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勇者大陸酒館里的威士忌不錯。」伊莎貝拉看著自己的雙手,頭也不抬,語氣里卻隱隱有著一點戲謔的味道。

「勇者大陸酒館……」查爾斯倒吸一口氣,提起這個該死的酒館,他就腦袋發炸,那裡彷彿已經成了他的角斗場,去一次就打一次,他是實在不想去了,至少最近不想去。

「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當然沒有!能有什麼問題?你說是吧,老大?」一旁的巴姆聽著苗頭不對,趕緊搶著替查爾斯作了回答,順便對著愛麗絲眨了眨眼。

「嗯,那好吧,晚上七點,我請兩位美麗的小姐到勇者大陸酒館……呃,喝一杯。」

「你瘋了?巴姆?」回去的路上,查爾斯埋怨道:「那是個是非之地!你還答應得那麼爽快,臉上的傷疤好了是不是?帝都有那麼多的酒館,藍爵士,黑寡婦,黃玫瑰……」

「但是伊莎貝拉偏偏選擇了勇者大陸,」詩人狄蘭開口了:「難道你們不覺得有點奇怪嗎?」

「有什麼奇怪的?!她就是想玩我們老大而已!」

查爾斯定了定神說道:「好像確實有點可疑,這個伊莎貝拉說話拐彎抹角的,而且高深莫測的樣子,我老是有種被牽著走的感覺,見鬼!我討厭這種感覺!以後沒事盡量躲遠點,她比蓋倫可難對付多了。」

「但你得承認她的姿色還是不錯的。」巴姆替伊莎貝拉說話了。

「你不是說她沒胸沒屁股嗎?!」

「其實還是有的,只要你善於觀察。」

「你還不想借著伊莎貝拉接近愛麗絲!」

詩人狄蘭冷冷地插話,一針見血的拆穿了巴姆的小把戲。

晚上七點,勇者大陸酒館里,還是那個老位置。

伊莎貝拉和查爾斯面對面坐著,巴姆和愛麗絲肩並肩坐著,狄蘭一個人無聊地坐著,他突然開始後悔自己不該來。

伊莎貝拉雙腿並得很攏,以一種很淑女的姿勢端坐著,不時優雅端起面前的水晶杯,呷一口雞尾酒,面前的查爾斯則是勉強幹笑著,完全淪落成了陪酒牛郎。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伊莎貝拉小姐?」憋了半天,查爾斯終於開口問道。

「叫我伊莎貝拉就行,查爾斯少爺。」伊莎貝拉微笑著,面對著查爾斯的時候,她臉上沒有了那種淡漠的表情,而是帶著一種說不出意味的戲謔。

「為什麼要選這家酒館?伊莎貝拉?」

「我說了,這裡的威士忌不錯。」

「還有其他原因嗎?」

「人有趣。」

查爾斯苦笑著搖頭,蓋倫,毒蛇查理,果然個個都是很有趣的人物。

「你是怎麼知道我的身份的?呃,我是說,傑克這個名字。」

「在問這個問題之前,好像你應該先問我的身份。」

「好吧,伊莎貝拉,那你的身份是?」

「光之大神殿教皇座下聖女,伊莎貝拉,」說完伊莎貝拉很正式地伸出手:「很榮幸認識您,查爾斯少爺。」

「……」查爾斯腦袋一片空白,機械地和伊莎貝拉握了握手:「教皇?聖女?」

半晌查爾斯才回過神來:「聖女來軍校幹什麼?學習魔法?神殿里的魔法不夠用么?」

「問得好,其實我是另有任務,為神殿挑選一些有潛質的年輕魔法師或者劍士,要知道,每年都有一些魔法師到光之大神殿去進一步深造,然後擔任神父之職,也有一些劍士成為神殿騎士的。」

「神父不是需要虔誠的信徒才能擔任嗎?」

「所以,我的任務就是鑒別你的信仰是否虔誠。」

「那麼,我虔誠嗎?」

伊莎貝拉看看查爾斯,笑而不語。

「反正我也沒打算成為一名神父,」查爾斯也笑了,然後舉起酒杯:「謝謝你。」

「謝我什麼?」

「幫助我打敗了蓋倫。」

「誰說你打敗蓋倫少爺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查爾斯不用回頭,就知道是那個高大威猛英俊瀟洒的蓋倫又出現了。

聽到這聲音,巴姆和狄蘭也同時跳了起來:「蓋倫!」

查爾斯皺了皺眉頭,蓋倫則手裡持著一瓶威士忌,無所顧忌地將自己的身子放倒在他的對面,和伊莎貝拉肩並肩地坐在一起,不知內情的旁人看了好生羨慕——真是一對郎才女貌的無雙璧人。

「美麗的小姐,我是蓋倫。」說著他向伊莎貝拉伸出手來。

伊莎貝拉笑容不變,但又恢復成了冷淡的語氣,輕輕握了一下手說道:「很高興認識您,蓋倫少爺,我是伊莎貝拉。早就聽說過您的大名,英俊瀟洒,武技超群,看起來完全和傳說中的一樣。」

「豈止是武技超群,簡直是戰無不勝。」詩人狄蘭諷刺道:「而且勇氣令人印象深刻。」

「不不不,別以為你在決鬥場上戰勝了我蓋倫少爺就算是打敗我了,」蓋倫搖著頭說道:「沒門!我今天就是來報一箭之仇的。」

「怎麼報?蓋倫少爺?」查爾斯眼裡露出一絲不耐煩的神情:「用您手裡的酒瓶嗎?」

「說得對!」說完蓋倫將面前的酒杯倒滿,遞給了查爾斯一杯:「來,拼酒。」

「我不和手下敗將拼酒。」查爾斯搖頭拒絕。

「是不敢嗎?」蓋倫進一步挑釁著:「在兩位美麗的小姐面前,臨陣脫逃可不是名譽的行為。」

伊莎貝拉美麗的眼睛開始閃爍異樣的光芒,看著查爾斯的眼神里居然有一絲期待的神色。

「我只是厭煩了您這種一而再再而三的無聊行為而已。」

不負曦年 「我可以提出一個建議嗎?美麗的伊莎貝拉小姐?」蓋倫轉頭問道。

「請說。」

「贏家能夠得到您的一個吻手禮嗎?」

伊莎貝拉淡淡地笑著說道:「如果您堅持的話,我願意為這個遊戲提供一個小小的彩頭。」

「好了,查爾斯先生,不要掃了小姐們的興緻哦?」

「老大,沒事,大不了我們扛著你回去。」

「巴姆,你上吧,我把機會讓給你了。」查爾斯推託著。

「我只跟我看得上的對手拼酒。」蓋倫絲毫不給巴姆面子。

「什麼?你看不起我?」巴姆開始捲袖子了。

「等你擊敗了我,你就有資格和我拼酒,現在,請坐下來好好看著。」

「好吧,我接受挑戰,但我有個小小要求,」查爾斯頓了一下,忍住笑意說了下去,「輸家要親吻我這位兄弟的屁股!」

「好!」巴姆和狄蘭一起鼓起掌來,但隨即意識到不對的巴姆立即抗議起來:「不行!我屁股上有傷!」

「就這麼說定了,」蓋倫惡狠狠地說道,然後他向吧台打了一個響指:「拿酒來!」 桌子上很快擺滿了威士忌,蓋倫望著對面的查爾斯,矜持地笑著,說起酒量,他蓋倫少爺可是論打的。相對武技而言,蓋倫甚至對酒量更有自信心。

「既然是拼酒,我想還是應該有個規矩。」伊莎貝拉微笑著說道:「簡單點說,那就是拼酒期間不得離開座位,不許嘔吐,否則就算輸。」

「很公平,我接受。」蓋倫舉起了一瓶酒向查爾斯示意了一下:「那麼我先來。」

然後一揚脖子,咕嘟咕嘟往下灌,一會不到的功夫,一瓶酒已經乾乾淨淨地消失在他肚子里。

查爾斯也舉起了一瓶酒,開始慢慢地灌了起來。

在此期間,蓋倫又旋風般喝掉了兩瓶酒,然後他就坐在那裡,靜靜地等待查爾斯跟上進度。

連喝兩瓶,查爾斯的胃裡就像是著了火一樣難受,平時他的酒量也算得上不錯,但像蓋倫這樣喝得又快又好,確實對他造成了一定的壓力,但看著蓋倫一付穩操勝券的樣子,查爾斯只有皺起眉頭抓起了第三瓶。

三瓶下肚,查爾斯已經是有點搖搖晃晃了,彷彿一推就倒,而蓋倫卻是越喝越清醒,這點小酒,根本就沒有放在蓋倫少爺眼裡。

「諾瑪帝國萬歲!」蓋倫舉著一瓶威士忌,向查爾斯遙祝了一下,示威似的灌了下去,這已經是第六瓶了,蓋倫的肚子已經有點鼓了起來,但眼神還是磐石般地堅定。

「你總得有某個方面要輸給我,否則就太不公平了。」蓋倫放肆地大笑起來。

「加油,加油啊!」巴姆和狄蘭開始鼓勁。

查爾斯勉勉強強喝下第五瓶,此時他的胃裡已經開始翻江倒海了,酒勁開始慢慢上涌,視線有點模糊不清了,看這情形,再喝一瓶酒必然就要倒下去,那麼蓋倫就輕鬆取得了拼酒的勝利。

不行!想著蓋倫那可惡的自大的嘴臉,查爾斯內心突然靈光一閃,腦子裡跳出了一個荒謬的念頭,他不假思索地對著自己施放了一個敏捷術,果然,體內的那個能量小池淺下去了一些,然後他用意念引導著剛剛喝下去的威士忌慢慢注入到小池裡,過了一會,肚子竟然癟下去了一點,那個小池子的空間,彷彿是遊離在身體之外的。

「唔,有點頭暈。」說著查爾斯搖搖頭,又悄悄地連續給自己施放了好幾個敏捷術,於是體內那個能量小池迅速下降,消耗了不少法力值。

無論幾個敏捷術施放在同一個目標身上,都只能起到一個敏捷術的效果,這種不是很明顯的效果別人是看不出來的,再說,就算看出來了也沒什麼問題,拼酒和敏捷術能扯上什麼關係?

查爾斯的腦袋雖然還是越來越暈,但好消息是現在肚子里的容量越來越大,又能多裝幾瓶酒了。

而蓋倫的腦袋是清醒的,容量卻已經開始有點不夠用了,現在場上的比分已經達到了驚人的十比十,如果能夠去一趟洗手間排放一下的話,蓋倫還能再來七八瓶,但比賽一開始伊莎貝拉就定了規矩:不得離開座位。

真見鬼,這位美麗的小姐簡直就像是預料到會有這樣的局面,所以才會制定那樣的規矩。蓋倫心想著,這查爾斯的胃就像是個無底洞,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現在只有把他給灌暈了,才能結束這場戰鬥。

想到這裡,蓋倫又舉起了酒瓶……

查爾斯已經在暗暗叫苦了,雖然他不需要像蓋倫那樣擔心容量的問題,但酒精的作用卻是阻擋不了,哪怕喝下去的酒都存到了能量小池,酒精的勁道都毫無阻礙地向大腦涌去,只怕這瓶喝下去,直接就會倒下。

這時查爾斯看到了巴姆那張肥膩膩的臉,立即聯想到了他肥膩膩的屁股,然後想起來,巴姆似乎已經好幾天沒有洗澡了。

真噁心!查爾斯開始後悔自己一時興起提出的條件了。

就沖著巴姆的屁股,我也絕不能輸!心底再度怒吼,查爾斯瞪著血紅的雙眼,再次將瓶中酒一口乾掉!

完了,蓋倫絕望地想著,剛才那瓶酒喝下去,體內的液體已經滿到了喉嚨底,他緊閉著嘴唇,連低頭拿酒的動作都不敢做,生怕一動就會將體內的威士忌給噴出來。

兩個人就這樣站在那裡,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等著對手先倒下去。

接著查爾斯慢慢地倒了一杯酒,在蓋倫的注視下,他微微地抿了一口。

「嗷!」蓋倫再也撐不住了,捂著嘴就往外面跑了出去。

查爾斯全身氣力盡失,頹然坐倒,終於還是抵擋不住洶湧的酒意,然後他就暈了過去。

「贏了!」巴姆和狄蘭歡呼起來,愛麗絲也想跟著歡呼,但想想卻又不敢,伊莎貝拉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她微微地點著頭,於是愛麗絲像得到了默許般的跳了起來。

「那個臭烘烘的小屁股在哪?!」

這時蓋倫少爺怒吼著回到了座位,一雙噴火的眼睛到處搜尋巴姆的身影。

「哦!不要!算了吧,蓋倫少爺!」巴姆苦苦哀求著。

「不行!我蓋倫少爺說到就一定要做到!」

「一定要!一定要!」詩人和愛麗絲一邊起著哄。

巴姆像個被色狼追逐的少女,提著褲子驚慌地躲藏,但最終還是被身手敏捷的蓋倫在沙發後面按倒,然後就傳來他那凄慘的呼叫聲。

隨即,一聲更加凄慘的呼叫聲傳入了人們耳朵:「天哪!過去的一個星期你都是和獸人住在一起嗎?」

那是蓋倫少爺的聲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