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你有個小情人,總不能這副模樣,或者易容去見對方吧,恰好材料夠煉製一枚回春丹,算是便宜你了!」老漢笑道。

「多謝前輩!」聶雲這麼多天來,頭一次露出這般笑容。

「好了,你要逛隨你,看到那座山頭了沒有,到時候去那找我便可!」老漢道。

「對了!」聶雲見老漢要動身離開,忽然攔住對方,最終還是下定決心,問道:「前輩和西華老人前輩,可是西華宗後人?」

這想必也是世人的疑問,若說聶雲不好奇,那是假的。

老漢沒有回頭,只留下一句:「西華宗,早已經不復存在,哪裡來的後人!」

望著對方消失,聶雲一陣失落,鬼谷中,他見到過當年強大無比的西華宗,還有那傲視群雄,唯我獨尊一般的當代宗主,若不是魔奴非人力可抗衡,當年的西華宗豈會落得那般下場?

那般一個強大無不的勢力,最終還是落幕了。

……

聶雲要走,但並不急著這幾天而已,他想看看西華山,這裡的景色太美了。

然而,最美的並不是景色,而是西華山獨有的味道——自然的味道!

這裡和鬼谷,像是世間的兩個極端,一個地獄,一個天堂……一個生人勿近,一個讓人想要永遠生活在這裡,卻又怕玷污了此地!

西華山,像是天生蘊含著無盡的自然大道。

修者常言,道法自然,修鍊的道最終都將返璞歸真,化為天地自然。

這麼說來,西華山是一個近道的地方。

聶雲身為神子,天生近道,對於這種感覺,更加強烈。

走走停停,聶雲那顆浮躁的心終於平靜了下來,像是回到了當初剛離開天武國的時候,無論是心態還是整個人的狀態,像是一切都重新開始,這便是他這幾日最大的收穫。

轉了一圈,聶雲發現不知不覺回到了石崖附近,他盤膝而坐,將那枚回春丹服下。

等到他他再次睜開眼的時候,他看到那雙熟悉的手,忍不住摸向自己的臉頰,傳來的不再是乾枯的感覺,這是屬於他的青春,失而復得的感覺是那般美妙,即使聶雲知道自己只有不到十年的壽命,身上依舊散發著暮氣,但他的心態卻是在這一刻完全回歸年輕。

「恩?」

剛找回曾經的感覺,聶雲忽然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吸引力,大驚之下,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一陣天旋地轉,他便已經來到了另一個世界一般。

望向四周,這裡像是一個密室,又像是一座山洞。

「這是哪裡?」

聶雲心神向來強大,或許是被磨礪出來的,但此刻,他分明感覺這不是夢,更不是幻覺,雖然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但他的確突然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好不容易靜下心來,聶雲在這才開始打量四周,這竟然透露出一股無比久遠的氣息,彷彿歷經了萬古,一直沉睡在此地。

「這難道就是?」

聶雲忽然想到什麼,忍不住身體一陣激動的哆嗦。

他忽然意識到,兩百年前域外來客特地前來找尋的地方,竟然被他誤打誤撞闖進來了。

「不,這不是誤打誤撞,根據老漢所言,只有被認可的人才能找到這裡,難道我被認可了?」

聶雲身為神子,若是這等人都不被認可,天下還有誰能被認可嗎?然而先前的道心不穩,甚至聶雲自己都在不斷懷疑自己,今天重新找回了曾經的自己,毫無疑問,神子的天賦加上他這般堅不可摧的道心,他被認可了,即使他並不知道這般神奇的地方是怎樣認可一個人的。

「這裡是哪?」

聶雲知道這裡是人們找尋已久的地方,卻並不清楚,這裡到底是幹什麼的,如果要說,這般地方應該是有著某種強大的傳承才是,否則不可能只有絕世天才才會被認可,才能進入此地。

然而,聶雲什麼都沒有看到,這裡雖然很黑,但以聶雲的修為,依舊可以一眼看清四周的情況,這片空間最多只有一個大殿那麼大,沒有什麼可以瞞過他的眼睛。

忽然,四周一陣光芒閃耀,太刺眼了,聶雲都快睜不開眼睛了。

「那是什麼?」

聶雲看到大殿中央有一座石壁,光芒便是從那發出來的,不由眯著雙眼靠近,卻發現,石壁上竟然有他的名字,閃耀著如此夕陽光芒的竟然是他的名字。

刷!

忽然,光芒斂去,聶雲只看到石壁上留下了他的名字,一時間,這裡充滿了一股特殊地位氣息,讓聶雲都不敢隨意動彈,然而時間一點點過去,卻依舊不見什麼後續動靜,原本以為有什麼發生,也一直沒有等來。

「這……算是認可失敗嗎?」

終於,聶雲死心了,他感覺到不會有結果了。

重新打量著四周,此處就像一個被遺棄了無盡歲月的地方。

「恩?」

聶雲忽然發現,他的名字並沒有消失,依舊被刻在石壁上,收起緊張的心情后他才注意到,他的名字旁邊還有其他人的名字,甚至已經刻了一列下來。

「他們是誰?」

聶雲發現,這些名字沒有一個聽過,更重要的是,和他的名字不一樣,這些名字都被劃了一道痕,讓聶雲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這些人都來過這裡?」

聶雲不由疑惑,他感覺能進入此地的絕對都非等閑之輩,還未等他想通,順著名字看下去的聶雲終於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于飛揚!

「于飛揚?」

這個名字聶雲太熟悉了,寒月大聖的本名不正是于飛揚?

「原來寒月大聖來過此處?」 看到寒月大聖的名字,聶雲無疑是震驚的,如此一來完全證明了他的猜想,能進入此地的都非等閑之輩,那前面那些人,毫無意外都是絕頂天才才是。

「我明白了,這些名字都被刻上去很久了,但凡死去之人,都被劃掉。」

聶雲看到,寒月大聖的名字上面也有一道划痕,只不過聶雲還是不明白,為什麼這些人進來之後,名字都被刻在上面,這有什麼意義?最讓他好奇的是,是不是所有人都和她的遭遇一樣,什麼都沒有得到。

隱約中,聶雲感覺一定有著某種意義,即使沒有被完全認可,但名字一旦被刻在石壁上,一定有某種特殊的意義。

聶雲不由撫摸著石壁,感覺到一股來自遠古的氣息,太遙遠了!

「恩?」

聶雲本來已經收回目光,卻是忽然發現,竟然還有一個名字在最下方,也就是寒月大聖名字的下面,待得看清那名字的時候,聶雲頓時愣在那裡,因為這個名字太熟悉了,對於他來說,甚至比寒月大聖的名字還要熟悉,因為聶雲甚至親眼見過對方。

「紫河?他什麼時候來過?」

聶雲頓時感覺一陣激動,明明是敵人,但不知為何,看到對方的名字被刻在上面的時候,聶雲竟然會激動,非常的激動。

「紫河,果然不是一般人!」

打心裡說,聶雲初次見到對方,就感覺他很可怕,縱使見到拓跋破天,亦或是對陣北辰的時候,也只是感覺對方很強,但卻沒有這種可怕的感覺。

身為神子,聶雲的直覺一向敏銳,這一次再次證明了他是對的。

紫河能進入這裡,被刻下其名,足以證明他的不一般。

「恩?」

很快,聶雲又是一驚,他忽然注意到,紫河的名字竟然也被劃去了,難道對方死了不成?聶雲明明記得北辰側面承認過他最終敗在紫河之手,按理來說紫河絕對不會有事,況且若是紫河真的死了,陽宗絕對不是這般模樣,紫河對於陽宗的重要性就是用腳趾頭他都能想到。

「不,他沒死!」

聶雲仔細辨認,一下子便發現,這道划痕並不一樣,其他人名字上的划痕幾乎一模一樣,像是復刻下來的,而紫河名字上的划痕,卻是有些不同。

「這是他自己劃上去的?」

聶雲撫摸著那道划痕,很快意識到這不可思議的可能,如此之地,聶雲輕易能感覺到這一定是一處奇異之地,名字被刻在石壁上,定然代表了些什麼,這不僅僅是一種承認而已,應該還有某種特殊的意義。

然而,這個紫河竟然如此無視,將他的名字親手劃掉。

「不屑嗎?還是如何?」

聶雲發現,這個紫河他越來越看不透了,縱使是他,都沒有想過把自己的名字劃掉,這有何意義?僅僅表達自己的抵抗?

然而,需要什麼樣的心理,才會對這彷彿跨域了無盡歲月靜靜躺在這裡的力量,進行反抗?

「紫河,你到底是什麼人?」

聶雲愈發感覺到,這個紫河有點可怕,他完全看不透。

撫摸著那道划痕,以這般石壁的堅硬程度,實力太弱估計根本留不下痕迹:「如此說來,紫河應該是最近才來過這裡。」

忽然,一股無法反抗的力量在撕扯,聶雲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當眼前的景象再次定格的時候,聶雲看到了西華山,那熟悉的場景。

聶雲不由皺著眉頭,腦海中依舊想著剛才的問題,紫河親自劃去自己的名字,他總感覺對方感覺到了一些連他這個神子都沒有察覺到的東西,這讓他心中隱約有些不安。

「算了,世間總有自負到不服任何存在的人,或許他只是單純的表達她的反抗而已。」聶雲這般想著,想要知道那究竟代表什麼,或許只能等到刻在上面的名字起到作用的時候,才能揭曉,也或許,沒有那個機會。

聶雲感覺,那些被刻在上面的名字,最終什麼都沒有等到。

再次打量了一眼四周,聶雲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像是剛才那奇異之地根本不在此處,真的是從遙遠的時代而來,而後又回歸而去,令人感到無比神奇。

「西華山,不僅僅是一片仙土!」

聶雲愈發感覺,西華山有些神秘。

這裡曾經有俯瞰大陸的西華宗,這裡有世間最後一位永恆主宰的傳說,這裡還有一處特殊的「空間」,彷彿來自遠遠地過去……

聶雲飛身離開,卻忍不住回頭,感覺有一雙眼睛在看著他。

而就在這時,那聶雲已經離開的奇異之地,原本歸於平靜,然而,一道划痕卻是忽然被人刻上,刻在了聶雲的名字上……旋即,這片奇異的「空間」再次歸於了平靜,陷入了永恆的沉睡一般。

……

聶雲離開了,來到一座山頭上,這裡同樣仙霧迷濛,西華山周圍這一帶全部跟仙土一樣。

老漢便在不遠處,顯然他已經搭建好了空間傳送門,因為有足夠的時間準備,老漢很是認真,作為臨時的超遠距離空間傳送大陣,沒有多少能比過這一座的質量了。

聶雲落下,拋去剛才的些許陰影,這幾日的收穫還是很大的,重新找回曾今的自己,也見識過關於關於西華山的某個傳說,即使現在並不了解那意味著什麼,當然,若是聶雲看到最後那一幕,或許便不是這般心情了。

「小子你來了,這座傳送門的精確度據對有保障,謝謝的話就不用說了!」老漢說著笑,卻依舊是板這個臉。

聶雲搖頭一笑,剛剛要出口的「謝謝」被老漢一句話強行塞了回去。

嗡!

老漢做事乾脆利落,他依舊是那副老漢的樣子,一點也不像個高人,將陣法啟動,這等超遠距離的空間傳送門,動靜總歸是有點大,頓時惹來了那些靈獸仙鶴的矚目,一時間像是給聶雲送行一樣。

天空裂開一道巨大的裂縫,漆黑不見底,像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大門,而聶雲也知道,這一走,很久很久都不會再回來了。

飛上高空,聶雲望向遠方,最後看了一眼東域的大地。

這裡有太多的回憶,即使數十載對於一個強大的修者來說不過是生命的一角而已,卻是最值得回憶的一角,那最青春的一角。

旋即,聶雲轉身進入了那漆黑的裂縫,離開了東域。姜染把他的話在腦海里仔細的琢磨了一下,堪堪能明白他在說什麼。

伸手,她推了推他的肩膀,「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先起來。」。

聽到她這般語氣,江野就知道她根本沒把他剛才的話放…

《死對頭好像喜歡我呀》第261章家宴(10) 大陸廣袤無垠,凡人終其一生,也不過是在一隅打轉。

廣袤的土地,造就了完全不一樣的世界,就好比東域和南域,完全不像是在同一片大陸,這裡像是另一個世界,放眼望去,茫茫大荒,不見盡頭……

如此震撼的景象,若是第一次來南域的人定然要吃驚,讓人有一種無比渺小之感。

大荒中,古木參天,數十人合抱不住的古木,在這裡比比皆是,這裡妖氣衝天,比起大陸其他地方,大荒完全是妖獸的天堂。

唳!

一隻巨蟒體型無比龐大,他忽然衝天而起,那正飛過的碧眼金毛飛禽嚇了一跳,他天生敏捷,卻依舊被一口咬住了翅膀,巨蟒鋒利無比的獠牙穿過,傳來難掩的劇痛,碧眼金毛的飛禽頓發出穿金裂石的刺耳鳴叫。

如此體型龐大的巨蟒,竟然有這般可怕的速度。

嗡!

虛空中忽然裂開一道巨大的裂縫,駭得巨蟒連忙鬆口,那碧眼金毛的飛禽卻是大喜,嗖的一聲,帶著流血的殘軀離開了。

才躲起來的巨蟒發現來者竟然只是一個人類而已,對於人類修者血肉的貪婪和對於獵物的逃走,讓他眼中泛起了妖異的紅光。

嗖!

巨蟒衝天而起,張開血盆大口像是能吞掉一座小山。

「恩?」

聶雲才出空間傳送門,便是看到這一幕,濃重無比的腥臭味撲面而來,眼前只有那一張血盆大口。

刷!

聶雲一劍而出,便已經收起了長劍。

只見巨蟒連慘叫聲都沒有發出,便是被一劍劈成了兩半,臨死才發現,這個渺小的人類竟然有這麼可怕的實力,要知道他都已經天元九重了,聖域之下少有妖獸能斗得過他,加之妖獸皮糙肉厚,天生防禦驚人,竟然都沒有抵過那一劍。

轟!

龐大的身軀砸在地上,頓時大地顫動,嚇得一些弱小的妖獸瑟瑟發抖。

聶雲瞥了一眼:「不過是一隻普通的巨蟒,修為稍高而已,這身鱗甲也不值幾個錢。」

三國之暴君呂布 處在不同的處境,聶雲如今的眼光高得很,眼前這巨蟒除了修為高,其他方面普通的很,聶雲甚至沒有心情去檢查有什值錢前的,換做常人定要暗嘆暴殄天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