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負千古罵名又如何,人皇都不怕,我等還怕什麼!?」

……

這一刻,不少人醒悟過來,身影一閃,沖入了天一宗內。

十幾息后,這群人回來了。

「全滅了。」

李瀟聞言,不由點頭,隨即笑道:「今日之事,都是我主導的,後世之人若是要罵,也是罵我。」

「不過,我從來都不會在意,被後世之人稱為暴君,稱為儈子手又如何,我只知道,身為人皇,就該做人皇該做的事。」李瀟凝眸,傲然如寒梅,似屹立於千層霜雪之中。

「戰爭,本就殘酷,而我等現在做的事,不過是收復人族失去的罷了。」有人想的很通徹。

「走。」

此刻,李瀟輕語,再次起身,朝著魔心門所在的地方飛去。

與此同時,天機閣宣布消息,宣告世人:天一宗滅。

半天後,天機閣再次宣布一則消息:魔心門滅。

這一天,天元大陸的人被驚動了,誰都明白,天魔兩族在天元大陸上建立的勢力被覆滅,後果相當的嚴重!

「這算是開戰了,人族是否能收復江山?」

「一個時代在變,曾經的人皇歸來,這天下該屬誰?人?天?魔?三族怕是要亂戰了。」

……

(本章完) 一天時間,天族的天一宗,魔族的魔心門被滅,無一人生還。

所有人都明白,李瀟這是要開始收復人族江山了!

而第一步,便是平內亂!

「撤離天元大陸!」

「人皇出征了,我等也該撤離天元大陸了,等到時機成熟,再來征服這天元大陸!」

……

這一刻,天元大陸上,不少天魔兩族的宗派心驚不已。

他們收拾好了東西,並且建立了傳送祭壇,當天就帶著一切,離開了天元大陸。

而來不及離開的那些宗派,結果都和天一宗,魔心門一樣,被滅宗!

此刻,李瀟帶著一群人,站在東嶺的一座山峰上。

在前方,有一座漆黑如墨,似黑鐵鑄成的山峰。

那是黑石峰。

「就剩下最後一個魔族宗派,黑石峰了。」李瀟輕語,眉頭微微一皺。

如今,天元大陸上,天魔兩族建立的宗派,滅的滅,走的走,但唯獨這個黑石峰還不曾離開。

甚至,黑石峰看似沒什麼反應,不曾投降,也不曾撤離。

而黑石峰這等反應,只能說明一件事,那就是黑石峰無懼李瀟!

「黑石峰內,怕是有頂尖玄尊。」黯淵副宗主沉聲道:「這黑石峰,不好動啊。」

「李皇,你且後退,這裡交給我等!」道宗的一個玄尊說道,怕李瀟發生意外。

畢竟,黑石峰內,一旦有頂級玄尊,那麼這裡將爆發極為恐怖的戰鬥。

到時候,他們不見得能保住李瀟。

「滅。」

然而,李瀟並沒有後退,也不曾害怕。

只見他口吐一「滅」字后,便揮了揮手。

「殺!」

「人皇下令,我等遵旨!」

……

這一刻,李瀟身後的人,凡是玄尊級別的強者,紛紛長嘯,哪怕黑石峰有頂尖玄尊,今日也要闖一闖這龍潭虎穴!

然而,不等他們出手,虛空之中,一隻金色的龍爪突然顯化。

龍爪赤金,宛若一方山嶽,從虛空中探出,更像是從九霄之上墜落而下的金色山石。

轟!

……

一道爆響之下,只見龍爪鎮壓而下,整座黑石峰在這一龍爪下,當即毀滅,化作了虛無!

「誰!?龍族!?」

這一刻,化作虛無的黑石峰中,一個魔族男子沖了出來。

豪門前妻:總裁,請負責 其渾身是血,眉心更是出現了裂痕。

他的眼中,閃爍著驚駭與恐懼之意。

「這是誰!?一掌之下,黑石峰就這麼沒了?」

「只剩下黑石峰最強的一人!」

「果然,黑石峰內,有頂尖玄尊!」

……

這一刻,李瀟身邊的人驚呼了幾聲。

當然,他們不是詫異黑石峰內有頂尖玄尊,而是對那一隻龍爪感到意外。

轟!

……

此刻,那龍爪的主人沒說一句話,金色的龍爪探下,宛若一座金色的五指牢籠。

龍爪所過之處,法則巔峰,秩序更是在明滅不定的閃爍,同時這一方空間,都被定住了!

「不可能!妖族被封印在幽冥海內,這世上怎麼可能出現玄尊級龍族!」那黑石峰的玄尊驚呼,更是大喊道:「我魔族與妖族將要結盟,你不能這麼做!」

「結盟?我怎麼不知道?」

虛空中,那龍爪的主人看似有些疑惑,但其龍爪落下的趨勢,卻不曾減弱。

轟!

……

終於,在一道爆響下,這黑石峰的頂尖玄尊,在龍爪之下,化作了粉末。

「一個頂級玄尊,就這樣被滅殺了!?」

「這龍爪的主人……是誰!?」

……

眾人心驚,更是疑惑不已。

他們將目光落在了李瀟的身上,希望李瀟能給他們解釋一下。

「哦?魔族要和妖族結盟?」

此刻,李瀟面帶笑意,目光看向虛空。

「放屁!不可能!」虛空中,一頭萬丈大小的五爪金龍爆粗口了。

只因,此龍,乃囚天!

身為妖族的首領,龍族的大族長,妖族和魔族結盟這事,他能不知道?

這分明是莫須有的事!

更何況,如今三十六大妖族,以他囚天為首,他要是不同意,魔族還能和妖族結盟?

「我也認為不可能。」李瀟笑道,話語之中,帶著一絲調侃之意。

其實,李瀟壓根就不相信魔族會和妖族結盟。

只因,如今從幽冥海內出來的三十六大妖族,都立下了靈魂契約,和人族為盟,怎麼可能與魔族扯上關係。

那黑石峰的玄尊,多半是在瞎說。

「一天到晚就知道在外面浪,什麼時候回來?」囚天問道:「再不來修鍊,等到天魔兩族的大軍壓來,我看你怎麼擋!」

「快了,解決完這裡的事,我便過來。」李瀟笑道。

囚天聞言,也沒多說什麼,收回了龍爪,虛空又恢復了平靜。

而李瀟,則是看向身邊的人,笑道:「接下來的事,就交給你們了,我不想看到天元大陸發生人族內戰。」

「李皇,這是要排除異己嗎?」黯淵副宗主問道。

仍然是你 「不是排除異己,是滅之。」李瀟神色突然一正,道:「曾經我心慈手軟,導致人族沒落,江山被天魔兩族奪走,人族死傷千千萬。」

厲先生的第25根肋骨 「如今,在我眼中,在我心裡,早已沒仁慈兩字。」李瀟說道:「人族想要輝煌,便需要經歷戰火,沐浴鮮血!」

這話一出,眾人頓時釋然。

他們知道,接下來,該解決人族中的那些敗類了!

而這將是一場血戰!

重生之小資生活 「凡是與天魔兩族有關係的人,盤查清楚,發現一人,便殺一人,若是情節嚴重,株連九族!」李瀟下令道。

「遵旨!」

「領命!」

……

這一刻,眾人點頭,隨後便是離去。

而李瀟,也是回到了長歌門內。

一回來,酒徒便神色難看的來到了李瀟的身前,同時拿出了一張帛書。

「這是第七荒,神原大陸的天族皇者送來的。」酒徒沉聲道:「怕是要出大事了。」

「哦?第七荒,天族皇者?」李瀟詫異,隨即笑道:「呵,動作可真快,我剛解決完天元大陸內的天魔兩族的人,第七荒就準備開戰了嗎?」

說罷,李瀟打開帛書,當看到帛書上的內容后,嘴角不由微微上挑,露出了一絲迷人,卻又充滿冰冷之意的笑容!

(本章完) 天元大陸中發生的事,雖然時間不長,但已經傳到了天魔兩族的耳中。

尤其是天一宗,魔心門,黑石峰三大宗門被滅后,距離天元大陸最近的第七荒神原大陸被驚動了。

如今,這帛書,便是第七荒神原大陸,天族一皇者發來的。

帛書上,寫著讓李瀟去神原大陸,天族將舉行盛宴,歡迎人皇歸來。

並且,還寫著,天族一些天驕,想要目睹人皇的風采。

李瀟笑而不語,眼中卻閃爍著寒芒。

他很清楚,這多半是一場鴻門宴!

「剛歸來,按理來說,我應該穩中求勝,安心修鍊,阻止好天元大陸內的人族勢力,等到時機成熟,再出手。」李瀟輕語道。

「沒錯,該穩一點。」酒徒點頭道:「如今,我們這邊沒幾個頂尖玄尊。」

「是嗎?」李瀟莞爾一笑,道:「穩中求勝,那不過是弱者的體現罷了,而我——註定是要王者歸來!」

說罷,李瀟看向酒徒,道:「而且,人皇廟,就在第七荒內神原大陸內,早點奪回人皇廟,也是一件好事。」

酒徒聞言,神色一凝,盯著李瀟,似乎意識到了李瀟要做什麼。

而李瀟,沒多說,只是告訴酒徒等人,好好修鍊,隨後便離開了長歌門。

從長歌門離開后,李瀟回到了鐵玄峰。

夏天,呈赤,囚天都在這裡修鍊。

當他們看到李瀟回來后,三人的神色頗為古怪。

尤其是囚天,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瞥了一眼李瀟,道:「打算出手了?」

「嗯。」李瀟點頭,道:「三天後,去第七荒,神原大陸。」

「就我們幾個?」夏天皺眉道:「神原大陸可不是天元大陸,如今整個神原大陸,都被天族掌控,就我們幾個過去,怕是有去無回。」

夏天,呈赤,囚天三人是很強。

但是,天族也不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