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天機,你敢殺我們?!我們靈天宗的強者來此,必定要鎮殺你於九幽!」

五個弟子,目光都是露出一絲絕望,他們看著緩步走過來的血袍男子,頓時厲聲喝道。

踏踏!

血天機搖了搖頭,嘴角噙著一絲嘲諷,像是在看螻蟻一般看著五人,冷笑道:「無盡荒原,充滿殺戮血腥,你們幾個廢物,還以為這是你們那靈天宗么?哼!你們這些所謂的正統仙道大教,哪裡比得上我們魔道邪宗,簡直都是一群溫室中的花朵!真是愚不可及!」

「哦?是嗎?」

而就在血天機眸光一冷,要直接斬殺面前躺在地上五人的時候,一道淡漠的聲音卻是從其背後傳來。

「誰?!」

血天機神色一驚,忙向後望去,但卻只見到一個青衫年輕男子緩緩從一邊走了出來。

「又來了一個靈天宗的弟子?」

血天機眸光一閃,露出一絲嗜血的神色,冷笑道:「又來了一個花朵?」

「是不是花朵,不是你能夠妄言的!」

葉宇眸光一冷,渾身一絲黑氣彌散而出。

那不是魔氣,而是魔獄煉神體的獨屬戰氣!

「轟!」

一腳踏下,葉宇直接朝著血袍男子飛射而去,一雙樸實無華的肉拳就這樣一拳打去,完全是肉身的力量。

「竟然不用靈寶,你太託大了!」

血天機陰冷一笑,隨即直接一動手中的斬靈劍,口中大喝:「斬靈神劍,滅靈三千!」

轟!

一股磅礴的劍意,浩浩蕩蕩,化為漫天絲線,每一條絲線中,都蘊藏著一股凌厲的劍意,仿若無堅不摧,無物不斬!

化劍為絲?!

這是將自身的劍意修鍊到一種極其恐怖的層次,那是用劍入微,就快觸碰到一絲劍之奧義了。

「又是一個用劍的!」

葉宇冷笑,他沒有使用無情劍道和無形劍道。

這血天機,雖然有著巔峰靈王的實力,正好作為檢測自己此時肉身力量,到底到了怎麼樣的一個境界的磨礪石。

轟!

葉宇不避不逃,直接一拳對著那漫天劍意絲線轟去。

轟隆!

轟隆!

嗤嗤嗤嗤……

一拳一拳打出,虛空都在震顫。

葉宇的肉拳,與那些絲線碰撞,竟然直接將那些堅硬至極的絲線全部打斷,化為光雨落下,那恐怖的劍意,根本傷不了他分毫。

「怎麼可能?!」

而這個時候,血天機則是神色大駭,勐地叫道:「我的滅靈三千,化劍意為三千絲線,每一根絲線都是充斥著最強大的劍意奧義,就算是千錘百鍊的鐵石,也能瞬間斬斷,化為碎片,你的肉身,到底有多麼強橫?!人族不可能有這麼強橫的肉身的?!」

血天機見到那漫天劍意絲線就快被葉宇一拳一拳全部打碎,頓時厲聲叫道:「如此,我也不必保留了!」

「轟!」

一股強橫的氣勢從血天機身軀中勐地噴薄而出,他看著葉宇的身影,咆哮道:「今日,就拿你來血祭本少的神功!」

「血河天經!浩蕩萬里!」

一道大喝聲從血天機喉嚨中發出,頓時,一股慘烈的氣息鋪天蓋地,仿若無數冤魂組成了一條橫貫萬里的血海,對著葉宇涌灌而去,似乎要將葉宇湮滅在這條血河之中。

「魔獄煉神體!戰氣沸騰!」

葉宇大吼一聲,渾身那本是朦朧散逸在體表的黑色戰氣,頓時如同被點燃了一般,頓時黑光大盛,如同一尊古魔降臨!

這是魔獄煉神體入門的第一個衍化的小神通,戰氣沸騰,激發體質中的無盡戰意,傲哮九天!

轟!

葉宇眸光冷冽,全身黑氣瀰漫。

但那不是魔氣,而是一種特殊屬性的戰氣,獨屬於魔獄煉神體的強大戰意!

這是一種無形的戰意,衍化成了體表有形的戰氣!

這是一種極其恐怖的現象,若是那些潛修的老怪物知道了這一點,恐怕都會忍不住驚嘆。

能夠化無形為有形,簡直就是無上的天資!

「血河天經?這是血神宮的鎮宮神功,這血天機,難道是血神宮中的某個長老或者供奉的子嗣,靈王巔峰就能傳承這神功了?」

而此時,依諾郡主一身紅裙,站在不遠處,她看著血袍男子周身那條仿若橫貫萬里的血河,充滿無盡血腥凶煞之氣,不由秀眉一皺,呢喃了一聲。(未完待續。。)(未完待續。。)《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896章這東西不是豬肝,到底是什麼 轟隆!

嗡嗡嗡!

無盡荒原,昏暗的天際下。

一片滔滔血河橫貫在血天機的周身,他此時仿若一個在血河中墮.落的魔頭,要殺戮萬千生靈。

那恐怖的氣息,血腥滔天的慘烈,都是震顫著不遠處五個靈天宗弟子的心神。

此時,就連依諾郡主也是暗暗替葉宇擔憂起來。

畢竟,這血河天經乃是血神宮的鎮宮神功,威力巨大,尤其是那條血河,據說能夠污穢一切靈寶,血祭萬千生靈。

轟!

轟!

此時,葉宇全身戰氣沸騰,充滿力量的黑氣神光,騰出身軀,在體表外濃烈的燃燒著。

此時,葉宇如同一尊來自地獄的黑炎燃燒古魔,眸光冰冷,看著不遠處血河上的血天機。

「我血神宮的血河天經,不是你區區一些戰氣,就能夠破開的,束手就擒,成為我的追隨者,我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

血天機感受著對面那滔滔黑炎,眸光中閃過一絲貪婪,頓時冷聲大喝道。

葉宇身上的戰氣血天機能感受得到,那是一種等級極高的戰氣,很是神秘,似乎有一種亘古偉岸的力量在其中流淌。

要是自己得到了這功法,配合著自己的血河天經,那絕對要一飛衝天,在天驕輩出的血神宮中,恐怕也能迅速崛起。

不過,血天機這麼想,葉宇又何嘗不是相同的想法。

感受著那浩蕩萬里的血河,充滿慘烈的殺戮氣息和冤魂力量,葉宇知道,要是自己吞了這條血河,那無論是實力還是魔獄煉神體,都能得到滋補,絕對有一個質的提升。

「來吧!讓我見識一下,血神宮的血河到底有多麼恐怖!」

葉宇冷聲大喝,身上的戰氣沸騰,黑色神光勐地大勝,如同一顆燃燒著黑色焰氣的星辰,攜帶著恐怖的氣息對著血天機衝去。

「找死!」

看見葉宇那毫不猶豫直接撞來的身影,血天機神色閃過一絲殘忍,狠然道:「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如此,你就泯滅沉寂在我這萬里血河中吧!」

「哼!萬里血河,你才修鍊出了多少?」

葉宇冷冷一笑,心中勐地大吼道:「魔獄煉神體,戰意沸騰!破滅一切!」

轟!

轟!

一股滔天的氣勢從葉宇身上噴薄而出,那黑色炎火頓時爆發,他的身軀如同炮彈,直接提升了十倍速度,瞬間衝進了那血河之中。

轟隆!

滔滔血河,沉浮無數冤魂枯骨。

但此時,葉宇全身黑焰燃燒,所過之處,那些冤魂骸骨想要靠近吞噬,但全部被瞬間蒸發乾凈。

轟隆!

嗤嗤嗤嗤……

燃燒著黑焰戰氣的葉宇,在血天機周身的血河中,如同進入無人之境,徑直朝著血河中央的血天機衝去。

「浩蕩血河,萬里凝結!」

血天機站在血河中央,神色一狠,忙大吼道:「凝結!」

轟!

浩浩蕩蕩的血河勐地翻騰起來,一頭巨大的血龍勐地凝結而出。

昂!

巨大的龍吟聲中充滿了殘暴,血龍百丈,張開猙獰的大嘴,直接對著葉宇衝去,似乎要將葉宇整個吞下。

「破!」

葉宇神色無波,直接一拳打出。

轟!

一道黑色光柱勐地從其拳頭上噴射而出,燃燒著無盡的黑焰,瞬間擊碎了那頭百丈雪龍的頭顱。

嘩啦!

龍首被葉宇一拳打碎,血龍瞬間化為漫天血點,消散在了滔滔血河中。

「不可能?!」

看見血龍被葉宇一拳打碎,站在中央的血天機頓時神色大駭,大吼道:「血河浩蕩!萬千骨骸,無盡冤魂,全部凝結!」

轟!

轟!

轟!

……

血天機話落,這一片血河頓時翻騰了起來,一頭頭仿若隱藏在血河深處的孽獸頓時咆哮了起來,

那萬千咆哮中,仿若隱藏了無盡的罪惡!

「全部凝結也無法阻擋你要身死的下場!」

葉宇神色無波,仿若在看一隻螻蟻,平靜道:「放棄抵抗,成為我的追隨者,我饒你一命!」

「死!」

血天機看著葉宇那一副漠視自己的神色,心高氣傲的他頓時大怒,咆哮道:「全部給我凝結,萬千冤魂骨骸,鎮殺這靈天宗的小子!」

轟!

轟!

轟!

……

下一刻,血河之上,勐地劇烈翻騰了起來。

嘭嘭嘭!

無數自深處孕育而出的血色孽獸頓時衝出血河,猙獰的面孔醜陋無比,帶著滔天的血腥,咆哮著對著葉宇衝去。

「負隅頑抗!」

葉宇見血天機如此,頓時冷喝一聲。

轟!

葉宇看著那萬千孽獸,神色無波,只是勐地一指點出,一股璀璨著萬丈白光的巨大的手指頓時出現在他的身前。

那是一根巨大的手指,仿若一尊神靈跨越無盡時空一指點下,無盡白芒閃耀。

「靈天指?!」

「我靈天宗的一個恐怖傳承,靈天巨指?!」

「那位師兄到底是什麼身份?為何會宗中這等隱秘的戰技?!」

不遠處,五個靈天宗的弟子趴伏在地上,他們看著天空上那片血河上突然出現的巨大白光手指,頓時神色大驚道。

Leave A Comment