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玄兄弟,你可一定要撐住啊!」

楚雄只能在心中暗暗為葉玄祈禱,他知道既然是能被金裂這般人物都當成是暗中手段的東西必然是絕對不凡,恐怕就是人魂境的強者都能被威脅!

反觀那庭院之中,不斷有著耀眼奪目的源力光華衝天而起,而後在半空中不斷的炸開,就猶如是在這庭院中放起了煙花一般,異彩紛呈。

不過若是仔細看去,那煙花之中爆炸而激發出的氣息實在是太恐怖了,就是築元九重的修者都很難輕易承受。不難看出,這葉玄與金裂的戰鬥的確超越了築元層次!

而越是交戰那金裂內心的震動便越是明顯,原本他以為自己與葉玄的差距不大,僅在伯仲之間。但現在這般連綿不斷的交手下,自己的雙掌劇痛無比,而且每一次強勁的攻擊都被他輕易地化解了去!

「該死,難道這葉玄真的如此之強?上一次交手只是太迅速而我未曾察覺?」

金裂心中驚駭,原本的滿滿信心立即就減了一半,不過咬牙切齒的金裂不甘心啊!自己築元九重臻直巔峰,難道還不如一個築元八重的小子?!

「他肉身強於我,源力也不比我弱,看來真的只有用那一招了!」

金裂心中一橫,旋即立刻從與葉玄的纏鬥中掙脫了出來,而葉玄也不追擊他,大大方方地站在院子里,雙手環胸笑道,「怎麼著?金大師兄,不打了?」

「哼!你少得意,這幾日我在烈焰大道上有大進步,接下來就是你的慘敗之時!」

正說著三朵繽紛絢爛的天地神火就旋繞著從金裂的體內飛了出來,每一神火都是一蓮花狀,只不過顏色不同,一朵為赤紅,一朵為青綠,一朵為火紅。

三朵火焰蓮花緩緩轉動,炙熱的氣息散發開來,這每一朵火蓮就是一築元九重的修者都要退避三舍,不敢讓其近身。

「烈焰火道,焚九天!」

言情肅穆的金裂冷聲大喝,緊接著那三朵火蓮同時衝天而起,旋即狠狠撞在了一起,而撞擊的剎那彷彿天空都為之一顫,一股極為宏大的毀滅氣息瞬息飛射衝擊開來,那陸友七楚雄等人紛紛變色!

「好強大攻擊,這氣息…怕是超越了築元境界了吧…?」

「這是那白盟副盟主白井穹都沒有的力量啊!這金裂居然這麼強!」

而就在此時,這衝天的火焰已經遮蔽不住了,雖然此處在大陣的籠罩之下,但只是能隔絕那種恐怖的破壞力,使之無法破壞這裡的絲毫物品。但這般的奇異景象,卻是無法隱蔽的!

「啊?那是什麼!怎麼男弟子住宿之地處出現了這樣的景象?!」

「火焰衝天,雖然我感知不到那火芒的氣息,但這般景象,怕是臻直了人魂境了吧…?」

這一刻就是許多住宿地外的弟子都察覺到了,紛紛側目看了過來,無不露出驚異之色。至於更近一些的弟子則直接向著火芒下方沖了過去,想要一睹為快,看看究竟是何人造成了這般大的動靜!

可奈何,當他們衝到角落的院子時卻發現這偏僻的院子大門緊閉,什麼都看不到。而這裡有大陣守護,他們自然無法強闖進去。

「速速查明,這裡是何人的院子!」立刻有一些副盟主人物下令,動員起手底下的人來。

而群眾的力量是強大的,更何況這一個個都是從一堆堆同齡人中脫穎而出的年輕弟子。於是很快就知道了這裡是葉玄所在的院落,而且甚至連金裂與陸友七不久前出現在這裡的事都被挖掘了出來。

「啊!難道說是葉玄與金裂在其中交戰?!」

「這衝天的火芒,這…這分明是金裂烈焰大道的氣息與異象啊!」

「這樣的氣息,比起葉玄當初與白井穹交戰還要宏大激烈啊!」

有人這般開口議論道,很明顯,他們都是知道一些內幕的人。

而在他們的視線中,那三道火芒齊齊相撞,最終猶如爆炸了一般粉碎開來,緊接著化為一道道流光般的火焰猶如流星般拖出一道火焰尾巴,狠狠朝著下方激射而去。

「啊!看不到了,被院落擋住了…!」

這時院落外的弟子紛紛唉聲嘆氣,一個個都伸長脖子,可惜什麼都看不到,徹底被擋住了。

院落中,葉玄雙眸微微凝住,看著那漫天衝擊來的火焰流星面色為之一動。這樣的攻擊的確很強了,就連他都感到了威脅之感。此時葉玄突然覺得有些好笑,當初自己一句好心之語讓金裂不至於頹廢,但沒想到轉眼他就能強這麼多。

不過葉玄也只是一時的念頭而已,他絕不會後悔。

「死鳴寂!」

葉玄雙手匯聚向中心,乳白而凌厲的源力洶湧奔騰起來,剎那間就衝上了葉玄的頭頂,隱隱約約之間竟是凝聚成一道淡漠的幽魂鬼影。

然而這樣還不夠,葉玄眼皮一沉,那掌勢已經強行被一隻手穩住,而另一隻手葉玄則再次揮動,虛虛實實之間一隻手彷彿變成了數只,竟是突兀出現了大量的虛影!

「虛幻二重掌!」

兩道凡階上品源技同時被葉玄施展出來,這兩道源技葉玄感悟都頗深,尤其是死鳴寂,那原本的烏光竟是轉換成了幽魂鬼影,威力自然是強大了很多。

但也不能小看虛幻二重掌,這同樣被葉玄鑽研到了一定地步,此時不單是虛虛實實的掌印,更是萬千虛影都是浮現,威力與迷幻效果同時激增!

[專題]暑期福利再升級,海量作品免費暢讀!《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846章南方究竟發生了何事 左手死鳴寂,右手虛幻二重掌!

這般雙重源技之下,一股龐大的威壓立刻洶湧衝擊向了金裂,然而此時的金裂已然是接近瘋狂了,哪裡還會顧及這般的威壓氣勢,而是傾盡全力催動著那漫天火雨,熊熊落下!

「嗡!」

萬千虛幻的掌印衝天而起,在脫離葉玄沖向那漫天火雨時不斷變大,在與火雨接觸的剎那每一道虛幻之掌都是有著小山般大小,精純的源力在其中涌動!

而且這時候葉玄同時催動了周身道紋,一道又一道的金光閃耀無比,從葉玄的體內脫離出來旋即沖入了那虛幻掌印中。

「轟!」

火雨衝擊在重重掌印之上,剎那間極為耀眼的火光閃耀,隆隆爆炸轟鳴聲霎時響起,緊接著呼吸之間那最外圍的數道掌印就被火光粉碎,被轟散開去!

「哈哈!給我破!」

看到這一幕的金裂頓時大笑,旋即又是一咬牙,那火雨再度爆發出光芒來,火紅之色猶如鮮血,噴薄湧出,彷彿鮮血濺射!

這一幕,倒真是有焚九天之意!

「啊,不行!這火雨氣息我快要擋不住了!」一旁的羅雲與樓成突然齊齊咬牙道,只見他們此時額頭都掛滿了豆大的汗滴,而他們的體表外圍則有著一圈潔白光芒,正在抵擋著這戰鬥的餘波。

然而那源力光圈卻在不斷黯淡下去,這般若是持續下去,恐怕根本持續不了多久!

這時候那同樣竭力抵擋的楚雄突然一咬牙,旋即一塊古樸的銹跡斑駁的小塔就被他祭出,小塔一出一圈銹綠光圈立刻蔓延開來,柔和地將其他三人都籠罩了進去,而那戰鬥餘波則被抵擋。

「諸位,快助我維持這銹塔!」楚雄突然大吼道,只見他此時額頭滿是青筋,身體都有些發虛。顯然這小塔的祭出極為消耗源力,他一個人根本支持不住。

「好!」樓成等人迅速就催動源力,幫助楚雄維持小塔,而四人均分之下小塔終於穩固,連續不斷地發出柔和光芒籠罩四人。

「楚雄兄,你這是…?」

得空的樓成與羅雲把驚奇的目光看向了楚雄,同時也在盯著前方的那銹跡斑斑的銹塔看,這銹塔雖然樸素…甚至是難看,但絕對不凡,否則也不可能阻擋住這般的戰鬥餘波。

「哼,不過是一件半成靈兵而已,而且你根本還無法動用,真是可惜了…」這時候另一邊那陸友七的冷笑聲突然傳了過來,四人看去,那陸友七體表有著一層冰霜顏色,抵擋著戰鬥餘波,顯然這是他的一種大道師手段。

「半成靈兵?」樓成等人雖不搭理那陸友七,但對那半成靈兵卻起了興趣。而且他們自然也是知道半成靈兵意味著什麼。

普通的凡階兵器分為三等,分別是上品中品與下品。這些凡兵都是由普通的人間材料打造而成,只不過添加了一些靈料與法門,因而適合修者使用,能夠增強修者的戰鬥力。

但這增加的並不多,因而雖然凡階兵器很多,但使用的修者卻很少。而凡階兵器之上那便是靈階兵器了,也分為上中下三等,雖然凡兵與靈兵看似差距不大,但靈兵可是完全由靈料打造,銘刻眾多法門於其中,是眾多修者都夢寐以求的神兵利器!

靈兵,就是一般的古城勢力都沒有,連青雲宗中也很少,這足以看出它的珍貴了。

而半成靈兵,雖然只是半成,但也很強大了,這也就難怪羅雲等一個個露出驚異之色。因為這等寶物,就是他們都沒有啊!

「呵!這的確是一件半成靈兵,是我父親賜給我的。」楚雄老實說道,不過他並沒有去看那陸友七的臉色如何,因為根本沒必要。

「哼,一件半成靈兵罷了!」這時候那陸友七卻再度冷笑一聲,相比於樓成等人的羨慕之色,實在是太凸顯了。

「看不起半成靈兵,那你有嗎?!」脾氣火爆的樓成頓時眉頭一皺,神色不善地看向那陸友七,反問一句。

聞言陸友七頓時冷冷一笑,然而還沒有回答,天際便是有著連綿不斷的爆炸聲洶湧響起!

「轟…轟…轟!」

爆炸聲猶如一串鞭炮爆炸,聲聲轟鳴震耳,眼見那金裂的上空,洶湧的火雨開啟了最後的衝擊,萬千火芒匯聚於一線,盡數沖了下去!

「轟!」

最後的一道虛幻之掌也被轟碎,而那火雨則去勢不減,迅速對著葉玄衝擊而去。

「哈哈!金師兄要贏了!我要說這葉玄上一次擊敗師兄純屬僥倖,果然如此!」陸友七已經迫不及待地大笑了,相反的楚雄等人則是一臉擔憂,因為在他們眼中葉玄的攻勢已經完全被轟開了!

可就在此時,峰迴路轉!

葉玄視線陡然凌厲,緊接著一道幽魂鬼影突然從他後方衝起,直奔那火雨而去!幽魂鬼影這一擊蓄勢待發,甚至死鳴寂使出之時就連那金裂都沒察覺,因而這一擊突兀得就連金裂都是一愣。

然而緊接著他就笑了,火雨凝成的火柱毫不停息,狠狠衝擊過去,再一次與那幽魂鬼影悍然相觸!

「螳臂當…」此時金裂連嘲諷之語都來不及說完,緊接著就是猛然變色。因為他發現,他之前勢如破竹般的火柱居然瞬息被那幽魂鬼影撕開,而且損毀程度不斷擴大,徑直向他逼了過來。

「怎麼可能!」這一句驚駭中帶著濃濃不敢置信意味的言語同時從金裂與那一旁觀戰的陸友七嘴中蹦了出來,尤其是陸友七,先前還對葉玄不屑一顧,但現在場面瞬間顛覆,就像是在他臉上重重扇了個大耳刮子!

「嘿嘿…果然是不堪一擊啊!」這時候樓成與羅雲笑得無比暢快了,立刻給那陸友七臉色看,言語之中夾雜著濃濃的嘲諷意味。

「陸友七師兄還真是料事如神啊!」

「………」

「少得意!既然這葉玄如此胡攪蠻纏,那我金師兄自然該動用那手段了!」臉色難看得猶如黃屎的陸友七立刻大吼道,他內心確信無比,就算是這葉玄實力當真恐怖,但只要金師兄祭出那件東西,那葉玄就必敗無疑!

而金裂也果然沒讓他失望,就在他吼聲落下的剎那,金裂的四周便是有著金屬銀光騰空而起,衝擊之下葉玄的幽魂鬼影雖然竭力抵擋,但終是都崩碎開去,化為了源力光點…

[專題]暑期福利再升級,海量作品免費暢讀!《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847章封家辦了葬禮沒有 金裂的身側有著成片的金屬銀光騰起,這種銀光並不驚人,甚至可以說很普通,但這銀光的威力卻是驚人,葉玄死鳴寂那幽魂鬼影被迅速磨滅,旋即更是有著一道銀光凝成一道劍影斬向葉玄!

「危險!」

葉玄立刻有了這個本能反應,那道銀光很普通,就和普通的銀劍斬落下一般。但葉玄本能地迅速躲開,而在他離開后他先前所處之地立刻被斬中,轟隆隆!

肉眼明顯可見,先前那絲毫未曾有波動的守護大陣微微顫動了一下!

這一幕看得葉玄楚雄他們是渾身汗毛倒豎,這太恐怖了,要知道這裡的守護大陣就是神魂境中的人魂境圓滿強者都不能破壞,但先前卻顫動了?

葉玄知道,那攻擊若是擊中他,那麼就是他這極強的肉身也得重傷!

「那…是什麼?好恐怖!」寰宇驚呼道,他們先前就知道金裂暗藏有手段,但也沒料到會有這麼恐怖。這都不是能夠壓制葉玄而已了,甚至都能威脅他的性命了!

「那種波動…似乎是…」楚雄若有所思,眉頭緊鎖的雙眼緊緊盯著自己祭出的銹塔,好像知道了什麼。

「嘿嘿…你也看出了嗎?哼!我金師兄祭出的可是正宗的靈兵,可不是你那半成偽靈兵可以相比的!」這個時候陸友七又得意洋洋了,彷彿此時那場中意氣風發的不是金裂,而是他一般。

而正宗靈兵四個大字一出立刻讓寰宇樓成與羅雲齊齊倒吸了一口冷氣,先前那楚雄祭出的半成靈兵就讓他們羨慕不已了,如今這金裂居然有真正的靈兵?!

眾人視線看去,只見場中那意氣風發,不可一世的金裂手中正有著一把閃耀金屬銀光的短劍,這短劍看起來很普通,甚至比一些凡階兵器模樣都要差了不少。但此時楚雄他們沒一個敢小看它,因為這可是真正的靈兵!

真正的靈兵,楚雄他們不是沒有見過,但也就幾次而已,在他們那些古城中都是被當做至寶的,否則也就不會是一件半成靈兵就讓他們艷羨了。

而如今,真正的靈兵出現,誰與爭鋒?

「呵呵…葉玄,靈兵的滋味如何?你可敢用你那強大的肉身與其正面一搏?」金裂笑道,先前他還很狼狽,但如今靈兵一出,他已經掌握了局面,故此又談笑風生,鎮定自若。

「不過是仰仗外物而已,再者你不用激將我,等我有了把握,自然敢用肉身與其一搏!」葉玄淡然語道,並沒有因為對方顯露出靈兵而駭然,這讓那陸友七不由得有些惱怒,在他看來他金師兄祭出靈兵,這葉玄就該立刻嚇得磕頭求饒了啊!

「哼!葉玄,你就也只會逞口舌之力,我金師兄擁有靈兵自然是他的本事,如果你有你也可以用啊!如果不敢一戰就趁早認輸,省得丟人現眼!」陸友七冷笑連連,他覺得葉玄已經輸定了,不過這一副處變不驚的模樣就是讓他看不順眼,想要狠狠打壓一下!

但對葉玄陸友七已經不敢挑戰了,之前葉玄那般顯露出的戰鬥力已經讓他驚懼了,如果是換成他自己,恐怕早就慘敗在葉玄手中了。

「呵。小人之言,若是如你所言,那還要弟子天賦實力幹嘛?直接仰仗師門不就好了!」葉玄毫不留情地反駁道,這陸友七他也算是看透了,就只是一個小人爾。

「若是你持靈兵,我頃刻間敗你!」

「大言不慚!若是我持這靈兵,立刻就能鎮殺你!陸友七不甘示弱,瘋狂叫囂。

對面葉玄眸子微微一眯,道,「你不行,我看的出這件靈兵並非是你或金裂所有,雖然你們與這靈兵親近,但也要有一定的實力才能降服,你不行!」

「你…!!!」這時候陸友七憋紅了臉,但愣是找不出反駁的話來了。因為的確如此,這短劍靈兵乃是他們盟主所有,雖然與他們親近,但也就只有金裂可以動用一二而已。

靈兵有靈性,會挑選使用者,這陸友七嘗試過很多次,但根本沒法動用!

這時候場中金裂眉頭微皺,他實在想不出,此時的葉玄為何還有這般的膽氣,這種局面可已經是窮途末路了啊!難不成他忘了自己的賭注是性命不成?

「好了葉玄,繼續我們的戰鬥,這靈兵既然我可以掌握那我就不會放棄,如果你不敵,那麼便是你敗了!」

「你敗了,我不需要你的性命,我要你做我的奴僕隨從,跟從我十年!」

此話一出楚雄陸友七等人皆是錯愕,他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這金裂怎麼改變主意了,要收葉玄為僕從?

不過葉玄卻是知道,這金裂多半是看重了他的天賦,畢竟自己顯露出的太驚人了,若是沒有這靈兵,這金裂此時多半已經敗在他手中了!

不過被收為奴僕,這根本不可能!而且不過是一靈兵而已,想要讓他葉玄認輸,不可能!

「說完了嗎?想要收我為僕從?那我只想說,你還不配!」葉玄笑道,他知道金裂就是這種驕傲的人,必須要打壓下去,否則就無法無天了!

金裂聞言后臉色頓時一寒,不由分說,手中那靈兵短劍被他洶湧灌輸源力,緊接著便又是一道銀光劍影劈落下去,斬向葉玄!

這一次危險感又襲向葉玄,不過葉玄卻不準備躲閃了,他想試一試這靈兵究竟強大到了什麼地步,葉玄自認為自己的戰鬥力恐怕都有一般的人魂境前期程度了,還會不堪一擊?

「轟…!」

劍影狠狠斬落,剎那間葉玄就感覺周身大震,那虛幻二重掌第一時間崩碎開來,即便有好幾層也被撕開了!而後那劍影又轟在他的護體源力光圈上,又是直接撕開,衝撞在他的體表!

「嘭!」

葉玄被轟飛,同時感到被劍影斬中的地方劇痛無比,雖然沒有被撕開傷口,但體內震蕩不已,彷彿有大刀在刮擦,劇痛不已!

「靈兵居然這麼強!」葉玄內心震驚了,強行壓制體內的震蕩,露出驚色。原本他幾乎是壓制金裂了,但此時一把靈兵瞬間改變了局面,金裂幾乎是反壓他了。

但葉玄不知道,更驚訝的還是金裂與那陸友七,本來他們覺得這葉玄正面抗衡可能不是重傷也會受傷不輕,可沒想到這麼容易就抗住了?

[專題]暑期福利再升級,海量作品免費暢讀!《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848章笑起來真好看 「這怎麼可能!金師兄持著盟主的靈兵,即便是真正的人魂境前期強者都可傷,這葉玄怎麼能安然無恙!!」一旁那陸友七眸光閃爍不定,若不是這一幕確確實實地發生在他面前,那是打死他都不會讓他相信的。

可另一旁的楚雄等人依舊是憂心忡忡,因為葉玄雖然安然無恙,但這差距也太大了啊!這樣下去,獲勝的可能微乎其微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