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兄說的是,不過現在已是三更天,其餘的客棧早已關門,無奈之下只能選擇到這家青樓投宿!」霂寒淡淡的道,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嗯,這也是…!」蕭元點了點頭,想來兩人應該也想去住店的,多半沒有店家願意讓他們住,所以這才沒了辦法,來到了燈火通明的青樓。

倒是一旁的素姬,心中已經掀起了一絲波動,因為她發現霂寒自坐下酒桌后,都未曾正眼望過她一下!他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一旁的女子身上,哪怕這個女子現在醜陋無比。

所以,這讓素姬對自己的美麗產生了一絲懷疑。

「你們初來鳳凰城,準備去哪裡呢?又準備做些什麼呢?」蕭元一邊品嘗美酒,一邊問道。說實話,對於霂寒和北宮月的來歷,他一直極為好奇。

「我們來此也是為了找葯的!」霂寒語氣淡然,沒有絲毫的隱藏。

「嗯?是找何葯?」蕭元一愣,隨後才明白過來為何北宮月的臉還沒好,原來是還差葯。

既然差葯,為何不到深山老林中去尋找?反而來鳳凰城,難不成那些奇珍異草能夠長在這裡?

鳳凰城的藥鋪雖多,但真正的寶葯,還是得親自去深山老林中去尋找,比如太古蠻林,落雁山脈。

「我需要的是龍血…!」霂寒也不避諱,直接開口道。

只是這話一出,蕭元倒覺得沒什麼,只覺得鳳凰城這種人類居住的城池,哪裡能找到真正的龍血。

但是一旁的素姬面色卻陡然一變。

「難不成你們是沖著聖上炎九陽來的?他手中就藏有真正的龍之血!」素姬有點凝重的道。

傳聞,炎九陽曾經親眼見過龍和鳳凰大戰,並且是那場大戰中倖存下來的人,就是因為看到龍鳳爭鬥,感悟出了修鍊真理,從此才走上的修鍊之路,而這也是炎九陽一直以來極為喜歡鳳凰這種神獸的原因。

聽說當時那場兩隻頂級神獸大戰,堪稱毀天滅地,他們隨意間激發出的能量都能將一座山脈化為虛無。

最後鳳凰雖然稍稍不敵,但卻有神通,鳳凰涅槃,浴火重生!最後硬是靠著持久的戰力將天龍擊傷,而那隻鳳凰也本命精元受創。

兩神獸紛紛重傷,最後皆是沒有再戰之力,相約萬年之後再戰!

而這場戰鬥從此成了神話,相傳千年之久。

炎九陽本是一個資質平庸得不能再平庸的人,但是有著大氣運,居然在那場大戰中僥倖活了下來,沒被餘波波及。

就是因為如此,神獸之間的戰鬥給了他無數的啟發,讓他的心靈產生了蛻變,這才有了修鍊的資質。

他手中的龍血就是當時神龍受傷灑落在大地上的血液,被他搜集了起來。

但這一切都是傳說,不可信,而炎九陽的手中到底有沒有龍血,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不過蕭元倒是很願意相信炎九陽手中有著龍血,因為龍血屬於至剛至陽之物,對於魂魄這種陰物有著極大的剋制,每當蕭元以念力探查皇宮時,發現不能輕易靠近皇宮。

其中好像有著一種極強的力量,在對抗著靈魂,現在想來,應該就是龍血… ?不管是神龍還說龍血,都是傳說之物,根本不易找到,想要從炎九陽的手中得到,更加難上加難。

「我不需要多少,只需一滴龍血即可!」然而,對於素姬的吃驚和凝重,霂寒卻是毫不在意的說道。

「霂寒兄,切不可貿然打聖上的主意,皇宮防範森嚴,像龍血這種寶物更是嚴加看管,並且聖上實力強勁,不可抗衡啊!」蕭元雖不知炎九陽是否有龍血,但卻知道龍血有多麼珍貴,聽霂寒的語氣是要打炎九陽的主意,當下勸誡道。

「呵呵,蕭兄說笑了,我兩哪裡有本事強行從武神的手中搶東西,別說搶,就算偷也不可能!」霂寒淡淡道:「不過想來以我的實力,多少還是能當個一官半職,立下功勞后再求聖上賜血!」

「現在朝廷正在招兵,意思是說你倆是來從軍,混個一官半職的?」蕭元明白了霂寒的意思。

「不錯!」霂寒點頭。

「你有些異想天開了,先不說你能不能立功,就算立了功聖上恐怕也不會賞賜龍血給你!」蕭元淡淡的道,他相信炎九陽是斷然不會拿龍血這種寶物來賞賜的,這種東西可遇不可求,並且自己已經連續立下幾番大功勞,也並未得到龍血這種賞賜。

雖然他不稀罕龍血,因為他身邊有著不輸神龍的神獸,小不點,她的本名精元可是能夠與龍血相比擬,但是這也能看出炎九陽是不會拿龍血來做賞賜。

龍,傳說中的神獸,已有千百年沒現身,就算是武神、武聖也見不到,更別說龍血了。

「不試試如何曉得?」霂寒的臉上依舊是一臉堅定。

見霂寒如此模樣,蕭元知道多說已無益,索性懶得再勸,不管怎樣這都是別人選擇的路,他沒有權利阻止。

四人吃完后,已經接近四更天,蕭元卻是直接帶著霂寒兩人回到自己的府中,既然想要入朝從軍,那麼明日引薦給炎汐公主,看她怎麼安排就行了。

本來平西軍也在擴軍,自然也需要人,但是蕭元打心底尊敬霂寒,所以並未想要讓其做自己的下屬。

而對於蕭元的幫助,霂寒雖然嘴上沒說什麼,但是其眼神中卻透露著真誠的感激。

倒是素姬,在蕭元等人離開春香閣后,她也離開了春香閣,至於去了哪裡,沒人知道。

霂寒的出現也讓蕭元暫停了對春香閣的收攏,經過一晚的打探,他隱隱猜測到,這春香閣不是他想象的那麼簡單,很有可能在背後操控的就是南天宮,而那所謂的神殿黑幫組織,也不過是南天宮的化名而已,只為掩藏真實的身份。

怪不得南天宮的情報如此強大準確,恐怕整個天地間都全是他們的青樓妓院。

而蕭元的計劃也因為如此而暫停,至少在完全摸清楚春香閣真正的後台前蕭元不會再輕舉妄動。

不過現在他有了血狼幫和殺幫兩個幫派的加入,蕭元的整個情報網路又再度強大了起來。

翌日,霂寒就在蕭元的引薦下,來到了皇宮之中炎汐的府邸上,而對於蕭元引薦的人,炎汐自然很是信任並加以重用。

反而是樓小月,在見到霂寒的時候眼中就有著一絲凝重閃過。

她的職責就是奉族中之命,前來輔助蕭元,也要保證蕭元的安危,所以任何出現在蕭元身邊的人,她都會密切關注的。

如今大炎王朝內亂,皇帝遇刺身亡,炎九陽表面上雖然沒表現出什麼野心,但蕭元從樓小月打探來的消息得知,炎九陽也在暗中安排他的幾個兒子招兵買馬,就連炎汐也得到組建一隻十萬人大軍的權利。

這在對外爭奪土地的情況下,暗中也給炎汐增強勢力。

而這一切蕭元並未太過關心,炎汐能夠得到十萬人的軍隊,自然是好事,並且他知道,只要時機一旦成熟,炎九陽就會揮軍進攻大炎王朝。

那個時候,才是真正建功立業的時候。

不過蕭元也知道,只要和大炎王朝開戰,那麼鳳炎國的選擇就只有兩條路了,要麼就是佔領新的土地,建立新的王朝,要麼就是舉國皆白,人人成為亡國奴。

在這件事情上就能看出炎九陽的壯志雄心,明明知道失敗后的後果,但也義無反顧的去做,這就是做大事的人。

因為他一直認為,只有他自己才能造福天下蒼生,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他要將世人從這天地中解救出來,做那個從未有帝王做到過的宏偉大業。

各國現已經起兵,唯有鳳炎國按兵不動,不過趙驥卻又被派了出去,因為東南邊境,玉疆國趁進攻大炎王朝的時,在鳳炎國的邊境作亂,需要趙驥去鎮壓。

為此,炎九陽直接暗中下令,讓趙驥將這玉疆國直接滅掉!

而蕭元聽到這樣的消息后,嘴角卻是掀起了一抹弧度,姜果然還是老的辣,炎九陽這個命令實屬兩面逢源,現在鳳炎國按兵不動,玉疆作亂,他若是將玉疆滅掉,那麼大炎王朝取得勝利后,自然不會怪罪鳳炎國,反而會嘉獎一番。

若是大炎王朝不敵眾國,王朝覆滅,那鳳炎國也說得過去,不會成為眾國的敵人,畢竟是玉疆國生事在先。

並且趙驥前去覆滅玉疆,也是在為鳳炎國謀一條生路,鳳炎國也想在大炎王王朝的動蕩中分一羹,若是眾國久攻不下大炎王朝,鳳炎國肯定是要舉兵加入進攻大炎的隊列的,最後若是失敗,那麼可以退兵到玉疆國內。

因為玉疆國有著落雁山脈作為天然的屏障,完全可以抵擋大炎王朝的怒火。

不過這些和蕭元都沒有太大的關係,從黑谷回來已經半月之久,霂寒在炎汐的安排下進入了軍隊,但卻並未擔任什麼官職。

但是蕭元卻絲毫不擔心,因為他知道,以霂寒的實力想在軍隊里混個官職是很容易的。

而平西軍徵兵之事,完全交給了樓小月去打理,至於洛開傲九盤荒等人,卻是拚命的在修鍊著。

至於蕭元,在這些日子裡卻是無所事事,唯一能做的就是修鍊!

又是一個早晨,當天邊剛剛泛起魚肚白,蕭元便悄悄的帶著一大幫心腹趕往了皇城外的柳月亭。

他從血狼那裡得到消息,林空今日奉林烈之命,去柳月亭見一個極為重要的大人物,而蕭元自然不會放過這麼好殺林空的機會。

殺不掉林烈,那就先殺掉他的兒子,讓他也常常失去親人的滋味。

烈陽高照,直到晌午十分,一隊有著百來人,至少都是由武師組成的護衛隊出現在蕭元等人的眼中,而望著這隊人馬時,蕭元的眼中浮現出濃烈的殺意。 ?此次,蕭元是準備在半路截殺林空的,所以並未帶太多的人。

只有月嵐、邪墜天,敖九、洛開,蕭林,和那一直藏在暗處的秦遙,其餘的人都留在了府中,要麼管理事務,要麼拚命修鍊。

本來想帶著龍翎兒一起來的,但是昨日龍翎兒騎著金蟬子出去了,不知去了哪兒,現在還沒回來!不過蕭元卻一點也不擔心兩人的安危,一個乃是逆天的高手,武霸巔峰的秦遙都不是對手,一個是准神獸!這樣的組合就算碰到武神都不怕。

不過蕭元相信,即使沒有龍翎兒,以他們現在的陣容想殺林空依舊很容易。

兩名武霸強者,邪墜天和秦遙,蕭元本人也能夠正面抗衡武霸,甚至還有月嵐這樣一箭能夠射殺武宗的箭手!

這樣的陣容,別說林空,就算是林烈親自前來一樣得留在這裡。

看著越來越近的馬車隊伍,蕭元眼中的殺意也是越來越濃。

就在這時,被蕭元派出去查詢周圍情況的洛開回來了。

這段時間他一直在修鍊蕭元給他的功法』神行千里『,修鍊此功法,可以讓身體輕如燕,奔跑之下,猶如低空飛掠,而今就被蕭元派出,探查林空來的路上還有沒有後方援兵。

雖然從血狼那裡得到了林空出城的消息,但為了以防萬一,蕭元不得不小心些,若是血狼傳遞一個假情況給他,那麼這很有可能就是林烈老賊為了對付他而設下的圈套。

「將軍,末將已經查明,周圍五里地沒有任何可疑之人,也沒有任何的埋伏!」洛開將自己查明的情況如實的彙報給了蕭元。

「對方只有一百來人,邪先生,沒有問題吧?」聞言,蕭元點了點頭,然後對著一旁的邪墜天道。

邪墜天白了蕭元一眼,沒有說話,這些人對於他來說自然是沒問題,就算再來一百也不夠他殺的,只不過他心中倒是很不爽,這段時間蕭元讓他殺的都是一些小腳色,讓他這個武霸很跌身份。

對於邪墜天不滿的臉色,蕭元自然知道他在想什麼,當下只是淡淡一笑,眼中精光閃動,射出一道光芒,湧進了邪墜天的腦袋中。

「邪先生,你跟隨我也有大半月了,我是什麼人你也應該很清楚了,現在我已經將你的禁魂咒解開了,以後你願意留下就留下,願意去哪裡我也絕不攔你!」蕭元淡淡道。

「你就這麼信得過我?」邪墜天愣了楞,立馬有些激動的問道,當那抹光芒閃入他腦海中時,讓他有著說不出的舒暢,那抹被蕭元禁錮的靈魂完全得到了釋放。

「你雖然有點心狠手辣,但我也看得出你是重情重義之輩,想來你走到今天這一步也是被人陷害迫不得已,我蕭元雖不是什麼英雄豪傑,但也是明事理之人!」蕭元淡淡一笑。

「呵呵…,你小子倒有些意思,你說得不錯,反正我也沒有去處,日後也就待在你身邊吧!」邪墜天點了點頭,雖然這段時間他一直受到禁魂咒的壓迫,不敢把蕭元怎樣,但是這段時間蕭元對他也不薄,好酒好肉好女人,甚至就連從秦遙那裡得到的功法武技也找了一本適合的給他。

「好,動手,不留一個活口!」 廢材狂妃之腹黑四小姐 對於邪墜天的回答,蕭元早已猜到,他看人從來是看心,他已經摸清楚邪墜天是一個怎樣的人,所以找到了對應的辦法。

像邪墜天這種強者,想要一直靠著禁魂咒來鎮壓肯定是不行的,若是真的逼急了,是可以魚死網破的,但是現在就不同,蕭元已經真正的收買了他的心。

因為蕭元在復仇之路上真正需要的是輔助,不是一味的服從。

「呵…有秦遙這傢伙在,又有什麼人能夠活著逃走呢?」邪墜天冷冷說著,身形一閃,率先朝下方飛掠去。

此刻他的想法已經徹底改變,他之所以選擇繼續留在蕭元身邊,是因為這讓他很逍遙自在,並且他相信,就算他自己遇到什麼困難,蕭元也會鼎力相助的,畢竟不管是蕭元還是他,都是需要夥伴的。

蕭元也是緊緊的跟在邪墜天的身旁,身軀中的靈力運轉到極致,想要一擊斬殺掉林空。

敖九、洛開也不再停留,對望了一眼後身形也朝下方閃掠去。

只有月嵐停留在上方,手持伏日,全神貫注的盯著下方,她只為應對突髮狀況,一般情況下,她不會暴露自己的身形。

至於蕭林也留在了上方,他是在苦苦哀求蕭元后才得以跟來的,他實力低微,跟來幫不了忙,反而會拖累蕭元等人,但是他早就將蕭元當成了自己的親大哥,很想看著林空被斬殺,很想和蕭元一起為蕭家報仇。

蕭元一行人沒有任何的隱藏,就這麼沖向了那百來人的車隊。

他們的身法極快,每個人都感覺像在飛掠一般。

本來蕭元在他們當中除了蕭林和月嵐以外境界算是最低的,但他硬是憑藉著肉身的強大力量狂奔起來,每一步踏下都會震得大地顫抖,那奔跑的速度竟然絲毫不輸邪墜天飛行的速度。

數個呼吸間,蕭元等人就已經來到了車隊之前,而這個時候,那些護衛依然沒有反應過來。

面對這些人,邪墜天只是冷冷一笑,手中握著蕭元贈送的長劍,揮出道道劍氣,頃刻之間便斬殺掉了四五十人。

洛開也來到了護衛隊前,他雖然沒有邪墜天那麼強大的實力,但是修鍊過神行千里后的快速身法硬是讓人捕捉不到他的身影,而他也像一個死神一般,在人群中收割著性命。

那些護衛只見到一道道穿梭的影子,然後就覺得脖子一涼,看到從自己脖子處噴出的血柱,最後身體不聽使喚的倒下去。

傲九也不差,拿著斬月左右揮動,每次都會劈出巨大的半月刀光,將人劈成兩半。

蕭元的身形卻是直逼馬車,他對林烈父子充滿了仇恨,勢要斬殺林空,根本不管四周的護衛,而對於那些前來阻擋的護衛皆是轟出了強橫的拳頭。

「鐺鐺」,蕭元的拳頭甚至是直接轟在對方劈來的刀口上,頓時就聽見猶如鋼鐵的碰撞聲,大刀斷成兩截,而後拳頭繼續朝前轟出,狠狠的砸在了護衛的臉龐上。

「咔嚓」骨頭碎裂的聲音隨之響起,只見那護衛的臉龐立馬凹陷了下去,他的身體也是猶如一顆炮彈倒飛了出去。

幾個呼吸的時間,一百人的護衛隊被完全的斬殺殆盡,但是正想對馬車進攻的蕭元卻停了下來,因為這時,馬車中正好有人緩緩走了出來。

正是林空,只見他身著白衣,面容淡定,絲毫不為蕭元斬殺了他百來個護衛而動容,哪怕是知道邪墜天還是一個武霸,那眼神依舊是淡定從容。

和林空一起走出馬車的還有一人,乃是一個中年男子,身形矯健,皮膚黝黑,強大的氣息隨著他的呼吸而散發。 ?這個中年男子身上感受不到一點波動,但是那呼吸之間卻是有著強大的氣息散發,給蕭元一股壓迫感。

「呵呵,小師弟,沒想到才不到兩月不見,你就給師兄這麼大的驚喜….居然連武霸級別的強者都甘願為你賣命!」看著一地的護衛屍體,和滿身是血的蕭元,林空的臉上沒有半分緊張之色,反而極為淡定從容。

見林空如此淡定的神色,和他身邊的那位中年男子,蕭元的心中升起一抹不好的預感,而後緩緩的望向了一旁的邪墜天。

「武霸…!」對於蕭元投來的目光,邪墜天自然知道是何意,眼中也充滿了凝重之色。

「師弟,忘了給你介紹,這是我父親的得力助手,林震,你所殺掉的影子就是他最得意的弟子!」雖然邪墜天道出了他身旁男子的實力,但是林空依舊是淡淡一笑,望向蕭元的眼神充滿了不屑。

蕭元心中也極為凝重,林震,林烈那老賊身旁何時又多了這樣一個強者?上次在半路上截殺自己就已經拍出了兩名武霸,現在又來一名武霸,看來林烈老賊隱藏了不少實力。

並且林烈雖然已經達到了武霸,但也不可能駕馭這麼多的武霸強者啊,這些武霸強者都是能和他分庭抗禮的存在,為何要為他賣命?

而在蕭元凝重思慮時,馬車中又走出一人,是一個五十齣頭的美婦,身形凹凸有致,駐顏有術,鬢角有著絲絲白髮,但這絲毫不影響她驚人的氣質,顯然,她絕對不止五十多歲,很有可能是一個上百歲的老怪物。

不過當邪墜天見到這個女人時,面色陡然驚變。

「蘇老嫗,原來是你這賤人!」邪墜天的口中傳出驚呼聲。

「蘇老嫗?」蕭元一愣,並不知道這蘇老嫗是誰。

「蘇老嫗?天靈宗宗主之下第一人,人稱魔美人的蘇媚娘?」可是當傲九和洛開聽見這個名字的時候卻是臉色大變。

蘇媚娘,是天靈宗宗主之下的第一人,實力強勁,一身陰柔之功出神入化,早在三十年前便進入了武霸境,實力深不可測,可以說已經是半隻腳踏入武神的存在!

而這不是最令人驚訝的,之所人傲九和洛開會這麼驚訝,是因為蘇媚娘居然會出現在這裡。

當初炎九陽下令剷除三大勢力,絕情門和天靈宗更是炎九陽親自出手滅殺的,所有人全部被斬殺,兩個宗門可以說血流成河,沒有一人倖免,然而這蘇媚娘,天靈宗的第一長老,此刻卻活生生的站在這裡,並且還和林空走到了一起。

聽見兩人的驚呼,蕭元的臉色當下大變,這樣一個半隻腳踏入武神的強者,其實力和秦遙差不多,原本以為林空出行就算是真正的圈套,那麼他身邊所帶的也不過是一兩個武霸,現如今看來,蕭元的猜測沒有錯。

唯一出乎蕭元意料的就是這個所謂的蘇媚娘,居然是一個半步武神,若是再加上另外一個武霸,這該如何對付?怎麼看都像對方來截殺自己一般。

難不成真如自己所猜側的,這就是一個陰謀和圈套!一想到這裡,蕭元渾身散發出一股驚人的殺意,那可惡的血狼,居然給出假情報,出賣自己。

「哦?你認識本尊?」蘇媚娘至少也有一百二十多歲了,本來在進入武霸前,也是已經人老枯黃,猶如隨時會死去的殘燭老人,但是最後在壽命的盡頭,得到了一個奇遇,突破到了武霸境,整個人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但恢復了美貌,還一舉成為了天靈宗的第一大長老。

她在聽見邪墜天叫出她在晉陞武霸前的外號時,眼中閃過陣陣驚訝之色,蘇老嫗這個名字,已經有幾十年沒人敢這麼叫她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