?」小荒很是無力的說道。

「應該吧。再等等吧。」楊風開口道。他這個時候總不能離開吧。雖然說楊風的心裏面真的不想離開。

「哎。」小荒嘆了一口氣,這個時候,自然也不好說啥。他的想法和楊風也是一樣的,想要離開,但是卻覺得現在不是什麼好的時機。

「老大,我們不能一直這樣下去吧。這麼無聊。 二嫁:豪門棄夫 我們去找點事情做做?」小荒不由的提議道。這樣的話,最起碼還是有些意思的。

「好。」楊風也是點頭答應了。

他也有這樣的想法。呆在這裡,簡直是無趣透頂。

隨即,小荒和楊風便是暫時的離開了這裡。當然,他們不會離的太遠。這邊一旦有結果的話,他們很快的就會回來的。

「火焰洞。」沒有多久,他們就發現了這樣一處地方,火焰洞,這名字很是通俗,但是,給人的感覺卻是非常的不一樣。這個地方,絕對是非同反響的。

「老大,進去嗎?」小荒對著楊風問道。

/19/19444/inexhl ?c_t;「進不進呢。[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棉__花__糖__小__說__網

這個火焰『洞』肯定是非常的危險,如果要是進去的話,那說不定會有什麼後果呢,他們要是再陷進去幾年的話,那就糟糕了。但是,楊風卻是感覺裡面好像有東西在吸引自己一樣。真的是想去。

「去吧。」最後楊風也是下定了決心。

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裡,那就不能害怕什麼危險,如果要是害怕危險?那他早就離開這九淵,甚至都不回來到這九淵當中。

這火焰『洞』,說不定也不比火之淵更加的危險。

其他地方他們去的,這火焰『洞』也是去的。

「好的。」小荒也是點頭,他的心裏面自然想的也是去那裡。如果他一個的話,那早就進去了。現在和楊風在一起,肯定是兩個商量了。如果楊風最終決定不同意。他也不會強求的。

「走。」楊風和小荒說著一塊進入了火焰『洞』。

立刻的,他們就感受到了這裡火焰的不同。其他地方的火焰顏『色』是正常的火焰顏『色』。火焰『洞』裡面的火焰顏『色』則是很多種。有正常的火焰,有黑『色』的火焰,有藍『色』的火焰,有青『色』的火焰,有紫『色』的火焰,甚至連綠『色』的火焰都有,有的火焰甚至是幾種火焰融合在一塊。火焰『洞』,這真是火焰的海洋啊。

「啊。」猛然間,小荒發出了痛苦的聲音,臉『色』極為的難看。

「小荒,怎麼了?沒事把?」楊風隨即問道。

「老大,我感覺,我的身體化了,徹底的化了,這讓我非常的難受。」小荒開口說道。

「我們出去。」楊風立刻的說道,楊風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形。畢竟,楊風的身上一點事情都沒有,小荒卻是出現了這樣的狀況。但是,無論如何,現在最關緊的就是小荒絕對不能有事。

「好。」小荒立刻的點頭,這裡確實不是他呆的地方。

「這,這。」當楊風看到『門』前的時候,卻是發現,『門』口已經堵住了。(廣告)

「渾天塔。」楊風立刻的給渾天塔進行聯繫,這個時候,楊風發現,自己想把小荒收到渾天塔裡面,卻是發現自己做都做不到。

正是因為如此,楊風才著急的聯繫渾天塔,想要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以前的時候,那肯定是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形的。他需要渾天塔的解釋,是不是故意的呢。

「楊風,這和我沒有關係。」渾天塔立刻的回應道,撇清了他的關係。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得給我說清楚才行。」楊風隨即說道。

「這裡的空間禁錮空間的力量,而將一個人從外面轉移到我的身體裡面,那實際上動用的是空間的力量,所以,沒有辦法讓他進來罷了。」渾天塔解釋道。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這個時候,楊風也是明白了過來。

「那我該怎麼辦呢?」楊風連忙的問道。

這個時候,楊風總不能看著小荒被燒死吧。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允許這樣的情形出現的。

「這就必須得忍受了,我也沒有辦法。這個時候,空間之力沒法用。那株小草也沒有辦法出去護住他,一切都只能靠你們自己了。」渾天塔回答道。

楊風的臉『色』那可不是一般的難看啊,這樣的話,那情況真的是糟糕了,而且還是非常的糟糕。

「老大。」小荒發出了非常痛苦的聲音。

「小荒,到底怎麼樣了。」楊風也是連忙的問道,如果小荒死了,這是他所絕對不會接受的。

「老大,我可能不行了。」小荒的聲音都有些有氣無力了,楊風真的感受到,小荒的身體這個時候竟然在融化,這真的是太可怕了。

「都怨我,都怨我,我不該說進來的。如果要是我不說進來的話,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情形呢。怎麼會呢。都怨我,一切都是因為我啊。」楊風沉聲的說道。

這個時候,他真的是非常的後悔。

「老大,這不怨你,實際上,我也想進來的,可能以後不能陪老大一塊戰鬥了。」小荒有氣無力的說道。

「你在說什麼胡話啊。絕對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楊風立刻的說道。

「無論付出任何的代價,哪怕就算是我死了的話,我也不會讓你死的。」楊風沉聲的說道,如果要是天地熔爐在的話,可以讓小荒進入天地熔爐裡面躲避,那就不是空間之力了。可是,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如果,現在,他必須得想辦法才行。

」時光回溯。」楊風用了這麼一招。這個時候,小荒的身體再次的恢復了沒有受傷的情形。

是,這裡是禁錮空間,但是,卻不禁錮時間。楊風這一招還是有用的。

「我們往裡面沖。或許會有辦法的,永遠,永遠都不要放棄希望。」楊風對著小荒說道。

「嗯。剛才的時候,我也是懵了,實際上,我在我的身上加上時間的力量,這裡火焰給我的傷害沒有那麼大的。我還是能堅持一段時間的。」小荒也是說道reads;。剛才的時候,身體快速的融化,他什麼時候遇到過這樣的情形,這讓他也是感覺到了恐怖和害怕,根本就不知道怎麼辦,現在也總算是緩過勁的。

冷酷總裁霸愛小乖妻 「我這裡有避火丹,對於這裡的火焰來說,可能起到的作用不是很大,但是,終歸是有一些作用的。現在,我們能拖延一些時間,就拖延一些時間。儘可能的找到應對的辦法或者能找到辦法出去。」楊風也是拿出了丹『葯』,這避火丹對於一般的火焰那是非常的有用。但是,一般的火焰根本就奈何不了小荒,所以,也沒有用。現在倒是有用了,不過很明顯,也就能稍微的起到一點作用罷了。

「嗯。」小荒也是點頭。剛才的時候,他是有些絕望,但是現在呢,卻終於是恢復了過來。楊風說的對,他們還有希望,這個時候,絕對不是絕望的時候。他們什麼沒有經歷過,絕對是不能倒在這裡的。

楊風和小荒迅速的朝著火焰『洞』的深處衝去。這個時候,小荒的體形變得很小,在楊風的身上,希望楊風能夠幫他抵禦一些傷害。實際上,他這樣做,卻是有了一定的效果,這也是說明了一個問題,無論是什麼問題,你只要想辦法,總會有解決的辦法的。

『門』被鎖住了,他們只能往裡面沖。

「我要看看,這些火焰到底是怎麼產生的。如果要是找到來源,或許就能把火焰給滅了。這樣的話,可能就可以解決問題了。」楊風的心裏面,如此的想到。

這是很有道理的,要知道,這些火焰都不是無緣無故的產生的。萬物皆是有源頭的,這火焰自然也是。

這裡的火焰和裡面的火焰是不太一樣的,這就說明,這裡的火焰肯定也有他特殊的源頭,這一點,楊風是絕對不會猜錯的。

如果給楊風足夠的時間的話,那楊風是絕對能夠輕易找到的。但是,現在,楊風最缺少的實際上就是時間。現在小荒到底是能夠堅持多久,楊風也沒有把握,他必須得在小荒被燒死之前找到,然後讓這裡的火焰全部都消除。

這裡的火焰根本就不傷害楊風,這讓楊風在這裡行動是非常的自主的。

楊風沒有多久,就到了火焰『洞』的盡頭。

「不可能。」楊風沉聲的說道,這火焰『洞』已經到了盡頭,但是,為何,為何這火焰產生的源頭卻是沒有出現呢,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小荒就註定死了嗎?這是楊風所絕對不願意看到的。

但是,這真的是到了盡頭了,什麼都沒有找到。

「老大,可能是天要絕我吧。」小荒這個時候也是開口道。顯得也是很無奈。出也出不去,也沒有找到火的源頭,這到底該怎麼辦呢。他已經快堅持不下去了。

「休要胡說,就算是天要絕你,我也要把你給救了reads;。」楊風怒聲的說道。

他就不信了,一點辦法都沒有。他相信,天無絕人之路的。

「老大。」看到楊風著急的樣子,小荒也是忍不住的喊道。

「小荒,不要著急。讓我冷靜下來。好好的想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楊風知道小荒想要說什麼,立刻的搶在小荒之前說道。

聽到楊風執意這樣說,小荒也不好說什麼了。

楊風這個時候都沒有放棄。他這個時候自然也不會說什麼放棄的話。

「我可能一開始就錯了。尋找的方向錯了。這火焰是有方向的。他們的方向都是朝著中心。那中心應該就是他們的本源,應該就是如此。」楊風的眼睛立刻的亮了。如果要是沒有本源的話,在沒有風的情況下,火焰不應該有方向的。現在,火焰卻是這樣的方向,這就很能說明問題了。

帶著小荒,楊風快速的來到了火焰『洞』的中間。「原來如此。剛才的時候眼睛竟然被『迷』『惑』了。現在,中午是知道怎麼回事了。」楊風大笑著說道,現在,他終於找到了,心情也是爽快了。

本書來自l/19/19444/

… ?這裡看起來也是有火焰的,和周圍的火焰是一樣的。正是因為如此,楊風才產生了視覺上的錯覺,沒有發現這個地方的特殊。實際上,這裡火焰是沒有顏色的,你只要認真的話就能看出來。就像楊風現在就看出來了。這個時候,楊風也是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的開始行動起來。楊風想要毀滅這些火焰,這樣的話,其他的火焰就消失了。

小荒的危機也就結束了。

當楊風幾招攻擊下去之後,楊風卻是知道事情真的不簡單。

因為,受到楊風攻擊的火焰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損失,反而受到攻擊之後越來越旺盛了。如果要是威力再繼續增強下去的話,那楊風都有可能無法承受了。如果繼續下去的話,楊風和小荒都交代在這裡了。

方法想到了,目標也找到了。但是,最後執行的時候卻是沒法執行。

「老大,這火焰不一般啊。這樣的方法不行啊。」小荒看到這樣的情形,不由得說道。

「這個我也知道。」楊風不由得點了點頭。他們絕對是不能這樣下去的,這樣下去的結果那就他楊風和小荒最終都成為灰燼。這團火焰看起來是很小的一團,但是,卻異常的可怕。頑強程度遠遠的超出了想象。而且,你越進攻,威力反而越大,這樣的話,那就更難對付了。

「老大,不行的話,可以嘗試一下收復這團火焰,而不是毀滅。我和火焰之間那是沒有辦法溝通的。但是,老大,你可以的。」小荒突然間的也是提議道。正所謂,硬的不行,那就來軟的。

「好。」楊風立刻的點頭,這個時候,還真的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小荒的辦法從理論上來說,那是可行的。只是,難度會非常的大。這個時候,只要有方法,楊風就肯定會嘗試的,無論是什麼樣的辦法。

想要收服這樣的火焰,首先就是要進行交流。這也是先禮後兵。如果和他交流,他就願意臣服的話,那肯定就沒有必要用其他的辦法了。楊風嘗試著和那團火焰進行溝通。或許是覺得楊風沒有資格和他進行溝通,要麼是覺得楊風冒犯了他,反正他是沒有理會楊風。無論楊風怎麼溝通,怎麼聯繫都是不行的。

「這到底是什麼火焰,竟然這樣的高傲?」楊風也是無語了。自己說了多少的軟話,結果呢,一點用處都沒有,給楊風的感覺就是這個傢伙那是特別的高傲,就像是孔雀一般,眼裡面只有天空,根本就看不到地面。給人的感覺是相當的不爽。」既然軟的不行的話,那就只能來硬的了。「這個時候,楊風也是開始用自身的一些火焰來降服這團火焰。楊風就不信了,拿這個傢伙沒有辦法。再說,小荒現在的情況很是不好。小荒正在咬牙的堅持著。這個時候,楊風必須得迅速的解決戰鬥,絕對不能花費太長的時間。

開始的時候,是火鳳凰的火焰,火鳳凰是百鳥之皇,火焰也霸道,楊風想用火鳳凰火焰壓制這團火焰。但是,根本不行,火鳳凰的火焰直接的就被壓制住了。楊風果斷的採取了措施,不再用火鳳凰火焰。緊接著,楊風也是用了輪迴之火,這可是一種很特殊的火焰。和這種火焰差不多,都是虛無類的火焰。或者,兩者就能互通呢。

同屬性的火焰一般來說都是好溝通的。楊風打的是這樣的算盤,但是,事實卻是證明,有的時候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就像現在,楊風的輪迴之火就是沒有用。緊接著楊風用的是蓮花盛焰,這是一種非常強大的異火,可以毀天滅地。楊風覺得不比眼前這團火焰差。但是,行不行,楊風卻是一點底都沒有。」還是沒有,奶奶的。「這個時候,楊風不由得是有些破口大罵了,他的身上全是汗水,一是真的是太熱了,二是緊張和著急的,現在的楊風,那可不是一般的著急啊。一轉臉就能看到小荒那痛苦的表情,而且還強忍著不發出哪怕一點的聲音,毫無疑問,這是怕楊風受到影響,從而會讓楊風著急,只是,小荒越這樣,反而楊風會更加的著急。」混沌之火。「楊風用出了混沌之火,如果要是混沌之火依然無法壓制這團火焰的話,那就危險了。」兩者勢均力敵,相持了起來,這比前幾種火焰要好上不少。「楊風觀察著,心裏面也是分析著,最想要的結果沒有收到,但是,最壞的結果也是並沒有出現。混沌火焰可以和那團火焰僵持,如果要是加上其他的火焰呢。

想到就做,這是楊風的風格,就像現在,楊風想到這裡,立刻的就把其他幾種火焰也是融入了其中,這樣的話,威力一下子提升了數倍,其他火焰本來就不差,和混沌之火融合之後,威力那是成倍的增加的。

隨即,那團火焰便是開始節節敗退了,這個時候,他也終於是知道楊風的強大和不凡了。開始的時候,他給楊風的感覺那是非常的不屑地,但是現在,給楊風的感覺卻是有點擔心和恐懼了。

沒有多長時間,楊風的幾種火焰和那團火焰結合在一塊了,正在進行友好的交流,毫無疑問,這是到了最關鍵的時候了。只要能讓那團火焰最終屈服,讓楊風收服,這場危機基本上就結束了。」呼呼。「」呼呼。「

過了有一會兒,楊風所操控的幾種火焰都是歡快的叫了起來,用火焰跳起了舞,這就說明了一種情況,那就是他們成功了。經過他們的友好交流,充分的溝通,和那團火焰充分的進行了利弊分析,最終,那團火焰同意了他們的要求,以後會和他們並肩作戰。」做的很是不錯。「楊風也是很興奮的說道。得到這個消息之後,楊風也是非常的興奮,無論怎麼說,最後的結果那是他想要的結果。他成功了。這個時候,楊風總算是沒有那麼的擔心了。」小荒,好了,再忍耐一會兒,再忍耐一會兒的話,那就好了。「楊風也是對著小荒說道,接下來還有一個過程,但是,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了,只要小荒堅持住,那就一切問題都沒有了。」老大放心吧,我知道的。這麼久都堅持了。還差這麼一會兒嗎?我的耐力,老大你是了解的。「小荒也是連忙的回答道,這個時候,他自然也看到結果了,臉上也是堆滿了笑容。

楊風不再說什麼。再說什麼的話,那完全就是浪費時間,他現在可是沒有任何的時間可以浪費。

那團火焰這個時候倒是顯得很是配合,甚至是主動的和楊風進行融合。這就好像是溫柔的小綿羊一樣,本來嘛,楊風覺得這個傢伙還可能會象徵性的低檔一下的。沒有多長時間,楊風便是將這團火焰給完全的收服了。

頓時,這火焰洞裡面的火焰就完全的消失了。小荒身上的變化也是消失了。服用了楊風的療傷丹藥之後,小荒的身體再快速的復原著。」真是多虧老大了,不然的話,我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估計要死在這裡了。「這個時候,小荒不由得發出了感慨,剛才的時候,他是那麼的無力,差點就死了。」咱們兄弟之間,用的著客氣嗎?「楊風淡笑道。小荒什麼時候學的這麼的客氣了。」怪了,門還沒有打開啊。「這個時候,小荒猛然間的說道,他現在的危機是已經解除了,但是,這門如果不能打開的話,那他就依然的會呆在這裡。甚至有可能會餓死在這裡。畢竟,這裡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當楊風儲物戒指裡面的東西被吃完之後,他們就沒有吃的了,久而久之,就要死在這裡了。」是啊,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這實在是太怪異了。「楊風的眉頭也是不由得皺了起來,不過,現在的情形比剛才好多了,他們有充分的時間找到出路的。既然這火焰洞是一座洞府,這大門就不可能一直閉著的。楊風是這樣想的。

楊風和小荒都是開始很認真的在這火焰洞裡面搜尋了起來。他們一致認為,應該是有什麼機關控制才對。只要找到機關了。那他們就能打開大門,走出去。

還真的是讓他們找到了機關。那是一個小小的突起,和其他地方顯得是格格的不入。

他們搜了好幾遍,有可能是機關的就是這個地方了。

「老大,也只有這裡了。」小荒對著楊風開口道。

「是啊,應該是這裡了。但是,我總覺得很是不對勁兒啊,很有可能不是大門的開關,而是其他的機關,別我們沒有出去,反而掉入陷阱了。」楊風沉聲的說道。

這種可能性不能說沒有,是肯定存在的。

「只是,我們真的沒有其他的選擇了,只能試試了,也不能總困在這裡吧。」小荒開口道,這個時候,風險那是必須要進行嘗試的。

/19/19444/inexhl ?–

–>

有的時候,發愁的不是你選擇什麼比較好,而是你只有一個選擇,所以說,你除了這個選擇之外,你別無選擇。就像楊風和小荒現在一樣,他們就是沒有其他選擇。無論是福是禍,他們都沒的選。

「是啊,我們別無選擇。我們只能如此選。」楊風也是點了點頭。或許這樣選擇真不是好的選擇,如果他們不想一直呆在這裡的話,他們也只能這樣做了。對於此,楊風也是感覺到非常的無奈。

「老大,或許我們多想了呢。也有可能是門被我們直接打開了。然後我們就直接的離開了。」看到楊風愁眉苦臉的樣子,小荒也是不由的安慰道。

「或許吧。」楊風淡笑道。但是,楊風有一種感覺,事情絕對沒有那麼簡單。但是,這就是一種感覺罷了,沒有必要打擊小荒的積極性。再說,小荒說的也不是沒有可能。還有一點,也是最為重要的一點,現在的他們只能如此的做。無論最終是如何的選擇,那都是必須要嘗試一番。能直接的出去那是最好不過。即使遇到其他危險,掉入其他陷阱的話,他們也要積極的面對。

想到這裡,楊風也沒有任何的猶豫,早做選擇和晚點做選擇都是一樣的。既然如此,那還不如早點選擇,這樣的話,還能節省一些時間。

楊風按下了那個突起。

轟隆隆的聲音響起來了。

門沒有開。大地卻是裂縫了。一股威力非常大的引力直接將楊風和小荒都是拉了進去。他們沒有直接的掉下去,因為兩個籠子直接的將他們關了起來,吊在半空中。楊風和小荒徹底的是無語了,沒有想到會碰到這樣的狀況。

這個籠子很堅固,就算是用儘力氣也難以動其分毫。同時,這籠子還能大能小。剛開始的時候,小荒就嘗試了一番,一樣變小能夠出來,結果變小之後,那籠子也是跟著變小了。當他變大的時候,那籠子也是跟著變大了

。這就讓他也是無計可施。

「老大,這是什麼籠子。這麼的結實。」小荒對著楊風問道。他們的運氣太差了。這次,被籠子困住,根本就無法出去了,簡直連移動都無法做到。這種感覺,實在太憋屈了。以前的時候,小荒什麼時候如此的憋屈過?但是,自從進入九淵之地之後,不但憋屈過,還憋屈過好多次。開始的時候是被鎖鏈捆著,現在是被籠子關著,如果要是說有區別的話,那就是有了伴,楊風陪著他。

「我也不清楚。看來,我們要被困在這裡一段時間了。」楊風也是很無奈的說道。這籠子太堅固了,他們根本就沒有能力破開。想要離開,真的是談何容易啊。

「被困一段時間倒是沒有什麼。關鍵是永遠出不去啊。直接死在這裡。老大你看看,地下那一堆堆的白骨。這是不是被困死的,然後就成了這一堆堆的白骨呢。」小荒不由的開口道。

「雖然我很想說不是,但是事實卻讓我無法否認。這應該是被困著的結局。」楊風看到那些白骨的時候,臉色也很是不好看,餓死?成為一堆白骨。這樣的結局,楊風自然是不願意接受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